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黄金战神

    我冷漠地看着一脸复杂神色的亚布齐斯,无尽阴冷的淡青色焰息在我浑身簇燃着,在我出场的刹那,整个过程,我就如同地狱出现的恶魔一般妖异得震撼人心。

  我第一次没有掩饰自己任何特殊的力量,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是的,经过这几天内心自我的谴责,我终于解脱了心灵对无辜丧生在我手中的负担和自责,我的心灵意志在这几天之中已经坚定到如钢铁一般不可动摇!

  与我的使命相比,与全宇宙所有生命相比,地球人这点点的牺牲算得了什么,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消灭所有的恶魔生物,不管以什么方式,付出多少的代价!

  「不用那么复杂!」我低沉的嗓音显得十分暗哑,阴冷焰息如座大山一般沉重地压在众人的心里:「你们八人一起上吧,只要你们能够打败我,武道超然至圣的地位就属于你们!」

  没有人认为我嚣张狂妄,甚至连坐在地球的另一角落观看星频现场直播的人们也感受得到我身上流露出的超强气势。

  「我在竞技场等着你们!」

  我没有给亚布齐斯环境任何人思考的机会,空间微微波动中,我再次融入虚空之中,消失无踪。

  从我出现到消失,之间的过程绝对不会超于三十秒,但对所有人来说,压力带给他们的感觉就如同一个世纪。

  当我消失,所有人都感受到自己的心灵宛如突然搬走了一座大山一般,骤然轻松了起来,而更多的人则已是虚脱了过去。

  在场的强者们每个人都发现自己的背部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相顾骇然!

  涟漪沉静的眼眸闪现丝丝波涛,她明显地感觉到我变了,无论是精神还是气势上。

  如果说以前的我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灵魂,那现在的我,就是一个冰冷无情的邪恶妖灵。

  为什么这几天我竟会有这么强烈的变化,她想不通,她有些担心我的变化,却又折服于我的气势之下,敏感地发觉我力量又跨进另一个境界。

  不知道为什么,静静地凝立于竞技场虚空的我,在瞬间空间跨越的时候清晰地捕捉到涟漪的精神思想和情绪波动,是的,这几天来我是变了!

  平静地望着遥远的天际,我知道神奇的宇宙中还有一股伟大的力量在默默地看着我,守护着我,支持着我!

  竞技馆内压抑的强者气息终于逐一释放,冲腾而起,人影飘飞之中,人们的目光终于转移了阵地,来到了新的战场。

  京技场是一片经过整修过后的草地,范围十分宽广,特别是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没有任何的阻碍,对于强者来说,浩瀚的虚空,才是完全释放强者力量的真正战场。

  「长平先生。」亚布齐斯已经恢复他一贯的冷静,而我也始终没能感应到他的力量存在和精神思想。

  可是我并不认为亚布齐斯是遭受恶魔生物的寄宿体,这完全是一种纯粹的感觉,但我相信这个感觉绝不会有错误。

  「我知道你拥有超强的实力,你一人抵抗五强,全人类已经不满,若是以一敌八,那就算明王星最后赢得了胜利,也没有办法赢得人心,更不用说是超然至圣的地位了。」

  亚布齐斯缓缓说道。

  如地狱般的淡青气焰在我体外燃腾萦绕,我冷冷地道:「你们没有赢的希望!」

  强大气势和自信的语气令任何人都不敢对我的话产生任何置疑。

  亚布齐斯强笑了笑,皱眉沉思着,好一会,他的眉头才重新舒展开来,显然有了决定,我依旧冷漠地看着他,而内心却有些奇怪,因为我知道他在思考,可是我却丝毫没能捕捉到他任何一丝的思想信息,亚布齐斯的精神世界就如同这片虚空一般透明,没有任何实质的存在。

  「既然如此。」亚布齐斯微微一笑:「明王五强就先会会长平先生的超级武学,若是不敌,我们绝不会吝于出手的!」

  我神情漠然,没再任何的反应,既然亚布齐斯执意如此,我也就随他。

  在我出现之后,这场地球与明王星的至圣之战已经转变为我个人的战斗表演。

  我默默地凝视着凝立在我面前两百尺处的明王五强,感受着他们澎湃的强者气势和熊熊的力量火焰,相对于上回冰封明王府的遭遇战来说,此时的五强力量上都有一个非常高的攀越,他们的力量更加和谐相融,很快五股不同属性的强者力量火焰就逐渐混合融合在一起,宛如一个整体。

  我惊讶地发现五强力量相融之后,知觉显现出的力量火焰也完全变化为另一种形态,不再是以力量火焰的形态出现,也就是说,五强的合体秘术已经使他们突破了强者的境界,但五强合体的力量形态与智者拥有的力量空间完全不同,知觉中显现的是一种力量凝结的混沌的球体。

  依然是以麦修元为主体,五大强者麦修元居中,一身庞大的黄金力量同样像以往那样闪烁着金色的光辉,关博翰悬浮于麦修元的右上方,修克烨徐瑟浑身萦绕着乳白的气息,如影子一般排列在麦修元的正后方,力丹君一身熊熊的烈焰凝立在麦修元的头上方,木尊木之介凝立在麦修元的左上角,与关博翰左右呼应。

  这个阵形以当日他们联手对付我时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们的力量十分和谐,配合的也十分熟练,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不再有任何生涩的感觉。

  在五强合体的时候,我的潜藏力量也悄悄地盘踞在每个冰封范围的界点,如蛛丝盘结般无形的架起了个结界网络,只等待时机成熟,就爆发惊人的冰封效果。

  五强的力量依旧在不断的攀升提聚,我敏感地发现五强力量合一的「力量球体」正不断地膨胀,当我隐隐感觉到对方的力量隐然对我造成压力时,一阵耀眼的黄金光芒刹那迸射出数十道的黄金气柱,五强在这力量提升到临界点的时候生命实体终于成功幻化出能量体来。

  五大强者的力量已经利用某种秘术成功地将自己融合在了一起。

  耀眼的黄金光芒闪耀过后,一个气势惊人的,如同黄金战神一般的巨大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黄金战神身高超过三米,黄金气息闪耀中清晰可见躯体凝结着片片黄金鳞片,乳白色的能量光辉如实体一般在身外萦绕,一把长达九尺七寸的流云刀静静地悬浮在黄金战神的右上角,而左手边,由木尊木之介整体幻化的一个闪烁着绿色光辉的半月型「木华轮」围绕着黄金战神的左手腕滚动旋转着。

  而头上由力丹君的极炎能幻化的烈焰却形成黄金战神的发丝,不断地燃烧舞动着。

  明王五强在这刹那已经完全合体,幻化出一个超越于强者力量的存在。

  庞大的压力不断地自黄金战神那里压迫而来,我已不再轻松,强大的气势也跟着迸发而出,手一探,一股耀眼的能量光辉自我手中迅速的蔓延而开,瞬间凝结成一把巨大的光华之剑。

  无匹的寒流随着我力量的提聚而向整个空间释放,百里之内的空间刹那都受到影响,温度骤然降到了零点,空间中游荡着的空气和水气受到寒流的影响,纷纷凝结,不是冬天却逐渐的飘下朵朵晶莹细碎的雪花。

  黄金战神发出低沉的嗥叫,两只铜铃般的巨眼闪烁着刺眼的黄金光波,迎着我的光华之剑冲来。

  对于身材巨大的黄金战神来说,我迅速飞掠而过身影,似乎要劈开天地空间的一剑结实地命中对方的躯体,可是,这似是结实命中对方的一剑我却完全没有感到结实的触感,背后空间闪动起五彩流光,黄金战神无声无息地自虚空中浮现,「木华轮」向我挥动而来,锐利的轮锋,将我的身躯无声无息地在刹那划为两半。

  众人张大着嘴巴,鲜血却没有他们意料中的那样喷洒,当黄金战神的「木华轮」挥动过后,他有刹那的呆滞,但五彩流光再次闪耀中,他那巨大的身影有陡然间在虚空之中消失无踪了。

  空间轻轻波动,我的实体出现在百尺开外,我还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残影被分为两半,黄金战神融入虚空的画面。

  我万万没想到身躯庞大的黄金战神竟拥有修克烨徐瑟的特殊技——「流云炫影」,看来五强合体之后,他们幻化成的合体同样拥有他们五人的特殊技能。

  嘴角扬起一丝漠然的嘲讽,五强的合体秘术越来越有意思了。

  黄金战神在我右手边的百尺处出现,默默地看着我。

  论移动身法,我拥有瞬间移动,黄金战神同样拥有「流云炫影」,我们谁也无法在刹那找出对方的气息和踪迹,因为对方的「流云炫影」移动时并不释放能量气息,我的瞬间移动同样只是靠心灵知觉的力量。

  光华更盛的燃腾中,我再次向着黄金战神飞掠而去,同样的一剑狠狠地劈向黄金战神。

  这次我们都十分有默契,黄金战神也丝毫没再加闪躲,右手向上一探,关博翰整体幻化的流云刀已经被黄金战神掌握在手中,顺势的一刀迎着我的劈来的一剑挥出……

  耀眼的光华四处迸溅,气劲散溢,以我们刀剑交击碰撞的接触点向整个空间爆散,强劲冲击的能量流更形成一道龙旋气劲上下蜿蜒而开。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的草地被生生地轰击出一个巨大的坑洞,向上的龙旋气劲却因为没有任何阻碍,一直冲上云霄。

  我的衣袂飘拂,发丝飞舞,强劲的能量气劲不断地从和黄金战神的撞击处迸散而来,能量光星不断地自剑与刀之间的接触点飞溅开来,我们的力量撞击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因为彼此力量的冲击而分开来,而是胶合在了一起,比拼着最实际的爆发力量。

  彼此的力量不断攀升,我的能量也相对应地逐步提升到高点,我还有相当的余力,所以当我随着黄金战神提升对我的冲击力量而相对应的提升我的反击力量,一直到感觉黄金战神其力量已经要到临界点的时候,我证实了黄金战神与我的力量相比确实还存在着差距。

  黄金战神显然也知道这样下去并不能压制得了我,「木华轮」和盘踞在他头上燃烧的极炎能量竟同时向我攻击而来。

  我淡漠的眼神微微波动,力量刹那提聚,巨大的光辉闪耀中,我手腕一振,「呛鸣」声中,瞬间将胶合在一起的流云刀给震开,巨大的力量更是将黄金战神刹那给抛震出二三十尺开外,我人也借着这股反震力量避开了「木华轮」和「极炎烈焰」的攻击。

  「木华轮」飞旋中,并没有飞回黄金战神的身边,而是和「极炎烈焰」融合在了一起!

  竟然是幻化体中的再融合!

  「有意思!」我喃喃地,注视着燃烧着烈焰的半月轮。

  几乎就在同时,黄金战神再次发出低沉的嗥叫,他身上萦绕着的乳白色能量竟也和流云刀融合在了一起,随着低沉的嗥吼,黄金战神向我扔出了他手中的流云刀体。

  清脆的呛鸣声中,燃烧着烈焰的半月轮吸引了我的注意,而在这刹那,黄金战神向我抛掷来的流云刀却在五彩流光迸溅中融入了虚空一般,消失了踪影。

  寒能防御结界刹那随念张结而开,在我一剑将半月轮击飞,付出了我光华之剑一尺能量体的代价后,流云刀同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身后,强劲的刀气破开了我的寒能防御,向着我的背部直刺而入。我没有任何动作,而是顺着寒能阻挡流云刀破体时的轻微冲击力快速的向前冲刺飘飞,迎着已经「手无寸铁」的黄金战神而去。

  空中的情景此时十分奇特,一把巨长的刀刺在我的背后,如影附形,其势就如同我被这一刀的强大冲击力给贯穿出去一般,这是所有在场目睹的人的视觉误区,也是每一个人的感觉。

  而真正知道事实的只有战场中的我和黄金战神。

  在我飞速的冲击中,我清晰地看到黄金战神那铜铃似的黄金目光正在微微收缩,骤然绽亮而起刺眼的黄金光芒迷蒙了我的视觉,在我眼中因为受到光线的冲击而下意识的闭起的时候,我凭着直觉,狠狠地劈出了闪耀着巨大光华的一剑!

  同时身躯微微侧扭,在跗骨随形的流云刀隔着我的皮肤穿透我的衣服时,我的一剑也实实在在的劈中了黄金战神。

  黄金碎片不断飞溅,我这一剑结实地砍入黄金战神深达五寸的肩胛内,粉碎了黄金战神雄厚的防御能量甲胄,却还是未能伤害到黄金战神的躯体,而我的光华之剑也因这巨大的撞击力而宣告粉碎,看着片片能量星屑在我手中碎裂,消失,在流云刀化直刺为横砍的时候,我再次融入了虚空,消失了踪影。

  燃烧着烈焰的半月轮不住地在虚空飞旋,捕捉着我的气息和踪迹。

  我不想再耗费时间,因为我终于知道凭我的技能应战能力是很难应付黄金战神与半月轮和会流云刀体的,所以,我只能正式实施我的冰封力量,纵然不能将强大的黄金战神冰封,在我的无比巨冷的冰封范围内,黄金战神的一切技能和行动都要受到影响。

  蒙蒙雾状寒流开始逐渐凝结,大地气温逐渐降低,雪花阵阵飘洒,越演越烈。

  曾经亲身体验过我寒能冰封突袭的五强敏感地发现这种熟悉的征兆,半月轮更加急速的在虚空飞旋,流云刀也隐匿虚空,静静地等待半月轮找到我的踪迹之后,实施霹雳突击。

  寒流越来越冷,雾气也越来越浓,我的身影却还没被找到。

  拥有五强合体能量的黄金战神对越来越剧烈的寒流并没有什么感觉,但他四周的空间却不像他那么强横,大范围的空间逐渐的冰封冻结了起来,半月轮的烈焰感受到死敌的寒流,更加肆猛的燃烧,但可容它继续飞旋的空间却越来越小了,无匹巨冷的寒流也给烈焰带来无穷的压力。

  我的身心和意志已经完全融入了这片冰封的世界之中,当我身影再次出现,我的周边已经形成无数厚厚的冰层,半月轮虽然发现了我的踪迹,但已经被禁锢在一个只有不到十平方的冰封空间之中,熊熊的烈焰正熊熊的燃烧着它的能量,不断地扩大被冰封的空间。

  流云刀同样被冰封力量禁锢在一个三十余平方的冰封空间中,强劲的刀气在空间中不断纵横,激荡,毫不妥协地开辟着不知不觉就将它完全封锁的冰封力量空间。

  我冷漠地看着首先被冰封禁锢起来的黄金战神,体外激荡着尺余厚的黄金气芒,阻止着冰封力量的侵袭,不致被冻结肢体,虽然半月轮和流云刀还在奋力地冲击着层层封锁在他们周边的冰封空间,但谁都知道,胜负已定!

  高科技的星频忠实地以各个角度直播着震撼人心强者大战,全人类的心都被这一幕幕匪夷所思的战斗技能给吸引了全部的心神,虽然战斗时间不长,但那偶然一现的强劲交击和变化已经足够使他们兴奋和激动的了。

  可是,当星频中出现那茫茫的雾状寒流,当人们亲眼看到空间骤然闪耀着冻结冰体的晶光余辉时,人们从心灵里颤栗,惊恐了。

  「那就是是……吞噬了数万……万军人生命的恶……恶魔力量……」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在星频视窗前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尖叫,然后,当全球尖叫时,原本是英雄的斗士转眼成为人类眼中的「噬血恶魔」

  外界一片风云,竞技场中的战斗却还是继续着。

  亚布齐斯没有想到他信心十足的合体秘术最后还是败在了我的手里,而且败的还是这么的迅速,当我的冰封范围结界形成的时候,战斗也就结束了。

  亚布齐斯叹息着,他知道眼前的战局最是清晰的体现出内在力量和潜在力量的巨大区别了。

  其实亚布齐斯错了,我的力量离真正的潜在力量还有大段的距离,只不过是我从外星绿色植物红笙族,现在的卡帝拉那里获得了直接从空间汲取同属性能量的技巧罢了。

  真正的潜在力量就是像智者那可潘才拥有的那种恐怖的力量了,而我,离拥有智者一样的力量还很远。

  我甚至还没领会什么叫做潜在力量。

  「长平先生……」亚布齐斯的声波远远传来,同样在每个人的耳边清晰回响:「这次战斗我们输了,地球不愧拥有武道至圣的力量,我等是心服口服,还请长平先生高抬贵手!已经不需要再做任何比试了。」

  由于我的冰封范围很广,所以,旁边观战的人早已经被迫撤出了好远。

  嘴角微微牵动出一丝漠然的嘲讽,指尖再度凝结出力量冰精,我轻轻地弹向冻结的虚空。

  冰封力量粉碎,流云刀与半月轮迅速的与黄金战神融合,在一阵黄金光芒闪过,黄金战神终于分化开来,五条虚弱的人影如片落叶坠落尘埃。

  水纹般的光影微微波动,我人已再次融入了虚空,瞬间跨越,消失虚空之中。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的事就由路仲林等政府高官去处理了。

  可惜的是我不知道,由我引起的地球危机正悄悄酝酿之中,噬血恶魔的形象已经深深植入那些无知的人类心中,空中城市的地位非但没有因为此时至圣之战的地位而有所提升,相反的却遭受了无数的置疑。

  因为无情屠戮了五万精英士兵的噬血恶魔原来来自于空中城市,无知的人们在等待着空中城市给个说法。

  一开始这声浪仅只是轻微的,小规模的,毕竟外敌特仑帝国的庞大军舰还在地球太空领域内虎视眈眈。

  人类对某项事物的无知很容易使他们产生许多的幼稚行为,但对于他们所熟悉的事物,却比谁都还狡猾和有忍耐性。

  所以当特仑帝国的三艘宇航母舰离开地球太空领域,回明王星后,针对屠戮五万精英士兵的抗议声浪全面爆发了。

  空中城市在地球人们心中的地位岌岌可危,新的政权体系乘机建立,开始觊觎地球权柄。

  其中,火星科技联盟代表成功地组建了「斗争联盟」,他们的声明是斗争「噬血恶魔」的残酷,而目标自然完全指向了空中城市。

  在广大无知的人们拥戴下,「斗争联盟」成功的成了民主自由代表,开始左右地方的政事,其他地区也纷纷效应,一时间,借口声讨「噬血恶魔」的组织纷纷成立,什么「抗议联盟」,「讨伐联盟」,不胜枚举。

  人类就是这样的动物,在战乱的时代人们总是希望能有个救世主出现,但在和平的年代中,却又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野心和yu望,开始尽自己所能的,给平静的海面掀起阵阵波澜,好从中取利。

  人类的野心,是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能够阻止其滋长的,惟有战争带来的苦难,才会浇熄这些膨胀的yu望之火。

  天空政府自然十分明白这点,所以他们没有办法阻止,也没有办法给以那些以「噬血恶魔」为借口的组织以满意的答复。

  政权开始再度紊乱,各种政权体制纷纷建立,派系斗争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

  面对着诸多的压力,失望之余,空中城市干脆束之高阁,将天空政府的权利中心转移到浩城。

  昌浩,这个时代顶尖上的风云人物,凭着他的智慧和手腕,开始了新一轮的掌权冲击。

  至圣之战给众武术家们带来了更大的冲击,武术家们一直以强者力量为目标,在他们的心里,一直认为强者就已经是到了武学的颠峰,但看了至圣之战之后,人们才豁然发觉,武学真的是浩淼如海,博大精深,强者只是一个人们可以达到和看到的一个高度而已,却不是最后的颠峰顶点。

  而受到最强冲击的则要属那些当日现场观战的强者们了,其中以潘一长老、路仲林、阳斯磐三人最甚。

  他们可以说是武痴,智者遗技也早就被他们研究了个遍,他们一直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很难在增进,所以平时也就只是维持在平常反复修炼的水平上,不使力量有所生疏和退步就行了,但现在,他们接触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体验到一种新的力量冲击,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突破这种力量瓶颈了。

  当空中城市面临别有用心的人们组织起来的压力,当天空政府的权利不再绝对受到尊重的情况下,路仲林失望了,他干脆交出了天空政府权柄,将天空政府和天空议院搬到了浩城,自己则抛开一切,全心进入武道修炼大军中去。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掌权的人。

  天空政权开始因为路仲林放权,而悄悄地发生着改变。

  而世界在变幻的时候,我也在悄悄的进行着蜕变。

  不但肉体在变,思想和心灵也都在改变,生命在我眼中已经成为了另一种形态,他们的存在,和他们的价值,已经不再是同类看同类的等同价值,但至于是什么,我还感觉不到具体的想法。

  至圣之战结束之后,按照计划我本来是该进军傲江城,寻找恶魔生物踪迹的,可是在几天前的内心自我的剖析中,我似乎体会到了什么,甚至捕捉到了什么,那几天我虽然没有进行任何修炼,只是心境的转变,却奇异的发现自己的气势和力量都有了大副的提升。

  在那期间,我也不断地问自己,自己消灭了数万的恶魔生物裂殖体,甚至搭上了几乎同数字的无辜生命到底值不值?

  在深度的剖析中,我终于知道,要消灭恶魔生物,最实际的方法就是消灭它们的六识主体元神,而不是现在特意的去消灭它们的裂殖体,因为纵使我消灭了一个,恶魔生物还可以在裂殖出更多的裂殖体来,只有实际消灭恶魔生物的主体元神,才能够控制去裂殖。

  所以我的目标不应该放在那些遭受恶魔生物裂殖体寄宿的异人类身上,而应该放在怎么提升自己的力量,达到能够抗衡智者那恐怖力量的级数上去。

  所以我没有选择进去西北平原,横扫极有可能是恶魔生物大本营的傲江城,而是回到了万花洲,潜心修炼。

  在这期间,涟漪来过几次,特别是见到我利用心念力量建造的具有生命力的竹屋时,更是衷心的赞叹,而听到我的打算之后,她更是表示十分的赞同。

  她一直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虽然当我出现在巴特林岛的时候给她的感觉是冰冷无情,但现实上,当她独自面对我的时候,还是能够强烈地感受到我对她的情意,以及狂烈的yu望和眷恋。

  她安心了,而为了令我安心的闭关,她再来第五次之后,就不再来了。

  世界在变化,局势在转变,人的灵魂和身体也在改变,转眼,一个月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由于决定闭关,期望再次达到一个大突破,所以这段时间,我开始进行我一直想要的修炼项目,首先就是不断地转化能量,积累神经海里的精神能量,看看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一种能够体会到层次容量的感觉。

  第一个月就在枯燥而单调的静息积累中匆匆流逝了。

  第二个月……

  第三个月……

  时间匆匆流逝,神经海里的精神能量却依旧没有丝毫充盈的感觉,可是庞大的精神能量的积累,却使我的精神能力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

  我变得极为敏锐,我非但能够感受到千里外的精神信息,甚至连我周围的草木昆虫之间的信息我也能够敏锐的察觉。

  无数昆虫的草木因为我精神力量的敏感而死亡枯萎,当我敏锐地捕捉到某种生命发出的信息,而关注的时候,精神力量就不由自主的附加过去,那些脆弱的生命体丝毫没能力抵御我精神力量的关注,而爆裂死亡。

  我发现,自己的心灵力量已经和精神力量结成一个完整的整体了,我具备了同智者体内的邪恶分识元神一样的心灵力量,具有超强的精神攻击,而非只是纯粹的心灵游离体了。

  此时,我的心灵力量已经随时可以四处游离,如臂指使,不用再像以前一样一定要达到空冥无思的境界才行了。

  我敏感地察觉到精神力量逐渐积累给自己带来的明显变化。

  我没有再丝毫的停顿,继续进入忘我的静息和精神积累中。

  第四个月……

  第五个月……

  当我再次从静息中神醒,我发现自己的知觉延伸范围惊人地达到以我为中心的两千里直线距离,同时心神触感不但具备了灵活性,更具备了瞬间移动的能力,我可以将心灵力量刹那延伸到最远的尽头,然后在瞬间结合触感的方式向高空扩散,更可以瞬间移动跨越。

  没想到精神力量在得到最充分的补给之后,我的移动技能竟比以前提升了三倍不止。

  近半年时间,潜心修炼的我身上发生着剧烈而明显的变化,地球的世界格局同样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改变。

  首先是「空中城市」不再参与天空政权政事,昌浩终于成功的掌握最高的政事和军事权柄。

  由于明王星和地球已经签定了友好商贸往来的合作条约,科技和商贸等集团再次涌现,宇航业等成为龙头老大蓬勃发展。

  天空政府因为各种组织的加盟,目前已经各自分裂出了政权派系,互相牵制,政见再难以统一,昌浩虽然身为政府的最高领袖,但真正决断的天空议会却成了吵闹的菜市场。

  其中以火星代表组建的斗争党最具实力,由于斗争党的干预,火星也隐隐成为脱离地球的独立星球,慢慢坐大。

  外界的纷扰在我偶尔兴致来了的心灵探索中,也不时的会有些消息进入我的脑中。

  这段几乎与世隔绝的修炼中,我终于放弃了精神能量的继续积累动作,转而潜心研究起因为精神力量的强大,而注意到事情。

  那就是我终于发现了潜在力量的恐怖潜力!

  

第六十七章 黄金战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