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傲江屠血

    ******2658年十二月三日

  徐徐地飘飞在南大陆神秘森林上空,在连续消灭了森林中几个巫师部落,清除了三个恶魔生物裂殖母体之后,我心却始终郁结难解。

  以我现在的能力,就算恶魔生物将它们的冰冷心灵掩藏得再好,我也可以按照上次的经验发动冰封寒流来使它们露出行踪,所以我烦恼的并非恶魔生物,而是涟漪,已经三个月了,她却还没有从明王星回来。

  我知道涟漪去明王星是为了她的师尊智者那可潘,可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越加的担心,因为智者虽然是涟漪的师尊,但同时又是邪恶本源的六识主体元神,我不敢想象万一涟漪正和智者面对面的时候,智者突然被邪恶本源控制,涟漪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却又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我虽然身在南大陆,心却早已经飞到了明王星。

  而想到明王星,一个我毕生都将心痛的倩影就会悄悄的浮现脑海,我曾经最爱的人啊,哪怕是现在,自己又何曾不想念她呢?

  匿藏在南大陆中的冰冷心灵很快就被自己一一消灭了,就算某些区域没有出现冰冷心灵的踪迹,而是感到那里的生命气息,我也会抵达附近,释放冰封范围的寒流,以感觉是否有恶魔生物的踪迹潜伏,所以一直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南大陆神秘森林地的恶魔生物才被自己完全给清洗了一遍。

  森林中出现一个「噬血恶魔」,疯狂屠戮那些巫师部落的流言也给传了出去,已经逐渐在人们脑海中淡忘的「噬血恶魔」又重新登上了人们记忆中的舞台,恐怖的阴影又笼罩在那些无知的人们心中。

  对这些传言,我丝毫不在意,南大陆解决之后,我开始踏上了西北平原的征途,我一直都相信,恶魔生物的六识主体元神之一应该会出现在这里。

  我知道邪恶本源的六识主体都不会是好对付的,但现在,哪怕是像智者那样拥有恐怖力量的寄宿体,我也不再惧怕。

  知觉不断地延伸,我同时不断地进行着空间跨越,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我就从南大陆神秘森林飞临在西北平原上空。

  第一次抵达这片碧绿的草原,感受着澄蓝碧净的天空,我心不由一畅,情不自禁的昂首一声清啸。

  虽然在啸声出口之后我就敏感地降低音浪,但啸声还是如沉雷般向远处激荡而去。

  随着啸声,我郁结的心稍微开朗了些,但很快,我就敏感地感觉到西北方向传来能量的波动。

  由于此时我的知觉延伸最大范围已达到六千里,而知觉中却又没能捕捉到力量火焰的形态气场,所以,西北方的能量波动距离我应该在六千里外。

  而我更相信对方是因为我的啸声而引起的能量波动。

  我没有猜错,因为对方的能量波动已离我越来越近,在进入我知觉能够捕捉到的六千里范围后,我立刻从知觉中全部感应对方的信息。

  出现在知觉中的有八股力量火焰,在我架空神视下,我发现是八个身穿巡警服饰的傲江族人。

  傲江族人比地球任何种族都来得崇尚古武学,虽然他们本身的科技实力也很尖端,但并没有过分依赖于科技军械武器,而是崇尚于个人的体能锻炼,所以出现在我心神中的八名傲江巡警是以体能飞行于西北平原上空的。

  在我的感应下,我知道八人并非恶魔生物的寄宿体,虽然他们的因我而来,我却没躲避他们的打算。

  老实说,对于傲江族人我一直没有好感,特别在获悉傲江族人中潜伏着无数的恶魔生物裂殖体后,我知道一场屠杀是不可避免的了。

  我干脆舒服地躺在草地上,假寐着,以八人的飞行速度上看,我计算他们到我这里,起码要十几分钟之后。

  「你是谁?」在十二分钟后,八位傲江巡警终于发现了我的,降落在我面前。

  我眼皮翻了翻,淡淡地道:「你们有什么事?」

  「请通报你的身份,来西北政府辖区有什么公干?

  「我四处修行,发现这里不错,顺道休息会,没事不要烦我。」

  「这里是西北政府的管辖区域,我们傲江族人不欢迎外来种族进入我们辖区,请你快点离开,否则……」

  「否则怎样?」我冷冷一笑:「傲江族人可以随意的进出我政府区域,我就不能在这里休息了?」

  「既然这样,就怪不得我们了!」一名傲江大汉嘿嘿冷笑:「根据西北政府独立法令,我们有权以任何方式处置没有经过允许,随意侵略我西北政府辖区的入侵者。」

  「杀!」另一大汉冷冷说完,枪械的簧声轻响,子弹如雨般地向我击射而来。

  如此近的距离,人被打实的话还不成马蜂窝了?

  子弹仅飞出枪膛不到两米就如同射在一层无形的薄膜中一般,微微的向前撞击,在冲击力竭之后,陡然被反弹得向后飞射。

  刚才射击向我的子弹比刚才的速度更快的反弹回去,全部穿透那个开枪的傲江族人体中。

  开枪的傲江大汉临死前还一副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泊泊飙出鲜血的洞眼,推金山倒玉柱般地轰然倒地。

  其他七名同样打算开枪射击的傲江族人纷纷张大着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一幕。

  当看到躺在草地上的我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如融入虚空一般的消失无踪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的肢体已经动弹不得,一股巨冷寒意正悄悄地自心灵深处泛散而开,瞬间麻木了他们所有的知觉和思想……

  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之中,我看着眼前辉煌的城市,傲江城是继古大陆之后唯一将城市直接建立在地面而不采取砥柱构架的城市,但城市面积几乎是五个浩城大小,可见城市范围之广。

  眼前的城市确实十分繁荣发达,丝毫不比地球各大新城差。

  特别是傲江族人特有的肤色和种族服装形成一种别样的风景。

  但这些并不是吸引我的,真正吸引我的是无数游荡于傲江城各个城市区域的冰冷心灵。

  嘴角微微扬起一丝残忍的笑意,空间微微波动中,我已然融入了虚空,瞬间消失无踪,一场无情的异物大清洗正式开始了。

  恐怖的死亡旋风飞快的在傲江城上旋绕而开,无数的傲江族人,或是正在街上行走,或是正在用餐,更有的正在空中飞行,但无缘无故的都在刹那被冰封冻结,又在下几秒中,化为无数的冰屑气舞,尸骨无存。

  不知是谁开的口,「噬血恶魔」来了的传言给迅速的传了开去,一时之间,傲江城内,人心惶惶,但屠杀依然没有停止,甚至有的人才刚听到「噬血恶魔」来了的传言,自己身边就有个同伴瞬间诡异的被冰封冻结,转眼碎化成亿万冰屑。

  到了后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噬血,总之当我每次摧毁被我冰封冻结的恶魔寄宿体后,我就感到越兴奋,热血就越沸腾。

  我唯一存在的信念就是只要有冰冷心灵存在,那么屠杀就绝不会停止,而我更加相信,我的行为一定会引出真正的恶魔生物高手。

  傲江族人其实并不乏强者,起码不会少于五位数,我更有理由相信,恶魔生物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寄宿体,而在我的清洗异物的行动中,却一直没有遭遇到强者级的人物。

  当天已经黑暗,屠杀却还在继续的时候,我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对手。

  一个强大的心灵终于出现。

  我绝不想吓走它,所以当这个冰冷心灵出现的时候,我只是曝露出我的心灵位置,却没有应用强大的心灵力量和它交战。

  一个青色的身影缓缓出现在我眼前,幽亮的声音闪动着海一样的光波,在别人的眼中,也许会认为这双眼睛有着十分丰富的感情,但在我看来,这全是假象,在这海一样的眼睛中,我看到的是一片虚无。

  我叹了口气,因为我知道来的人虽然是个强者级的人物,却决不是恶魔生物的六识体主体元神之一。

  「你就是夏长平?」青衣男子缓缓地道。

  我有些惊讶眼前这个傲江男子竟一语道破我的身份。

  「我在星频转播中看到你和明王五强的战斗,非常精彩!」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的来意!」我淡淡地道:「世人或许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认为我疯狂,噬血,但相信你们心中会十分有数吧。」

  傲江男子没有丝毫表情,但我却感受到他的冰冷心灵正起着阵阵波动。

  「你不会成功的。」傲江男子道:「主体不久就要降世,宇宙将掌握在我们手中!」

  「去死吧!」

  我决定不再废话,我出手了。

  傲江男子果然不愧为拥有强者级的实力,我的冰封力量对拥有这种实力的恶魔生物来说,根本就起不到冰封的效果,相反的给对方送去了更强的力量。

  但对我已经掌握了力量本源的方法,拥有庞大潜在力量来说,我有多种手段可以消灭眼前的恶魔生物。

  看着傲江男子最终在我潜在力量下崩溃,再经过寒能最后的冰封,化为亿万冰屑后,此次的西北之行算是告一段落了。

  虽然我并没有找到恶魔生物主体元神的踪迹,但消灭了无数的恶魔生物裂殖体,也总算是给恶魔生物一个下马威。

  而我与恶魔生物的宿命之战,也算是正式拉开了序幕,我已经不需要再任何隐藏,此次的南大陆神秘森林和西北平原之行就是向恶魔生物发起了挑战。

  ******2659年一月八日

  已经有多少年没过过新年了,徐徐飘飞在虚空之中,我突然感觉有点疲惫,从西北平原回来之后,我就听到了四处流传的「噬血恶魔」,由于上次至圣之战,人们从我和明王五强的战斗技能认出了我就是使用冰封冻结力量屠戮了五万精英士兵之后,我就被彻底的曝露出来,非但形象被传得沸沸扬扬,甚至连名字都成为恶魔的代名词,我不敢想象父母和姐姐心里会怎么想,会怎么看我,但我没有办法做任何的解释,因为我走的是一条人类所不能想象的成神之路。

  回到新城之后,我抛下所有扰人的心绪,开始清洗那些游荡在各个新城的冰冷心灵,虽然,噬血恶魔的恐怖旋风因此越吹越烈,但我已经不再理会了。

  已经快半五个月了,涟漪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也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

  各个新城游荡的冰冷心灵都被清洗得差不多,而飘飞在虚空中的我今天的目的地是浩城,我要找我的好朋友,目前已是天空政府第一要员的昌浩。

  经过两年的奋斗,昌浩终于再次抓住了最高的权柄,站在了政权的顶峰,而这一切都是隐军部第一将军卢帝被杀开始,五万名军部军士官兵莫名被屠戮而爆发的,而令昌浩想破头脑也不明白的是这一切残杀的背后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隐情?

  昌浩不相信自己的好朋友会突然这么残酷噬血,但摆在眼前的多方事实又使他不得不承认现实。

  今天的议会又是令人的心烦的没有一个结果,昌浩的怒气和不满正逐渐被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们积蓄在心里,等待着时机爆发。

  「******,这些该死的家伙,应该想个什么办法除掉他们才好。」

  昌浩将身体丢在宽大的主席靠椅上,抚着额头喃喃地道。

  「你想除出什么人?」一个熟悉的声音蓦地在耳边响起。

  昌浩的心猛烈一跳,他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长……长平!」

  看着昌浩脸上先是惊喜,跟着微微闪现畏惧的神色,我敏锐地感觉到好朋友心中的思想波动。

  我淡淡地道:「你是我的好朋友,生死的兄弟,难道你也以为我是噬血的恶魔吗?」

  昌浩神情一松,走了过来,狠狠地给了一拳道:「说没有这样想是假的,毕竟事实一个个的摆在我面前,我意志就算在坚定,也会多少有些动摇呀,长平,你老实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相信你一定是另有隐情的,我绝不要我的朋友被人称做噬血恶魔!」

  「名义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淡淡地道:「我走的是一条没人能够想象的路,所做的一切更不能够向人解释的,只要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问心无愧就够了。」

  「难道对我也不能说吗?」

  我缓缓地摇着头,淡淡地道:「不说这个了,我来找你,是有事要你帮忙的。」

  「什么事,你尽管说。」

  「我要去趟明王星,你帮我办理一下手续。」

  「你又要去?能够和我说说吗?」

  我叹了口气,说起了涟漪的事:「已经五个月了,她还没回地球,我怕她会出什么事,我决不要我心爱的女人再离开我。」

  「总之你快点帮我办好手续,我要尽快赶到明王星!」

  「长平不要着急。」昌浩神情一动,跟着按了下办公桌上的几组按钮,一个电子晶屏视窗缓缓地伸展开来。

  「曼司,我是昌浩,立刻帮我查一下这几天回航地球的宇航飞船乘客中有没有一位叫涟漪的女士,还有,最快到明王星的宇航航班什么时候?尽快给我办好一张出航手续,名字先不要管!」

  「……」

  「怎样,有结果了吗?」

  「报告主席,关于涟漪女士有记录了,她是乘坐本月六日的回航飞船回的地球,这艘飞船在十一日凌晨七点左右就能够准时抵达地球。」

  「恩,好的。」昌浩,目光示意我是否还要去明王星,我摇头。

  「取消办理去明王星的出航,是的,不去了,恩,再见!」

  听说涟漪已经乘坐六日的宇航飞船离开明王星,我心骤然一松,只要她没事就好。

  「长平,我们已经有一年多不见,有个人可是一直非常念叨你,或许你也想见见她吧?」昌浩神秘的笑笑。

  「谁?」我抬起头。

  「我老婆!」

  「什么?你结婚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还说是最好的生死兄弟呢?兄弟的事你都没注意,不关心。」

  我苦笑,这段时间来,自己哪有心神注意别的事情?

  「对了,嫂子是谁?我确实非常想见见。」

  「那人你早就认识了。」

  「我早就认识?谁?」

  「路雨飘。」

  「啊?」

  如果有人对我说天上有两个太阳的话,我也许不会感到太大的惊讶,但当昌浩跟我说他结婚的对象是路雨飘的时候,却令我刹那瞠目结舌。

  无论我在怎么有心理准备,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小妮子,现在想想,我和路雨飘确实是非常久没见面了。

  回想起路雨飘刁蛮任性又率直大方的倩影,我不由浮现一丝微笑,虽然听说她已经嫁了昌浩,心里有点怪怪的,但还是很替昌浩和她高兴。

  「原来是这小妮子呀。」我淡淡一笑。

  想起路雨飘,我精神一振:「那还等什么,瞧瞧新娘子去!」

  

第六十九章 傲江屠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