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死息力量

    昌浩交代手下一些事务后,带着我出了政府大楼,向着他位于浩城东区的豪宅同样也是主席官邸处飞去。

  默默地坐在昌浩专人驾驶的飞行器上,我还一直不敢相信任性又率直的小妮子路雨飘真的嫁做人妇,而且还是嫁给我最好的兄弟朋友昌浩。

  回想路雨飘曾经对自己的情意,而现在却已是人妻,我心里不知怎的就有点怪怪的感觉,似乎还有那么点的酸涩。

  摇了摇头,我自嘲地笑了笑,转头将目光望向坐在我前座的昌浩身上。

  该怎么形容我这位朋友呢?感受着他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领袖气质,那种威严和霸气令人心折,特别是经过些年的政治风霜的陶冶下,昌浩更显得稳重成熟内敛了。

  默默沉思之间,我们已经到了昌浩的宅邸,显然早就获得消息的路雨飘已在门口等候,算起来与小妮子已经近两年不见了,我的心也有些激动。

  路雨飘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外表看上去沉静了些,不再像以前那么大咧咧的,见了我也不像以前那样就扑到我跟前,亲昵地挽着我的手臂。

  看着眼前的小妮子,我心刹那有那么点的失落,而路雨飘的眼眶从含笑到逐渐的湿润,小嘴张了张,「长平哥哥」四字好不容易出口,眼泪已经自她那漆黑的眼眶顺着光滑的脸蛋滑落。

  路雨飘最后还是忍不住地扑过来抱住了我,我同样很激动,毕竟这两年来真的发生了许多事,而我甚至没想过这个在我心里已经认同亲妹妹级的女孩。

  我轻拍着路雨飘,为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柔声说道:「雨飘,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哦,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哭哭啼啼的了,我没来得及喝你们的喜酒,真是对不起了。」

  路雨飘破涕为笑,脸上浮现娇羞的红晕,就着我的衣衫狠狠的擦了几下,才挽起我的手,而昌浩一旁微笑的看着我们,招呼着,领先进门。

  感受着路雨飘的热情,我心一阵温暖,我感觉得出路雨飘现在对我已完全是对亲人一样的感情,在她的心目中,我终于成功地扮演了亲哥哥的角色。

  心情骤然开朗轻松起来,多日消灭恶魔生物寄宿体的阴郁心情,以及对涟漪未归的担心此时终于如阳光下的乌云一样消散。

  我低声地道:「你老公很不错吧,现在可是堂堂的政府领袖了哦。」

  路雨飘白了我一眼,扁着嘴道:「我老公?难道就不是你兄弟吗?他的嘴上可都是经常挂着你这个兄弟呢。」

  「雨飘,是你嘴上经常念叨着长平吧。」昌浩哈哈一笑。

  路雨飘俏脸一红,跟着哼哼道:「是又怎样,以前我还想嫁给长平哥哥呢?要不是长平哥哥心里早已经有人了,也不会便宜你了。」

  没想到路雨飘完全当没事人似的大咧咧地说了出来,我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而看昌浩丝毫不以为意的表情,似乎他早就知道自己老婆以前的感情史一般。

  心中一动,我微笑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怎么走到一起了呢?说来听听。」

  说到这里,我明显看到昌浩与路雨飘的神情都有点尴尬和羞怯,虽然好奇,但也识趣的不再问下去。

  朋友相见,自然少不了酒席相衬,席间,我与昌浩的交谈中才大致地了解了当前地球的局势。

  我有点汗颜,因为地球发生如此大的转变,甚至空中城市撒手天空政权,全都是因我而起的。

  五万名士兵惨遭「邪恶」力量屠戮,最后尸骨无存,人类对于他们想象不到的力量总是满怀恐惧,下意识的就群起而攻之,而我在与冥王星的至圣之战中所展示的冰封力量,更是使自己成为最大的嫌疑人,我的身份早已曝露,因为我来自于空中城市的圣地,更是代表空中城市接受「至圣之战」的首发代表,当我成为「噬血恶魔」最大的嫌疑者之后,空中城市就面临着来自于亿万无知人类的压力。

  在和平期间,人们对曾经在战乱时期给他们重新带来和平稳定生活的空中城市逐渐从感激和依附之心,转变为自私崇利之心,任何事情都比不上他们切身厉害重要。

  我没有任何声明,空中城市自然也没办法给以亿万人民任何回答,只能继续保持着沉默,和默默地承受着压力。

  一直就虎视眈眈的野心家、政治家趁这难得的机会崛起,在无知人们的支持下光明正大的参与了政权,进入权利中枢。

  身为天空政府最高领袖的路仲林,他的爱好并非至高的权利,而是武道上的追求,在现场观摩我与明王五强之战后,给这个认为武道上已经难以再有所跨越的强者一记心灵发重击,重新燃起了他对武道至高境界的追求。

  面临来自各方的压力,路仲林很干脆的交出了天空政府的领导权利,当时天空议院知道阻止不了路仲林的决心,事实上,他们对空中城市如此维护一个明显就是「噬血恶魔」的学员也大有看法,路仲林宣布隐退,其实也正合他们的心思。

  在天空议院就新的领导人选展开会议时,令众议员想不到的是来自于空中城市的几个高层都同时提出让昌浩做为政府主席,一个才刚刚被提拔起来担任继卢帝之后的军部第一将军的年轻人竟然又要被提拔当政府主席了。

  很多的议员十分不满,他们的提议最后还是以少于几票被否决,而昌浩则正式被任命为政府主席。

  新的政权领导班子的建立,也导致了政权体系的不合,权利中枢的分化……

  我苦笑,也无语。

  昌浩面临的是来自于人类的战争,而我,却是承担起拯救宇宙苍生的重任。

  「长平,能告诉我你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吗?」

  昌浩深深地注视着我。

  我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最好的朋友,多年的兄弟:「我只能告诉你,我所消灭的都是应该被消灭的存在,我不会停止,因为我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哪怕世人因此给我冠上『恶魔』的头衔,我也不在乎!」

  昌浩叹道:「我绝对相信长平做的一切都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做为政府领袖,我不希望惨剧再发生,但做为最知道你的朋友、兄弟,我绝对支持长平所做的一切,也绝对相信长平做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

  我伸出了手,和昌浩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好兄弟!」

  拒绝了昌浩和路雨飘的热切挽留,我离开了浩城,在我心灵大副的搜索下,近期恶魔生物似乎已经绝迹了,但我并不相信于表面的平静,而是隐隐地感到暴风雨的气息。

  对我来说,我并不担心,在我理解了对力量本源的操作之后,我已同样具备了同智者那可潘一样的力量空间,也就是说我现在起码拥有了与智者那可潘这个寄宿着邪恶主体分识之一的超级强者一拼的力量,而非再像以前那样只能束手待毙。

  而自从掌握了操纵空间力量本源之后,我融入天地气机脉动的能力更加的快捷顺利,所以在没感应到恶魔生物的冰冷心灵后,我转而思索起自己今后的目标。

  恶魔生物的裂殖体显然收到了邪恶本源的主体元神分识的命令,全部潜藏了起来。回想起西北傲江城遭遇那位傲江强者级的男子所说的话。

  「主体不久就要降世,宇宙将掌握在我们手中!」

  我沉思着,跟着是冷笑,邪恶本源一直潜藏在某个未知的人类体中,可是现在,我起码已经知道邪恶本源的六大主体元神分识之一是潜伏在谁的体内。

  「降世?」我心骤然一动,难道傲江男子说的是智者那可潘不成?难道说邪恶本源将完全主宰智者的精神和意志?回到地球?

  思绪刹那纷纭,一片紊乱,如果邪恶本源真的全面主宰智者的话,那就说明它已经完全和智者的躯体和力量融合了。

  虽说自己目前已经拥有了同智者一样的力量空间,但到底没真正对战过,也没把握真的对上的话就一定能够抵挡住对方那恐怖的潜在力量。

  仔细回想当时感应到潜在力量的情景,精光在眼中骤然一闪,因为我突然想到智者那可潘的无形潜在力量曾经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禁锢自己的情景。

  今天是新纪元2659年一月八日,距离涟漪回地球还有三天。

  我微微沉吟着,眉毛微微一扬,空气再度泛起轻微的波动,我已再次消失了踪影。

  宇宙太空连续泛起轻微的波动,当我再次出现时,已经是身处于距离月球背面五千万公里的浩瀚太空之中。

  好久没这样畅快的进行空间跨越了,呼吸着宇宙奇妙的气息,我心阵阵舒畅。

  我的精神意识很快分裂一部分,顺利的融入能量空间中,当我眼前的现实世界再次出现能量空间的夹层影象时,我开始调动能量空间的力量本源。

  随着意念的操纵,庞大的力量悄然地盘踞空间,而随着我操纵更多的能量聚集,无垠的宇宙空间似乎完全被我的力量所占据一般,能量暴风悄然地在这片天地中酝酿,当我发现越来越多没有被我及时操纵的能量聚集在一起,隐然窜动的时候,我想再次主宰它们时,却已经失去了控制它们的能力,在多处的能量风暴还没真正成形时,我忙散去了对庞大力量的操纵,力量本源再次回复到原始分分合合的自我游离状态,那些正酝酿中的能量风暴也逐渐散却,最终恢复平静。

  感受到这一切,我终于知道,自己虽然掌握了操纵能量空间力量本源的能力,但能够为我操纵的力量并非无限大,而同样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

  想了想我很快就释然,因为能量空间其实就是现实空间的能量夹层,也可以说能量空间本身就是现实空间的能量化体现的世界,能量空间没有类似于现实空间有着各种各样的局限性,时间、空间在这个纯能量的世界里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影响,能量空间就是一个汇聚了全部宇宙能量的存在,试问我自己又怎么有能力操控整个宇宙呢?

  脑海中蓦地灵光一闪,因为就这个时候,我突然回想起众神印记中的信息,神母曾经提示自己,只有自己掌握了维护宇宙中枢的力量本源,才能够达到众神一样的力量,自己以前一直不了解宇宙中枢的力量本源是什么,甚至不敢想象宇宙中枢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地带,但现在,我似乎有了领悟。

  要在宇宙现实空间寻找中心枢纽,那绝对是天方夜潭,比大海捞针更要困难几亿倍,但如果是在能量空间这个宇宙的话,而事实上,我相信所谓的宇宙中枢的力量本源绝对是要在能量空间这个能量宇宙中寻找才对。

  有了这点领会,我不由畅快的发出了一阵清啸,也不在乎连绵在宇宙激荡而开的声浪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事实上,远离月球五千万公里,距离地球更加遥远的宇宙太空哪会受到什么影响呢?何况我也只是尽情的抒怀一下内心的感受,声浪中其实并没有夹杂多少能量在内。

  好不容易,心情终于平复下来,我开始寻思着下步的步骤。

  我跨越空间从地球来到宇宙太空,并不是来玩的,而是为了试验自己操纵力量本源的威力,虽然在出关的时候自己曾经拿冰山做为目标,并且还因此毁坏了万花州上百米的陆地,但并没能突显出我能够掌握的最大威力。

  微一沉思下,我立刻遨游在太空之中,寻找起我的目标。

  太空陨石自然是我试验力量的首选目标,我开始从十米左右的陨石,一直增大。

  五十平方至五百平方大小的太空陨石在我力量下完全无声息的粉碎了,而我所操纵的力量还仅只是小层次,当小层次力量破坏五千平方左右的陨石已经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后,我才开始加入能量,逐渐提升操纵能量的层次,也逐渐选择体积更加硕大的太空陨石为试练目标。

  越试练到后面的中层次力量,我就越心惊,也越是感到兴奋,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块某不知名星球毁灭后残留太空的一块大陆碎片,操纵中层次力量刹那完全破坏这块超过十万平方左右的太空陨石时,我终于真正体验到非人可以想象的力量,我完全沉醉在这庞大的力量底下,臣服于它的伟大。

  中层次力量在完全粉碎那巨大的大陆碎片后,我明显感到中层次的力量应付的从容有余,这块巨大的太空陨石并没能体现出中层次力量的真正潜在威力。

  但在太空中,想再寻找类似或超过十万平方的大陆碎片并不那么容易,而我也不敢深入宇宙太远。

  好在我很快就产生了新的更有效的试练方式,我全面操纵能量空间中的各元素力量,无论大小,将离我最近的太空陨石完全集合在一起,当看着太空陨石不断的聚集,从一个几千平方的聚合体骤然膨胀到足有十万平方大小,被聚合的陨石碎片已经完全达到刚才我破坏的那块大陆碎片的体积时,我心一动,目标已经不放在破坏上面,而是转到了体现操纵力量技巧的方面上。

  无数从附近漂流而过的太空陨石纷纷被我的操纵的力量给聚集在了一起,而我所操纵的力量层次也逐渐提升,操纵空间力量的技巧也更加的灵活自如。

  我可操纵的力量逐渐达到了极限,眼前无数被聚集在一起的太空陨石也奇异的形成一个类似星球的轮毂,虽然它是如此的粗糙,相对于其他真正的星球来说又是那么的渺小,但看着眼前这个实际面积已经达到八千万平方米的人造类星球,这个由我一手炮制出来的庞然大物,我心还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颤栗的感觉。

  眼前这个巨大的星球,自己所能操纵着的庞大力量,这些真的是身为人类的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徐徐飘飞在前往空中城市的虚空轨迹上,我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使用空间跨越技能,以最短的时间抵达目的地,而是采用能量消耗的方式,缓缓地飞行在虚空之中。

  我的心还犹如大海里汹涌的波涛一样未能平静,回想那个为自己庞大的力量操纵而形成的类行星体,虽然最后在自己的力量撤除之后,这个好不容易聚集而成的类行星体最终还是以解体的方式散化开,重新漂流宇宙太空,但自己已经完全被自己所能操纵的庞大力量给征服了。

  我心再难以平静,原本打算涟漪抵达地球后也跟着回去,却因为心里的震撼而放弃了这个打算。

  我全心地投入到操纵力量本源的技巧以及意识与力量本源更加密切的融合之中。

  时间又不知不觉的流逝,而我所领悟的力量也更加的深刻,我发现自己所能操纵能量空间各种元素的力量本源十分广泛,几乎只要我的意识能顺利融合的,我就能够操纵和影响它们。

  而从中,我更从自己以前所拥有的能量属性方面领悟到新的力量应用。

  就比如我最开始拥有的只是普通的真元能,之后转变为复属性能量,跟着是异变为守护能量,再跟着是单极属性的能量。

  我现在操纵能量空间多种元素的力量本源,就如同我以前所能应用的复属性能量一样,那如果我操纵的是同一属性的力量本源的话,那我所操纵的同样层次的力量,其威力也必将更为强大。

  试练过后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可是意识要在众多的能量元素中只操纵某一种属性的力量并不容易。

  这道理可以拿海洋来比较,舀起海水很容易,但想要海水中的盐份而不要水分,那就相对困难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将心神完全放在在海洋一般庞大的能量元素中仅操纵某一种能量元素。

  我首选的选择自然是我目前拥有的寒能,可是要操纵单极能量,就是要从单属性的能量元素中再度剖析出只属于寒能的单极力量,那简直更是难上加难,虽然并不是做不到,但我还不至于自大到在没学会走路就直接跳到跑的份上。

  要在多种能量元素中准确地融入一种能量,精神意识的应用就要更加的活跃和重要了。

  这段时间虽说我是在试练一种力量本源的应用,其实就是在对精神意识的修炼,在能量空间中,我要令自己的精神意识不断地扩散,不断繁衍,不断地进行意识与力量本源的融合……

  意志在这段时间内被锤炼得越加坚定,纵然我现在的心情内在依然波涛汹涌,神经意志却始终保持铁铸般坚定,精神意志已被锤炼得似成了另一种存在。

  我不知道在太空之中我究竟又花费了多长的时间,但无论我耗费了多么长久的时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我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意,除了我之外,没人可以察觉的潜在力量轻微地在能量空间波动着。

  那是完全属于我的潜在力量!

  是的,我终于成功的获得了类似于智者那可潘那种完全让人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的潜在力量。

  这种力量是我完全参透辅元心法后而领悟获得的力量。

  辅元心法:气息内敛,无影无形,生息转圜,匿于宇府,既无生机,又无死气,无我无形,无踪无迹。

  在我将自己的生命痕迹完全隐藏,而独**神意识遨游于能量空间后,我又好奇的将目标从能量空间宇宙转移到自己的体内,因为当生命痕迹完全隐藏后,自己的身体能量已处于死息状态。

  感应着体内经脉那些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寒能」,其实已不应称之为寒能,因为那完全是一种无任何属性的死息力量,纵然如此,我依然将自己的精神意识努力地融入它们,期望可以控制这些被我隐藏了生命气息后的身体转化为死气沉沉的力量,我的精神意识完全没有障碍地融入了这块死地。

  我不断地从体内经脉中将这些死息力量抽离出体外,融入能量空间中,这些完全不具备任何属性和生机的力量完全不参与宇宙的生命定律,它们是独自存在的一种力量,一种不与生命能量元素互动的存在。

  我不断地从经脉内抽离这些死息,不断地壮大它们在能量空间的力量,当经脉内的死息被抽光,能量气场又自动地补充新的能量进驻经脉,跟着这些新的能量因为身体的生命隐藏而成死息状态,我继续重复精神意识融合和抽离的工作。

  我的精神意识已经与身体完全分开,而失去生命迹象的躯体也成了一个制造死息力量的工厂。

  时间对于人类这种脆弱的生命体实在太宝贵了,但对于拥有神的力量的人类来说,时间的存在只是一种符号,一种形式而已。

  

  

第七十章 死息力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