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超级存在

    由于我最先是被潜伏在海洋地域里的庞大心灵给吸引到远离大陆的海洋区域,虽然后来感应到那个我认为是风神院长的庞大力量,但由于距离的遥远,一时间我并没有办法确定庞大力量就是来自于风神市这个区域。

  当我顺着心灵感应到那股庞大力量的方位直线飞行过去后,我终于越来越有信心,因为风神市确实在我前进的方向之上。

  我没有像以前那样采取连串的空间瞬移跨越,而是徐徐的飘飞在城市的上空,因为有许多事情,都需要我自己冷静的再分析一下。

  风神院长绝对是一个超强者级的存在,而问题就在于他是否被邪恶本源侵袭了?他是拥有自己意志?还是完全被邪恶本源给主宰了?

  我知道自己再次面对风神院长的时候,将是揭晓心中谜底的时候,但也是面临可能发生超强者大战的境地。

  以我现在拥有的力量,我有信心对抗类似智者那种级数的超级存在,问题是我还没有面对这种超级存在后该怎么解决寄宿于他们体内邪恶存在的心理准备。

  难道我真的能够像消灭寄宿于人类体中的恶魔生物裂殖体一样的方式对付这种超级存在吗?就算我想这样做,我有能力做到吗?如果我做不到,阻止不了这种超级的邪恶存在,那又该怎么办?

  思绪紊乱中,我干脆不再深思这个未来的问题,反正该面对始终的要面对的,还是那个心理,走一步,看一步了。

  呼吸着徐徐迎面吹拂而来的清风,感受着穿越白云时那种丝丝冰凉的感觉,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终于还是到达了风神市。

  不知道是我心理变化?还是风神院长的力量也感应到我的行踪?整个风神市此时在我的感觉里,似乎处处都萦绕着某种异样的气息。

  这是一种暮气沉沉的,令我突然有一种身处于荒地的感觉。

  或许是阴天的关系吧?

  看着风神市笼罩在一层细雨薄雾之下,我默默地思忖着,心灵的警觉却格外提高。

  绵绵的细雨在距离我体外三尺就自动被隔离,我如一个暗夜幽灵,在阴暗的虚空之中悄然游荡,在细雨连绵中划过一道道虚线,向着风神古武术学院飘去。

  我不想惊动任何人,所以我前进的方向全然以院长室为目标。

  以我现在的力量,不想被人察觉的话,那些所谓的武道高手都绝不可能察觉到我的气息,因此,我十分放心的在偌大的学院中连连飞掠,转眼就到了院长室。

  我没有使用空间跨越的原因,是不想曝露自己的心灵力量,在面对神秘的院长时,我想还是先以实力来印证一切。

  「院长在室内。」我思忖着,在我明显地感觉到院长室内轻微的能量波动时,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我稳了下心神,如一缕黑烟,飘了进去。

  依然是黑压压模糊的视线,依然是那个肥壮的庞然躯体,但现在,少了上次的暴风力量,现在,是一片绝对的平静。

  「你来了。」

  声音依旧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但现在,我却清晰地捕捉到了声音初始的来源。

  我一阵愕然,因为声音的来源,绝对不是来自于眼前这个庞然肥壮的躯体,而是真的来自于虚空。

  我强烈地感觉到一个无形的力量悄然的游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之中。

  「你究竟是谁?」我控制心神的波动,缓缓地道。

  「你认为我会是谁?」

  声音清晰有力地在空间震荡,这个声音充满着嘲讽和痛苦的情绪。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他究竟是谁,而我就是为了确定对方的身份而来的。

  院长似乎自嘲的笑了笑:「我多想忘记自己是谁,多想放弃一切斗争,这么长久的岁月,也真该厌倦了。」

  我心刹那低沉了下来,看来我是猜对了,眼前这个超级存在也陷入了与邪恶本源的纠缠之中。

  「长平,我是亲眼看着你成长起来的人。」院长叹道:「也是亲眼目睹你被众神殿选定为三个继承者之一的人,可以说,我是亲眼看着你一步步走向即将来临的宿命之战,而没有去阻止的人。」

  「宿命之战?」我疑惑。

  「众神殿确实是最伟大的存在,他毫不怀疑你的潜力,虽然你的心灵力量还存在着巨大的缺陷,还没有办法摆脱人类情感的束缚,但你的力量已经成长到可以承受谁才是真正继承者的战斗了。」

  院长的声音明显带着多种的情绪波动,似欢喜,似嫉妒,似赞美,又似嘲讽……

  「我就是明王.修克烨!」

  虽然心里一直都在猜想以我感应到院长具备同智者一样级数的力量空间,他起码也是智者同一年代的强人,心里更是大胆的揣测神秘的院长极有可能是明王或者韩斯科比恩这同样神话一般的存在,但真的亲耳听到院长透露自己的超级身份时,我心还是止不住阵阵惊骇。

  明王嘲笑道:「你都已经亲身接触并确定了智者的存在,难道就没想过我或许也存在?」

  我苦笑,从明王的语气中,我感受到这个全人类同样景仰的超级强者个性的率直洒脱。

  「看来前辈同样被邪恶本源的六识主体元神其一给寄宿了……」我苦笑道:「虽然早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学生还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我同智者不同!」明王的语气透露着自豪与傲气:「我是着了邪恶本源的道,是被这邪恶的东西给侵袭了,但我从来就没被这该死的东西控制过,相反的,这邪恶的本源牢牢被我禁锢着……」

  我刹那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刚刚所听到的。

  一道亮光悄然在虚空中绽亮,那是某种力量的颖现,昏暗的空间因这小小的光亮刹那清晰了起来。

  我清楚地看到眼前院长那肥壮而庞大的躯体,我更清晰地感觉到这个躯体如同一具空壳般没有丝毫的生命气息,有的只是那若隐若现的力量奔流。

  我不解,但隐然之间似乎又有所明白。

  「我的精神和意志已经完全脱离了那具躯壳。」明王的声音再次透露着自嘲的意味:「我完全放弃了对肉体的控制权,邪恶本源既然那么觊觎我的肉体,我就干脆大方的让给它好了。」

  我还是不解。

  「只是这该死的东西,它得不到我的力量,同化不了我的精神意志,竟将我的身体做为它繁衍的母体,我这么一个英勇健壮、豪气逼人的躯体你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我没想到一直在学院中维持一个沉默低调院长形象的明王实际上个性这么活跃直率,可是听到最后一句话,我在觉得想笑的同时更感到阵阵惊心。

  「母体?」我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庞大的躯体,似乎里头正流动着无数恶心的条状如蚕物一般,寒毛悚然。

  「明王前辈既然已经和肉身脱离了联系,那为什么不消灭掉它?」

  「消灭?」悬在空间的光亮一亮,明王冷嗤道:「再怎么说那始终是我的生命本质之体,是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证明,不说因为这个我没办法下得了手,就算真想下手,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和明王谈论恶魔生物这种邪恶的存在,我却一点也没感觉特别的心理负担和压力,这和当日在明王星的冰魂地底见智者的心情完全不可同日而与,明王的表现显得是如此的豪迈洒脱,浑不在乎的感觉,而智者在理智和坚强的背后却始终带着淡淡哀伤的情绪。

  当然,我不是说智者比不上明王的坚强和勇敢,只是在对待邪恶本源的情绪上两者有着明显的不同。

  「明王前辈,或许学生可以代劳呢?」我沉稳地道。

  明王默然,只是悬在虚空代表着明王精神意志的那点光亮更加晃眼了起来,我知道明王的心情绝对不平静。

  良久……

  「我知道你目前的实力,但是不行,这件事绝不是单纯的以力量就能够完全消灭的,虽说我的精神主体已经脱离了邪恶本源元神分识的纠缠,我的力量虽然还在掌握之中,但我的生命之源还来自于这具邪恶的躯体,除非我拥有再造肉身的力量,不然我始终无法摆脱这具躯体与我精神的联系……」

  明王感叹地道。

  而我心中却骤然一动,再造肉身?自己岂非已经亲眼目睹过这样的先例了吗?

  夜色已经完全遮掩了天幕,细雨越加的紧密飘洒,天气阵阵阴凉,我的心却分外的火热。

  明王的难题在我的牵线下,他已经与卡帝拉取得了联系,红笙族利用生命本源能量再造肉身的方法,我相信定然会对明王有着巨大的帮助和影响。

  而在明王那里获得的信息,也使我对潜伏在地球其它几个邪恶本源的元神分识有了另一个了解。

  在明王口中,已经确定的是傲江族近五百年前的守护者韩斯科比恩确实还存在,他非但还健在,还是邪恶本源六大主体元神的第一元神,潜伏在海洋深处的那个庞大心灵已经可以确定就是韩斯科比恩这个超级存在了。

  同时我也了解到,潜藏于金版众神经中的邪恶本源的六大主体元神由于为了躲避神母可能的察觉,纷纷促使自己陷入最深沉的静眠中,而其第一元神首先被当时地球第一个强者韩斯科比恩给唤醒,之后在韩斯科比恩陷入与邪恶本源第一主体元神的精神战斗中时,这本书被智者拿走了。

  而在明王星与地球爆发科武战争时,这本书被智者带到了明王星,而智者更是大方的将此书赠与明王阅读,当时智者并未曾察觉到邪恶本源的存在,甚至还不曾唤醒邪恶本源的元神。

  可惜到了最后,两个人类最顶尖的一代伟人智者与明王终究难逃邪恶本源的侵袭。

  明王述说这经过的时候,我强烈的感受其心情当时是那样的苦涩与自嘲,但当我问及金版众神经的下落时,明王却同样对其下落不得其解。

  而更奇特的是,当我问及他曾经在卡罗湿地获得六大传说秘术,并将当日与力丹君、关博翰进行抢宗大会时心灵接受到的信息一一对他提及时,明王竟同样茫然不解,表示自己并未曾获得所谓的六大秘术。

  这不由使我大惑不解,难道说明王因为邪恶本源的主体元神侵袭而遗忘了过去的记忆?但我很快就排除了这个假设,虽然我不得其解,但隐然之间总感觉有某种我猜不透的关键,而这个关键要在明王星才可能找得到。

  没办法想通的事,我就将之丢在一边,不再去想。

  毕竟我此行的收获还是非常大的,我确认了明王与韩斯科比恩这两个超级存在,为明王解决了难题,一旦成功的话也就代表在履行神之卫道职责,消灭邪恶本源的任务上我将得到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徐徐飘飞在细雨飘洒之中,我不断地思索着,意念如闪电不断自由迸射着,我没去仔细的捕捉,任由它自己不断的跳跃,牵引一个又一个不同的意念思维,而精神主体却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静静地潜伏在一边,任由它们去奔腾,去驰骋。

  在我掌握了操纵能量空间的力量本源之后,我就发觉自己意识的分化能力,在能量空间中,我可以将意识刹那分化为数亿亿个存在,这些融入能量元素中的意识随时都接受于我精神意志本源的指令,但它们同样一可以做为一个单独的个体。

  就好的证明就是那些外人绝对难以察觉的潜在力量,除非有人受到我潜在力量的攻击,不然除了我之外,绝对是不可能有人察觉它的存在的。

  不,准确的来说,除了同样拥有操纵能量空间的力量本源的人之外,绝不会有人能察觉到我潜在力量的游动。

  确实,这些死息能量虽然不和能量空间中的能量元素有丝毫的互动联系,但庞大的力量游动同样会给存在于空间的其他能量造成压迫性的影响,若是懂得的操纵空间力量本源的高手,它们的意识正好融合在能量空间时,就可以轻易的感受到某部分能量空间被压迫的情形,而察觉到无形的潜在力量存在。

  我绝对相信智者与明王都是同样掌握了空间力量的超级强者,想必韩斯科比恩也不例外吧?

  新纪元2659年十二月三日

  又是年末将除,新年将近的日子,我的心也似飘雪中的太阳一样懒洋洋起来。

  这段时间我大半居住在万花洲这座美丽的小岛上,甚少回空中城市。

  不知为什么,自从与明王会面后至现在的这段时间,我曾经无数次的心灵遨游于各种广阔的海域,包括大陆新城,但始终还是没能再察觉到恶魔生物的踪迹,它们就好象突然之间绝迹于地球一般。

  我当然不会被表面所迷惑,我深深地知道邪恶本源的主体元神正在默默的积蓄力量,绝对在等待下一次彻底爆发的时机。

  而由于这段时间恶魔生物的匿迹,各地区也鲜在有报告人类被我这个「噬血恶魔」袭击的新闻,所谓的「噬血恶魔」没有再进一步的行动,人们心灵对「噬血恶魔」的阴影和恐惧也正在逐渐的消除。

  这对我来说或许算得上是个好消息吧?

  悬浮在小岛岸边,我呆呆地看着眼前汪洋中那片片雪白的冰山世界,心里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

  我不知道哪方面出了问题,但我能够明显地感觉涟漪心灵的转变,更能够从她不时看向我的复杂眼神中感受到她有什么瞒着我,那是种似乎心中有着什么话既想告诉我又觉得不该告诉我的眼神。

  我很想利用我的精神力量捕捉心爱女人内心的矛盾的隐秘究竟是什么?但涟漪实在太敏锐了,每当我有这样的打算时,她的心灵总是瞬间就彻底封闭起来,我一点信息也捕捉不到。

  除了这点外,我和她很少再有亲密的行为,原因当然是她拒绝了。

  我很向再拥有她,但绝不想勉强她,对我来说,我更加期待心灵的契合,然而……

  我叹了口气,默然地看着前方。

  「你心里的矛盾究竟是什么呢?我知道其实你想告诉我的……」我喃喃自语着,眼中不由流露着淡淡伤感的愁绪。

  我饱受了失去斯利芬的感情折磨,当我将情感完全放在涟漪身上的时候,我同样那么害怕失去。

  如果人有知道身为超级强者的自己,却始终抵挡不了感情攻击的话,一定会大笑特笑,极尽嘲讽吧?

  力量上的绝对强者,感情上的绝对弱者,多么奇怪的组合,但这就是我,活生生的我。

  我自我的嘲讽着,沉思着。

  涟漪那白袍飘飞的倩影如斯清晰的浮现眼前,但感觉距离又是那么的遥远,我无力去改变什么,而只能像一个犯人一样等待着心爱女人这个法官的裁决。

  我没有勇气在回空中城市,是因为我再没勇气去承受涟漪的冷漠和感受她那么矛盾的心防。

  「或许是该去趟明王星的时候了。」想到这里,我心怦然心动,而一个坚毅淡漠的倩影也适时地浮现脑海。

  

  

第七十二章 超级存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