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血洗屠城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地球的,我只知道一件事,我要清洗恶魔生物,我要消灭所有邪恶。

  回到地球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速赶往南大陆神秘森林,赶往西北平原。

  连续的空间跨越中,我一边散发出我强大的心灵触感,全力捕捉恶魔生物可能游荡在外的冰冷心灵。

  在我意识能够无数分化出分识之后,就算我正在进行某种复杂的思想运算,我也能够让另一分识控制心灵触感达到一个足以包容整个星球的高度。

  如果说心神触感是心神触动的升级版,那心灵触感就是心神触感的强化版了。

  如同在高速的起跑线上飞驰,我的心灵触感瞬间提升到了一个巨大的高度,地球各种万物信息刹那如海水一样汹涌而至,我保持心灵的清明,只关注是否有冰冷心灵的存在。

  令我惊讶的是,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恶魔生物终于又再出来徘徊了,我清晰地捕捉到分布于地球各个角落,加起来起码有上万个冰冷的心灵现踪。

  空间跨越的路线在我捕捉到这些冰冷心灵之后离开改变了跨越的角度。

  新城拿波渡,繁华的商业大街上,我骤然出现在一个中年的面前,绝寒的气息在我现身的刹那就几乎使城市整个气温骤然下降了五度。

  我出现在中年人的面前,距离他是如此的近,我缓缓的探出了手,按在中年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上。

  冻结!

  自我手中迸发出的巨冷寒能,迅速的冻结了中年整个身体,我敏锐地感觉到寄宿于他脑部中的条状形恶魔生物正在因我侵入的寒能而骤然壮大,但那也只是刹那而已,巨冷的寒能远远超越了恶魔生物所能承受的能力量,它也只是微一膨胀,就被冻结冰封在中年的脑部中枢,然后我的手微一拿捏,「乒」声脆响,中年整个身体刹那化为亿万冰屑分子。

  在旁观的人们瞠目结舌,还没来得及尖叫的时候,我又出现在大街另一个女子的面前,同样的手段,同样残酷……

  我充分享受着清洗恶魔生物的快感和报复之中,幽灵一般迅速地游荡于地球的各个角落之间。

  短短几个小时的屠杀,「噬血恶魔」的新闻又传遍了整个地球,听说政府部门更是出动了军队和古武高手追杀我这个凶手。

  这些琐事,我完全没心情理会,我只是快速的寻找恶魔生物的冰冷心灵,当我消灭了达五千左右的恶魔生物裂殖体后,那些雨后春笋般浮现的上万个冰冷心灵又绝迹了。

  我无比的愤怒,复仇的yu望令我像只野兽般疯狂的寻找恶魔生物的气息。

  可是我的心灵搜索遍整个地球,再也没有发现恶魔生物的冰冷心灵,相反,我的名字已经正式成了「噬血恶魔」的本尊,任何人已经谈夏长平而色变,星频媒体已经全球公布了通缉我这个「噬血恶魔」的消息,甚至包括我的出身,我的修行经历。

  我依稀见到星频中似乎闪过几个我熟悉的身影,依稀有爸、妈,和风神学院的学友们,似乎还有空中城市的人。

  但对于这些,我并不在意,俗世间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我眷念的,我最挚爱的女人已经沦陷于地狱般的痛苦深渊,我却丝毫没有能力拯救她,她甚至是因为我而才会沦陷于地狱的。

  我陷入深深的自责,我不是不想马上奔赴明王星,将我心爱的女人拥在怀里,告诉她我错了,而是我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我发现自己根本就配不上她,在和斯利芬的这段感情上,我始终没有坚定,而是受到了各种的影响,我懦弱,我软弱,我是个白痴,笨蛋。

  但这一切全都因为该死的邪恶本源,因为该死的恶魔生物,我心里凝聚着的这团熊熊的复仇之火,如果没有发泄出来,我想我一定真的会疯狂掉。

  ……

  恶魔生物的冰冷心灵再度藏匿起来,我依照原来的计划,来到了南大陆神秘森林,悬浮在南大陆神秘森林上空,我油然回想起神万心出身的那个号称地球五大最神秘的古武术学院之一的「天道学院」,想起一手打造了这所神秘古武术学院的创始人韩斯可比恩。

  我可以十分肯定「天道学院」一定是韩斯可比恩这个已经成为邪恶本源主体元神之一的大本营。

  只是「天道学院」究竟坐落在哪里呢?

  「心灵触感」十分仔细地捕捉着南大陆区域范围内所有可能显示为异常的信息。

  可惜的是一切无果,南大陆神秘森林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静正常,我无奈地放弃了在这块森林陆地的探索,转身向西北平原电掠而去。

  我没有进行瞬间移动,而是采取飞行的方式徐徐在地球的虚空上飞过,因为我的保持我的心灵触感始终搜索恶魔生物信息的状态。

  西北平原

  已是春末,西北平原也笼罩在一层大自然的湿冷之下,当我飘飞在广阔的西北草原上时,迷蒙的细雨薄雾徐徐飘洒,似乎覆盖了整个世界。

  我的心灵触感迅速的向四面八方延伸扩展,瞬间将西北平原完全包容在我的心灵之间。

  恶魔生物依旧没有显露出它们的踪迹,但我绝对相信西北平原,傲江人的世居之地中有着数不清的恶魔生物寄宿体,只是它们的心灵隐藏得太好了,我一时没有办法察觉而已。

  「啊,是『噬血恶魔』夏长平来了!天啊!」

  当我悬浮在傲江城的上空,我清晰地听到城市内传来一片惊慌恐惧的惊叫声,我不知道是哪位高手那么眼尖地在几百公尺的雨雾中发现我的,我也毫不在意,我只是在思索着该用什么办法迫使恶魔生物们显露出它们的形迹。

  一束束耀眼的激光制导光束如箭雨般向我射击而来,却都在距离我二十米外被我无形的潜在力量给挡了下来,无形的空间阵阵波动,枪林弹雨,甚至各式导弹纷纷袭击向我所处的范围。

  尖端的科技武器在我的力量面前,就如同婴儿的玩具一般可笑。

  我的意念以亿亿万计的速度运转着,当轰隆隆的巨响和强烈的波动惊醒我的时候,我才看到我的附近飘飞着各式的战斗型飞行器,激光制导光线几乎毫无间歇地自一架架战斗飞行器中电射出来。

  当我看到无数红色核头导弹狂轰乱炸在我的潜在力量上,竟有瓦解我部分潜在力量的迹象,而巨大的导弹炸裂声也实在让我心烦意燥的时候,我动手了。

  我随意挥动的手迸现出缕缕寒光,飞舞在我身边的「小虫子」一架又一架的爆炸开来,我的周边刹那如年节燃放的烟火一般,飞行器如烟花般裂开。

  几乎我捕捉到哪个角度有攻击我的迹象,我的力量马上顺着攻击而来的轨迹冲击而去,而每一次攻击,都绝对带来毁灭性的破坏。

  庞大的傲江人军队和高科技的军备力量正集结于傲江城,我一个人昂然对抗西北政府军队的战斗情景也被卫星捕捉,真实的显映在地球的每一个星频视讯中。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屠杀,也是没有战斗悬念的战争,所有观看星频视讯中的人他们眼中充满着无穷恐惧,他们的口中都喃喃的说着相同的一句话:「那不是人,是恶魔的化身!」

  我没想过屠杀,只是蕴涵着无穷复仇火焰的内心使我没有办法令自己冷静,我没有办法挨打而不还手,傲江人每一次不知死活的攻击都点燃起我疯狂的复仇之火,我毫不留情的一一进行反击。

  到后来,当复仇的火焰烧灼了我的灵智,我痛苦自责的双眼被一片疯狂的赤红所掩盖后,无情的屠杀开始了。

  我像只野兽又如同一个死神一般出现在恐惧的傲江人面前,我的手轻轻地按在他们的脸上,然后是……

  冻结……

  吹飞……

  纷散……

  当第一个正常的傲江族人绝望而恐惧地看到我的手印上他的惨白的脸,当我的心灵因这第一次正常人的被灭而有点波动时,第二个……第三个……逐渐使我麻木,当第四个……我无意中发现被我消灭的傲江族人脑中那只静伏的恶魔生物被我侵入的寒能惊醒时,我郁结的心刹那一阵无与伦比的舒畅。

  我像上了瘾一样,无情的追逐着傲江城中每一个生命的踪迹,无情的将他们毁灭!

  是的,在这一刻,双眼赤红的我名副其实的成了一个「噬血恶魔」。

  星频视讯中忠实地转播着血腥的一幕……

  悬浮在雨雾之中,沉静的我就如同一个死神……脚下是经历过我疯狂反击留下的战斗废墟和残肢碎体……

  ……

  全人类沸腾起来,他们只有一个要求,要政府军方,甚至古武术强者出动最强大的力量消灭在地球任意屠戮人类的恶魔。

  星频视讯中甚至出现父母老泪纵横的责问,朋友不敢置信的疑惑,但这些我都没去注意,也没心情去理会。

  其实因为我的关系,我的家人也成了人人畏惧的存在,没有人敢在接近我家,毕竟有一个如此恐怖的恶魔儿子,谁也不敢与之有什么牵连,惹祸上身。

  ……

  我血洗了傲江城,但我并没有丝毫的后悔,因为在这次无情的屠戮中,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由被动发现转为主动使恶魔生物现形的办法。

  其实办法很简单,事实上也就是因为办法实在太简单,自己才会因此而忽略。

  恶魔生物裂殖体对寒能有着无法抗拒的抵抗力,而办法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我以冰封的方式释放出寒能,当然,释放出的寒能不需要达到冰封的效果,只要能够使寄宿于人类脑体中的恶魔生物裂殖体抵抗不住我的寒能诱惑而有所反应,那就行了。

  ……

  位于西北平原北部的平原城市「瓦塞」,是傲江族人第二大新兴城市,整个城市可以看出处于高度的警戒状态。

  我没有想惊动他们的打算,我更不想再来一场血腥的屠城,我只要寄宿于人类脑部的恶魔生物现出形迹,消灭这些寄宿体就可以了。

  我的心灵触感悄悄地扩散在「瓦塞」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任何一个冰冷心灵的踪迹,事实上我的心灵触感也没有打算能够多么幸运的找到恶魔生物的冰冷心灵。

  在城市中心为据点,我找到了一个地下储藏室,瞬间移动了过去。

  ……

  「瓦塞」距离「傲江城」越十五万公里,虽然相隔如许着远,但气候的温度变化却不甚太大,当傲江城下着连绵细雨的时候,北部的「瓦塞」则飘着雪,相比之下,飘雪的「瓦塞」反倒要比傲江城来得温暖一些。

  根据气象报告,今天是这个春季的最后一场降雪了,而温度也将大幅回升。

  可是令「瓦塞」居民诧异的是,他们发现,四周的温度越来越低,雪花飘落地面的时候竟然不再融化,很快的,「瓦塞」已是一片银妆素裹,而寒流似乎又越演越烈之势……

  当第一个陷入沉眠的冰冷心灵终于忍禁不住被正好符合它吸食程度的寒能唤醒后,我知道我的计划成功了。

  白茫茫的寒流已经覆盖整个偌大的城市「瓦塞」,一场有选择性的猎杀开始了!

  ……

  冰封岁月终于掀开了它冰冷无情的一幕,全不知情的人们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之中,因为在这段期间,傲江族人的西北政府已经被「噬血恶魔」瓦解,百份之八十以上的族人被灭,出于人道主义,天空政府在迫于人们的压力下,派出了拥有高科技战备的军队进入笼罩在死亡恐慌下的西北平原,但是,这些人类寄予希望的军队,结果是全部覆灭。

  是的,他们都是丧生在我的力量之下,其实,在我终于知晓怎么利用自身的能量主动使恶魔生物的寄宿体现出形迹之后,我就在「瓦塞」的新闻总署向全世界发表了我的声明,意思很简短:「我不是恶魔,我只是在消除滋长于人类脑部的异端,我希望全世界的人能够理解我,当然,如果干预到我的行动,等待他们的将是彻底的死亡!」

  在我充满复仇怒火没有熄灭,没有得到彻底的宣泄之下,任何人敢于阻挡我,那只有死路一条!我还能够冷静的向全球的星频视讯发布这条消息,已经是我的最底线了。

  我在执行我神圣的使命,而所要拯救的就是这些愚昧无知,只懂得叫嚣抗议,却不懂得睁大眼睛看清事实的人类,我在为他们战斗,而如果他们反要来干预阻止我的话,那我绝不容情。

  在我真正获悉了我心爱女人斯利芬的遭遇之后,我已经成了个孤僻冷酷无情的复仇者。

  当时,看着这些所谓地球正义军团的嘴脸,看着他们不由分说的就对我进行一翻狂轰乱炸,看着「瓦塞」和无辜的正常人在他们的科技武器炮轰下成为废墟,试问还有什么理由可以使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师」活下来的呢?

  但这一切「恶果」却都归咎在我的头上,我的「恶魔」名声如日中天,人人谈虎色变。

  ……

  我的足迹遍布了整个西北大陆,慢慢的向南大陆神秘森林扩及,我每到一处,所处的地带就立刻陷入一片绝对冰冷的世界之中。

  另我万分惊讶的是,在我寒能的影响下,南大陆神秘森林许多原始的巫师部落中,那些部落长老,竟许多都是恶魔生物的寄居母体,我终于明白到在有着正常人的外表和思想下,也极有可能就是藏匿着恶魔生物的宿体。

  我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恶魔生物的裂殖体混进了人类之中,要知道一个正常的家庭,一旦有一人被恶魔生物寄宿了,那其他的家庭成员迟早也会沦落成一个宿体。

  恶魔生物显然有着极为明显的进化,它似乎不再吞噬宿体的精神,而是采取意识融合,宿体的精神意识依旧存在,却受到恶魔生物的绝对控制。

  当恶魔生物完全静伏沉眠下来的后,宿体完全就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它的记忆则受到恶魔生物的控制。

  这些发现都是我从南大陆巫师部落中一些精神非常活跃,看起来完全正常的长老身上得来的,若非他们因为我的寒能而曝露出他们身体内的恶魔生物的形迹,我也要被他们完全隐瞒过去。

  我突然想到,当日在莱茵河市遭遇到神万心和董魔,虽然自己确定神万心极可能和恶魔生物有关,但又因为对方精神的活跃度,而认为神万心绝非恶魔生物的寄宿体,现在想来,这个观点可能有着很大的谬误。

  为什么神万心要董魔随他回「天道学院」?为什么说他们需要董魔?

  我记得董魔同样来自于五大神秘的古武术学院之一的「强武学院」中,难道和这个有着怎样的关联不成?

  悬浮在南大陆神秘森林的上空,我冷静地思索着。

  西北平原和南大陆神秘森林都已经被我探索过了,我一下步行动的方向是哪里,是该好好的思索和总结一下了。

  

第七十六章 血洗屠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