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冰封岁月

    缠mian悱恻的激情,使我和涟漪都暂时忘记了一切,也使我们之间的感情更加的水*融,融为一体。

  我们心灵完全契合在一起,也完全向对方敞开一切,或许潜意识我们都想向对方证明对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吧,是的,至爱是无须隐瞒对方任何秘密的,无论痛苦和喜悦都要和对方分享。

  但当我们从彼此的心灵角落中看到一直埋藏着的,潜意识故意忽视隐忧后,我们沉默了,是的,我和涟漪面临着共同的难题,也许对象不一样,但抉择却是一样的。

  智者是涟漪的恩师,更是赋予了她一切的至亲长者,但智者又是邪恶本源的寄宿体,总有一天,涟漪将面临与被邪恶本源异化的智者战斗,并要想办法消灭智者的处境,但是涟漪能够向自己的恩师下手吗?她下得了手吗?她又能够无动于衷的看着别人消灭她的恩师吗?而这个执行消灭她恩师的人还是她最爱的人。

  同样在我心灵角落,我一直故意不去想起的隐忧被涟漪挖掘出来了。

  至爱的斯利芬已遭邪恶本源侵袭,既然没有办法拯救得了她,那只有一个选择,毁灭她,但我能亲手毁灭我至爱的女人?我能下得了这个手吗?潜意识有这个隐忧,但我却始终不敢想象到时候的面临的情景。

  可是现在,彼此的隐忧被对方发掘出来,我们意识到,我们终将面临这个抉择,无法逃避,而抉择其实只有一个,唯一的一个。

  刚刚才释放掉一切的心灵负担,又都风卷云至。

  沉痛的我们对望了一眼,又疯狂的拥抱在一起,再次以这种方式释放掉我们的心灵负担,一次又一次,直到我们筋疲力尽,直到我们成功地感觉心灵上的负担已是一种麻木。

  ……

  悬浮在空中城市最高耸的矗天大厦顶端,我和涟漪表情上都一扫几日前的憔悴黯淡,留下的只有坚定眼神和不屈的信念,我甚至将自己打理得很精神清爽,头发也短的只剩寸许,就差成一光头了。

  「漪,我决定了。」我说道:「在我将地球上所有的恶魔生物引出行踪,一一消灭掉之后,我就立刻前往明王星,除了见芬之外,也开始对明王星上的恶魔生物进行大清洗,我不想再被动,我要杀得邪恶本源自己忍不住现出踪迹,一切都该有个了解的时候。」

  「长平,我陪你去!」

  「不!」我深深地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你不能陪我去冒险,当然,我不是说你没有能力,而是其实你去了也帮不上忙,神母说过,她的『秘传武学』计划即将开始,一旦全人类都加入到学习这个『秘传武学』的计划中来,全人类的身体素质和智力开发将上升到一个巨大的高度,到时候,人类原本毫不设防的神经脑域将成为不可轻易攻破的精神堡垒,恶魔生物也将不再那么容易入侵人类的身体了。」

  我握起涟漪的手,深情地道:「你绝不能再出任何意外,知道吗?而神母的计划也需要你的帮助,我相信在神母的身边,世上将在没任何力量能够伤害得了你,我也将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答应我,漪,为了我,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已经失去了一个至爱的女人,我绝不能再失去你,绝不能!」

  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这些,我突然有一种强烈不安的感觉,连握住涟漪的手也有点颤抖了。

  涟漪温柔理解的一笑,轻轻地靠近我的怀里,拥抱着我:「我答应你,我等着我的英雄回来的那一刻,我等着再次与我的爱人,英雄,救世主,回来再与我心灵一起遨游整个宇宙的那一刻。」

  涟漪的泪水粘湿了我的胸膛,我们都知道,这次离别,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因为我已经决定在地球的清洗行动结束后,即刻飞往明王星,虽然在地球的清洗行动过后,或许我可以再回空中城市,但我不敢,我怕到时候我将舍不得离开。

  用力的搂紧心爱女人单薄的娇躯,我再次深深地吻住她,最激情火热绵长的湿吻,然后,我消失在空中城市。

  涟漪失落地看着空荡荡的四周,她的心灵这一刻也显得如此的空虚没有着落,晶莹的泪珠再次从她那细腻光洁的脸上滚落,在真正的感情面前,她再也没有办法维持以前的沉静空明的风采。

  ……

  浩城

  主席办公室,偌大的长方形办公桌上,文件堆积如山。

  昌浩神情憔悴,虎目蕴涵着深深的隐忧和难以排解的烦躁。

  「主席。」

  军事秘书长萧刚笔直地站在办公桌前,军人的风范和操守使他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够保持镇定。

  「北部边区新城『德罗』和『临安』两大城市又陷入冰封寒流中,两个城市共计六百万左右人口只有四百一十三万免遭罹难,已经可以确信,『噬血恶魔』已经将灾难从西北和南大陆转移到了人口更加稠密的地球新区,全世界因『噬血恶魔』事件已经引起了无限恐慌,政府如果再不作出表态,只怕众怒难犯,民众的力量是十分惊人的……主席,您看……」

  昌浩摆了摆手,示意萧刚退出后,他无力地跌坐宽大的背靠办公交椅上。

  「长平,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你做出这么令人难以想象的屠戮无辜的事件来呢?难道我多年的兄弟朋友竟真的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噬血恶魔』?」

  「我该怎么做呢?又谁能来告诉我,指导我一声呢?」

  昌浩茫然,失神,他无力的按动了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

  宽大的电子晶屏自对面的墙壁上伸展开来,星频**节目画面出现在电子晶屏上,但却是令昌浩头痛的新闻报导。

  **全是播放地球各地民众针对「噬血恶魔」的抗议游行,以及要政府做出明确表态,他们要求天空政府无论怎样都要消灭「噬血恶魔」,阻止屠戮惨剧再次发生。

  这边正在抗议游行,那边的新闻已经再次发布另外的一座新城「泊列萨」又被冰封寒流笼罩,宇宙卫星这次清晰地捕捉到在茫茫的寒雾中,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冻结无辜罹难者,将他们冰封,再化为亿万冰屑分子的过程。

  群众在震惊之中更是爆发出恐怖的破坏力,他们砸毁了路边的商店,城市中一切设置,更冲进了地方政府办公大楼,群众愤怒的举止,只为了政府部门能够尽快做出行动,消灭恶魔,阻止无情的屠戮惨剧再次发生。

  昌浩无力的抚额,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所谓恶魔的力量了,昌浩知道无论派遣出任何力量,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恶魔」消灭。

  「我的行为是为了消灭人类体内的异端,不再让异端继续蔓延,只有体内有异端的人才会被灭,体内没有异端的人,他们比任何人都安全,不要妄想阻止我,一旦有人阻止我,那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我是不会对敢于阻止我的一切手软的!」

  昌浩脑子里清晰地浮现不久前从「安都市」的新闻处传来的「恶魔」声明,那坚定冷酷的神情,那闪烁着理智而冷静的目光,褶褶生辉,那绝对不是属于疯狂者的目光,更不是恶魔的目光。

  但是,长平无辜的杀害这么多人又是为了什么?所谓的异端?异端是什么东西?有又知道哪些人是异端,哪些人不是?

  昌浩很无奈,因为他知道,就算长平消灭的真的是异端,世人也完全不可理解,而不理解的人就会造成一种巨大的抗议浪潮,形成一种无比巨大的压力,而承受压力的,就是自己。

  「这真的是一个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冰封岁月啊。」昌浩感叹着。

  昌浩好想放弃一切,可是他做不到,那些在和平时期无事就叫嚣着争权夺利的家伙,现在一个又一个的退避三舍,纷纷将「大权」交到了他这个「首脑」手上。

  「这些无耻的混蛋!」昌浩愤愤地咒骂着,办公室外的主席热线电话一直响个不停,秘书们却没一个敢接的。

  「表态就表态吧,既然愤怒的民众希望看到『正义的力量』去除魔卫道,那就如他们所愿好了!」昌浩无奈的下了这个决定!

  他按通讯器:「卢秘书,通知各个部门,二十分钟后召开紧急会议!」

  ……

  我冷漠地看着眼前五十个古武术高手,他们的力量甚至连强者等级也算不上,但是五十人彼此的力量火焰十分和谐,一丝能量将他们的能量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我知道这五十个距离强者不算太远的高手拥有能量融合的技能,在我计算之下,这五十个一流高手能量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话大概能够爆发出两个强者同时爆发出的力量来,可惜就算再多上个百、八十个强者,也已经不放在我的眼里。

  在五十个高手的身后约千米左右,六十架装备着激光制导武器和光子弹头的战斗机正将我们包围在内,我相信战斗机的目标也已经将我牢牢锁定。

  我脚下是东部边区的第一座新城「东京」,这个城市人口就达五百多万,而就在方才不久,我已经成功的使潜伏在人类体内的恶魔生物现出了踪迹,恶魔生物寄宿体的比例大约占全室人口的五分之一,也就是说,城市有四百多万是正常的。

  「『东京』中异端清洗行动我已经完成了,为了城市中心四百多万的无辜民众,我希望我们之间战斗可以换一个场地,我想我是不会令妄想阻止我的正义之师失望的。」

  我冷然的声音清晰地激荡在天地之中,我不是说给眼前五十个高手听的,而是说给千米外的六十架军事战斗机上的人听。

  我可以想象一旦战斗机上的光子弹头发射的话,我可以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有事,但脚下的「东京」只怕转眼就要成为一片废墟,四百多万无辜的民众也将埋葬在这片废墟下面。

  「恶魔,你不要妄想这次能够逃脱覆灭的机会。」五十人中,一个声音洪亮的老者愤怒道:「我们不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欺骗,如果能将你这个恶魔歼灭,牺牲部分人算什么?更何况,谁知道『东京』五百多万无辜的人民是不是已经全被你这个噬血的恶魔屠戮干净了?你就纳命来吧?」

  我没有理会眼前愚昧者的叫嚣,而是专心的关注远处的战斗机群,可惜的是,我的听觉清晰地听到从战斗机中传来的命令:「你们的战斗任务是锁定恶魔的位置,不计任何代价将之歼灭!不能有丝毫犹豫!要坚决执行命令!」

  「这就是所谓的正义之师?」我嘲弄地忖思着,既然他们这么愚昧无知,冷酷无情,我也没有必要心慈手软了。

  我电掠而出,自五十个围绕我的高手身边旋风似的飘过,「嘭」的一声,血花四溅,五十个古武术上的一流高手没有丝毫抵抗力,他们甚至没有能量融合的机会,就在我身后被无形的潜在力量炸裂成一片血花,生命转瞬之间就灰飞湮灭。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认为我的动作已经够快了,却没想到激光制导光线和光子导弹已经像箭雨般的向我刚才被五十个高手包围的位置激射而来。

  原来他们竟然是想利用五十个高手拖住我一会,然后实施高科技尖端武器的袭击。

  「『东京』毁了。」这是我瞬间的感叹。

  六十架战斗机在一瞬间发射出他们所有的杀伤性武器后,即刻向远方飞退,因为他们十分清楚光子导弹爆炸后的威力,更何况是六十个光子弹头一同爆炸的威力?

  在他们认为我绝对没有办法逃离这次被灭的攻击之后,我却如死神一样,出现在一架战斗机的面前。

  疾飞中的战斗机在飞行员恐惧的眼睛中眼看就要撞向突然出现的我,我却扬起了手,极速飞行的战斗机瞬间被定格了一般,静止住了,突然的停止,使战斗机中的飞行员无法承受巨大的冲力,安全带也没有办法拉住他因惯力的冲击而断裂,飞行员被抛飞了出去,在他身体撞向战斗机的挡风玻璃时,战斗机在我的力量下,炸成了碎片,一条阻止我的生命,同时也犯下了不知道摧毁了多少无辜者性命的飞行员就这样彻底的成为宇宙的尘埃。

  ……

  昌浩无力地看着星频**中的新闻报导,偌大的会议室中针落可闻。

  他们亲眼看着「东京」在光子导弹中成为废墟,看着六十架战斗机和优秀的飞行员在空中被无情的猎杀。

  「这就是愤怒的民众希望看到的结果?这就是数十亿地球民众认为正义必定战胜邪恶的结果?」昌浩嘲弄着,但在场数十个政府高官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们的主席话中的无奈和伤感。

  「难道没有人能够阻止恶魔的肆虐屠戮吗?」承受最大压力的是天空政府安全部的部长克雷瓦中将,他惨白着脸道:「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连最尖端的科技武器都伤害不了恶魔?我们还能做什么?」

  昌浩眉头紧皱:「克雷瓦将军,相信你也看到了,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真的应广大民众的要求出动正义力量阻止恶魔所谓的清洗异端行动,但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呢?是受到更大的损失!」

  「我看恶魔说的什么清洗异端,那根本就是一派胡言!」火星驻地球代表,同时也是议院议长罗姆道:「我们绝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恶魔继续肆虐下去,我们一定要坚决阻止!无论花任何代价!」

  「罗姆阁下!」昌浩冷声道:「如果您有歼灭恶魔的计划,或许您能出动比地球军备更具力量的尖端武器,那我很高兴让您来主持全局,但若是依然以牺牲我地球军事力量,来达到你口中的仁义道德,那我请您闭嘴!」

  昌浩厌恶地道,这个该死的混蛋,在地球太平期间,联合一些民众集团势力,曾经严重的妨碍了政府的一系列决议,每次的议院议会,又总是要出来反对这反对那,以抬高他的影响力量,昌浩对此可谓深恶痛绝,这个无耻的家伙只会在内部上叫嚣,却没有勇气面对公众媒体的压力。

  罗姆面色阵红阵青,怨恨的瞪了一眼昌浩,屁也没敢在放一个。

  昌浩对之视若不见,他看着星频**上的报导,地球数十亿民众的压力相信又要汹涌而至了,他应该怎么做呢?

  「主席,我想应该是时候让空中城市出来表下态了。」军事秘书长萧刚冷静地道。

  昌浩叹道:「报告早就已经送上空中城市了,但到现在都一直未能收到空中城市的任何表态。」

  声音末了,昌浩喃喃地道:「古武术力量实在太可怕了,没想到力量竟真的可以成长到如此恐怖的程度,世上又有什么力量可以制约得了他?」

  昌浩的话让在场所有政府高官都感到无比的沉重,同时一个决定也在昌浩的心中浮现。

  「如果恶魔事件有平息的那天,政府一定要全力禁止古武术的修行!绝不能再让恐怖的冰封岁月重演!」

  

  

第七十八章 冰封岁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