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天道喋血

    ……

  清洗行动在我坚定的信念之下,如火如荼的蔓延开来,愤怒游行的亿亿万民众在经过多次的失望后,愤怒已经被无限恐惧取代,地球已经因为一个叫做夏长平的恶魔而陷入了一片死亡的恐慌之中,冰封岁月成了广大新闻媒体对正遭受苦难的岁月一个最具贴切的形容词。

  一旦哪个城市笼罩上冰封寒流,也就代表着那个城市将有许多「无辜」的人生命将被恶魔夺取。

  人们开始实行逃离地球计划,但是,人们失望的得知,火星和明王星,甚至月球基地都拒绝任何移民,不管人们相不相信所谓的异端清洗,总之火星、明王星,月球都害怕地球将异端带进自己的星球,更怕恶魔夏长平因此而追逐到自己的星球上来。

  宇航局每天都拥挤着密密麻麻,想要逃离地球的民众,他们恐惧,失望,彷徨,但是,他们的希望都因为宇航局的瘫痪,和火星、明王星无情的拒绝宣告而失望。

  恐惧和失望的民众开始愤怒了,他们大肆破坏,他们已经认命「正义」根本战胜不了「邪恶」,他们认为地球的末日即将到来。

  地球各地新城处于混乱和犯罪直线上升的危机边缘,政府部门摇摇欲坠,一些犯罪集团和科技集团再次雨后春笋般的在乱成一团的局势中冒起。

  冰封寒流正徐徐地席卷向各个城区。

  而我的清洗行动却出现了一个阻碍,因为一些在恐惧中还能保持冷静思考的人在发现我的清洗行动是以地区性的蔓延开始后,那些已经经历过清洗的城市,那些被证明不是异端的人居住的城市就成了最安全的地区。

  大部分恐慌的群众并没有明白到这点,因为他们已经将那些遭受死亡洗礼的城市当成了死亡地区,他们只想远离那样的城市,又哪里会想到躲进去?

  但有心之人就是这样想了,他们冷静而隐秘的选择回到那些最开始遭受死亡清洗的新城中,当他们发现,清洗行动已经向远处扩展,却没有再回到一开始被清洗的城市后,他们心中的狂喜可想而知,世上是没有永久的秘密的,更何况是这种容易被发现的秘密。

  那些在死亡洗礼下没有幸运逃过死亡的人们很快也就清醒了过来,当他们发现城市源源不断的涌进陌生人之后,他们再次恐慌了,他们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

  他们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恶魔带来的死亡考验,这些城市幸运活下来的居民开始阻止起来,他们武装自己,将城市守护起来,拒绝外来城市人口进入自己的城市,因为谁知道涌进来的外地居民是不是有恶魔认为的异端存在?

  他们的行为很快就吸引了恐慌人们的注意,以及其他经历过死亡清洗的城市的注意,他们忙不迭地纷纷效仿,武装自己。

  但是恐慌人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只有躲进已经遭受过死亡清洗的城市才能免遭死亡清洗,他们闪亮野兽般兴奋的目光,纷纷向那些本来他们想要远离的城市扑去。

  一场为维护自己生存利益的战争在我没有想象到的情况下,在恐慌人们之中爆发了。

  一方是为了守护自己已经遭受死亡清洗的城市原住民,另一方则是从其他没有遭受过死亡清洗的城市居民,两方阵营爆发了谁也阻止不了的战争。

  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人类本来就是自私的动物,在死亡面前,谁都会誓死维护自己的利益不被侵犯。

  清洗行动在我坚定的意志中继续进行,而人类之间的战争也迅速扩及,当地球数十亿民众不在呆在一个地方,可是混乱的涌向那些已经遭受过我清洗的城市时,我发现局势已经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因为我不知道那些清洗过的城市中又混进了多少的恶魔生物寄宿体,我无奈的只能再走回头路,因为其他没有遭受清洗的城市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我没有必要浪费我的能量,所以我只能朝那些人口聚集得最密集的本来已经遭受过清洗的城市而去,因为在那里,有着大量的准备涌进那些城市,未受到我冰封寒流证明是否恶魔生物寄宿体的广大民众。

  当恐慌中的人们发现,冰封寒流已转变了方向,向原来的地方行进的时候,那些经历过死亡考验的人们简直恨死了这些想要涌进自己城市的人们。

  然后无情的战争就在他们的愤怒中更加火热的爆发了。

  ……

  人们之间的战争不是我乐见的,但我已没有能力阻止,我的清洗行动既然开始了,就一定要等到结束的那刻,不然绝不停止!

  因为战争,政府已经形同虚设,短短的不到三个月,地球已经处于一片动荡之中,当我的清洗行动已快告结束时,人们之间的战争却依旧在继续,因为他们彼此已经因为死亡的考验到来之前,种下了仇恨。

  虽然他们经受了清洗异端的考验,他们幸运的没有被屠戮,但是对彼此的仇恨已经不可化解,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对立,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战斗组织,地球再次处于群雄割据状态,而促成地球走向这种局势的全都因为这段无情的冰封岁月带来的影响。

  当冰封寒流在浩城涌现的时候,天空政府那些满口仁义的高官们也都屈服在我带来的无尽恐慌之下,瘫软在地,任由宰割。

  当时,唯有浩城这一角还勉强能够维持政府的形态,但在冰封寒流涌现的时候,这种形态又是那么的脆弱,昌浩无力阻止政府部门的崩溃离析,也认清了天空政府已经一去不返的局势。

  但昌浩无疑是最冷静和最理智的人,因为他知道自己绝非异端,更相信自己最铁的好友,多年的生死兄弟绝不会将自己视为异端。

  在所有人都恐惧失色的时候,昌浩却接管了军事部门,他向浩城六十多万彷徨失措的军士们安抚,昌浩充满自信的声音让那些在冰封寒流即将席卷而来而惊慌失措的军士们感到了一些信心和力量。

  大部分军士都听从昌浩的命令,努力的控制自己,安心的等候冰封寒流鉴定自己是否异端。

  而那些想要反抗,想要鼓动大家反击或是逃离城市的军士,也在昌浩的指挥下,不是束手就缚,被迫等待冰封寒流的鉴定是否异端,就是被直接杀掉。

  因为他们的领袖主席说了,只要坚信自己绝非异端,那他们就绝对可以通过这次死亡清洗的考验,成长为最坚强的战士。

  有太多的城市被证明异端的存在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事实上,大部分的人都幸运的被「恶魔」认为不是异端而逃离了死亡的恐惧。

  虽然他们无法知道「恶魔」认为的异端究竟是什么,以前或许有人嘲笑所谓的清洗异端是子虚乌有的事,但现在,每个人都潜意识的接受了这一说法。

  当冰封寒流笼罩整个浩城,当战士们坚定主席的话,铁枪般的站立着纹丝不动的时候,他们发现,那些曾经吵着要反击,要逃离的大部分军士成了亿万的冰屑分子,战士们努力的克制心中无限的恐惧,睁大着双眼,看着距离他们如此近的一条浑身萦绕着绝冷寒流的模糊身影,那就是清洗异端的恶魔身影,四十多万坚信自己绝非异端的战士们心中涌现无限的恐惧,但他们又发现,四周的气温虽然是如此的寒冷,冷到他们的心灵都似要冻结,但他们的思维却更是活跃,然后,他们发现,恶魔身影消失了,而自己安然无事!

  他们的意志经受了死亡的最大考验,他们不是异端,他们是最坚强的战士。

  「主席万岁!」欢呼声响彻浩城,充满力量的战士嚎叫,打破了人们心中脆弱的恐惧阴影,他们发现,冰封寒流已经过去,自己通过了死亡的考验。

  「啊,我不是异端,我通过了考验啦,我不是异端!」人们激动而疯狂的叫喊着,哭嚎着,他们心灵承受着巨大的死亡压力,而现在,他们终于得到了解放,他们喜极而泣,又感到无比的自豪,因为他们不是异端!

  ……

  昌浩的理智,再次为自己在这战乱的局势中赢得了牢不可破的地位和力量,通过死亡考验的人纷纷聚合在他身边,昌浩的势力正在以浩城为据点膨胀起来。

  他正式宣布,天空政府不再存在,针对于地球各大新城目前战乱的局势,他将组建拥有私人军队的科技集团——昌平集团,他希望拥护他的军队和有才之士可以和他一起为地球的未来做出一番贡献。

  昌浩十分清楚,自己只有拥有绝对的权利,理想才能够实现,他虽然成为天空政府的主席,名义上的政府首脑,但并没有太多实权,因为真正的权利大部分都分化在政府的各个部门和天空议院手中,这次地球因为冰封岁月而引起的难以平息的战乱局势,正好给以他甩掉天空政府,重新组建自己势力的机会,他要拥有绝对的权利。

  昌浩无疑已经取得了成功的第一部,接下来,他要稳,在这个已经到处是战争的局势下,他一定要稳,绝不能乱。

  「你是政府的主席,怎么能够宣布废除天空政府?那我们天空议院要怎么办?」罗姆又出来声色惧厉的叫嚣:「我现在以天空议院议长的身份命令政府依然运行,并且对昌浩要废除天空政府的提议进行记过,罢免他的主席位置,他的大逆不道,将由议会裁决!」

  昌浩冷笑地看着眼前这个无耻家伙的嘴脸:「来人啊,将罗姆拖出去,立刻枪决!」

  「是!」

  罗姆万万没有想到昌浩竟敢这样做,当他看到如狼似虎向他扑过来的两个士兵时,他吓傻了:「不,不,你们不能这么做,我但不是议长,我还是火星科技联盟的驻地球代表,你们可知道冒犯火星代表,也就意味着你们将整个火星科技军团为敌!」

  两名士兵摄于罗姆的气势,手不由一缓,让罗姆挣脱了。

  昌浩冷笑着,他大步上前,一把抓住色厉内茬的罗姆胸口:「知道吗,你阻碍政府的正常办公,干预各项政事,让政府很多政务寸步难行,很久以前我就想要杀你了!」

  狠狠地煽了罗姆几耳光,狠狠地推dao在地后,昌浩厉声道:「立刻推出去!」

  「是!」

  这次,士兵们没有再丝毫的犹豫,将吓得小便失禁的罗姆死猪一样的拖了出去,不久,连串机枪响声「噗噗」传来。

  「主席万岁!」

  昌浩的铁腕手段,震慑了旁边一些天空政府原来居于高位的官员,谁也不敢再当出头鸟了。

  ……

  我默默地悬浮在西海海岸,这三个多月来,因为我的缘故,地球局势可谓一片纷乱,战火连绵,但我的清洗行动总算要正式完结了。

  恶魔生物果然是邪恶的存在,它潜伏在人类社会中的裂殖体竟达到五亿这个庞大的数目,具体数据我并不了解,但五亿这个数目浮度绝不会相差多少。

  令我安心的是,我的亲人和朋友,他们很正常,很健康,这令我无比的喜悦和放心,特别是,当我看到父母身边聚集了许多势力后,这些势力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寻求我父母庇护的,因为他们希望自己能够因此而免遭罹难。

  好在,他们之中我并没有发现异物的踪影,而当他们在平安的经历过清洗异端的考验后,他们更加的认为是我父母的关系才给了他们庇护。

  令我安心的是我最好的朋友昌浩,他身为政府最高的首脑,却没被恶魔生物觊觎,实在令我欣喜。

  现在,唯一没有经过我冰封寒流的冲击就只有深海各个海域了。

  我现在就处于西海的海岸。

  西海有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岛屿,这些岛屿同样居住着人,更可能是恶魔生物的大本营。

  神母虽然说以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战胜拥有邪恶本源第一主体元神的韩斯可比恩,但我想对方也战胜不了同样拥有空间力量的我吧?

  所以我没有选择退却,相反的却是要尽可能的逼他出来。

  我的冰封寒流同样在各个岛屿居住民的恐慌中展开了清洗行动,每个岛屿或多或少的都有恶魔生物的踪迹,但数量却极为稀少。

  我越来越深入西海海域,心灵触感也迅速的寻找着各种生命迹象,突然,远方一个强大的精神波动吸引了我的注意,那也是一个岛屿。

  很小的岛屿,面积大概只有一百公里左右,当然,无论岛屿大小,对我都没什么意义,我注意的是那个强大的精神波动。

  这个精神波动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当我瞬间出现在释放精神波动的本体面前时,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已经两年多近三年不见的人——贝思挞,还有另外两个我同样想象不到会在这里见到的人,董魔,神万心。

  三人同时在这个小岛已经令我十分意外,令我更意外的是他们三人此时诡异至极的情形。

  神万心盘膝端坐在地,而他的头上却和倒竖着的贝思挞头顶头,董魔则双手掌心和他的双手掌心互相胶合着,我能够感受到从董魔身上阵阵能量正被吸取到神万心的体内,而贝思挞的精神能量也和神万心的脑部互相传递着。

  我不知道他们三人究竟怎么干什么,但情形之诡异却可见一般。

  他们三人的双眼暝闭,我相信他们一定已经感觉到我的存在,只是没空理会我而已。

  环视了一下周围,这里显然是一间静心室,但比正常的静心室要来得宽敞一些,却又比练功房要小了一些。

  我稍微看了一下,就将目光再次转到神万心三人的身上,仔细地感觉他们之间能量的变化。

  董魔身体骤然抖了一下,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但在贝思挞精神波动大幅度的释放之后,董魔又流露出无比舒畅的神情,能量自他身上流经神万心,再通往贝思挞,这一流向就会在贝思挞的身上汇集出更强的能量,部分能量更逆转为精神能量,借由贝思挞的脑部通往神万心的神经脑域中储存起来,而大部分能量又顺着原来的路径倒回到董魔的身上,然后再由董魔将能量继续刚才的输送步骤。

  我奇怪地看着三人能量的交流过程,心中蓦地一动,心灵知觉刹那扩展而开,不过一百公里面积的小岛各种信息刹那浮现我的知觉之间。

  数百上千个冰冷心灵蓦地在小岛涌现,它们没有再藏匿,而是直接出现在我心灵知觉的感应之中。

  我顾不得在观察神万心三人的异状,空气轻轻波动之中,我已然消失在静心室中。

  小岛中,地面和半空都密密麻麻的站立着没有丝毫表情,眼神空洞的寄宿体,令我再度意外的是,我以前风神学院的同学翻天量,和天道学院的神一心都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们两个是我很早以前就发现已经被恶魔生物寄宿的人,在南大陆神秘森林歼灭巫师老人那场战役中,翻天量更是和神一心袭击了我,我也在那场战斗中受到严重的创伤,没想到现在,他们终于又出现了。

  看来我真的找对了地方,这里真的是恶魔生物的大本营。

  心灵触感如八爪鱼似的搜索着四面八方,除了眼前这一千多个寄宿体外,我没有发现有更强大的心灵力量存在。

  嘴角泛起一个冷酷的笑意,我的眼中闪动着野兽似的狂热光波,迫不及待就要将眼前的邪恶撕咬成碎片。

  

第七十九章 天道喋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