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锦帆甘宁

    近了,锦帆逆着阳光,光彩夺目,使得甘宁的船队就象披着绸缎的云朵一般,北风吹拂下,船队如同一条长蛇缓缓的进入彭泽口。

  打头的第一艘蒙冲舰已经驶进了水道,我透过藤蔓的缝隙,远远的看去,只见敌船形体雄伟,外狭而长,生牛皮蒙船覆背,两厢开掣掉孔,左右前后有驽窗矛穴,船甲板上设女墙,高约三尺,重列战敌,上无覆背,前后左右树牙旗幡帜金鼓,即便以矢石相攻恐也不能透。

  和身旁的士卒一样,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正规的水军,只见十余条庞大的蒙冲战舰排成一列,婉延伸展于江口,在蒙冲船周围,又有数条斗舰、斥候交替掩护,随时警惕着江面上可能的敌情。

  看到这里,我心里一凉,甘宁能够训练出这般精锐的水军来,怪不得能纵横长江之上数载,几无人可敌。

  此番彭泽水道一战,必是恶战。

  我必须加倍小心才行。

  正思索间,不知哪个士卒一脚蹬在崖边乱石上,碎石从高空坠落,“卟咚”一声掉入激流之中,声响惊起停歇在礁石之上的一群鸥鹭,那鸟儿纷纷拍打起翅膀,如闪电一般掠过江面,向云端飞去。

  一艘斥候船听到动静,离开船队急行过来。

  船越行越近,可以清楚的看到斥候船上手持钩枪和盾牌的敌兵了,我心急如焚,眼下敌船尚未悉数进入水道,如果被敌斥候船转到石钟山后,我苦心伏下的这五百精兵必会暴露无余。

  正在我无计可施之际,忽见前面山脚转出一叶小舟,舟上一头戴竹笠的渔夫,弯腰蓄劲,正要撒网张鱼,瞧那渔夫举止打扮,分明是彭泽一带渔民装束。

  那艘斥候船上士卒靠上前去,盘问了几句,便匆匆掉头回归船队,我一颗紧张的心这才落了下来,幸好这渔夫恰好出现,要不然后果实在难料。

  又等了片刻,二十余艘蒙冲战船终于悉数进入了狭长的水道,我见时机成熟,遂着令身边士卒挥动帅旗,朝岸上的华歆发出攻击的讯号。

  “仰射,放!”华歆一声令下,埋伏在两侧张弓以待的二千士卒早已按耐不住,火箭象一颗颗流星一般,嗤的一声飞向拥挤在水道中的敌船,箭所中处,烟焰旋起,蒙天敝日。

  船上毫无防备的甲兵被从天而降的火矢射中,不断发出惨叫,在船板上乱滚企图扑灭身上的火苗,有些中箭的士卒则是一个滚翻落入江中,希望用水来熄灭着火之处。

  遭到突然的袭击,甘宁军在度过最初的混乱之后,很快就镇静下来,岸上密集的箭雨被竖起的长盾、牛皮油浸耐热的船板一一挡在船沿之外,华歆这一轮火箭攻击仅伤着了百来个士卒,没能伤着甘宁军的实力。

  这时,蒙冲巨舰上的士卒也开始以强弩回射,一旁掩护的斗舰、斥候船散开,船上水卒以盾牌防护,开始向岸上靠近。

  战斗刚刚开始。

  看着渐渐迫近的敌兵,我心中暗喜。

  不出所料,甘宁显然是被这一波突袭激怒了,纵横无敌的锦帆水军是容不得任何的挑衅的。

  更何况是偷袭。

  担任掩护的斗舰出击后,蒙冲就缺少了必要的防护,我军正可集中力量,靠近敌巨舰。

  搜索的敌船越来越近,出击的最佳时机到了。

  我擒起手中短戟,戟尖朝着蒙冲停靠的方向,大喝道:“冲!”身后十条小船如飞箭般射出,轻舟掠过风浪起伏的江面,船浆过处,是阵阵激旋的水流。

  我的船冲在最前面,这十条船上各有精兵五十人:二十人划浆行船,三十人披覆衣甲,手执利刃,不避矢石。

  这十条小船是当日截杀刘磐、潘临时缴获的船只,与甘宁庞大的船队比起来,真如蚂蚁撼树,螳臂挡车,但却是彭泽水军的全部家当,剩下的船只多是临时征调的渔船,当不得大用。

  前面是发现我们意图后过来截杀的二艘斥候船,两船交错,一左一右,夹攻过来。

  “迎上去!”我喝道。

  这个时候如果闪避,士气必竭,突袭者,贵在一鼓作气,奋勇到底。

  两军相逢勇者胜,我举戟挡开敌船伸过来的钩连,随后戟尖挂住敌钩,用力一扯,那敌兵吃不住重,一个倒栽葱落到江中。

  左侧敌船上已有五六名敌兵跳了过来,与我军混战。我扎稳身形,闪过一个敌兵迎面劈过来的刀势,戟势顿起,一个翻转将敌兵撇翻在船上,血如红色的雨,飘洒在船甲板上,慢慢汇集成血流滴落到舱中,那敌兵惨叫一声,空着的左手紧捂住腹部,那里早已被我捅出了一个大洞,血流如注,眼看就不活了。

  我杀意大盛,大吼道:“冲过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消逝,我不能与敌斥候船过多纠缠,必须尽快到达蒙冲舰下,那样,火攻之计才能成功。倘若稍一担误,等甘宁回过神来,只须四面将我这十条船围住,我军就必败无疑。

  奋力杀开围堵的敌船,我当先开路,身后其余九艘船排成锥形冲锋阵形,向百余丈外的蒙冲巨舰直冲过去。

  两旁不断有敌人的斥候、斗舰靠近接战,处于外围最边上的两艘船行进稍慢,便被敌缠住,陷入重围之中脱身不得,但此刻我已没有功夫再去管这两艘船上士兵的死活。

  近了,五丈……

  三丈……

  “点火!”我大吼道。只要点着船头堆放的燃油、柴草,再借助凌厉的北风,火势必能蔓延至整个船队。

  忽然,蒙冲船上射来一排箭雨,忙着点火的我军士卒不及躲闪,纷纷中箭倒下。

  我见状急怒,脚尖一点,纵身一跃而上。

  身在空中,前面两杆长枪撇了过来,我一拧腰身,顺势一拉,两名敌兵吃劲不住,直惯下船头,我借着劲道飞身跳上船头,敌兵见我上船,便再顾不上射箭,纷纷手持利刃围将过来。

  身后将士见我如此神勇,顿时士气大涨,持刀甲士也顺着船沿而上,与蒙冲船上敌兵战在一处。

  干柴与燃油发出“噼啪”的响声,火终于点起来了,熊熊火光中,油浸过的船板在经过连续的高温灼烤之后,终于耐不住燃烧起来,蒙冲船上一时间到处是浓烟火光,撑帆的桅杆被烧着了,发出吱吱的声响,船上的士兵见火势凶猛,纷纷跳水觅船逃生。

  锦帆在烈火中燃烧,风助火势,须臾之间,拥挤不动的十余条船蒙冲舰中已有一大半着火了,敌兵见火势无法控制,遂大部转移到斗舰之上,此时已有数条战船向我们围笼过来。

  破釜沉舟,敌军这是要作最后一博。

  我透过重重烟雾,见不远处江面上,十余条敌船正急速而来,当头一员大将,身高体壮,手提月牙戟,身披甲衣,如天神一般,立于船头。

  一艘我方战船靠了上去,刚要接战,只见那将一个纵身,离着三丈之远,便跳了过去,戟锋过后,刹时有五六名士卒被挑落在江中。

  其余士卒大赅,惊恐之余,纷纷抛下战船,跳入江中。

  “甘宁!”我见那将如此神勇,心中一动。

  看甘宁的威严和气势,我的直觉告诉我,真正的决斗开始了。

  我迎了上去,这是最后的决战,是属于勇士的战斗。

  如果以多恃众,靠着牺牲手下士卒的性命来持多取胜,那样即便胜了,也不甚光彩,甘宁心里也必不服。

  方才那一战两军相博,讲究的是战略计谋,偷袭、诱敌、截杀皆是兵法韬略之一,当无不可,而现在,则是两个人之间的决斗。

  我擒戟遥指,向着甘宁,在表示敬重的同时,也下了单挑的战书。

  甘宁已杀得虎目尽赤,身上满是鲜红的血迹,手中戟法盘旋正向我而来,待到得近前大喝道:“可是高宠?”

  我吐气沉声,力贯戟身,用力架开甘宁全力的猛刺,道:“正是!”

  就在这舟楫纵横,火光冲天的江面上,我与甘宁就如同两个绝世的高手、江湖的侠士一般,决斗着身法的敏捷、手中的利器和千般的杀气。

  这一战对我来说,极是不利。

  虽然我自认在水中尚可一博,但与锦帆甘宁比试起来,三个我也不是甘宁的对手。

  所以,在挡住甘宁的第一波攻势后,我当机立断,退。

  向着岸礁之处急退。

  唯有到了岸上,我才能施展出戟招的威力来。

  甘宁踏着破碎的船板在身后急追,我没有回头,因为稍一迟疑,月牙戟的锋刃就有可能直扎进我的背脊里。

  我踏浪而行,侧身避过甘宁的长戟,戟式迭出,点刺甘宁下腹空档,甘宁也端是了得,硬生生的千斤坠刹住身形,回戟封住要害,我两人即在这礁石沙滩之上,撕杀起来。

  甘宁适才被我火攻计烧得大败,这口气如何出得来,惊怒之下,战力几乎达到惊人的地步。甘宁这路戟法迅急势猛,走的是刚猛一路,适才我被他连着三戟占了先机,不得已连连后退,在十合内,我落尽下风。

  其实,甘宁的戟法并不花哨,一招一式朴实无华,但在攻与守张驰之间,却是凌厉之极,无论我的短戟如何变化,甘宁的月牙戟始终以自有的节奏沉着应对着,以不变应万变,正是戟法之精髓,甘宁已深得其妙。

  太史慈拥有高超的武技,孙策具有雷霆般无敌的霸气。

  与他们相比,甘宁就如同天生的战神一般,与之对战,我可以感受到他全身散发出来的无穷斗志。

  要是再这样拖延下去的话,二十合之后我必败于甘宁。

  见甘宁如此神勇,我心中仰慕相惺之情更重。

  江面上两军仍在混战,依靠兵力上的优势,敌军紧紧将我军突击船队包围在核心,受困的我军士卒则以方圆之阵相对,守御严密,阵法得当,敌军一时也攻不进去,岸上华歆部正与弃舟登岸的敌兵撕杀,彭泽口水道到处是交战的杀场。

  太阳早已失去了光芒,战场中一片混沌的晦暗的红光,所有的兵刃都兴奋的颤抖,要求仆人们祭上更多的鲜血。军卒们都已没有了意识,存下的只有那一点固执的灵光,机械的挥动手臂,砍,劈,刺,其它的一切,似都不复记忆。

  残肢断骸飞在空中,狂烈的战意直冲云霄。枪尖刺入了胸膛,刀刃划过了颈项,箭矢穿透了咽喉。落下船来的军卒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水没过头顶,此时,不会有人在意他们,不论是战友,还是敌人,他们已经出局。

  这一战从清晨直杀得中午,彭泽口江面上血红一片,浮尸横江,双方士卒皆伤亡甚巨。

  相峙的局面终于被打破,驻守彭泽渡口的许靖军在最紧要的关头出现,敌军的最后一点斗志终于被摧毁了。

  甘宁被我绊住缠斗,敌军群龙无首,士气低落,见我大军压来,纷纷弃下刀枪投降,唯有船队正中甘宁的帅船之上,仍有士卒不肯投降,拼死据守,那是甘宁的亲兵锦衣卫。

  嘶杀声渐渐平息,我虚晃一戟,荡开甘宁牙戟,大喝道:“我闻甘兴霸开爽有略,轻财敬士,手下健儿乐为用命,如今我军胜局已定,汝为何还作徒劳之举!”

  甘宁怒道:“高宠小儿,暗施诡计焚我坐船,杀我亲卒,我甘宁岂能与你善罢干休!”

  我大笑道:“我为豫章校尉,保境安民乃我之重责,击退犯我境之敌,当属天经地义,两军交战,贵在用谋,以计取胜,古人崇之,有何不可,况且你持勇生骄,轻敌冒进,召致大败,又怪得谁来,此番败绩乃是你听信黄祖谗言,无故犯我豫章,扰我百姓之报应,故天神不恕!”

  甘宁闻言,大笑道:“我甘宁纵横长江数载,信奉的是强者为王的道理,什么狗屁校尉,在我眼里是一文不值?什么天理报应,那是当权的污史贪官用来奴役百姓的鬼话,岂能瞒过甘某?” 他的目光如炬,如一道闪电扫过我脸上,流露出万分的自信。

  

第二十一章 锦帆甘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