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话 心之幻境

    

  晨雾渐渐散去,沉寂许久的苏鲁帕克北港难得地热闹起来。

  一辆装饰华丽的轻型马车在众人簇拥下驶进港口。路人认出名门克鲁玛家族的家徽,纷纷心怀敬意地走避。

  与此同时,两个异国装束的年轻女子无视周遭好奇的目光,以一种幽静娴雅的姿态,站在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异域文化冲击的苏鲁帕克港口。两人都极其抢眼,绣在少女纯白洋装上的金线和女孩裙摆上沿缀而上的淡紫水晶在艳阳下闪着夺目的光彩,当然,这比起她们旁若无人的神情,未免有些小巫见大巫。或许正因如此,苏鲁帕克的子民在注目之余,并未从那两双静静打量着周遭的眼眸中捕捉到些许不安的情绪。

  雷利埃斯——被誉为“罗拉西亚大陆生命之源”的幻想海最不可思议的存在;传说中诸神留下的最后神地;恪守着数千年的传统,超脱于一切纷争之外的神圣王国……对她们而言,这是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第一星城苏鲁帕克……”金发少女赞叹着,“跟我想象的一样,不愧是他的故乡。”

  傍在她身侧的小女孩没有接话,冰绿色的眸光漠然投向虚空。

  金发少女似是早已习惯这种冷场,略一停顿,便接着说道:“我们提前到达,茜芙似乎还没来啊!不过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等待……你的精神不大好,很累吗?累的话回船上休息好了。要不然,我们可以先去城里转转……你不会反对散会儿步吧?”

  她擅自作了决定。小女孩依旧沉默,却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去哪里好呢?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或者,直接去拜访茜芙——让她意外一下?”

  “不用了……”小女孩喃喃道,空茫的眼神第一次有了些什么。顺着她的目光,金发少女看到缓缓驰来的马车——

  “计划似乎泡汤了呢!不过,我们的旅行终于结束了,你说是不是,伊南娜?”

  “我不知道。”小女孩翠绿色的瞳孔闪过丝许困惑,“芙拉,我不知道。”

  拉·希恩魔法学院

  将近盛夏,笼罩在苏鲁帕克城上空的大小结界竟似丝毫滤减不去太阳的气焰,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不说,气温也骤然升高不少。因此等得心焦的卡鲁远远瞧见那熟悉的身影,慌忙迎上去手忙脚乱地行礼,一张晒出细汗的老脸陪着笑:“赛斯公子,大热天里劳烦您跑这一趟,小人实在惶恐……”

  被唤作赛斯公子的是个黑发蓝眼的少年,朴素的衣着掩不住浑身上下散发出的贵气,修长挺拔的身形与少年老成的神情使他乍看约莫十七、八岁。看到卡鲁惶恐不安的样子,他紧抿的薄唇掠过一丝隐约的笑意,“客套话就不必了。先去问题严重的地方探察吧!”

  “是!最严重的是在回风亭一带,不仅先前的青纹桑尽数枯死,新栽的小苗也焦成了烧火棒……”正想再述概况,却见赛斯径自朝左侧花坛走去,忙追过去招呼说:“这条小路被星环河的支流挡着,走不大通,往日大家伙都从丽水桥绕行……”

  环绕贯穿整个雷利埃斯的星环河从苏鲁帕克城旁流过已有好几千个年头,引入拉·希恩魔法学院的这条支流却不足百龄,水面也算不上开阔,风魔法精深者不难凌波而过。但眼前的少年不过一十五岁,纵然身份尊贵,有机会接触各种高深的魔法,也不怎么可能修成多高明的风魔法。何况听说这位公子并不钟情于魔法修行。心下转念,卡鲁便搬出丽水桥来。

  赛斯似乎应了一声,却没有停步的意思。卡鲁自知身份悬殊,也就不再说什么。

  两人各有所思,不觉已穿过夹道怒放的地锦红花丛,一条十余米宽的河生生挡在眼前。那水色明净澄澈,随风微漾轻波。近岸处玉立着三五株花色青紫的异种菡萏,轻盈摇曳间显尽美态。

  赛斯不经意顾盼,眸光突然被吸引过去。“这……是紫姬莲?”

  卡鲁见他停步出声,也好奇张望。“咦?啥时候冒出这些花朵?怪漂亮的!是唤做紫姬莲呀!公子您不愧是苏鲁帕克的少主,懂的真多。小人听都没听过这种花,想必是稀世珍卉吧!”

  他沉吟不语。

  紫姬莲是很久以前绝种的花卉,为何出现在星环河?如若不是,天下虽大也不曾听说有其它紫色莲花。即便肯定这就是传说中的紫姬莲,那又是谁有这个能耐使它发芽、开花?

  “卡鲁,”他思索着各种可能性,“王都——是否差遣过人来?”

  “没有哇!王都从不任意干涉苏鲁帕克城的事务,没有重大事情是不会差人来的。即使差了人来,鲁顿大人也会先知晓。”

  “唔……”王都来人,必会惊动祖父,自己也会被拖回吉拉欧府邸作陪,决计不能如此逍遥,想必是多心了。也罢!先了结眼下的闲事再做打算。

  打定主意,他双足点地,纵身向河中跃去。惊得卡鲁张大嘴正待喊叫,却见他身子轻飘飘降到河面上,同时河水向两边微分,他则借力一跃,稳稳当当站到了对岸。

  好轻盈!卡鲁瞧得瞠目结舌。也曾听说这位公子不喜魔法,却是文武兼修,尤其剑术的造诣出类拔萃。不想亲眼见了,身手竟如此矫健不凡。相较之下,自己引以为傲的风魔法未免见拙。

  心中发窘,硬着头皮念诵咒文。一股不明来处的气流将他托起,往对岸送去。因气流不稳,中途下坠了三四次。到得岸上,鞋面已然打湿。

  他心里懊恼,赛斯却对他刮目相看:一个看守学院的老魔导师能施展这种程度的风魔法实属难能,虽驾御失当,却也算不得出了差错。若得高人指点,即使不能御风飞行,借风力滑翔却是不难。想到此处,不禁微微一笑。

  卡鲁哪知他的心思,见他突然有了笑意,只当是嘲笑自己,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赛斯知他误会,也不解释,转身朝目的地行去。

  回风亭位于魔法学院北侧的小山坡上,地势偏高,周围遍植桑林,算是个幽静的所在。赛斯幼时常去玩耍,顺着记忆中的小径很容易地找到地头,但眼前景象使得他愕然止步:映入眼帘的不复是往昔的葱茏苍翠,原本生长着近百株青纹桑的土地中,冷清稀疏地戳着数十根枯苗……

  “就是这片林子,简直已经寸草不生,还不断影响周围。再不找出对策,学院里怕找不出一株青纹桑了。”

  “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咦?卡鲁一呆,有些搞不清状况。

  苏鲁帕克城的年轻继承人望着眼前残景,似笑非笑,“寸草不生未免言过其实,杂草总是有的。看情形,这种异常只跟大大小小的青纹桑过不去。……干脆换种树种吧!天下花朵绚丽的珍贵树木多得是,何必执着稀松平常的青纹桑?”

  “赛斯公子!”卡鲁大吃一惊。堂堂的未来领主竟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传将出去岂不遭人非议?

  赛斯对他的失礼不以为意,悠然道:“找出原因真的很重要吗?枯死的青纹桑已无法复生。事实也证明这种树并不适合现在的气候,兼之生长缓慢、生命短促,也不是特别经观赏……学院只是基于传统,才数千年如一日地种植它。是不是,姐姐?”

  卡鲁微愕。这才觉察回风亭中,一位黑发雪肤的丽人正含笑俯视这里。“菲……菲尔拉丝小姐!”

  “哎呀!被发现了!”菲尔拉丝轻笑出声。也不见有什么动作,身体翩然而起,柳絮般飘落到他们跟前。

  御风术!亲眼目睹传闻中超高级的风魔法,卡鲁激动不已。当今之世,找遍全大陆也没有几人能施展出来的御风术,竟由一位不足双十的少女使出,不愧是五大名门之首吉拉欧家的千金。

  “指点这位老伯到望月塔的是姐姐吧?”赛斯脸上有着顿悟的微笑。

  “非也!”菲尔拉丝含笑摇头,“这完全是祖父的意思,换做我才不会自找麻烦。”

  “祖父?”

  “难得皇家学院放假,你不回家陪他老人家,只跟罗格西特家的男孩子窝在高塔里练剑吹风,小心惹来闲话。”

  “所以找事给我做?”

  菲尔拉丝盯着自己的弟弟,稍顷,轻叹道:“你真是个不可爱的孩子!”

  “那么,当个可爱的大人还够格吧?”赛斯微笑着。十五岁的他已行过成年礼,算不得孩子了。

  菲尔拉丝失笑,眼中却有某种阴影闪逝。稍整理了芜杂的思绪,正色道:“祖父也有他的难处。辖下出了这么桩事,蒙德院长及各位长老都不在,又不好随便通报王都……”

  “我明白,详情回府邸再议。”赛斯接口,“你既来了,就先助我解决这里的问题。”

  菲尔拉丝莞尔,“有理!卡鲁急得天天跑去看你脸色,是该让他放下心来。”转向卡鲁,“天气炎热,你先去歇着吧!”

  “小人不热。”

  满头大汗的卡鲁摆明胡说,却因此发现面前的姐弟气定神闲,光洁的脸庞上找不出一丝暑意。正自称奇,却听菲尔拉丝说道:

  “那就劳你沏壶凉茶,我口渴得很。”

  “我也要!很久没喝到院长特制的碧草香茶,真想念那独特的芳香。”

  他有心瞧个究竟,但人家存心赶他走路,哪好意思赖着不走。又听赛斯打发他去最远一栋有茶可沏的屋子。这一来一回,用跑的也瞧不着什么了。当下哭丧着脸,又偏挤出几丝笑告退离去。

  “好可怜!”菲尔拉丝看着他沮丧的背影,“赛斯,我不知道你喜欢碧草香茶,你说过这种草茶又涩又难闻……”

  “我也不记得你对喝茶有兴趣。”赛斯回敬她。

  姐弟俩会心而笑,目光却不约而同凝重起来。

  太阳很耀眼啊!整个天空就象光的海洋,让人不敢逼视。

  所以,还是比较喜欢有云的天空,云层阻隔了刺目的光箭,云与云之间的蓝色明朗得令人心醉。

  ……那种美,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蔚蓝的晴空——温宁的幽邃,却是记忆里不可替代的“光辉”。

  如果,时光能够倒转,一定要抓住些什么!

  克琉斯被雷声震醒。

  慢条斯理伸了个懒腰,他将视线投注到窗外阴霾的天空里。

  又是一场暴雨!而且……

  所谓当局者迷!一贯睿智的赛斯竟没想到,除非有人撑腰,又有哪个子民敢对吉拉欧府邸的公子死缠烂打。现在一定正懊恼着吧!

  注意到好友没有回来,即使在意料中,仍不自觉流露一丝笑意。

  咕……

  好古怪的笑声!他愣了一愣,这才想起该吃晚餐了。

  一点点杂烩菜肉浓汤,不足喂饱一只小猫,也许是昨天,或更久以前剩下的。

  该死!今天该是那家伙做饭!

  深深叹口气,倒掉勾不起食欲的残汤。今晚,该去哪里填饱肚子?

  突然,混着微蓝的白光自虚空中亮起。……传送魔法?他微愕。果然,耳畔响起的,是熟悉的嗓音。

  吉拉欧府邸·风馆

  鲁顿·吉拉欧静静地坐在黑暗中。

  岁月对他似乎格外恩宠,迟迟不忍夺走他残留的青春。在那布着皱纹的脸孔上,仍可觅出五十年前无伦的美貌。曾有“苏鲁帕克蓝水晶”美誉的眸子,依稀闪耀着属于少年的纯净。

  他默默望着窗外。

  雨后如洗的月光,再度唤醒蛰伏在他灵魂里的东西,燃亮了那双美丽的眸子,也复苏了永恒的痛楚……时光河中,永远铭刻于心底的记忆……

  轻轻的叩门声让他回归现实。转念间,水晶灯里燃起火焰,整间屋子一片光明。

  走进来的是爱孙赛斯。青春的脸孔上,一双吉拉欧家世代相传的蓝色眼睛闪着少年人特有的活力与自信神采,举手投足间更有着匹配家世的尊贵气质,但却以异常恭谨的姿态站定在自己面前。

  “祖父大人。”清朗的声音,听来十分悦耳。

  情不自禁流露微笑,他招呼这个酷似自己年少时的年轻人坐下,等待倾听他的话语。

  “菲尔拉丝都向您报告了吧?”赛斯并不喜欢这个差事,重复别人做过的事最是无趣了。

  老人的笑意更深了。这孩子,真是可爱啊!

  “我在等你告诉我。”平和的口气,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稍停了一会儿,那蓝眼的少年决定顺他的意。

  “情况……特别严重。以回风亭为中心的一个空间里,能量完全扭曲。但不知为何,只影响最平凡的青纹桑——所有青纹桑象被诅咒似的,在极短时间里失去大量水分,变成焦枯的死木。我和菲尔拉丝竭尽全力,只做到创造一个小型结界,将扭曲的能量锁在半空中。但即使这样,也无法完全抑制能量的扭曲,当它扩散、加强到一定程度时,结界便会崩溃。届时,事态发展会更糟,也许整个魔法学院,甚至苏鲁帕克全城都会被波及……”做了个深呼吸,“所以,我建议召集诸位长老。”

  鲁顿仍是笑意盈然的样子。“你是说,你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此事?”

  “是的!”

  “为什么?以你的能力,应该不难处理这种程度的事。”

  赛斯微微牵动唇角,算是笑了一下。“孙儿无能,找不出扭曲的原因,只能确定没有极高级的月系、水系、地系的魔法,是无法恢复能量均衡的。何况……事涉传说中的紫姬莲,也只能说声力不从心了。”

  鲁顿几乎有大笑的冲动。这个心爱的孙儿越发聪颖难缠了,真正是不辜负他的期待。

  “祖父大人?”赛斯不明白他的心情为何如此好。

  他真的笑出声了。许久没有的愉悦充盈着整个心房,转而爆出豪迈的大笑。

  笑声?

  菲尔拉丝停住伸在半空的手,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房门突然打开,面无表情的赛斯幽灵般闪身而出。见到姐姐,点了下头算是致意。菲尔拉丝略一迟疑,他已消失在拐角处。

  “爷爷,赛斯他……”也许是错觉,包容他的气氛较平时更为压抑。

  “他没事,只是需要静心想些事罢了。”鲁顿淡然道。那孩子很少用心思考自己身上的事,这毛病也该改一改了。

  豪华的舞会,旋舞的人群,在眩晕中迷失的心灵;沉睡的记忆,冻结的灵魂,会否是无尽头的梦幻……

  角落里,一位金发蓝眸的华装丽人独自沉思着。

  时光仿佛静止在她浓密光润的秀发上,轻轻闪耀着魅惑人心的光彩。

  “芙拉,你在这里!”抑不住兴奋的嗓音,打破她心灵的壁障。

  她抬头,看到正双手提着裙摆,快步赶来的美丽女子——今晚盛宴的女主人克鲁玛夫人。

  “茜芙。”微笑在她嫣红的双唇间绽放花朵。

  “为什么躲在一旁?这是为你举办的欢迎会。为什么不去跳舞?许多人都在打听你的事,他们都被你的美貌迷住了。来——,跟我去狂欢吧!”年轻的女主人兴高采烈,陶醉在爱与舞蹈的快乐中。

  “茜芙,我正在休息。”她笑着婉拒,执着于自己的空间。

  “你疲倦了吗?对不起,我忘了你身体不是很好。我扶你到休息室去……”

  “没那么严重!”芙拉被她紧张兮兮的样子逗笑,心情豁然开朗许多。“你为我举办如此盛大的欢迎会,我真的非常高兴。恐怕全城的显贵今晚都被一网打尽,不愧是克鲁玛家的女主人,好大的面子。”

  “也不全然关乎面子,”茜芙的微笑混着满足感,“这里跟外面不太一样,大家都格外喜欢音乐、舞蹈,有机会是不会放过的。”

  “这里是传说中诸神创建的国家呀!和平、宁静得不可思议,连月亮的颜色都和别处不同。真的好象梦境……”

  “这里是真正的乐土。没有战争,没有饥饿,每个人都能平安走完整个人生……真庆幸能找到这样的归宿!”经历了国破家亡,不想世间竟有不受战争威胁的国家,还觅到足以托付终身的人,她已别无所求。唯一的牵挂,便是面前美如梦幻的少女。“芙拉,留下来好不好?再没有一个所在,能比得上诸神的圣地,你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幸福呀?”芙拉轻笑,“我不知道我的幸福在何处。也许在这里,也许在别处……找找看吧!”

  茜芙的幸福,就是陪伴在最爱的人身旁,和平地厮守一生。她的幸福又是什么?幸福的定义本就因人而异,境遇的改变更修正着幸福的取向。人的一生,追求一成不变的幸福是否很愚蠢?

  沐浴在银紫色的光辉中,躁动的心渐渐归于平静。

  月光是神明的恩赐,指引着迷失的灵魂重返宁静之海。赛斯想起祖父常挂在嘴边的话,方才的情景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星辰剑?”他听到自己血液冻结的声音。

  “要使绝迹数千年的紫姬莲重新绽放,神族的祝福并非绝对。只要星辰剑回到这里,加上流转在虚空中的能量,复苏的恐怕不止是紫姬莲……”

  “我不明白。紫姬莲是早已绝种的花,如何跟星辰剑扯上关系?还有青纹桑——显然是它提供了生长的魔力。难道……这就是魔法学院种植青纹桑的原因?”

  鲁顿温和地望着他,“我不记得说过紫姬莲已经绝种——绝迹和绝种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而它跟星辰剑的关系……现在的你,并不需要知道。”略顿了顿,“也算不得秘密,只是个中牵涉太广,一时未必说得清楚。”

  “可以理解。”赛斯似乎笑了一下,“既然您胸有成竹,没事的话,我先告退了。”

  “现在回去,你那个很有精神的朋友不在塔里吧?”

  “我用传送魔法拜托他替我接受克鲁玛家的邀约。不过以他的性子,吃过饭就会逃回去的。”克琉斯向来受不了舞会的气氛,答应他的请求完全是看在美酒佳肴的份上。

  “你也该去看看的,听说克鲁玛家的贵宾是来自南大陆的名门千金。”

  “南大陆?”

  鲁顿观察着他的表情,微点了下头,“那个受光神庇护、传承着极至光之魔法的古老王族所支配的太阳帝国——雷兹利亚……”

  他瞬间僵硬。星辰剑、来自雷兹利亚的客人——祖父所指,再明白不过了。

  “您要我怎样做?”苍白着脸问道。

  “我不知道。”鲁顿温柔地注视他,“这是你自己的事,孩子,由你自己决定。”

  孩子,这事由你自己决定……

  自己决定吗?赛斯用力闭上双眼。

  祖父遵守了承诺,没有干预他的决定,却搅乱了他自以为平静的心湖。如果星辰剑的存在可以忘记,那个人的存在却连忽视的可能都没有。

  怎么办?这是命中注定的抉择呀!任何差失,都足以改变一生的命运——如果命运能够选择。

  薇拉比任何一天起得都早。

  启明星刚在天空闪耀,她已起床梳洗。昏天黑地忙了许久。闻得到烤炉里面包的香气时,温好的新鲜牛奶、热气腾腾的甜粥、滋滋冒油的腌肉、两面金黄的煎蛋都已各就各位。剩下的工作,就是唤醒沉睡的公主。

  庭院里到处盛开着玫瑰,红色、粉色、白色……绚丽缤纷。

  玫瑰是她最喜欢的花。

  很多人提醒她玫瑰不属于平民,但她一直相信美丽的玫瑰会带给她永远的幸福。四年前,她执意种下第一株自己的玫瑰。而今,娇贵的玫瑰装点了院子的每个角落。甚至,赐给她全世界最美好的礼物。

  她突然停下脚步。

  花丛中,那莫非是悄然临凡的精灵?丝般的长发在晨曦中闪闪发光,优雅的姿态更胜待绽的玫瑰,鲜花簇拥中,象极了不沾凡尘的花仙子。

  觉察到视线,她的仙子抬起水晶般纯澈的眸子,微笑着。“早安,薇拉。”

  她失神,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早、早安!卡林。”

  捡到了花仙子!这种想法令她激动得快晕倒。

  昨天早上,她在玫瑰丛中发现人事不省的卡林时,几乎以为身在梦境。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孩,那气质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当得知这孩子投亲未果时,她不假思索留下了她。

  有了个仙子般的妹妹,今后不再是独自一人。幸福的感觉与阳光一般使她晕眩——

  天气,非常晴朗呢!

  早餐后,薇拉着手准备工作的事。

  其实,家境殷实的她无须为生计奔波。但出于兴趣,她答应为城里的贵族照料花园里的玫瑰,作为报酬,那些贵妇也允许她移走想要的品种。

  今天先去克鲁玛府邸吧!她决定。那位年轻的克鲁玛夫人温柔又美丽,而且真心喜爱着玫瑰——为那样的人效劳,也是件快乐的事呢!

  “要不要跟我去?”她问卡林,“那是座漂亮的府邸,花园又大又美,开着各种稀罕的花朵。”

  “也有幽兰草吗?”

  “幽兰草?……哦,贵族的花园里不种那种草花的。”

  “是吗?”卡林沉默了好一会儿,答道:“我跟你去。”

  “十七岁的少女?”赛斯惊讶不已。

  “对啊!”被搅了好梦的克琉斯没好气地瞪他,“你一大早跑回来就为了这个?病态!”翻个身蒙头睡下。

  “可是,”赛斯用力扳过他的身子,“你确定?不是十来岁的小女孩,也不是二十几岁的男子?”

  “你吃错药啦?”克琉斯气急败坏,“什么小女孩、大男人的!想打架就直说嘛!动拳还是比剑?”猛地跳下床,摆好姿势,却见好友一脸困惑,欲言又止的样子。“喂!你小子搞什么鬼?”

  “克琉斯,我……”

  绝对有问题!相识多年,这种样子的赛斯还是头一次见到。克琉斯的睡意突然消失大半。“怎么回事?那位小姐有什么不对吗?”

  赛斯望着他,似是下了决心。“不!没什么!你继续睡吧!”不该把克琉斯卷进来的!他突然想到。这是他自己的问题,与克琉斯完全无关。

  “什么态度!”一只枕头劈头盖脸砸过来,他没有躲。

  将枕头放归原处,他微笑着。“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吃了再睡比较好。”侧脸望向窗外,“我会离开苏鲁帕克几天,有牢骚等我回来再发。”

  “你——等一下!”克琉斯叫住他,“我也不很熟悉那位小姐,但无疑是位芳龄十七的美人。至于你说的小女孩和二十几岁的男子……或许该到随行人员中去寻找。”

  “谢谢。”

  克琉斯被他的正经弄得不好意思,别过脸去。“想谢我就快滚吧!”

  赛斯回眸一笑,顺手带上房门。

  芙拉·克洛西卡!克琉斯回想昨晚见到的异国丽人。那种生平仅见的美貌宛如稀世宝石闪闪发光,令人过目难忘。可是,赛斯为何要关注一位不曾谋面的少女——或者说,他关注的是住在克鲁玛府邸的异国来客……这,似乎很有趣!

  “午饭还没着落,”他思忖着,“去找索尔讨教的话,他该不会吝啬一顿饭吧!”

  克鲁玛府邸

  芙拉将早点放在桌子上,轻轻去敲卧室的门。“伊南娜,我要进去了哦!”

  候了片刻,没有任何回音。

  她推开门。

  “早安!想不想尝尝这里的美味早点?伊……南娜……?”温柔的笑容冻结在美丽的脸孔上。幔帐高卷的大床上,并没有那孩子的身影。

  她本能向外奔去,几乎跟前来更换鲜花的侍女撞个满怀。

  “芙拉小姐!……啊!对不起!求您宽恕我的冒犯。”捧着大束粉色玫瑰的侍女惊慌失措。

  “伊南娜不见了!”芙拉的慌张更甚于她,“快去找!一定要找回她!”

  “伊南娜小姐?我刚看到她往花园去了。”

  修诺在那里!

  伊南娜闭着眼睛,听任感觉指引她前行。

  草地软软的,风很柔和,小鸟的叫声非常欢快……

  一切跟雷兹利亚没什么不同,除了——能量!所谓的神圣王国,大气的能量果然异乎寻常地强,单凭感觉,便能清楚地“看见”一草一木的存在。

  马上就能见到修诺了。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一定见得到修诺。

  玫瑰的香气!

  随风飘来的,是熟悉的玫瑰香……好甜美的味道,仿佛能醉人的神魂。原来,这里种着许多的玫瑰啊!可是,那股似有若无的味道又是什么?不是特别好闻,甚至混着隐约的苦涩,清清淡淡的,不着痕迹地融在浓烈的玫瑰花香里。

  那是——梦中的味道!

  她僵住身子,猛然睁开的绿眸对上一双蓝水晶般的眸子。

  一大丛热烈绽放的白玫瑰旁,两个拥有传说中妖精的美貌的孩子相遇了。两双同样美丽的眼睛长久对视,那瞬间的悸动令两人都不知所措。

  “你……会实现我的愿望吧!”

  “你说什么?”伊南娜看到对方的嘴唇在动,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蓝眸的主人默默望着她,不再言语。

  幽兰草!她的目光被不经意闯入视野的淡紫小花吸引。原来,先前闻到的是这种草花的味道。真是难得啊!都市里极少见到这么一大片幽兰草。

  “你喜欢幽兰草吗?”

  乍然撞击耳膜的清脆嗓音令伊南娜怔了怔,抬头却见一脸温柔的微笑。

  “你喜欢幽兰草吗?”对方重复问道。

  “不喜欢。”真心话脱口而出。

  “我想也是。”淡蓝明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唇边的笑痕更深了。

  “真美!”她赞叹着伸出手,“你是谁?我叫伊南娜,你呢?”

  “我是——卡林……”

  紫与绿相杂的幽兰草花毯铺陈在脚下,风中飘散着淡淡的清香。婆娑树影中,黑发碧眸的小女孩怀抱花束自远处走来,绿色的裙摆上透明的水晶熠熠生光。

  “早安,芙拉。”她灿烂地笑着,“这里的花很美是不是?你看,这束白百合跟你最相配了。”

  “伊南娜?”芙拉惊讶于她明媚的笑容。

  “我刚刚见到了月妖精……好美!如同传说中一样!”

  “月妖精?那不是现实存在的东西。”芙拉轻笑。

  “不骗你!他拥有传说中月妖精的美貌和银色月光般的长发,怎会不是月妖精?”

  “银发?”笑容消失了。

  “很纯的银色,闪着耀眼的光彩,非常非常美丽……”

  “伊南娜!”芙拉突然搂住她,耳语道:“并不是只有月妖精是银发的,人类中亦不乏发若灿银者。”

  “对啊!他的眼睛是水蓝色的,跟月妖精不一样。这么说,他是人类喽!谢谢你告诉我,这样我就能再见到他了。”将怀中的白百合交给芙拉,她展现无瑕的笑容。

  芙拉没有追问那个银发的“他”。踏上这个国家的土地后,伊南娜似乎真有了些不同。但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看来只能采取进一步行动了。

  蓝,请你保佑我们!她默默祈祷。

  破碎的水晶,迸裂出漫天星雨般的璀璨,片片光羽纷纷扬扬飘落人间,消失于永恒的黑暗。

  绝望的嘶喊回荡在虚空中,悠悠地化作亘古的哀思……

  醒来时,泪水流了满脸,注视镜中朦胧的泪颜,再一次感到困惑。那……是谁?

  “伊南娜,你不要紧吧?”芙拉守在她身侧,小心地隐藏着不安。

  “我很好。”她噙着眼泪微笑,“真的,非常好。”

  无法形容地好,心就象一颗透明的水晶球,纤尘不染。芙拉不会明白的,这种没有感觉的感觉很棒呢!遗忘了痛楚,眼泪只是一种纯粹的点缀,她不觉得有任何悲伤。

  只是,心底那种无法释怀的感觉是什么——她究竟在介意着什么?还有,雷利埃斯之行,能否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一切尚是迷啊!

  

第一话 心之幻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