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荒原的随想

    住在古塔里的女子不是邪恶的女巫就是被掳的公主,在正统骑士教育下成长的费瑞特对此深信不疑。对食物异乎寻常的兴趣不符合王族风范,自己将要见的,想必是个性情乖僻的痴肥女人。

  两天前被露娜尔带进那扇木门,呈现眼前的是个巨大的魔法阵,奇形怪状的古代文字铺陈在脚下,魔法阵中央堆着打包好的生肉、菜蔬和面包。

  “呵呵,也许重了点,不管多辛苦都得送到她那里,不然永远都找不到菲拉撒尔圣塔哦。”

  费瑞特还没机会询问详情,空间魔法的淡白光芒映亮满室,他惊讶地看到白光中女子的形象随着魔法波动微微扭曲着,同时响起赞叹的声音:“真是没有陷入阴谋的感觉,我喜欢这礼物。”

  蕾妲的魔法大都习自大魔法师狄安,这种空间投影并不是她的专长,较频繁地使用也是近两年的事。从古塔到红月酒馆距离不近,加上传送魔法阵干扰,显形难免失真。不过稍微正常的魔法师也不会浪费极大精神力增加影象清晰度,那是得不偿失。

  费瑞特是个纯粹的骑士,星冠骑士也有修习魔法的,他曾跟随真理神殿的神官学习治愈类的小魔法,可惜他在剑术上的天赋注定他在魔法上的绝对无能,至今他仍是魔法的门外汉。很茫然地听着两个女人的对话,觉悟到自己被出卖已是无可挽回了,露娜尔以轻盈的姿态跳出魔法阵,深褐色的眼眸随着咒文的吟唱溢出淡银色的光,与魔法阵亮起的银芒交相辉映。

  费瑞特感受到身体溶化般的痛楚。

  “往北走。”被传送魔法吞噬前有个声音响起。

  荒芜平原曾是艾希亚大陆最繁荣之地,名为尼洛的古王国信奉人格化的命运之力,有着命运之国的别名。命运的仆从们在丰饶的平原上祭祀他们的神祗,却无法逃过绝对命运的审判,古王国尼洛……灭亡……

  时光的河流湮没古老的文明,命运平原在风沙中日益荒凉,脚下这片大地退化成荒芜平原。

  伤春悲秋不是骑士的习性。费瑞特盯着天上飘过的云看了半天,决定先露营。

  少量还算干燥的灌木枯枝混合半枯的野草,费瑞特忍着呛鼻的浓烟勉强生起一小堆火。

  月亮看起来比都市里明亮,周围一片死寂只有强劲的风席卷而过,隐隐夹杂不知来自何处的雷鸣。春天快到了,这样想着的费瑞特靠在白桦上沉沉睡去。

  在荒原的第一夜比预计的好得多,一觉醒来竟然没有感冒的迹象,费瑞特庆幸自己有着锻炼多年的强健体格。草草吃了点东西,他背起那座食物山朝北方进发。

  适应了荒原的寂静后,费瑞特觉得这样的生活并不太糟。偶尔发现的清泉解决了他的饮水需求,背上的食物保证他不会饿死,腰畔的剑在没有外来危险的事实前转为切割牛肉的工具……对于荒原生活并不象听说的那么艰难,他没有多加思量,更不会意识到从传送魔法阵脱离时他已站在古代尼洛王国的疆域里。

  看到古塔差不多是第三天的黄昏时分,十来层高的建筑孤独地矗立在杂草丛生的大地上,苍凉中体现出难以描述的优美。

  菲拉撒尔圣塔……

  诧异着自己突然想起此行的任务,费瑞特压抑下激动的心情。不可能那么巧!他提醒自己不要把事情简单化。

  石质的台阶已是残破不堪,似乎轻轻踏上去都会彻底碎裂,石阶的裂缝冒出野生草本植物,有的开着小小的黄色花朵。夕阳的余辉带着微暖,绚烂的晚霞装点着整个世界,天幕下的古塔沾染上绮丽的色彩,丝毫不觉阴森。

  住在这里的女巫也许并不那么邪恶。不自觉地改变了对素昧平生的女主人的看法,费瑞特听到金属摩擦的声音。

  左边那道门开了。

  蕾妲甜蜜的笑容闯入费瑞特的视野,很多年后他仍会忆起这一场景:随着金属大门的开启,黑发女子带着稚气的微笑出现在石阶上,晚风扬起她的发丝成为那天日光最后的闪烁。

第五章 荒原的随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