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思念无尽头

    悲伤已烙印在灵魂里,这个世上再没有触及她内心的事物了。

  两年前那个黎明,在荒原上恢复意识的蕾妲放声大哭,为着某种揪心的痛楚。她以为无法面对现实的残酷,只能在哭泣中学习忘却。狄安、克莱欧……为什么重要的人总是离她而去?

  “因为,你还有心……”魔法阵中的克莱欧微笑着,天空蓝的眸子温柔而忧伤,“好好活下去,蕾妲,你的愿望会实现……一定……”

  狄安、克莱欧……

  你们的灵魂安息在何处?永恒的黑暗中吗?为什么命运的终点是黑暗?……为什么呢?

  蕾妲在曾属于狄安的古塔住下。她没有寻死的念头,所有悲伤都埋入心底,成为永远的隐痛。惑夜晶石在激烈的魔法中永远消失,作为不成熟的暗黑圣女,她再也无法召唤夜之女王,所以这生命是属于克莱欧的,如果可以,就这样生存下去,直到无法生存的时候。

  “请问……”费瑞特沉吟着是否要打断她的思绪。

  自我介绍时他很规范地报上全名——克莱欧·费瑞特,她不动声色地微微致意然后引领他进入古塔。

  沉重的大门阻隔了落日最后的光辉,装饰在墙上的魔光石尽职地开始发光,淡淡的青白色光芒稳定均匀,可见施法者的魔力不弱。费瑞特尽量凝神屏息跟在蕾妲身后。也许是错觉,这个娇俏女子在听到自己名字的一瞬,轻快的步态搀进令人窒息的凝重,或者,是碰巧赶上夕阳完全沉落的关系。

  “哦……那些食物放在地上就行了,辛苦你了。”声音明显带笑,意识回归现实的蕾妲偶尔会很活泼,“刚才真是失礼,没想到星冠骑士会莅临舍下,露娜尔也不事先打个招呼。耶?不用满脸诧异的样子,克莱欧·费瑞特是很了不起的骑士,路过的旅人曾提起你的事迹。忘说了,我叫蕾妲……勉强算个暗黑祭司……也就是你们星冠骑士眼中的‘魔女’。”

  蕾妲和费瑞特都在真理神殿长大,见过面不足为奇,但七年前蕾妲以首席祭司纳伦萨亲传弟子的身份出外旅行时,费瑞特还只是某个星冠骑士的义子。两人身份间的差距使得他们无缘结识。蕾妲和伊****的王子、传说中的大魔法师打倒复活的魔兽时,费瑞特正从年轻一辈中展露头角,但真正脱颖而出还是近两年的事。

  对跟自己同名的伊****前王,费瑞特是相当景仰的,甚至私下遗憾没能参与除魔之战与之并肩战斗。克莱欧王美丽的王妃的早逝在星冠骑士们心底投下阴影,费瑞特也不例外,虽然素不相识,有关她的种种传闻表明她兼有各种美德,极符合浪漫主义骑士精神的理想效忠形象。费瑞特个性严谨,骨子里却富有理想色彩,在他未受污染的心里藏着对已故蕾妲王妃的仰慕之情。

  费瑞特没有将眼前的黑衣魔女与自己理想的女性重叠,尽管他承认听到她的名字多少有些惊讶,但绝对没有影响他的判断。

  蕾妲注意到他眼中加重的戒惧,生活在阳光下的人类果然无法接纳黑暗的子民,真理神殿的星冠骑士亦不例外。光与暗的界限真是如此分明么?她回过身走自己的路,苦涩的笑容绽放在黑暗里,眼角荧荧的泪光映衬满眼的无奈。毕竟,克莱欧那样的人不会再有了。

  用奢华形容费瑞特眼前所见一点也不过分。许多散发白色光芒的石头分别聚集在十几个水晶罩里,灼灼的白光照得满室光亮;暗红色的地毯和典雅的壁毯编织出生动的故事,赫然是南方大陆出名的手工织品;其他陈设之华贵更是生平仅见,费瑞特想破头也说不出里面的名堂。

  “这些都不是幻象。”蕾妲颇能体会他的心情,当年自己也曾以为一切都是狄安玩弄的幻术,毕竟布置这样的房间是需要很多金钱的。

  费瑞特有些尴尬,蕾妲的笑容透着诡谲,他依稀想起以前邻家小女孩恶作剧时的表情。

  蕾妲的心情称得上愉悦,前尘只能追忆,在这里接待一位星冠骑士是很难得的。她精心准备了水果茶端给费瑞特,后者客气地接过放到了桌上。怕有毒?蕾妲微微笑着,她的皮肤在狄安制造的水晶灯光下白得毫无瑕疵,幽暗的眼眸流转着费瑞特看不懂的光彩。

  “露娜尔说我可以把你当厨子使唤……不用解释,我知道不会是你自愿的。我只关心你的目的,星冠骑士不可能无故离开真理神殿,更不可能听露娜尔差遣……说出你的来意,我想听听怎样的事竟值得她动用‘守护者的道路’。”

  

第六章 思念无尽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