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谍报记录

地球谍报记录

徐炎 著

历史
类型
2006.03.12
上架
1.1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初夏强雨

    柏林市郊的一栋两层木制楼房坐落在一圈矮树林间,在这周围是为数稀少的别墅,有不少的上层人士都在此买房置屋,作为休闲度假的去处。静静地莱因河水淌过林间,似乎一切恬然。

  然而,5月26日,此地的情况起了微妙的变化。不仅隔壁较近的几户住民在经过秘密的转移,且剩下的人们也闻到了空气中的紧张气氛。在没有被告知更多的情况下,多数人被秘密警察分送到别处,早上八点以前,无数的柏林市警和武装部队有计划的出现,将缪尔拉街道40号的这栋木屋包围的异常严实,至此,情况才逐渐公开化。住民们乍舌于政府的行动迅速,且被告知这里已经由警方和“FILLGS”谍报组织接管,直至行动结束。

  下命令将周围住民秘密转移,然后大批的警察在木屋外拭目以待。军用来福枪的目标对着木门和窗户。人人的肾上腺处于最高的分泌状态。

  身为行动组织者的青年,FILLGS的情报5课课长,负责欧洲地域的官物薪,现在满脸的不快。正确的说,这次行动是由柏林分部的部长坎普.瑞文罗下达的命令。形式上他是下级,负责实际的特别行动。可是这次居然连理由都没有被告知,房中人的身份也未确定,贸然大张旗鼓的进行抓捕行动。似乎有点不妥。但是分部长也一定是有其道理的吧。

  僵持了大约二十分钟后,官物薪决定采用武力,他发布了最后一次警告,他讨厌和对手磨牙,这不是他的风格,他一向以精确的武力行动完成各项任务,这一次也不打算例外。当他橙色的短发在空气中微微抖动时,他站了起来,扬起了手。

  这时候二楼的窗口发出了苟裂的枪声,意识到对方会有所动作打破僵持的局面后,他们开始了反抗。或者说这也是他们没自信的最后一次反击吧。

  终于动手了!官物薪心里暗自叫道。他下令开火。既然如此,也不能再拖延时间,否则有价值的资料和情报一定会被楼内人销毁掉。

  比对方多出四五十倍的火力在木屋上爆发开来。弹跳着窜出重重的黑雾。房子上下布满了黑黑的火yao痕迹。没有多大反应地对方这时在里面尖锐的叫骂了起来,那是纯正的德语。几声枪响后,一枚手雷无声的从二楼窗户中窜出,市警们当中爆开了狼狈的喊声。有人因此重伤倒在了地上。

  流血一旦开始,就必须以本身的优势出发来加大对方的损失,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官物薪必须减少损失和时间,因此,他带领二十人的别动队,来福枪的火力掩护下,准备强行突入。

  这个当口,一辆货车陡地撞开房子一侧的车库,企图在火力网下突围,不管怎么说如此的行动证明是太过异想天开了,承受了以打为单位的来福弹后,货车倾斜了一百多度的弯角冲向树林边的围墙,冒起冲天黑烟。火光中,两三人跳下车,往房子后葱葱冉冉的树林里去了。

  一部分的市警身着防弹衣,手持轻型枪械,一脸紧张的往林中追袭。对方稍做反击,溃散到林间,他们原本的目的便是逃离,因此毫无斗志。正是如一群待宰杀的羔羊般本狼群追赶。

  官物薪的目的并不是杀人,否则他大可使用机关炮等重武器,,原因是活着的人比死人更重要,所以他在掩护下突入房间后,往楼上直奔而去。那里是不明身份者聚会的大厅,首先要保证情报的收集,而不至于被销毁掉。

  宽阔的楼梯上射来了杀人的光线,两名男子逃窜间正要跳窗逃跑,突然见到警察闯入,操起机关枪往这里狂扫。枪声响过五秒后,他身中六弹,朝墙边狰狞地倒了下去,正在爬窗的另一个惨嚎着从楼上9米处坠了下去,想必一定会折断两根肋骨。

  突击队向二楼挺进时,有一个男子手执钢制的高尔夫球杆,从楼梯后的安角大喊着窜出,朝着橙发青年脸部横扫。如果有些许的迟疑定会给官物薪的脸砸个头破血流,门牙崩裂。但他并不了解后者是个有着一流反射神经的人物,当年仅22岁的橙发在空中飘扬时,他的身躯柔软地一低,没有犹豫的正面击中对方面门。惨叫声回荡了二分之一秒,男子鼻血横流的靠倒在门板上,迅速昏迷了。

  “哼,拿着球杆的样子可不是很帅那,混蛋。”不屑的说出这句对白后,官向手下示意,大家四散成2个小组。众人鞋尖上闪烁着耀眼的红宝石,由军靴一直延伸到楼上。立时又有两人毙命。

  楼中间的议事厅已经是破败不堪,几具尸体夸张的描写了血红的图画。

  “向分部报告,事态已经控制。市警部队继续以此地为中心搜捕相关人等。快去!”

  手下肃礼离开后,官查找了电脑前的资料,显然由于对方销毁不及,还残留了相当一部份。知道资料后,官脸上浮现起了轻蔑的笑容:“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下流东西……”

  战斗持续了四十分钟后,逐渐停止了,累计不明身份这共有二十三人,现在除了有两人受轻重伤以外,其他人全部死亡。当然并不是当场击毙。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是由于走投无路而自杀。本方损失市警9名,受伤11名。官手下则完好无损。

  名为光复教的这个团体,以恢复“第三帝国之荣耀”为目的,数月来在德国全境制造了10多起暴力事件。令社会局势动荡不安,民间反应极大,今日一举铲除其首脑组织,等于解散了团体之肌体,无人不拍手称快。

  电脑里正是记载了有关这些事件的构成,线报。帐目一般触目惊心。

  要恢复一百五十年前短暂的帝国荣光?简直是异想天开的举动。在现在国际上反战深思的风潮下,妄图用极端的恐怖主义来使政府妥协,是只有激进份子才会作出的不理智行为。毕竟没有那个国家是由恐怖主义来延续历史的,这一点早已经被历史所证明。可就是有人去做这样忤逆历史的行为。官目光沉重的看完资料。心想FILLGS的目的也正是为此而创建的。

  将受伤者送上医车后,官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金发男子。烈日下,他从街道对面那辆黑色BMW上下来。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后,官继续低头吮他的冰苏打水。

  高大的金发青年额前有着短短的刘海,身高有一百九十五公分吧,身着菲丽司的黑色军服。银白的铜扣在胸前熠熠生辉,衬托出他为人的洗练。两人站在一起,犹如一头大象和一头骏马一样。

  “你是?”

  “官物薪课长吗?我是弗斯坦尔.冯.福里兹。目前隶属于内部监察科的幕僚。”他不苟严笑,表示身份。

  “内部监察科?哦?你是埃恩司.菲尔那的手下了?”

  眼前浮现出那个不良中年人的表情一脸阴沉的形象时,官有着深深的嫌恶。他的一位挚友曾经因为和此人因为风纪上的关系而大打交道,从而选择离开欧洲总部,前往北美负责勤务。反感在一瞬间露骨的显现在他的脸上。

  埃恩司.菲尔那一向以冷酷无情的官僚主义者著称,其实说其为官僚主义者,不如说他是长久以来地球政府中诡辩之才的大集成者更为正确。官对这种靠揭发同僚而升官的人激不起任何的好感。

  因此口气不免冷淡,略带嘲讽:“哦,那个监察科长难不成又抓了某人的小辫子了吧?竟然跑到这个地方来兜售来了。。”

  “我只是来传达分部长的命令,因为本科要求将其余人犯交由我们处理。我以我的权限做事,课长对我的上级有所不满,并不在我的处理范围之内。”轻轻承受讥讽的福里兹不动声色的回击道,很公式化的说辞。令官的脸上颇为尴尬。

  “那我了解了。”意识到来人并不简单,也意识到说法有嫌过分的官松懈了态度:“抱歉,那我将人犯押送到本部在移交好了。“

  “那谢谢了。恩,私下里我向你交个底,你知道这里的首犯是什么身份吗?“

  “埃尔威.依司兹尼奥夫。是所谓的光复教党魁之一。拥有好几家分公司,高层的黑社会分子吧。“

  德国人点着头,端正了一下军帽,“你漏了一点,他还可以是DTOLAS组织在此地的一个行动人之一。“

  那种不会吧或者是惊谔的神情在官的脸上荡漾开来,叹了口气道:“怪不得接到突然行动的命令。事出突然啊,想必这次一定会掌握点关键性的情报了。不过我还有点疑问,为什么不是由支部长直接下命令要求我移交,而要你代跑一趟呢?”官一脸迷惑不解。

  “这一点我可无可奉告,你直接去询问支部长如何?反正我们是同路,因为菲尔那科长现在正在德国行动本部。”

  见对方有意推托,甚感无聊。不过他也可以想到,因为菲尔那的咄咄逼人和高压的姿态,要摆出一副上级的姿态来插手这件事。支部长被搁在一边,改为由监察部的手下直接插手,要求转交,也定是那人的一贯作风吧…..

  在确认与DTOLAS有关系以后,两人回到本部。人犯经过审讯也吐露了一点口实。原来为了将柏林的地下势力整合化出卖给DTOLAS,埃尔威急于提高在此地的声望而有所行动。只是令官不解的是,像DTOLAS这样一个庞大的财团组织兼准军事化组织,需要这样的一个人物为他们效劳吗?以后者今日世界上的地位收容这样的小角色到底有何种目的呢?好象有嫌累赘吧?再或DTOLAS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在表面上允诺给他为此地的行动人,而后者为了这种可能性急于表自己的实绩吧?两种推断在年轻人的思考回路中奔驰。真正的答案已经埋藏在死者的脑容物中了,不容整合的推论在官的脑袋中中断。

  见到支部长卡普.瑞波洛时,才知道此事件的情报来源。

  “你是说有人密报??!!”官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而变得更为纤细紧蹙。如果说这世界上有哪几种行为最为卑鄙无耻,此必定是其一吧。但确实有其价值的存在。不过精神上的洁癖对这种行为仍然采取即不喜欢也不奖励的态度。

  “恩。密告者显然对此事件很熟悉。所以也使我们很容易的破坏了这个点。我们也查过密告者,但对方保密手段一流,找不到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卡普支部长年届58岁。属于那种老成持重的人。现在他那种无奈的神情让他看起来有点疲态。

  “想必除了想透露的情况,其他关键性的东西什么也查不到吧?”

  有人在6个小时以前通过非正常渠道通告了巴黎FILLGS总部,截获消息的监察科长菲尔那因此才早上飞奔柏林,并且强行要求5课出动。期间并没有知会过柏林的卡普支部长。因此才会出现了程序上的问题。

  显然有人故意布局,使我们的行动步调配合其的舞蹈咯?想到这点的官恍然大悟。说不定死的那群人也是密告者的牺牲品吧。因为不得已而需要出卖吗?

  “官,你那么认为吗?“支部长饶有兴趣的听他的推断。

  “当然不能排除有这种可能性。对方杀人灭口。由于某种原因,不能亲自出面,所以透露相当的情报,让我们出手而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我们大张旗鼓的破坏,比他们当中任何人亲自动手有利的多。至少可以落个干净利落,将本身更好的保护下来。”官将所有想法全盘托出。

  DTOLAS会想到这点吗?但,这全是我们自己的臆测。至今我们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何关联,一开始似乎是独立的事件,可是并不单纯……

  当官陈述完看法后,他有点疲倦地说道:“哎,一切就只有将所有情报整理后才可以知道一个端倪了,该查的还是应该查下去。 我已经联系布雷斯南.海克特少尉领的一对人正在查找光复教的另几个集会点,希望有所突破吧。“

  “官,请你回巴黎总部向将军汇报吧。这里剩下的事既然由内部监察科接受,我们也就顺从天意,至少也可以清闲一点吧。“带着自嘲的口吻。支部长的眉毛绽开了,“我应当和菲尔那中校有个讨论吧。他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我了。在这之前,我想由你出面让人对DTOLAS在此地的分部做好监视工作。没问题吧?”

  “虽然他们不会轻易露出马脚,总之,我会尽力的。”敬礼后,官自己退出了。

  他也察觉到了因为菲尔那的横加干涉让支部长很头疼,他在走到上见到了跟随监察科长的福里兹。双方对视之后,彼此的唇角无一例外的轻轻弯了下。今天曾当面辱没过对方的上司,对其本人也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官因为受到过教训而有所觉悟了。

  乘坐欧共体组织的大陆轨道车,FILLGS的专列载着行动小组向巴黎前进。

  某种预感,对DTOLAS的秘密调查已经正式,或者快要展开了。最近一定会发生点什么。由于FILLGS和DTOLAS等组织的特征使然,让人有一种“哈哈,终于抓到你的狐狸尾巴”的感觉。而觉得快畅心扉。那么大张旗鼓的对光复教团进行的全灭。起码在表面上是对对手的一种压制政策下的警告了。

  预感正确。一周以后,在福里兹为首的调查队在菲尔那的授权下,终于明白了原来埃尔威为了扩大自己势力而和DTOLAS有过秘密和约。DTOLAS财团将大西洋地区下属北海财团的股份,特别是海运公司交给他打理。以沟通长久以来未掌握的北海地下社会的命脉。同时运送从DTOLAS组织控制地出口的海运货物。但不久前曾发生过一次海上事故。而使这些交易权益被DTOLAS强制回收。同时将埃氏的光复教手下无条件收押。并没有给付正当理由。痛骂DTOLAS财团破坏双方和约的埃氏。逐渐将矛盾公开化。尔后光复教中也产生了两种倾向。一派认为和D财团对抗简直是以卵击石。被收回海运权益也是无可奈何,反正这不过是对方曾给予的福利待遇而已。另一派以埃氏为代表,认为被收回为自己牟利的权利,显然是DTOLAS要借他之手操纵柏林地狱的地下势力。现在因为意外事件而收回权益,自己断了财路不会和D财团善罢甘休。甚至有公开和对方决裂的意向。企图以暴力行动报复D财团的下属机构而加大自己的威信。可惜这种跳梁小丑挑战巨无霸组织的荒谬行为让D财团大为恼怒。再后来,在光复教团会员讨论解决方案的5月26日。FILLGS就收到了秘密情报。同日。埃氏被亲D财团的一派射杀。同日,光复教团被截获情报的FILLGS组织的突击行动大扫除出德国全境。

  情报经过分析最后有了答案。而因为海难事故收回光复教团的海运权利。是因为不放心光复教团的势力能力呢,还是另外有原因?显然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官后来特地去调查了那起海难事故。

  今年的三月二十一日,“埃尔威柏林联合航运”下属的一艘叫“施亚迪兹”的商船在大西洋发生了一起触礁事故。后来D财团组织了专家组将船带回了柏林港。同日,晚上8点,宣布收回联合航运中埃氏的股份,同时宣布船立行报废。理由是已经无法修复。而这天以后,双方就开始逐渐走向决裂了。

  “奇怪的事,那艘号称报废的船居然被拉走了。而且被送到太平洋D财团的总基地——波恩岛。”

  从今日掌握的情况来看,当日的事件并不单纯的是件海难呢。作为责任份子的几名光复

  教成员曾被D财团秘密机关关押。现在则似乎消失无踪。有如滴水投海,毫无声息。

  菲尔那下属的监察部门由那里获得的情报呢。据说也是密告,且本人一副高压姿态。由于今

  年巴黎总部现在的行政总长官到了退役的年纪。而菲尔那有欧洲几个经济大财团的背后支

  持。显然是下届总长的热门人选。现在都拿他不能怎么样。此次事件为他当上总长又减少了

  不必要的台阶。一想到自己的行动间接的给此人加了分数,官就有对自己的一点讨厌感,“为

  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后果。”

  福里兹由于是代表监察科的实际行动者,受到嘉奖。被提拔为特别部队别动队副指挥且

  升为上尉。菲尔那通过干涉获利不小,有望升任号称第2把实权交椅的行政次官。

  

  

第一章 初夏强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