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

天罡

枪手1号 著

武侠
类型
2006.03.14
上架
80.47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天边刚刚泛起一丝鱼肚白,十四岁的云飞扬就急急的穿行在薄雾笼罩的密密的山林中,草草地用一根带子束起的头发早被清晨的露水浸湿,越发显得黑亮,几络头发紧紧的贴在额头上。一身粗麻布制作的衣裳虽然打了不少补丁,却恰到好处的衬出他健壮的身材。此时,云飞扬紧抿着嘴,一溜小跑地在林中急速前进,心里却是焦灼万分。不断地痛骂着家里那只养了七八年的大芦花公鸡:他妈的大花,明明每天四更天一定就打鸣的,偏偏今天快五更了还不作声,要是老子因为你丢了这份来之来易的工,老子今天回来一定将你杀来炖了吃罗。心里不住咒骂,腿上却是在不断地加劲。初春的清晨还是很冷的,可是此时我们可怜的云飞扬身上却是冒起了热气。

  云飞扬的家住在武夷山中,几间简陋的瓦房就是他家全部的财产,父亲靠上山打柴,卖到十里外的镇上,赚上一点微薄的银子,母亲则养蚕制布,勉强维持着一家的生活。

  对于这一贫苦人家来说,不幸中的万幸就是他们有一个鼎鼎大名的邻居,江湖中人闻之色变的神剑山庄。而更值的庆贺的是,当年十二岁的小飞扬一次在上山打柴中居然有幸巧遇并认识了神剑山庄的一个小管家,于是乎十二岁的小飞扬就获得了一个在山庄中工作的机会,虽然活很重,可是对这样一户人家来,能挣着银子才是大事。不过山庄的规纪很大,非山庄中人是不能住在其中的,于是乎小小的飞扬就只能早出晚归,每天来回二十余里地,上下两头跑,虽说累,可是银子却是白花花的,而且也将小飞扬的体格练得异常强壮,打眼一看,实在不像一个十四岁的小子应有的体格。

  飞扬的工作就是负责将山庄那庞大的演武场打扫干净,并将一应器具摆放整齐。这活看似简单,其实着实累人,先不说那庞大的演武场,单只是将一应兵器擦拭干净,摆放整齐,就让小小年纪的飞扬够呛。每天四更天就得起来,从山脚直奔上山,差不多要三柱香的功夫才能赶到,再在天亮前完成一应工作。而今天,他是注定完不了工了。千万不要是二庄主今天当班教授。云飞扬在心里暗暗祈祷,二庄主那火爆脾气,非得将自己当场开销了不可。这两年这份工虽然累人,但晌银却也优厚,干一个月顶得上父亲半年的收入,这正盘算着这个月拿了晌银给父母做一身新衣服了,却又出了这档子事。

  悄悄溜进演武场,偷眼一看,飞扬只觉得犹如一盆凉水当头淋了下来,站在演武场中央,背着双手踱来踱去,一张脸黑的怕人的不是二庄主雷啸天又是谁?而站在演武场中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山庄弟子们正在议论纷纷。

  缩手缩脚地来到场中,小飞扬赶紧快手快脚地收拾起来,操起扫帚,飞快地打扫起来,两眼直视地上,身上却如焦灼一般,他知道这是二庄主那杀人的眼光正盯着自己。额头上的冷汗不由一滴滴的掉了下来。手上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节奏,一时间场地上尘土飞扬,男弟子们皱起眉头,一些女弟子更是发出夸张的尖叫声,竟相走避。

  飞扬越发紧张起来,一不留神,扫帚正正的扫过一个人的脚背,登时对方那一尘不染的小鹿皮靴子变得和演武场的地一般颜色,一声冷哼如雷般在飞扬的耳边响起。飞扬惊恐地抬起头,雷啸天那梭子般的眼光正正的盯在他的脸上,啪的一声,扫帚掉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二庄主,我是不小心的!”

  “你是新来的?”

  “不是,我在山庄已干了两年了。”

  “那你不懂规纪?”

  “懂得,懂得。”

  “懂?今天是怎么回事?”

  “二庄主,我……我今天起来迟了。实在对不起,我马上就好!”

  哼哼,几声冷笑传来,雷啸天冷漠的眼光扫过飞扬惊恐的脸,他很喜欢这种感觉,那种操纵别人命运的权力感让雷啸天很是享受,“你走吧,山庄不需要懒惰的人,从今以后就不要来了!”

  如同九雷轰顶,飞扬抬起头,看到的是雷啸天那高昂的下巴,缓缓转过头,飞扬祈求着哪个人能为自己求求情,但转眼望去,却是一双双冷漠的双眼,不,不是冷漠,而是他们眼中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影子。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平时可从自己这没少得好处啊!平常自己在山中猎得野味,什么小兔子、穿山甲的,可都是他们拿去的呀,这时怎么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说句话呢?

  从期盼到失望,再到绝望,小飞扬的心一下子从九宵云外跌了下来,在地上碰得粉碎。默默的转过身,低着头,飞扬一步一挪地向场外走去。

  雷啸天在等着,等着小飞扬向自己哀求,痛哭流涕的向自己求饶,而自己在玩够之后再大度的赫免了他,让他感激自己,让他感觉到到天堂到地狱,再从地狱到天堂,嗯,这种感觉,实在不错。以前雷啸天经常这样对待犯错的弟子和工人,这种感觉是一种享受。

  但好像今天不太一样,这个看似胆小的小家伙好半晌没有作声,反而转头东瞧西望,进而竟然掉头就走,没有向回看一眼。雷啸天不由大怒,好你个小混蛋,竟然如此扫我的兴,不要叫你再落到我手中,否则让您想死不得,想活不能。心里发着恨,不由一下子全洒在场中的弟子身上:全呆在那你干什么?眼瞎了,全体给我打扫演武场!大袖一拂,转身向内走去。

  强忍住眼中的泪水,小飞扬一步步走出神剑山庄,一出山庄门,飞扬拔腿飞奔起来,眼泪如同潮水般涌了出来,号淘着沿着山路,一头扎进了莽莽的丛林。

  日头渐渐西沉,仰躺在密林中的飞扬长吁一口气,要回家了,该怎么给爹娘讲呢?一想到父母那失望的眼神,飞扬的心就沉了下去。这两年,劳累的母亲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经常病倒,全家还指着自己挣钱请大夫呢。操他娘的雷啸天,就这么将自己扫地出门了。飞扬愈想愈怒,一骨碌爬了起来,顺手捡起地上一根树枝,戟指着老天,开口痛骂起来,一时间,从天上到地下,飞扬一个一个挨着骂了个遍,乡俚俗语,喷勃而出,让人不得不佩服汉语言的博大精深。

  骂到酣处,飞扬树枝一摆,竟然有模有样的使出一套剑法来,若是神剑山庄有人在此,定是大吃一惊,因为飞扬所使的正是神剑山庄的入门剑法:有凤来仪。神剑山庄剑法与众不同,初入门时剑法繁复无比,变化多端,越往后来,反而化繁为简,剑招越来越少,但威力却越来越大。这套有凤来仪正是神剑山庄中最为复杂、最变化多端的剑法。而十四岁的飞扬尽然使得有模有样,深得其中滋味。一边舞剑,飞扬一边破口大骂。

  剑法刚使了十来招,林中一声惊奇的“咦”声若有若无的传了出来,显是林中有人,对飞扬会使这套剑法很是奇怪。

  此时的飞扬正骂得痛快,剑舞得淋漓,哪知林中有人窥伺。

  “雷啸天,你个混蛋,老子不过就迟到了一回,你就开了我。但愿你明天拉屎掉进茅坑臭死您,喝水卡在喉咙噎死你。。。。。。”

  “还有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王八蛋,笨猪,一套剑法学来学去学不会,老子在一旁看都看会了。。。。。。。”

  林中这人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一张清癯的脸上露出异色,好小子,还以为是山庄中那个弟子,想不到竟然是自学,看会的。

  “等哪一天老子也学会了武功,不把你们打个屁滚尿流,老子。。。老子。。。。”,小飞扬到了舌尖的话滚来滚去终于没有说出来,一想到自己打得他们屁滚尿流的机会实在太小,这个誓还是不要发得太毒才好,“老子就三天不吃饭!”,想了半天,云飞扬终于想了个说出来,嘿,老子三天不吃饭又饿不死。

  剑越舞越急,林中之人看了半晌,摇摇头,暗道:剑法虽然使得好,但半点内力也无,终是绣花枕头一个,终看不中用。

  丝毫不知自己行藏尽在人眼中的小飞扬,将这套有凤来仪已使到尽头,陡地大喝一声:“紫电穿燕!”手中的树枝闪电般的射了出去,啪的一声,树枝碰在一棵大树声,啪的一声,断为两截。飞扬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颓然倒在地上,口里喃喃道:“雷啸天这老王八使这招紫电穿燕,一根树枝洞穿了两棵大树,我不知何年何月,也许一辈子也练不成,看来这打得他屁滚尿流是不大可能了。我还是饿三天算了!”

  嘿嘿嘿几声冷笑从林中传了出来,云飞扬顿时大吃一惊,一翻身站了起来,一双大眼骨溜溜四下转个不停,蓦地颈头一凉,已被人悬空拎了起来,随即身子被转了过来。

  小飞扬挣大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人,一身青衣长袍,一头白黑斑驳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头上,一张脸却被一块青布严严实实的蒙了起来,只剩下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牢牢的盯在小飞扬的脸上,一只手将他拎着,另一只手却上上下下地在小飞扬的身上摸来捏去,口里喃喃不住道:“好,不错,好,不错!”

  飞扬大吃一惊,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碰上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了,不由张嘴大叫:“好汉,在下只不过是一个穷小子,身上实在是一文钱也没有!”

  青衣人先是一愣,然后不由大笑起来,伸手将小飞扬重重的掷在地上,“臭小子,谁要你的钱了?”

  小飞扬一愣,马上想起对方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还不住喊好,不由心里发毛,莫不是碰上一个吃人的变态的家伙,一想到这儿,脸都白了,嘴里不由自主地道:“好汉,我是山里人,一身皮肉粗得很,不好吃!”

  青衣人大笑起来,半天才缓过气来,心道这小子倒有趣。

  “好小子,您刚才还叫嚷着要将神剑山庄的人打得屁滚尿流,怎么就这点胆子?”

  云飞扬吃了一惊,莫不是刚才自己的话都让这神秘人给听去了,要是这人是山庄中的人,自己可要有苦头吃了。转念一想,反正自己都这样了,也无所谓,就算对方是神剑山庄的人,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最多痛揍自己一顿,神剑山庄的人虽然不是东西,却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

  一想通这点,小飞扬不由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地说:“我有什么本事去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只不过嘴上出出气罢了!”

  青衣人随意地坐在小飞扬的对面,道:“听你说,你这套剑法就是在一边看着偷学来的?”

  飞扬反驳道:“什么偷学来的,我是在他们演武场打杂的,他们教剑的时候,也没有让我避开,我瞧着好看,就跟着记一点,没事就练着玩玩!”顿了一顿,笑着说:“您可别说,山庄有些弟子可真笨得,我在一边看都看会了,他们居然手把手还使不好。有一次,把教剑的二庄主气得,将其中一个当场痛打了一顿!”一说到二庄主雷啸天,不由触到了心中的痛处,心中黯然,脸上也闪过一丝阴影。

  青衣人瞧着小飞扬的脸色,不动声色地说:“是啊,相比你而言,有些山庄弟子却是不长进!”

  想了一想,又道:“要是还让您回到山庄中去,不过不是去打杂,而是去学武功,您愿意吗?”

  小飞扬眼中一亮:“您有办法?您和他们是熟人?”

  青衣人含笑不答。

  小飞扬转念一想,又道:“还是算了吧!”

  青衣人奇道:“你不愿意,要知道,很多人想进而进不了啊?”

  小飞扬扬声道:“我进去又有什么用,莫说我得罪了二庄主,他会为难我,就算他不为难我,跟着他们习武,我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打败他?既然没机会,还不如算了,回家跟着我爹去砍柴。”

  青衣人眼中露出奇异的光采,显是大出意外。小飞扬又放松地躺回地上,眯着眼看着林中跳来跳去的小鸟,既然对方对自己没有恶意,小飞扬可就没什么担心得了。

  青衣人缓缓站起身,眼神复杂,似想举步离去,却又似有什么放不下,半晌,青衣人才缓缓道:“如果我教你武功,您愿意学么?”

  “什么?”小飞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翻身站了起来。

  “我说我来教你武功,你可愿意学么?”

  飞扬迟疑了一下,才道:“你是山庄中的人么?”

  青衣人思虑半晌,道:“不是,但跟他们有很深的关系。”

  “你能教我打败二庄主?”小飞扬扬了扬眉头

  “那要看你学得怎么样?”

  “吹牛!”飞扬扁扁嘴。在飞扬看来,二庄主的武功是他见过最高的。

  “好小子,还跟我耍心眼!好吧,让你开开眼,你说说,二庄主什么武功最高?”

  小飞扬想了想,道:“我曾看过他用一根树枝使一招紫电穿燕,洞穿了两根这么粗的大树。”伸手环抱,比了个模样,想想,又竭力将两手之间的间距扩大了一些。

  青衣人一言不发,伸手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随手摆了个式子,竟然也是一招紫电穿燕,那还带着几片绿叶的枝枝 发出一声尖锐的啸音,闪电般的射了出去,卟卟卟数声,柔软的树枝竟然连接洞穿了四五棵大树,余势未衰,又狠狠的钉在一棵树上,入木半尺,才软软的垂了下来。

  小飞扬嘴一下子张成了O形,半晌出声不得。青衣人含笑盯着他,也是一言不发。

  半晌,回过神来的飞扬卟通一声跪倒在青衣人面前,大声道:“师父,请收下我吧!”

  青衣人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道:“我可以收下你,但有一个条件。”

  “师父请说!”

  “如你学有所成,对山庄中人你可打可骂,但就是不能杀一人,而且如果山庄以后有事,你需竭力相助!”

  “弟子谨遵师命,弟子最多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绝对不会杀伤一人。至于第二条,山庄高手如云,又那要我去帮什么忙?”

  青衣人叹口气,“世事沧桑,那也难说得紧!”伸手将小飞扬扶了起来。

  “你要牢记我今日所说的话,如你有违,我必将亲自处罚你!”

  “从今往后,每逢五之夜晚,你仍到这里来,我一来考核你所学进展如何,一来也好教你新的东西。今天就先教你一套吐呐之术吧!”

  月亮缓缓伸了起来,小飞扬缓缓睁开眼睛,林中已是杳无人影,神秘的青衣人早已不知去向。小飞扬又是兴奋又是疑惑,整个人直如在梦中,这个捡来的师父是什么人呢?怎么如此神秘,连脸都不让自己看到呢?

  看着高高挂起的月亮,小飞扬又犯起愁来,自己被山庄开了,家里就少了一笔重要的收入,这回去可怎么给爹妈说呢?一想到爹娘失望的眼神,小飞扬又不住嘴的痛骂起雷啸天起来。

  看着小飞扬离去的背影,青衣人缓缓从林中踱出,沉吟道:“我会不会做错了呢?”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