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魔族混战

    

  “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

  “依维斯总统领,星狂兵团长和杰伦团长分别率领大军又打了大胜仗,已经拿下普兰斯和基欧的大半壁江山,真是可喜可贺!”主抓文化兼情报通讯的白木道。

  “呵呵,那就好了。”依维斯口里说好,脸上却似乎没有显露出半点表示高兴的神情。

  “另外,我还收到消息说,蓝达雅和埃南罗联合派出了很多使者在各处游说,而且听说有很多地方势力都被他们说服了,要对抗我们‘前进军’。”白木接着说道。

  “西龙,你怎么看?”依维斯问坐在一旁的西龙道。

  “胜利固然可喜,但是有些胜利令人觉得奇怪。”西龙若有所思地说道。

  一旁的白木目瞪口呆,脑子里印满了问号:赢了还不好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星狂的胜利还可以说是他用兵如神,但杰伦的胜利就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前几天前方送来的消息是他们已经被****根的士兵团团包围住了,而且杰伦还受了重伤,我们派去的援军又还没到达那个地方,现在听到杰伦胜利了,他们又折返回来了。怎么几天时间杰伦的队伍就好像脱胎换骨一样,一下子不单单是解了围,还把****根击溃?这转变也太快了点。被人围困之后的战斗力反而比被围困之前更强,这是很不合常理的,依我看,这其中一定有蹊跷。”西龙接着说道。

  “无论如何,打了胜仗总比输了好。”依维斯不知道是在安慰西龙还是在安慰自己。

  “依维斯,我觉得你最近变得更加不爱说话了,以前你虽然也是很安静,但是还没沉默寡言到这种地步。我问你,你还当我是兄弟吗?”

  “当。”依维斯转而对似乎开始听出点门道的白木说:“你可以下去了,我和西龙还有点事情要谈谈。”

  “那我告退了,依维斯总统领。”白木说着离开了帐篷,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稍为回头望了一下。

  “还当我是兄弟就好,做兄弟的问你,难道你真的想对坎亚的事情置之不管了?赛亚人的举动越来越奇怪,说不定蓝达雅和埃南罗已经和坎亚结盟了。还有,我看那杰伦八成也经受不住他们的诱惑,已经背叛我们了。”西龙说道。

  “证据呢?呵呵,西龙,你不要老是捕风捉影的,其实很多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复杂。”依维斯微笑道。

  “等到我们有了真凭实据的时候,恐怕形势已经是不可收拾的了,依维斯,你这样下去只会是害了阿雅,害了你自己,也害了‘前进军’。好,就算你不相信坎亚会背叛‘前进军’,但也该准备一下吧?现在还不晚。”西龙略显激动地说道。

  “算了,我不说了,反正我说了你也当是耳边风,吹过就算。”西龙见依维斯没什么反应,最后只好无可奈何地说道。

  “坎亚,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阿雅看到坎亚又趴在桌面上拿着笔不知道在写什么,便说道。

  “没,没什么,我不是说过了吗?没事就不要打扰我。”坎亚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人家只是关心你。”阿雅幽幽地说道。她不明白坎亚为什么突然好像很生气一样。

  “对不起,我是一时忙糊涂了,军务,这军务太繁忙了。”坎亚醒悟到自己刚才对待阿雅的态度有点太过分了。

  “那你想喝点汤吗?我给你煲去。”阿雅说道。她现在整天都觉得很无聊,干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依维斯和西龙对她不像以前大家在不言山的时候那样了,也很少来探望她,而她也大好去找他们,毕竟现在她是有妇之夫了,大家都有点避讳。有时她会回想起以前,天真未泯,无牵无挂,那时是多么愉快,对比现在,太不同了,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甚至越来越经常地陷入忧郁,总是在想幸福就是过去的日子,而现在的日子就像流水般一样,平淡、麻木。

  “哦,不了,不麻烦了。”

  “哦!”阿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其实她是多么想坎亚叫她去煲汤,让她至少有一点事情做做,不至于那么无所事事,停下来胡思乱想。

  “阿雅,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告诉我,怎么了?”坎亚看到阿雅的神色有点落寞,便问道。他又怎么能想到有时候让一个人去为自己做事,而不是让她整天闲着,也是爱她的表现呢?

  “也没有什么,呵呵。”阿雅展颜笑道。

  “你是不是为了星狂带领着‘前进军’打下了你的祖国普兰斯而感到郁郁不乐啊?”坎亚心思一动,问道。

  “不是,这个我早就看透了,反正战争是你们男人的事情,想打就打,想杀就杀,我想什么又于事何补呢?”阿雅叹着气说道“真的不是?”坎亚迷惑地望了阿雅一眼,又低头写起信来。

  “坎亚,最近你在开着什么会?我总是见到很多平时很少见到的人在这里进进出出的。”过了好一会儿,阿雅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又问道。

  “你还没走吗?没什么了,都是很正常的交往,现在我是副统领嘛,难免要忙一点,接触的人也多一些。”坎亚说道。

  “哦,你忙吧,我出去了。”阿雅说着便走了出去。

  坎亚看着她的背影,看样子好像是很想说点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不出一样。

  地府都城巴尼亚卢卡。

  魔皇马拉维召集了魔族里面所有重要的贵族,准备召开魔族大会,现在,随着开会时间越来越接近,绝大部分贵族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开会的地点。

  “自从上次会议上,圣皇和阿尔内特公爵闹翻之后,我们魔族已经很久没有召开这样的会议了。”座上有一个贵族说道。

  “上次大会召开时,晚辈年龄尚轻,资历也浅,没有机会参加,不知道您说的是圣皇和阿尔内特公爵闹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坐在那贵族旁边的一个年纪比较轻的贵族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圣皇与公爵之间的对抗由来已久,但是上一次两个人对抗之激烈是前所未有的。那时,圣皇在会上提出要修整皇宫,还要在他的书房里都镶上钻石,因为圣皇喜欢看书,钻石通过反射烛光可以增加光明。但阿尔内特公爵坚决不同意,直斥圣皇这样做简直是劳民伤财,败坏祖宗基业。双方各不相让,与会的其他贵族也分为两大阵营,一个阵营支持圣皇,一个阵营支持阿尔内特公爵,最终圣皇没能达成自己的愿望,闹得不欢而散。”

  “哦!不过大会就快开始了,阿尔内特公爵现在还没有来,您说他会不会索性不来了?”年纪较轻的贵族问道。

  “圣皇也尚未来到啊,贵族之中的贵族总是姗姗来迟的。”第一个贵族答道。

  “圣皇来了,您看!”年纪较轻的贵族指了指外面,魔皇马拉维正向这边走过来。“这个阿尔内特公爵,还没出现,架子也够大的。”

  “年轻人,饭可以随便吃,话不可以乱说,给人听到了,肯定会惹上大麻烦,还有,圣皇进来之后千万要保持沉默。”

  “是。晚辈一时多嘴,多谢前辈指教。”

  马拉维习惯性地咳了两咳,从门口走了进来,刚才还闹哄哄的会场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了。马拉维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向左右扫视了一眼。

  “阿尔内特这个老家伙没来?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我?”马拉维暗自想道。“不过也好,省得等一会他又碍手碍脚的。”

  “各位,今天我请大家来,主要是想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魔皇马拉维站起来朗声说道。

  “等等。”门外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魔皇的话。

  “公爵。”

  “公爵。”

  在座的贵族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纷纷站立起来,手贴胸膛,鞠躬着叫道。

  来人正是阿尔内特!

  阿尔内特走进门口之后,停住脚步,用眼睛向在座的贵族们示意,接着徐徐地走到自己的座位边,理了理袖子,然后端坐在凳子上面。

  “可以说了。”阿尔内特向马拉维点了点头,仿佛马拉维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兵。

  “各位,长期以来,我们魔族一直都生存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马拉维脸色一片青一片红的,又是愤怒又是尴尬,但还是开口说道。“而人间有阳光,有绿草如茵的草地,有美丽的花朵,万紫千红,五光十色,但这一切都归人,脆弱的人所有,难道你们不觉得很不公平吗?难道你们不想睁大眼睛去外面看一看吗?我们都已经受够了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现在我们要创造历史,重见光明。”

  “重见光明?怎样重见光明?你凭什么?”阿尔内特再次打断马拉维的话,诘问道。

  “而为了重见光明,我们就必须有所付出,人族之所以能生存在这个星球上,享受着本不应属于他们的一切,全都是因为神族在作怪,所以,我们要铲除神族。”马拉维瞪了阿尔内特一眼,理也不理阿尔内特的冷嘲热讽,继续自己的话说道。

  “重见光明?”

  “铲除神族?这可能吗?”

  马拉维话音一落,马上引起了与会者的议论。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阿尔内特见时机差不多了,就站起来大声说道。“想当初我们魔族和妖怪族联盟起来尚且打不过神族和人族的联军,而且还导致了妖怪族的灭亡,现在,我们所谓的圣皇说要铲除神族,我倒想问问,魔族能拿什么去跟他们打?”

  “妖怪王并没有死,他可以帮助我们达成目标。”马拉维大声辩解道。

  “就算他没死,可他能起什么作用?要是他行的话,天上和人间早就是他们妖怪族的了,哪里还用等到现在?”阿尔内特说道。“大家都知道,在人族,他们如果要吓小孩就是用‘狼来了’来吓他们的;而在我们魔族,我们吓幼魔,则是用‘神来了’来作为吓唬他们的工具。试问,一个对神族几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的民族,怎么可能和神族分庭抗礼?”

  “人最后不还是战胜了狼,我们也一样可以赢了神。”马拉维装作满不在乎的反诘道,实际上他心里也没什么底,虽然他知道妖怪王很强,但毕竟神也不弱。

  “那你倒是去赢给我们看看,不要叫我们的族人去白白送死。”阿尔内特微笑道,他觉得马拉维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

  “总之,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加上妖怪王撒马拉的帮助,我们一定可以铲除神族。”马拉维又说道。

  “呵呵,说到底还是要魔族的子民们去打头阵,去送死,我坚决反对。”阿尔内特冷笑着说道。

  “我也觉得公爵的话有道理。”

  “我支持公爵。”

  “我支持圣皇,圣皇陛下万岁!”

  “结局跟上次一模一样。”会议开始之前在跟年轻的贵族说话的那个贵族心中想道。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会议结束之后,马拉维一边走进魔族皇宫,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老东西整天阻三阻四的,迟早我要把他除掉。”

  在会议上,大部分贵族从一开始就持与马拉维相反的意见;而有的本来跃跃欲试,但一听到要铲除神族也立刻泄了气。结果,在最后马拉维和阿尔内特僵持不下的情况下,进行了表决,马拉维再次败给了阿尔内特,而且输得比上次还要惨,支持马拉维的贵族仅仅占贵族总数的四分之一。此次会议过后,马拉维的声望垂直下降到历史最低点。

  “圣皇,为什么事情而恼怒?”马拉维在魔族皇宫里的近臣拉舍尔见他脸色不好,便问道。

  “还不是因为阿尔内特那个老混蛋,三番四次的跟我作对。”马拉维说道。

  “既然如此,圣皇为何不杀了他?”

  “想杀就可以杀的话,我早就杀了,还用你说!”

  “那么,我有问题想问问圣皇,不知道当问还是不当问?”拉舍尔谄笑道。

  “说。别婆婆妈妈的。”马拉维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那就请圣皇恕罪!”拉舍尔弯着腰,拱了拱手说道。“圣皇不敢杀他,难道是他功力比圣皇还高?”

  “当然不是,阿尔内特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圣皇是魔族的最高领袖,功力又比他高,想杀他还不容易,这有什么好为难的?臣下实在不明白。”

  “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他的羽翼遍布整个魔族,虽然我是圣皇,但若论实权的话他比我还要高出一筹,而且他身边总是跟着十个功力很高的侍卫,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我自信可以将他杀掉。但是再加上他的侍卫我就毫无胜算了。”

  “臣下倒有一计,可以将他铲除,不过最终还是要圣皇亲自出手才行。”拉舍尔说道。

  “说来听听。”

  拉舍尔凑着马拉维的耳朵把自己的计划跟他说了,马拉维听得连连点头称是。

  “好!就这么办,你去准备准备。”马拉维最后说道。也正是拉舍尔这一个计策引起了魔族的一场大变动。

  地府都城巴尼亚卢卡。

  阿尔内特公爵一向深居简出,但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每逢星期六傍晚六点他都会在他的十个侍卫的陪同下,到巴尼亚卢卡郊外他妻子的坟墓拜祭。他妻子当年在生小孩的时候,由于难产,母子双亡,从那以后,阿尔内特便郁郁寡欢,并且矢志终生不娶。而因为他妻子死的那天正好是星期六,所以他便形成了以上所提到的那个习惯。

  这个星期六,阿尔内特依例来到了他妻子的坟墓,在那里坐着,时不时说几句话,语气十分温柔,眼神里也充满着浓浓的爱意。看到现在的他,真的无法跟屡次在会议上与马拉维对着干的那个他联系起来。

  那十个侍卫已经跟着他几十年了,这几十年来,他们几乎寸步不离阿尔内特的左右,阿尔内特所做的一切在旁观者看起来也许会觉得十分古怪,但他们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并且,他们都对阿尔内特忠心耿耿,而阿尔内特那种有点病态的“专一”,则更增添了他们对阿尔内特的敬意。

  “有刺客。”一个侍卫向其他九个侍卫打手势道。长期以来,他们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在阿尔内特拜祭他的妻子的时候绝对不去打扰他,也尽量不发出声音。几十年来,他们应付了无数次袭击阿尔内特的行动,都能够做到全身而退,安然无事。每次事后,他们都不会告诉阿尔内特,而阿尔内特也没什么表示,但侍卫们都知道他一定知道。

  “至少有十五个。”领头的侍卫侧耳聆听了一会,也打手势道。

  “是的。”其他几个侍卫也都听到了。

  “你们四个去把他们解决掉。”领头的侍卫打完手势之后,立刻有四个侍卫挺身飞了过去。

  “怎么他们那么久还没回来?”十分钟过后,领头的侍卫打手势问道。这么多年以来他们只试过一次击退刺客要超过十分钟的,那时,他们完成任务的时候刚好是第十一分钟。

  “我们也不知道。”其他几个都是一副无奈的表情,但并不觉得问题有多严重。

  “啊!”一声尖厉的惨叫传了过来。

  “是老七的声音。”领头的侍卫打手势道。

  坟墓边的阿尔内特听到了之后不禁皱了皱眉头,他知道不是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候,他的侍卫绝对不会弄出任何一丝声音,看来这次的对手真的是非同小可。

  “啊!”又一声锐利的惨叫声响起,使人觉得被攻击的人一定很痛苦。

  “保护公爵。”领头的侍卫喊出声来,六个人一起飞到阿尔内特的身边。

  “我们一起去救他们四个。”阿尔内特说道。

  “不,公爵。”六个侍卫异口同声地说道。兄弟在他们心目中非常重要,但他们都知道,只要公爵平安无事,他们的兄弟即使是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跟我走。”阿尔内特说着就向传来声音的那个方向飞去,他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所以他不能丢下刚才那四个侍卫不管。其他六个见状也只好跟在他身后飞了过去。

  “他们在那里。”公爵冲在最前面,所以他第一个看到横七竖八的尸体。

  “七弟,八弟、九弟、十弟!”领头的侍卫飞过去,在十几具尸体里找出他的四个弟弟,只见他们都血肉模糊,死于非命,便强忍住泪水道。

  “敌人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更强更多。大家小心。”公爵道。他已经听到在这周围至少还埋伏了一百名刺客。

  “公爵,请回城。”六个侍卫再一次异口同声地说道。

  “恩。”公爵并没有表示不同意,因为他明白今天如果单凭他们七个,很难从这里逃出去。

  “你们走不掉了。”一百个蒙面刺客把他们团团围住。

  “就凭你们。”话一出口,阿尔内特和六个侍卫就不约而同地飞身而起,向着站在城门方向的刺客冲过去。

  在此同时,一条黑影斜斜地飞过来,举起长剑直取阿尔内特的喉咙,阿尔内特急忙止住脚步,侧身让过,领头的侍卫见来者不善,立刻撇下原先的目标,举刀砍去,并大喊:“公爵快走,我们断后。”

  “好!”刚才一交手,阿尔内特公爵已经深知刚才那黑影的武功要比自己高出很多,如果勉力为之,最多也只能接他三十五招,要是没有这百来个蒙面刺客,自己一个加上六个侍卫应该还能对付他。但现在这种情形,他只能逃跑,只有他们七个当中有一个能逃到城门,搬来救兵,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杀!”三把刀同时直劈阿尔内特的头部,硬生生地截住了他去势,阿尔内特只好身形一错,转身迎敌,这样一来,他又被卷入战团之中。

  那一百来个蒙面刺客武技一般,顷刻之间已经倒下一大片,不过他们的目的在于死缠烂打,为黑影争取时间,死多少个都没什么关系。

  “中!”黑暗中有一个侍卫被蒙面刺客一剑削去了一半脑袋,顿时气绝身亡。

  “四弟。”

  “四哥。”

  其余五个侍卫一边大叫一边挥刀向蒙面刺客斩去,他们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冲到公爵身边,然后让公爵借机逃跑。

  黑影长啸一声,又再度持剑直刺阿尔内特,阿尔内特正被蒙面刺客纠缠,扬起一掌震飞了一个蒙面刺客,眼见避无可避,准备听天由命,排行第六的侍卫正在他的身旁,急速飞身挡在他的身前,用身体替他受了这一剑,一命呜呼。公爵又逃过一劫。

  “保护公爵。”此刻,剩余的四个侍卫无暇再为死去的兄弟哀鸣,只是舞动手中的刀,直杀往公爵身旁。

  “二弟、三弟,你们帮公爵挡住刺客,五弟,你和我缠住黑影。”领头的侍卫大声命令道。

  排行第二和第三的两个侍卫立刻接替公爵,奋力挡住了围攻着他的几个蒙面刺客,而黑影也暂时被领头的侍卫和排行第五的侍卫缠住,阿尔内特则趁机飞身向城门方向而去。

  “那里走?”黑影眼见阿尔内特逃出包围圈,便大吼一声,一剑刺透了排行第五的侍卫的身体,暴起十尺,打算向阿尔内特逃跑的方向追去。

  “圣皇!”领头侍卫辨认出了黑影的声音,大声嚷道。

  原来这人正是马拉维,他听了拉舍尔的计划,来这里谋杀阿尔内特。

  领头侍卫见马拉维轻功了得,自己万万不可能追得到,情急生智,把自己手中的刀向着马拉维扔了上去。

  马拉维正准备飞身急追,忽然觉得脚下有一阵劲风袭来,急忙用右脚一勾,把刀撂开,但因为这一耽搁,身体顿时下降了五尺。领头侍卫见机立刻跳上去,紧紧抱住他的双腿,马拉维猝不及防,心头一凛,用长剑向他的双手削去,但领头侍卫并不放手,只听“咔嚓”两声,两只手被马拉维用剑活生生的砍断了,而断去的双手兀自抓住马拉维的双腿没有松开。

  领头侍卫手腕上的鲜血喷涌而出,顿时昏死在地。

  “大哥!”剩余的两个侍卫兵杀死了最后一个蒙面刺客,也赶快过来缠住了马拉维,只见马拉维轻轻一剑,幻出万朵剑花,两个侍卫兵躲闪不及,只觉得胸口一紧,顿时毙命。

  马拉维流星一般地飞向城门方向,远远望见阿尔内特已经进了城门,并吹响了召集军队的信号,不得不无功而返,他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暴露了,等着他的将是一场大战。

  

第十章 魔族混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