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前方告急

    “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依维斯、西龙、坎亚坐在大厅。

  “依维斯,星狂又打了大胜仗了。现在大军正往提兰驻军方向前进,只要打败提兰,然后再挫败玻利亚,普兰斯就在我们掌握之中了。”西龙说道。

  “不过,玻利亚并非易与之辈。”依维斯答道。

  “是啊!这次我真的有点为星狂担心了,虽然他的确可以算是个将才,也颇有些计策,但毕竟失之浮躁。玻利亚可是个真正的帅才,单凭他能占据普兰斯首都,让几个王子在外面自相残杀就可以略知他手段的高超了。”西龙说道。

  “依我看,星狂对玻利亚真是凶多吉少,当初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西龙,我就是给他压得喘不过气的,此人的确是非同小可。”坎亚说道。

  “恩,大家同门这么多年,我也知道坎亚师兄的军事才能绝对不会在星狂之下,尚且如此遭遇,可想而知了。”西龙虽然对坎亚现在的行径有所怀疑,不过他不会因为自己的感情倾向而否定一个人的能力。

  “那你们说怎么办?”依维斯淡淡一笑,说道。

  “让星狂受点挫折也是好的,省得他过于张扬。”坎亚说道。

  “但我怕如果失利了我军会受到重创,并且导致前功尽弃”西龙面显忧色道。

  “不过目前我们也帮不了他,你说调谁去帮他好呢?根本没有人能帮得了他。而且,我还有一个顾虑,如果派去的人能力还比不上星狂,要是星狂输了,他去了更是白搭。”坎亚说道。

  “坎亚说得也挺有道理的。”依维斯道。

  “依维斯,我倒有一个人选,在我们‘前进军’中最了解玻利亚、而且最有可能打败玻利亚的人就是他了。就是不知道那人肯不肯去、敢不敢去。”西龙故作神秘地说道。

  “谁?”坎亚问道。

  “就是坎亚师兄你了。怎么样,我觉得目前就以你最有这个能力了。”西龙说道。

  “我?西龙师弟,我是跟玻利亚打过仗,不过输给了他,你就别取笑我了。”坎亚说道。

  “坎亚师兄,我绝对不是取笑你的,目前你的确是最适合的人选,难道你不希望报一箭之仇吗?”西龙说道。

  “坎亚,我也觉得你是最适当的人选。”依维斯说道。

  “依维斯、西龙,不是我坎亚不愿意去,实在是太勉为其难了,我自问目前还不是玻利亚的对手,要是输了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更何况,赛亚人这边也需要我的照料。我倒觉得西龙师弟是个好人选,精通兵法、富有韬略,可以跟玻利亚一战。”坎亚说道。

  “赛亚人这边就由依维斯和我暂时管理就行了,而且大家都是‘前进军’,何必分那个地方的人呢?至于我,实战经验尚少,而且很多俗务,我总不能要求依维斯或者坎亚师兄你这样的军事人才来管理这些东西吧?”很明显,西龙是有意激坎亚的。

  “我还有一头家事在这里,西龙师弟。”坎亚只好说道。

  “呵呵,西龙,你就别逼坎亚了,我看星狂能行的,虽然他是浮躁了点,但毕竟现在‘前进军’士气旺盛。”依维斯听到坎亚说到家事就想起了阿雅,便说道。

  “依维斯?”西龙瞪了依维斯一眼,心中知道依维斯对阿雅始终是有一份感情的。“算了,不过,我有种不是很好的预感,大震动可能会接踵而来。”

  “果然,那天那个士兵说得没错,依维斯对阿雅没有死心。哼!”坎亚口中没说,心里却恨恨地想道。而其实依维斯虽然始终喜欢阿雅,不过他对她仅仅止步于关心,并无丝毫的非分之想,但坎亚又哪里能理解这种微妙的感情呢?

  “大震动?”依维斯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他也有与西龙类似的预感。

  圣历2109年2月23日,阿尔内特率军攻下魔族皇宫外城,马拉维困守内城。

  当晚十点,阿尔内特召开了紧急贵族会议。

  “各位,马拉维昏庸无道,残暴不仁,竟然要刺杀我,幸亏我那十个侍卫忠勇非常,拼死保护我,否则今天我也就见不到大家了。”阿尔内特说道。“所以,我请大家来,主要是商讨罢黜马拉维的事情。”

  “我坚决拥立阿尔内特公爵为我们的新任圣皇。”一贵族朗声说道。

  “是,我也支持。”

  在座的贵族纷纷赞同道,而少数反对阿尔内特的贵族知道自己势单力薄,不得不默不作声。

  “慢着。”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响起,与会者都不禁抬头望了望,“什么都没有。”,他们惊愕的眼神透露出同样的信息。

  “我在这里。”这一次所有的贵族都看到了,门口处有一个比地府里的黑暗还要更黑的身影站在那里。

  “你是谁?”阿尔内特大声质问道,那身影散发出的阴气令与会者不寒而栗。

  “末日王。”

  “妖王?你没死?”阿尔内特不禁颤抖着声音说道,他生平第一次感到一股难以表达的惊恐从自己的心上升起:原来马拉维说的是真的,妖王撒马拉没死!

  “哈哈哈,还算你有点眼光。”冰一样的笑声,如同一把尖刀般划过空气,刺透耳膜,在座的每个贵族痛苦得都几乎想捂住耳朵。

  “你想干什么?”阿尔内特毕竟也是一代枭雄,顿了一顿,便定下心说道。

  “我只想问你一句:假如我帮你灭掉马拉维,你帮不帮我灭掉神族?”撒马拉冷冷地说道。

  “哈哈哈,休想!不用你帮忙,马拉维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了,而且,无论如何,我阿尔内特都绝对不会把魔族往死里推。”

  “好!”撒马拉话声刚落,一道寒光从他袖口飞出,阿尔内特大叫一声,倒地身亡。

  从门口到阿尔内特的距离足足有十米,十米之远,取他性命,就如同探囊取物,在座的贵族们不禁大惊失色。

  “还有谁不服气?”撒马拉说道。他的本意是想抛弃马拉维,和阿尔内特联合,因为阿尔内特在地府看起来比马拉维更加得势,谁知道阿尔内特竟然不买他的帐,他也只好不得已而求其次,杀了他,扶马拉维继续做魔族之皇。

  在座的贵族们看到刚才阿尔内特当场惨死的景象,那里还敢说个不字,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那我就当你们答应了。”声音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贵族们抬头看时,已经不见撒马拉的踪影了。

  “末日王,这次多亏了你的帮忙。”马拉维谄笑道。他要是知道撒马拉本来想牺牲他,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嘿嘿,以后整个魔族就真真正正成了你的天下了,你别忘记了对我的承诺。”撒马拉笑着说道。

  “当然不会,灭了神族,我也可以重见光明,这是我一生的理想。”

  “那我就放心了。哈哈哈。”撒马拉的眼中布满了仇恨。

  “哈哈哈。”马拉维也跟着笑了几声。

  从此之后,慑于妖怪王的威力,没有一个贵族敢于站出来反对灭掉神族的计划,魔族在马拉维的领导下一致对外,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对付神族的计划。

  而在此同时神族却还惘然不觉,族长萨迪克遇刺身亡之后,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不理政事,整个神族如同一盘散沙。再加上每个神都要管理一大片土地,平时疏于联络,形势于神族是越来越不妙了。

  云梦国。

  和青被杨秋杀死之后,他的儿子和英继位,成为云梦国的国王。他上任之际,发现他的父亲当时为了对付“决断者”和“死神之吻”的来袭,耗费了大量的金钱和物品,弄得国库空虚,国家元气大伤,人民生活十分贫困。和英当机立断,推行新法,减免税收,鼓励耕种和商业贸易,并且和周边的国家如柔里、高潭、裕远都建立了合作关系。几年过后,百废俱兴,云梦国人民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而人民也都交口赞扬和英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明君,庆幸自己能够生长在这个国家的这个时代。

  然而,最近发生的事情似乎使和英在云梦国人民的形象垂直下跌。首先,他颁布命令增加税收,理由是要提高军队的给养,以便更好的保护国家;其次,他征集了很多青、壮年人加入军队,目的据说也是为了保家卫国。

  没有人知道和英为什么转变得这么快,这十几年以来,军队的概念似乎已经渐渐淡化了,而现在国内并无战争,边境也没有发生什么战事,却突然宣布扩兵。在云梦国的人民眼中,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是侵略别人要么是反侵略。云梦国的人民开始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十几年前的遭遇的一切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十几年前的苦难岁月他们都历历在目,而大部分人,心中只但愿能维持现状,过无忧无虑的日子。

  每一个生长在云梦首都青阳的人,只要不是足不出户的话,都会发现这几天城里突然多了一些陌生人。他们身穿衣甲,戴着头盔,并且用面罩遮住了脸庞,青阳的人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来自何方、要干什么。只知道他们身上散发出腾腾杀气,而且寒气逼人,一靠近就忍不住要打冷颤。

  这一切,整个云梦,也许只有一个人知道其中的奥秘,那个人就是国王和英。几天前他见到了一个蒙面人,那个人悄然无声地潜入他的宫殿,在他即将要更衣就寝的时候,突然冒出来问了一句话。就是这句话改变了整个云梦国的局势,和英那时被吓了一大跳,但当他听了那句话之后,他浑身充满了力量,激动使热血涌上了他的脸庞。

  “你想统一天下吗?我可以帮你完成。”蒙面人就是这样问的。

  “想。”和英记得自己当时是这样答的,说出这个字时,他的语气十分坚决。

  裕远国。

  圣历2109年2月25日,裕远国的大王子耶律齐一早起来就接待了云梦国国王和英派过来的使者,使者跟他说,和英的女儿和双将嫁给柔里国王子,要和他解除婚约。这个消息对于耶律齐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没有人能明白和双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更没有人明白和双和他之间的感情。

  耶律齐脑里一片混乱,他生来幸福,从不知道什么是悲哀。但他只知道如果这件事情成为现实的话,他的生活就将从此划分成两个阶段:和双嫁之前与和双嫁之后。他实在无法理解和英为什么要拆散他们,不过,在平静下来之后,坚强的他还是决定去云梦国,找和英问个清楚。

  没有告诉任何人,经过四个昼夜的不停赶路,途中换了五次马之后,耶律齐终于来到青阳。一走进青阳之后他就发觉,青阳变了,跟上次他来的时候感觉大是不同,虽然他也说不清楚具体上有什么不同。他牵着马,跌跌撞撞的走到皇宫门口,请门卫进去通报一声。

  “我不认识你,你不是裕远国王子。”以往跟他很熟络、每次他来的时候都拼命巴解他的门卫这样说道。

  耶律齐起初以为是自己这几天没休息好,脸上又有很多尘土、污迹,所以门卫认不出来。但是当他跑去客店洗脸、穿上光鲜亮泽的衣服再次来到门口时,门卫却依然对他说:“我不认识你,你不是裕远国王子。”此时,他终于明白了,和英不愿意见他。他三拳两脚把门卫打倒在地上,冲了进去。

  “站住。”耶律齐听到声音之后收势不及,一头撞在一个蒙面人的身上,并且仿佛有一种力量推他回来。

  “给我出去,国王不想见你。”蒙面人全身皆黑,连声音也让人联想起黑夜,那么幽冷、冰寒。

  “我要进去见国王。”耶律齐不禁不寒而栗,但他依然朝他扑去。

  和上一次没有什么区别,耶律齐再一次撞在他身上,被硬生生地弹了回来,他站定之后,望向蒙面人:依旧站在那里,仿佛动都没动过。

  “我要进去见国王。”耶律齐咬牙切齿道,第三次向他扑去,这一次他学聪明了,中途急速变向。

  但,他依然象扑到一堆棉花上,无处着力,又一次被弹了回来。

  这怎么可能?耶律齐愕然地看着前面那个蒙面人,他还是纹风不动 “我就不信这个邪!”他拔出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犹如一脚踏空,陷入泥潭般,他的剑竟然象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他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只是,蒙面人仍然岿然不动,他的前面并没有什么东西,有的仅仅是一堆空气。

  “我被空气困住了?”一刹那之间,他的脑子里布满了问号。“还是我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让他进来。”正在这时,和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耶律齐抬头一望,蒙面人已经不知道去向了。

  耶律齐走了过去,跨过了三道门槛之后,他终于见到和英。很奇怪,和英依旧是那么和颜悦色,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他的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种令耶律齐感到陌生和极端不舒服的东西。耶律齐记得小时候和英抱过他,他摸过和英的眉毛,他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眉毛。

  “和叔叔,你为什么要阻止和双和我结婚?”

  “因为你手头上没有东部最强的骑兵。”和英微笑着说。

  之后,里面发生了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只是,从这天开始,整个东部大陆都开始盛传一个消息——“耶律齐疯了!因为,云梦国公主要另嫁他人,从云梦国出来之后就疯了。”

  所有的人都认为耶律齐疯了,和英是第一个说他疯了的人,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了他的看法,到最后,就连耶律齐的父母、兄弟也一致承认,因为耶律齐胡言乱语,对别人说:“和英被蛊惑了,东部世界即将有大难,!”

  “可怜的孩子,疯了,疯了,就这样疯了。”他的父亲老泪纵横地说道,他本想把皇位传给他,但现在看到他成了这副模样,那感觉又何止是痛心疾首!

  和双也觉得耶律齐疯了,一定是疯了,她已经平静地接受了嫁给柔里国王子的命运,平静地把以前跟耶律齐的山盟海誓置诸脑后。人,就是这样善于遗忘,善于适应环境。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不会认为耶律齐疯了,只有一个人还愿意承认耶律齐不但没有疯,而且还是东部世界最清醒的人,那个人就是耶律齐自己。可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他,没有人会相信一向贤明的云梦国国王会被蛊惑,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拿着剑来铲除这些妖魔鬼怪。但他现在只能沉默,沉默。他不想再说以前的事,也不想再记起以前的事,没有回忆的人才是最快乐的人。

  罗丝维特城,地处“永久中立之地”的北部,为兵家必争之地,“前进军”北部兵团由风杨率领驻守在这里。雷克纳接手后的断天盗贼团就在附近活动,虽然一直以来雷克纳对罗丝维特城蠢蠢欲动、虎视眈眈。但由于罗丝维特城地势险峻,易守难攻,雷克纳的兵力又仅仅有三十万之数,而且真正具备战斗力的不过是十万而已,其他的都是些老弱病残之类,派不上什么用场。加之风杨声望在外,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所以一直以来,雷克纳也不敢有所动作。

  罗丝维特城分为内城和外城,在外城的进口处还有一道山谷。两边山峰高耸,如果敌兵从下面经过,则可以在上面布下伏兵,等敌兵一到,即发动攻击,箭、石头、树木等等都可以用来作为兵器,是一道天然的屏障。罗丝维特外城也几乎是天然生成,建造的时候,只须凿开灰岗岩石造一个门,然后便有了一副城墙的模样。而内城虽然是人工所造,但因地取材,城墙也都是用最坚固的巨石堆砌而成,敌军如到此地,看到此城高耸入云,势必望而生畏。

  沉睡中的风杨再一次被擂鼓声惊醒。已经连续几个晚上了,对方一直在试探,却就是不靠近。风杨照例穿好衣服起身,走到索特睡觉的地方,刚好看到索特翻了一个身,用被子塞住了耳朵,打算继续睡下去。

  “索特,起床了。敌军来扰。”风杨推了推索特道。

  “哎,他们不会来的,都好几天了。”索特迷迷糊糊地说道“只是扰敌之计,我们不用理他。”

  “索特!你给我起来。”风杨厉声说道。“你觉得你对得起你肩上的徽章吗?”

  “风杨团长,我……。”索特连爬带滚地起了床,红着脸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只好尴尬地跟在风杨后面一起来到城墙上。

  “索特,叫士兵们准备出击,雷克纳这次真的来了。”风杨看了看说道。

  “好。”索特精神一振,刚才给风杨训了一顿,现在正好找机会立功补过。

  圣历2109年2月26日凌晨五点开始,风杨的军队与来犯军队激战了三个小时之后,双方伤亡惨重。

  “一定埃南罗人来了,埃南罗人和雷克纳的联军。”风杨见到对方的势头凶猛,自己的军队已经大约有十五万人阵亡,而对方则大概有四十多万了,便站在城头大呼道:“收兵回城。”

  对方紧追不舍,在山谷处被埋伏在山峰上面的士兵用石头击退。

  风杨随后即命通信营与总部联络,告急求援。

  “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

  “总统领,北部兵团遭到埃南罗和雷克纳联军的攻击,情势十分危急,请看信条。”白木在收到信鹰带来的紧急战事信笺之后立刻飞奔着来报告依维斯道。

  “风杨告急,”依维斯接过信条看完之后又把它递给西龙。“十五天之内要赶到罗丝维特城,不然他就不得不弃城而逃。”

  “哦?怪不得那天我们都感到即将有大事发生,原来就是这件大事。”

  “恩,叫坎亚副统领过来商量一下。”依维斯大声对门外的侍卫下令道。

  “叫他?”西龙疑惑地问道。

  “是的,看来这次要我去了,西龙,你跟我一起去。”依维斯侧着头想了想便说道。

  “不过,我始终担心坎亚,留他在大本营,万一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西龙说道。

  “呵呵,不管如何,当务之急就是去帮风杨解围。”依维斯笑着说道。

  “恩,那好,我跟你一起去,你走了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西龙想了想便说道,其实他心知依维斯是担心他在这里和坎亚闹矛盾。而这一次他也不敢建议让坎亚率兵前往支援了,因为罗丝维特是“永久中立之地”在北边的唯一屏障,要是坎亚真的有心背叛,前后一夹击,拿下罗丝维特。然后再与雷克纳和巴蒂的联军一起挥军进攻“永久中立之地”,那么“前进军”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就很可能毁于一旦了。

  “依维斯,风杨被围了?”一会过后,坎亚走进来说道。

  “恩,我准备去支援他。”依维斯说道。

  “坎亚师兄可以做很多事情了。”西龙不冷不热地说道。

  “应该的,我是副统领,当然要做很多事情。”坎亚虽然听出了西龙话里的讽刺意味,不过也只好当没听见。

  “总部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坎亚。”依维斯说道。

  “那你准备带多少兵马过去?”坎亚问道。

  “兵不在多,二十万就够了。”依维斯说道。“西龙,你马上去传令士兵们作好出征的准备,明天凌晨六点出发。”

  “好的。”西龙应声而出。

  第二天一早,依维斯和西龙带着二十万士兵浩浩荡荡地开向罗丝维特城。

  

第十一章 前方告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