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援军?!

    圣历2109年3月9日早上八点,罗丝维特城。换在平常,守城的士兵肯定正在为怎样打发这些无所事事的日子而发愁。不过近来,过去那样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天空上没有一丝云朵,他们感到空气十分凝重,太阳若隐若现,好像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面纱。就这个季节而言,冬天刚刚过去,万木逢春,本该呈现出一片赏心悦目的景象才对。

  “连日战斗,好累啊!”一个士兵开腔说道,“我总觉得今天的天气怪怪的,好像有不平常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嘿嘿,你整天都说有事情发生的了,有哪一天没事情发生呢?比如现在我们就在这里巡逻,等一会我就要去吃饭,接着,换在平常就应该是去睡觉的时候,但现在改变了,等一下他们又要来攻城了。这都是所谓的事情啊。”第二个士兵看来是平时听了很多第一个士兵没话找话说的论调,所以听了第一个士兵的话之后,便冷讽热嘲道。

  “不是呢,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往常我那是无聊,度日如年,所以随便找点话说说,解解闷,但今天真的不同了。”第一个士兵略显尴尬地辩解道。

  “噢,不同,今天早饭我比昨天多吃了半碗,事情也就不同了,嘿嘿。”第二个士兵继续嘲笑道。

  “唉,你们争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有什么用呢,我只希望赶快击退敌军,赶快结束战斗。”第三个士兵插嘴道。

  “是啊,以前整天觉得无所事事,现在战争一开始,才知道那些日子真比黄金还弥足珍贵。”第四个士兵也赞同道。

  确实,作为士兵,大多数时候,心情确实是很矛盾的。没战事的时候,要为打发无聊的时日而发愁。虽然每日都有必要的训练,但是毕竟还有许多时间需要消耗掉,而且训练的日子天天如是,刚开始或许还有些新意,但时间一久,就度日如年了。

  况且,有时会觉得在操练场练习的那些内容,到了战场也许派不上什么用场,因为在战场上人家不会给你必要的思考时间,也不会预定动作。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在战场上你经常要面对的是一群敌人而不是一个两个敌人,你经常要戒备着随时有可能向自己射来的箭、随时可能向自己刺来的枪、劈来的刀;而要是有战事的话,时刻有生命危险,自然又有了其他的忧虑。他们现在,担忧的当然是后一种问题。

  “噢,你们啊!有那么多力气吵架,不如留起来杀敌立功。”第三个士兵又说道。

  “哎!”过了一会,四个士兵一起叹气道。

  “不过,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到真正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肯定要出去拼搏,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辞。”第一个士兵说道。

  “是的。”其他三个都点头说道。叹完气总要面对现实才是。

  随着一阵阵战鼓声的响起,雷纳克和巴蒂整理好队形,他们的士兵们在盾牌的掩护下,开始攻打罗丝维特城的内城。

  “今天,罗丝维特城里,将不会有一个敌军生存下来。”雷克纳手指天空大声喊道。

  弓箭手开始向城头发箭,顷刻之间,呐喊声、惨叫声、哀鸣声、箭矢划破空气声便充斥了整个战场。

  站在罗斯维特城墙上,风杨十分镇定,他面无表情的望着城下蜂拥而来的敌军。只要再坚持四天就可以完成自己的目标了,罗斯维特内城虽然比外城面积要小很多,但是高、厚,而且还更坚固,所以他根本就不担心这个城堡会被敌军在一两天之内攻破。要想攻破这个城堡,在正常的情况下,以双方的兵力而论,他觉得至少也要六天时间,也就是说,如果风杨坚持下去,他甚至可以“超额”完成自己的既定目标。

  不过,令他担心和烦恼的是,自己的军队已经伤亡很重,士兵们的士气也有所削弱,此战过后,北部兵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元气。

  这个时候,埃南罗和雷克纳联军把一架架云梯斜靠在内城城墙上,士兵们争先恐后,蜂拥而上。

  风杨一声令下,城头的士兵们从城头泼下热得滚烫的石灰水,很多敌军的士兵爬到中间,被石灰水一淋,痛得忍不住一松手,从半空中活生生的掉下去,死于非命。但也有的即使被石灰水浇到,也死死的抓住云梯,努力往上爬。还有扔大石头的,把攻城士兵砸得头破血流的。整个战场上惨叫声此起彼伏,真是惨不忍睹。

  “他们好像是不要命的一样。”索特忍不住说道。

  “他们不要我们帮他们拿掉。”风杨略显幽默地说了一句,但神色却很凝重。

  “撞破大门。”巴蒂命令道。

  几百个士兵抬着一根大木头,直往城门撞,一次又一次,城门在猛烈的撞击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嘿嘿,他们可不知道内城的城门是用精挑细选的大理石造出来的,甚至比城墙还要更为坚固。”索特微微一笑道。

  巴蒂和雷克纳确实都不知道这一回事,虽然他们也风闻这个城门非常坚固。确实,只要是人,谁会在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想到这个问题呢?

  “纹丝不动?”雷克纳看到大门好像没什么反应,不禁诧异地向着巴蒂说道。

  “放弃撞门。”巴蒂见状便下令道,接着又对雷克纳解释说:“看来这个城门是用特殊的材料制造的,而且应该已经被封死了。”

  “我想也是,不然在几百个士兵的激烈撞击之下早就破了。”雷克纳点头表示同意。

  城墙上的尸体又开始越积越多,“前进军”的士兵连眼睛现在都几乎成了两个红色的窟窿。他们仿佛听不见对方士兵的哀鸣,甚至看不到自己的武器在对方身上划出的口子,感受不到对方身上喷涌而出的热血洒在自己脸上。

  但,他们还没有忘记、还依然知道怎样杀死敌人,他们已经把杀人当成了一种习惯动作。大刀、长枪,在一片充满血腥味的空气中穿梭不已,在血与肉之中进进出出。

  “不行,我爬不动了……”一个攻城的士兵两股颤颤地嚷道。话音刚落,城墙上伸出一支枪,狠狠地捅入他的身体,又很快地抽出去。那攻城的士兵一时还没有松开抓紧梯子上的双手,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讶异,嘴角往上拉了一拉,好像是想笑,但却笑不出来。他并没有看清楚杀他的人的容貌,他感到对方的脸孔越来越大,越来越模糊,越来越类同于一片庞大的亮光。最后,他从半空中掉了下去,趴在地上,一只手被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另一只裸露在空气中,兀自微微颤动。一个攻城的士兵踩过他的背脊,他的手最后一动,终于永远的静止下来了。

  “风杨团长,有士兵报告说我们的援军快到了,现在离城不到五百米。”索特兴奋地望着正在大声指挥的风杨报告说。

  “知道了。”风杨侧过头不以为意地答道。他心中以为所谓的援军其实不过是他昨晚命令一个亲信,让他带领大概几千个老弱残兵和一些羸弱的马匹出城的那些。

  风杨当时嘱托他们要偃旗息鼓不动声色地从侧门出去,然后在第二天两军开战以后,再大张旗鼓地回来,给敌军一种心理上的压力,让他们以为“前进军”的援军已经来了,从而斗志大减。也就是说,这是风杨的一个疑兵之计。

  “你早就已经知道了?”索特简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了,虽然通讯营的消息说总统领依维斯将在近日到达,但是毕竟没有确切的日期,心想:莫非风杨在帝国士官学院学过占星术,能够未卜先知,不然他为什么显得如此不在意,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是的,其实‘援军’是我昨晚安排出去的。”风杨点头说道。心想:象索特这种头一触碰到枕头就会发出鼾声的人,当然不会察觉到有人出城了,头脑单纯自然也有其好处,至少可以不用受失眠的折磨。

  “啊?不,不是,是西龙来了啊!”索特大声嚷道。难得给自己抓到了风杨的一个谬误,他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典型的小人得志。

  “西龙?真是西龙来了。”风杨兴奋得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主帅的身份,就差一点就跳了起来,“在哪里?在哪里?”

  “士兵们,我们的援军来了。” 紧接着风杨朗声喊道。同时心想:可真是太凑巧了,早知如此,自己也不用花费那么多心机了。

  听到这句话,苦战中的“前进军”士兵们士气大振,而攻城的士兵则气焰消沉了不少。

  “是的,是先锋部队,五万,由西龙率领。总统领依维斯的大军在后面,可能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到达这里。”索特得意洋洋地说道。

  “怪不得这么快。”风杨说道,“那还不去后面的大门迎接西龙进城。”

  “是,属下这就去了。”索特满面春guang地说道。打仗打了这么久,他也就今天最高兴了,那神情好像是一个打了无数年光棍的汉子,突然得到女子的垂青一样。

  “风杨。依维斯在后面,那兰罗和白木也跟他在一起,这一次他们都随军来了。”西龙跟在索特的背后,在城墙上看到风杨,就走上前用力摇了摇他的肩膀。他们已经许久不见了,虽然以前交情只能说是一般,但在这种大敌当前的情形下,他还是显得很开心。

  “西龙。”风杨瞧了瞧西龙,觉得他好像成熟了不少,心中虽然也很激动,不过突然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埃南罗和雷克纳的联军就在下面。”

  “噢,我当然看到了,哇塞!黑压压的一大片。风杨,看起来情形尚可哦。让我带来的士兵们现在就上来帮忙吧,如何?”西龙望了望自己身后跃跃欲试的士兵们,说道。

  “当然好了。不过你们经过这么多天的行军,可能也很疲累,不用先休息一下吗?”风杨答道,“有人帮忙,作为守城士兵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要说疲累,你们守城比我们累多了,我们那相当于是游山玩水。”西龙笑嘻嘻地说道。同时向身后挥了一挥手,“上!”

  这两个人也太有闲情逸致了,在战场上居然还在互相谦让,而西龙竟然还开起了玩笑。简直是太不将敌军放在眼里了。不过,在双方战场上此刻最有兴致的人还要算索特,他还在为刚才那些在旁人看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陶醉不已。

  “‘前进军’好像来了援军。”雷克纳看到自己的士兵好像越来越冲不上去,而对方城头又多了一面旗帜,便说道。

  “应该是,不过也不排除是风杨用疑兵之计。”巴蒂说道。

  “不好了,西龙来了。”巴蒂和雷克纳正拿捏不定的时候,一个前方退下来的士兵上前报告道。

  “别紧张,知不知道人数大概有多少?”巴蒂望了望那个士兵,对这个消息他自然是不感到意外。根据他的计算,对方的援军在这个时候也该来了,他原先也想要速战速决,怎奈战争这种事情不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急也急不来。

  “好像有十来万。”那士兵答道。很明显,凭他的鉴别能力,处于城下,他还估计不出对方的士兵人数,只是感觉好像突然城上的人气高了很多。而既然巴蒂问到,他又不好说不知道,便随口捏造了。

  “十来万?”雷克纳笑道,“不大可能,前几天我们在‘永久中立之地’的间谍说‘前进军’大概只有二十来万来支援这里,并且领军人物是依维斯。西龙带领的大概是先头部队,不可能有占总数一大半之多。”

  “噢,照常理来讲,五、六万倒是差不多。”巴蒂接茬道。

  “不过,如此一来,我们的士气必然受到影响。”雷克纳皱着眉头说道。

  “他们有援军,我们也有。”巴蒂说着转向后面挥了挥手,“大家给我上!”

  巴蒂和雷克纳心里都明白依维斯大军随后也将来到了,如果不在他来到之前先打沉他的先头部队,那形势将对己方大大不利。

  这次攻城大战从当日早晨一直打到次日下午,随着守城士兵发出的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喊声:“总统领。”宣告依维斯已经到达了罗丝维特城,才总算告一段落。

  在那个时候,城下的埃南罗士兵知道是依维斯来到了,竟然不约而同地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和意料不到的举动:肃立,然后手抵额头,敬礼,并大声叫“总教练”。

  城上城下由此一片寂静,双方士兵竟在不知不觉之间达成了默契,片刻之前的刀光剑影在一瞬间消弭无形。若是有人恰好路过这里,假使不看到城墙附近的尸体和血迹,见到这种情形也恐怕会猜想这是在举行一场阅兵仪式,而不是在进行血腥的战争。

  原来,埃南罗的士兵绝大部分是帝国士官学院毕业的,恰好也是属于当初依维斯在那里担任武技总教练兼青年近卫军总指挥官时的那几届。在那段时间里,他们已经养成了见到依维斯就敬礼的习惯。即使是现在置身于战场之上,即使现在成了敌人,但也不会忘记向上级表达敬意。

  而且,埃南罗的士兵们大部分都把依维斯当成了自己的偶像,虽然埃南罗当局对这种现象屡次禁绝,但士兵们大多阳奉阴违,在私底下,他们仍然狂热的崇拜着依维斯。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容易盲目的崇拜某些东西,有时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停下来了?怎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雷克纳诧异地问巴蒂道。

  “呃……”巴蒂感到这个问题很不好意思向雷克纳解释清楚,脸上略显出尴尬的神色,“依维斯以前是埃南罗帝国士官学院的总教练,所以……”

  “哦?”雷克纳还是暗自称奇,居然可以这样子,他这一辈子还是第一遭听到并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心里想:依维斯难道真如传说中那样神奇?不会吧,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发梦。

  “……”巴蒂无奈的笑了一笑。那笑容好像是用纸硬贴上去的,十分勉强。没办法,出了这样的事情,不管原因是什么,自己的士兵向敌方首领敬礼总是令人难堪的。

  “看来也只好收兵了。”雷克纳笑道。心想:这就是所谓的“正规军”。

  “在这里打下去我们也占不了便宜了。”巴蒂答道,“等等,好像我们的士兵都敬礼了。”

  “是啊!”雷克纳望了望,城下黑压压都是一片敬礼的手势,他不禁露出了惶惑的表情。连他那些缺乏正规军事训练的士兵居然也跟着敬礼,而且是向着一个跟他们可以说是素昧平生的人敬礼。

  真是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他们可从未如此整齐地向着雷克纳做过类似的动作。看来敬礼也象流行感冒一样,带有传染性。

  自然,这样的仗还怎么可能继续打下去?双方的士兵都仿佛给人使了定身术一样,动也不动。无可奈何,雷克纳和巴蒂只好苦笑着下令退兵到五十里之外。

  “要不要追击他们?”索特看了看依维斯、西龙、风杨等人,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当然是……”西龙看到索特那猴急样子,忍不住抢先说道,“不追了。”

  “噢,这样的情形我们去追击他们似乎有违道义。”风杨也说道。

  “哦。”索特一脸失望的表情,同时拿眼睛瞄了瞄依维斯,盼望他说句话。

  “让士兵们都去休息。”依维斯开口说道。

  此时,时间大概是下午五点了,阳光异常猛烈,至少,对于阳春这种乍暖还寒的天气来说,这样的阳光是百年难得一遇的。

  依维斯站在城墙上,衣袂飘飘。尸体腐烂散发出的恶臭愈发厉害了,依维斯皱了皱眉头,脸上浮现出怜悯的表情。他看到空气中有苍蝇在飞来飞去,发出“嗡嗡”的响声,它们金色的翅膀闪出耀眼的光辉,时而停留在尸体上面,时而叮在城墙上的血迹上,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心中不禁想道:也许,它们是对这人世对这些在血红的世界感到好奇和不解吧。

  “为什么要战争?”依维斯又开始被这个问题困扰住了,“即使是为了解放全世界,牺牲这么多活生生的生命,即使解放了又怎样?解放其实也是把很多人推进水深火热,甚至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依维斯陷入了自相矛盾之中,本来好像已经很牢固的为了解放全世界而要有所牺牲的念头又有点动摇了。这种牺牲大到了令依维斯有点难以接受的地步。在半兽人那里,他看到了受苦的人们,令人感到呼吸困难、窒息;而在这里,他看到的是许多没有了生命的躯体,让他感到惨不忍睹。

  “依维斯,你在想什么?”一旁的西龙看到依维斯在那里傻站着,便似笑非笑地问道。

  “呃……没什么。”依维斯回过神来,说道。

  “今天这个风头你可出大了,现在大概是在陶醉吧。”西龙心中知道并非如此,却故意说道。

  “呵呵。”依维斯微微笑了一下,这个西龙,似乎无论什么情况之下都不会忘记开玩笑。

  “我知道,你是在想某人。”西龙又张嘴说道。事实上他自己此刻正在想“某人”,却偏偏要找别人来做借口。

  “倒不是。”依维斯有一搭没一搭地答道。心里却不禁想:不知道阿雅现在怎样了。依维斯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阿雅,他的头脑已经习惯了在想念阿雅的同时思考其它问题了。

  “哦。”西龙若有所思地说道。仿佛猜到了依维斯除了想阿雅之外,还在想些什么。

  “其实我是在想解放全世界这个构想是否真的是那么美好,值得我们去为之努力。比如今天,这里死了那么多的人,我们这样做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对的?”依维斯沉吟道。

  “成功了,有利于千秋万代。”西龙答道,他觉得自己的想法隐约也有点模糊了。

  “千秋万代?其实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今天我们解放了全世界,也许明天就有人又开始搞分裂了。而且,解放对某些人来说,会不会是另一种形式的压迫和束缚?”依维斯郑重其事地说道。

  “好孩子,别像个哲学家一样,你想太多拉,会把脑壳想坏的。”这是一个可以说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西龙只好嬉皮笑脸地岔开话题,说道。

  依维斯嘴角拉了拉,不置可否。

  “噢,我也想过,但作为将领,我只负责指挥士兵打仗,其他的也只好忽略不管了。但是今天是他们来侵犯我们,我们是被迫反抗的,说起来并非是在‘解放全世界’。”风杨表情严肃地说道。

  “我?我只知道要拼命,在战场上不是杀死别人就是给人杀死。”索特看到他们三个人的眼睛都看着自己,便红着脸说道,“这么深奥的问题,我实在想不过来。”

  “哈哈哈!”听到索特如此率直单纯,其他三个人一齐笑了起来。

  “总统领,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过了一会,风杨问道。

  “你对这里的地形最为熟悉不过了,而且又有与他们对阵的经验,不必谦虚,你说说你的计划吧。”依维斯侧过头说道。

  “依属下所见,雷克纳和巴蒂现在必定不敢再来攻城了,但会一直驻守在周围。为今之计,我认为,我们应该略微休息整顿几天,然后主动挥军进击他们,给他们以沉重的打击,让他们不再在周围虎视眈眈,不再能对我们构成威胁,退回他们各自的地盘。”风杨有条不紊地说道。

  “风杨所言极是。实力是行动的基础,现在我们军队的兵员跟他们相差不大,而且其中有二十万人是生力军,主动进军对我们相当有利,改变战局就在此一举。我们还可以在打败他们之后,乘胜追击,直取埃南罗。”西龙侃侃而谈。

  “那就先按照风杨说的办。”依维斯说道。心中也知道风杨毕竟是埃南罗人,抗击埃南罗军队已经是十分无奈之举了,叫他主动提出去攻打埃南罗就太难为他了。而西龙就不同了,曾经为佛都出生入死,结果却换来了他的猜忌。要不是巴罗私自偷偷地放了他,恐怕他早就成了佛都的刀下冤魂了,对埃南罗自然是有一股怨气了。

  “是。”风杨垂首答道,接着离开了城墙,而索特也跟在他后面,走了。

  “我也去安置一下。”西龙望了望依维斯。

  “噢。”依维斯点了点头。

  城墙上只剩下依维斯一个人了,哦,不对,严格来说,应该是只剩下他一个活人了,因为周围还有横七竖八的尸体。

  依维斯极目远眺,落日一点一点地向着西方下沉,旁边红色的区域越来越小了,有时风吹过去,把笼罩在太阳上面的乌云拂散,落日刚刚沉下去的那一部分又裸露出来。那动作令人想起水里的鱼在尝试着咬钓钩上的饵,但又没有上钩时的情景,把水上面的浮标弄得沉下来又浮上去。

  太阳周围的云越来越黑了,就像一堆火即将燃尽,火花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一堆黑灰。

  终于,太阳彻底地沉没下去了,大地一片黑暗,蚯蚓“叽叽”的叫声更衬托出夜晚的寂静。依维斯蓦然想到,自从当了总统领以后,自己已经许久没有仔细观看过落日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这一刻,依维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一个诗人的诗句。

  

第二章 援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