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请君入瓮(全)

    当晚,可约、提兰、帕潘早早就带领着士兵埋伏在前几个晚上维拉经过的地方,一心只等星狂他们出现。士兵们也大都窝着一肚子火,给维拉他们吵吵闹闹谋杀了许多宝贵的睡眠时间,个个心里都恨不得把那帮敲锣打鼓的人拿下来剥皮煎骨。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是夜晚零点了。此时,虽然已经是三月底了,冬天已经过去,春天来临,天气回暖。但是在荒山野岭的夜晚,仍然是寒风刺骨,士兵们因为身上穿了紧身衣甲,所以里面穿不了太多的衣服,而衣甲对抵挡刀枪还有点用处,但是对御寒却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有很多禁不住寒冷,已经不停地在颤抖了。

  “妈的,怎么还不来?”等到大约凌晨一点的时候,有人小声地骂道。

  “给我住嘴!”可约听到之后便小声斥责道,其实他自己心里也着急,也在暗暗地骂娘。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帕潘说道。帕潘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撤军。

  “没办法也得等啊!”可约说道。他可没有那么容易就放弃,好不容易把帕潘拖到这里来。

  凌晨两点,维拉他们仍然没有出现,可约、提兰、帕潘都开始打退堂鼓了。

  “大王子,看来他们今晚不会来了。”帕潘小声说道。

  “也说不定,我就怕我们一回去,他们就出现。”可约说道。

  “那就再等多一会?”帕潘说道。

  “我就是这样想的。”可约说道于是他们继续趴在那里等。此时露水湿重,有些士兵开始小声地打起喷嚏。

  “我们还是撤吧?”帕潘说道。

  “好,看来他们是不会来的了。”可约狠狠吞了一口唾沫,无可奈何地说道。

  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们才终于下定决心带着士兵们垂头丧气地走回营地。

  凌晨四点,帕潘的士兵刚刚回到自己的营地,而可约和提兰的士兵则大多刚躺进营帐里睡觉了。

  “咚咚咚!”喧闹的锣鼓声又开始响了。帕潘只好又重新召集所有的士兵进发到可约和提兰的兵营。

  “帕潘,我看他们都是虚张声势,不如你我各自带领军队分两路包抄过去,把他们收拾掉,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当帕潘到了可约兵营的时候,可约早已列阵在那里等候“前进军”来临,见到帕潘,便朗声说道。

  “我要请示玻利亚元帅才能做出决定。”帕潘说道。他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不如,我们派士兵去告知玻利亚元帅,叫他派援军随后过来,我们杀过去。现在,我和你的士兵总数已达六十万了,在人数上我们也已经占了上风,何必怕星狂?”可约怂恿道。

  “不过,士兵们彻夜没睡觉,大都疲累非常,现在杀过去也不是最好的时机。”帕潘望了望他的士兵,见到他的士兵们很多还在掩着嘴巴打呵欠,便说道。

  “但是这样下去,我们是一天比一天没精神,因为他们不会放弃骚扰我们的,而我们又不敢大意,因为虽说前几次都是虚张声势。但,万一有一次他们是真的过来攻打我们,而我们又没防备,那我们就要吃大亏了。”可约说道。他只想尽快跟星狂决一死战,尽雪前耻。

  “总之,没有玻利亚元帅的命令,我不敢擅自出击,出了事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帕潘摊牌道。玻利亚叫他一遇到星狂的大军就撤退,他可不想跑上去“迎接”星狂,然后再跑回去。

  “那你可别忘了,我们可是相当于盟军一般的关系。”可约怒气冲冲地说道。

  “大王子,既然是盟军就该每件事情大家都达成共识,而不是固执己见。”帕潘反驳道。

  “我并非是固执己见,而是着急,算了,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好了。”可约说道。心想,现在玻利亚号称有军队一百万,而我们只有二十万,他们才是主要军队,我还是忍耐一下为好。

  “星狂团长,前几次是扰兵,我们大鼓大锣的过去,还说得过去。但这一次我们全军出动,还弄出这样的声势,你不觉得会出问题吗?”菲雅克问道。

  “放心,他们现在还摸不准我们是真进攻还是假骚扰。而且,经过我们这几天以来的不停折腾,我相信他们现在精神肯定很低落,我们正好放手一博。”星狂胸有成竹地说道。

  “我还是觉得这样很冒险。”沉思良久,菲雅克说道。

  “打仗肯定是要冒风险的。”星狂说道。

  “维拉将军呢?”菲雅克终于发现维拉不在军队里了。

  “嘿嘿,他已经绕到可约、提兰兵营到比利亚丽的必经之路埋伏了,这次我们务必要赶尽杀绝!”星狂做了一个切东西的姿势道,“听着,胜败在此一举,我们的先锋队要以最快的速度切入阵营,先锋队由我率领。四王子,后部军队就交给你来负责,也务必尽快赶到。”

  天空越来越明亮,两边的军队也越来越近了。

  “敲锣打鼓的士兵们现在折返回去,先锋队跟我冲!”大约到了离可约军营一里的地方,星狂命令道。

  “他们又折返回去了,我真恨不得追过去跟他们决一死战。”可约听到铜锣声又渐渐远去,不禁大怒道。

  “哎,给他们这样折腾来折腾去,士兵们都又疲又累,我们还是回去休息吧。”帕潘说完之后便命士兵撤回大营。

  可约本还想鼓动乌尔拉跟他一起冲锋,见到他掉转马头准备散去,无奈,也只好准备收兵回营。

  星狂在出发前已经叫士兵在马蹄上包上布了,所以马走起来声音比直接用马蹄触地小多了。加之己方后退的士兵和马匹制造出的嘈杂声音,使帕潘、可约、提兰阵中居然没有人发现星狂带领着先锋队已经越来越接近了。

  “大王子,好像有敌军正朝着这边过来。”走在最后面的一个士兵高声喊道。

  “我也听到了,好像是。”另一个士兵赞同道。

  “真是来了,又中计了,妈的,快回头迎战。”可约侧耳聆听了一会,大惊失色叫道。刚才他还在遗憾星狂不冲过来,现在星狂一来,他却又觉得害怕了。

  帕潘还没来得及回答,“前进军”已经在星狂一声大喊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入了可约和乌尔拉的阵营,左冲右突。可约和乌尔拉的军队猝不及防,一时之间,很多士兵只知道骑着马或者撇开两条腿赶快奔跑,竟然忘记了如何抵抗。

  “杀!”可约一边大喊一边举枪向“前进军”冲过去。他吃过星狂的亏,知道星狂的军队主要就是以快、狠而取得胜利的。如果己方能做到象他们一样快、一样狠,现在为时又未算晚,也许还能扭转局势。

  在可约的带动下,终于有人开始反抗了。但是由于在势头上已经弱了一筹,士兵们又都没养好精神,所以他们的军队仍然是节节后退,死伤越来越多。

  “大家保持镇定,对方只是小股军队而已。”帕潘本来已经想撤退了,但定了定神,看到星狂的军队人数稀少,想起玻利亚的嘱托,便喊道。

  骚乱了一会之后,可约和乌尔拉的军队渐渐定下神来,并且因为人数众多,慢慢的便和星狂率领的先锋队拉成了均势,并有了反败为胜的征兆。

  晨曦越来越亮了,地上的尸体也越来越多了,人喊马嘶,到处一片血雨腥风。星狂满脸都是血,连他一直引以为荣的胡须也都沾满了鲜血,面目十分狰狞。

  “杀!”菲雅克带领的后部军队终于来到了。情况立刻再次发生逆转,可约和提兰指挥着军队拼死抵挡,他们都知道如果支持不住的话,伤亡肯定会非常严重,星狂率领的军队可是出了名的快。

  可约和提兰都下定决心抵抗到底,但帕潘眼见菲雅克杀了进来,却率领着他的士兵且战且退,根本就没尽全力。所以,可约和提兰军队的阵形还是在一步一步地往后退,而且每退一步都有很多士兵死于非命,鲜血染红了平原上的土地。

  “好……快!”一个士兵在被星狂的一个士兵刺中的时候,临死之前竟然这样说道。他倒下去的时候还睁大着眼睛,好像是要看清楚这枪以什么样的速度刺过来似的。

  “形式不妙,撤回比利亚丽小镇去。”帕潘高声命令道。

  “撤到比利亚利小镇。”可约见自己的军队实在无法抵挡,大势已去,也只好同意道。

  “弟兄们,冲啊!”星狂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他杀得兴起,挥舞着大刀直冲入敌军的溃退的阵营之中。自然而然的,他身后的士兵也跟着他涌了过去。

  两边大军,一边如潮水般后退,一边如浪涛般追赶,可约和乌尔拉的军队每退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而星狂这边则越杀越勇。清晨的风,凉丝丝的,但由于夹杂着血的腥味,因此闻起来已经没有了以往清新的感觉,而且比往常沉重了一些。

  “再过六里就到比利亚丽小镇了。”帕潘往前望了望,又往后看了看,说道,“只要到了里面,我们就安全了。”

  “是的,不过还有六里路。”提兰答道,他可明白三里路对于一支被追杀的军队来说有多严重,特别是当追杀他们的军队是由星狂领导的骑兵的时候。

  “哈哈,哪里走?”维拉大声喊道,“准备,放!”正当帕潘和提兰在计算着塞卫林堡的距离的时候,埋伏在半路等待已久的维拉带领着士兵出现了。

  “啊!”乌尔拉和可约的军队又一次猝不及防,被弓箭射下了一大批士兵。敌军两边受敌,叫苦连天,一时彷徨四顾,不知道到底应该往那个方向走才好。

  “冲过去,冲到比利亚丽!玻利亚元帅在那里等我们。”帕潘高声喊道。

  “冲啊!”事到如今,也只有向前冲才有一线生机了。士兵们见后无去路,三军用命,个个尽力而为,维拉的士兵人数较少,竟然给他们冲乱冲垮了。

  “追!”星狂振刀高呼道。

  空旷的山野,战鼓和呐喊声划破了静悄悄的黎明,马蹄声如狂风骤雨般响起。如同一群饥饿已久的野兽,“前进军”疯狂地追逐着他们的猎物,怒号的北风把被杀者的惨叫声和战马的哀鸣声传得很远很远。

  “啊!”一个士兵从马背上跌落到地上,刚发出了一声喊声,头颅就被马蹄狠狠地踩了过去,头壳迸裂,脑浆四溢,眼睛凸出,十分可怕。

  “杀回去。”一个山寨头领打扮的人举着两只大铁锤,带着他的喽罗们冲了过来。原来,此人是普兰斯最出名的盗贼,被称为“盖世盗贼“的瑞里奇兹。据说这个人曾经在一天之中连劫一十三户富裕人家。抢劫本身并不出奇,最出奇的是这些人家是分布在不同的地区之中,最远的两户直线距离相差一百里之远,最近的也相差不少于二十里。那一天过后,瑞里奇兹名声大噪。而官府派出去捉拿他的衙差非但没有抓到他,反而有很多人从此死心塌地地跟着他。瑞里奇兹便占山为王,现在手下已经有两万多名喽罗。

  瑞里奇兹听说玻利亚打起了打击侵略者的旗号,便率兵赶过来准备帮助玻利亚御敌,为国出力。却刚好在这里撞上了败逃的可约和提兰。仓皇失措的可约和提兰犹豫了片刻,想着自己怎么样都不可以在一个山寨王面前后退吧,那样很丢皇家的脸的。终于掉转马头,重新和追来的士兵们厮杀。不过这样一个停顿和转变,又引起普兰斯方面的军队一阵小骚乱。

  而,在大战之中,这样的小骚乱很多时候都是致命的。

  星狂带领着军队顺势掩杀过去,原来跟着可约和提兰的士兵们正好在最前面,个个心头十分害怕。也不管什么,骑着马只管往瑞里奇兹阵中钻,瑞里奇兹的军队本来就是一群山贼,没什么战术组织,给他们这么一冲,更加乱了。

  “妈的,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的家伙。”瑞里奇兹一时性起,挥刀砍死了几个正在往他身边逃跑的可约和提兰的士兵,大声喊道。

  其他的士兵见瑞里奇兹如此凶残,不敢再逃跑,只好转身和星狂的追兵厮杀。于是,两边军队再次纠缠在一起。空气越来越凝重,早晨的太阳被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双方士兵们的枪尖、刀刃都沾满了血,看起来就像一条条血带。

  “快快撤退。”帕潘高声呼喊道。不禁暗暗叫苦,玻利亚元帅让他带着军队退进比利亚丽,给瑞里奇兹这样一来,横生枝节,帮了倒忙。

  “弟兄们,展现‘前进军’非凡战斗力的时候到了。”星狂举刀狂呼道。很久没有自己亲自上场杀敌了,鲜血刺激着他,使他越来越趋向极端亢奋的状态。

  “前进军”的士兵们心头一振,而敌方的士兵则胆战心惊,他们那曾见过这样凶猛的军队?

  “杀!后退者杀!” 瑞里奇兹大声喊道。

  但是,他们的军队实在不是“前进军”的对手,就算在强令之下,勉强冲一冲,但不一会又被杀回原地,并且还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提兰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看着自己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不,是一批接一批地倒下,死去,他紧握着枪的手青筋暴凸,瞪大的眼睛呈现出哀痛和仇恨交织的表情。

  然而提兰也始终没有下令后撤,因为,他觉得,这一次,如果自己再逃跑再战败的话,就会失去一个做人的尊严。因此他的士兵们仍然在不停的向着“前进军”,向着死亡冲去。

  地上的尸体越堆越高了,双方每前进一步或者后退一步,都要践踏过无数的尸体。普兰斯的士兵越战越看不到胜利的希望,有的只是因死亡的威胁而导致的惊恐。

  “大王子、九王子,不如撤回比利亚丽?”帕潘看着己方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地死于非命,又急又怒。

  “不行,血战到底。”提兰颤抖着声音但却仍然坚持说。

  “再不退就迟了,九弟,退到比利亚丽,死守!”可约大喊道,“玻利亚元帅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不出来支援我们。”

  又是一大批士兵倒下,提兰眼见已经无法挽回败局,眼睛里隐约有泪光闪烁,终于,他嘴唇动了动:“退!”说完之后,一马当先,向比利亚丽跑去,普兰斯的士兵们也跟着哗啦啦的后退,刚才已经是抵挡不住了,现在放弃了抵抗,当然更是兵败如山倒了。

  “懦夫,你们这群懦夫。”瑞里奇兹见到他们如此不思进取,狠狠地咒骂了几句,见到情势不妙,也只好挥手叫他的喽罗们跟着后退。

  “人呢?玻利亚元帅呢?”一逃到比利亚丽,可约就大喊道。

  “空的,妈的,一座空镇。”瑞里奇兹大声怒骂道。

  此时,所有进了比利亚丽小镇的人都已经发现,本来应该是有很多士兵在里面驻守着的小镇,却静悄悄的,连人影也不见一个。

  “难道玻利亚这个老匹夫要借星狂的力量把我们消灭干净?”提兰大叫道。

  “绝对不会,玻利亚元帅不是这种人。况且我和我的士兵也跟你们在一起。”帕潘答道,“玻利亚元帅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带过来帮我们忙的士兵都是些老弱残兵,哼!”提兰愤然道,“原来是早有预谋,就是叫他们来迷惑我们,造成他帮我们的假象,让我们去送死。”

  “事实摆在眼前了,还说不会,我还一直以为玻利亚是个好人,特地带上士兵来帮助他驱赶外敌,原来却是这样的一个人。妈的!”瑞里奇兹咒骂道。

  “大家别吵了,再吵下去,恐怕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星狂的军队可就在后面。”还是可约比较冷静点,最先醒悟道。

  “我记得玻利亚元帅跟我说遇到星狂大军的时候,只许溃退,不许死战,还说他有安排。”帕潘沉吟道。

  “有什么安排,说话不要说一截留一截的,老子今天可给你们害惨了,我自己死了倒不紧要,就是可惜了我那些兄弟。”瑞里奇兹对他的兄弟们倒还是蛮有义气的,即使是死到临头也没有忘了他们,怪不得他们对他那么死心塌地。

  “快说。”仿佛在溺水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可约也催促道。

  “当时,我并没有追问这个问题,玻利亚元帅也没对我说是什么,我也只是知道他有一个计划而已。”帕潘答道,“所以具体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

  “说了半天,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提兰骂道,“今天要被你这个白痴和玻利亚害死在这里了。”

  “我靠。如今我们只有撤退了,继续往开兰方向退,我就不相信开兰也会是座空城。”瑞里奇兹毕竟是山贼,知道怎么逃跑起来比较具有战略意义,边骂边说道。

  “是的,壮士言之有理,就算开兰是座空城,我们也可以利用地势,死守一阵子。”可约立即表示赞同。

  “既然如此,那我们继续后撤!”提兰振臂嚷道。

  “撤。”

  “怎么他们到了这座小镇依然还继续后撤呢?”维拉见到普兰斯军队依然向后退去,便大声问道,“那两个探子不是说这里有玻利亚的重军把守吗?”

  “难道是那两个探子说谎?”菲雅克说道,“不可能啊,后来我也派人来查了一下,回去的士兵都报告说,这里聚集着很多敌军。”

  “冲啊!冲啊!胜利就在眼前。”星狂举刀狂喊道。同时神色大变,心里想道:中计了,中计了,这一次真的很可能会被围困在这里面了。都怪我一时失察,刚才我还一直在奇怪玻利亚为什么不出来迎战,尽派些不堪一击的人出来跟我打。

  “放箭。”星狂进来时的路口附近有人大声命令道。紧接着,好几阵浓密的箭雨射进排在后面的士兵们,士兵们毫无防备,一下子倒下了一大堆,星狂军队顿时大乱,并发出了一阵阵狼哭鬼嚎般的声音。

  “往前冲啊!妈的,我们中埋伏了,再不冲,大家都******死在这里。”这个时候,星狂也顾不得再继续掩饰被困的事实了。大军向前冲了冲,但马上又给密麻麻的箭射了回来,如此反复了几次,星狂的士兵伤亡无数。星狂气得在马上直踢着马蹬。

  “哈哈哈,星狂,你不用浪费力气了。老实告诉你,前面也有很多强弓硬弩在等着你。你逃不出玻利亚元帅的手掌心了。如果你还想冲,就继续冲吧,不过我还是劝你,乖乖地留在里面会好一点。”正在此时,可约大声笑道。

  “妈的,我射死你。”说着,星狂拉弓搭箭,朝着可约说话的方向,狠狠地射了过去。

  “星狂,你不用浪费力气了,要是惹我一个不高兴,本王子一箭送你归西天。”可约威胁道。

  原来,玻利亚一接到星狂挥军进攻可约、提兰、帕潘的军队,就知道他们必定会败退。便事先命令自己的所有士兵撤出比利亚丽小镇,围在四周,只等星狂追过来自投罗网。

  “各位普兰斯的士兵,我是玻利亚,你们为什么助纣为虐,听信菲雅克的话,帮助星狂来攻击自己的国家。”玻利亚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兵圣!”

  “玻利亚元帅。”

  在普兰斯,每一个士兵都把玻利亚当做了偶像,所以现在听到了他的声音,被困在小镇里的菲雅克的士兵纷纷叫道, “弃械投降吧!祖国的双手永远向你们张开。”玻利亚继续说道。

  “别听信他的胡言乱语,你们杀了那么多普兰斯的士兵,你想想玻利亚会放过你们吗?”星狂大声喊道。他知道一旦菲雅克的士兵受到玻利亚的煽动而倒戈相向的话,后果将会更加地不堪设想。

  “各位士兵,听我的,我们辛辛苦苦才打到这里,别听玻利亚的,他是在欺骗你们,你们出去只有死路一条。”菲雅克也颤抖着声音说道。

  “跟着你才是死路一条。”人群中有人说道。

  “是啊!我们冲出去投奔玻利亚元帅。”有人接嘴道。

  “谁敢出去投降,我就杀谁。”星狂铁青着脸,怒道。

  “妈的,我就是要走,你奈得我何?”有一个士兵说着冲了出去。

  “射死他。”星狂大声命令道。

  立刻,那士兵便浑身插满了箭,活脱脱一只刺猬的形状。倒在地上,伸了伸双脚,两只手搭在地上,口吐鲜血,兀自用力地向前跑。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所有的人都见到那士兵爬过的地上留下了一大片一大片醒目的鲜血。最后,那士兵头一歪,一命呜呼。

  “弟兄们,星狂根本就是残忍无道。我们跟他拼了。”菲雅克的士兵中有一人大声喊道。

  “好。”本来其中有一些还有点犹豫,到底该不该出去投降,经过那士兵的死之后,几乎所有菲雅克的部下都举起自己的武器与星狂的士兵对抗。星狂的士兵和菲雅克的士兵一片混战。

  “妈的,你连自己的部下都约束不住。”星狂向着菲雅克大怒道。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菲雅克苦笑着说道。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跟这些士兵南征北讨这么多年的感情,居然顶不上玻利亚的几句话。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星狂厉声嚷道。

  “星狂将军,不如我们投降吧!”菲雅克颤巍巍地说道。

  “投降?投你妈个降,在我的字典里没有投降这两个字。”星狂大声喊道,“弟兄们,放他们出去,别打了。”

  “放他们出去?为何?”菲雅克不知道为什么星狂的态度会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我不忍心杀他们了。”星狂不耐烦地说道。

  “不忍心?”菲雅克一脸迷惑的表情,心想:象这样残暴的人也会不忍心杀人?简直是天下第一奇闻。

  “团长,真的放了他们吗?”维拉也问道。

  “是的,放了他们,你******别给我废话了。”星狂本来就是一个粗人,此时被困更是口不择言了。

  “是。”维拉垂头答道。

  “快发信向总部报急,我们不冲出去,他们暂时也伤害不了我们。”星狂毕竟是员大将,经过最初一段的惶惶不安的时间之后,立刻便变得非常沉着,而且他自己也明白,如果自己都不能保持镇定,那士兵们更不用说了。

  “玻利亚元帅,为什么我们不冲进去杀了他们?敌军的气势已弱,士气大受打击,又起了内讧,正是全歼的好时机。”可约问道。

  “大王子有所不知,杀星狂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他们匆匆前来,必定粮草短缺,多围他们几天,等到他们人困马乏的时候,那时如果想杀他们,再杀他们,岂不更好?”玻利亚说道,“况且,现在我们还不能歼灭星狂的军队,还要静待时机,看看天下将会是什么形势才行。反正他们已经在我们的手掌心了,该怎么样炮制他们,我们可以以后慢慢再想。”

  “为什么要看天下的形势?星狂跟我们有深仇大恨,不杀他,实在难以泄我们的心头之恨。”可约问道。

  “因为将来如果有需要,我们还要利用他来牵制其他国家的军队,要是我们现在杀了他,倒是可以一劳永逸,不过会等于是帮其他的国家扫除了障碍。”玻利亚耐心解释道。

  “为什么?那你如果放了他,就不怕放虎归山吗?”可约问道。

  “这点请王子放心,我如果放了他,必定是对普兰斯有好处我才会放了他。这些东西现在说了也没用,只好等事情真的发生了,那时我再跟王子解释。不过,真到了那个时候,我想王子也自然明白了。此外,我既然敢放了他,也不会怕他回来找我报仇。”玻利亚说道。

  “哦,玻利亚元帅,本王子还对一件事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星狂刚开始时非杀了投降的士兵不可,后来又突然下令放我四弟的那些士兵出来。”可约问道。

  “这是星狂很高明的一招。他知道他放了那些士兵到我们这边来,我们暂时一定不会用他们,不会对他构成威胁。而如果他还坚持要杀了他们的话,则必然会拼个鱼死网破,很不值得。”玻利亚微微一笑,说道。

  “原来如此。”可约恍然大悟道,“不过,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不是还不如把他们全都困在里面,以后要杀要剐随我们的便,放他们出来干什么?”

  “毕竟他们是普兰斯人,而且不是主谋,我们应该给他们以改过的机会,不然会被国人斥责过于残忍。况且,要是逼得他们无路可走,和星狂那些士兵拼死冲出来,我们也还不一定能抵挡得住,毕竟那也是几十万的兵马啊!”玻利亚说道。

  “对,这样做的确是两全其美,我全明白了。”可约拍着额头恍然大悟道。

  “玻利亚元帅,我对不起你!”正在这个时候,瑞里奇兹走进来跪在地上说道。

  “壮士,请起身。”玻利亚立刻伸出双手去搀扶瑞里奇兹,他对盗贼向来没什么偏见,更何况根据他收到的消息,这个瑞里奇兹抢的都是些不义之财,“壮士,何出此言?”

  “我在打仗的时候,曾经疑心玻利亚元帅抛弃我们而去,当时口不择言说了许多辱骂元帅的话,请玻利亚元帅治罪!” 瑞里奇兹还是不肯站起来,继续跪在地上说道。

  “原来是这一件事,这件事情首先先要怪我疏忽,没跟帕潘说清楚,否则就不会产生误会了。而且壮士实在是有功无过,要不是你半路拦截了一会,看我们的军队退得那么快,星狂肯定不会那么容易中计了。壮士,你可是立了大功。”玻利亚说道。事实上,他不告诉帕潘倒不是因为一时疏忽,而是觉得要是把全盘计划都告诉帕潘,可能帕潘反而会执行得不好。

  “谢谢元帅不罪之恩。”瑞里奇兹不禁感激道,他没想到玻利亚如此平易近人,而且非但没有责怪自己,反而赞扬自己,实在有点受宠若惊。

  正是因为这件事,从此以后,瑞里奇兹便对玻利亚忠心耿耿、死心塌地,连山寨王都不想再回去做了,全部士兵编入玻利亚军中。盗贼一转身变成正规士兵,正如乌鸦变凤凰,怪不得有一句话会这样说:兵、匪原来是一家。

  

第六章 请君入瓮(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