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不堪一击(全)

    圣历2109年4月18日,蓝达雅。

  这天,利格一大早便起了床。他实在是太兴奋了,联盟对抗依维斯的事情终于有点眉目了,一切计划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

  许久以来,依维斯已经成了他最大的一块心病。如今,他总算为除去这块心病加上了一块重重的砝码,“前进军”边境纷扰不断,而内部也开始在明争暗斗。他伸出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神清气爽。

  他沿着城墙走来走去,象一个守城的士兵,不过区别是真正的守城士兵遇到他都必须敬上一礼,而他对谁都不用敬礼,可以一直保持倨傲不可一世的姿态。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头发略显灰白,此时沾满了露珠,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太阳从冰山背后一点一点地升了起来,浓雾渐渐散了开去,他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快乐充满了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想飞的冲动,这种冲动已经离开他很久了。他再一次感到自己依然年轻,浑身都是活力。

  “利格长老,早上好!”一个士兵走过来对他敬礼道。

  “噢。”他点了点头。他喜欢别人称呼他为“利格长老”,而不是仅仅简称之为“长老”。在他看来,没有“利格”这两个字在前面就不是在叫他,因为蓝达雅还有其他八个长老,他不想自己跟别人混为一谈;同样,没有后面两个字,“利格”本身也失去了意义,很久以来,他已经习惯了自己蓝达雅首席长老的位置,他不敢想象自己如果不是长老还能是什么。

  假如有人打算让他不当长老,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那人死掉;一种便是利格死掉。绝对不可能有第三种可能。

  “看来我们还真不用违背祖训而出兵去攻打‘永久中立之地’,不过他们能把依维斯干掉吗?”利格不无担忧地喃喃自语道,“就算是打败了‘前进军’,但是如果依维斯毫发不伤,那么我的功夫也就白做了。”

  其实,在他的眼中,打击“前进军”是很次要的事情,他的最终、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把依维斯杀死。只要依维斯死掉,蓝达雅的魔法的秘密就不会有人去揭开,而自己也可以永远坐稳蓝达雅首席长老的位置。至于其它,即使是全天下的人都死光了,又跟他有什么联系呢?

  不管是佛都还是坎亚还是玻利亚称霸天下,都无所谓,只要依维斯不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依维斯不死,“前进军”便不可能会四分五裂,反过来似乎也可以说,“前进军”一旦分崩离析,依维斯也必定会崩溃。利格认为,当一个人拼命地将自己原来并不热中的东西联系起来,最后渐渐和那样东西步调一致,渐渐喜欢,渐渐热爱,渐渐那样东西从最初的可有可无,会变得对那个人不可或缺。而那样东西一旦不可避免的失去,那个人也就失去生存的动力,注定要毁灭了。就象自己无法不当长老一样。

  所有的人都喜欢用自己的标准去揣度别人,很多时候这种揣度是对的,但,也有不少的时候是错的。依维斯是依维斯,利格是利格,这本来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所以很明显,利格错了。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令依维斯痛不欲生的恐怕只有阿雅了,其他的一切,本不是他所想要的,“前进军”对他来说也是如此,而且,依维斯的最终目的本来就是世界和平,没有王国,更没有军队。

  “利格长老,总算找到你了。”卡尔兴冲冲地走过来说道。

  “哦,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情?”利格的沉思被卡尔的一声叫唤打破,不禁略显不满地望了望卡尔。

  “佛都派人过来和我们商量事情,所以我来请利格长老过去一下。”卡尔说道。

  “哦?佛都派人来?究竟是什么事情?”利格诧异地说道。心想:他刚刚战败了,派使者过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一见到那个使者就急匆匆跑你找你了,所以……。”卡尔说道。

  “噢,好,现在我们一起去看看。”利格说着便举步向长老院的议事厅走去。

  “埃南罗使者,你来得可真是太早了,。”利格到了议事厅的时候,看到埃南罗使者正在那里东张西望,神态十分焦急,便微笑着说道。

  “见过利格长老,佛都亲王要我向你致意。”埃南罗使者躬身说道。

  “好说,好说,使者也替我向佛都亲王致谢并致以问候。”利格说道,“不知道使者今天前来有何贵干?”

  “为了对付依维斯,佛都亲王特派我来向蓝达雅借兵。”埃南罗使者说道,“坎亚已经准备举事了。”

  “依维斯和‘前进军’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很乐意帮忙。不过,我们蓝达雅有个规矩是只可守国,不能出兵,想必使者也听说过吧?”利格说道。

  “我们当然知道,不过这一次并非是要蓝达雅发动大军。”埃南罗使者说道。

  “哦?那佛都亲王到底要我们蓝达雅干什么?”利格诧异地问道。

  “只是想请几位长老过去助阵。”埃南罗使者说道,“目前我们已经请到了两个一流位武者,一个一流位的魔法师。”

  “原来如此,这倒是不难办到。而且,既然是对付依维斯,我们也是责无旁贷。”利格说道,“我们这边就派两位长老过去,你看如何?”

  “依照我们亲王的意思,最好是利格长老你亲自过去。”埃南罗使者说道。

  “我自己现在实在是抽不出身,因为我象你们的佛都亲王一样要管理着整个国家和军队。所以,只能是派两位别的长老过去了。”利格笑道。依维斯是什么人,利格才不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那要是这样,我就告退了,我要马上赶回去回复佛都亲王。”埃南罗使者说道,“请利格长老尽快派人去跟坎亚会合。”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留你了,使者请慢走。”利格大手一挥,说道。

  一个全身穿着金色盔甲的武将打扮的人站在夕阳之下,浑身散发出绚丽的光芒。他的身形高大威武,眼神坚定,有一种特有的正规军官学院培养出来的气质,挺拔的身躯流露出慑人的威严,即使置身于战场之中,仍然如鹤立鸡群般的夺目。不用说,这个人就是“前进军”北部兵团团长风杨。

  “现在的海罗人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看着敌军不战自败,如潮水般的溃退,风杨说道。

  “十二天之内,我军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夺回了失去的300里土地之中的200里。再经过今天这一场战争,已经是夺回了250里了,海罗人气焰全消。”尤切罗尼说道,“看来我军已经是稳操胜卷了。”

  “那也还不能这样说,今天这一仗还不是最后一仗,后天那一仗才真正见分晓。事实上,这十多天以来,我军虽然伤亡甚微,但是敌军也没有出尽全力,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后天在曼特切尔平原上的那一仗将决定这场战争最终由谁获胜。”风杨说道。

  原来,风杨自从与萨德闹翻了之后,一怒之下,便自己挥军抗击海罗人,海罗人在几乎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兵败如山倒。此时,时间是圣历2109年4月30号。

  夜色越来越暗,双方都已经收兵回营,战场上只剩下几具还没有被收殓的马和人的尸体,晚风吹拂着残破的旗帜,“哗哗”直响,显得凄清异常。一只身上插着几根箭的无人乘骑的马,一瘸一瘸地走向远方,伤口处的鲜血还在不停的一滴一滴往下滴,最后终于被黑暗吞没了。而这场战争也象它一样会被某些东西吞没,仿佛河水抚mo过沙滩,把踩踏在它上面足迹消除干净。

  海罗人军营。

  “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了,再退下去就要退回海罗了,那样的话就会前功尽弃。我们要跟他们决一死战。”海罗的将领木比奇说道。

  “我也想和他们决一死战啊,但是‘前进军’实在太强大了,我们抵挡不住啊。”受海罗人雇佣的佣兵团团长维利亚气定神闲地说道。看来虽然连日败兵,他的确还是没有损失什么兵力。

  “你们拿钱的时候怎么不说你们抵挡不住?而且,很明显,你们根本就没有尽力,敌军还没攻到,你们就哗啦啦的往后退,跑得比兔子还快。我命令我的军队进攻的,可是给你们这么一闹,人心惶惶,就跟着你们后退了。”木比奇不禁无明火起。

  “给我们钱的时候,你们并没有说一定要打赢。而且,你的士兵不听你的命令,这不能怪我头上,只能怪他们立场不坚定。”维利亚依旧一副无可如何的样子。

  “妈的,不想赢请你们来干什么?世界上没有免费的晚餐。”木比奇一气之下,口不择言地说道。

  “请注意文明用语。”维利亚懒懒地说道。

  “文明,文个屁,妈的,十几天之内,把所有攻占的土地全部丧尽,你还叫我文明?”木比奇怒道。

  “其实,打仗输了那是你们的事情了,当初你们请我们来的时候,我们的协议里没有规定说一定要打赢。况且,当初,你们雇佣我们的时候,还跟我们说是虚张声势而已,不用真正打仗,现在却真的开战了,弄得我损失了不少兵马,我还没向你们索赔呢。遭受了这样重大的损失,我二话也不说,你倒好,把脾气尽往我这里发,好像我是你的出气筒一样。”反正钱早就已经落在维利亚的口袋里了,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木比奇还真是奈不了他何。

  “好,好,好,今天,我总算领教了,你们这样做,看下次还有谁会请你们帮忙打仗,给你们钱。”木比奇说道。

  “雇佣军本来就是建筑在金钱上的,正如你们海罗人做生意一样,我们这也算是一种生意,做生意不欺诈,你说这可能吗?你倒是去问问你们国家里那四大家族,看看他们其中有那一个不是靠欺骗起家的。给人骗只能怪你们太蠢,怪你们当初和我们订协议的时候没有看清楚,怪不了我们。”维利亚索性摊牌道。

  “你,真是欺人太甚。”木比奇一时恼怒异常,拔出身上的刀把议事桌砍去了一角。他想不到海罗人以做生意出名,最终竟然会因为一桩生意而吃了哑巴亏。

  “依我看,你们还是去商量一下明天怎么应敌吧,不要缠着我,这样会耽误大家很多宝贵时间的。而我的弟兄们也要钱吃饭,我现在要考虑下一笔生意跟谁做了,可没空跟你在这里闲聊。”维利亚不冷不热地说道。

  “说到底你还是为了钱,好,你要多少,我给你,但是这一次我们的协议将会是你要打败风杨,打败‘前进军’,否则分文都没有。事成以后,再付钱。”木比奇虽然气得七窍生烟,但心里明白如果维利亚带着他的士兵走了,那么己方士气将会大受影响,可以说,不战就已经露了败象了。

  “自古以来,都没有一个铜板也不收就替人打仗这样的道理,要是我起了这样的先例,肯定会给我的弟兄们骂死。你至少要先付一半钱作为定金,否则我们这件事情我们就没必要再谈下去了。”维利亚说道。

  “好。”木比奇咬了咬牙,答道,“那你到底要多少才肯为海罗拼命?”

  “不多,五万钻石币。”维利亚微笑着说道。

  “五万钻石币?你不如去抢,第一次我们签的协议只是五千钻石币,这一次你居然要五万钻石币,你不觉得你是在哄抬物价吗?”木比奇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坦白说,我现在就是在抢。你们生意人讲究奇货可居,我们捞这行的也是如此,视对方事情的缓急而定价。”维利亚不紧不慢地说道,“其实,我还算仁慈,现在这种情况,莫说是五万钻石币,我就是说十万,你们也得乖乖地答应。“ “好,成交。”木比奇深知今天遇到的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物,想砍价大概是不可能的了,狠了狠心,说道。心想:等了击退了风杨再找你算账也不迟。

  “为了我们的再次合作,干杯。”维利亚欢快地说道。心想:五万钻石币,整整五万钻石币,干完这一票,我大概也可以收山了,嘿嘿。

  “干杯。”木比奇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过,你们可一定要尽全力,不能再输了。”

  “放心,你给我放下一万个心,我们很有职业道德的,既然答应了,就绝对会认真对待。否则,我们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立足啊?”维利亚凛然说道。只不过,他的样子看起来实在并不那么令人放心。

  圣历2109年5月2日,曼特切尔平原。天空万里无云,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而这样的好天气也最能发挥士兵的战斗力。

  “放箭。” 没等海罗人和维利亚的军队站定,风杨就大声下令道。

  霎时之间,万箭齐发,前排的海罗军队纷纷倒地挣扎,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海罗军队阵型大乱。其中有一个士兵被射中了眼睛,鲜血喷涌而出,只见那士兵痛苦地用手捂着眼睛,倒在地上四处乱滚,一只马刚好后退过来,马蹄重重地踩在他的肚子时,肠流满地,那士兵当场一命呜呼,死亡结束了他本来应该很漫长的痛苦。

  “镇定,保持镇定。后退者杀无赦。”木比奇大声吆喝道,“立起盾阵。”

  “保持阵形。”维利亚也大声喊道。

  “轻骑兵,冲啊!”风杨见到箭已经基本上产生不了效力了,便大声喊道。

  片刻之间,“前进军”的马蹄声如雷声一样轰动,士兵们坐在马上飞驰而来,一边还不停地张弓向敌军射去,整齐的队伍如同*般扫向敌军。

  “盾阵退后,骑兵,上。”木比奇见状也大声喊道。

  本来,木比奇见到对方的骑兵开始冲锋,此刻做出的反应也是正确的。奈何,海罗的士兵本来就不擅长陆战,而海罗骑兵的素质跟“前进军”骑兵的素质更是根本就不可以同日而语。不仅动作缓慢,阵形不战自乱,而且还有很多人居然从马上掉了下去,活活被纷乱的马蹄踩死。

  木比奇看到自己的士兵简直象是初学骑马的人,不禁大为焦急。平时他也没少叫他们训练,可惜海罗人似乎天生就缺乏驾驭马匹的天分。百练之下非但没能成钢,反而有越来越面的趋向。

  “大家不用怕,我们比他们人多。”维利亚说道。此时此刻说出这样的话总让人疑心他其实已经开始害怕了。

  “换上长矛。”当“前进军”冲到了离海罗军队大约八十米的时候,风杨用响亮的声音命令道。

  “刷”的一声,正在急速向敌军奔驰中的“前进军”轻骑兵们几乎在同一个瞬间卸下弓箭端上了长矛,动作整齐划一,干脆而利落。在急速的冲锋过程中,仍然能够做出这样的动作,的确让人惊叹。

  “妈的,他们是不是人啊!”海罗阵中一个骑着马冲到前排的士兵,见到这样的情景,便大声嚷道。

  “杀!”

  “杀!”

  随着两声山崩地裂般的呐喊声响起,两支队伍终于碰撞在一起了,一场贴身肉搏战开始了。

  “啊!”发出凄厉的叫声的正是刚才那个为“前进军”轻骑兵的纯熟动作而惊叹的人,他被一个轻骑兵,一枪捅进胸膛,带着他的疑问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凭借着巨大的冲击力,“前进军”在开始一段时间之内很快便占了上风。不过,大约三十分钟过后,海罗军队由于人多势众,渐渐如同一个旋涡一样把冲进去里面的轻骑兵死死缠住。而由于空间越来越小,轻骑兵越来越束手束脚,于是慢慢落了下风。

  “尽快解决他们。”木比奇兴高采烈地说道。

  “尤切罗尼,立刻带领重骑兵,冲啊!”风杨见到情势有点不对,便大声嚷道。

  “遵命。”尤切罗尼应声而出。右手一挥,狂呼:“跟我来。”

  “前进军”的重骑兵立刻如同一阵阵大铁锤捶打在地上一样,发出雄壮的声音,连天空好像也快要给震下来,掉落在地上一样。

  “看这形势至少有几十万兵马。”

  “还说我们人数比他们多,看来是扯淡。”海罗阵中的士兵何曾见过这样的阵势,纷纷大惊失色,有些士兵甚至已经脚底抹油,逃之夭夭了。海罗军队的阵形于是又乱了起来。本来被困在里面的“前进军”轻骑兵趁这个机会又慢慢杀了开来,局势又是一变。

  “杀!”尤切罗尼高呼道。到了这个时候,“前进军”的士兵几乎已经全部加入了战团。

  “妈的,他们好像不要命的一样。”一个海罗士兵一边撒腿逃跑一边气喘呼呼地叫道。

  “后退者杀!”木比奇见到自己的军队已经溃不成形,便气急败坏地嚷道。

  “撤!”维利亚大打退堂鼓道。他手下的士兵们本来已经想撤退了,听到了维利亚的命令,一下子稀里哗啦地就往后面跑。真的就如同木比奇所说的那样:跑得比兔子还快。

  “你已经收了我的定金了。”木比奇大怒道。

  “我想赚钱而已,没理由连自己的命也给搭上,钱我以后会还给你。”维利亚边跑边嚷道。心想:下次再有人要请自己的军队来对抗“前进军”,我一定不干,妈的,这不是玩命吗?

  “你不讲信用。”木比奇又急又恨地说道。心中十分后悔自己居然被骗了一次之后,还心甘情愿地又上了一次当,真是傻到彻底。

  “冲啊!迎接胜利的果实。”风杨见到敌人大势已去,便一边策马,一边狂呼道。

  “杀回去!”盛怒之下,木比奇拔刀杀了一个后退的士兵,嚷道,“报效祖国的时候到了。”

  “投降吧,投降不杀!”尤切罗尼话音未落,脸面居然被一支流矢射中,顿时仆倒在地,被乱军踩死。可怜这样一个对“前进军”忠心耿耿的军官,萨德军中唯一一个能站出来反抗侵略的军官,就这样死于非命。

  “尤切罗尼!”风杨刚好一眼瞥见了尤切罗尼倒下马去,不禁放声痛呼道。脸上的泪水竟然一下子夺眶而出,“为尤切罗尼副将军报仇。”

  一个接一个的士兵倒了下去,在远方日夜思念他们的亲人将不可能再见到他们,鲜血染红了整个平原。在血水之上,有许多从战死的士兵脚上掉出来的鞋子飘浮在上面,血腥气浓重得连马匹也开始作呕。

  “罢,罢,罢。”木比奇见到已经无法挽回败局,便仰天长叹道。接着,他挥刀劈死了一个正靠近他的“前进军”士兵,然后狠狠地挥刀砍向自己的额头。半边脑袋顿时飞了出去,脑浆四处乱迸,有一些甚至染在他胯下的马的眼睛上,那匹马发出一阵阵哀鸣,仿佛他知道他的主人已经死去,在深切的哀悼着一样。木比奇的尸体依然矗立在马背上,双手虽然下垂,但是他手中的刀竟然没有掉在地上,依然紧紧地被他的双手握着。

  “又结束了一场战争。”望着一大片一大片的死尸,风杨喃喃自语道,“现在我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依维斯会那么厌烦战争了。”

  平原上每一样东西都变成了红色,阳光照射在上面,更显得刺眼之极。风杨眼望着一只老鹰远远地飞过来,飞到平原上空的时候,老鹰突然急速地跌了下来,好像被血腥之气熏晕了头脑一样,一时失去了控制一样,但很快它又重新跃了上去,越飞越高,越飞越快,越飞越远,再也没有飞回来。

  “连动物也厌烦了这样的环境,我竟然在这里流连不已。”风杨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苦笑。

  “找到尤切罗尼副将军的尸身,我要厚葬他。”风杨突然高声喊道。

  片刻之后,尤切罗尼的尸首被找了出来,但血肉模糊,面目几乎不可辨认。找到他的尸体的士兵也是从他的衣着上判断出来的。

  一天之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生命之无常和脆弱由此可见一斑,风杨暗自感叹不休。

  史载:圣历2109年5月2日,北部兵团团长风杨以十五万之数,横扫号称有一百万之众的海罗军队,一举把海罗人赶出“永久中立之地”,史称曼特切尔之战。

  

第八章 不堪一击(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