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诡计多端

    圣历2109年5月12日。

  微风吹拂着垂柳柔软的枝条,摇曳多姿。五月的阳光,虽然没有六月那么毒辣,但却已经是十分明艳。此时正是中午时分,也就是大部分种庄稼的农民都已经回到家吃饭的时候。所以道路显得冷冷清清、十分空旷,路边的庄稼长得很不好,生满了虫子。而周边的城镇则由于连年饱受战争的摧残,显得残破不堪,非常凋敝。

  整条路上,就只有依维斯、西龙、那兰罗、白木四个人还在继续往前走着。依维斯走在最前,西龙紧随其后,那兰罗和白木则低着头吞着口水汗流浃背的押后。

  西龙突然张开嘴巴,感触地唱道: “我飞呀飞呀飞,我要飞到那美丽的不言山。

  绿水环抱着青山,鸟儿在天空自由地飞翔。

  我飞呀飞呀飞呀, 我终于万般无奈的归去。

  也许只有那里,我才能够自由地飘扬。

  也许只有那里,才是我旅程的终点。

  “西龙,很久没听过你唱歌了,还是依旧这么感人肺腑。”依维斯微笑着说道。卸下了那个解放世界的重担之后,暂时来说,他感到轻松了不少,虽然表情依旧落寞,精神却是比以前飒爽了很多。

  “你也会称赞我的吗?真是奇迹啊!”西龙停止唱歌,微笑着说道。

  “难道我没称赞过你吗?你唱歌是很好听啊!”依维斯诧异地问道。

  “你说呢?你一直都象个呆瓜一样,整天都不知道闷在那里一个人在想些什么东西,说句话都要百般‘引诱’你,那里还能指望你赞扬别人呢?”西龙笑嘻嘻地说道。看到依维斯快乐的样子,他也感到很欣慰, “依维斯总统领,前面有座废弃的庙,不如我们先进去休息一下,顺便起火煮点东西吃。”那兰罗插嘴说道。虽然依维斯已经挂印而走了,他还依然把他称呼为“总统领”。

  “好的。”依维斯点头说道。其实他自己并不累,但考虑到那兰罗岁数比自己大很多,昨晚连夜赶路赶到现在,肯定是体力不足,身体受不了了,便一口答应。

  一行人走进那兰罗口中的那个庙宇。进门一看,只见那庙宇里面蛛网重重,屋顶上的檩木摇摇欲坠,地板上的神柜横七竖八,一塌糊涂,弄得满地都是。看来是民不聊生,连寺庙也无法供养了。

  “咿!这里躺着一个人。”白木眼尖,一下子就瞥见了,三步做两步走到了那人身边,扶起了他 “脸色这么差,看来一定是生病了。”西龙也看到了,他以前也学过一点医术,所以一看就知道那个人身体不大好。马上走过去搭了搭脉,摸了摸那人的额头,一边还喃喃自语道:“看来是饿坏了,并没有什么大病。”

  “饿坏了?那兰罗大叔,赶快煮点东西让他吃。”依维斯关切地说道。

  “好的。”那兰罗说完之后就马上张罗了起来。片刻之后,一碗用干粮做的热气腾腾的稀粥就煮好了。

  西龙把那个人扶了起来,用力地捏了捏他的人中,那人便醒了过来。接着,西龙慢慢地把稀粥灌了下去。不一会,那碗稀粥就被那个人喝完了。那个人张开眼睛,用企盼的眼神望着西龙。

  “饿太久了,一下子不能吃太多,等一会再吃吧。”西龙读懂了他的意思,便说道。

  又坐了一会之后,那个人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

  “连年战乱,庄稼歉收,税收又重,我已经一连好几天一粒米都没下肚了,心里以为自己非饿死不可了,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们几个好人,把我救了。”那个人感激地说道。

  “这只是小事一桩而已,兄台不必放在心上。”西龙说道。

  “不过,你们现在救得了我一时,救不了我一世,恐怕我以后还是一样要饿死。”那个人神情恍惚地说道。“你们的大恩大德恐怕只有来世再报了。”

  “那兰罗,我们带了多少银子出来?”依维斯听了便说道,“拿一些给这位兄弟。”

  “我们出来的时候很匆忙,所以带的钱并不多,我想,这趟旅途过后,所剩无几。”那兰罗揽着自己的钱包说道。现在这个时候要他的钱简直好像是要他的命。

  “不管如何,救人救到底。我们宁愿自己少吃点。”依维斯劝说道。

  “可是,依维斯总统领,救得了一个救不了全部,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我们的旅途还很漫长呢。”说着,那兰罗迟疑地望了望西龙,向他求助。

  “依维斯叫给就给吧。”西龙努了努嘴,说道。

  “哦。”那兰罗只好很不情愿地从钱袋里拿了几个银币给那个人,至少也够那人维持生命两三年了。

  “谢谢!”那个人非常感激地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然后乐颠颠地跑开了。心里大概是在想:神仙有灵,早知道我也不去做别的工作了,就来这个庙蹲着。

  “委屈你了,那兰罗大叔,本来你可以坐在阿尔斯山舒舒服服地做你喜欢的工作的。都是因为我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依维斯略显内疚地说道。

  “依维斯总统领,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没有你我也不可能拥有那些东西。所以,你这样说,我可担当不起。”那兰罗郑重其事地说道。其实他刚才之所以不愿给钱,实际上是怕以后没钱,依维斯会饿坏,毕竟依维斯还是一个在发育当中的孩子。虽然他那跟常人不迥然相异的经历让他可以说没有真正的童年和少年,但是从生理上来说他依然还很小,还需要更多的营养补充。

  “是啊,依维斯,你就不要老是说这样的话了,自家兄弟,客气什么?”西龙接嘴道。

  “西龙,看到了周边的村庄成了这些模样,还有刚才那个人,真让人心碎。”依维斯满面愁容地说道,“以前我以为,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解放全世界,所以要牺牲某些人的生命。现在看来,牺牲的东西并不仅仅是一小部分人的生命,而且还牺牲了很多人的幸福。而我的目标却已经不可能实现了。哎!想想真是辜负了很多人,对不起天下的苍生。”

  “你这人就是总喜欢没事找事做,老把责任扛到自己身上。实际上,如果不是你,恐怕会有更多的人妻离子散,更多的城镇零落不堪。你已经尽力了,不是吗?”西龙劝慰道。

  “哎!”依维斯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不过,我始终觉得你让位给坎亚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西龙直言道,“星狂被围困,无人救援,我们就这样走了,很对不起他。还有杰伦,许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不过,我总觉得杰伦也不是个很可靠的人,这个人野心跟仇恨之心都太大了。”

  “西龙,不要再说这些,好吗?”依维斯皱了皱眉头,说道。

  “好,好,好,不说了。只不过我总觉得坎亚他们不会就这样放过我们的。”西龙不无忧色地说道。

  “好了。”依维斯埋下了头。

  收到依维斯的信和印绶之后,坎亚一时之间倒有点惶惑。开始,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过分了点,怎么说大家都是同门的师兄弟。而依维斯这样百般忍让,甚至把一切都交给了自己,自己如果还不肯放过他,是不是也做得太绝了一点。

  但是,这种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他一想到阿雅和依维斯似乎还保持着藕断丝的联系就忍不住强烈地妒忌起来。尽管,坎亚自己也知道,依维斯和阿雅之间不可能发生过什么。但他却竭力使自己相信,自己想杀依维斯并非仅仅是为了阿雅,为了阿雅他不会去杀依维斯,而是因为依维斯是赛亚人称霸天下的绊脚石。

  这样想,至少可以使自己显得伟大、显得理直气壮一点。虽然这种伟大和理直气壮在事实面前是多么地苍白无力。但的确,为了一个国家,跟为了自己的私人噢怨,而去杀一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使坎亚更加确信自己做的是对的。

  于是,他并没有立刻去接收军队。因为,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只要依维斯一日不死,那些士兵就注定一日不会绝对服从他的管辖。毕竟,印绶是一回事,士兵会否服从又是另外一回事。但要是依维斯死了,那群士兵就一定会乖乖地为自己所用了。

  而现在,坎亚叫佛都请过来的帮手正坐在大厅上。一共有五个人,其中有两个是一流位的武者,一个在大陆排名第五,叫贝里思;另外一个排名第八,叫恩斯特。此外,还有三个一流位魔法师,一个大陆排名第三的魔法师,名唤马科因,另外两个自然是蓝达雅长老了,一个叫基尔恩,一个叫吉里斯。

  “欢迎各位来到蔽处。各位都是显赫一时的人物,想必即使以前没有见过面,现在也应该都已经互相认识了,我也就不一一介绍了。”坎亚朗声说道。

  “我想大家也都知道了,这一次,请大家来,主要是为了对付依维斯。依维斯一日不除,这个世界便会一日不得安宁。”坎亚继续说道,“所以,我们一定要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而坎亚我虽然曾经跟他是同门师兄弟,但也抱着大义灭亲的态度,坚决地跟各位站在一边。”

  “坎亚国王,那依维斯只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罢了,真有那么厉害吗?用得着这么劳师动众吗?”贝里思开口说道。

  “是啊!”恩斯特、马科因也随声附和道。他们两个和贝里思之所以来到这里,一半是因为丰厚的报酬,一半则是因为却不过佛都的面子。虽然也有听闻过依维斯的一些事迹,但心里却总是觉得是别人在夸大其事,不大以为然。

  “几位想必是没有见过依维斯本人吧。” 蓝达雅长老吉里斯说道。

  “当然,我们一向深居简出,轻易不会出来。这一次,要不是埃南罗佛都亲王盛情相邀,我们也不会来到这里。”恩斯特望了望贝里思、马科因,说道。

  “三位千万不要小看了依维斯,我可是曾经几次见识过他的厉害。他刚出道的时候就已经能在我们蓝达雅的魔法阵周旋自如了。而且,要提醒大家的是,他当时一边还要保护一个人,而且又不忍心对我们的士兵痛下杀手,不然的话,恐怕那个阵一早就给他破掉了。”蓝达雅长老吉里斯正色道。

  “哦?难道传闻是真的?”贝里思不禁动容道。他知道蓝达雅长老不会无缘无故地就说一个人很厉害的。

  “噢,他可能要比传闻之中还要更厉害。”另一个蓝达雅长老基尔恩脸色凝重地说道。

  “是啊!各位可千万千万不要轻敌,我这为师弟悟性奇高,得天独厚。若是我估计得没错的话,他的功力应该已经是达到强一流的地步了。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不然我们也不用劳各位的大驾了。”坎亚说道。

  “强一流?”贝里思惊讶地说道。

  “是的,强一流。”坎亚说道,“而且,最使人惊奇的是,他仿佛是不用修炼的,功力却可以与日俱增。”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样对付他?”贝里思正色道。此时他对依维斯已经不敢再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轻视了。他原来以为一个十几岁的娃娃,就算天赋再高,顶多也是修习到一流位的地步,跟自己差不多罢了。

  “我收到消息,他将回到以前我们一起修习武技的地方,也就是不言山,我准备在半路伏击他。”坎亚说道。

  “伏击?我希望我们和他之间是光明正大的争斗。不管如何,这有关于一个武者的尊严。”恩斯特凛然道。

  “嘿嘿,你觉得尊严比生命还要重要吗?别忘了,我们要对付的是依维斯,一击不中,我们很有可能会被杀。”坎亚冷笑道。

  “就算被杀,我也不能丧失一个做武者的尊严,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没有什么比尊严更重要的了。相对于这些来说,其他的胜负、成败都不过是寻常事情罢了。”恩斯特正色道。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贝里思也赞同道。

  “那你们别忘记了是谁请你们来这里的,也别忘记了佛都亲王给了你们多少报酬。”坎亚语气相当不悦。

  “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钱来衡量,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将宣布退出这次行动。”恩斯特说道。

  “噢,我也退出。这么多人夹攻一个人,本来已经很没道义了,我不能连一点原则都没有。”贝里思点了点头,说道。

  “那好,到时,就由我们四个人来伏击他。而你们,则在开始之后再加入。”不得已,坎亚只好妥协道。

  “可是……”恩斯特还想说点什么。

  “别可是了,即使是伏击他,我们也未必能赢得了他。更何况兵不厌诈。”坎亚说道。

  恩斯特和贝里思也只好同意了这个计划,毕竟是拿了人家的钱,也不好事事都跟他们作对。而那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则没有表示什么不满。本来,他们修习的魔法就有一种邪气在里面,所以他们的道德观念相对来说要比恩斯特和贝里思这样的武者薄弱一点。他们觉得只要能杀了敌人、只要能达到目的就是好的,怎么做是次要的。

  “坎亚国王,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基尔恩望了望自己的同伴吉里斯,说道。

  “哦?什么事情,基尔恩长老但说无妨。”坎亚挥了挥手,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事成之后,我们蓝达雅想要将依维斯的尸体运到‘冰雪幻梦’以作为研究之用。”基尔恩故作轻松地说道。毕竟依维斯是一位天才,即使是尸体,他也没把握坎亚一定会应承。

  “行,没问题。”坎亚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一听,原来是这个,觉得很无所谓,人都死了,要具尸体来干什么?修习魔法的人就是奇怪,什么都好研究。

  “谢谢坎亚国王。”基尔恩面露喜色道。他本来想一定要颇费一番口舌的,想不到坎亚会答应得这么爽快。蓝达雅长老会的人一致认为,象依维斯这等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身体的某些组织、结构必定与常人有异。若是能够研究出结果,把这些结果加以应用,必然会使蓝达雅千秋万代受益无穷。

  “噢,那现在各位可以回各自房间休息了,过几天我们就要出发了。有什么事情我再派人去请你们来,而我也要稍事准备一下。”坎亚说着,拱了拱手,自顾自走回自己的房间。

  “只要杀死了依维斯,天下就是我的了。凭借我和埃南罗、蓝达雅、海罗、萨德、杰伦等等之间的联盟,试问天下之间还有谁可以抵挡得住呢?玻利亚虽然曾经打败了我,但如果在我们好几处联军夹击之下,就是神仙也会不战自败了。”坎亚边走边想道,“等到打完所有强敌之后,我再把埃南罗、蓝达雅等等悉数击溃,到时天下就真真正正属于赛亚国、真真正正是我坎亚一人的了。”

  想到这里,坎亚忍不住“嘿嘿嘿”的笑了起来,仿佛整个天下已经是他的了,而不仅仅是只存在于想像之中。

  “目前看来,南部有萨德顶住,风杨即使举兵来攻,应该也造成不了什么威胁;东部星狂和玻利亚在打持久战,互相拖住,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北部更不用说,依维斯一走,群龙无首,我手中又有印绶,他们不敢怎么样了;而在西部的杰伦,据说现在已经只剩下两个重要基地,就可以把整个基欧吞下去了。真是天助我也!我不用为这些杂杂碎碎的小事情而分心,可以放开手脚去除掉依维斯了。”坎亚继续想道。

  “不知道埃南罗的佛都现在怎样了?嘿嘿!”坎亚脸上浮现出不怀好意的阴笑。他算来算去,此次联盟也就自己获利最大:佛都和海罗都相继战败,国力自然免不了大为衰退;蓝达雅、杰伦、萨德可说是没得到什么好处;只有自己,平白无故得到了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虽然目前还没真正的接收,但事实上,已经可以算是自己的军队了。

  想到这里,坎亚越发兴奋起来,他现在更坚定了杀依维斯的决心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做只付出而没有收获的傻事。此刻,在埃南罗国都卡纳亚,亲王府。埃南罗的亲王佛都也面有喜色地正在和巴蒂商谈呢!巴蒂败给依维斯之后,佛都并没有象埃南罗国内其他人一样责怪他,因为他十分清楚依维斯是个怎样的人,所以,他才力保巴蒂保住原位。而巴蒂对佛都自然是更加感激、更加敬佩了。

  “不会武技的好处就是不用去和依维斯正面冲突,这就是这次联盟我们获得的最大利益。”佛都微微一笑,说道。在他眼中,智者劳心,愚者劳力,坎亚和其他人只不过是任他摆弄的棋子罢了。

  “佛都殿下英明。不过,属下担心坎亚的势力日益扩大,如果他们杀死了依维斯,我们就很难控制地住他了。”巴蒂说道。最近他又苍老了不少,鬓角的白发更多了。此时,他想起当日“绞肉机大战”绞肉机之战的时候,如果依维斯亲自动手的话,恐怕自己早已一命呜呼了,不禁有点后怕。

  “这个你尽管放心,我早就想好了,坎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佛都冷冷一笑,神情坚定地说道。

  “倒是属下多虑了。”巴蒂说道。

  “依维斯这个人一旦发起颠来,可以说什么都阻止不了他。想当初,1000个铁血佣兵团的士兵在转瞬之间,几乎全无反抗就被他活活肢解了。这一次,坎亚他们去对付他,弄不好连自己的命都要送掉。”佛都依旧是一副微笑的样子。

  “噢,佛都殿下这么一说,属下倒是有点担忧了。”巴蒂皱了皱眉头,沉吟道。

  “担忧?你是担心他们杀不了依维斯?”佛都问道。

  “是的,殿下英明!”巴蒂知道自己无论想什么几乎都是无法瞒过佛都的,倒是不为佛都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担忧的原因而感到惊讶。

  “噢,其实我也觉得我们这次的计划还是有欠周详,依维斯很难以武力来取胜。”佛都收敛起笑容,正色道,“巴蒂,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这个属下暂时还没想到,该请的人我们都请了。”巴蒂沉吟道。

  “噢……”佛都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有了,我怎么就忽略了她呢!巴蒂,你还记得吗?以前我跟你说过,依维斯有个最大的缺点。”过了一会儿,佛都兴奋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但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坐了下去。

  “她?”巴蒂眼睛一转,“莫非佛都殿下说的是坎亚的妻子——阿雅?”

  “正是。知我者莫若将军也。”佛都笑吟吟地望着巴蒂,说道。

  “可是,恐怕坎亚不会答应。”巴蒂迟疑地说道。

  “他必须答应,他一定会答应。”佛都斩钉截铁地说道。

  “为什么?”巴蒂对佛都的态度感到有些吃惊和不解。这种事情要是做出来怕要被天下人嗤笑,几个堂堂男子汉去围攻一个人,还竟然需要一个弱质女子帮忙。坎亚能做出这种事情吗?

  “首先,你知道为什么坎亚这么恨依维斯吗?主要不是因为赛亚人和‘前进军’本来的人之间的矛盾,更不是因为天下属于谁的问题,而是因为阿雅似乎跟依维斯关系很暧mei。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而坎亚这种人尤其受不了,尽管他表面上好像对阿雅跟依维斯之间的来往没有表示任何不满。其次,坎亚是个十分急功近利而且也很谨慎的人,他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佛都说道,“我们大可以利用坎亚的这种心理,说服他。”

  “佛都殿下高瞻远瞩,真不是我所能揣测得到的。”巴蒂说道。

  “噢,现在我要先亲笔写一封信,火速送给坎亚,免得贻误了战机。”佛都沉吟道。

  “那属下先此告退了。”巴蒂说着转身而出。

第一章 诡计多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