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曼斯特之战

    圣历2109年5月13日,坎亚接到了佛都的信。在没有打开之前,他就隐隐感觉到信中写的是一件自己本来绝对不会去想,更不会去做的事情。他犹豫了一下,想一想自己到底该不该拆开,因为他也感到,一旦打开,自己就很可能会听从,去做一件比伏击别人更令人羞耻的事情。

  但,最后,他还是打开了。他看着自己的手指撕开信封时微微的颤动,看着信封被撕开自己的心也好像被割开了一道口子。

  赛亚国坎亚国王:现在,你们去伏击依维斯,本来是一件好事,可是,我深怕这件事情还将会功败垂成。我左思右想,夙夜难眠,终于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人才可以真正置依维斯于死地。既然我们已经结成联盟了,本来就应该同舟共济,我也不想再卖任何关子,实话告诉你,这个人就是尊夫人。

  我希望你看到的时候不要过于惊讶,或者愤怒。事实上只要你平心静气地想一想,以你这样的智慧,你当然也知道尊夫人对依维斯的伤害将会比十个一流位高手对他的伤害还要大。但你也许没有想到,也许是不想这样做,总之,在这次行动中,你没将尊夫人考虑在内。但我现在要郑重的告诉你,为了以策万全,你非把尊夫人考虑进去不可。切记!切记!

  埃南罗佛都

  圣历2109年5月10日 “阿雅!?”他的确是没有想到,他考虑过请更多的高手,但是绝对没有想到过要利用阿雅。不过,现在他不想到也已经看到了。而既然看到了,他就不可能不想。

  “做还是不做?”坎亚想道,“这样会不会太卑鄙了?利用自己的妻子对付她的倾慕者。这样太卑鄙了吧?我坎亚怎么说也算是一代枭雄了。”

  “伏击都可以做了,为什么不干脆做得彻底点呢?你不是说,只要能达成目标你什么都可以做吗?”另一个念头冲向坎亚的脑门。

  坎亚仿佛看到阿雅笑语盈盈的表情,他忍不住蒙住了自己的眼睛,阿雅好像也随之消失了。过了一会,他又偷偷地从手缝里往开窥视,阿雅的样子又在脑里闪现出来,象风中的垂柳一样婀娜多姿。

  坎亚拂了拂手,把阿雅的形象从自己的脑袋里清除出来,他成功了!但随之,西龙的影子出现了,他在嘲笑着坎亚,他用手指指着坎亚的鼻子说道:“你这个懦夫,你这个懦夫!”然后,依维斯也走了出来,什么也没说,但是他的表情仿佛在告诉坎亚:“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报告国王陛下,埃南罗佛都亲王来信。”一个声音把坎亚从纷乱的思绪中拖了出来。

  “谁?谁的来信?”坎亚怀疑自己听错了,大声问道。

  “报告国王陛下,是埃南罗佛都亲王。”那士兵用惊异的眼神偷偷看了看坎亚,答道。

  “哦。”坎亚从士兵的手中把信接过来。

  与前一封信一模一样的封皮,一模一样的字体,打开一看,又是一模一样的内容,只是结尾处变成了四个“切记!”,而不是原先的两个。

  “做还是不做,真的做吗?”坎亚感到自己就象被河水激烈地冲撞的堤岸一样,快要崩溃,快要屈服了。

  “不行,我不能这样做。不能!”坎亚抹了抹自己满头满脸的汗水,突然看见那士兵还没有退下去,而是在一旁窥望着自己。

  “滚下去。”坎亚咆哮道。

  “是,是。”那士兵慌不迭地跑了出去。

  “我必须想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坎亚一眼扫见了桌面上的一本书,“如果这本书的页数是单数的,我就不叫阿雅;如果是双数的,我就照佛都说的做。”

  坎亚小心翼翼地翻开了那本书,翻到最后一页,“单数!”他不禁失望地皱了皱眉头,眉毛因此翘得老高。

  “这次不算,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由书的页数来决定呢?简直是儿戏。”坎亚擦了擦鼻子,喃喃自语道。

  “随便翻一页,算一下字数,如果字数是双的,我就不叫阿雅;如果是单数的,我就照佛都说的做。”坎亚想道。

  为了以示郑重,坎亚在数字数之前还洗了洗手。

  “一、二、三……。”坎亚鼻子上的汗珠儿一颗颗地往下掉。

  “三百零一,三百零二。”整页纸终于数完了,坎亚神情越来越凝重了。

  “不可能,我一定是数错了。”坎亚想道,“再数一次。”

  结果跟上一次没有任何差别,坎亚双手插进头发,挠了挠头。“哦,对了,我刚才是说数字数,但数的过程竟然把标点符号都算进去了。不算,不算,前两次都不算,我要重新算一次。”

  “一、二、三、四……二百三十七、二百三十八、二百三十九。”终于数完了,坎亚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做!”他坚决地想道,同时好像听到自己心上有一块巨石掉了下来。

  阿雅坐在桌子上,最近,她越来越觉得坎亚瞒着她的事情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最近发生了很多她意料不到的事情,比如坎亚的突然称王,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坎亚直到了登基的前一天,才告诉了她。阿雅也是到了那时才知道为什么坎亚在之前要建立一个皇宫一样的东西,她还一直天真的以为坎亚建那个皇宫是为了等依维斯回去当国王。但是依维斯一直都没回来,坎亚却登基了!

  坎亚跟她说他要建立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王国,他要让阿雅当上皇后,让赛亚人称霸这个世界,让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可以生存在这个王国里,幸福、美满,象他们夫妻俩一样。

  阿雅说她并不希望得到这一切,她更向往的是平淡的生活。

  “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坎亚突然发兵到风杨那里去?”阿雅想道。这一切,她完全被蒙在鼓里。

  “阿雅。”坎亚走了过来,表情复杂地看着她。

  “噢,坎亚。什么事啊?”阿雅突然感到自己和坎亚很生疏、很生疏,仿佛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

  “阿雅,我完了!”坎亚突然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说道,“我完了!”

  “坎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阿雅对坎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明显感到吃惊,问道。

  “依维斯要我自裁谢罪!”坎亚说着居然泪如雨下,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泪腺会这么丰富的。

  “依维斯?”阿雅如同在万丈悬崖上一脚踏空一样,“依维斯要你自裁?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依维斯怎么可能要你自裁,不,不可能!”

  “真的,是真的。”坎亚声泪俱下,“我跟他打仗,连吃了三场败仗,元气大伤,现在依维斯要我自裁谢罪,依维斯要我去死!”

  “你跟依维斯打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阿雅嘶哑着声音说道。

  “是依维斯逼我跟他打的,他说我如果打不赢他,就要去死。”坎亚说道。

  “当初叫你不要称王,你偏不听我的话,现在好了,现在好了,惹来了这般大祸。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阿雅神色慌乱,六神无主地说道,“要不,我去向依维斯求求情吧,也许看在大家小时候生活在一起的份上,他会放过你,他会放过你的,对吧?坎亚。”

  “没用的,没用的,我已经知错了,但是依维斯不肯原谅我。阿雅,我现在是死路一条了。”坎亚撕心裂肺般号哭道。

  “都怪你,都怪你自己太贪心了。”阿雅哭道,“依维斯,依维斯那么善良,他会放过你的,他会的。”

  “不会,一定不会,阿雅,你清醒点。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依维斯虽然平时很善良,但只是你没见过他残暴不仁的另一面。上一次我就听说他因为一个小孩子而肢解了整整一千个人,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更是绝对不可能手软的。”坎亚样貌痛苦地说道,“他一定会杀一儆百的,他一定会杀死我的。”

  “那,那该如何是好啊?那你不是等死了?坎亚,你会死?”阿雅手足无措,摇着坎亚的肩膀,恸哭道,“不,不,坎亚,婆兰已经死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不能。”

  “阿雅,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坎亚继续嚎哭道,“算了,我还是死了算了,落得一身清白。阿雅,我死了之后,你要好好保重,知道吗?你要好好地给我保重。”

  “只是什么啊?坎亚,你倒是说啊!”阿雅肝肠寸断。

  坎亚一副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样子,终于走到阿雅面前,附着她的耳朵说了几句话。

  “不行,我不能帮你们。”阿雅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只好死了。”坎亚垂头说道,“阿雅,我不会怪你的,你要好好保重!”

  “不,坎亚,不,我不能让你去死!”阿雅凄惋欲绝。

  “阿雅,你好好保重吧,我想我们只有来生再见了。”坎亚苦笑着,抬起了头,望着阿雅,泪水流满了他的脸庞。

  “不,坎亚,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对吧?坎亚,你告诉我啊!”阿雅惨然哭道。

  “再不可能有第二条路了。”坎亚嘴唇动了动,仿佛充满感情一样,“阿雅,来生我但愿能再娶你为妻。”

  “我不要什么来生,我要今世,坎亚,你不要离开我,不要。”阿雅抱着自己的肩膀,泪水四射。

  “哎。”坎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作势要走。

  “我,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坎亚,你不要走,不要。”阿雅放声大哭道。

  “我不想让你难做,你还是让我安安静静地去死吧。”坎亚用很坚定的语气说道。

  “不,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真的答应你。”阿雅觉得自己就快晕倒了。

  “阿雅。”坎亚走过去紧紧抱住了阿雅,一丝隐秘的笑容从他的嘴角浮现出来。

  圣历2109年5月14日。曼斯特城,正午时分,阳光异常灿烂,风吹动着浮云,天空上的云朵瞬息万变。

  卡纳瓦罗斜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到了他这种年纪,已经很难真正享受睡觉的乐趣了,有一句俗语说: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后一句大概就是他现在的真实写照。

  他的军官们一边在轻声低聊着,一边暗暗担忧:据说杰伦又要来了,而且时间应该就在今天下午,上次他无功而返,他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了。

  “我们已经都准备好了,照常理来说,我们不会被打败。但如果城被攻下了,我们应该也不要感到难以承受,那是天意。”卡纳瓦罗淡淡地说道,翻过身面墙而睡。当然,他根本就睡不着,只是做做样子让他的军官们放轻松点罢了。

  卡纳瓦罗的鼻息十分均匀,一起一伏,而且越来越酣畅淋漓。表面看起来还真象是已经进入梦乡了。

  “看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将军可以睡得这么熟。”一个军官说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怎么说我们的将军都有个绰号叫‘守城将军’,可不是盖的!”另一个军官表示赞同道。

  听了这些对话,卡纳瓦罗暗自高兴,不管如何,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士气,对于任何一支军队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到了中午一点半钟的时候,天色越发热起来,军官们的心情又开始有些焦急了,他们不约而同地想道:怎么还没来,难道不来了?

  此时,一个传令兵快步地跑进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高声报告道:“来了!杰伦又来了。”

  卡纳瓦罗翻了翻身,装作很随意地说道:“来了就来了,何必大惊小怪的。”

  “将军,你醒了?”刚才说话的第一个军官说道。这一句无疑是废话,睁着大眼说白话。

  “是的,你们快去准备一下,我随后就到。”卡纳瓦罗还是显得那么漫不经心。

  望着这座城堡,杰伦突然产生了一种崇高的感觉。几天前的那个夜晚,在这座城堡里曾经死了那么的人,那么多为死而战的人。那时,即使死亡也是美丽的。

  “今天,一切将恢复正常,将照正常的程序发展下去,那样太恐怖了。”杰伦暗暗想道,“那种力量简直可以破坏整个宇宙。”

  其实,对杰伦来说,最重要的是,那种力量根本不能帮助他攻下曼斯特城,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会不吝惜任何代价。

  “杰伦将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马尼罗轻声说道,自从那晚过后,他说话的声音已经跟以前有很大的区别了。要温柔,再温柔一点。他总是这样对自己说。

  “战争还没开始。”杰伦用手揉了揉鼻子,说道。

  这样多的兵马,密密麻麻地拥挤在曼斯特城下。在烈日的烘烤下,马匹喘着粗气,有些开始口喷白沫,而人们则普遍感到呼吸艰难。但是,尽管如此,细心人仔细看起来,还是会发现这样杂乱的人堆里,其实隐藏着某种阵形。长久的实战经验,已经使杰伦和他的士兵们都知道怎样的阵形,以及自己怎样站位是最好的。

  城上所有的人都立刻运作起来,纷纷跑到城头,半遮着脸四处观望。军官在不停地吆喝着,维持秩序,怎样做到进怎样做到退,想起来简单,但实际执行起来很困难。城上的士兵越来越多,他们排成的锯齿状阵形,错落有致,是卡纳瓦罗多年守城的成果。

  卡纳瓦罗一脸满意的笑容,士兵们知道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敌人,都认认真真地执行了他的命令。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要卡纳瓦罗一站在城头上,他就觉得特有信心。而士兵们也从来没有对他失去过信心,他率领过的军队从来就不要任何旗帜,他自己本身就是一面旗帜。

  城下的兵马如此的密集,象蚂蚁一样,使卡纳瓦罗和他的士兵都觉得,瞄准简直是多此一举的。不但浪费时间,而且还浪费眼力。但当他们都举起箭,卡纳瓦罗手势一挥,准备发射的时候,他们发现城下的士兵也已经举起了一大块一大块的盾牌,向前冲来。这些盾牌又好几块盾牌联结而成,所以,要找到其中的空隙向城下进行有效的施射,无疑是难的。卡纳瓦罗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喊了一声:“射!”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个道理卡纳瓦罗当然明白,不管结局是怎样,不发会使自己的士气受到严重的创伤。因为不发表示自己对自己的进攻已经没有信心了。

  但,其实,发了也是一样。矢箭掉落在大盾牌上,就好像树叶落在地上一样,除了发出一些声响之外,几乎毫无用处。城上的士兵大都感到愕然,脑袋在一刹那之间突然空白,虽然,他们已经知道那些盾牌撑在上面,但他们没有想到竟然可以防守的如此严密。城下的士兵依然在默默的前进之中,他们的脚步整齐而有序,几十万只鞋子踏在地上,发出洪亮的声音。紧接着,几百部高高的登城云梯突然从阵营之中窜出来,逼近城墙,装着轮子的攻城车也跟着辚辚地向着护城河冲过去。

  “快扔下大石头、浇石灰水、和滚烫的热油。”卡纳瓦罗大声喊道。他当过士兵,自然知道城上的士兵在一轮进攻完全无效之后的感受,也知道要大喊大叫才能把他们尽快惊醒。大部分士兵在某些时刻脑袋都会是一片茫然,需要一个可以指明方向的人来引导。

  一时之间,城头上石头四下,石灰水和热油象暴雨般落下去。如果一个人可以死多几次的话,城下的一些士兵至少已经死了十几次。被石头砸成肉酱,被城头上倾倒下来石灰水和滚烫的热油活活淋死。如此循环,几次过后,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变成肉酱,然后再变成熟透了的肉酱,接着又再被石头砸中,变成更精细的肉酱……

  城墙本来就很陡峭,被油浇过之后,更显滑腻,难以攀爬。云梯上拥挤满了人,一块石头或者一盆油浇下去,最上面的攻城士兵掉下去,把下面几格的攻城士兵也给挤兑了下去。惊叫声,哀鸣声,怒骂声,不绝于耳。

  再这样乱纷纷的下去可不行,人多,有什么不一定能取得好的效果。杰伦立刻调整了战术,他下令让许多正在往前挤逼的士兵留在原地不动,等最前面的士兵准备完毕,才一批批地攻上去。简单来说,杰伦现在采用的是波浪式进攻,在杰伦的旗帜下面,无数士兵整齐有序地向着城墙冲去,汹涌的人群象海浪般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地拍击着城头。

  但要攻上卡纳瓦罗部下的交错状的守城阵势,并非是那么容易的。长期的无所事事并没有使他们因为缺少实战而显得生疏,相反的是,他们已经把这种阵势当成了一种游戏,每天都要操练三次,就好像吃饭一样准时,而且纯熟。

  而城下的士兵们在接连的攻击毫无进展的情况下,开始昏头昏脑地跑来跑去,有些士兵甚至开始徒手试图攀爬上城墙。杰伦见到大势不妙,急忙再度下令调整,弓箭手开始发挥他们的作用,密密麻麻的矢箭向城上疾快射去。守城的士兵猝不及防,死伤无数。

  此时,城上的武器,诸如石头之类,数量已经大为减少,渐趋消竭了。攻城的士兵在几轮矢箭过后,又开始新一轮的强攻。他们踩踏着自己同伴的不成样子的尸体,登上云梯,向上面冲去。

  “把死去的同伴的尸体往下扔。”卡纳瓦罗大声命令道。城上的士兵犹豫了一下之后,便立即领会到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一方面可以用尸体来打沉敌人;一方面搬走自己脚下的尸体,可以让行动更加灵活起来。

  一条条的躯体开始从城上抛下来,这些躯体之中并不排除有一些仍然没有完全死去,虽然受了重伤,但本来只要悉心救治就可以救活的人。有一个士兵扔到头脑发晕,甚至把另一个正在往下扔尸体的同伴一腿踢了下去。那个被踢下去的人在空中拼命地摆弄着双手,口里“咿咿呀呀”地发出惊人的嘶喊声,转瞬砸到地上,那人血肉模糊,变成了一具无可置疑的尸体。用某军事学家后来评价这场战争说的一句俏皮话:把活灵活现的同伴当死尸踢下去的那个士兵,只不过是把一具还没有死去的尸体踢下去,让他最终变成尸体。

  “杀!”践踏着累积在城下的尸体和武器,一部分攻城士兵终于成功地登上了城头,士气象火苗一样窜了起来,军官们声嘶力竭地欢呼着,仿佛已经把曼斯特城据为己有了。但守军也并不退让,双方展开激烈的厮杀,残酷的白刃肉搏战正式上演。

  无数的武器象野兽般撕咬着对方,鏖战双方牙关紧咬,鲜血四处激射。惨叫声接连不断,城头上的尸体很快又重新堆垒起来,双方的士兵在磕磕绊绊之中继续血战。浓浊的血腥味道象空气一样充满了整个战场,战马吐出舌头,开始“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有的甚至已经趴倒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眼看就活不成了。

  越来越多的攻城士兵冲上了城头,越来越多的人倒在地上,被人当成了地板一样踩过。在这个时候,随着战争的深入,投入战斗之中的士兵已经不是普通的人类、不是普通的士兵,他们都变成了一个个嗜血的动物。用刀砍,用脚踢,甚至用头盔去撞击,一切可供利用的手段他们都采用了。满身浴血,脸上露出恐怖的狞笑,血污使他们几乎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只管朝会移动的目标砍杀。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被自己人杀掉的士兵绝对不是少数。而且,不仅杀他们的人不知道杀掉的是己方的人,被杀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己方的人所杀。要是他们知道了,那可真是死不瞑目。

  “对方的人好像越来越多。”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砍人了。”

  士兵们在激战中还在不停地嚷道。一般来说,嚷完这句话之后,他们也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去另外一个世界了。因为,他们的斗志已经动摇,意志开始崩溃。两军相遇,勇者胜,在战场上突然失去勇气,死去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预备队,上!”卡纳瓦罗终于驱遣上他最后的士兵。这是他在过去的每场战争中,用以克敌的不二法宝。以前都是用来追击攻城不遂而撤退的军队。因为卡纳瓦罗深深地明白,永远采取守势而不采用任何攻势,不论是那场战争,都是必输无疑的。在他的眼中,守是为了攻,攻是为了守,守中有攻,攻中有守才是守城的最大原则。但今天,杰伦的士兵多得超出了他的想像,多得他布置守城的士兵明显不够用,卡纳瓦罗也只好把那部分预备队的士兵调出来先顶住了。

  追击敌人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能否暂时守住曼斯特城都成了疑问。卡纳瓦罗心里非常清楚,今天这一战凶多吉少。但在表面上,他还是继续大喊着:“杀!杀!杀!”不到无力挽回的时候,就绝对不能放弃。

  “马尼罗,带一支军队,从另外一边攻上去。要猛攻!”杰伦也看出,守军快支持不住了。现在,只要给其中一个点注入更多的兵力,狠狠地攻击这一点,敌军势必支持不住而崩溃。

  马尼罗迟疑了一会,他已经很久没有上战场冲锋了。但立刻,他拔出刀,旋风般地卷了过去。“冲!”他大喊一声。在这一批冲锋的人之中,第一个登上了云梯,并且,第一个顺利地攀上了城头。风拂起他垂在头盔外面的头发,使他显得很象一个英雄。

  用来对付从下面爬到城墙上面的士兵十分奏效的东西,如:城上的石头、石灰水、热油等等,已经宣告罄尽无遗。相对于攻城开始时,那些冲锋的士兵来说,马尼罗率领的士兵可以说是幸运一代,他们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阻力,便顺利地登了上去,占据了城头的一角。

  “他们冲过来了。”城头上的守军响起一阵又惊又惧的呐喊,有点甚至开始拔腿逃开,混乱就象决堤的洪水一样四处乱蹿。卡纳瓦罗发现自己无法再控制局面,但作为一个将领,他还是依然保持着镇定自若的表情,站立在城头上用心指挥。不过,其实,他已经开始感到无力回天了。一种绝望钻入了他的内心,就象钻入士兵们的内心一样。

  城头上到处是杰伦的士兵,密密麻麻的,就象春天花丛里的蜜蜂一样,飞来飞去。

  “大家镇定,镇定,再支持一会,我们的援军就要来了。”卡纳瓦罗大声嚷道。他知道不会有任何援军来到,但是,情势所逼,为了使失去士气的战士们重新拾起士气,他不得不这样说。

  混战中的守军本来已经斗志涣散,听了这句话,状态大勇。而杰伦的士兵则以为对方真的有援军,一时惊慌不已。这样一来,此消彼长,很快,守军又把局势慢慢扭转了回来。马尼罗在上面虽然神勇,却也不能安定战士们的心。

  杰伦眼见胜利就到手了,谁料到自己的士兵如此不争气,受对方所迷惑。不禁大怒,持刀狂呼道:“对方没有什么援军,兄弟们,跟我一起冲上去。”

  话音一落,城下的所有士兵就如同惊涛骇浪般卷上城头。城上的士兵再也无法抵挡,纷纷四散败退。负隅顽抗的被杀,而弃刀准备投降的也有许多被杀红了眼的攻城士兵顺手杀死,连哼也没有再哼一声。

  “哎!天不助我,奈何?奈何?”打了那么多场仗,从没有试过战败,今天一败,竟然是无可挽回。卡纳瓦罗第一次感到自己真的是老了,老得连刀也几乎举不起来,他的双手微微颤抖着。终于,他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把刀锋往脖子上一抹,血流如注,尸体从城墙上高高的摔了下去。

  “哎!”杰伦看到卡纳瓦罗高大的身躯怦然倒下,不禁也是喟然长叹。他突然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可能象他那样老去、因战败而死去。一股悲凉的感觉油然而生,竟然取代了得胜的喜悦。

  守军昏头昏脑的四散逃跑,在一阵疯狂的追杀之后,全军覆没。城中的各处,比如小巷、城墙等等,到处都散布着尸体。

  “杰伦将军,请喝水!”当马尼罗把从城里的井里舀出的水递给杰伦的时候,杰伦看到碗里竟然是一片醒目的血红。在这样惨烈的战争之下,很多士兵的雪流进了井里,把井水都染红了。杰伦不禁皱了皱眉头,但最后还是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然后,他用力把碗摔在地上,扯开喉咙,大声说道:“士兵们,我们离最后的胜利已经不久了,我们将要饮最清澈的井水,我们要彻底解放整个基欧。”

  “万岁,万岁!”在杰伦煽情的演说之下,士兵们狂热地喊了起来,欢呼声如同山洪海啸般庞大,掀起了一个接着一个的高潮。士兵们纷纷把头盔丢向天空,有些甚至将手里拿着的武器也狠狠地向上抛去,结果,自然是乐极生悲。当天,杰伦军中,居然有几百个伤者是被自己或者别人扔上去掉下来的刀、枪所伤。

  史载:圣历2109年5月14日,曼斯特之战,杰伦率兵打败了“守城将军”卡纳瓦罗,歼灭敌军十三万,继续高奏凯歌前进。

第三章 曼斯特之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