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负伤

    “看招!”蓦地,两声大喝平空而起,把正在边飞舞边下降的草屑和尘土再次震到半空。三个身影挟着风雷之势向依维斯发招,三道强大的力量袭向依维斯全身各个部位。同是一流位,不过一流位的武技可要比一流位的魔法对依维斯所能造成的威胁大得多。

  原来坎亚、贝里斯、恩斯特见到那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已经章法尽失,只是在自己身边一阵乱打,再这样下去恐怕事情会更加不可收拾,便急忙冲了出来。

  刚才身上的剑一直在响动不休,依维斯早就知道周围必定还有其他更强大的敌人了。故意采取轻蔑的姿势,只不过是为了尽快引他们出来而已。

  “冰封天下。”依维斯并不想在当年修习武技的地方杀人,不想为不言山多造杀孽,所以他只是使用了擒天七式之中守势最强的一招。否则,刚才那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那里还可能到现在还活着?他当时创造这一招的时候,是用剑的,现在则化成了用掌,威力自是小了一些,不过用来对付这三个人还是绰绰有余。

  那三个身影在急速飞行之中,突然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腾升而起。紧接着,他们发出去的力道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弹回自己的身躯,弄得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要收力好,还是继续发力,以图攻破对方的防身气体好。如果收力,可能被自己发出去的力道反弹回来震伤;但如果继续发力,则如果不能刺透依维斯的防守,反弹力会越来越大,到时再撤去力道,自己肯定会在反弹力之中重伤,乃至死于非命。

  但,战场上容不得他们继续犹豫。他们事先都认为,第一次出击是最有可能击败依维斯的机会,因为他们看准机会,刚才是依维斯最为松懈的时候。所以,他们继续把自身的斗气催发至极点,奋尽全力。

  “坎亚,是你?居然是你?”令依维斯吃惊的倒不是他们凶猛的攻击,而是再一次见到坎亚。他心里想:我已经放过他了,他还来干什么?他还要什么?

  刚一接触,依维斯便发现坎亚的功力竟然已经达到一流位的境界了!依维斯轻轻侧身飘然而过,他本来可以用“冰封天下”把他们完全困住,逼迫他们用功力和他对攻,慢慢消耗完他们的功力。然而,一看到攻击他的人之中有坎亚在内,想起阿雅,他竟然无法狠下心来。

  难道说,真的是自己一厢情愿?也许西龙说得对,坎亚永远不会放过自己,可是,我好象和他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他为什么要阴魂不散,一味地缠着我呢?我已经连亲手建立起来的“前进军”都给他了啊!

  坎亚还需要什么?除了我的命之外,我什么都不剩下了,他还是不肯放过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啊?难道说,我在不知不觉之中得罪过坎亚,但是,自己和坎亚一直就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很少会在一起说话,一起办事啊!还是,上一次我连败了他三场,他不服气?不过,我已经没有军队了,我只是过平静的生活,坎亚他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依维斯闭上眼睛,仿佛看到阿雅就站立在眼前,她是那么样的温柔文弱,象一朵小花,单纯而漂亮,好像会发出光芒一样。阿雅,我真的是不想跟坎亚拼命,拼个你死我活啊!而在他心里的阿雅却依然紧抿嘴唇,一句话也不说。

  “我早说过,坎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了,你还不相信,现在好了吧,人家要来要你的命了!”西龙乜斜着眼睛嚷道。在这种情形之下,居然还有心情说风凉话,真是够潇洒自如的。不过,西龙可并非是为了伤害依维斯或者让他分神,只是他知道在场的任何人都无法伤害依维斯,他对依维斯的实力有充分的信心。

  但坎亚一声也不发,更不领情。继续出招,而且每一招都是攻向要害部位,其他两个武者也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招数千奇百怪,而且又威力巨大,令人叹为观止。由于不想伤人,依维斯不禁连连后退。

  “你的功力已经达到一流位了?这么快?”依维斯在后退之中仍然张嘴说道,而且面不红心也不跳。

  “你已经达到强一流了,我为何不能达到一流位?”坎亚口里喷出一道气,脸色紫涨,说道。他本来就是个极要强的人,在依维斯没拜达修为师之前,他是达修门下武技最强的人,但随着依维斯的崛起,他便慢慢退到了第二位。遇到这种情况,他当然更加加紧练功了,天赋和勤奋加在一起,武技自然也就突飞猛进了。但他隐藏得很好,在他刚才出手之前,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恐怕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

  “依维斯,在战场上,你已经对他处处忍让,并把一切都让给了他,他还不知足,难道你现在还要继续忍吗?”西龙又气又急的嚷道。虽然他看得眼花缭乱,根本不知道双方出什么招数,攻向那个部位,但见到依维斯的身形在不停的向后移动,便猜到依维斯又颇多顾忌,不敢放手一博,怕伤了坎亚难以向阿雅交代。

  “西龙,我不会有事,你退到一边去,别给我们的斗气伤到了。”依维斯缓缓说道。心想:无论如何,我不能伤害阿雅的丈夫,既然我不能让她得到幸福,就让坎亚给他幸福吧。

  “哎~,你要小心,依维斯。这种人,不值得你这样对他。”西龙长叹一声,语重心长地说道。他当然也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依维斯都几乎不可能会听从他,但他还是觉得应该说。很多时候,人都是这样,明明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无济于事,却还是忍不住去做,比如此刻的西龙,还有不忍心下重手的依维斯。

  “坎亚师兄,恭喜你达到一流位,如果你要试试一流位的威力,我可以陪你试。但如果你要拼命,我奉劝你回去,我只是不想阿雅伤心。”酣战中,依维斯朗声说道。他所做的一切原只为阿雅,可惜阿雅并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呢?他们的关系不会有丝毫的变化。

  “围住他。”坎亚脸色阴沉,双拳连续挥动。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依维斯的语气在坎亚听来很明显是在说如果他想杀坎亚,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是因为阿雅的缘故,才不杀他,这使坎亚更觉得受到屈辱了。他见依维斯在他们三个人几乎是并排攻打的情况下,不停地往后退,而自己三个人虽然是追着他跑,却一直连衣角都没沾到,便想着三个人站在不同的方位,把依维斯围在中间,依维斯就会无路可退了。

  立刻,三个人一个迅疾的交叉移位,形成了一个铁三角形状的多边形。但他们快,依维斯也不慢,他只是用足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体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弹了开去。只一下便把“铁三角”化解于无形之中。那三个人不禁后退了好几步。

  依维斯的长剑依旧在鸣响,那声音越来越迫切,越来越激越。“不,我绝不能拔剑。”依维斯想道,“反正他们杀不了我,我就这样跟他们周旋下去,等到他们耗尽功力,自然会走。我若是连这一点都无法控制的话,又有什么面目去见阿雅呢?”

  “哼!”坎亚黑口黑脸地重重哼了一下,施展出达修的绝学“军临天下”。而贝里思和恩斯特也不遗余力地进行攻击。他们俩越战越是心惊胆战,以前他们俩本以为坎亚和蓝达雅长老为了顺利把依维斯干掉,所以尽量的言过其实、夸大其词,促使他们俩使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消灭他。

  但现在,他们发现事实上,依维斯比他们口中说的似乎还要更加厉害,比他们刚才在一旁观战时看到的依维斯更加匪夷所思。他们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坎亚愿意舍弃一国之尊的威严,而蓝达雅长老也不顾自己的地位,要使出偷袭这样肮脏的手段来对付依维斯了。

  “确实,对于依维斯这种人来说,不偷袭是很难战胜他的。” 贝里思和恩斯特一齐想道。不过,作为一个真正的武者,他们还是并不后悔在出拳之前嚷了一句“看招”,提醒依维斯有人袭击他了。

  在刚开始,他们俩都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妄想着速战速决,最好是自己不用出大太力就可以把依维斯杀死。不过交手到现在,形势所逼,他们不得不竭尽全力。此刻,他们脸上的汗珠愈来愈多,脸色也愈来愈显得通红,如同熟透了的西红柿一般。

  “包围他。”此情此景,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马科因都已经丧失理智,象战场上的士兵一样感情冲动起来,面色赤红,一点也没有他们平时那副悠闲自在,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般飘逸气质。

  六大高手,三个一流位魔法师和三个一流位的武者加在一起,声势确实浩大。一阵强烈的喧哗声中,依维斯奋力将全身功力往上提升,双足紧贴在地上,脚底的地面居然被震出一道道裂痕,如同暴晒之下的旱田一样。那裂缝越来越大,象波纹一样往外围延展。

  “地震了?”白木惊叫道。

  “少见多怪。”西龙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出声,免得干扰到依维斯。

  依维斯自己知道,今日之战,看来难以妥善收场,但他并不想多制造杀孽,就算再次被西龙骂是笨蛋也无怨无悔。

  “不杀人是可能的吗?”看着那六个人象是不要命地围着自己狂打,依维斯不禁连连苦笑,“看来他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至少我要挫伤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吧!”

  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攻击依维斯的背面,而三个武者则负责对付依维斯的正名。依维斯发动功力,将三个武者的攻势慢慢化解,并且一步步向后面退去,而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对他无可奈何,只好不停的跟着依维斯的后脚跟后退。

  这六个人都奋尽全力地攻击依维斯,不过,却依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因为,依维斯的功力实在比他们高得太多了,虽然,从流位来看,仅仅是相差一个流位而已,而且在人数上又大大占了上风。但是,一个流位的区别是很大的。就象天堂和地狱也不过是一地之隔,却是两个极端,一个光明,一个无尽的黑暗。

  “看来依维斯也不过如此。”马科因大声喊道。他不过是在为自己壮壮胆罢了,实际上,他和两位蓝达雅长老都胆颤心惊,依然没能止住后退的步伐。

  “看招!”依维斯突然拔空而起,两只手左点右勾,前打后捶,分别在六个人的手臂上弹了数下。几乎在同时,六人都觉得手上一阵剧痛,有力却使不出来,依维斯趁势一跃,跳出包围圈。

  谁知道,坎亚咬一咬牙,依然紧追不舍,挥舞双拳直捣依维斯后背。依维斯正暗自松了一口气,听见后面风声忽至,急忙挥掌迎去,但眼角一看到是坎亚,立刻又把力量减弱了几分。“砰”,四掌相接之下,依维斯竟然后退了好几步。

  “坎亚师兄功力竟增进如斯!”虽然依维斯一开始就知道坎亚是一流位,却还是以为他不过是刚刚升上了一流位而已,所以功力并不会太强劲。一接之下,才知道坎亚的功力绝对是进入一流位已久的了。此人城府之深,的确出人意料之外。

  坎亚只顾闷着头进攻,一点也不理睬依维斯。半刹之后,依维斯又再次落入了他们的包围圈之中。

  黑影憧憧,七个身影此起彼落,交叉而行。西龙、那兰罗看得眼花缭乱,见到依维斯因为处处避让,禁不住连声呼叫。而白木则已经忘记了刚才几乎被魔法师马科因打中的惊险情景,此时一边大呼过瘾,一边摆开架势,照着他们争斗的样子,舞了起来。

  “我要跟他们学习武艺,从高手相争中得到一些教益。”白木边舞动边嚷道。可惜,他口上说的远远比他身上练的要漂亮得多,他把依维斯、坎亚等人的招式模仿得驴不像驴,骡不像骡,形状丑陋之极,别提有多别扭。那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偏偏要学一个女孩一样扭动腰肢,款款而行一样。

  幸亏西龙他们都在关注着战局,而其他人则置身其中,无法脱身,否则,看到白木这副模样,非一人一拳把他打晕,然后再补上几脚,最后还要骂上一句“该死,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不可。

  “各位这样苦苦相逼,难道真要我反攻吗?”依维斯皱了皱眉头,说道。他觉得再这样打下去自己一定会失去耐性,而身上的剑发出的杀气也会使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到时免不了要拔剑把他们都干掉。

  “嘿嘿。”坎亚等几人话也不答,只是冷笑了几声。他们虽然越来越对依维斯的功力惊讶不已,但觉得依维斯已经被他们纳入包围圈之中,再也无法脱身了。下手也毫不留情,越打越急,越攻越快,直要置依维斯于死地。

  但依维斯知道这样下去他们永远也无法对自己构成真正的威胁,特别是那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虽然表面上依维斯好像不停地避闪他们,但实际上,却是利用他们来拖慢坎亚他们的攻势。简单说来,他们不存在比存在威胁还要大些。

  “坎亚师兄,你有一统天下的雄心,尽管西龙一再反对我把兵权给你,但我还是把它给你了,可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我而后快呢?”身形移动之中,依维斯徐徐问道。

  “因为你是依维斯,因为你要杀我。”坎亚咬牙切齿地答道。手下可一点也没有慢下去,招式之毒辣也实在少见。

  “因为我是依维斯?我要杀你?我什么时候要杀你了?”要不是被六个人围住,腾不出手,依维斯肯定会伸手搔搔头皮,这话的前半截说了可不等于没说吗?而后半截则更让他感到莫名其妙。他那里知道那是坎亚故意说给山上的那个人听的。

  “是,有你在,就不会有我站的地方。”坎亚大喝一声,说道。

  “我已经回到不言山了,打算从此不问世事,你还是要死死纠缠,非置我于死地不可?我从来没打算跟你争夺什么。”依维斯说道。他可不明白为什么事到如今,坎亚还说出那样的话来。

  “你一天不死,这个世界就是你的,无论你身在那里。但是,如果你死了,一段很短的时间只内,你还会阴魂不散地笼罩着这个世界。不过,死了终究是死了,人们会渐渐淡忘你,淡忘你留下的一切,你无法再和我分享任何东西。所以,我一定要杀了你。”坎亚低声喝道。很明显,他害怕被山上埋伏着的那个人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依维斯,废了他!即使不杀他,也废了他,这样的人有了武功是天下人的不幸,有了兵权更是如此。”西龙听到了坎亚的话之后,大声喝道。

  “哈哈哈,西龙,你们老是觉得自己才是对的,老以为自己是救世主,而一旦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就是错误的。你说,你们手下的冤魂会比死在我手下的人少吗?”坎亚闻言,大笑三声,喝道。

  依维斯心头一动,倒也觉得真是如此,自己亲手杀的人比在场的任何一位都要多出很多,难道自己错了?难道自己一直要解放世界都是错误的?这个不止一次萦绕着他的头脑的问题现在又再次向他心头袭来。当下,动作放慢了不少。

  那六个人见到依维斯脸上的神色忽明忽暗,知道他正在心神摇晃之间,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六个人不约而同地下了重手,向依维斯的身上击去。

  “啊!” 依维斯被贝里思一掌击中右边肋骨,痛疼不已,忍不住轻哼了一声。不过,虽然神情恍惚,依维斯还是成功地躲过了其他五掌。

  “依维斯,千万不要分神。”西龙见状,心急如焚地喊道。

  “依维斯总统领,小心点。”那兰罗也大叫道。

  “依维斯总统领,你可千万不能死,你死了我们大家就都完蛋了。”此时的白木已经停止了“学习武艺”,因为他突然想到,要是依维斯战败了,他们几个肯定都逃不过坎亚的毒手,便再也没有心情学下去了。只是站在一旁,睁大着眼睛,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喊完那句话之后,一边还在咂着舌头,一迭声说:“好险,好险。”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说什么“好险”,因为并非是每个时刻都有人遇到危险,他却依然在不停地说着,仿佛这句话象呼吸一样,他已经无法离开了。

  西龙和那兰罗都向着白木怒目而视,白木瞥见了,便把头埋得低低的,许久也不敢再抬起来。心里却想:我说的可是事实,总统领要是垮了,大家都得死,你们别这样盯着我,盯我干嘛?

  依维斯急忙收回神思,奋力一击,将六个人逼退几步。喉头一热,“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身躯微微摇晃了几下,几乎坐倒在地上。

  “大家再出点力,这小子顶不住了。”坎亚闷声说道。

  “依维斯,你没事吧?”西龙急速地嚷道。他自己又帮不上忙,见到依维斯受伤吐血,更是心神大乱,不知道如何是好。

  “放心,我不会有事。”依维斯微笑道,那微笑带着丝丝血迹,显得有些可怖。他功力比那六个人高出不少,虽然一时失察,被贝里思一掌击中,吐了血,但却还是没有什么大碍。

  混战之中,依维斯突然抽出左手抹去了嘴巴上残余的血迹,接着又把舌头从嘴巴里探了出来,舔干净了自己嘴唇旁边的血珠。他不想让西龙他们看着他吐血而为他过分担心,把血擦干净至少让他们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吐了一小口,并不会继续吐下去。

  “依维斯,你今天跑不了了。”坎亚面有喜色,冷笑道。

  “哈哈哈,坎亚,你以为我依维斯是那么容易倒下去、那么容易被击毙的吗?”依维斯豪气顿生。右手扬起一道圆弧,左手“呼呼呼”地连推几掌,把坎亚他们逼得“咯噔咯噔”后退不已。

  “强弩之末,何足道之。”坎亚竟然伸出双掌,要与依维斯以硬碰硬。

  “好,我成全你!”依维斯存心要让坎亚知难而退,左手不停的见招拆招,右手高高举起,向着坎亚缓缓扫去。

  坎亚但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向着自己压了过来,胸口发闷,知道自己硬撑是撑不住的了,急忙收起双掌,跳起避过。这还是依维斯手下留情,留了三分力气,而且一见到坎亚要硬碰,又收了回来,要不然坎亚那里躲避得了?不死怕也得重伤了。

  坎亚脸色凝重,一碰之下,他知道依维斯的功力和受伤之前并无多大区别。当下,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其他五人见到坎亚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也都大吃一惊,心中知道依维斯功力实在是深不可测,即使受伤了,己方六人也难以占到一丁点便宜。当下,又各自凝神出击,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交手到现在,依维斯处处示弱,不忍心真正动手,他们六人才能勉强把他包围起来。但可惜,他们的功力和他相差悬殊,每当遇到无法避开的招式时,依维斯只需要使出深厚的功力,就可力保自身不受任何伤害。而那六个人以为己方占了优势,虽然触碰不到依维斯,心头焦急,但还是强自压住心绪,继续耐心的寻找依维斯的空门。

  “六合大阵。”激战之中,坎亚朗声喊道。据说,这个阵法是一百年前,由当时的武林名宿孤独老人所创。顾名思义,这个阵由六个人所组成,而且巧合的是,恰好需要三个魔法高手和三个武技高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现在由坎亚他们六个人用,可说是天作之合。

  “依维斯,你可要小心点哦!”坎亚不怀好意连声冷笑道。霎时之间,一阵阵非同凡响的气顿时膨胀起来,使本来就已经略显暗淡的天空骤然堕入黑暗之中。那气体越来越大,飓风四起,冲击力大得吓人。西龙、那兰罗、白木虽然离得很远,却也已立脚不稳,被吹得跌跌撞撞的,最后三个人都只好趴在地上,双手紧紧抓着身边的岩石,才算安定下来。

  “妈的,这是什么邪术,这么厉害的。”白木脸色大变,一边还骂骂咧咧道。此时,要是马科因再给他一掌,依维斯肯定无暇救他,他自己也也被牵入到阵势之中,无法脱身。不过,马科因一方面不敢再次因小失大,一方面也因为投入到战局之中,没有多想。其他人则是根本就没多加理会,反正只要把依维斯干掉,西龙、那兰罗、白木就不过是砧上的肉,任人宰割,何必急在一时呢?所以白木骂完之后倒也没有人立刻找他算账。

  “威力果然是非同小可。”依维斯暗自心惊,他身畔的宝剑长吟不已,仿佛在劝说他赶快拔出来,但他咬了咬牙,还是忍住不拔出来。密集的气体向他身上疯狂地压缩,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依维斯只是凭感觉得知四面八方都有侵袭的气体,他身上的精神力也在频频告急:有强劲外敌入侵,就快要抵挡不住,请尽快反击。

  “这一次我看你往哪里逃?嘿嘿!”坎亚冷笑道。

  “哎!”依维斯本来想往坎亚发出声音的方向发去一掌,但未及推出,阿雅的影子又在他的眼前浮现,如同夜晚的星星一样闪烁不定。他微微叹息,只好收回掌力,又是用一招“冰封天下”将自己全身各个部位掩护起来。

  依维斯看不清楚他们在那里,坎亚等六人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依维斯的站位。这也是这个阵法的神奇之处,运用阵法的那一方能看到对方的一举一动,而困在阵中的人,无论你功力有多么深厚,比用阵的人高出多少,却是难以看清自己的处境。

  不过,看清楚了又如何呢?依维斯的“冰封天下”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个级别的人所能找到破绽的,即使利用了阵法的神奇力量,也只是把几个人的功力扩大了好几倍,然后把功力往依维斯的防护墙上撞击,以硬碰硬罢了。

  坎亚等六人心中又是一惊:连百年前的阵法也破不了依维斯这一招看来很简单无奇的“冰封天下”,也制服不了依维斯?一个流位的区别真有那么大吗?大到即使是六个人,而且用““六合大阵””还无法降伏他?

  此时的依维斯也在寻思道:这个“六合大阵”可也不是盖的,使他们的功力陡然增长了这么多,自己虽然可以防守住,但却也无法找到它的破绽。以前在师父达修那里看了那么多书,怎么就没看过有这种阵法呢?

  依维斯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个阵法的人本来只有魔法师马科因一人,因为孤独老人正是他的师父,而他只有马科因这么一个徒弟。这一次是因为要围杀依维斯,马科因才把这个阵法事先向其他人解释,要不然,恐怕,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世界上有“六合大阵”这种东西。

  “依维斯,请你多保重身体啊!”坎亚说着催动阵势,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六合大阵”形状成为了一个大旋涡,周围的灰尘、树叶、树枝竟然被吸附了上来,还在“咝咝”发响,最后,上面的树叶和树枝居然燃烧了起来,火势十分浩大,把山谷照得一片通红。

  依维斯在里面舞动着,从外面看起来就好像给火烧到了一样。实际上,那些火根本进入不了他的防护圈子,他除了觉得有点热之外,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更没有被烧到。

  不过,这样一来,西龙、那兰罗、白木可就吓坏了,又不敢爬起来,只好躺在地上连声呼叫着依维斯的名字。

  坎亚见依然无效,又采用了阵法中的另一套攻击方案。六个人不停的交错换位,时而轮番攻击,时而一起发拳。心想:就算依维斯身手再快,也快不过六个人加起来那样快吧?只要六拳之中能有一拳打中他,慢慢消耗下去,依维斯就必败无疑了。

  可惜,虽然坎亚想的不无道理,可他忽略了一点:他们六个人中的任何一个跟依维斯的功力都不可同日而语,相差甚远。正所谓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坎亚打错了算盘,他们六个人的功力只有全部融入在“六合大阵”中,才可以勉强和依维斯持平,一旦分开来打,对依维斯的威胁只有更小而不是更多。不过,依赖着“六合大阵”,他们暂时还是把依维斯团团围住。

  依维斯试用了很多种方法,数度想破阵而出,但却数度没能成功,心下也不免有些焦躁。寻思着:莫非这个阵完全没有破绽,一定要以功力伤人,然后才能够取胜?但又转念一想: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完美无缺的,比如花朵虽然美丽,却红不到百日,人算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动物了,偶尔却也还要生病。而这个阵法正是由人设计出来的,所以一定有漏洞,自己一定能找出来。

  “中!”蓝达雅长老基尔恩见到依维斯腰部露出一个大破绽,一时欣喜若狂,运尽所有魔法力道打了过去。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事情并不如自己想像得那样美好,他的魔法力道到了那里如同陷入泥潭般,无影无踪。

  依维斯幡然醒悟,刚才一时着急,居然没有想到魔法力道对自己是没太大杀伤力的。这个阵对自己来说,该予以狠狠打击的就是魔法师,虽然他看不见他们,不过魔法力道跟武技的力道区别是很大的,依维斯只要顺着魔法力道发出来的方向回击就是了。这样一想,依维斯立刻使出一招他当年化自菲欧思的“万紫千红”。

  基尔恩、吉里斯、马科因同时看到天空之中仿佛有千万朵颜色各异的花在转动,而且其中有好几朵向着自己的鼻梁袭来,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禁仓皇后退。“六合大阵”由此被依维斯打开了一个缺口,浓烟随风而散,山谷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重新组合。”坎亚心有不甘又再次组成“六合大阵”,他刚刚尝到一点甜头,怎么也没料到这么快就被依维斯破了,心中以为只是他侥幸而已。

  但依维斯既然已经找到了破阵的方法,那个阵对他来说也就形同虚设了。这时,他倒不急于破阵了,悠闲地在阵中游走,如同飞龙在天,宛如流星飞驰,自在之极。时不时还给发来魔法力道的那一边一个冲击,给他们的阵形制造了很多麻烦。

  如此一来,两个蓝达雅和魔法师非但没能给依维斯增加压力,反倒使他们打起来碍手碍脚的。三个魔法高手的在场,不但难以发挥阵形的威力,甚至坎亚、贝里思、恩斯特还要经常对他们施以援手,给他们解一时之困。顿时一片手忙脚乱,到后来,已经全无阵形可言了,纯粹是乱打瞎踢。

  “哈哈,这样的阵形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白木真是一个怪胎,刚才还趴在地上,吓得象一只缩头乌龟,一旦形势有所好转,又立即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

第五章 负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