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陷入苦战

    “两位蓝达雅的长老还有魔法师,你们三个去对付那几个人。”激战中,坎亚冷冷地说道。在他加入战团之前,他在草丛里观察了许久。现在看到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在阵势之中,又没有产生什么好的效果,反而束手缚脚,心里已经知道他们的魔法对依维斯几乎一点作用都没有,冲上来只是给自己三人添乱。心想不如让他们去侵扰西龙他们,使依维斯分心,兴许能迫使依维斯出现漏洞。

  “坎亚,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其他人,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好了。”依维斯脸色大变,说道。

  真不愧是师父门下天资最高的徒弟,坎亚终究还是看出了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没起什么好作用。依维斯一边喝止,一边暗自想道。

  “依维斯,你现在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了吧?你还手下留情。”西龙也大喊道。心想:依维斯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不单他自己会没命,他们三个也会象白木说的那样,在这里送命。

  “嘿嘿,依维斯,这仅仅是一种策略。”坎亚低吼道。很明显,他想刺激依维斯,使他心烦气噪、方寸大乱。

  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闻言,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这一边帮不上忙,虽然有点为之脸红,但还是听从坎亚的话,收起了魔法,转身慢慢逼向西龙他们,脸色阴晴不定。

  “依维斯,救我。”西龙一边撒腿狂跑一边放声大叫道。心想:大事不好了。

  “依维斯总统领,救命。”白木和那兰罗也不约而同地喊道。刚开始时,白木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是一个骑士,正宗的骑士,高贵的骑士,不可以随便喊救命,要宁死不屈。但看到那三个人向自己扑过来,气势十分吓人,他还是忍不住挥舞着双手,哇哇大叫。在这一刻,不知道他有没有发觉自己根本就不配做一个骑士,还是会给自己找个理由说,骑士也偶尔会求救、会投降的。至于那兰罗的想法倒是简单点,战斗一开始,他就想:如果有人要夺我的性命,不管如何,我便要喊救命,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做人要诚实。

  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马科因之中的任何一人都足以轻而易举地夺取西龙他们的生命,何况是三个?西龙、白木、那兰罗只感觉到一张无形的网把自己牢牢罩住,他们拔起腿想开溜,但是却好像有一种吸力把自己吸住一样,怎么也无法挣脱开去。

  而此时依维斯给三个一流位武技高手缠住,眼角掠到如此情景,一时心急如焚,连连发招,但由于依然不想痛下杀手,所以也没能突围而出。

  “我劝你们不要动他们一根毫毛,否则……”依维斯沉吟道。心想:要是西龙、那兰罗、白木之中任何一人被他们杀死,自己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大肆报仇,而不再诸多顾忌了。

  “不要杀他们。”坎亚大声喝止道。他自然不是因为依维斯的话,更不是因为心慈手软才这样说,而是觉得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罢了。他知道发了疯的依维斯是什么样子,要是真把依维斯激发到那种状态的话,十个坎亚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他还不想也不敢激怒依维斯。

  “不杀?”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马科因硬生生止住了身形,讶异地问道。但一瞬间之后,他们就领会了坎亚的意图:不杀他们,但可以折磨他们,刺激依维斯的神经,使他分神。

  “算你还有点良心。”白木骂骂咧咧地嚷道。刚才他跑不动,索性坐了下去,现在拍拍屁股上缀满的尘灰,又趾高气扬地站立了起来,那神情仿佛是一个得胜回朝的将军。

  “依维斯,你再不狠下心来,我们三个今天一定会被他们折磨得不像人形。”还是西龙看得清楚,知道坎亚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放过他们。他又开始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学习好武技了,每次遇到危险他都会产生这个念头,但危险过后,他又将它置之脑后。他总是这样开解自己:不会这么巧吧?这个世界上那里有那么多危险,还是算了,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这些无谓的东西上面,世界还有大把其他更伟大更有意义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那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马科因狞笑着一步一步走向西龙、白木和那兰罗。

  “坎亚,不关他们的事,让他们走。”依维斯说道。心中却想道:坎亚啊坎亚,枉你还自称为英雄,居然使用这种卑鄙伎俩。口里却没有吐露出一句话,因为他突然害怕激怒坎亚,使他做一些不可想象的事情出来,要是到了那种时候,自己一定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局势将会一发而不可收拾。而且,西龙、那兰罗、白木毕竟还没有生命危险,要是给他过大的压力,他让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把他们杀了,那就麻烦了。

  “没那么容易,今天,你们四个人,谁也不用妄想从这里活着走出去。”坎亚撇了撇嘴,冷笑道。使出一招自创的“云山千叠”,远远望过去,姿势十分优美,如同千朵万朵云在天空中飞来飞去,轻烟四起,飘飘荡荡,瞬息万变,绝妙之极。

  依维斯举目一看,便知道破绽何在,只是轻轻让过,并不接招。心中却也十分佩服坎亚的创意。一个表面看起来是如此功利的人,居然能想出这样优雅的招式,真是大大的出乎别人的意料之外。由此足见,人皆有其多重性,若是简单以一面而去看一个人,总是难免会把人看得太简单了。

  恩斯特也轻叱一声,把自己的得意之作“雁潭残影”一一施将出来。只见他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招数精妙奇巧,细细看过去,掌下竟似带有缕缕浮云,使人看了有一种荡涤心胸、无牵无挂的奇妙感觉。

  “好掌法。”依维斯看得心旷神怡,忍不住大声赞道。也不出手破解他的招式,一心想让恩斯特把全套掌法施展完全,好一饱眼福。

  恩斯特受到了激励,而且这种激励来自比自己强出很多的高手,心情大悦,精神大振,放开手脚,把招式完完全全施展开来。但见攻时如天马行空,大雁长鸣,气势磅礴,一泻千里;守时则如同行云流水,层层叠叠,小径通幽,无穷无尽。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我们是来杀人,不是来展现掌法。”坎亚见恩斯特存心卖弄,忍不住斥责道。也不想想自己刚才使出了自创的那招“云山千叠”也不可避免的有存心卖弄的嫌疑。

  “我自有分寸。”恩斯特闻言,把脸拉得老长,怒道。其实坎亚倒是冤枉他了,恩斯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要杀人,而不是要卖弄掌法呢?只是他这套掌法本来就是越是打得好越具杀伤力就越是好看,可惜,使出来之后却对依维斯没什么太大的作用。这也是导致坎亚误会的原因之一。

  “真的非杀我不可?那我可就要动手了。”依维斯口里这样说,可他依然还是不想真正出手反攻,只是在他们三个的拳风腿影之中,左躲右闪,虽然没被击中,但看起来却是不胜狼狈。他们三个人联合起来虽然没有“六合大阵”刚开始时给依维斯造成的麻烦那么大,却要比“六合大阵”被破之后,有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在场的时候威力要大很多。

  “救命!”一连串声音响彻整个山谷,远远地传出去,又传了回来。

  只见西龙、白木、那兰罗被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马科因当做绣球般扔来扔去。西龙三人在空中被迫表演着各种各样的高难度而且不规则的动作:双腿乱踢、双手乱摇,颠得七荤八素的,一边嚷还一边在半空中不停地呕吐。

  “坎亚,你真的希望我拔剑?”依维斯瞥见如此情形,知道西龙他们虽然没有性命危险,不过所受的折磨也是不小的,便说道。不过,他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因为他知道剑一出鞘,长期的忍让和压抑一时爆发出来,自己很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了,那么,随之而来的自然是血光之灾了。他不想这样,他不想在不言山杀人,更不想杀一切与阿雅有关联的人。

  而且,不单是敌人害怕他发飙,他自己也害怕自己发飙,他觉得每当到了那种时候,自己做的事情无一不是血腥而且变态,他自己也难以忍受,特别是以后难以忍受这段残酷的回忆。

  而坎亚不则一声,只是继续使出最毒辣的招数,和其他两个武者夹攻依维斯。酣战中,贝里斯使出一招“天幻飞影”,如同一大截铁块般,狠狠地砸向依维斯的面门。这一拳力度非同小可,任何一个人,要是不幸被打中的话,恐怕只好回“老家”了。

  “好!不愧是一流位的武者。”依维斯嘴角绽出一丝笑容,朗声笑道。同样是一流位的武者,贝里斯的掌法明显比恩斯特实用得多,也更具杀伤力,一招一式,稳打稳扎,毫不含糊,完全是为了打败敌人而创造的。

  而坎亚和恩斯特也配合着贝里斯进攻依维斯,依照他们的计划,三个人将轮番使出自己的绝技,逐渐消耗依维斯的体力。而最后一击由三个人共同完成,但现在尚未到时候。

  不过,毕竟有一个流位的差别。贝里斯的进攻被依维斯移接到坎亚和恩斯特身上,三个人冷不及防,几乎撞到一起,好在他们也都是身经百战的人物了,反应够快,及时收拳,这才避免了自相碰撞的狼狈局面。但由于收得匆促,三个人无疑例外都被自己发出的力道逼得后退不迭。

  坎亚、恩斯特、贝里斯三人,站定之后,互相瞪视了一眼,再次扑了上去。

  “我无意伤人,但既然你们逼我,我就必须要用武力来说明一切了。”依维斯左避右闪,极尽腾挪跌宕之能事,忽而高高窜起,忽而低低降落,用心地抵御着他们的攻势。拆解了一会儿,依维斯突然变招,只见他双臂四处挥动,四方八面都是重重叠叠的掌影,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就如同狂风骤起、万片花瓣从空中散下一般,姿态潇洒而飘逸,宛若翩翩起舞。

  坎亚、恩斯特、贝里思弄不清楚到底那一掌是实,那一掌是虚,眼花缭乱,只得双手狂舞,拼命护住自己全身的各个部位。但由于依维斯一直以来几乎只是防守,并没有反击,使他们有了误解,以为依维斯在他们的围攻之下,难以施展攻势。这时,事出仓促,哪里还守得门户?只听“啪啪啪”几声,连珠炮似的,一不提防,他们各中了一掌,坎亚的是右肩,恩斯特是左腿,贝里斯则被击中腰部。好在依维斯只是空有招式,并没有发出力道,不然他们此刻恐怕不会如此好受。

  三个人同时心中一凛,暗道了一声:“好险!”咬了咬牙,又纵身上前。心中只道是依维斯攻得太快,一时来不及发出更猛烈的力道,并没有想到依维斯是在警告他们知难而退。很多人都是如此,平时聪明非常,一遇到事情,脑子就暂时失调了,也看不清楚事实真相。当然,也可能是他们故意装作不知道依维斯的用意,好继续自己的进攻。

  不过,此时,他们对依维斯的看法随着他们跟依维斯战斗的时间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坎亚觉得自己虽然一直强调不能小看依维斯,但自己在开始交手之前,却还是不知不觉地低估了依维斯。起先,他本以为,在魔法的干扰之下,他们一出手,即使不能杀死依维斯,也至少可以使他身受重伤。但是,事与愿违,魔法对依维斯根本就没什么作用,他们三个第一击不得不无功而返。而后,坎亚又以为,即使三个人第一击不能对依维斯造成伤害,混战之下,也必定能拿他性命。谁知道,事实再一次打破了他的如意算盘。而且,在依维斯没有出全力进攻的条件之下,他们竟然还各中了一掌,虽然这一掌并没使他们受伤,但这简直让坎亚难以接受。

  恩斯特、贝里斯则开始怀疑自己在大陆上分别排名第八和第五,是不是因为还有很多高手没有参加比武,所以才侥幸得到了那个荣誉。而在此战之前,他们却还一直以为自己当初之所以“屈居”第八或第五,全是因为自己一时失手,才会输给了别人,并非是实力使然。要是有机会再比一次的话,一定可以把自己的排名再往前挪上几挪。

  总之,三个人越战越是心惊胆战。纷纷使出两败俱伤的招数,一时之间,把依维斯又再次逼得连连后退。由此,足以验证一句话: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不过,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依然逼近不了依维斯的身体。总觉得有一股力量把自己的拳头牵引向另外一个方向,就好像狂风把射出去的箭吹离了原先预定的轨道一样。只是,那股力量又没有狂风那样霸道,那是一种暗涌般的力量,仿佛是从海底深处钻出来的。

  久攻无效,坎亚突然腾出右手,拔出自己的长剑,直刺依维斯。他开始觉得要对付依维斯,使用任何花俏的动作,是没有作用的,到头来非但骗不了他,找不到他的破绽,反倒可能把自己给骗了,并让依维斯窥见自己的破绽,伺机攻击。

  贝里斯和恩斯特也意领神会,一起从腰间解下自己的剑,运力至剑尖。一步一步地或刺或挑或砍,每一剑都是指向依维斯的要害部位。

  战局中,四个人的动作越来越慢,看起来竟然象是一个师父在教几个徒弟练习武艺一样,故意放慢招式的速度,使徒弟们能够看得清楚。但是,只要稍微有点武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是从开始以来最危险的时候,因为鏖战双方都把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一个非常高的点。虽然动作缓慢,而且无声无息,但每一剑每一掌却都是蕴涵着千钧之力,一经刺中,一定会伤得很重。

  四个人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团,这个气团牢牢地包裹着他们。他们在里面就好像置身于一个玻璃球一样。不过,要是有人妄图进入或者破坏这个气团,除非他的功力比他们四个人加起来还要高,不然的话,一定会七窍流血、当场死于非命。

  在空中被抛来抛去、连续颠簸之中,西龙、那兰罗、白木已经把自己肚子里的东西悉数吐得一干二净了。此时,他们感到周身乏力,身心疲惫,再也无法破口大骂了。不过,两个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毕竟,被抛的不是三个充满空气的布袋,而是三个沉甸甸的人,抛得久了自己也会累的。

  他们眼看着这个奇怪的现象,不禁惊奇地半张开嘴巴。那个气团里面晶莹剔透,四个人装在里面看起来就如同在玻璃缸里的鱼一样,长发如同水草一般荡漾,容貌比在陆地上精奇多了,就象是镶缀满水晶,闪闪发亮。

  “太好看了。”半空中的白木一边流口水一边讷讷地说道。心想:要是我能生活在里面就好了,多么漂亮啊!

  置身于玻璃球状气团之中的四个人可没他们想像的那么享受,他们一点也不觉得里面很漂亮很美妙。依维斯感觉到温度在逐渐升高,自己虽然有防护气体,但是并不能完全隔热,而且在里面呈封闭状态,又跟外面的空气几乎不能形成对流,所以颇有点难受。

  至于坎亚、贝里思、恩斯特可就更惨了。热流在他们皮肤上擦来擦去,就好像拿着一把锯子在慢慢地锯着身上的肉一样,疼痛、麻木,想喊却又喊不出声,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心好像快要蹦出来了,嘴唇上有股烧焦的味道。特别是三人之中,功力较弱的恩斯特,更是脸色涨得通红,跌跌撞撞,几乎就要倒下去了。好在他们还仅仅是在气团的外围,要是将他们置身于依维斯现在所在的地方,恐怕早就瘫倒在地,气绝身亡了。

  但,尽管如此,却没有人想冲破这个气团,因为冲破这个气团也象要进入这个气团一样,要是没有深厚的功力,加上超强的爆发力,会反为其伤。现在就看谁能熬得更久了,气团也会随着里面的人一个一个倒下而减少压力,只要能熬到最后,那气团就只具有相当于他本身的功力的压力,而那个人就可以很轻松自如地从气团中走出来。

  依维斯暗自心焦,他自己肯定会比他们熬得久,不过,他却又害怕坎亚会熬不下去。那样自己就会对不起阿雅了,以后再碰到她可怎么向她交代?但是,他又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冲破这个气团,全身而退。

  在气团之中,由于摩擦力大大增强,所以他们的打斗动作要比在外面缓慢了很多。外面的人看到在气团里面的人所出的一招一式,都十分清楚。而他们在里面却是非常辛苦,每出一招,都要耗费巨大的能量。而且,出完一招之后,气团的温度就要升高一点,空气也更为混浊。他们比拼的已经不是武技那么简单了,而是多方面的比拼,毅力、肺活量、意志力等等。

  恩斯特渐渐失去了理智,气喘如牛,看起来就要给气团里的压力压垮了。而坎亚、贝里思也并不好受,口干舌噪,仿佛在沙漠中行走了三天三夜而滴水未沾一样。水,他们的脑海里全都浮现出一股潺潺的溪流,可以用来尽情畅饮,他们感觉到自己正扑进水流里,一大口一大口地啜饮着这美妙的甘霖。一生中他们从来未曾如此强烈的渴望着水。

  但,他们并没有停下动作,依然使着自己熟悉的武技向着气团中心的依维斯发动进攻,尽管他们已经东歪西倒,出拳软绵绵,也无法准备控制长剑的去势。他们身上几乎没有一丝力气了,仿佛是潜意识在继续支撑着他们打下去。

  “他们在干什么?”看到这些情景,西龙诧异地想道,“他们好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脚步歪歪斜斜的。”

  而两位蓝达雅长老和魔法师都知道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却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干着急,脸色因而大变,紧张得双手也在微微颤抖。

  “喂,你们小心点,别让我给摔下去了。”白木感觉到把他扔来扔去的人的手在发抖,情绪又有点不正常,深怕他们一个失手,没接住,自己从高处掉下,跌死,便大声嚷道。

  依维斯在气团中心非到情非得已,尽量不出招,因为怕一出招使气团内部环境继续恶化,伤害到坎亚。不过,这样一来,却又延长了双方的痛苦,要是依维斯抓住这个机会,把他的三个对手全部击毙,他倒是立刻可以脱身。

  但,他又怎么下得了手呢?除非坎亚不是坎亚,不是阿雅的丈夫,不是依维斯的师兄,除非依维斯不是依维斯。

第六章 陷入苦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