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踌躇不决

    依维斯一步一步地迈向卡亚的尸体,拍了拍跪在旁边,双眼挂满泪水,表情上既有痛苦、仇恨也有复仇的快意的西龙的肩膀。接着,又放下剑,俯身抱了一抱卡亚的尸体,一丝冰凉一直渗透到他内心深处,泪水一大滴一大滴地掉下去,掉在卡亚的脸上、眼睛里、流进鼻孔里。

  “安息吧。卡亚师兄,仇,我已经替你报了。”依维斯把卡亚高高凸出的眼珠轻轻按了下去,并用手摸了摸他的眼睛,把卡亚的眼皮压伏在他的眼珠上面。死者应该紧闭眼睛,应该得到长眠。

  然而,依维斯自己也不知道仇到底报了没有。不错,杀了卡亚的人,他已经让他承受着比卡亚所受的痛苦百倍的死去,但是,真正的凶手,却仍然在那边站着。

  听到依维斯的话,坎亚和其他两个武者暗自松了一大口气。既然依维斯说仇已经报了,那么,很可能,他就不会找自己算账了。现在的坎亚,已经不敢去想着要杀依维斯了,他只想自己能逃过这一次,不死,也就够了。

  “苍天啊!”依维斯猛地转过身来,仰天长啸道。那啸声充满悲凉,穿破寂静的夜空,把满山的草木都震动得摇曳起来,山峰也好像在摇晃不休。而蚯蚓的声音如同是在为死去的人奏出安魂曲。

  依维斯慢慢走向坎亚、贝里思、恩斯特,一步一顿。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睛也并不表现出任何情绪。他的头发依然没有垂下来,怒气和悲痛使它们继续膨胀着。

  坎亚和其他两个武者面面相窥,刚才短暂的欢喜,立刻消亡殆尽。他们好像是看见死亡之神向自己走来,他们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腿都已经无法动弹了。看到依维斯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们,他们想反抗,但是求生的意志对自己的动作无能为力,他们只好接受自己正濒临死亡的事实。

  “杀!”贝里思嘴唇动了动,挤出了一个字,他还是想冲上去和依维斯决一死战。虽然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依维斯,而且心里也很害怕,但是长久以来形成的宁可站着死,不可坐着生的念头盘旋在他的脑际。

  “你走吧!”依维斯瞪了他一眼,又把视线移向恩斯特,“你也走吧。”

  “为什么要放我们走?要杀便杀,要剐便剐。”贝里思和恩斯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诧异道。他们以为依维斯想出了什么希奇古怪的方法来折磨他们。

  “因为你们俩从草丛里出来的时候,喊了两个字。”依维斯冷冷地说道。

  “什么字?”刚才的恐惧已经使他们的头脑暂时失去了记忆。

  “‘看招’”依维斯说道。

  因为这两个字,证明他们还不够卑劣,至少不会偷袭别人,所以他们不用死。

  贝里思和恩斯特红着脸,光明正大本来是任何一个武者都必须遵守的基本规条,现在却成了救他们活命的主要原因,真是可笑、可叹。可见人们的道德已经沦亡到何种地步。他们背转了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问道:“那他呢?”

  “这是我们师兄弟之间的事情。”依维斯看着自己的剑说道。

  贝里思和恩斯特没再问什么,蹒跚着脚步走了,他们背后的影子很长,很长。从此以后,大陆上再也没有人见到他们俩,有人说他们经此一役之后,羞愧难当,自杀而死;也有人说,他们去了某座山峰隐居,寄情山水,再也无意江湖之事。

  “为什么你要杀我?为什么你偏偏要把我逼入死路。”依维斯盯着坎亚的眼睛问道。

  “哈哈哈,我早说过,有你在就没有我在。”坎亚觉得自己今天是必死无疑了,索性豁出去,大声笑道。

  “你可以杀我,却为什么要害死这么多无辜的人?为什么要杀死卡亚师兄,为什么?为什么?”依维斯把手中的剑转了几转,光线在坎亚的脖子上划过。

  “因为我杀不了你。至于杀死卡亚师兄,本来就不是我的意思,那是意外,我只是想杀你。”坎亚显得十分冷静。

  “意外?都是意外?在罗丝维特城死了那么多士兵也是意外?”依维斯一脚踢过去,把坎亚踩在地下,用剑抵住他的喉结。

  “是的,都是因为要杀你,都是因为你,你明白吗?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不是你,那些士兵不用死;不是你,今天,卡亚师兄也不用死。”坎亚闭上眼睛,平静地说道,“杀我吧,杀啊!反正杀不死你,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意思。”

  “都是因为我?我做错什么了?我哪个地方做错了?一切都是因为我,一切都怪我,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一向都默默忍受着你,你为什么就不可以让我过平静的生活?”依维斯睁大双眼,说道。

  “你是依维斯,你注定不能平凡,你抢占了我的一切,从你一进师门,我的地位就开始有所变化。本来,我是师父最得意的行者,可你来了,你把我的一切都毁了。后来,你又组织了‘前进军’,我在你面前还有什么地位可言?西龙处处跟我作对,我这个副统领名存实亡。就连阿雅,你也跟我争。”坎亚心想反正都是一死,也不再顾虑阿雅了。说道。

  “你倒是推得一干二净,你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如果你不是利欲熏心,我会去跟你作对?‘前进军’本来就不是你成立的,你窃取了劳动成果,依维斯也放弃了一切,你还有什么不满足?”西龙也清醒了过来,听到了坎亚的话,弹起来嚷道。

  “我不是你,西龙,我天生就不是做配角的料,我不想一辈子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你们不站在我这边,就是跟我作对!”坎亚冷冷地说道。

  “那你就自己去开拓一片天下啊!为什么非要死气白赖地霸占‘前进军’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地盘不可?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们逼上绝路?还拿阿雅来做借口,你知道你伤害了多少人吗?你伤害了卡亚师兄、伤害依维斯、伤害了阿雅、伤害了我。”西龙怒不可遏,冲上去劈里啪啦地打了坎亚几大巴掌,又踹了几脚,但坎亚连哼都没哼一声。

  “哈哈,依维斯是我成功立业的最大障碍,你们要我重复几次才能明白?除了依维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跟我匹敌?”坎亚大笑不已,说道,“我没有伤害任何人,因为我自己也饱受伤害。”

  “我从来没想过与你为敌,从来没有。”依维斯神情哀痛地说道。

  “小时候,我在路上走,经常会跌倒在地上。土地从来也没想过与我为敌,但是却把我摔倒了。道理是相同的,世界很多事情,不是由我们自己所决定,你、我,天生就是敌人,谁也甭想逃避。”坎亚提高声调,“谁又知道我忍受的痛苦呢?谁?谁啊?”

  “你的痛苦是你自己找来的,怨不了别人,象你这种人,最好是被千刀万剐、粉身碎骨。”西龙狠狠地说道。

  “没有人愿意承受痛苦,我的痛苦是我的使命感强加给我的,是上天强加给我的,是赛亚人的荣誉感强加给我的。上天生我下来,就是为了称霸天下,和依维斯对抗;就是为了为赛亚人夺得世界上最大的光荣。”坎亚神情激昂、气喘吁吁地说道,“更何况,作为一个男人,我怎么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和别人藕断丝连,我不能!”

  “哈哈哈,真够大言不惭的,可别忘了,你连玻利亚都打不过。还谈什么上天加给你使命感,简直胡说八道,我真为你脸红。”西龙说道,“还有,你自问你能敌得过埃南罗吗?”

  “玻利亚垂垂老朽,何足道哉?埃南罗已经元气大伤,更不是我的对手。”坎亚说道。

  “阿雅?”依维斯皱了皱眉头,“我跟她没什么,我一向都当她嫂子一样看待。”

  “是吗?真是这样吗?你敢说你内心也这样想吗?”坎亚瞪着依维斯,说道。

  “难道你就是为了这一点而想杀了我?”依维斯说道,“不错,不错,我是喜欢她,我是爱她,可那又如何呢?她是你的妻子,我的嫂子。我从来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只是远离你们,我逼着自己远离你们,可是你依然阴魂不散。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开心,是不是?”

  “承认了吧?是的,我就是因为你跟阿雅藕断丝连而想杀你;是的,你最好死掉,你死掉了我们就开心了,安乐了。总之,只要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我就一天也不会忘记要杀死你。”坎亚说道。

  “天做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依维斯,让他去地狱里继续发梦吧!”西龙转向依维斯说道。

  “杀不了依维斯,我本来就没想着要活下去。动手吧。”坎亚干脆闭上了眼睛。

  依维斯望了望剑尖,只需要他轻轻一发力,坎亚就必死无疑。然而,此刻,他又再一次犹豫了,他痛恨自己的犹豫,可是,他无法不犹豫。

  杀吗?我真的要动手杀死他吗?杀了他,阿雅怎么办,杀了他,阿雅会恨我一辈子,一定会的。我给不了阿雅幸福,我杀了坎亚,会不会是剥夺了她的幸福?阿雅会因此而死去的,婆兰已经死了,现在我又要杀了坎亚,谁能够承受一种人世间最大的痛苦两次呢?谁经受得起这样的折磨。

  可是,阿雅,我无法不杀他,我必须要杀他,他害死太多的人了。我不杀他,怎么向死去的士兵们,怎么向西龙,怎么向死去的卡亚师兄,怎么向天下人交代?

  阿雅,你在哪里?求求你出来,给我一个明确的指示,你说不杀,我就不杀;你说杀,我就杀。只要你轻轻地摇一摇头,或者点一点头,我便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天下人?天下人又跟我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人家要把天下强加给我,为什么?我只是要阿雅,我只是要好好地爱护她、保护她。爱是付出,是无怨无悔,是义无返顾,是明知是去死,仍然愿意去死。天下人?我不要天下,为了阿雅,就算是背负千古骂名,我也在所不惜。我不能杀坎亚,不能杀,我不能杀他。

  阿雅,你要我怎么办?我杀了他,你会不会恨我一辈子?你会不会从此以后跟我形同路人,见了面也不搭理我?你会不会连朝我脸上吐唾沫都感到厌恶呢?

  连风和树叶都在一起制造出响声,它们一定也是在嘲笑我的软弱,嘲笑我下不了决定?还是嘲笑我不能为心上人付出一切?连她所爱的人都要杀死?或者是嘲笑我一直把这份感情深埋在心里,不敢表白,我是个懦夫,懦夫。

  每一次见到你,我都想跟你说,我好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可是,每一次我都没有说,我只是默默地看着你离去的背影,在心里哭泣。阿雅,你能明白我的一片心意吗?

  但为了她,我真的已经累了。我曾经拥有过除了她之外所有的一切,但我让出了,我本不想拥有那一切。为什么?我最想拥有的东西却老是得不到,老是擦肩而过。苍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你让我从小就见不到父母,你让我跟一生中最爱的人分开,但你还是不肯放过我,你一直在扼住我的喉咙,你让我生不如死。而谁又能理解我所受的痛苦呢?我只是想平平凡凡的爱一个人,跟一个人共度一生,活着,然后死去。这个要求真有那么高吗?高到我完全触碰不到的地步?

  当初,为什么要让我生下来?为什么要让我碰见阿雅?难道这就叫天意弄人吗?天,难道你真是那么残忍、那么麻木不仁?你就不知道,人心是肉做的吗?

  阿雅,我真的很喜欢你,很爱你。我常常感到,我的人生已经是一片黑暗了,而你,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光芒,是我生命之中最大的意义。我要守护着你,直到你死去,即使,你不爱我,即使你嫁给了别人,我也愿意为你付出我所有的一切、一切。

  阿雅,杀了坎亚,你会不会以为我是妒忌他而杀了他的呢?是,我是妒忌他,我非常强烈的妒忌他,他得到了我最想得到的东西,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不知足。只要有了你,即使整个世界都在我面前消失,我也无所谓。但,我如果杀了他绝对不是因为妒忌,我不是。阿雅,你听到了吗?

  可即使如此,阿雅也一定不会原谅我的。就象如果有人杀了阿雅,我也不会原谅他,永远不会,我会杀了他,一定杀了他。

  阿雅会因为我要杀坎亚而杀我吗?会的,我不能不承认,她一定很爱坎亚,就象我很爱她,她一定承受不了坎亚的死,我也承受不了她的死。苍天啊!让我自己去死吧!就让我做一辈子的懦夫,我再不想面对这一切。

  依维斯思潮翻滚,握在手上的剑一直在动荡不休,脸上冷汗涔涔,忽红忽白,阴晴不定。他坠入了回忆之中。

  阿雅第一次从依维斯的眼前走过时,那时他还很小很小,阿雅也比他大不了多少。依维斯刚被杨秋送到他师父达修的手中,碰到了生人,他有点惊慌失措。

  不过,当他看到阿雅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完全变了。依维斯现在也觉得不可思议,他居然能够记得第一次见到阿雅的情景。那时,他可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小孩子,懵懵懂懂的,什么也不懂的哦。

  依维斯专注地看着她,她是他长到那么大的时候,见过的跟他自己的年龄最接近的人,由此也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想去亲近她,跟她在一起的感觉。虽然,当时,他也并不明白那种感情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他只是睁大着眼睛看着阿雅,那么明亮而秀气的眼睛,那么可爱的头发,红扑扑的脸蛋,象水果一样清香。使他的惊慌得到了安抚,他的心灵得到了慰藉。

  自从那一次之后,阿雅的影子就已经是深深地刻在了他幼小的心湖之中,象是一朵花倒映进清澈的小溪里面:持久而又温馨,随着水波在荡漾。

  后来,他们在不言山,在达修和罗撒还有各位师兄的呵护下慢慢长大。他们整天在一起嬉嬉闹闹,那时可真是又幸福又快活又无忧无虑。

  然而,美好的事物总是消失得很快。当然,也有人说所有的事情,不论是幸运还是不幸,在回忆之中都会显得特别美好。不过,依维斯又怎么能忘记阿雅嫁给婆兰的时候,自己因为备受刺痛而伤痛欲绝的心灵呢?他又怎么能忘记再次见到阿雅的时候,知道婆兰死了,阿雅嫁给了坎亚时自己万念俱灰的心情呢?他无法相信这样的回忆可以是美好的,他只是感到绝望、彻底的绝望。在那一刹那,他相信自己已经堕入了最深层的地狱之中,他相信自己的心已经不再完整,就好像一张破布一样,千疮百孔。

  如果人可以选择不回忆,就不回忆,那样就会很好吗?有人说,有一种草,叫忘情草,吃了以后就可以忘记过去所有的一切。可是,传说毕竟是传说,又有谁真正找到了这种草呢?况且,假如真有这样一种草,又有几个人能狠得下心,吃下去,跟往事彻底道别呢?至少,依维斯是不能的,他无法想像没有阿雅的日子,他怎么能承受得起回忆不了阿雅的那种痛苦呢?

  每当一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依维斯总会想起阿雅那双明亮而透彻的眼睛,那个轻盈如同风中的花瓣的身躯,那个忧伤的背影。依维斯不敢让眼泪挂在脸庞上,他害怕看到自己的悲伤被袒露出来,他只是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品尝着压抑和悲伤的苦泪。他感到阿雅的眼睛一直在久久地凝视着他,就在他的背后,就在他的身旁,就在他的眼前,阿雅无所不在,就好像空气、风。

  而在阿尔斯山的时候,当看到坎亚和阿雅走在一起,依维斯总是刻意的避开他们。然而,他又忍不住要去见阿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想见她,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尽管他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地告诉自己,不要去见她,要忘记她。他逼着自己承认阿雅是自己的嫂子的事实,每次去见阿雅他事先都对自己说,要叫阿雅为嫂子。可是,每一次,当见到阿雅的时候,看着她,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慢慢的裂开,他都忍不住要叫她:阿雅。而阿雅则总是冷冷地说:依维斯。一下子就将他推进了冰冷的深渊之中。

  依维斯觉得自己是如此的笨拙,他不知道如何去爱阿雅,更不知道怎样去珍惜、去得到那份爱,他也不敢。人的一生中,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放弃去追逐你所爱的人,看着她渐渐远离,看着她投进别人的怀抱,你觉得她对你很重要,可这并不能使她给你回报什么。无论你在内心里苦苦痴恋多久,你跟她依然是不了了之。

  以前的阿雅爱开玩笑爱闹小恶作剧,可是,当阿雅嫁了之后,她好像一切都变了,从一个小女生立刻变成了一个女人。依维斯不知道为什么人可以变得那么快,对于这样的事情来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简直就象是在开玩笑。

  而依维斯自己其实也变了,只不过他太在乎别人了,没想到自己。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变了。西龙告诉他时间会冲淡一切,会洗掉一切,会让他忘记一切。可是,他无法忘记,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的人生除了阿雅还有什么别的意义。

  有时,他很想去死:给别人杀掉或者自杀。可是,他做不到,他不是怕死,他只是害怕死后不能再见到阿雅。以前的甜蜜与偶尔的悲伤,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不真切。常常,依维斯会突然想到,那是可能的吗?我和阿雅认识是可能的吗?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是真实存在的吗?

  依维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他只是觉得那些事情好遥远好陌生,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他不认识的小男孩跟另外一个他同样也不认识的小女孩的生活,而那种生活与自己没有任何一点的联系。

  依维斯觉得自己的生命是属于阿雅的,他就好像是一个爱情上的乞丐,一无所有,等候着别人的施舍。到头来,却发现依然是两手空空。他的生命要承受那么多不幸和磨难,要为了世界为了别人的梦想而活着,自己却无法得不到最想要的东西。

  假装坚强,欺骗别人是容易的,可那欺骗不了自己。依维斯知道自己对于感情,拿不起,更加放不下,他不想这样,可是却又一次又一次地重蹈覆辙。

  也许,这根本就是一场性格的悲剧。

第八章 踌躇不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