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花自飘零水自流

    “依维斯,你没事吧?”西龙见到依维斯神情恍惚不定,用手摇了摇他,“你下不了手,我来下。”

  “没事,我会杀了他。”依维斯凄然说道,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有一把锥子在里面转动一样。杀了坎亚,即是要抹去跟阿雅一切的关系。

  “依维斯。”西龙奋力拔出自己的长剑,“我帮你杀了他。”

  只听“锵”地一声,依维斯把西龙的剑碰得飞出老远,剑的去势十分凶猛,最后撞上了一棵大树,那棵大树居然被连根拔起,轰隆倒下。同时,一个黑影从山顶上飞下来,一剑插向依维斯的胸膛。

  “依维斯?你?”西龙看着飞出去的剑,嚷道。

  “阿雅,是你。哈哈哈,阿雅,是你,居然是你。”几乎在同一个时候,依维斯惨然喊道。刚才他一直陷入回忆和感情冲突之中,一方面为了阻止西龙向坎亚下手;一方面他见到持剑来刺的人是阿雅,就根本不想躲开。竟然被剑刺中了!但是由于他有防护斗气,剑尖只能进入了他的皮肤不足毫厘之深,就再也进不去了。

  “我以为你要杀坎亚,依维斯,坎亚是我丈夫啊!不管他怎样都好,他都是我丈夫,依维斯,你原谅我,原谅我!”阿雅声嘶力竭地哭道,“依维斯,你为什么不躲开?”

  没有人会预料到发生这种事情,包括坎亚,他已经丧失了一切希望了,抱着难逃一死的念头。也包括阿雅自己,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飞下山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拔剑来刺依维斯。在那个时刻,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感到身边的剑在催迫着她赶快动手。

  “阿雅,我不怪你,我终于可以死在你面前了。哈哈哈!”依维斯感到万念皆空,一阵强大的解脱感降临到他身上,他感觉到自己在向着一个无尽的黑洞飘旋下去,无处着落。

  依维斯慢慢倒下去。以前的不言山、罗撒爷爷、自己的师傅达修、各位师兄弟,和阿雅一起快活过的点点滴滴。在他的脑海里一点一点地浮现出来。然而却又消失得那么快,那么的难以触摸,象闪电一样。

  他不会后悔自己为阿雅所付出的一切,不会后悔自己就这样死去。爱,本来就是这样的奋不顾身,象飞蛾一样向火扑去,即使粉身碎骨也毫不顾惜。

  依维斯的身体象飘在水流上的落叶,他的眼睛平静而且澄澈。

  “这世间,我曾经来过,度过我美好的童年,虽然我的童年也跟别的孩子不一样。我来自什么地方,将去什么地方?谁也无法知道,谁也无法解释清楚,谁又能够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呢?而其实,我也已经不再需要什么答案了。

  但,我真的来过,也许,我的出生不过是为了给这世界增添一点点热闹。可是,我出生之前我是谁?我死了之后谁又将会成为我?这世间,为什么偏偏会有我呢?

  从今天开始,我要去另一个世界继续我无穷无尽的跋涉,我不知道自己要走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停下来。也许,当我无法挪动我的步履,当我不再看到天上的星星,不再看到月亮,我便会停下来。

  阿雅,我不会怪你,我真的不会怪你,你不用为了我而伤心。我的生命本来就是你的,你想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拿走。我躲开你的剑又有什么用呢?我躲得开现实的剑,也无法逃避心中刺来的剑。我的生命因为对你的爱恋,而显得那么光辉、灿烂。现在,我走了,永远地走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能在你身边陪伴你了;从此以后,你不要再记起我,把我从你的记忆中抹去。我希望你永远开心,永远,能这样死去,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的肉体死了,可是我的记忆将永远苏醒。我会记得你的,永远记得你的,阿雅,我会在天堂里也记得你的一笑一颦,记得关于你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我不是你生命里的一个可以停靠的车站,可是我愿意永远当做运载你的马车。

  璐娜,我这辈子欠得最多的人就是你了,你也要好好保重!璐娜,璐娜,璐娜,你也忘记我这个不幸的人吧。”

  最后,依维斯在心里喊了几遍,倒在地上,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世界上有一种死,叫做心碎而死。据说,当人遭遇到了极大的痛苦,无法承受,便会这样死去。这种死不会有任何痛苦,死去的人只是听到自己的心轻微的“咯噔”一下,就结束了。

  没有人能理解依维斯在那一刻所受的痛苦,他的心由于受长久以来的折磨,已经是伤痕累累,他已经再也经受不住任何一丝的折磨。就好像一只骆驼承载着自己所能承受的最高重量,再多放一根稻草也会把它的腰压垮。何况那不是一根稻草,那把剑那个握着剑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要了他的命啊!

  生命中最大的悲痛就是眼看着自己心中最喜欢最爱的人,把剑往自己的心上捅。依维斯就这样停止了呼吸,似乎是毫无征兆,却又似乎是必然。生命本来就是如此脆弱的。依维斯的父亲是因为悲痛欲绝而死去,而今,他也这样死去。也许,在冥冥之中,真的有一种力量在主宰着人们的生命。

  “依维斯,你怎么了?”西龙发了疯一样地冲过去,抱着依维斯,惊叫道。

  “依维斯,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依维斯,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依维斯,你起来啊!”“哐啷”一声,阿雅手上的松纹古剑掉落在地上,扬起一阵小小的灰尘,她拼命地摇着依维斯的身体,泪流满面。

  “依维斯死了,你杀了依维斯,阿雅,你为什么杀了依维斯,为什么?”西龙怒吼道。心中有千万中念头在互相绞缠,依维斯死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自己还活着干什么呢?阿雅居然杀死了依维斯,杀死了一个对她死死痴恋的人,杀死了一个比自己爱阿雅要多一百倍一千倍的人。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没杀他,我不想杀他,我不想杀依维斯。”阿雅抱着依维斯的尸体,声嘶力竭的抽搐道,肩膀一耸一耸。

  “依维斯,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给我醒过来。”西龙拼命摇着依维斯的肩膀,泪水横飞道。在那一瞬间,他几乎想拔剑把阿雅杀了。

  “哈哈哈,依维斯终于死了。阿雅,你真是我的好妻子,你做得好!”坎亚爬起来高声笑道。依维斯一死去,他刚开始感到很是满足,但立即却又感觉到有一种很奇怪的情感涌上心头。毕竟依维斯曾经跟他是同门,大家相处了那么久,不可能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不过,在坎亚心里,这一小点感情,很快就被杀死依维斯的快意所淹没。

  “坎亚,你这个混蛋,一定是你,是你挑拨阿雅,是你害死了依维斯。”西龙说着就要扑上去和坎亚决斗。

  “西龙大人,冷静。”那兰罗和白木泪流满脸,一把死死地抱住了西龙,“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阿雅,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起来吧,你也是情非得已。”坎亚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得意忘形,立刻显得很忧伤地说道。心里却想:天下从此是我的。想不到事情居然还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我还以为我这次一定是要死掉了。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坎亚终于可以慢慢实现我的目标了。好在佛都告诉我要带阿雅来,不然,很可能,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是我了。佛都真的很有远见,这个人也是个危险人物,我以后一定要先除掉他,否则他将会对我的事业构成很大的妨碍。

  “我只恨自己,我真恨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练功,亲手手刃这个奸贼!”西龙哭道。生平他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的感到,一切事物都是有报应的,自己现在的一切正是懒惰的报应。以前比武输给别人他没有这种感觉,他虽然一时心情不好,但很快也就忘记了。但现在,依维斯死了,而他却无能为力、束手无策,杀他的凶手就在他的眼前,而他只能够哀哀哭泣。

  “西龙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还是节哀顺变吧!”那兰罗抹了抹泪水,说道。

  “青山?柴?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还能干什么?我什么都干不了,我不能帮我的兄弟报仇,依维斯死了,死了,他居然死了。”西龙眼神恍惚地说道。

  “西龙师弟,节哀顺变,节哀顺变。”坎亚一副哀伤的样子,说道,“依维斯死了大家都不好受。”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坎亚,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都怪我,都怪我,我是一个不详的人,师父死了,婆兰死了,依维斯也死了。谁跟我在一起谁就倒霉,我是个晦气鬼,晦气鬼。”阿雅趴在依维斯的尸体上,歇斯底里地哭道。

  “坎亚,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奸贼,你不要假慈假悲,我没有你这种师兄,你不配做我的师兄。”西龙咬牙切齿地说道。

  “既然你不认我为师兄,我也不强人所难,随便你,不认我做师兄是你的损失。”坎亚轻描淡写地说道。

  “坎亚,你有种就杀了我。”西龙喊道。既然不能为依维斯报仇,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不如一死了之。

  “我不杀你。”坎亚望了阿雅一眼。心想:要是现在杀了西龙,那么我和阿雅之间的关系很可能就会一了百了了,我所做的一切至少有一半是为了阿雅,我不能失去阿雅。况且,依维斯已经死了,树倒猢狲散,西龙死不死又有什么关系呢?对我自己的事业完全构不成威胁。至于罗丝维特城的“前进军”也肯定会归顺我了,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不是趋炎附势的?嘿嘿,有了这些强兵悍将,何愁天下不定?

  “坎亚,你是不敢杀我吧?怕失去阿雅吧?哈哈哈!”西龙放声大笑道。极度的悲痛使他语无伦次,想到什么就脱口而出。

  “我只是不想杀你而已,至于阿雅,她在我的生命中从来就是第一位。”坎亚说道。

  “坎亚,你不得好死,你在乎过阿雅吗?你要是真的在乎她,就不会叫她来杀依维斯,你不配爱阿雅!”西龙嚷道。

  “西龙大人,我们还是抬着依维斯总统领的身体,走吧!”那兰罗说道。他把“尸体”说成了“身体”也是为了避免刺激西龙。

  “不,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西龙固执地推开了那兰罗。

  “你们可以走,但是依维斯的尸体得留下。”坎亚坚定地说道,“我已经和蓝达雅人达成协议了,事成之后,尸体归他们,你们想要他的尸体就去找蓝达雅人要吧。”

  “坎亚,你这个卑鄙小人,连依维斯的身体也不肯放过?你这个天杀的。”西龙破口大骂道。象坎亚这么卑鄙的人,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西龙,你怎么说都好,蓝达雅人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帮我的。”坎亚心平气和地说道。

  “我跟你拼了。”西龙说着拔剑直向坎亚冲了过去。

  “你也太不自量力了,你是什么斤两,我还能不知道吗?”坎亚不屑的冷笑道。用食指一弹,西龙顿时虎口震裂,长剑掉地,血流如注。

  “你杀了我吧!”西龙痛苦地嚷道。此刻他但求一死。

  “阿雅,我们走吧!”坎亚轻轻地扶起了阿雅,阿雅哭得泪人一样,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不走,你让我死在这里。”阿雅泣不成声,说道,“你把依维斯的尸体给西龙吧,坎亚。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不行,阿雅,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我不能半途而废,我现在还不能得罪蓝达雅人。”坎亚解释道。有一刹那他几乎就想点头答应了阿雅的请求,但他还是狠了狠心,依照自己原先和别人达成的协议行事。

  “我不希望你为我做任何事,我只希望你把依维斯的身体给西龙他们。”阿雅惨然说道。

  “不行,阿雅,你要乖,不要象个小孩子一样,来跟我回去吧。”坎亚柔声说道。

  “你不把依维斯给他们,我就死在你面前。”阿雅说着从地上拾起了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阿雅,你不用求他,不用求这个禽兽不如的狗东西。”西龙嚷道。此时,他对阿雅是又爱又恨又怜。爱阿雅是他一贯的情感,恨是因为阿雅用剑刺中了依维斯,怜则是因为见到阿雅成了坎亚手中的棋子,活得很没自我。

  “阿雅,你不要冲动,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你放下剑。”坎亚大惊失色说道。他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一向软弱的阿雅竟然会有如此过激的行动。

  “没得商量了,你给还是不给?”阿雅凄怨欲绝,说着,手又紧紧握了握剑柄。

  “阿雅,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是蓝达雅人要的,我也没办法。阿雅,你放下剑,不要冲动。”坎亚心急如火燎般说道。

  “阿雅,依维斯不希望你为他这样做,他希望你好好活着,你不要这样,你把剑放下。”西龙冷静了下来,也劝说道。他知道无论如何依维斯都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虽然他很想得到依维斯的尸体,但他不可以让阿雅去牺牲,那样,他将无法向死去的依维斯交代。

  “给,还是不给?”阿雅闭上了眼睛,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干枯了,不会再流下任何泪水了。她恨自己,为什么会飞下来,令到依维斯为她死去。她甚至想就这样死去,以慰依维斯在天之灵。

  “给,阿雅,你说什么我都依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坎亚急促地说道,走过去把阿雅手里的剑夺了下来。要是阿雅死了,他觉得自己也活不下去了。

  “慢着,坎亚国王。你答应我们事成之后把尸体送给我们做研究,怎么可以反悔?”一个身影急射而下,边说道。

  “利格,是你这个奸贼?”西龙喊道。

  “原来是利格长老,你也看到了,我这也是逼之无奈。”坎亚望了望利格,说道,“还有,你不是日理万机,没空吗?怎么又来了?”

  “我只是刚好路过,所以下来看看而已。”利格急忙掩饰道。他刚才急于下来,急于得到依维斯的尸体,倒没想着自己前后矛盾。基尔恩和吉里斯下来帮忙之后,他总觉得不大放心,于是自己也跟在他们后面来了。刚才看到依维斯杀人的时候,他吓呆了,想不到依维斯武技精进如斯,也不敢下来帮忙。当看到依维斯死去,一时他也不敢下来,害怕是依维斯在装死,直到听到坎亚要把依维斯的尸体给西龙,他才忍不住飞过来。人老了,胆子真的是比较小,做事也比以往谨慎了很多。

  “哦,利格长老可真是有闲情逸致啊!”坎亚讽刺道。心想;这个老东西,刚才我在这里拼死拼活,他在上面作壁上观,现在居然还敢说这样的话。

  “哪里,哪里。坎亚国王太客气了。”利格虽然也听出了坎亚的话中带刺,却也只好装作没听见了。“那依维斯的尸体?”

  “阿雅,我已经尽力了,你不会怪我吧。”坎亚转向阿雅说道。

  “依维斯!我对不起你!”阿雅大叫一声,晕倒在坎亚的肩膀上。

  “西龙,你好自为之。”坎亚向利格打了打眼色,抱着阿雅自顾自地走了。

  “坎亚国王,再见。”利格皮笑肉不笑,说完,就准备把依维斯的尸体扛走。

  “不许你拿走依维斯。”西龙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

  “不许你带走总统领。”那兰罗和白木也握紧着拳头盯着利格,此刻,他们已经被一种荣誉感一种为依维斯而死的念头所笼罩,暂时忘却了对死亡的恐惧感。

  “哈哈哈,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利格抬起手,就要发招,突然想到,坎亚刚才向自己打眼色,很明显是要自己杀了西龙,嘿嘿,我不能遂他的愿,应该留一点敌人让他好好消受消受。此念一生,便只是发出了一股较为柔和的魔法力道,把西龙、那兰罗、白木弄晕,否则,西龙、那兰罗、白木恐怕也是要紧随依维斯而去了。

  “哈哈哈!”利格仰天狂笑。依维斯终于死了,许久以来,压在自己心头上的这块石头就这样给人搬掉了。蓝达雅的魔法将不会再遭受别人的怀疑,而自己长老的位置也不会有任何人敢来挑战,“前进军”将成为过去,风消云散,蓝达雅将会万古长存。

  “慢着!”

  “慢着!”

  上百条人影从山顶上弹射下来,或急或慢,或美妙或丑陋。利格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些人到底是来干什么?自己竟然没有发觉他们在身边,真是太大意了。其实,他的注意力一直在依维斯身上,那里有精力去顾及其他呢?而其他人也一样对自己身边藏着这么多人,一点都没察觉到。不禁面面相窥。

  “把依维斯的尸体放下。”其中一个蒙着脸全身是黑的人开口说道。

  “魔族?你是魔族的人?”利格反问道。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我只想要你把依维斯的尸体放下来。”那黑衣人冷冷地说道,那语气使人想起地狱。

  “把依维斯的尸体放下,我们要验证他是否真的已经失去生命了,他作恶多端,我们要将他千刀万剐,方可解我们心头之恨。”其他人也乱纷纷地嚷道。

  “对不起,我要把依维斯完完整整地拿回去蓝达雅研究,不会允许任何人在上面留下任何一丝痕迹,更不用说千刀万剐。”利格脸色一沉,说道。

  “那就对不起了。”黑衣人说着纵身向利格扑过去。

  “哈哈,萤火之光,也敢来与日月争辉。”利格狂笑着,一挥手便把那黑衣打出老远,那黑衣人撞在一棵树上,挣扎了几下,气绝身亡。其他人没想到利格这么厉害,见状纷纷开始后退不已。

  “还有谁想来试试蓝达雅首席长老利格的功力?”利格一击得手,狂气顿生,喊道。

  刚才那群人还在七嘴八舌地说话,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他们估量着自己再怎么厉害也不是蓝达雅首席长老的对手,谁也不敢冒着生命的危险,再去试一试。各自想,反正依维斯肯定已经死了,不然他不会躺在那里不动,算了,可以回去交差了。

  “没有人对我要带走依维斯尸体表示反对了吧?那我可要走了!我赶着回蓝达雅呢,哈哈哈!”利格抬起依维斯的身体,扬长而去,一边心想:看来,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派人来阿尔斯山了,刚才那个被我杀死的就是魔族的,连魔族的人都来了,还有什么人不来呢?埃南罗、基欧、普兰斯等等,也肯定闻讯派人来这里了。很快,他们就都会知道依维斯已经死去的消息。而依维斯原先的羽翼星狂、风杨、杰伦等等恐怕也会立刻知道这个消息,另外,以前依维斯身边有两个极端厉害而神秘的人物,据说一个叫魔武一个叫莫问的也肯定会出来为依维斯报仇,天知道又会出现什么事端。一场血腥大战刚刚完毕,但是另一场更加血腥的大战马上又要开始了,我要回去好好准备应对才行,这场战争远远还未结束。

  夜色中,利格的脸孔十分凝重,他感到一阵阵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杀之感。

  山风依旧在轻轻地吹着,树叶依旧在慢慢地摇晃,热闹了一整天的不言山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看起来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月亮躲在浓厚的云层里面,再也不肯出来了。

第九章 花自飘零水自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