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黑暗斗士王

    

  利格估计得没错,这两个人正是依维斯的朋友,莫问和魔武。莫问伤势痊愈之后,他们两个立刻辞别了半兽人,半兽人虽然对他们的离开感到非常惋惜,但也无可奈何,只好依依惜别。他们俩一口气冲出了“迷惘之雾”,并十分顺利地突破了蓝达雅人的阻拦,很快就步入了“永久中立之地”。

  大约半年以前,莫问和魔武离开“永久中立之地”和依维斯一起去寻找他的父母时,这里虽然并不十分繁华,却也呈现出一片百废待兴、欣欣向荣的景象。而如今,“永久中立之地”兵荒马乱,民生凋敝,一片凄凉的景象。路上有老翁推着独轮车蹒跚而行,走二十来步便要停一下,气喘吁吁,擦了擦汗,望了望天上毒辣的太阳,长长叹了一口气,又抓起车把继续赶路。一个妇人抱着婴儿哭泣不休,拖着脚步走在路上,面容十分消瘦,怀里那婴孩也是面黄肌瘦,很明显是营养不良。

  莫问和魔武不禁大为诧异,这一切与从前的区别是何其大!简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老伯伯,请停一停。”话一出口,莫问便觉得别别扭扭的,他从来不习惯用这样的语气跟别人讲话,更从未主动去搭讪陌生人。

  “年轻人,什么事啊?”那老翁停下车,向莫问望了望,又擦了擦汗。

  “我想问问你,老伯伯,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半年前我来过这里,跟现在的景象可是天差地别。”莫问怕那老翁听不懂,尽量详细而且缓慢地问道。

  “哎!你们两位,这么炎热的天气,还居然穿着一身长袖的白色衣服和黑色衣服在路上悠闲地走着,年轻人,你们是不是有点不正常?”老翁答非所问道。

  “我们是苦修者。”莫问看了看自己,无奈之下,只好说道,“老伯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哎,说起来可真是一言难尽啊!”那老翁说着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愿闻其详!”莫问点头说道。

  “你离开了这么久了,也许不知道吧,这里发生了许多变故。”老翁又说道。

  “老头,要说就快说,别罗里罗嗦的。”魔武在一旁很不耐烦。

  “是,是。”老翁凑近看到魔武那副丑恶之极的样子,立刻颤声说道,“现在这里即将要发生战争,当局四处征兵,弄得人心惶惶,哎!”

  “那‘前进军’的总统领依维斯呢?他难道不管这些的吗?怎么会听之任之呢?”莫问最想知道的还是关于依维斯的消息。

  “依维斯?他在的时候这里倒是越来越好,不过现在,他已经死了,哎,这局势真是越来越乱了。”老翁慢条斯理地感叹道。

  “什么?依维斯死了?这不可能!”莫问和魔武都怀疑自己听错了,一下子跳了起来,“你再说一遍,依维斯死了?”

  “是的,他死了。”老翁这一次倒显得十分简洁。

  “怎么死的?怎么死的?这怎么可能?不可能!”莫问连珠炮似的问道,魔武也连声催促。

  “是被现在‘永久中立之地’的领袖坎亚杀死的。哦,对了,现在这里叫赛亚国,瞧我这嘴巴,老了,习惯了,难改,难改哦!”老翁絮絮叨叨地说道。

  “不可能!坎亚的武技不及依维斯二成,怎么可能杀了他?不可能!”莫问怀疑是老翁在散布流言。

  “据说陛下有好几个人帮他,才把依维斯杀了的。”老翁说道。

  “就算有帮手也不可能,打不过,依维斯可以逃,没人能追得上他。一定是流言!”莫问质疑道。

  “还有人说依维斯是被我们的王后——阿雅杀死的,而王后当然是在陛下的授意下去杀依维斯的了,不过目前还没人可以证明这个是事实。而王后本人在前几天也已经死去了。”老翁徐徐说道。

  “啊?阿雅也死了?”莫问突然感到天旋地转,一提到阿雅,老头的话可信度明显高了很多。

  “据说依维斯的尸体现在运往蓝达雅收藏起来,以供研究用,应该是真的罢!不过这一阵子可真是天下大乱了。”老翁继续说道。

  “依维斯!”莫问和魔武悲痛欲绝,一起大叫道。老翁说得如此详尽,如此煞有介事,看情形是不会有假的了。

  “年轻人,我要赶路了。再见。”老翁说着又推着独轮车重新开始前进。

  “谢谢你,老伯伯。”莫问转向魔武,“依维斯真的死了?真的死了?死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不可能会死!”

  “我们要去问多几个,必要时还要多抓些士兵来问问,到底这是不是真的。”魔武倒是显得冷静一点。

  于是,他们又抓了十来个人,问出的答案大同小异,最主要的两句都是:依维斯已经死了,尸体被运往蓝达雅。

  “依维斯!我要为你报仇!坎亚,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莫问和魔武联系起路上看到的兵荒马乱的情景,加上那些被他们抓来审问的士兵说的话,知道事情真是如此,一起声嘶力竭地叫道。

  “轰隆!”两个人在狂怒之下,竟然把地上叫出了一个大坑。

  “坎亚,你这个天杀的!”他们还依然不解气,而且一时无法承受依维斯已经死去的事实,继续站着那里一边大哭,一边大声叫骂着坎亚。两人的模样都十分恐惧,像是要将人生吞活剥一样,路上的行人听见如此凄厉而刺耳的声音,远远就绕道避开了。

  “等等,罗素长老临走时曾经说过,如果有什么事解决不了就去永久之谜找他。”伤心和暴怒过后,莫问终于冷静了下来,对魔武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向来冷漠的魔武,现在眼睛里却依然噙满着泪水,哽咽着说道。

  “直觉告诉我,依维斯要是到了‘永久之谜’或许还有救。因为我的师父很久以前就告诉我‘永久之谜’住着一个叫青华的家伙,不但武技天下第一,医术同样天下第一,几乎可以起死回生。”莫问沉吟道,“所以,我决定去蓝达雅走一趟,把依维斯的尸体要回来,以免尸体担搁太久,救活的几率更小。”

  “好,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便要争取。就这么办!那我也跟你一起去。”魔武眼睛直发亮,毕竟,还是有一丝希望啊!

  “不,你不用跟我一起去了,我自己一个人便足以应付一切了。”莫问无比坚定地说道,一个本来容易冲动的人,突然变得如此冷静,这无疑是可怕的。

  “不跟你去,那我还能去干什么?”魔武茫然说道。

  “坎亚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还活在世上,我们不能让他这么舒舒服服地活着。你就去对付他吧!”莫问朗声说道。

  “好。”魔武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坎亚有好日子过的。”

  “事不宜迟,那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话音一落,莫问已经是飞身而去,魔武则在原地呆了一会,后来对自己点了点头,终于想清楚到底应该去哪里。

  ※※※

  埃南罗与蓝达雅边境的一个漫漫山区,这里终年飘荡着缕缕黑烟,鬼气十足。普通人轻易不敢涉足,因为一旦进入这里,有来无回者属于大多数,偶尔有几个能够从这里回去的人总被人惊为绝世勇士、天人。即使是军队的话,也很少有敢进入这里的。

  这是因为曾经有一支人数约为五万人的军队,误入这里之后,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被发现全部横尸在山区外围。尸体全被抽出骨头、剥出肌肉,鲜血淋漓,每一具尸体的皮上面还都用刀刻着四个字:黑暗斗士——大概是表示这些人是黑暗斗士所杀吧。旁边还注明着一个阿拉伯数字,1、2……依次排上去,昭示着到底杀了多少人。从那过后,再也没有一支军队胆敢进入这里了。

  而这里,正是全西部大陆黑暗斗场的中心——龙天黑暗斗场。此时,这里正举行着黑暗斗士们最大的盛会,也是黑暗斗士挑战现任黑暗斗士王的日子。依照惯例,谁要是能赢了现任黑暗斗士王,谁便立刻成为黑暗斗士王,三年一届,到时再重新决斗。但如果没有人赢得了现任的黑暗斗士王,就只好让他继续当黑暗斗士王了。

  要想挑战现任黑暗斗士王,必须在事先举行的淘汰赛中,战胜所有的对手,才可以进入今天的决赛。那也是一场场的恶战,能够进入决赛的绝对不会是普通人。谁都想当黑暗斗士王,享受黑暗斗士的最高荣誉,即使下一届又输掉了,甚至死掉了,也心甘情愿。

  一辈子,能够当一次黑暗斗士王是所有黑暗斗士的最高愿望,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几乎毕生都在为这个愿望而奋斗,但能够实现的当然只是少之又少的几个人。

  而现任的黑暗斗士王米沃什已经连续担任了五届。在这五届之中,他除了第一届是从零开始,辛辛苦苦地经历了大小决斗三百余场,历时两年零一天之外。其余各届都是等待着能

  够最终进入决赛的那个人来挑战他,然后,轻而易举地解决了他的对手,又等待着下一届的人再来挑战他了。

  今天,这个来挑战米沃什的人是阿米亥,他也是第一次闯入决赛,经历了大小决斗二百零六场,才终于杀入决赛,获得直面米沃什,争夺黑暗斗士王头衔的机会。其实,说他是第一次闯入决赛可以说是废话。因为,所有进入决赛的人,几乎都是第一次,也几乎都是最后一次,他们最终不是当上了黑暗斗士王,便是被杀,几乎从没例外。

  原因很简单,没有人会愚蠢到把一个强大的敌人的生命留下来,以后继续威胁自己的宝座和生命。而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以前曾有一次,有一个黑暗斗士王面对的挑战者居然是他的亲生弟弟,他踌躇再三,实在下不了手,最终便让他弟弟离去,他弟弟从此便浪迹天涯,不知去向。

  ※※※

  此刻,黑暗斗士王米沃什威风凛凛地坐在擂台中间,神情十分镇定自若。许久以来,他早已形成了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冷静的习惯,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冷静能给对方造成极大的压力,又能使自己更加敏锐。虽然这是许多人都明白的道理,但却很少人能做到。他的身上发出一种令在场所有人心寒的气息,甚至某些黑暗斗士凝望着他,会突然莫名其妙地打寒颤、莫名其妙地想撒开双腿逃之夭夭。

  挑战尚未正式开始,会场一片沸腾。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各个不同的角落响起,或尖声啸响,或大吼大叫,仿佛集市一般。这样的盛况,他们每隔三年才能看一次,每个人都不会放弃在这么热闹的人群中说几句话的权利。

  “我打赌,今天阿米亥赢不了米沃什。”一个黑暗斗士小声议论。

  “那也说不定,阿米亥后生可畏,米沃什虽然骁勇,但年岁已大,恐怕会体力不济。”另一个黑暗斗士反驳道。

  “人家有能力做了那么多年黑暗斗士王,打破了以前任何一个黑暗斗士王的任期纪录,决不是侥幸得来的。米沃什老当益壮,经验又老到,我觉得他胜面还是比较大的。”第一个黑暗斗士依然压低声线说道。

  “嘿嘿,那咱们就走着瞧了,任何神话都有终结的时候,靶子本来就是竖立起来给人打的。”第二个黑暗斗士冷笑道,“还有,干吗这么小声小气啊?大声说出来又不会给人杀了。我们这里每一次都是有人赌输赢的,都可以下注的啊!”

  “这是我的说话风格罢了。”第一个黑暗斗士说道,“况且真理也不是靠讲话大声吹出来的。至于赌注,我已经下了。”

  “哦,哦,不过,真理也不是小声讲话就会怜悯你,站在你那一边的。”第二个黑暗斗士反唇相讥道。

  “算了,不跟你争,咱们还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第一个黑暗斗士一脸不耻,说道。

  “谁怕谁啊!”第二个黑暗斗士大声嚷道。

  “嘘,你们别再争吵了,挑战即将开始。”旁边一个黑暗斗士把右手手指竖着放在嘴唇上,提醒道。

  两个互相抬杠的黑暗斗士这才察觉四周一片死寂,身边所有的人都竖起耳朵,睁大着双眼,聚精会神地盯着擂台上的两个人。

  米沃什依旧端坐在擂台上,一双眼睛似闭非闭,须发无风自动,略显灰白。而阿米亥则是双眼如电,神采斐然。两人身上都是透射出一股如冰冷的气息。

  “出招吧!”米沃什抬了抬眉头,冷笑着说道。

  “我从来就没有先出招的习惯,况且你是前辈,应该你先出招。”阿米亥淡淡地说道。经过那么多场战争才进入决赛,他不会放弃任何一次在众人面前炫耀的机会。

  “我也没有。”米沃什朗声笑道。很久以来,他已经习惯了后发制人了。

  “你是前任黑暗斗士王,我这是尊重你。”说是这样说,阿米亥的心可不是这样想。

  “我不需要别人的尊重。在擂台上,没有谁尊重谁这种说法,只有谁生谁死。”米沃什冷冷地说道。

  “好!”话音一落,阿米亥立刻暴起三尺,只见他的身影幻化出无数个,飘飘渺渺的,叫人难以分辨那个是真,那个是假。一股阴冷之气如同刀锋般划破空气,直劈向米沃什。旁观的人眼花缭乱,不禁暗暗替米沃什捏了一把汗,纷纷想道:要是自己在上面,根本就不用抵抗,束手就缚就是了。

  “雕虫小技,何足道哉。”米沃什口里这样说,心里却也忍不住暗自惊讶,这个阿米亥的武技看来和自己相差不了多少。至少,这十几年以来,米沃什都没碰到像他这样的高手。只见他双手狂舞,护住自己全身可能受到攻击的各个部位,双脚错开两大步,躲开了这一招。

  “此时就得出结论,似乎为时过早。哈哈哈!”阿米亥大笑了几声,双脚往地上狠狠一踏,两股莫名奇妙的力道从他的脚下迅速向前突进,地板被震得裂开,化作无数小泥丸,夹杂着巨大的力道,猛地直取米沃什全身。

  米沃什的脸色十分凝重,阿米亥能够用脚把地面震裂,然后再化成无数颗粒射出去,这份功力实在是非同小可。自己虽然经过多年的修炼,功力精纯,但想要用狠劲做出这种效果,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达到的。而且,由于事出突然,想要躲闪可说是难如登天。好在米沃什身上穿着号称刀枪不入千年软甲,除了用手遮住面目之外,其他地方倒不用多加费心。小泥丸“劈里啪啦”地打在他的身上,然后掉了下去。但尽管如此,米沃什还是感到身体上一阵轻微的刺疼。

  “果然厉害。”米沃什暗自心惊,表面却又装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越是显得镇定自若,对方就会越是心中打鼓,越可能自乱阵脚。

  “还在死撑!让你再见识见识。”阿米亥在心中冷笑一声。

  阿米亥大吼一声。发声的同时,头顶上面的空气竟被他用功力凝结成冰雹,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紧接着,稀里哗啦地砸了下去。

  米沃什一声不发,叉起双手,张开嘴巴,向上面呵出了一口长气。冰雹立刻全都化为乌有,只剩下几缕蒙胧的烟雾四散飞去。看起来简直就象是在冬天,一个人走在街上随便呵出一口白气那么简单。

  阿米亥神色大变,自己几乎倾尽全力的一招,竟然似乎还不及刚才那用脚轻易一震那么奏效,这是什么道理?莫非米沃什刚才是故意装得那样狼狈,好让自己轻敌的?

  其实,米沃什这一呵表面上虽看似轻松,但却并不容易,他也是集中全身的气力,毫无保留的。他知道高手对阵,胜负就在转眼之间,丝毫大意不得。

  “该我啦!”米沃什轻喝一声,发动攻势,一大片黑云缭绕着他的身躯,越转越急。最后顺势一送,如同一个旋涡般,当胸向阿米亥推了过去,去势十分急速。

  阿米亥惧意顿生,他以前曾亲眼目睹过米沃什用这一招杀死了一个想跟他争黑暗斗士王之位的人,知道米沃什的“黑色旋风拳”很是厉害,威力无匹。为了对付米沃什的这一招,他揣摩出了许多种破解方法,但在实战中,他却发现这一招拳路跟自己以前所见的区别很大,尽管姿势差不多,但内里的变化根本不是自己原先所想的那样。大出意料之下,猝不及防,只得伸出双手,准备硬生生地接了他这一招。

  但是,一生之中经历过三百多次战役的米沃什岂会不知道他的心思,岂会让他得偿所愿?米沃什收回双拳,双脚连续发招,只听“卜卜卜”三声巨响,阿米亥肚子、胸口、下巴各中了一下。米沃什为了避免自己被别人研究透,所以每一次出招都会和上一次他比试时的招数有所区别,尽管名字还是相同的,但实质上却已经变了。这就是阿米亥事先试验的方法为何对米沃什无效的最重要原因。

  阿米亥脸色大变,刚开始的踌躇满志几乎已经全部化为乌有,这才明白为什么米沃什会这么多年都占据着黑暗斗士王的位置了。当下,不求有功,先求无过,决定采取守势,准备先消耗米沃什的功力。心里想着毕竟米沃什年纪已老,若论持久的话,肯定不及自己。

  “嘿嘿!”米沃什得势不饶人,继续抢攻,漫天都飞舞着他的影子,拳影四起,双脚乱踢。只要阿米亥一出现一点点纰漏,那个部位立刻就会有拳头或者脚往那里招呼。片刻之间,阿米亥已经是气喘吁吁,满头汗水,而且,要不是衣服遮住了伤口,现在他的身体看起来一定已经是满身淤伤,惨不忍睹。

  阿米亥知道自己要是输给了米沃什,决计没有生还的可能性,所以,虽然身上万分疼痛,却还是咬紧牙关,强自支持着。他现在才明白在擂台上被人打是多么难受,过去他打人的时候只是觉得快意,从没想到会有一天自己被别人打。此时,他身上虽然有许多力量,却难以施发出来,处处被动,不停地挨打。

  ※※※

  “看到了没?我都说阿米亥必输无疑的了,米沃什岂是他可以匹敌的?”刚才争吵的第一个黑暗斗士说道。

  “话可别说得那么满,还没输呢!只要没死就没输。”第二个黑暗斗士不服气地说道。

  “死要面子。”第一个黑暗斗士依然是柔声柔气地说道。

  第二个黑暗斗士脸一红,不吭一声。

  ……

  米沃什越攻越急,阿米亥已经完全处于他的身影的笼罩之中,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样子十分狼狈。

  “放弃吗?”阿米亥在这种局面之下,自己也已经动摇了。

  “不,不能放弃,他打我一百拳,都是无关痛痒的,我要能用全力打中他一拳,就可以获得胜利了。”阿米亥脑袋里又蹦出了另外一个截然相反的念头。

  “受死吧!”米沃什轻叱一声,如同闪电般奔驰而下,重重地打在阿米亥的头上。阿米亥喉头一甜,“哇”地一声,口里吐出一大口鲜血,在两股力道之下,四散飘荡,染红了整个擂台,连看比赛的那些黑暗斗士也有很多被喷到了。

  “冲天一拳!”阿米亥苦笑道。如今,防守既然已经不可能的了,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赢不了米沃什,拼个两败俱伤也好,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不单单是为了当上黑暗斗士王而战斗了,而是为了自己那点尊严,一个黑暗斗士的尊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米沃什轻轻一纵,跃得老高,平空向阿米亥发出了一道力道。轰然一声,两个人各自“噔噔噔”地后退了三大步。直至双方都止住脚步,停下来的时候,由于力道未消,地面还在微微摇动,台下的黑暗斗士们不禁面露骇然之色。

  “功力不错嘛!”米沃什冷笑一声,存心激怒阿米亥,迫使他更加方寸大乱。

  “废话少说。”阿米亥果然中计,铁青着脸,说道。

  米沃什不再多说,双手运足十成功力,猛地左手一拳打向阿米亥,阿米亥惊慌失措,下意识两手一格。谁知道米沃什这一拳乃是虚拳,他又迅速运起右手,向阿米亥的喉咙处打去,阿米亥结结实实中了这一拳,应声倒下。咽喉处鲜血直射,喉咙里冒着血,气若游丝。两眼在用力地张开着,好像是要看清楚米沃什的出招,然而最终还是合上了,眼见就活不成了。阿米亥的右手费力地一抬,让人感觉到他正忍受着无尽的痛苦,祈求米沃什再给他一拳,让他可以痛痛快快地死去。

  “好,我成全你。”米沃什伸出左脚,重重地往阿米亥心脏部位踢去,众人只见阿米亥腾空飞了起来,最后撞到周围的墙上,掉在地上,一命呜呼。墙上还留下大一摊令人触目惊心的鲜血。

  米沃什微微一笑,自己又可以做多几年黑暗斗士王了。

  “米沃什万岁,黑暗斗士王万岁!”刚才争吵的第一个黑暗斗士看到自己看好的人赢了,即刻兴高采烈地嚷道,那神情好像是他自己当了黑暗斗士王一样。

  “米沃什万岁,黑暗斗士王万岁!”其他黑暗斗士也纷纷不约而同地嚷道。就连刚才那个看好阿米亥的黑暗斗士也不甘落后,奋起双臂、声嘶力竭地嚷道。

  米沃什保持着笑脸看着这一切,一种满足感充塞住他的整个身躯,然而,他突然又隐隐觉得有点儿不对。但这个念头顶多只在他的脑子里停留了一秒钟,转瞬即过,他想:大概自己年纪老了,难免会胡思乱想的,也因此而多了很多顾忌。

  

第七章 黑暗斗士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