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屠城

    

  圣历2109年6月8日,八点零一分,埃南罗边境城市卡西特。

  守城的将军蒙特拉此刻正在吃饭,他吃得很仔细,一丝不苟,聚精会神。今天的主菜是鱼,他喜欢吃鱼,不过曾经有一次,他被一根鱼刺梗住喉咙,折腾了好几天。从那以后,他每次吃饭都很小心,很小心。

  但他依然喜欢吃鱼,每个星期,他至少有四天是要吃鱼的。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鱼抱有这么深厚的感情,他自己也难以解释。只记得自己第一次吃鱼过后,那种快乐和幸福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他并不是一个出生于海岸边的人,事实上,他出生的地方并没有鱼,离水源很远。但他觉得自己这一生就是为了吃鱼而生的。当上卡西特守城将军是他十分得意的事情之一,不过比起鱼,他觉得一切都不那么重要。

  蒙特拉是个非常认真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头有尾,而且经常也能适时做出正确的判断。所以,尽管佛都早就知道他爱鱼如命,而且很多大臣也劝佛都不要任命蒙特拉为守城的将军,怕他因为鱼而误事。因为过分热爱一样与事业无关的东西,通常会对一个人的事业造成妨害。

  但,佛都最终还是让他当了卡西特城的守城将军,因为佛都知道蒙特拉不会让自己失望。这个决定相当冒险,不过佛都更加知道,这个地方地处边境,如果不让蒙特拉来就任,而让别的将领来上任的话,将会更冒险。两相衡量之下,佛都选择了蒙特拉。而蒙特拉也没有让他失望,一直兢兢业业,从来不会因为暂时没有战争而懈怠下来,也从来不曾被敌人击败过。在他的掌管之下,卡西特城一直都很稳固。

  许久以来,蒙特拉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吃饭。吃完饭之后便到城墙上溜上一圈,看看天气如何,和城头站岗的士兵聊几句天,然后又回来研究地图,看看战略书。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他就是这么认为的。此外,他还一直坚持认为,学海无涯苦作舟也是一条明智的格言。

  蒙特拉一向做事很有规律,有条不紊。不过,今天,看来他的惯常生活就要被打破了。当他吃完了一条鱼,想再夹起第二条鱼的时候,一个士兵匆匆跑了进来,对着他的耳朵悄声说了几句话。蒙特拉放下筷子,皱了皱眉头。

  “有一队身穿黑色衣服的军队杀气腾腾地向这边冲过来?”蒙特拉蠕动着嘴巴,说道。他嘴里面的饭还没有完全被咬碎,更没有吞下去。通常,这样的动作都会让人感到很厌恶,但是蒙特拉却是个例外。他嘴巴磨动的样子,只让人感觉优雅而有节奏感,使人想象到他吃的东西一定非常好吃、非常美味。

  但其实蒙特拉吃的东西很平常,跟士兵们平时吃的东西都是一个样。他并非是一个奢侈的人,而且,他也知道要让士兵真正为自己卖命,就要尽量让自己的一切和士兵们一模一样,包括吃的、住的、穿的。当然,作为守城的将军,有些额外的优待他即使不想享受也是不行的。

  “是的,蒙特拉将军。”那士兵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蒙特拉的东西看起来就是那么吸引人。

  “人数大概有多少?”蒙特拉终于吞下了嘴里的食物,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餐巾,擦了擦嘴。

  “不多,不多,小股部队,属下估计只有几千人吧,但是行动速度飞快,快得让人难以置信。”那士兵瞪大着惊讶的眼睛,同时望了望桌上的食物。

  “既然是小股部队,行军的速度自然也会比平常的部队快很多,不奇怪啊!”蒙特拉说道。

  “蒙特拉将军,那可不是一般的快啊!根据我个人的观察,他们至少是以每小时三十里的速度推进的。”那士兵舔了舔舌头。

  “这么快?”蒙特拉略显愕然,需知道普通的军队的行军速度每小时要是能达到十里就已经非常惊人了,“黑衣人?到底来自何方?”

  “好像是从边境一下子就冒出来的,毫无预兆的。”那士兵答道。

  “喔!”蒙特拉隐隐觉得事情比自己开始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士兵的消息像一股阴云般笼罩着他的心,“马上传令下去,全体士兵即刻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不得有误!”

  “是!”那士兵望了望桌上的食物,感觉到自己的胃“咕噜”了一大声,准备转身而去。

  蒙特拉显然注意到了士兵的反应,“等一等,桌上的食物打完仗之后,你就可以来拿去吃,我叫厨房帮你保存。”

  士兵表情十分激动,却不知道如何才能最好地表达自己的感受,“谢谢蒙特拉将军。”

  会是谁呢?谁这么大胆,敢带着几千名士兵就来攻打卡西特?如果是别的国家的军队,我应该一早就接到消息的,难道他们真是从石头里冒出来的?但他们既然敢这样来进攻,必然有他们的道理。蒙特拉心想,同时挥了挥手,“去吧!”

  “他们不会是先头部队吧?不可能!因为速度太快了,人数又太少了,如果是先头部队跑这么快的话,后面的怎么可能接续得上呢?那到时他们就会首尾不能兼顾,无功而返。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决策者会傻成这样,所以,绝对不可能是先头部队。”蒙特拉自问自答地道。

  “那到底是谁的部队呢?士兵又没有看清楚,看来这场仗可真是要打得莫名其妙了。”蒙特拉继续想道,“难道是我们国家自己的军队?不会吧,要是这样我也应该接到通知啊!”

  “我想这么多干什么?”想到这里,蒙特拉猛醒道,“去城头认真准备应战才是正事。”

  ※※※

  六月,地面被烈日烤得火热,出现了很多裂口。禾苗在干旱中无声地呼喊着,仿佛就要燃烧起来。几头牛缓缓地走着,鼻子里不断喷出白沫,喘着粗气。

  黑色,是最能吸收热量的颜色。而在这样炎热的气候之下,还穿着黑色衣服在路上走,这样的人很难让人说不是已经疯了。

  但是,当这种不正常的衣着出现在一群人的身上的时候,那就让人禁不住心生恐惧了。一个人疯狂是傻气,但一群人疯狂,可就有点令人发怵了。

  这群人虽然都在急速行走之中,但是却发出一股股刺骨的冷气。身上也没有一丁点汗水,他们都在悄无声息地行走着,如同在地上飘动着一样。他们的刀都还藏在刀鞘中,没有反射出太阳光,而枪尖则偶尔闪出一道道光芒,同样是那样的幽冷,仿佛连日光也被他们的鬼魅之气软化了。

  要是在夜里,有人撞见了他们,第一个感觉恐怕是以为是自己撞到了鬼,第二个感觉则是但愿马上死掉。

  领头的人物,身上穿着比其他人更黑的衣服,甚至连脸孔也是黑色的,仿佛由黑炭制造出来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刀锋般锐利的杀气。他的坐骑在他这种杀气的驱策之下,也显得信心十足,稳稳当当地驮着他前行。

  本来,路上还有几个零星的行人,但当他们远远望见那群黑色的移动物体时,一股冰冷的凉气瞬间涌上他们的心头,使他们都忍不住拔腿而逃。而一直在慢慢走动的水牛也屏住呼吸,站在路边,一动也不动,仿佛也被那杀气震慑住了。

  ※※※

  圣历2109年上午9点零三分,这群人终于来到了卡西特城城下。守城的士兵早已恭候多时,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准备就绪的意思当然就是说,照以往对付敌人的方法那样准备好了。但是,那些方法用来对付今天的敌人是否有用,则有待事实来证明了。

  蒙特拉站在大旗之下,向城下望了望,不禁有点心旌神摇。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在对阵时居然感觉到心里有一种害怕的念头在滋生,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懦夫,他是勇士。但他现在居然感到有点惊恐,这让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

  “这群人来自哪里?到底是什么人?”蒙特拉望了望对方的大旗,只见上面写着“魔武”两个字,他在脑海里拼命搜索着这个名字,不过无济于事,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魔武这个名字,“魔武?魔武是谁?”

  他的士兵们也不能给他一个答案。

  但城下那群人就站在那里,平视着地面,没有一个人往上面望一眼,四周是一片死寂,令人心寒胆战的死寂。杀气像被石头激起的水波一样延展开来,城上的士兵们都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十分拘束,关节冷硬,好像不大受大脑的控制。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蒙特拉终于忍不住大声嚷道。他也感到一种凉意漫遍自己的全身,刚才还燥热非常的天气似乎也变得凉爽起来,但这种凉爽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城下的人依旧静静地站着,没有发出哪怕一点声音,魔武两眼微闭,一动也不动,对蒙特拉的话置若罔闻。

  “城下来的是谁?报上名来,免得误杀。”蒙特拉再次大声嚷道。刚才喊出的话没有得到一声回音,使他感觉有如在万丈深渊上一脚踏空一样,有点儿仓皇失措。不过,他毕竟也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将军,很快又定下神来。

  但是,蒙特拉的士兵们可就没他那样镇定自若了,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打起冷颤。在六月天,打冷颤的确是一种难得一见的事。

  还是没有一丝回响,城下的人好像故意要以沉默来对抗对方的喧闹,来表示出自己的轻蔑一样,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蒙特拉将军说话,你们聋了吗?”一个士兵放声骂道。他不是由于要替自己的将军出口气或者因为勇气而骂的,而是因为害怕,害怕使他忍不住要说话。

  魔武冷冷地抬了抬头,用冰冷的眼光向城上瞥了一瞥,没有人看见他做出任何其他的动作。城上那个刚刚大嚷大叫的士兵突然无缘无故地倒了下去,身体从城上直摔下去,没有人听见那士兵发出哪怕一声的惊叫,人们只知道一个事实:那士兵已经死了。

  那士兵眼眶迸裂,无尽的惊讶和恐惧布满了他的双眼。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开口说话,或者,干脆宁愿自己生来就是个哑巴。

  “魔武阁下,埃南罗与贵军团向来并无摩擦,借问一句,为何带兵来到这里?”蒙特拉见状,心头大惊,用一种比刚才客气一万倍的语气说道。暗自想道:如果刚才他想杀的是自己,自己恐怕也早就一命呜呼了。一股寒流直涌上他的脑门。

  “我们希望从这里借过!”魔武轻描淡写地说道,那语气仿佛可以让整个世界结冰,让人想起了冬天的地狱,如果地狱也分季节的话。

  “借过?”蒙特拉诧异万分,他听到了自出生以来最奇怪最狂妄的一句话,城下这个人说这句话仿佛是把卡西特当成自家的后院一样,可以自由出入,“断无此理,卡西特是埃南罗的边境城市,岂是毫不相关的人可以随便出入的?要是这样的话,还要设置这个城市干什么?要我来干什么?”

  “好。我给你一分钟考虑清楚。”魔武淡淡地说道。

  “黑暗斗士王,看来对方不会答应哦!”军务官格里高尔忍不住插嘴说了一句。

  “不就是借过一下吗?何必闹得双方都不愉快呢?”魔武冷冷一哂,“我相信他会答应的。”

  “哦?”格里高尔目瞪口呆,他实在想不到一个这么厉害的人,想法竟可以简单到这种地步。不过,格里高尔却不知道魔武一辈子潜心武学,对于世事人情本来就不大了解,说出这样的话其实并不奇怪。

  “更何况这种不愉快会要了很多人的命呢!”魔武又说了一句。

  “谁的命?”格里高尔侧头对着魔武。

  “自然是城上的那些人的了。”对这个问题,魔武不值一哂。

  “我考虑好了!”蒙特拉表情十分激动,“你到底是谁?是谁让你来消遣我的?”

  “这个世界上本来有一个人是可以让我为他去做一切事情的,可惜……”魔武有点激动地说道,“现在没有人再能派遣我,没有人!我还是劝你考虑清楚一点。”

  “不,不用再考虑了!断无让路之理。”蒙特拉脸色恢复了平静。

  “好!”魔武冷冷地说道,“你们自找的。”

  蒙特拉和城上的士兵们几乎同时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刺进自己的肌肤。

  ※※※

  “去吧!至纯的暗黑力量。”魔武默念着咒语,尽量地催发自己全身所积蓄的魔法力量,一直到了最大的限度。

  实际上,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那种不用念咒语就可以将自己的魔法力量完全发挥的境界了,但出于习惯,他还是念了念。

  这样一招,魔武是第三次用了。在发功的时候,他想起了依维斯,那个在蓝达雅,因为自己的心慈手软而几乎死在利格手下的依维斯,那样苍白而充满怜悯的依维斯。当年,魔武正是用这一招救了他。这一刻,想起这些,魔武突然感到很是兴奋。

  后来,他又用了一次,那是为了对付落日佣兵团,不过后面的这一次并没有在他脑海里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前两次,无疑都是成功的,那么,这一次呢?魔武的功力在进步了这么多之后,又会具有怎样的杀伤力呢?

  “依维斯。”魔武突然喃喃对自己说道,“那我就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依维斯能在最冷漠和暴躁的莫问心里留下仁慈的种子,自然也能在魔武心上留下同样的东西。意念既动,魔武便把功力降低了不少。

  但是,即使是降低了不少之后,声势依然浩大而吓人。九条黑暗的狂龙向着城头卷去,天空慢慢灰暗下去,仿佛那些黑暗的狂龙正在一口一口地吞食着光明、消灭着光明。一阵阵阴风四起,本来炎热的天气,霎时冰冷下来。

  城头的士兵一个个呆若木鸡,他们哪曾见过这样的阵势,已经完全被震住了,甚至忘记了呼吸,忘记了自己还有生命。

  “别装神弄鬼的。”蒙特拉大喝一声。他也被吓到了,不过,毕竟他是个将军,他知道如果他再不嚷一句,打破这可怕的沉寂,他的士兵将会就这样束手就擒。他要把他的士兵们惊醒。

  黑暗的狂龙一旋而过,天空又恢复了明朗。城头的士兵们也都一下子醒了过来,纷纷左顾右盼,一时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快向佛都王子示警。”蒙特拉吩咐身边的一个士兵。

  “遵命。”那士兵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一听到这话,就乐颠颠地跑向通信营,找信鸽去了。

  “要杀你们易如反掌。”魔武说道,“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让我们过去还是不让我们过去?”

  “不。”蒙特拉憋了很久才蹦出了一个字。他知道说出这句话的后果会是怎样,但他更加知道作为一个将军的责任是什么。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好!”魔武冷冷地说道,“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留情。”

  黑色的狂龙再度降临卡西特城,只见闪电四起,雷声轰隆作响,惊天动地,路上的沙土无风自动,一大层一大层地掀起来卷向城头。整个战场再无一丝的光明,所有的人都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被蒙上脸,然后再包进了一个黑色的布袋里。

  痛觉慢慢苏醒,城头的士兵们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执迷不悟的人应该得到最痛苦的惩罚,执迷不悟的人应该死得最惨烈,应该死无葬身之地。

  一大股强烈而绝望的怨气渗入到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城头的士兵们的痛叫渐渐低沉、渐渐消失。那股怨气大得使空气中每个分子都静止,连空气都凝固起来,士兵们的声音因此而无法传送出来。

  经受黑色的狂龙蹂躏过的士兵们,已经不见踪影。惟一可以证明他们曾经存在的便是他们的衣服,至于他们的血肉,早已被融化成为一摊血水了。

  “魔鬼,魔鬼!”蒙特拉面色大变,不过,作为一个平常人,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仍然保持冷静的思维已经算是非常不容易了。

  不过,卡西特守城士兵的噩梦还没有消除,仍然在继续之中。显然,魔武不想再浪费口舌,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对他来说,有些事情越快完成就越好。杀人,杀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件令人为难的事情。

  说实话,魔武并不喜欢杀人,他只是不喜欢被人阻挡着罢了。可惜,蒙特拉就是无法明白这个道理。作为一个将军,他当然有责任保卫城池,但是,当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无力再保护城池的时候,难道就不应该略为变通一下吗?比如说,让魔武他们通过。这样的话,很多事情便不会发生,很多人也便不用去死。

  魔武和他的士兵们都不是一般的人,所以,用一般的方法去对付他们,无疑是自寻死路。

  但是,如果变通了,蒙特拉便不会再是蒙特拉,不会是那个每个星期都好吃好几次鱼的蒙特拉。每个人做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理由的,都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性格决定了蒙特拉选择了一条万劫不复的道路。

  在死亡之中,卡西特守城士兵甚至没有丝毫的想法,他们的脑袋正如此刻的天际一样,被黑暗完全淹没了。

  他们甚至没有想到要逃,他们已经记不起自己还有四肢了,只感觉自己如同一尊石像,不会动,等着别人来攻击。

  倒下去,死掉,一个人的一生就此终结。死去,是一件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生命,本来就是如此的脆弱。

  蒙特拉呆呆地站在城头,他并非像士兵们一样无法移动,他只是不想移动,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当逃兵。而且,即使想逃,他逃得了吗?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这是蒙特拉终生的信条。他一直恪守着,毫不违背,多少次戎马生涯中碰到的刀山火海,他凭着这股信念,都跨越过去了。不过,这一次,上天还会再一次眷顾他吗?

  蒙特拉不是不害怕死,其实,他很害怕,但他知道自己是将军,即使害怕也只能忍住,即使去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不然,怎么对得起佛都的栽培,怎么对得起他的祖国埃南罗?

  一条阴冷而极度黑暗的龙状物缠绕住蒙特拉,捆绑住他的全身,死死地勒逼他的身体。他的身体越来越小,越来越小,骨骼轻轻地脆响着,声音就像树叶落在地上一样。

  蒙特拉死的时候,嘴巴一直紧紧地闭着,作为一个将军,他不能让自己哼出来。反正都是一死,何必死得那样毫无“风度”呢?虽然就算是哼出来,声音也无法被传出,不会有任何人听见。但蒙特拉想维持一个死者的尊严,他不能让自己有丝毫痛哼的迹象,这样才可以在内心永远当自己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没有人看清楚蒙特拉死时的表情,包括魔武。人们只知道,他死得很惨,很惨,但他至死都是个将军,一个勇敢的将军。

  黑暗的狂龙终于慢慢飘远,如同一缕烟雾一样。天空又恢复了原来的色彩,一条浅红的彩虹,蒙蒙胧胧悬挂在遥远的天际。使人怀疑仅仅是雨过天晴,周围并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没有任何人死掉,没有一点血流出来过。世界一片和平,人们无比幸福。

  “冲进去。”魔武满意地看着本来排满城头的士兵们化为乌有,感受着自己功力狂增之后的快感,体验着一阵阵胜利的愉悦。

  这场战争,一开始便已经注定了是魔武的个人表演。魔武突然有种感觉:杀人绝对是世界上最刺激最适合发泄情绪的事情。

  但紧接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沮丧感和失落感又把魔武包围住,依维斯又浮现在他的眼前。魔武忽而又想到,不论自己怎么做,杀再多的人,依维斯都无法回来。

  “莫问,莫问,你真的能把依维斯救活吗?”魔武苦笑着对自己说道。他实在不愿意放弃这一丝残存的希望,不管这种希望看起来是多么渺茫而不可相信。

  ※※※

  大门“轰”的一声,被狠狠地撞开了。三千个黑暗斗士冲了进去,从开始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动过手,一直默默地站着,一直在默默地看着,充当旁观者的身份。

  从这个时候开始,这场战争才真正与他们有关。

  “快跑,快跑,他们不是人,不是人。”城里残余的士兵们高声呼叫,四处乱窜,只恨爹娘少生了几条腿,只恨自己不能跑得像马一样快。蒙特拉都已经死了,他们还有什么斗志可言呢?更何况,即使有斗志,结果也仍然是一样的,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是黑暗斗士的对手。

  一把把刀无情地劈向城里的士兵,在死的时候,他们感觉自己从未像此刻一样软弱,一样无力。以前,在接受训练的时候,军官教给他们的一切应急和对敌的方法都已经完全没用。军官能教给他们的仅仅是对付普通士兵的方法罢了。

  “不用追了,我们的目标是穿过这座城罢了。”看着眼前这一片血肉模糊的样子,魔武高声叫道。心想:也许,少造一些杀孽,依维斯便会多一点被救活的希望。

  但是,已被鲜血挑动神经的黑暗斗士,哪里还能停止住自己的杀人yu望呢?他们照样追击着对手,他们并非是想把魔武的话当耳边风,魔武的厉害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了,又怎么敢去违抗他呢?可是,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气,那股杀气一旦冒了出来,就会不可收拾,直至他们战死或者战场上所有的敌人都消灭殆尽为止。

  这也是黑暗斗士所向无敌的原因之一。

  魔武看着这一切,也已经并不想出手去阻止他们。

  城里的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路上的石头浸满了鲜血,在阳光下,发出夺目而鲜艳的红色,仿佛是鲜血已经侵入了石头的内部一样。

  痛鸣声、哀叫声、惨叫声,声声入耳。黑暗斗士对这些声音却早已习以为常,对鲜血也早已如同家常便饭般熟悉。他们只是顺从自己内心的要求,举起武器,插入对方的心脏,杀人,杀人!杀人像他们的脉搏一样,不可停止。

  “杀啊!”作为黑暗斗士,他们从不会去考虑自己杀人是为了什么,会不会有报应之类的问题。他们只知道,不杀人,他们就会压抑至死,就好像这个世界失去了活命的氧气,所有的人便都会闷死一样。

  有些人的生命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别人的。幼时的聪明是父母向别人炫耀的资本,大了之后,上了战场,是为了让别人得到杀人的快感。

  不管如何,再残酷的屠杀也有终止的时候。傍晚时分,城里原来的老老小小,男男女女全都化为了一具具尸体。这座曾经活着的城市,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

  夕阳西下,黄昏的光芒照临这座城市。许多尸体上的鲜血仍然在汨汨地流着。

  朽臭的味道笼罩着整座城市,越来越浓。但黑暗斗士们的精神却依然抖擞,在城里面搜劫了一些东西填饱了肚子之后。魔武大手一挥,他们又继续默默地向前走着,仿佛他们并没有杀过人,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

  史载:圣历2109年6月8日,在魔武的带领下,黑暗斗士在几乎不伤一人的情况下,屠杀了卡西特城,鸡犬不留,惨绝人寰,臭味经久不散。史称卡西特屠城之役,

  

第十章 屠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