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抢劫一个叫莫问的人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佛都殿内。

  “佛都王子,我们等待的时间已经很长很长了。”巴蒂说道。

  “可时机尚未完全成熟。”佛都笑了笑。

  巴蒂看了佛都一眼,“但士兵们却是枕戈待旦,跃跃欲试了。佛都王子,我们是不是该考虑尽快进军?”

  “可惜如今天下一片大乱,星狂被玻利亚放走,杰伦、风杨等也相继起兵进攻坎亚。我们最应该做的还是静观其变,等待时机一到,立刻便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天下。”佛都脸色明朗,神态极其从容,放声说道。

  “不过,佛都王子,我担心这样拖下去,士兵们本来已经激起的斗志和士气,恐怕会转向低沉。”巴蒂不无忧虑。

  “这件事情,你亲自负责,我相信凭你的实力和经验,一定能把士兵们调节好。”佛都说道。

  “属下多谢佛都王子厚爱。不过,属下又有点担心。”巴蒂一副犹豫不决、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佛都说道。

  “佛都王子恕罪,属下其实是担心这样下去我们会贻误了战机,毕竟现在形势瞬息万变,要是我们不能够捕捉到最好的战机,那么就麻烦了。”巴蒂忧心忡忡地说道,“属下并非是怀疑王子您的判断能力,而是害怕前方反馈回来的消息会有点错误,而您又是依照这些信息来做出决策的,那难免会出错了。”

  “言之有理。”佛都沉吟道,“不过,我也早料到这一点了,所以我已经安排了很多密探在前方了,甚至在各个国家也设置了一些间谍。他们的信息我都会详细地加以筛选和判断,以便得出最准确最有效的信息。出错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间谍?”巴蒂皱了皱眉头,巴蒂本以为佛都对他是毫无隐瞒的,谁知道今天一听,才知道佛都有不为他知道的事情,这些他不知道的事情是多是少很难确定,但眼前就有一件了。巴蒂不禁略微感到有点不安,他一向对佛都忠心耿耿,怎样也受不了佛都对他有所怀疑。

  “其实这些事情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也就没有对你提起过了。我觉得你是个战略家自然明白这样一个简单的常识:想要得到最精确的消息,需要两种人,一种是己方的士兵侦察得来的;另一种则是安插在对方内部的间谍。对你,我从来就是开诚布公,毫不隐瞒的!”佛都见到巴蒂的脸色微微变了一变,便说道。他知道巴蒂自从儿子巴罗私自放了西龙,后来又被依维斯大败之后,心情一直很压抑,难免有点疑神疑鬼的,所以非但不以为意,反倒认认真真地开解了巴蒂一番。

  “佛都王子,切勿见怪,属下,属下……”巴蒂一时惭愧不已,不知道如何言语。

  “巴蒂将军,我要你知道,我,佛都,永远是和你站在一起的。要是你沉下去了,我就会失去了一只埃南罗最强而有力的右臂。我永远也不会对你产生疑心,永远!我知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令你感到相当不好受,我不怪你,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作为军人,埃南罗的未来就要看我们了,难道我们不该振作起来吗?我希望你尽快振作起来。”佛都动情地说道。

  “佛都王子……”巴蒂忍不住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我会给你时间去想清楚这一切,要是你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有什么问题,想问我的,尽管问我。我都会告诉你,不要老是把一切憋在心里,我希望我们之间是极度坦诚的,我希望我们是像朋友一样亲密的关系,而不是上司和下属。”佛都继续说道。

  的的确确,佛都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当巴蒂是最亲密的朋友,什么话都跟他说了。虽然佛都现在是亲王,在旁人看来,风光无比,但他所承受的压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他的哥哥,也即皇帝,几乎不过问朝政,埃南罗事无大小,一切都落在佛都一个人的肩膀上。

  而佛都自己又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他有雄心和壮志,密谋着要统一天下,每天要思考、要谋划的事情多如牛毛。但他不是神仙,他只是个人,也需要发泄,需要有倾诉的对象,而巴蒂,无疑就是他倾诉的最佳对象了。所以,当巴蒂用疑惑的语调问了一句之后,佛都才会滔滔不绝地说了那么多。他感到自己不知不觉地忽略了巴蒂的感受了,内心也大感愧疚。

  “佛都王子,是属下一时糊涂。”巴蒂跪在地上磕头,佛都这一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让他如梦初醒。

  “巴蒂将军,其实是本王一直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让你受了很多委屈,我对不起你!”佛都伸出双手把巴蒂扶了起来,正色说道,“快快请起。”

  “谢佛都王子不罪之恩。”巴蒂长辑不已,“佛都王子政务繁忙,我却还给你增添了这么多麻烦,属下无地自容。”

  “若是用政务繁忙来作为开脱我没能照顾你感受的理由,连我都会感到不好意思。”佛都说道,“我们不要再说这些了,总之,我不希望你有一丝一毫的不痛快藏在心里,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但说无妨。”

  “是。”巴蒂知道现在说其他的都显得多余,只是点头。

  “噢!这样就对了!”佛都赞许地说道,“对了,蓝达雅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属下认为目前蓝达雅骤然失去主心骨,举国一片彷徨,作为盟国,我们似乎应该施以援手,使他们重振雄风,将来才可以一致对外。”巴蒂老老实实答道。

  “巴蒂将军太忠厚了!”佛都微微一笑。

  “佛都王子是什么意思?”巴蒂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

  “我想将蓝达雅纳入我们的版图。”佛都定定地说道。

  “把偌大一个蓝达雅,据为己有?”巴蒂大惊失色,他可连想都没想过。

  “蓝达雅过分依赖长老们,在失去他们之后已经是一片混乱,呵,说起来现在却正是最好的时机!”佛都说道。

  “但这样一来,我们的军队储备就会被消耗,要是到时再发生什么变故,那么埃南罗就岌岌可危了。”巴蒂说道。

  “该发生的迟早都会发生,我们想避也避不过啊!”

  “蓝达雅人魔法那么厉害,微臣怕我们的军队虽然受过了很多正规的训练,但还是斗不过他们。”巴蒂说道。

  “刚才你不是说怕士兵们斗志下降吗?这个就是让他们发挥的最好时机了。”佛都说道。

  “可是,属下还是担心我们的军队出境去侵占蓝达雅,会造成国家空虚,被别人乘虚而入。”巴蒂说道。

  “现在没有一个国家有空来攻击我们。或者应该说,有实力来攻击我们的现在都没有空,比如星狂、风杨、杰伦这些人;还有一些没有足够实力的,他们根本就不会来攻击我们。”佛都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属下还有另外一个担心,我们这样公然去攻击蓝达雅,跟我们联盟的国家会有想法的。他们会害怕我们以后也像对蓝达雅一样对他们,结果和我们解除盟约。”巴蒂说道。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了。我们可以用这样的理由:蓝达雅现在内乱不已,埃南罗地处蓝达雅边境,备受骚扰,所以才发兵去收拾残局,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整个联盟的安定而不是为了侵占蓝达雅。”佛都说道,“必要时,我们还可以请求他们发兵来帮助我们,当然,他们发不发兵都是无所谓的,但这样一来,他们却也就无话可说了。”

  “佛都王子英明!”巴蒂叹服,他可就算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到用这样绝妙的理由来。

  “蓝达雅一战之后,莫问声名远播。”佛都说道,“死了一个依维斯,又出了一个据说武技比他还要好的人出来,真是多事之秋!”

  “不过,我想,那个莫问只是想为依维斯报仇而已,应该不会对我们造成多大的障碍。”巴蒂说道,“但是,佛都王子,他要是查出了我们也是主谋之一,你说他会放过我们吗?真到了那时,我们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阻挡他了。”

  “这件事情牵扯的人那么广,他总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杀了吧?”佛都说道。

  “佛都王子,边境城市卡西特遭受猛烈袭击,告急。”正在这时,一个士兵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大声嚷道。

  “什么?”佛都“霍”地一声,站起来。

  士兵依旧上气不接下气,“卡西特告急!佛都亲王。”

  “哪里来的军队?”佛都皱着眉头问道。心里飞快地想道:不可能是蓝达雅人吧,他们一片混乱啊!但是附近除了蓝达雅人还有谁呢?小盗贼团?不可能,他们没这样的实力,更没这样的胆量。

  “尚未查明,只说是一支极为嗜杀的军队,人数很少,个个浑身一片黑色,但十分英勇,我军完全无法阻挡。”说到“完全无法阻挡”的时候,那士兵特意加重了语气,强调了敌军的厉害。

  “打的是谁的旗号?”佛都问道。

  “据说叫魔武的。”那士兵答道。

  “巴蒂将军,我们的边境有这样的军队吗?魔武,魔武,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佛都转过头问巴蒂说道。

  “不大清楚,让属下仔细想想。”巴蒂也是一头雾水。

  “难道是他们!”过了一会,巴蒂眉头忽而展开,但随即皱得更紧了,开口说道。

  “谁?谁?他们是谁?”佛都有点迫不及待。

  “黑暗斗士,龙天黑暗斗场的黑暗斗士,里面据说有三千个铁血佣兵,威力无穷。”巴蒂说道,“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出动了啊,而且,我军也一直跟他们保持和平的关系,双方秋毫无犯!但除了他们,属下又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了。”

  “那应该就是他们了,黑暗斗士?”佛都沉默了一会,“魔武?对了,以前依维斯身边不是有个黑乎乎的家伙吗?好像他就叫魔武的,对吧?”

  “是!没错,属下也记起来了。”巴蒂说道,“已经很久没有这个人的消息了,不过,据说依维斯死时他正在‘迷惘之雾’。”

  “是他了,一定就是他了。”佛都紧锁双眉,“不然的话黑暗斗士不会无缘无故进攻我们,他要为依维斯报仇!”

  “这样一来,我们进攻蓝达雅的计划不是要暂时搁置?”巴蒂说道。

  “搁置是必然的,但你想想,为什么魔武要率兵进攻我们呢?杀依维斯的是坎亚啊!他应该去找他才对,为什么要找我们呢?”佛都道。

  “哦,属下明白了,佛都王子,你是说魔武只不过是从我们这里经过,绕道到‘永久中立之地’去对付坎亚?”巴蒂望了望佛都。

  “正是如此。不过,也不排除他是为了进攻我们。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必须设置一些防御措施,以策万全。”佛都说道。

  “请佛都王子指示!”巴蒂说道。

  “派十万士兵过去支援,千万要记得审时度势而行。”佛都正色说道。

  “是。属下马上去部署。”巴蒂朗声答道。

  “去吧!”佛都说着陷入了沉思之中。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魔武的进攻打乱了我的计划,本来这样的机会可真是千载难逢,蓝达雅已经可以说落入囊中了,谁知道又发生了这样的变故。”佛都想道。

  “不过,发生意外也是必然的事情,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不会出人意料的话,谁都可以称霸天下了,哪里还轮得到我呢?也许,上天这样做就是为了考验我的意志和勇气,如果我放弃了,那我就不配称霸天下。好!我绝对不会放弃,我要迎头直上。”佛都对自己鼓劲道。

  偶尔,佛都也会对自己失去信心,不过,佛都之所以是佛都,而不是其他人,主要是因为他很快又能找回信心。

  ※※※

  阿尔斯山。

  “陛下,现在风杨、星狂都起兵来对付我们,连杰伦居然也发兵过来,我们该怎样应对?”莫芒问道。以前,他曾经送给坎亚一个刻有“副总统领坎亚亲印”字样的章,虽然最终由于依维斯刚好回到阿尔斯山。坎亚拿了印到没有什么用途,但莫芒却从此更加得到坎亚的宠幸,而现在他已被晋升为掌玺大臣。

  “一切都在朕的掌控之中,风杨由萨德应付,星狂则由蒙比亚将军率领大军去对付,而杰伦那边也已经有十万兵马在等着他们。所以,不用你杞人忧天。”坎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他心里也是开始纷乱不已,只是表面上强自镇定罢了。

  “但是,风杨已经把萨德狠狠地打败了一次,星狂也已经攻破了几座城池,正越来越接近蒙比亚将军的军队,杰伦则慢慢接近西部边境,西部可说是我们国家最弱的一环。属下最害怕的便是西部被杰伦攻破之后,没有其他屏障,杰伦于是便可以长驱直入了。那么,我们这里也就麻烦了。”莫芒本来是个只溜须拍马的人,但现在却不得不经常向坎亚提建议,因为他自己也深深地知道,拍马屁并不能使赛亚国和平安定。而且,如果赛亚国消失的话,他莫芒也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

  原来星狂见到了西龙之后,便在圣历2109年6月3日起兵攻打所谓的赛亚国,所向无敌,在几天之间,接连攻破了三座城池。士气大振,就快要与蒙比亚的军队碰上了。而风杨也一步步有条不紊地沿着故卡尔山脉前进,杰伦自然也没闲着。赛亚国内一片风声鹤唳,人民纷纷逃亡四方,以便避过战乱。

  “论正面进攻,萨德自然是打不赢风杨,但萨德现在既然败了一次,从此便会乖乖地躲在故卡尔山脉上。”坎亚说道。

  “这样一来,风杨想赢萨德团长也就难了。而星狂不过只剩下一些残兵败将,虽然一时得志,但蒙比亚一定能打败他。”莫芒接着说道,“陛下真是英明之至啊!”

  “说得不错!至于杰伦那一边,仅仅有十万兵力去对付他,朕非常担心,但也没办法,兵力已经用完。好在那个抗击敌军的主要城市尤图斯也算是一个绝险无比,易守难攻的关口。不过,其他的就形同虚设了。”坎亚说道。他对莫芒倒是什么话都说出口,绝对没有一丝的保留。

  “幸亏北部那边尚算安定,至少,埃南罗暂时来说都算是我们的盟友。要不然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莫芒抹了抹汗。

  “正是如此,不然朕当初为何会设计把风杨调离北部?就是因为怕他在北部兴风作浪,让他到南部,有萨德帮我们顶住。至于埃南罗,虽然我们双方都只是表面上的和和气气,而暗地里谁都想把对方给吞了。但至少现在,我们可保一时的安定。以后,嘿嘿,再慢慢整治他们。”坎亚冷笑着说道。

  “那么,陛下,莫问那边怎样解决?听说他抬着依维斯的棺材从蓝达雅出来之后,就一直向着‘永久之谜’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有什么企图?”莫问又继续问道。

  “朕只恨当初没把依维斯的碎尸万段,现在莫问拿走他的尸体,又不远万里要送到‘永久之谜’,必然是有所企图。说不定‘永久之谜’有方法可以让依维斯重新活过来,朕的师父达修现在也在那里。”坎亚恨声连连。

  “那我们该怎么对付莫问?他武技那么高!一下子就把蓝达雅七大长老给杀了,真够惊世骇俗的。哎!照陛下你这么说,要是让他把依维斯的尸体送到那里,我看我们肯定麻烦。”莫芒愁眉苦脸地说道。

  “也不用这么悲观的,从蓝达雅到‘永久之谜’,不是有一片大海吗?”坎亚阴冷地笑道。

  “喔!属下明白了。”顿了一顿,莫芒恍然大悟,弯腰说道。一丝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他觉得自己当掌玺大臣的日子还会很长。

  ※※※

  圣历2109年6月10日,就在风杨、星狂、杰伦、魔武都在向“永久中立之地”进发的时候,莫问扛着依维斯的棺材正在路上踽踽而行。

  本来,以莫问的武技,即使是带着一具棺材,也可以很轻易地飞在半空,以比现在不知道快多少倍的速度赶到“永久之谜”去。可是,当他第一次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肩膀都是湿漉漉的,千年寒冰棺材竟然在不断地融化。起先,他以为是自己飞行的速度过快,空气和棺材之间发生了严重的摩擦,导致棺材融化。他试着飞得慢一些,可是依旧如此,棺材仍在融化。莫问想起他师父曾经告诉过他,世界上有一种封印,印在某样东西之上后,那样东西便不可以被携带上天空中飞行,而这种封印只有下印的人能够解除。莫问明白了,一定是蓝达雅长老下的手脚。但,明白了又有什么用呢?他空有一身武技,却也只能是像现在一样慢慢在路上走着。

  烈日如火般烤着,莫问气定神闲地慢慢走着,身体周围散发着一阵阵冷气。迎面而来的行人一看见莫问,便都纷纷忙不迭地躲开,好像是大白天撞了鬼一样。

  确实,在路上撞到一个身上佩着剑的人,而且他头顶上还顶着一个棺材,棺材里面竟然还装着一个纤毫毕现,看起来像活着一样的人,不跑才怪呢!更何况他的背后还跟着一群凶神恶煞的人。

  “跟了我这么久,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莫问停了一停,冷冷地问道。

  “哈哈哈!”身后那群人发出一声声粗豪的笑声。

  “他居然问我们想干什么?真好笑!”过了一会,为首的一个大声说道。

  “是啊!太好笑,真的是太好笑了。”其他人笑声更大了,一个个弯着腰,捂着肚子。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莫问一字字地说道,他的影子映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为首的那个人正色道。

  “要钱?没有!”莫问说道。

  “其实我们不是要钱,我们要你把上面的水晶棺材留下,至于里面的人嘛,你愿意带走就带走,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另一个补充道。

  “棺材?”莫问嘴角撇了撇,说道。这一路上他已经碰见了无数次勒索和拦路抢劫。这些人眼光各异,想抢的东西也各有不同,有的人想抢他的钱,有的人只想抢他腰上的宝剑,甚至还有的人只想夺取他脚上的那双鞋,有的人就像现在这群人一样,想抢他头上的棺材。

  而敢于对这个人做这些事情的通常都是些毛头小伙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们的结局一般都是悲惨的,在听到了一句:“我叫莫问,是依维斯的朋友”之后,他们便不会再听见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声音,纷纷赶去向阎罗王报告了。

  “死在我的剑下,是你们一生之中永远也无法梦想到的光荣。”当看着被自己刺中的人慢慢死去,莫问总是这样想道。但是,那些死去的人恐怕都不会感到有何光荣之处。

  在那么多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想抢莫问的东西而没有被他杀死的。那个幸运儿就是想抢莫问的鞋的那个。当时,莫问的剑离他的喉结只有一公分,但是,当莫问看到他裸露的两个脚掌在地上微微颤动的时候,突然产生了一股恻隐之心,想起自己小时候也经常赤脚,没有一双鞋穿。结果,那个人非但没有死,而且还得到了莫问生平惟一一次馈赠:一个银币。不过那个人回去之后却告诉别人,他今天碰到一个傻冒,无缘无故给他一个银币。又或者是向他的同伴们吹嘘,他抢到了一个银币,整整一个银币!从而引起了很多人的眼红。

  “对!我们要的就是棺材。”为首的那个人说道。要是他知道他现在想抢劫的这个人曾经在蓝达雅一剑将七大长老杀死,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勇气说这句话呢?

  “你们要得起吗?”莫问沉着脸。

  “哈哈哈,在我们的地盘上,官府都得给我们三分面子,我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什么要不起的?”为首的那个人说道。

  “我不是官府。”莫问看了看棺材中的依维斯,忍了忍。

  “那样更好,也免得我们与官府不和。”为首的那个人说道,“弟兄们,上!”

  “你们这是何苦呢?”莫问叹了一口气,徐徐地放下棺材,整了整衣衫,皱着眉头看起这群向他冲过来的人,眼神是那样的蒙胧和遥远,就好像是望着天边的白云。

  “停!大家先别动。”为首的强盗见莫问静静地站立着,立刻伸出两只手道,“你为什么不拔剑?”

  莫问不禁失声笑了笑,“我为什么要拔剑?”

  “盗亦有盗,我们的原则是不暗算别人,使每个被抢的人都有机会和我们平等对话,你身上带着剑,你应该拔出来和我们对战!”为首的强盗说道。

  哎!真是当了****还要立牌坊,当了强盗还想光明正大地决斗。

  “你们要命吗?”强盗的话让莫问感到很诧异。

  “如果你把棺材留下,命,我们可以不要。”为首的强盗大大咧咧地说道,仿佛莫问的命就握在他手上一样。

  “好!”莫问点了点头,“你们可以来了。”

  “弟兄们!冲啊!”为首的强盗扯开喉咙嚷道。

  “冲啊!”其他人也嚷道。

  其实他们距离莫问也就两三米而已,居然可以制造出这样大的声势,也真够难为他们了。

  “锵!”剑光一闪,一只还握着刀的手臂向半空飞去。莫问却好像动也没动过一样,依旧站在原地,要不是强盗刚才说那句不要他的命的话,恐怕早就死于非命了。

  “哎呀!我的妈呀!疼死我了。”过了一会,为首的强盗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一阵阵剧痛使他像疯了一样地又嚷又跳,鲜血直喷,洒得满地都是。

  “还有人要棺材吗?”莫问冷笑道。

  “要,冲啊!”众强盗一边嚷着,一边用尽吃奶的力气,拔足狂奔——只不过方向与刚才的方向相反。

  “回来,把他带走!”莫问说道。

  众强盗马上硬生生地刹住脚步,又飞跑了回来,把在地上打滚的强盗首领扶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开去。

  “你们可真******不够义气啊!”强盗边哼边嚷着。

  “一个人死总比所有的人死好,头领!”其中一个人说道。

  “是啊!换成是你,你也肯定跑得像鸟一样快。”

  ……

  耳边传来强盗们的说话声,莫问又抬起了棺材,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

  夏天就是如此,天气比爱哭爱闹的小孩变得还快。刚才还骄阳似火,路上的行人都为炎热的天气而叫苦连天,转瞬之间,一片浓密的乌云就遮盖住天空,一阵凉风吹起,接着,便下起大雨,雨水劈里啪啦地打在地面上。

  路上的行人四散而逃,都拼命地撒开双腿往能避雨的地方跑去。放眼望过去,烟雨迷蒙,道路被雨水冲刷得坑坑洼洼的。路边的庄稼在大雨之中东倒西歪,饥渴地啜饮着上天赐予的甘霖。

  在这样滂沱的大雨之中,只有莫问白衣飘飘,头上顶着一个透明如同水晶般的棺材,依然一步一个脚印在路上走着,

  雨水在他头顶上的棺材上空就被阻隔住了,一丁点儿也没有落在棺材上面。而且,他的白色衣服依然是一尘不染,十分洁白,连脚上的鞋也没有沾上一点水迹。

  莫问默默地走着,他突然在想,天气真是奇怪,无端端就下起了雨。人生也一样的无常,离开“迷惘之雾”的时候,依维斯还活生生的,不过几个月时间,他却已经死了。而自己正在扛着他的尸体。

  人生真是奇怪,莫问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旋着这个问题。璐娜要是知道了该怎么办呢?自己都感到如此伤心,更何况一个深深地爱着依维斯的女人呢?阿雅倒是舒服一点,依维斯那么爱她,她居然把他给杀了,然后她自己又随之死掉了,不会再听到别人的指责,更不用留在这个世界上内疚。阿雅倒是死得潇洒啊!

  想着,想着,莫问不禁对阿雅产生了一股怨气。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用剑去刺依维斯呢?她怎么能下得了手呢?那是一个那样深爱她的人啊!

  不过,依维斯一定至死都维护着阿雅吧,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别人对他怎样他都不计较,只知道永远对别人好。他一定不希望我恨阿雅吧?莫问想道。

  雨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哗啦哗啦地下着,路上除了莫问,已经再也看不见一个人影了。刚才在路上跑的那些人早就找到了避雨的地方了。

  可是,可是璐娜该怎么办呢?弟弟死了她不知道,依维斯死了,她很可能到现在也还不知道。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她怎样忍受这样的双重打击呢?莫问继续想道。

  哎,我怎么变得如此多愁善感呢?还是赶快把依维斯送到“永久之谜”吧,也许,依维斯还能活过来呢!那样的话,璐娜就不用那么伤心了。其他人现在也不知道进展如何,特别是魔武,真希望他能把仇给报了,那样我就放心了。

  雨已经停了,天空里浮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路上又开始有其他人在行走。空气无比清新,刚才的大雨把整个世界都冲洗了一遍,冲洗掉一切的污迹,冲洗掉一切的不幸。

  莫问伸长鼻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好舒服。”莫问活动了一下头颅,望了望棺材,依维斯的脸孔依然是那么的忧郁,跟他生前简直没有任何区别。

  “一个好朋友,他就在你的身边,但你却无法和他交谈,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哦!”莫问想道。

  

第一章 抢劫一个叫莫问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