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完美的躯体

    阿尔斯山,宫殿。

  这座宫殿修建的时间并不是很久,殿内的装饰巧夺天工、精奇百出,而且,整个宫殿一片金碧辉煌。修建的时候,坎亚吩咐施工者一定要把它建成世界上最大最漂亮的宫殿,该宫殿分为五层,大小一共五千六百一十五个房间,每个房间的摆设都非常奢华。本来,宫殿该是呈现一派繁华富贵的景象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宫殿的一切现在都显得乱纷纷的。很多侍卫在里面匆匆地走来走去,婢女们也是面无血色,每个人都好像有着很重的心事一样。

  “陛下?”莫芒迟疑着对坎亚试探着问道。宝座上的坎亚头发微乱,这在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他一向讲究个人形象。

  “什么事?”坎亚用揉了揉太阳穴,疲惫万分地说道。

  “四方皆有强敌,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莫芒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坎亚苦笑连连,在这几天当中,他好像突然老了几十岁一样。

  “陛下,你可千万要振作啊!”莫芒紧紧握了握拳头,“为了我们的赛亚国。”

  “朕从来就没有消沉过。”坎亚口里这样说,面上的神色却分明是告诉别人,他已经很消沉了。

  “那陛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莫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喜欢问坎亚下一步该怎么办。

  “很久以前,朕便已经跟你说过,我们现在所需要做的便是,呆在这里等候敌人来临,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坎亚面有愠色。

  “属下愚钝。”莫芒低声说了一句。心想:很久以前,还有人对我说过自己的某一方面的军队一定能赢呢,又不见赢了。

  “知道愚钝就好了,你每一次都问这个问题,老是问这个问题,你烦不烦啊!朕给你俸禄就是为了让你来这里说这些废话?一帮废物,废物!”坎亚越说越气,从宝座上“霍”的一声站了起来,把桌子踢翻,桌面上的墨水流了一地,纸张也四处飞散。坎亚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那么大的火,也许,是连日战败,压力太大,又无处倾诉、发泄,心里已经十分压抑。直到这个时候,莫芒的话成了导火线,他再也无法忍受了,一下子全部宣泄出来。

  “陛下,请息怒。”莫芒没有料到坎亚会发如此大的脾气,脸色大变,急忙把桌子扶好,将地上的纸张捡起来、叠好,连声说道,“属下错了,陛下你要打要骂都请随便,但可别气坏了你的万金之躯。”

  “万金之躯?哈哈,恐怕过几天就成了肉酱了。到时你还会这样对朕说话吗?”坎亚神经质地狂笑道,“你就知道拍马屁,你扪心自问,除了做这种谄媚小人,你还能干什么?”

  “属下知罪!请陛下赐罪。”莫芒诚惶诚恐地跪下地去,磕头如捣蒜。

  “滚出去,快滚!朕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坎亚又飞起一脚把莫芒扶起来的桌子踢倒,大声嚷道,“一见到你们这些废物,朕这心里就憋得慌。”

  “那属下告退了。”莫芒憋红了脸,生平第一次,他的拍马屁功夫完全失灵。

  “滚吧!”坎亚说着用力把手挥了一挥,那姿态好像是要拂掉自己身上所有的压力一样。然后他像承受着万斤重压一样,又垂下了头,坐倒在椅子里,一动也不动。若不是鼻孔还在一翕一动,简直让人怀疑他早已死掉了。

  “难道上天真的要置我于死路?”一只蚊子叮在坎亚的脸颊上,拼命地吸取他的血液,可他仿佛不知不觉一样,并不抬手去赶走它,“上天让我做了这么多事情,不是为了让我称霸天下,而是为了置我于死地?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阿雅,你一点都不眷顾我吗?你死了之后,我忍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忍受了那么多的耻辱。我,坎亚,真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经受了人和天的双重背叛。”

  大殿一片混乱,远远望过去,坐在散乱的桌子和纸张中间的坎亚,就好像一个坐在杂草堆的流浪汉。他的表情十分憔悴,眼神给人一种濒临疯狂状态的感觉。大殿前的树木都光秃秃的,地上铺满了落叶,颜色还都非常鲜绿。这许多落叶,也许就是预示着坎亚的最终下场。

  ※※※

  永久之谜。

  圣历2109年6月18日,也就是魔武攻克罗丝维特城之后继续向阿尔斯山进发的同时。

  莫问在依维斯栖身其中的千年寒冰制造的棺材上小憩了一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快到了岸边。

  海风柔和地吹拂着,棺材在水面上晃动着,如同一片偶尔跌落在水面上的叶子。抬眼望去,“永久之谜”的树木郁郁葱葱,树叶也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响声,在阳光下闪动着白色的光芒,仿佛是在欢迎莫问的到来。莫问的精神不禁为之一爽。

  “这是什么地方?”莫问轻轻呼了一口气,望了望四周。这时,他看到岸边有个人在向自己招手,便运起剑气,像前几天所做的一样,把剑浸入水中当船桨用。但他又不敢撑得太快,生怕产生太大的摩擦力,依维斯的棺材又会融化。

  船一点一点地向着那人靠了过去,越来越近,那个人终于忍不住挽起裤卷向莫问跑了过来。

  “谁?你是谁?”莫问双目如电,警觉地望了那人一眼。这几天他在海上随时都要面对许多危险,比如鲨鱼、暴风之类,莫问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养成了警惕性奇高的习惯。

  “依维斯!依维斯!”那人完全看清楚了棺材里躺着的正是依维斯,并不理会莫问的发问,只顾趴在棺材上大哭,状极疯狂。

  “你到底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莫问知道对方并无恶意,已经放松了下来,但还是问道。

  但那人依旧趴在棺材上泪水横飞,泣不成声,对莫问的问话置若罔闻。

  莫问站在那里,呆看着这一切,心中也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依维斯的亲朋好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莫问自己都需要别人安慰,又怎么能去安慰别人呢?更何况他向来就拙于言辞。

  海上的波浪一波接着一波漫了上来,冲刷着棺材的下部,也冲刷着莫问和那人的双脚。刚才还十分明艳的阳光,现在好像被那哭声涂上了一层浓重的灰色。莫问耳边听着那人断断续续的哭泣声,越听越是惨切,越听越是觉得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不自觉的也是潸然泪下。

  “你是谁?是不是你杀了依维斯,是不是?”恸哭了至少半个时辰之后,那人突然站起身来,按着腰间的刀,大声喝问。

  “世界上会有人蠢到杀了人然后又自己送上门来的吗?”莫问冷冷地说道,要不是看在那人很可能是依维斯的朋友的分上,恐怕他早就拔剑厮杀,懒得再解释了。

  “那为什么依维斯的尸体会在你手上?”那人继续问道。

  “我从别人的手里夺过来的。”莫问有点不耐烦,“我叫莫问,依维斯的朋友,这里是什么地方?”

  “‘永久之谜’。”那人用手抹了抹眼泪,望了莫问一眼。

  闻言,莫问大喜过望,急忙说道,“青华前辈在哪?”

  “你就是找我太师父的人?”

  “当然。这样说来,依维斯是你的师弟?我找青华前辈,自然是为了救依维斯。”莫问诧异道。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轻率地动手,不然的话恐怕就会闯祸了。

  “是的,我叫修罗。”那人答道,“青华太师父告诉我,今天可能会有人来到这里,叫我来这里接。我怎么也没料到,接到的竟然是依维斯的尸体!哎!”

  “哦!”莫问终于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人哭成那副模样,而且刚才的反应那么激烈,几乎像是要吃了自己一样。依维斯自小便是他看着长大的,现在忽然阴阳两隔,自然是忍受不了。

  “得罪了!刚才,我见到依维斯成了这个样子,居然也忘记了现在岛上其他人都在里面等着呢,我真糊涂,糊涂透了。”修罗边说边流泪不已。

  莫问怔怔地望着,一句话也没说。

  “那么,现在,你跟我走吧!”修罗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眼泪。这个时候,修罗心中还有很多疑问,比如依维斯怎么会死的,莫问又怎样会把棺材弄到这里来,他很想一下子向莫问问个清楚,但又怕太师父、师父那些人等得着急。而且心里一时也是异常慌乱,六神无主,只想赶快见到太师父、师父,兴许他们会有办法。

  修罗现在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把他太师父、师父当成了救命稻草般,紧紧抓住不放。

  “好!”莫问说着从依维斯的棺材上跳了下去。修罗则边流泪边端起棺材就想飞跑而去。

  “万万不可飞行!万万使不得!”莫问用手死死按住棺材,焦急地阻止道。

  “啊?”修罗嘴巴张了张,他对莫问一无所知,刚才还以为是莫问功力不济,才从海上漂过来的。

  “一飞那棺材就会融化,要不然我也不用从海上慢慢漂流过来。棺材融化的话,依维斯的身体就很难保存完好,要慢慢走过去才行。”莫问解释道。

  “有这种事?”修罗疑惑道。

  “这个棺材很可能被蓝达雅长老下了某种封印,一飞就会急速融化。但我对魔法几乎一点了解也没有,仅仅是猜想而已。”莫问说道。

  “哦,我明白了,你说得没错,确实是被蓝达雅人下了某种封印。”修罗对光明魔法也可算非常了解,一听之下,马上便意领神会,“可惜这样的封印只有下封印的人才能解开,我也无能为力。看来我们只好慢慢走过去了。哎!”

  “修罗师兄请带路!”

  于是他们两个便一步步地向森林里走去。当然,棺材现在由修罗抬着,因为,他怎么说也算是半个主人,而且还是依维斯的师兄。

  ※※※

  穿过了重重树木,也不清楚到底转了几个弯,他们俩终于来到了一间大木屋边。要是换在平时,莫问对这些路径一定可以记得得十分清楚,但现在他心情忐忑不安、患得患失的。一方面很想见到青华,请他把依维斯救活;一方面又害怕青华让他失望,依维斯无法被救活。所以,他只是高一脚,低一脚,下意识地跟在修罗后面走,根本不记得自己经过哪些地方。而修罗也是怅然若失,脑袋里一片空白。因此,一路上,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两个人都只听见落叶在自己的脚下发出“咔咔咔”的声音,想着依维斯,感觉自己的心也在被践踏着。

  “到了!”修罗开口说道,“这就是青华太师父居住的地方了,我师父就在里面等着我们。”

  “哦。”莫问淡淡地应道。他本以为像青华这样的名人,居住的地方也一定非同凡响,没料到却是这副模样,心头也不免有些奇怪。但由于急切想知道依维斯究竟能不能救活,所以也没再多问什么了。

  木屋从外面看很是简单,但一进去,莫问才发觉里面的构造也挺复杂的。他们又转了好几个弯才到了大厅。青华、天行、达修、罗素、请学那几个人如修罗所说,赫然在座。

  “依维斯?”达修一见到修罗肩膀上抬着的棺材,不自觉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大变,“依维斯?依维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达修冲过去把棺材放在地上,抚mo着棺材,一股凉气经由他的双手,渗入他的身体。看见棺材里的依维斯一脸的苍白,仿佛临死时也在凄清地笑着,那种感觉真的好像是被一把刀在心上划过一样。

  达修想起了以前他和依维斯经历过的种种事情。他从依维斯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便开始悉心地照料他,对依维斯的感情,实不亚于世界上任何父母对子女的感情。那个陪他坐在地上聊天的依维斯仿佛还在眼前,这使他很难接受依维斯已经死去的事实。

  “依维斯!”达修双手颤抖着,面色惨然。

  “师父,请节哀顺变。”修罗泪水像决堤的河水般哗哗直下,但他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心知达修的悲痛要比自己的多出很多,便安慰道。

  “为什么依维斯会变成这副模样?为什么?”达修一生中从来未曾遭受到这样沉重的打击,他惟一一个入门弟子,竟然死了!不禁悲痛万分,大声嚷道,“告诉我,告诉我!”

  “坎亚害的。”莫问脸色从悲伤转成愤怒,咬牙切齿,“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什么?坎亚?”请学、修罗异口同声地大叫道,“坎亚,是坎亚?坎亚杀了依维斯?这怎么可能?”

  达修呆立当场。

  “就凭他那几下三脚猫的功夫,还杀不了依维斯。确切地说依维斯应该是死在自己的爱情上面的,据我收集到的信息,是坎亚蓝达雅两位长老还有其他两个武者到不言山截杀依维斯。而坎亚利用了阿雅。”

  “蓝达雅?又跟蓝达雅有关,怎么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坏事都跟蓝达雅扯上了关系?”罗素一脸愧色,喟然长叹,“依维斯,依维斯,我们蓝达雅有愧于你。”

  “这个杂种!”修罗咬着下唇,恶狠狠地蹦出了四个字,那眼神仿佛是要把坎亚抓来生吞活剥一样。

  “难道这就是太师父所说的天意?”请学则恢复了冷静,望了望青华,问道。

  “坎亚,坎亚!。”达修万万想不到依维斯竟然是坎亚害死的,一个是自己的惟一入室弟子,一个是自己的得意行者,一时语无伦次,“都怪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师父,我跟你一起去杀了坎亚!”修罗哭泣着嚷道。

  “不要冲动。”一直没有出声的青华说着,走下来看着棺材,“哎!这些都只不过是命数,命数罢了“

  “命数?”莫问忍不住率先问道,“青华前辈,那依维斯到底有没有救?”

  “是的,命数,依维斯注定要历此一劫。”青华平静地说道。

  “什么?历劫?”莫问说道,“那是不是说依维斯还可以救活?”

  “现在我们这里谁也救不了他。”青华淡淡地说道,但这在其他人耳中听来却是那么的不可忍受,因为青华的语气听起来甚至有点漠不关心和置身事外的意味。

  “太师父,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请学急了,刚才他之所以那么从容,只是心里认为青华有办法救活依维斯,“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离开依维斯。”

  “青华前辈,你以前不是说依维斯是这个世界惟一的希望吗?”罗素也问道,“这样说应该有救才对。”

  众人纷纷表示不解和失望,只有达修依然眼神呆滞,颤动着嘴唇。

  “依维斯的躯体可真配得上称完美无暇,这样的身躯只有神才有可能有,每一个地方都恰到好处,甚至连一个毛孔都没有出任何偏差。太完美了!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完美的躯体。”青华并不搭理莫问和罗素的问话,只顾咂咂称赞不已,“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躯体,简直是得天独厚啊!”

  “青华前辈?”莫问盯着青华,一脸的迷惑,人死了还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呢?再完美的躯体如果没有生命,也失去意义。

  “青华的意思是依维斯依然活着。”天行插嘴说道。

  “真的?真的?”莫问诧异地问道。都躺在棺材里面一动也不动,连呼吸都没有了,还说没死?那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达修、修罗也停住哭泣,惊讶地望着天行,脑袋里装满了问号。一旁的罗素脸上也写满了疑惑。

  “是的,天行说得没错。依维斯的确没有死去,他身体里面有一股至强的意念在支撑着他的生命。”青华说道,“只要这股意念一朝没有散去,依维斯便一朝都不会死去,他甚至可以这样一直活下去,活无限久,比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位都要久。不过,说起来也得感谢蓝达雅那几个长老,这个棺材是用千年寒冰制造而成的,依维斯的躯体保存得十分完好。不然的话,经过长途跋涉,风吹雨打,他的躯体必然会有所损害,恐怕也难以继续存活到现在。”

  “依维斯真的还没死?”达修立刻清醒过来,和修罗异口同声地喜道,“依维斯还没死?真的?依维斯没死?依维斯还活着!”

  “我们蓝达雅也总算做了一件好事了,虽然是无心插柳。”罗素长长叹了一口气,“可惜,毕竟功不抵过,哎!”

  莫问松了一大口气,恍有所悟,“原来如此。”

  “这么说,依维斯还有机会活过来,那么,到底我们该怎么做呢?还望太师父明示。”请学说道。

  青华只是笑而不答,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

  “青华师父?”听到依维斯还有救之后,达修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但见到青华那副模样,便仰着脸,惑然不解道。

  天行望着青华笑了一笑,见青华向他示意不要开口,便也是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两位前辈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些什么药?”莫问很不耐烦地,这种时候,青华还在卖弄玄机,以他的心性,实在难以忍受。

  “两位前辈既然不想说,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我们也不必苦苦追问,只要知道依维斯还有救也就行了。”罗素说道。相对于达修、修罗、莫问来说,他可算是一个局外人,自然比较容易看得开了。

  “那太师父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去做的吗?”修罗恨得心痒痒地说道。

  青华若有所思,“也没有什么了,总之,你们尽管放心,依维斯这件事情在这两个月内自会见分晓。”

  “青华师父,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达修知道他师父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而一旦青华开口,事情便几乎不可能会超出他的掌控之中,“另外,青华师父,依维斯现在能听见我们讲的话吗?”

  “是啊!依维斯是个很敏感的人,很多话要是让他听到了,他又只能干着急,恐怕会把他憋死了。”请学说道。

  “自然不会。”青华说道,“依维斯现在跟一个真正死去的人的区别仅仅是他还有活过来的希望,其他的一点区别也没有。况且,千年寒冰制作而成的棺材密封起来,隔音效果非同一般,就算依维斯还能听见,也不可能在里面听到我们的讲话。”

  “倒是我一时糊涂了。”达修无奈地笑了一笑。

  “青华前辈,拜托了!”达修是依维斯的师父,尚且已经那样表态了,莫问即使仍然心有不甘,也只能说道。

  “看来我们也只好耐心地等待了!”罗素也是无可奈何。

  “远远望过去,大陆那边的杀伐之气一天比一天浓重,我真为这个世界感到担忧。”天行岔开话题,忧心忡忡地说道。

  “我并不关心这个世界杀气有多重,到底会死多少人,我只关心依维斯什么时候能救活。”莫问冷冷地说道。他对天行和青华合伙制造出来的悬念,感到相当不满。

  “小伙子,依维斯也算是青华惟一的徒孙,青华对他的关心绝对不逊于你,只是有些事情目前我们不可以说出来,否则恐怕又会产生什么变故。”天行解释道,“依维斯一个人的生死如若不是关乎到天下人的兴亡的话,就算他是天神,也不会引起这样的重视。你这样说话,也太极端了,虽然我也能理解你对依维斯的关切之情。但依维斯恐怕不会喜欢你这样的想法。”

  “晚辈受教了。”莫问依旧无动于衷地说道。他也不想再争辩什么,天下人多如牛毛,在他看来实在是空泛得很,为一群互不相识,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的人而悲伤,不是很蠢吗?但依维斯就不同了,可以说是莫问在大陆上惟一的朋友,他的生死、喜怒哀乐都跟莫问有切身的关系。

  “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种人,有些人忧国忧民,也有些人只顾着自己周围的环境,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其实也很难说谁对谁错,只不过是各有各的人生态度罢了。只要他们都不蓄意去伤害其他的人也就是了。”青华倒是很开明。

  达修却是皱了皱眉头,暗想依维斯这种人,怎么会去交像莫问这样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为朋友的。但毕竟是莫问把依维斯的躯体从蓝达雅抢出来,并运送到这里来的,虽然从辈分上来说他也算是长辈,但他也不好说什么。

  而修罗和罗素本身的想法则也是比较非正统一点的,他们倒是觉得莫问的态度并没有错。

  “那这样说来,我们除了等待之外,别无其他选择了?”修罗还是忍不住问道。

  “是的。”青华说道,“你去找个比较通风透气,又比较安全一点的地方把这棺材停放好。”

  “是,太师父。”修罗恭身而出。

  “小伙子。”看着修罗抬着依维斯的棺材,慢慢走了出去,达修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久违的人。”

  “哦?”莫问微微一哂。

  “十几年前,正是这个人把依维斯交给了我,你们的衣着很相像,身上也散发出一股非常相似的气息。”达修说道,“真的很像。”

  莫问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听着。

  “那个人的名字叫杨秋。”达修说道。

  莫问脸色一变,肃然道:“那正是家师!”

  “原来如此。”达修说道,“看来我并没有看错,你和他果真有很深的渊源。不知道尊师现在怎么样了?说起来,我从那一次从他手里接过依维斯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十几年了!哎,人生真如白马过隙,稍纵即逝。”

  “我出来已经一年多了,也不知道他的近况如何。”杨秋和莫问其实都是极端洒脱的人,对于像尘俗间那种师徒之间的礼节之类的东西,并不是太过在乎。所以,莫问刚才说话的语气也并没有包含多少的怀念之情,仍旧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哦。”达修心中不禁感叹:可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哎!天行前辈说杀伐之气大盛,我现在倒是担心蓝达雅人了。”罗素突然幽幽一叹,说道,“现在国中无人主持大局,群龙无主,必定会是一片混乱。一直在周围虎视眈眈的埃南罗恐怕要伺机进攻蓝达雅,真不知道这一次该如何收场。”

  “罗素,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定数。”青华安慰道。

  “说是这样说,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国家,而我现在却置身事外。哎!”罗素叹气不已。

  听了这句话之后,达修、请学、莫问心中也是感慨着:说是说依维斯可以救活,但到时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现在看着依维斯的躯体,就好像罗素看着他的国家一步步落入深渊一样,大家都无能为力。

  能使这间屋子的气氛缓和下来的青华和天行又不肯开口解释,一时之间,屋子里一片沉闷。

  与此同时,星狂、杰伦、风杨、魔武四路军队从不同的方向向着阿尔斯山步步进逼,几乎一刻也没有停留。

  

第七章 完美的躯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