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旷野大屠杀

    圣历2109年6月21日,“永久中立之地”北部,罗素特斯城。

  守城的将军赫特一大早起床之后,就再也难以安定地坐或立着。他刚刚听说昨天晚上,魔武的军队已经攻破了洛毕斯城,现在很可能正朝着他这边赶来。

  赫特紧皱着眉头,搓着双手,在房间里紧张地走来走去。今天,他吃也吃不好,丰盛的早餐,只吃了几口,就完全失去胃口,一下子便摆了摆手叫侍卫全部撤下去。侍卫惊讶地望着他,往常,他可不是如此,一整席的大鱼大肉,总是不到二十分钟就被他一扫而空。

  现在,才早上九点二十五分,天气还不是十分炎热。但屋子里,已经有好几个女婢大力地帮赫特扇风,而且,赫特的身体全被汗水湿透了,满身的横肉在衣服里面一起一伏地颤动着。

  “热,热死了。”赫特大声大声喘着粗气,“用力点,用力点,你们是不是没吃饭啊?一点力气都没有!”

  女婢们低着头,一声不吭,只顾加大力量扇风。她们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赫特发火了,赫特这个家伙,对待下人可不会心慈手软。在他发火的时候,要是谁敢顶嘴的话,一定会吃不完兜着走。

  其实,与其说是气候问题,倒不如说是烦躁和害怕使赫特汗水淋漓。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当将军的料,这个职位也不是靠真本事得来的,而是用金钱买来的。不过,即使是一个有真本身的将军,在现在这个时候,听到魔武的名字,恐怕也要抖几抖。

  “赫特将军,我们要想想办法才行。”赫特的一个幕僚说道。这个幕僚形貌猥琐,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好货色。一胖一瘦,两个人站在一起形成了十分强烈的对比。

  “办法?办法?”赫特一边握着双拳,一边嚷道,“你倒是给我想几个出来,我养你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你在关键时候给我一些建议吗?现在呢?现在你还来找我想办法,你倒好意思啊你!”

  “赫特将军,属下无能,属下已经想破了头脑了,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如果他们是普通军队,倒好对付一点,可是,听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群魔鬼。”幕僚乖乖地低下头,说道。

  “哼!”

  “不过,赫特将军,属下倒是有个小小的建议,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那幕僚说道。

  “说,快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我卖关子,信不信我一刀剁了你?”赫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属下觉得我们不如弃城逃跑。”幕僚小心翼翼地说道。

  “弃城?你这叫什么建议?要是能弃城我******早就弃了,还用你说的?”赫特怒发冲冠,“上头已经有命令了,谁要是敢弃城而逃,脑袋瓜立马要和身体告别。”

  “哦,这个属下倒是不知道。”听了赫特的话,那幕僚感觉自己的脖子后面起了一阵凉风,赔笑道。

  “你给我用心地想,仔细地想,想些有建设性一点的建议。”赫特嚷道,“想不出大家一起死在这里算了!”

  “赫特将军,冷静点呀!”一直在旁边默默无言的赫特的爱妾说道。

  “冷静,这种情况还冷静个屁!”赫特不耐烦地嚷道,“我们快全都要下地狱了,还冷静。”

  那女人一向受赫特宠爱,何曾见过赫特这么粗暴地对待她,一时竟然忍不住嘤嘤咛咛地哭了起来。

  “哭,哭,哭,就知道哭,除了哭,你还会干什么?”赫特非常恼怒。

  “赫特将军,有一群逃兵来敲城门,说是从洛毕斯城逃出来的。”正在此时,一个士兵走进来禀告道,“请赫特将军示下,要怎么处置他们?该不该放他们进来?”

  “查问清楚,如果真的是我们的军队,就放他们进来。”赫特说道,“这点小事也要来请示我,你们怎么干活的?”

  “是,属下无能。”士兵弯着腰赔罪道。

  “且慢!”沉默了许久的幕僚突然站起来,说道,“赫特将军,要三思啊!万一敌军就藏在那群逃兵里面,怎么办?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可是屡见不鲜哦!”

  “那你说该怎么办?”赫特面色不悦地说道。

  “依属下看,叫他们绕过这里,去投靠别人,就最好了。”

  “那要是他们真是我方的军队呢?”赫特问道。

  “放一群败兵进来只会扰乱军心,对我们守城却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好,就听你的。”赫特说着示意那士兵说道,“你就去对他们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不敢随便放人进来,叫他们绕道去别的城。”

  “是。”那士兵依令而出。

  ※※※

  上午十点三十五分,罗素特斯城的士兵在赫特的敦促之下,已经一个个站在城墙上观望,等待着魔武军队的到来。

  赫特在城墙上暴跳如雷,四处吆喝着,脸上布满了汗水。可以看出,极度的紧张已经使他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能力。

  士兵们也一个个十分不耐烦,有的甚至在小声地咒骂着。

  “这样的天气,还会有敌军,有病啊!魔武的军队就算是铁人恐怕也不能连日在这种天气之下,一刻也不停留地征战。”

  “派出去的侦察兵至今都还没有回报任何消息,我们就顶着日头在这里瞎等着,赫特大概是吃错药了,故意这样无缘无故地折磨我们。”

  “嘿嘿,敢情他也想来一个‘烽火戏诸侯’。”

  “烽火戏诸侯?什么意思?”

  “以前有个皇帝为了取悦他的妃子,便点起烽火,召来各路诸侯。后来,诸侯们都来了,但见到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只有皇帝和他的妃子站在上面看着,不禁一个个呆若木鸡。那妃子见到这样的情景,就大笑了起来。我们现在岂非正在给人戏弄吗?”

  “原来如此,哈哈,不过,那赫特也真是一个色鬼,一年要换好几个女人。”

  “都给我住嘴!”赫特耳边听着各种各样的低语声,挥舞着双拳,大怒道,“大难临头了,还有心思说话。”

  士兵们立刻平静了下来,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城头一片死寂,凝神一听,简直可以听到汗水“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被太阳的强光晒得发烫的城墙发出一股股若有若无的轻烟,士兵们感到脚板越来越热,脚底下在不停地渗出汗水来。

  ※※※

  上午十一点二十分,一个身上穿着赫特军服的士兵骑着马从城下狂冲过来,一边还大喊着:“魔武来了,魔武来了,快放我进去,快放我进去。”

  “魔武真的来了?”城头的士兵们面面相窥,“这样说来,他们在这短短的三天之内,真的已经接连攻下三座城池?”

  城头上的士兵一阵骚乱,不约而同地抬眼向远处望去,那边好像有一片乌云向着这一边移动过来一样,天色倏地变了几变。也分不清是他们的幻觉还是真的如此,很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颤。此时,他们终于相信魔武正往这边赶来的事实。

  赫特手足冰凉,刚才他也还奢望着魔武的军队不要过来,虽然迟早都要面对,但对他来说,迟一点比早一点要好得多,能拖则拖。

  “赫特将军,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幕僚紧张地顿了顿足,问道。

  赫特愤怒地望了那幕僚一眼,并不答话。那幕僚也醒悟到自己又在问废话,不禁低下了头,好像在默数着地上的沙子。

  城上的士兵你推我挤,前排后排紧紧地靠在一起,呼吸声越来越粗重。

  “你踩到我的鞋跟了!没长眼睛啊!”前排的士兵一边低下头去把鞋子穿上,一边骂骂咧咧。

  各种各样的武器互相碰撞着,发出一阵阵嘈杂的响声。士兵们越来越烦躁越来越紧张了,不过,魔武的军队直到现在还是影子也没有见到,只是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却在士兵们中间迅速地传播着、膨胀着。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紧张和惊愕的表情,手和脚在紧张地抽动着。

  ※※※

  十二点正,远远的,魔武的军队出现了。城头上的士兵一个个像中了邪一样呆立着,眼珠一动也不动,传说中极度残忍的魔武的军队终于出现了!他们只感到头皮发麻,一股凉气从他们的后背升起,直冲脑门。

  “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去后面准备准备再回来。”赫特眼神闪烁,对他的幕僚说道。

  “好的,赫特将军。”那幕僚牙关直打颤,说道。也没有去考虑赫特为什么刚才不去准备,现在一见到魔武的军队就马上说要去准备。

  赫特没有再说一句话,急匆匆地拂袖而去。其他士兵都在关注着魔武军队在不停地向着这边移动,很少有人留意到赫特已经从城头处退了下去。

  “快收拾好细软!”赫特走进后堂,拖出他的爱妾,说道。

  “干什么?”那女人诧异道。

  “送你走!”赫特说。

  “走?那你呢?你不走?”那女人说。

  “为什么不走?”赫特说道,“除非我脑积水。”

  “你不顾上头的命令了?”

  “我也知道临阵脱逃不是闹着玩的,但,不逃的话,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赫特低吼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问个屁,快收拾东西,走人!”

  ……

  十二点二十五分,赫特已经从城的另一边跑掉了,而魔武的军队也到了城下,近在咫尺了。赫特的幕僚望着这一切,脸色惨白。

  “不用怕,对方也是人,只不过是穿了黑衣服而已。”幕僚颤着声音,嚷道。

  城头的士兵几乎已经忘记了呼吸,忘记了置身于何处,也不知道有几个人听见了幕僚的话。此刻,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报告大人,赫特将军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刚才已经从偏门走了。”此时,一个士兵跑过来对幕僚说道。

  “啊?赫特将军,他……他走了?他居然跑了?这个混蛋!混蛋!”幕僚惊叫道。心想:逃跑也不叫上我,真是太混蛋了!

  城头的士兵也都听到了,一时混乱异常,一个个咒骂着赫特,从他的第一代一直咒骂到第十八代,用的也是最恶毒的语言。有的士兵甚至脚底抹油,偷偷地逃了。

  “大家听着,赫特将军临时有事,离开了,现在,由我来指挥大家应战!”幕僚很想下令撤军,但怕引起非议,便壮了壮胆子,嚷道。

  “傻子才会听你的指挥。”

  “我看我们还是跑吧,哪里会有军队是这些人的对手?”

  “赫特明明是逃跑了,还说是临时有事,妈的,这叫什么将军?”

  士兵们纷纷骂道,丝毫不顾城下的敌军正在对他们虎视眈眈,魔武随时有可能下令攻城。

  “不听我军令者,斩!”幕僚虚张声势,威胁道。

  “谁敢斩我们?”士兵几乎是一齐嚷道。

  ※※※

  魔武在城下看着城上乱纷纷的一片,也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他的那些部下则一个个杀气腾腾,只等着魔武一声令下,便要开始屠杀。

  “上面不知道怎么了,那么乱的?”军务官格里高尔对魔武说道。

  “不管如何,只要他们不投降,就杀!”魔武言简意赅地说道。心想:依维斯,我要用赛亚国人的血祭奠你!

  “撤!”幕僚见到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将来上级要是追究下来,自己也有了交代,便挥手一边嚷着,一边撒开两腿跑在最前面。

  “逃啊!”城头的士兵一听到这个字,没有一个人再像刚才那样准备违抗命令了。一个个慌慌张张地你推我赶,谁也不肯稍让半步,一片鸡飞狗跳。一个军队的标志——本来高高飘扬的旗帜被扔到地上,任凭众人践踏。许多人为了跑得更快,已经把自己身上的盔甲脱掉,把手上的武器随意丢弃。不到十分钟,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城头竟然一干二净,一个人也没有剩下。

  “他们逃了?”格里高尔张口结舌地说道,“不战自逃?”

  “冲!”魔武诧异地望了望城头,大声命令道。在他的眼中,一个真正的战士是宁可战死在战场上,也不可以逃跑的。所以,他对城上士兵的突然消失的举动感到相当不解。起先甚至以为他们还依旧埋伏在城墙之下,直到听着沸腾的人声渐渐远去,才相信他们真是逃跑了。

  “居然跑了?浪费了一个杀人的绝好机会。”魔武旗下的黑暗斗士们并没有因为敌军的突然撤退而感到高兴,他们甚至相当不悦:一场本该发生的血战就这样烟消雾散了,一场他们的屠杀比赛就这样被奇怪地中断了。他们杀人的yu望完全没有得到满足,杀人的意念也没有地方可供宣泄。

  黑暗斗士们像一群被激怒的野兽,发了疯一样地冲了过去,一下子撞开城门。有的则借助着云梯,三下两下地爬上城去。这群杀气高涨的黑色幽灵,进城之后都四处寻找着猎物,寻找着可以让自己的杀气释放的东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罗素特斯城已经是一座空城了。虽然,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家禽在四处奔逃,城里的居民们躲在屋子里面死也不敢出来。不过,没有一个敌军在里面的城市对于一支军队来说,不是空城又是什么呢?

  黑暗斗士们“乒乒乓乓”地踢开每一间屋子的房门,希望在里面找到一个藏匿着的敌军。但他们一直失望、一直失望,黑暗中窥视着他们的总是一双双无助的普通人民的眼睛。他们越来越烦躁了,翻箱倒柜,把怒气全部发泄在那些器具上面。甚至,有些黑暗斗士已经开始杀害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了,一声声哀哀的哭泣回响在这座城市里面。仿佛是在诅咒着本来该保护人民但是却逃跑了的士兵,也诅咒着这群毫无人性的黑暗斗士。

  魔武策马徐徐走进了罗素特斯城,对于这些哭嚷声,他早就习以为常了,充塞在他心头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为依维斯报仇!其他的好像都已经成为次要的了。

  一个又一个的无辜平民死在黑暗斗士的手下,这些人,完全顺从着自己嗜杀的意念,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杀人的一样。

  “依维斯。”穿行在大街小巷上,看着一幕幕惨剧,魔武突然心头一动,身上仿佛被人狠狠地抽了一鞭子。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带兵的初衷原来仅仅是为了替依维斯报仇,而不是把怒气发泄在这些平民百姓身上。

  “依维斯,依维斯要是在这里的话,一定不会同意我让士兵们这样做!”魔武心里想道。好像看见依维斯在向着自己紧蹙眉头,撇着嘴,嘴巴痛苦地抿着,表示对魔武的做法完全不同意一样。

  “立刻停止杀戮!从现在开始,谁要是敢再杀一个平民百姓,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魔武大声嚷道,声音冷冷地传遍了整座罗素特斯城。说完之后,魔武如释重负,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心情也豁然开朗起来。此时,依维斯的身影又在他面前浮现,满意地笑着。

  黑暗斗士们一听到那声音,一个个如坠冰窟,立刻呆立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如果说他们是一群冷血动物,那么,在他们的心目之中,魔武要比他们冷上一千倍、一万倍。魔武一说话,他们便感觉自己身上的血就好像冻僵了一样,不再循环,自己的手脚也不再听头脑的使唤,仿佛被施了魔法。

  安静,罗素特斯城陷入了可怕的安静。死去的已经死去了,剩下的依旧躲在屋子里瑟瑟发抖。

  罗素特斯城死寂一片。黑暗斗士们身上散发出的冷气好像能使气温也下降一样,马匹不再嘶叫,家禽也乖乖地缩在墙角。各种武器的光芒晃动着,幽冷无比。

  压抑,使每间屋子里面的每一根梁木仿佛也要因为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而折断;压抑,使藏匿在屋子里的人心都快要碎了。

  ※※※

  下午四点三十三分。

  “黑暗斗士王,现在怎么办?”格里高尔开口问道。

  “追击!全体黑暗斗士听着,马上出城追击敌军!”魔武再次朗声嚷道,声音回响在每一条街,每一条小巷里面。本来依照正常的程序,现在他应该下令全军休息,但是,他已经一刻也不能够再等下去了。而且,他也深深明白,黑暗斗士们的能量还没有得到发挥,他们的杀气被积压在自己的身体里,这会使他们的战斗力受到严重的影响。

  没有一个黑暗斗士说一句话,甚至他们的武器也没有发出一点点声响,他们像一群水中的游鱼一样,静静地穿梭而出。瞬刻之间,整座罗素特斯城再没有一个黑暗斗士了,也闻不到一丝属于他们的气息,就好像他们完全没有来过一样。

  “那些混蛋都走了!”

  “我们重生了!”

  城里隐匿的居民一个接着一个缩头缩脑地爬了出来,望了望四周,在确认已经没有一个黑暗斗士之后,便一个个额手相庆,尽情地为这次劫后重生而欢呼,或者无限悲痛地为死去的人们哭泣。他们一生中,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一刻像现在这个时刻一样,无比地热爱生命,对活着的时光产生无比的眷恋。

  ※※※

  圣历2109年6月21日,晚上九点正。

  旷野上的风“呜呜”地吹着,青草在黑暗之中扭摆着腰肢,远处的树林沙沙直响。魔武和他的军队像一群黑色幽灵般还在急速地前进,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就好像锐利的青草的叶芒,仿佛可以把把风割破,把一切割破。本来四处飞舞的萤火虫在见到这群人之后,忙不迭地让开,高高地飞在半空,扇动着微弱的风,惊恐地注视着那堆移动的黑色人群。

  魔武胯下的坐骑扬起蹄子,“得得”地向前跑着,整个旷野在他的面前不停地扩展着、延伸着。坐在上面,他默默地出神,黑色的脸孔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更加显得诡秘异常。魔武的耳朵在轻微地抽动着,好像是在聆听一种声音,聆听着来自远处的一种无声的呼喊。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种像鲜血一样殷红的颜色不停地在他的瞳孔之中晃动着。

  惊醒过来的鸟儿展开翅膀“扑扑扑”地飞上半空,发出一阵阵不祥的鸣叫;外出觅食的野兽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旷野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节奏,和着黑暗斗士们的心脏跳动着。

  他们的手脚是如此地柔顺而有力,他们的动作是那样的和谐完美。这支人数大约一万的黑暗斗士几乎没弄出一丁点声响,黑色的衣服罩着他们的身体,就好像一片乌云遮住了天空,武器被紧紧地固定着,就连他们的呼吸声也好像减弱为零。

  月亮迟迟不肯露出脸来,只有几点星光撒落在地面上,天空上的云朵都是乌黑色的,像是有人在上面倾倒着大量的墨水。近处的河流冲击着河岸旁边的水草,发出“哗哗哗”的流水声,时而还会听到小鱼“扑腾扑腾”地跃起、坠落,仿佛它们也被这异样的宁静吓得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样。

  浓重的雾水打在黑暗斗士们的身上,马匹的鬃毛也因为浸透了水气慢慢地低伏下去。

  “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那群人,我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一辈子!”

  人声稀稀落落地借着风从远处传来,紧接着,前方隐约出现了篝火,烟雾在夜空中升腾而起。连续几个小时的穷追猛赶,终于有了眉目,目标就在前面!黑暗斗士们不禁精神一爽,步伐更为急速地向前移动着,被他们践踏过的青草全都紧贴在地上,如同被收割过的稻田一样。

  月亮突然探出了圆圆的脸蛋,苍白而忧伤,像是在提醒前面被追的那些人赶快逃跑一样。整个旷野沐浴在一片柔和的亮光之中,而黑暗斗士们的杀气却象烟花一样在高速地蹿升上去。

  ※※※

  “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刚才我无缘无故打了个冷颤,而且眼皮也不停在跳。”

  “别瞎想了,赶快煮好饭,吃完,然后好好地睡上一觉吧。明天一早又要赶路呢!”

  “你说会不会是魔武的军队正朝着我们追来呢?”

  “从下午到现在,足足有八个小时我们都在不停地赶路,现在已经逃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而魔武的军队一直没有休息,怎么也得在城里休息一天半天的,不可能追得到我们的。我说你是不是给他们吓了一吓,神经太紧张了。”

  “也许吧!不过,我还是担心我的预感会成为现实。”

  “我说你该不会给魔武的军队那么一吓连脑子都吓坏了吧?”

  “当兵,哎!当初我就不该当这个兵!可惜那时家里非常贫困,无可奈何只好选择这条路了。说实话,平时也还可以,哎,但像今天这种日子可真不好过!”

  “有几个人是自己愿意当兵上前线的?像我,也都是父母给逼的。”

  “那你恨你父母吗?”

  “不,一点都不恨。我知道他们也是无可奈何的,不当兵,我还能干什么?大家一起在家饿死啊?”

  “呵呵,那倒也是,哎!”

  “吃饭了,熟了。”

  饭香弥漫在整个临时搭起的大营,火光灼灼,逃到这里的士兵一个个都饥饿异常,这一顿很平常的饭居然也吃得津津有味。一种流汗后又得到安定的快乐充塞着他们的身心,他们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大家吃完饭之后,立刻休息,五个小时后,我们就要拔营出发,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下一座城市——素特拉城。”吃饭的时候,从罗素特斯城逃跑出来的那个幕僚大声嚷道。

  “这么快?不用吧?”有士兵应道,“赶了这么久的路,让我们睡个安稳觉吧!”

  “要是有人愿意留在这里等待敌军,那就留吧!我绝不强求。”幕僚大声喝道,“总之,我的计划就是五个小时后,马上走!”

  士兵们不管愿意不愿意,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一个个敞开肚皮,一大口一大口吃着。他们都并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一步地靠近他们。

  ※※※

  九点三十五分,从罗素特斯城逃出去的士兵已经吃完了饭,躺在地上,夏天夜晚的旷野,凉风习习,大部分人很快就坠入了梦乡。

  黑暗中,不知道是谁在嘟嘟囔囔地说着梦话:“妈妈,我要回家!”

  还没有睡着的士兵听着忍不住抿着嘴一阵窃笑,然后恍然入神,那士兵说的岂非就是自己的心愿?站岗的士兵倚着武器靠在树边打起了瞌睡,确实,赶了这么长一段路之后,他们都已经非常疲累了。

  一大团黑影在朝着他们靠近,可他们依然毫无察觉。

  “真是一群猪。”向着目标移动着的黑暗斗士们心里想道,“我们都这么接近了,他们还没有任何动静。这么响亮的马蹄声居然没有人听见,真是一群该杀的猪啊!”

  沉睡中的哨兵翻了一个身,好像是听见了什么一样,但眼睛怎么张也张不开,又再次任由自己睡下去。

  那幕僚蜷缩在帐篷里,睡也睡不着,他从来没有试过带领这么多的士兵,不禁倍感责任重大。他合上了眼睛,耳朵里听着风吹过平原的声音,还有一些好像树叶掉落在地上一样的声音。

  “旷野的夜晚原来是如此的宁静,如此的舒服。”幕僚想,“可惜我注定难以成眠。”

  ※※※

  “杀!”随着魔武一声轻微的喊声,等待已久的黑暗斗士们终于启动了!

  大约一万个黑暗斗士拿着武器,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像箭一般地冲了过去。鲜血在黑暗中四处飞溅,一声声惨叫和哀鸣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天空上的乌鸦拍打着双翅飞过,一边还“呱呱呱”地叫着。

  “魔武的军队来了,魔鬼来了。”逃亡的士兵们一边撒开双腿狂奔,一边嚷道。

  “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那幕僚从帐篷里一跃而起,直奔出帐外,两条腿还在不听使唤地颤抖着。

  “魔鬼来——了,黑……黑色的……魔鬼来……了。”一个士兵仆倒在他身上,鲜血从他的胸口涌出,断断续续地说着。

  “不用害怕,不用害怕!这肯定仅仅是敌军的先头部队,他们哪里可能这么快就追到这里。稳下来!稳下来!”幕僚大声喊道。其实他心里也是怕得要命,只想马上逃跑,但一想起自己的责任,他还是勉为其难地喊了几喊。

  可惜,幕僚忽视了一点:如果是别的军队,自然不可能这么快,但他要知道的是,这可是魔武的军队,是黑暗斗士。

  逃难的士兵们听了幕僚的话,心中一想也有点道理,便稍微松了一口气,有的甚至站定下来,向四周望了望。只看见外层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而且,闷哼声越来越大,那些人似乎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或者是根本没有想到要反抗。当反抗已经失去意义的时候,谁还想反抗呢?

  “魔鬼,那是一群货真价实的魔鬼,大家快逃啊!”士兵们一愣之后,立刻醒悟过来,幕僚的话并不能当真。

  “撤,撤,快撤!”那幕僚也清醒了,一边挥手,一边十分紧张地嚷着。现在,他只盼望着马上找到自己的马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离开这些像幽灵一样的人。

  然而,已经太晚了,不管逃难的士兵怎样左冲右突寻找缺口,怎样竭尽全力地四处奔逃。他们总会发现自己的前面站着一群群黑暗斗士,眼睛发亮地望着他们,他们忍不住心里一阵发毛,几乎想马上丢下兵器投降。然而,又好像有一股奇怪的气体阻止着他们投降,他们发现自己的意念好像也被别人控制了。似乎,只有死去,死去是惟一的选择。

  “为依维斯报仇!”魔武拉住马缰,缓缓地说道。这种情况根本不用他亲自出手,他只要默默地观赏便可以了。

  “为依维斯报仇!”一向都保持缄默的黑暗斗士们一起嚷道。一万个声音汇合在一起本来应该是惊天动地的,但是,他们的声音却只让人感觉到无尽的冰冷,一种对死的恐惧油然而生。

  一场大规模的屠杀宣告开始了。

  一万个黑暗斗士分成四路,长枪兵在最里层,刀兵在第二层,其余的都在最外面一层,把几万个逃难的士兵团团围住。

  “妈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逃难的士兵已经有人忍不住跪在地上哭泣了,有些甚至吓得尿湿了裤子。

  “跟他们拼了!”幕僚红着眼睛,低吼了一声。空洞的声音显示出他心中极度的害怕。

  “与其窝囊着死去,不如轰轰烈烈地跟他们拼了!”有士兵回应道。

  “冲啊!”此刻,士兵们已经失去了自控能力,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冲到了最外面,直接面对着黑暗斗士们。

  “过瘾!”所有的黑暗斗士心中都同时浮现出这两个字。杀一群会反抗的人,比杀一群毫不反抗的人自然是要痛快得多,虽然结果都是一样。

  极其有效率的杀人方法在被一丝不苟地推行着,黑暗斗士们每一出手都直指对方的心脏。死去的士兵只感到对方的武器平缓而有力地进入自己的身体,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杀,杀,杀!”被包围在里面的士兵乱喊乱叫着。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杀谁,怎样杀,只是再不发出声音,他们便无法再忍受下去。

  “妈妈啊!”也有些士兵流着眼泪,泣不成声地嚷道。在临死的一刻,他们想说的竟然只是这样一句话。大多数士兵以前曾经有过的杀敌立功、要享尽荣华富贵的愿望,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你们有福了,死神将拥抱你们!为依维斯报仇!”黑暗斗士们低低地喊着,末了还不忘记补上一句取悦魔武的话。

  实际上,黑暗斗士当中又有几个人曾经见过依维斯,认识依维斯呢?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杀人,在这些凶残成性、杀人如麻的黑暗斗士的一生中,恐怕并不多见。

  不过,他们见不见过,认识与否并不重要,他们是否是为了一个不相识的人而杀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魔武是他们的王,他统治着他们,他叫他们往东,他们便绝对不敢往西走一步。

  “大人,怎么办啊?我们完全顶不住了!”一个士兵大声对那幕僚大声嚷道。

  “怎么办?”幕僚心中也是一片空白,手足冰凉,他又哪里知道应该怎么办呢?

  “装死吧!”包围圈里一个士兵捅了捅自己身边一个同伴的手,悄声说道。他大概是觉得与其被对方杀死,倒不如装一装,也许能够蒙混过关。只见他头一仰,便倒在地上,他的同伴也学着他的样子,躺了下去。

  “凌晨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魔武感叹着抬头望了望月亮,“好美的月色。”

  在这种气氛之下,他居然还有如此的“雅兴”,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也足见魔武对生命漠视到怎样的地步了。

  最后一个敌军也倒了下去,他嘴里“嗬嗬”地怪笑着,向四周望了望,然后耳边听见一把刀穿透空气发出的声音,接着便倒了下去。瞳孔慢慢泛散,月光像水一样在上面散开。

  安静,无比可怕的安静,杀光了敌人的黑暗斗士们拄着武器,环顾着四周。遍山遍野都是敌人的尸体,偶尔在尸体的间隙中露出的几棵山草在风中微微摇摆着。

  “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魔武冷冷一哂。对于敌军中某些人装死的伎俩,他早就了然于胸。

  黑暗斗士们立刻散了开去,从刚才的包围圈起点开始,乱劈乱刺。

  “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魔武的话在他们理解之中,包括着死人和活人。半个小时之后,每一具尸体上面又多了一个致命的伤口,而装死的士兵们在被刺之后,也像死尸一样纹丝不动了。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他们已经不能再动了。

  史载:圣历2109年6月21日至6月22日凌晨,黑暗斗士王魔武率领着一万名黑暗斗士,杀尽从罗素特斯城逃出来的士兵。手段之残酷,古来少见,史称:旷野大屠杀。

  ※※※

  在这个时候,埃南罗也已经攻下了云斯列城。

  “巴蒂元帅!一切事宜打点完毕!”副官很有威仪地敬了一礼。

  “好。”巴蒂站在城门上,点了点头,“千万要善待城里的百姓啊!”

  副官苦笑了一声,“巴蒂元帅,我认为这些百姓也许并不值得我们呵护呢!”

  巴蒂眉头一紧,“为什么?”

  “当我们埃南罗士兵对他们说会给他们带来自由、平等、幸福的生活,而不用继续生活在蓝达雅的****之下的时候,巴蒂元帅,也许连你也猜不到他们是怎么说的。”副官依旧苦笑不已。

  “哦?”巴蒂看了副官一眼。

  “他们说在享受自由平等的生活之前,可以先给他们粮食维持生命吗?”副官搔了搔头,“巴蒂元帅也想不到吧?”

  巴蒂笑了笑,“这也不意外啊!假如我是居民我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那你们是怎么回答的?”

  “遵照巴蒂元帅的吩咐,士兵们都回答说:‘粮食那是自然要给你们的’。”

  “这样做是对的。”巴蒂赞许道,“不管如何,先答应下来吧!”

  “不过,这样的话,我们的供应可就很难跟得上了。”副官忧心忡忡。

  “给佛都王子发信,报喜并陈述居民的要求吧!”巴蒂看了副官一眼,“即刻去办!”

  在佛都王子和巴蒂元帅眼中,民心大概是最重要的吧!副官想着,转身而去。

  

第十章 旷野大屠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