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埃南罗帝国

    风杨大帐。

  “风杨团长,风杨团长。”索特一路急奔而进,一面连声嚷道,“大喜,大喜啊!”

  “冷静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风杨皱着眉头,淡淡地说道。自从知道依维斯的死讯之后,他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可以称之为大喜事了。

  “魔武,魔武。”索特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魔武什么?”风杨平静地说道,“你慢慢道来。”

  “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了,魔武已经挥军穿过埃南罗,于圣历2109年6月17日直取罗丝维特城,行军速度飞快,现在已经不知道攻到什么地方了。”索特上气不接下气。

  风杨的军队和魔武的军队一南一北,在“永久中立之地”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距离较远,而且,现在是战争时期,事先起兵时又很匆促,没有布置好通信兵,得到消息自然是要慢一点。所以,他们前两天虽然对魔武进军的消息有所风闻,但还不大肯定,直到现在才完全确认。

  “真的,真的?你说的是真的?”风杨拍桌而起,“这下子,依维斯总统领的大仇定可得报!”

  “是啊,是啊!所以属下才那么激动啊!”

  “坎亚啊坎亚,这次看你往哪里跑?”风杨定了定神。

  “风杨团长,属下还有其他消息禀告。”

  “说!”

  “西龙大人、星狂团长共同率领的军队也正在步步逼近阿尔斯山,而杰伦团长那边也没有一刻的耽误。”索特毕恭毕敬地说道。

  “好,好,好!”风杨一叠声说道,“大事可成,大事可成啊!”

  “属下也感到万分高兴!”

  “依行程来说,我看,还应该是我们这三支军队先到达阿尔斯山。毕竟,我们都比魔武进军的日子要提前好几天。”风杨怅然道,“这样一来,杀坎亚的日子就又要往后拖一拖了。哎!”

  “属下也这样认为。”

  “到时我们可以率先攻打阿尔斯山,一边等待魔武的到达。”

  “是啊!我们这边论武技的话,也只有他是坎亚的对手了。”

  “对了,你马上给西龙那边和杰伦那边发去紧急信件,告诉他们魔武进军的事情,让他们也开心开心。”

  “是,属下这就去办。”索特神气飞扬,大声叫道。

  “瞧你这个高兴样儿!”风杨拍了拍索特,表情也甚是欢悦。

  索特摸了摸自己的头颅,傻笑了一阵。

  ※※※

  利斯物浦城,自古以来,便是蓝达雅的最主要的旅游城市之一。城里有许多在蓝达雅首屈一指的旅游景点,比如高耸入云的蒙比尔斜塔,四季都红艳如血的枫林……每一个都是旅行家们梦寐以求的地方。在战争以前,这里的游客众多,交通也因之很是发达。

  但现在,战争开始以后,有谁还会来这里旅游呢?除了那些嫌自己的命太长的冒险家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作短期旅行的游客在这里了。

  许多人心中都抱着一个念头:“欣赏景色而已,犯不着把命都给搭上,景色别的地方也有,命可是只有一条。”

  圣历2109年6月22日,晴,微风。

  由巴蒂带领的埃南罗军队,由于前面已经攻下了两座城,一洗败给依维斯军队后的颓气,现在士气无比高涨。此时已经浩浩荡荡地来到他们进入蓝达雅之后遇到的第三座城,也就是利斯物浦城。

  城头上,几个老弱残兵拄着连个钢枪头也没有的长枪呆立着,若无其事地注视着这支军队。他们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恐的神情,每个人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看起来,他们好像是准备迎接客人而不是要对抗敌军。

  城墙东缺一角,西少一块的,许多地方莫名其妙地空着,还留下不少某某某到此一游之类的字眼。看来,那些城墙空缺的砖头,就是被这些“某某某”偷偷凿去做纪念品的。城头上几面残破不堪的旗帜,在风的吹拂之下,被揉得像几团破布。破旧城门不知道是否是故意保留着,以供旅行家们鉴赏的。

  “巴蒂元帅,对方大开着城门,不知道有什么玄虚。”前面的哨兵跑过来对在队伍后面的巴蒂说道。

  “哦?”巴蒂略显意外。

  “属下猜想,也许城里面已经没有驻军了,现在仅仅是一座空城。”哨兵道。

  “空城?难道是他们想引我们进去再剿杀我们,你再去勘察仔细一点。”巴蒂脑袋里充满了问号。蓝达雅人在前两场战争当中虽然由于实力相差过于悬殊而输掉了,但也让巴蒂见识到了他们的爱国之情,想不到今天竟然是一座空城!前面两座城与这座城存在着如此强烈的反差,一时之间,巴蒂当然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这是真的。

  “所有的士兵听令:且慢行动!”接着,巴蒂大声喝令道。

  一番整顿之后,城下一片安静,而城头上更不用说了,就那几个人,就算是想弄出点声音也不容易。紧接着,城头上出现了一面白旗,在微风中轻轻飘动着。

  “他们投降了?他们投降了!”士兵们兴奋莫名,一声接着一声地嚷道,“他们不战自降了。”

  “保持寂静!”巴蒂再一次高声嚷道。即使是投降也有诈降和真降的区别,他可不会随意冒险。

  传令官四处喝骂着,军官们也怒气冲冲地命令自己手下的士兵闭上嘴巴。片刻过后,乱纷纷的士兵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脸孔上泛着的红潮表明他们仍然沉浸在对方投降的欢乐之中。

  这个时候,城门处涌出了两大队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色人等,应有尽有。

  埃南罗士兵一阵愕然,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巴蒂也是一脸奇怪的神色。

  突然,锣鼓齐鸣,鞭炮大响,城门处有些穿着花俏衣服的人开始跳起舞来,有些则舞动着手中的小旗,嘴里喊着:“欢迎,欢迎,欢迎埃南罗圣军的莅临我城。”

  “他们真的投降了!“埃南罗人终于都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个脸上不禁乐开了花。他们大都受过帝国士官学院的教育,明白“不战而屈人之兵”是行军打仗的最高境界。而今天,最高境界竟然就这样被他们完成了,不得意那才奇怪呢!

  巴蒂也是满脸笑容,带兵打仗打了这么多年,也打过无数场仗,虽然胜利已经是家常便饭,但他可还从来没见过敌国的人民出来夹道欢迎的。不过,作为一个久经战阵的将领,巴蒂虽然心中高兴,但却也没有到那种忘乎所以地步。

  “第一纵队先进城,然后是第二、第三……依照顺序,列队前进,不得扰民。”巴蒂捻着胡须,喊道。即使是这种时候,巴蒂也保持着冷静的头脑,毕竟,这是在蓝达雅境内,意外随时可能发生。

  旌旗在风中飘扬着,士兵们昂首挺胸走进城门。甚至就连战马也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抖了抖皮毛,一步一顿地迈了进去。

  “哇!这个兵哥哥好帅气哦!”

  “我倒觉得那个更英气一点。”

  城门处的少女们嚷了起来。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投降了为什么还可以这么开心,还可以在这里大赞特赞对方的士兵。

  哎!这样的城,这样的人民,不灭才真叫人难以相信啊!

  士兵们听到了这样的叫声,更加挺直了腰杆,挺起了胸膛,像一只只骄傲的大公鸡般踱着方步,慢腾腾地走进去。

  此时,一个人恭恭敬敬地走到巴蒂面前,献上了降书。巴蒂展开一看,无非是说贵军英勇无敌,愿意投降之类的话。而最令巴蒂开心的还是末尾的那句话:特献上10000钻石币。

  如此一来,巴蒂便不用再担心粮草物资了。蓝达雅人这样做等于是给他们钱让他们来攻打自己的国家。

  “为什么城里只剩下这么几个士兵?”巴蒂看着投降的士兵不过几百个,便问道。

  “其他人都已经撤走了。”利斯物浦城中一个小队长打扮的人,站出来道。

  “哦?”巴蒂疑惑道。

  “原先的将军在接到一封上头的密信之后,便率领大军撤离。只留下我们这些老弱残兵。”那小队长说道。

  “什么信?”巴蒂问道。

  “小的也不清楚,只知道是蓝达雅第一魔法军团团长库里克的信。”那小队长垂首答道。

  “库里克?”巴蒂沉吟道。心想:蓝达雅自从七个长老死去之后,就由四大魔法军团统治着,但他们都各自为政,对国家兴亡大事置之不理,所以我们的进攻才能如此顺利。不然的话,恐怕虽然七个长老都死了,想要强占蓝达雅还是难上加难。库里克这样做很可能是怕跟我的军队对阵,消耗了他的兵力。哎!蓝达雅由这些人来统治,埃南罗不消灭他们也会有别人来消灭他们。

  “正是。”那小队长看见巴蒂的脸色阴晴不定的,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心里也是直打鼓,生怕他会下令把他们全部杀了。

  “这些人民,还有你们为什么不跟着走?”巴蒂问道。

  “我们都并非是纯正的蓝达雅人,真正的蓝达雅人都差不多走光了。”

  “不是蓝达雅人?”巴蒂诧异道,“这不是蓝达雅的城市吗?”

  “将军有所不知,利斯物浦城是一个旅游城市,很多人都是从外国移居到这里来的。虽然自从听说埃南罗圣军发动进攻之后,逃掉了不少,但大部分还是留在这里,因为他们都认为,埃南罗圣军宽宏大量,不会无故伤害他们。”那小队长说道,“当然,这些人都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了,跟蓝达雅本土的人民在生活习性上没有太大的区别。”

  怪不得这座城的人对自己军队进军的反应跟前面两座城完全不同,原来这些人都不是蓝达雅的本土人。巴蒂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

  “利斯物浦城居民们,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我们在一起见证了这个无比光辉的时刻。”站在临时搭起的演讲台上,巴蒂朗声说道。

  听了他的话,城里的居民开始热烈鼓掌,一片高亢的欢呼声,有人开始把孩子、把头上帽子摘下来扔上天空。也不知道是利斯物浦城的居民真的容易哄骗,还是他们甘心情愿让自己表现得已经被巴蒂的话说服了。

  “就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日子里,埃南罗的军队进入了利斯物浦城,并受到居民们的热烈欢迎。在此,我,埃南罗将军巴蒂,谨代表埃南罗也代表所有埃南罗士兵,对各位亲爱的居民们善意的行动表示真挚的、发自内心的感谢。”巴蒂说着用手抚mo着自己的胸口,仿佛真的是发自内心一样,只是不知道他的心是不是一直在笑着呢?

  “埃南罗万岁,巴蒂元帅万岁!”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出一阵阵热烈的喊声。

  “好的东西需要大家一起分享,利斯物浦城的旅游胜景应该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够见识到。我,巴蒂,在这里向大家许诺。埃南罗一定会恢复此地原先的一切旅游景点,大力开拓交通路线,以吸引更多的游客来这里观赏,把利斯物浦城建立成为一个完全国际化的大都市。”巴蒂用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人群安静,并投其所好地说道。

  “巴蒂元帅万寿无疆。”人群发出雷鸣般的叫嚷声,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城市无比美好的前景,一个个眼中都充满着狂喜之情。

  “我们将建立一个庞大的埃南罗帝国。”巴蒂眼睛直发亮,“利斯物浦城的居民们,让我们期待着美好的一天赶快到来吧!到那个时候,世界将是一片和平,我们将尽情地享受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

  “万岁!万岁!埃南罗万岁!”癫狂的人群欣喜若狂,有些人甚至已经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四处奔跑了。

  “而为了尽快地实现我们的理想,明天,埃南罗军队将再度出发,把下一个城市也纳入埃南罗帝国,直至最后,把整个蓝达雅都纳入我们的帝国。为了建立我们伟大的埃南罗帝国,我们的士兵将不畏任何艰险,排除万难,更不怕任何牺牲。”巴蒂神情激昂。

  “为建立伟大的埃南罗帝国而奋斗,排除万难,不怕牺牲!”埃南罗的士兵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喊声,震得整座城市都在微微颤抖。

  “埃南罗士兵英勇无敌!埃南罗士兵英勇无敌!”城里的居民也扯开喉咙,脸色涨得通红地喊道。

  “刚才,我一路走过来,见到了很多可爱的小孩,也看到了一些慈祥的长者,更有许许多多的青壮年。这个城市,给了我无尽的希望,我希望,利斯物浦城在埃南罗的统治下,能够变得更好!我也衷心地希望,利斯物浦城的人们能够更加支持我们的军队,加入我们的军队,共同为我们的理想而奋斗!谢谢大家!”最后,巴蒂还不忘记对居民们说些好话,并再度鼓吹埃南罗,甚至还想把利斯物浦城的士兵招进来打仗。

  “埃南罗万岁!巴蒂元帅万岁!”人群又再度爆发出轰天动地的欢呼声。气氛达到了最高潮。

  巴蒂的这次演说,看来非常成功,利斯物浦城的许多居民在刚刚开始的时候还对埃南罗有一定的抗拒感,但现在,他们大多已经把巴蒂奉若神明,对埃南罗好感倍增。虽然,要想让这些人为埃南罗奉献自己的一切,还依然是不可能的。

  “我要为建立美好的‘埃南罗帝国’而献身。”巴蒂的演讲过后,有些容易感情容易冲动的青年人,竟然稀里糊涂地加入了埃南罗军队。

  “这个老家伙,把我的儿子就这样给骗上阵了!这个死老家伙!”那些参军的年轻人的父母头脑比较清楚,知道所谓的“埃南罗帝国”其实只是政治家骗人的鬼话。但他们的孩子都不肯听他们的话,他们心中自然是叫苦连天,大骂巴蒂妖言惑众,但表面却依然表现得十分开心。

  兴高采烈的人们——不知道是真的高兴,还是假的,在军队旁边跳着舞着,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在热烈地开展着。整个利斯物浦城呈现一片热闹欢腾的气氛,小孩子拍着双手在人群中穿梭往来,脸上一片欢欣无比的神色。即使现在还是白天,但是大街小巷全都张灯结彩的,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放起烟火,虽然在太阳的强光笼罩之下,升上天空的烟花几乎难以被看到。

  每一个角落都有人在放声歌唱,歌颂着新生活的来临,热汗湿透了他们的身体,可是他们依旧不休不止。

  蓝达雅,对于利斯物浦城的许多居民来说好像仅仅是一个符号,一个过去的符号。过去的便过去了,现在换成了埃南罗,而以后,又不知道会换成什么。

  ※※※

  阿尔斯山。

  “陛下,星狂、风杨、杰伦三支军队正一天天地接近阿尔斯山,而魔武那边势如破竹,大有后发先至之势。有什么需要属下去做的呢?”莫芒仰着头,诚惶诚恐地问道。上一次坎亚对他大发雷霆之后,他直到现在还有点后怕。

  “你只需要督促好士兵,认真做好必要的准备便可以了。”看来,坎亚又重新恢复冷静了,至少是在表面上恢复了冷静。大概是心中觉得反正四路军队已经围过来了,既然逃避不了,只好面对。

  “是。陛下,容属下多问一句,是不是要将所有的军队都驻扎在这里,等待敌军到来,决一死战?”

  “朕早就跟你说过了。”坎亚说道,“即使是失败,朕也要让这次失败载入史册。这将会是一场伟大的战争。”

  “陛下圣明!”莫芒躬身说道。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坎亚到底哪里“圣明”了,在莫芒看来,既然是抱定必输的念头,这场战争似乎也就没什么必要再打下去。

  “我们的防线将从最接近阿尔斯山的城开始,四个方向都将会布置得十分完善,四支军队守望相助,互相支援。胜负成败现在就下断言为时尚早,我们仍然有翻盘的机会。等着瞧吧!朕不会那么轻易让依维斯的那些余孽得逞的。”坎亚咬了咬牙。

  “是,陛下。属下也认为我们并没有完全处于下风,毕竟我们占据着天时、地利。而且又有像陛下你这么英明的领导人。”莫芒又燃起了一点点微茫的希望。

  “陛下!”正在此时,一个士兵打扮的人双手托着一个盘子,盘子里装着一个用布遮起来的东西,走进来说道。

  “莫芒,揭开来看看。”坎亚和颜悦色地说道。

  “难道是给我的赏金?”莫芒看到坎亚脸色和蔼,心想,“这次发达了!”

  “还等什么?”坎亚的笑容越来越盛。

  “是,国王。”莫芒说道。

  “快点。”坎亚说道。

  莫芒一揭开头盖,脸色大变,连退了几大步,冷汗直冒。盆子上装的根本不是什么赏金,赫然是一个血淋淋的头颅,“是,是赫特?赫特……”

  “干得好,干得好!下去领赏。谁敢违抗朕的命令都会是这种下场。”坎亚若无其事地用手掀了掀布,然后又放了下去,瞥了莫芒一眼。

  “赫特胆敢临阵脱逃,落得这种下场,真是罪有应得。属下恭贺陛下将他绳之以法。”莫芒哆哆索索地说道。

  “给朕诏告天下,以后谁要是再敢如此,赫特今天的下场就会是他们的下场!”坎亚冷冷地说道。

  “是,是,属下这就去拟文。”莫芒吓得屁滚尿流。

  “赶快去办吧!还有,要加紧督促士兵们日夜巡逻,努力操练,真正的战争就要来临了。”

  “是,是。”莫芒一边说一边飞快地跑了出去。

  “阿尔斯山将尽情地畅饮敌人的鲜血,星狂、杰伦、风杨、魔武?哈哈,你们还想替依维斯报仇?我要叫你们转瞬之间灰飞烟灭。”坎亚暗自想道。

  接着他拿起桌面上的笔,四处乱划着,仔细一看,可以看出他画的是罗丝维特之类已经失守的城市。然后,他还在城上画上兵、画上马、画上许许多多的旗帜,旗帜上面印有赛亚国的字样,构筑着一条条不可能实现的防线。

  坎亚的癫狂已经非言语所能描述了,在这种沉重的压力之下,他也已经心力交瘁。

  ※※※

  佛都大帐。

  “恭喜佛都亲王,巴蒂元帅连连得胜,足见亲王慧眼独具,属下可真是看走眼了,请佛都亲王降罪!”上次那个反对巴蒂当将军的大臣说道。能够在佛都身边立足的人,都有一技之长,这个大臣虽然以前和巴蒂不是很和睦,但都是对事不对人。所以,当见到巴蒂连连得胜之后,也能够马上改正自己的错误。

  “降罪就免了,只是,千万不要再以一次成败论英雄。”佛都笑了笑。

  “是。”那大臣说道,“只不过我们真要把军粮拿给那些平民百姓吃吗?”

  “为了收买人心,也只能如此了。”佛都想了想,“但我们要将这种消耗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哦!不过,微臣对现在我军的进军速度还是感到有点担忧。”

  “哦?担忧什么?”

  “属下觉得我军太过顺利了,也许我们碰到的并非是蓝达雅的精英部队,精英部队还留在后面,没有出现。如果这样的话,即使我们得到了蓝达雅的国土,他们仍保存着实力的军队还是会威胁着我们对蓝达雅的统治权。”

  “有点道理,说下去。”

  “属下主张采取更加紧逼的打法,彻底摧毁蓝达雅一切的军事力量。”那大臣得到了佛都的首肯,心中也是一阵喜悦。

  “嗯,可以考虑。”佛都沉吟道,“但现在是在蓝达雅的国土上,要把对方的军队悉数消灭是不可能的。而且虽然蓝达雅现在一片混乱,但一旦他们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埃南罗的军队能否像现在一样屡战屡胜也未可知。”

  那大臣连连点头称是。

  “狗急了也会跳墙,何况是人呢?要真有那种时候,埃南罗可就麻烦了。即使最终赢了,伤亡也肯定很惨重,那样的话,埃南罗以后称霸天下的大计就会受到严重的障碍。”佛都继续道,“也许,用收买或者各个击破的方法,令蓝达雅掌握绝大部分兵力的四大魔法军团臣服,会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

  “亲王的意思是将他们分而治之,或干脆让他们自相残杀?”那大臣说道。

  “正是如此!”也许,此时就连佛都自己也不知道,他下的这个决定对战局对蓝达雅将会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

  ※※※

  圣历2109年6月23日,素特拉城。

  “维特将军,魔武的军队已经攻破了罗素特斯城,并且将逃跑的士兵悉数歼灭在我们和罗素特斯城之间的大旷野上。”副官乌木说道。

  “那魔武真的如此凶残?”维特吓得几乎跳了起来。

  “没错,今天早上,我们的侦察兵回报的消息确实是这样说的。”乌木说道,“现在,魔武的军队很可能已经走在向我们进发的途中了。

  “那怎么办?”维特环顾四方。

  “属下愚昧,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正想问维特将军你呢!”乌木盯住维特。

  “听说那魔武长着六只眼睛、三对手、四只脚,浑身是黑,就好像蝙蝠一样,不单以杀人为乐,还吃人肉,喝人血。”维特脸色铁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属下还听说他的部下也都长着四只眼睛,能目观八方呢!”乌木说道,“不过属下认为,这些都是道听途说的无稽之谈,维特将军你不必多虑。”

  “真的?”维特张大着惊恐的眼睛,坐立不安。

  “那是自然,世界上哪里会有人长六只眼睛、三对手、四只脚的呢?”乌木一脸的不屑,“都是人们自己在吓自己罢了。”

  “那这样我还放心一点,但又有人说他们虽然是人,却比人可怕一百倍,一千倍。据说他们嗜血如命,对敌之时从不留活口。”维特探询着,他希望乌木给自己一个可以得到安慰的答案。

  “那群人本来好像叫做什么黑暗斗士,因为魔武当了他们的王,所以他们便服从他的命令,跟随着他横扫整个‘永久中立之地’北部。”

  “哎,看来这一次我们如果跟他们以硬碰硬的话,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哎,想不到我维特就要命丧于此。”维特喟然长叹。

  “维特将军,你也不必如此悲观,只要是人,便都有其缺点,只要找到他们的命门,我们也未必就会真的任人宰割。”乌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命门?难如登天!对着这群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东西,除了立刻逃跑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对付他们。”维特悲观地说道,连“逃跑”都被称之为“对付”别人的方法,这也未免太可悲了点。

  “维特将军,可千万不要心存逃跑的念头!”乌木说道,“前天和妻妾一起逃跑的罗素特斯城将军据说已经被杀死了,有人在离这里不远处的一块荒地上看见几具很像他们的无头尸体。”

  “啊?真的?真是如此?”维特紧紧地抓住乌木,摇着他的臂膀,嚷道。

  “维特将军,冷静点!”乌木摇头叹息道。心里不禁暗暗替自己不值:维特胆子小到如此地步,竟然还可以成为自己的上司,真是没天理!

  “维特将军,陛下的诏书!”一个士兵跑进来,双手捧着一张公文模样的布帛,说道。

  维特展开一看,不禁弹起身来,仿如灵魂出窍,好一会儿也回不过神来。乌木倒是显得很镇定自若,也不询问,直接从维特手中拿过诏书,只见里面写着:

  致赛亚国臣民书:

  朕,赛亚国国王坎亚,一向以来都以仁信治理天下,如今,天下大乱,盗匪四起,正值赛亚国生死存亡之秋,也正是各位臣民为国捐躯,抛头颅、洒热血,一展抱负的时候,而朕也将与赛亚国共存亡。国在人在,国亡人亡,朕相信大部分赛亚国的臣民们也都跟我抱有相同的想法。

  然而,在我们国家这样危急的困境之下,竟然有人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临阵脱逃或者叛国投敌。原罗素特斯城将军赫特就是这样一个反面典型,现在,他已经伏诛。愿赛亚国人民们引以为戒,为了我们的共同理想,为了让赛亚人之光笼罩整个世界,而誓死保卫赛亚国!

  赛亚国国王坎亚

  圣历2109年6月22日

  “维特将军,看来事实正如属下所说的那样,赫特已经死于非命了。”

  “哎!”维特长叹一声,跌坐在椅子上,好半晌也出不了声。

  “维特将军,现在不是叹气的时候。假使魔武军队真有那么厉害,我们横竖都是死,不如跟他们拼了,博个为国捐躯、青史留名也好。”

  “为国捐躯?青史留名?好,我们就博个美名吧!”维特的声音显得非常空洞。

  “那,现在我们应该对整个城的布防都做一个详细的安排了。”

  “哎!不瞒你说,我现在方寸大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一切就由你去安排吧!”维特说道。看来,刚才他的那句“博个美名”的豪言壮语只不过是欺骗自己罢了,他还是怕死,怕得要命。

  “可是,维特将军,你才是这里的将军,我这样做岂不是越权了?”

  “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一切军务都由你来掌管,我连印绶都给你了。”维特一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表情,说着把桌面上印有“维特将军印”字样的印绶交给了维特。

  “维特将军?”乌木一副惊愕的表情,但实际上他刚才正是想要维特这样做。

  “从现在开始,别叫我维特将军,你才是这里的将军。”维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道。

  “那属下就僭越了。”乌木淡淡地说道。

  “呵呵,我去后堂休息了。”维特苦笑连连,他心头隐约有一种念头,觉得自己现在只不过是等待着死亡的到来罢了。

  ※※※

  素特拉城头一片熙熙攘攘,士兵们在乌木的命令之下,不情愿地排着队,互相推压着。

  “真不知道怎么搞的,维特将军居然让乌木来管我们。”

  “维特将军一向和和气气的,乌木则功利心非常重,早就想着将军这个位置了。如今,维特将军又不想理我们,给他钻到了这个空子,他怎么会放过呢?哎!小人得志!”

  士兵们议论纷纷,在人声嘈杂之下,也分不清楚是谁在说话。

  乌木声嘶力竭地嚷着,现在,他终于明白当将军并非是自己想象中那么美好。然而,他还是一点儿也没有后悔,实行将军职权时的那种感觉是当副官时怎么也无法触及的。虽然天气很热,士兵们也不大听话,但他心情还是相当畅快,简直可以说是如沐春风。

  “这边这个,站好一点,妈的,要是黑暗斗士来了,你这么散漫,到时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乌木扯开喉咙,叱骂道。

  “妈的。”被骂的士兵黑着脸,暗暗地回骂了一句。

  “喂,你,对,对,就是你了,把枪拿好,敌军来了,要用这样的姿势刺他,要知道对方战斗力超强,一击不中的话,我们就很容易被他们杀掉。”乌木一边说一边指指点点,说道。

  “老子使了这么多年枪了,还用得着你教?”被指示的士兵低声骂道。

  旁边的士兵发出一阵哄笑,但乌木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点也不在意,继续四处指点士兵,神情显得十分愉快。

  

第一章 埃南罗帝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