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血染素特拉城

    当日下午三点,魔武的军队终于来到了素特拉城。旌旗飘扬,刀光闪亮似雪,长枪直指云霄,这群连连得胜的黑暗斗士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是士气高涨,阵容鼎盛。

  而魔武还是那个样子,好像是一千年也不准备改变一样,冷冷地打量着城上的守军。那眼神让人觉得,他是在看着一群死尸,而不是看着一群到现在为止还是活生生的人。

  “黑暗斗士王,敌军好像也有所准备,现在我们准备采取什么策略?”军务官格里高尔向上望了望城上的士兵,问道。

  “策略?”魔武一脸的平静,“我们打仗需要策略的吗?”

  世界上有两种人打仗不讲究策略,一种人是不知道策略,一种人是知道但不屑于用策略,魔武无疑就是后一种。

  “黑暗斗士王,依属下愚见,总该有点次序之分吧!总不能每次打仗都是一窝蜂地冲上去,这样可以保存实力嘛!有时候那城里根本就没几个人,用不着我们派那么多士兵上去的。”格里高尔赔笑道。

  而魔武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是属下多嘴了,还望黑暗斗士王恕罪!”格里高尔心中一凉,牙关直打颤。

  “不,你说得对,我们应该有的策略。”魔武冷不防说道,“那你来说说你的策略吧!”

  “是。属下的策略也很简单,就是我们可以先派一支队伍上去攻城,再派一支绕到另一个城门,其他的待命。等到打得差不多了,再把待命的那些派上去攻打他们。这样收到的成效肯定会比全部正面进攻的时候大,而且可以减少伤亡。”格里高尔边盯着魔武一边说道。

  “好,就照你说的办!你从这里面抽出两千名士兵,绕去后门。”魔武说道。

  “是。”格里高尔没料到魔武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喜滋滋地领命而去。

  ※※※

  “原来这些就是所谓的黑暗斗士,黑乎乎的,除了比别人丑之外,我看不出有什么区别。”乌木冷笑连连,“我看是别人夸大其词了,也就是有一张脸两只眼珠的一群人罢了,没什么值得害怕的啊!”

  维特打量了乌木一眼,“对于久负盛名的军队,去小看他们无异于找死啊!”

  “将军放心,我一定将他们击退。”乌木冷然道。

  士兵们的盲目乐观,甚至乌木的脸上也流露出的轻视的神色,维特感到相当忧虑。不过,既然已经把兵权交给了乌木,现在在这城墙上他等于是个看客而已,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况且,他觉得说了也没有用,对于下面那群传说中的地狱使者来说,有准备跟没有准备其实是一样的。但最后,维特还是忍不住又说道:“对方的人数是很少,但从他们阵中透露出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杀气看来,我想并非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吧?”

  “放心啦。”乌木笑了笑,“将军多虑了吧!”

  “哎,也许是我真是我多虑了吧!”维特苦笑连连。

  乌木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上司,口里没说,心里却在想:“甚至是在还没有开始战斗的时候便认输了,这又何止是过虑呢!简直是懦弱啊!”

  ※※※

  “为依维斯报仇!为依维斯报仇!”黑暗斗士们循例把自己手中的武器举在半空中挥舞着嚷道。冰冷的声音让人觉察不到一丝感情,没有仇恨,没有悲痛。

  即使时间已经是下午,但六月的太阳还是那么烈,如同一个无比暴躁的热能制造者,无情地把它的强光照射着地面。

  不过,阳光还是对地面上黑色的人群感到无能为力,他们的身上总是不可思议地笼罩着一丝丝冰凉的冷气,阳光永远也无法穿透那层气体。

  为依维斯报仇的呐喊声远远传了出去,撒落在周围各个角落。城里隐约有狗叫和鸡鸣的声音传出,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受这冰冷的声音的刺激?

  “杀上去!”魔武表情坚定,一字一字地说道。

  黑暗斗士听到命令,立刻停止了呼喊,像潺潺的流水一样平缓地冲了过去。刀上显现出幽冷的光芒,枪尖也显露出水一样的质感。

  他们是那样的安静,无声无息,像天空的流云一样。以致城上的士兵的呼吸声都显得无比喧嚣。

  乌木并没有在黑暗斗士下令的同时命令自己的士兵发动反击,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黑暗斗士们继续默默无声地前进着,他们是那样的投入,又是那样的倨傲,甚至连头也没有抬一抬。只是平视着对方的城墙。

  乌木的笑容越来越盛了,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在春风中怒放的一朵桃花。维特惶恐不安,紧张地把手指放进自己的嘴巴里咂咬着;城头的士兵们则拿着自己的武器:刀、枪、盾或者弓箭,注视着前来的黑暗斗士,等待着乌木下令。

  “依——维——斯!”魔武望了望苍穹,仿佛是在祈祷着什么。

  ※※※

  “妈的!中计了!”前排的黑暗斗士们一个个地跌入陷阱,后面一点的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也跟着一个个跌了下去。叫嚷声四起,咒骂声不休不止。魔武的军队产生了一阵小小的混乱,从来都是他们让别人吃尽苦头,今天,终于轮到他们尝尝被人伤害的滋味。

  也许是黑暗斗士们太自信太大意了,也许是他们太投入了,只顾着前进,根本没有人去留意地面的情况。所以他们才会坠进敌人的陷阱。

  “哈哈哈哈哈!”乌木终于大声地笑了出来,他知道等待着坠入陷阱的黑暗斗士们的将会是什么,那是一排排又长又锋利的刀,即使一根羽毛掉落下去,很可能也要被割分成好几段,何况一个人呢?

  维特则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城下什么时候有了陷阱他毫不知情,而现在他也好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不再像刚才那样悲观。

  惨叫声连连响起,甚至,鲜血喷射上来,染红了地面。有些黑暗斗士从陷阱下面伸出了沾满鲜血的双手,四处抓着,大概是想抓住什么,不过却什么都没有抓住,最终无力地垂下去,再也没有伸上来。

  但,还在地面上的黑暗斗士们很快就止住了混乱,他们并没有止住脚步,他们把攻城车、云梯之类本来用来攻城的工具扔进陷阱,继续前进着。可是有攻城车、云梯覆盖的地方毕竟还很少,继续不停地有人掉进陷阱,继续有人不停地如同被杀的猪一样嘶叫着。

  黑暗斗士们都在等一句话,一个命令。看来,这个世界的确是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只要魔武口中没有吐出那句话,他们便不会停住前进的步伐。

  城头上的士兵先是一片惊愕,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人,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一群,他们明明知道前面是陷阱,走过去便要死,还走过去,真是不可思议。紧接着,他们也像他们的临时将军乌木一样开怀大笑起来,对方死光了不是更好,己方就可以不战自胜了。

  “停!”魔武沉声说道。脸色变得极端凶恶,要是根据他此刻的表情做一个面具,一定可以吓死无数人。

  前进中的黑暗斗士们马上止住了脚步,一个个表情轻松了不少。也只有在现在这个时刻,他们才会知道生命是如此之珍贵,而当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时候又是何等的压抑。不过,他们想到的生命仅仅是自己的生命,而并非是别人的生命。

  一个不停地杀人的人是绝对不会以为别人也有像自己一样的生命的。

  “去吧!去吧!至纯的暗黑力量,让他们受尽一切痛苦而死,”魔武默念着咒语,最大限度地催发着自己的魔法力量。

  本来,魔武并不想利用自己的魔法力量来攻城,这些小角色还不够格让他用魔法。他想积蓄着用来对付坎亚,他在心里千万次的发誓,要在坎亚身上施用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但是,当他看到这一幕时,便什么也不顾了,只想惩罚对方,发泄他自己所有的怒火。

  其实,兵不厌诈本来是兵家至言,乌木那样做也无可指责。只不过,他碰到的是魔武,一个不知道如何使诈,并且同时也要求别人不能使诈的家伙。讲道理是没有用的,魔武不会讲道理,他只讲求武力,他当初制服黑暗斗士就是靠武力。在他的眼中,似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而且也应该用武力来解决。

  刚才还一片晴朗的天空突然暗了下去,伴随着一道道红艳如血的闪电、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雷声,黑暗狂龙现身了!九条乌黑的龙齐头并进,张牙舞爪地扑向城头。

  乌木已经笑不出来了,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大哭,像一个受惊的孩子一样大哭。

  “妈妈!”在这个时候,乌木莫名其妙地想起自己死去的母亲,那是多么亲切和蔼的一个人!他一动也不敢动,用手蒙住自己的眼睛,仿佛把眼睛蒙住便可以逃过此劫一样。

  维特痛苦地撇了撇嘴,刚才短暂的优势不过是假象,最终这个城是要被破的,所有的士兵也都是要死的,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相信这一点。悲伤和害怕几乎把他的心都给压碎了,他紧紧地捂住胸口,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

  “妈呀!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

  “龙,龙,是龙!黑色的龙!”

  城头上的士兵无比惊恐地嚷道,四处乱跑。他们也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只是不跑的话,他们无法再承受这种令人绝望的杀气。跑,成为他们心中惟一的希望。

  “你别推我!妈的!”一个士兵高声嚷道,“想把我推下城去啊!”

  “别骂了,后面的人也在推我呢,我也是逼之无奈。”另一个士兵又委屈又害怕地嚷道。

  “蹲下,蹲下可能就没事了。”有人在嚷道。

  听了这些话,有些人甚至趴下去,死死地贴住地面,两只手紧紧地抓着。

  然而,蹲下去真的就会没事吗?黑暗狂龙不是一场雨,当你撑起雨伞时雨水便不会飘进去。黑暗狂龙对待世界上所有它们想摧残的事物都是平等的,它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它们的爪子嵌进士兵们的胸膛,把士兵们高高地举了起来。闪电映照着,雷声伴奏着,像是在举行一场自然界的音乐会。

  “我就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被抓起的士兵们带着哭腔高声地嚷叫,一个个面如土色,手足无措。

  城下的黑暗斗士们终于摆脱了他们固有的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一个个面色显得异常激动,鲜血涌上了他们苍白的脸孔。他们完全知道城头的士兵正在受着怎样的痛苦,他们为了别人的痛苦而兴奋不已。

  “啧啧!真是世界奇观!”对于黑暗斗士来说,自己杀人是一种享受,看别人,特别是看魔武杀人又是另外一种享受。

  城头的士兵们的鲜血在半空中飘洒而下,纷纷扬扬,尽管四周几乎是一片黑暗,但是,偶尔划过的闪电增强了可见度。而且,黑暗斗士们一直生活在黑暗的环境之中,早就习惯了在黑暗中看东西了。

  乌木和维特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他们都非常幸运,暂时还没有成为黑暗狂龙爪下的牺牲品。不过,他们心中的害怕和恐惧丝毫也不下于在空中被当成球般投掷的士兵们。

  “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抓到我,不要抓到我!”乌木和维特心中有着同样的想法。他们的衣甲都已经被士兵们的鲜血浸湿了,但他们也无暇去分清楚究竟是自己身上流出的冷汗还是血液浸润着自己。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不想再活了。”半空中士兵们肝肠寸断地嚷道。

  当活着便要承受着莫大的痛苦,谁还想再活下去呢?然而,半空中的士兵们已经毫无选择的机会了,现在,就连死也是很难办到的。在这样剧烈、持续的抛掷之中,他们根本没办法自主结束自己的生命。

  “乌木将军,维特将军,救命啊,救命啊!”半空中的士兵继续乱叫道。其实,他们如果还有半点理智的话,也该知道乌木和维特都救不了他们,否则,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呢?

  ※※※

  与此同时,军务官格里高尔带着二千兵马正急匆匆地绕道到素特拉城的后门。

  “长官,你看!”黑暗斗士们驻足不前,他们都被眼前这种景象震惊了。他们站立的地方是无比强烈的阳光,而就在离他们距离不到半米的那个区域,也就是素特拉城周遭一片黑暗,时而能看见闪电划破长空。

  当魔法发挥到一定的阶段,原来是可以使被覆盖的地方与没被覆盖的地方如同两个世界的。很多人不禁皱着眉头,紧搔后脑。他们也感觉到了素特拉城上那种极端肃杀之气,不像置身在城下的黑暗斗士,他们的心中竟浮现出一丝悲哀。一种对生命无尽的怜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既然能成为黑暗斗士,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杀人无数,悲哀好像早就与他们绝缘了,但今天却突然出现。

  “黑暗斗士王又发怒了。”格里高尔嘴唇动了动,说道。他依然记得上一次在埃南罗边境城市卡西特,魔武是怎样对付蒙特拉军队的。

  黑暗斗士们静静地观望着,他们都很想知道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又有点害怕知道。

  “快!”格里高尔大声嚷道,“我们要赶在黑暗斗士王结束魔法之前到达素特拉城,在他结束之时,立刻抢占素特拉城。”

  黑暗斗士们没有再稍作停留,像被风卷过的云朵般迅速移动。当然,他们不是因为害怕格里高尔而服从他的命令,而是害怕格里高尔的上面的那个人。

  ※※※

  素特拉城那边的血雨腥风,丝毫也没有停止的迹象。

  被抛在半空中的士兵们已经难以说出完整的话了,他们在彻骨的刺痛中,声嘶力竭地叫着。被延迟的死亡,使他们忍受着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魔武平静得像无风的湖面,他们越是叫嚷他就越是平静,别人肉体上的痛苦,成为抚慰他灵魂的药膏,成为依维斯的死带给他的巨大悲痛的解药。

  士兵们的呻吟声低了下去,天空在一瞬间又恢复明朗。魔武终于中断了他的魔法,黑暗狂龙也消失不见。在白昼灿烂的光芒之中,只见城头一片狼藉。

  维特和乌木像两只乌龟般缩着脑袋,把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双手之间。如果不是他们的肩头在耸动着,而且还有着轻微的呼吸,几乎会让人认为他们已经死掉了。

  “进城!”魔武低低地喝了一声。向城前那块陷阱区发出了一道强劲的魔法力道,只听“轰隆”一声,那些陷阱上面的土都陷落下去,而魔武又利用魔法从别的地方搬来了土,填充下去。陷阱全都变成了平地。

  黑暗斗士们意气昂扬地走了过去,却都在疑惑,以魔武的能力,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又何必硬要他们去打仗呢?

  其实,魔武的魔法碰到对方士兵人数不多时,自然适应,但如果人数太多,他就难以对对方造成重大的损害了。一个人的魔法再怎么强也是有限的。真正的大规模战斗还要靠他手下这帮人。

  顷刻之间,他们都已经冲上了城头,城头上早已被吓得半死的士兵们毫无抵抗能力,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刀砍过来。

  血光四起,城头的砖石都染满了鲜血,黑暗斗士们在快速移动着,像割草一样把敌军一个个消灭掉,一声声绝望的叫嚷声响彻了整个城。

  “嘿!瞧这两个人的样子,姿势如此类似,还真是天生一对呢!”黑暗斗士看到维特和乌木并排趴在一起,便开玩笑说道。

  “哈哈,看来他们不但是要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还要同地方死呢!”另一个黑暗斗士也调侃道。

  这样的情形之下,还拿别人的生命来开玩笑,这个世界上,可能也就只有黑暗斗士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而这大概也是他们在漫长的征途当中,一种娱乐和放松精神的手段吧。

  维拉和乌木吓得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把头埋得更深了,象两只鸵鸟一样。

  “算了,给他们一个痛快吧!”黑暗斗士越聚越多,有人提议道。

  “我来!”一个黑暗斗士跑到维特和乌木跟前,把刀放在他们的脖子上比划了几下。维特和乌木只感觉到冰凉的刀锋在自己的后颈上游动,他们浑身战栗着。

  “还是让我来吧!”周围一阵哄笑。

  “不用了。”那黑暗斗士说着突然把刀举得高高的,劈了下去。

  两颗圆碌碌的脑袋滚了开去,维特和乌木就这样结束了他们的恐惧,同时也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报告黑暗斗士王,敌军已全部歼灭。”黑暗斗士们发出一声雷鸣般的欢呼。

  “哦!”魔武点了点头。

  死了这么多人,居然有人听了之后只是“哦”了一声,这种人也真是太冷血了。如果那些死去的人地下有知的话,恐怕会从地狱里爬出来替自己不值。

  ※※※

  “哎,早知道我就不用眼巴巴跑这么多弯路了!”格里高尔远远看到素特拉城这边已经插上了魔武的旗帜,喟然长叹道。

  而他带领的两千个黑暗斗士也是面面相觑,很久也没有出一口气。

  “本来我们可以杀些人的,谁知道,哎!”士兵们也抱怨着格里高尔的自作聪明使他们错失了杀人的机会。

  不过,如果这群黑暗斗士们知道不久以前,城门下的黑暗斗士遇到了多么大的麻烦,他们肯定会感激格里高尔,他实在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格里高尔的话,或许,跌落在陷阱里死去的黑暗斗士之中就有他们。

  最后,不管如何,他们都只好垂头丧气地来到素特拉城与魔武的军队会师。

  与此同时,星狂、风杨、杰伦三路军队也依照行程,一路攻克坎亚的城市,以虽然比魔武慢得多,但也算是较快的速度向阿尔斯山挺进。

  而埃南罗的军队也在一步步逼近“冰雪幻梦”。

  史载:圣历2109年6月23日,魔武率领黑暗斗士围攻素特拉城,造成素特拉城士兵伤亡惨重,城里的两位守城的将军维特和乌木也未能幸免于难,当场阵亡。

  ※※※

  圣历2109年6月24日,阿尔斯山。

  “什么?”坎亚拍案而起,气急败坏,“素特拉城被魔武攻破?魔武行军的速度竟然快到这种程度?”

  “是的,陛下。另外,星狂、杰伦、风杨三路军队也向着阿尔斯山而来。”跪在下面禀报军情的士兵说道。心中十分害怕坎亚在盛怒之下会对自己不利。

  “魔武不过是一介武夫……”坎亚欲言又止,看了那士兵一眼,“你给我退下!”

  “属下告退!”那士兵恨不得坎亚一早就说出这句话,一听马上缩着脖子灰溜溜地跑了下去。

  “回来!”坎亚大声叱喝道,“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朕是你的国王,又不是瘟神!”

  “属下……属下只……不过……是……是担心……耽……耽误了……陛下……国王你的大事……而……而已。”那士兵十分紧张,结结巴巴地说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坎亚怒气冲冲地说道。

  “陛下英明神武,谁个不知,哪……哪个不晓,小……小的岂……岂敢胡思乱想。”那士兵还是没有办法消除自己的紧张情绪。

  “来人,拉下去,砍头示众,叫你们蔑视朕!叫你们以后再蔑视朕!”坎亚咬牙切齿地说道。

  “陛下,饶命啊!饶命啊!”那士兵如同五雷轰顶,连结巴也不知不觉被医好了。

  但是,君命如山,倾刻之后,那士兵便被推下去砍头了。一直在旁边的莫芒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眼里流露出一丝不忍心的神色。他虽然不是个君子,以拍马屁起家,但是这样惨无人道,对于这样将别人的生命视若无物的事情他还是看不惯。但莫芒又能怎样呢?他知道如果自己出声的话,等一下不但那士兵照样被砍,自己的人头也很可能会落地。现在的坎亚可不是以前的坎亚,完全的不可捉摸,时而很冷静,仿佛把一切都看透看破了,还信誓旦旦说要打一场不论胜负都将被载入史册的仗;时而又很疯癫,喜怒无常,滥杀无辜,已经不能用理智去衡量坎亚的行为了。

  “莫芒,魔武那厮乃是一介武夫,怎么可能进军进得这么快?不可能!即使他率领的队伍是所谓的铁血佣兵级的黑暗斗士,也不可能如此之快。”坎亚眼神恍惚地对莫芒说道。

  “属下也是奇怪万分,魔武怎么可能如此之快,简直匪夷所思。”莫芒附和道。

  “一定是朕手下那些将军指挥能力太差,才给了他可乘之机。”坎亚抓了抓头发,尽量保持平静。

  “属下也是这么认为,他们现在是闻魔武的名就丧胆,可能根本就没有真正抵抗。”莫芒说道。

  “没有真正抵抗?他们敢!朕早就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坎亚双目突出,“谁要敢给朕不全力以赴,我杀他全家,诛灭他九族!”

  “陛下息怒,保重龙体方为上策,你的身体可是赛亚国的珍宝,容不得出一丝一毫的差错。”莫芒说道。

  “身体?哈哈哈哈,国家要是破灭了要身体何用?”坎亚大声笑道,“朕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赛亚国,赛亚国!”

  “陛下……”一贯巧舌如簧的莫芒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他没想到坎亚态度变化如此之快,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口笨舌拙,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不用劝朕,朕不需要别人的劝导!”坎亚突然冷冷地说道,“星狂、杰伦、风杨都不足为虑,能对朕的生命构成威胁的只有魔武而已。只要朕还在,赛亚国就还有希望,而只要解决了魔武,什么就都好办了!”

  “属下愚钝,陛下你的意思是?”在这种环境之下,莫芒哪里还敢自作聪明?只能垂着头说道。

  “传令下去,北部所有城市的士兵立刻全部后退到总部。”

  “陛下?”莫芒一脸的疑惑,“那其他三个方向的军队是否也要退到阿尔斯山?”

  “你用点脑行不行?放魔武过来是因为反正守城的那些人也打不过魔武,而魔武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敌人,先放他过来,解决了他,其他三个方面的军队就容易解决了。这就叫各个击破。”坎亚愠怒地说道,“这样一来,其他三方面当然是要尽量地拖延下去了,等到我们把魔武解决掉了,再放他们过来。”

  “陛下,那如果魔武偏偏不上当,而是等到其他三方面的军队会师后再一起围攻我们呢?”莫芒情知这样很可能会使本来已经燃起怒火的坎亚更加暴跳如雷,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毕竟,赛亚国要是真破了,他的身家性命也就玄了,既然横竖是死,不如勇敢一点,进进言。

  “都叫你用点脑了!”坎亚果然大怒,站起身,一脚踢翻了桌椅,“是你了解魔武还是朕了解魔武?”

  “陛下,饶命!饶命当然是陛下你了解魔武了,属下对魔武可以算是一无所知,又怎么能跟您比呢?”莫芒吓得脸如土色,暗骂自己太蠢,明知道坎亚会抓狂,还问这个问题干什么?要是现在给坎亚杀死了,可比以后给魔武他们杀死要快一点,能活多几天就活多几天了,干吗跟性命过不去呢?

  “知道自己无知就不要随便开口说话,自以为是!以魔武的心性肯定是日夜加鞭,赶到这里来,岂会等待联军?”

  “是,属下糊涂之极,属下这就去把刚才陛下你交代下来的所有事情给办了。”莫芒说道。心想:这种情况,还是先走开为好,不然的话,弄不好自己也要掉脑袋。

  “你知道朕要你办什么吗?”坎亚有点莫名其妙地问道。

  “知道,知道。”莫芒如同小鸡啄米般一迭声点头说道,心想:国王可真病得厉害了。

  “下去吧,下去吧!”坎亚不耐烦地挥手说道。

  “是。”有了刚才那士兵的前车之鉴,莫芒也学聪明了,一步一步慢慢地退了下去,一边还不停打量着坎亚。

  “阿雅,我好想你!”仿佛已经陷入沉思中的坎亚突然大喝一声。莫芒吓了一大跳,一听到没自己什么事,又赶忙退了下去。

  ※※※

  圣历2109年6月25日,巴蒂攻占约罕城,歼灭蓝达雅军民四万余人,收服降兵一万余人,兵力不减反增。佛都闻讯之后,只说了一句:“我是不会看错人的!”而埃南罗国内则盛赞佛都知人善任,巴蒂英勇无敌。

  圣历2109年6月26日,巴蒂在斯拉平原上遇到蓝达雅民间武装力量的袭击,虽然军队有所伤亡,但最终还是顺利地消灭了他们,继续挺进。

  与此同时,星狂不费吹灰之力,攻占了依拉城。

  圣历2109年6月27日,风杨和杰伦两方面的军队分别攻占比尔和蓝斯两座城市,军队并没有举行庆祝活动,因为,胜利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除了是向阿尔斯山前进的必然阶段之外,几乎毫无意义。

  圣历2109年6月28日,巴蒂抢占蓝达雅的塔比城,杀敌二万余,其中包括一些老弱病残之人和妇婴,巴蒂为此再次神伤不已。

  与此同时,星狂、风杨、杰伦也在奋进之中,一路高呼着“为依维斯报仇”的口号急追猛赶。阿尔斯山频频收到告急文件,坎亚精神状态也越来越不稳定。

  圣历2109年6月30日,一日之间,巴蒂率军大展神威,连下三城,杀敌十万余人,蓝达雅人闻风而逃。埃南罗国内一片溢美之辞,纷纷言说巴蒂是不世的“战神“,埃南罗的最大骄傲。人,真是善忘的动物,此时,埃南罗人都已经想不起当初巴蒂败给依维斯的时候,他们是怎样辱骂、诬蔑他的了。对此,巴蒂只是无限感激地说了一句:“多谢佛都王子一直以来的厚爱和栽培。”

  ……

  在此同时,魔武的行军之中遇到了一件令他想破脑袋也不想不通的事情。

  “什么?又是一座空城?”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一向不动声色的魔武也不禁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是的!黑暗斗士王。”格里高尔恭恭敬敬地答道,“像上一座城一样,这座城也是空的。”

  “可真是咄咄怪事!”魔武喃喃自语道,“不战自逃?坎亚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呢?”

  “属下觉得他们是怕了,所以没有人敢再阻拦我们。”魔武自言自语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格里高尔以为是在向他发问,便兴奋地说道。

  “害怕我们?”魔武说道,“不管如何,继续推进。”

  “是!黑暗斗士王。”格里高尔开开心心地嚷道。

  黑暗斗士们一个个意气昂扬,在魔武的领导之下一路没有遇到任何拦截一直向着阿尔斯山而去。

  

第二章 血染素特拉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