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你推我让

    蓝达雅,冰雪幻梦。

  到了这个时候,巴蒂离蓝达雅的首都“冰雪幻梦”已经在咫尺之间了,只要他们的军队再奋进一段,他们就将直接面对“冰雪幻梦”。蓝达雅人纷纷传播着关于巴蒂的神勇和他的子弟兵的善战的种种传说。

  “知道蓝达雅为什么会输给埃南罗吗?因为蓝达雅缺少一个像巴蒂一样的统帅。”

  “听说巴蒂力大如牛,一顿饭能吃下十大碗,两只眼睛像铜铃一样大,手臂像树干一样粗壮有力,双脚踩在地上,再坚硬的地面也会留下三寸深的脚印。”

  “据说,有一次,埃南罗士兵攻城不果,巴蒂见状大怒,便走到城门边一吼,双手用力一推,那城门就倒在灰尘之中。然后,埃南罗军队像潮水一样涌入城门,其城遂破。”

  几乎所有的蓝达雅人都相信蓝达雅最终会落入埃南罗人的手中,他们制造出各种各样奇怪的言论。也不知道是不是把巴蒂说得恐怖一点暴力一点,他们便可以自我安慰地认为自己的国家也不是很差,只不过是那个人太强,强到不像是人而已。

  谣言四起,越传越是离谱,越说越令蓝达雅人心惊胆颤。传播谣言的那些人大多根本就没见过巴蒂,他们把谣言传出去,最后,他们自己的谣言传了回来,不过又夸大了不少,但连他们自己也相信了那些谣言。

  对于这些,埃南罗方面自然是乐得不可开交,谣言传得越是厉害,对他们便越是有利。最少,可以起到震慑作用,因此,他们非但没有澄清谣言,反而适时地推波助澜,把巴蒂越来越吹得神乎其神。直到后来,就连埃南罗军中很多还没亲眼见过巴蒂的士兵都把巴蒂当神一样看待;已经见过的则在怀疑他们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他们看到巴蒂的时候,他不过就是个平常人而已啊!

  而此时,长老院的议事厅,蓝达雅四大军事巨头又再次会聚一堂,商议着所谓的“国事”。

  “情况万分紧急,埃南罗军队已经就快攻入‘冰雪幻梦’了,三位有什么看法?”像上一次集会一样,第一个发言的仍然是第一魔法军团团长库里克。

  “召集所有军队,跟他们拼了。”第四魔法军团团长费力说道。

  “不用这么夸张吧?当初你不是说埃南罗人攻不到这里来的吗?只有我们去攻打他们不可能是他们来攻打我们。”第三魔法军团团长亚里克还是不改冷嘲热讽地本色,说道。

  “大家都算是同僚了,说话不要这么冲动。”第二魔法军团团长洛奇格打圆场道。

  “上次好像不止我一个人说埃南罗人打不到这里吧。说别人的时候先检讨检讨自己为好,不然的话,很容易不知所以的。”费力虽然比较鲁莽,但也听出了亚里克言语之中的讽刺意味,他哪里忍受得了?立刻反唇相讥道。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库里克喝止道,“现在国难当头,还有心情争这些?”

  “大家都是平等的,你别老是指手画脚的。”亚里克很不耐烦地说道。

  “是,我也承认大家都平等,但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如何保卫‘冰雪幻梦’,保卫蓝达雅才是我们目前迫切需要做的。我希望可以把那些无聊的东西先放到一边去。”库里克说道。

  “你口里就说没有,但心里有。”亚里克有点无理取闹地说道。事实上,在这里,谁不想做最大的那个啊?库里克是想,但他亚里克甚至费力和洛奇格又何尝不想呢?只是大家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害怕给人围攻,不敢说出来而已。

  “今天我们不说这个,当务之急是怎样救国,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蓝达雅从我们的手中被人抢过去吧?那样的话,我们死去之后有什么面目去见我们的列祖列宗呢?”库里克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沉得住气,要换在平常,怕早就跟亚里克闹翻了。或许,他还是比较爱国一点。

  “库里克所言极是,亚里克你欺人太甚了。”费力第一个表示支持,心里却想:嘿嘿,叫我真正去对抗埃南罗,除非是大家都去,否则,不可能!

  “我看这会不开也罢,我今天要不是看在列祖列宗的面子上、看在自己也是蓝达雅人的分上,我压根儿就不会来。”要是费力不说那些话的话,亚里克或者还会赞同库里克,但是一听到费力的话,他火就直往上冒,也无法控制自己了。

  “冷静,大家冷静点,有时好商量嘛!”洛奇格一副和事佬的模样。

  “商量?商量个屁,你就会装好人。”亚里克一边嚷一边对洛奇格打眼色。

  “亚里克,你……”洛奇格憋红了脸,一副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洛奇格一向保持中立,从来也没偏向谁,今天竟然遭了亚里克的一顿抢白,自然会愤愤不平。

  “别理他,疯狗一样。”费力也毫不客气地骂道,一边也是连抛眼色,“到处吠,见人就咬。”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亚里克一副气往上冲的样子,挽起双袖,就要起来挥拳打费力。

  “想打架是吧?老子******长这么大就没怕过谁!”照常理推来,费力也是年少气盛,哪里受得了这种气,所以立马就要和亚里克拼命。这也很正常,正常得不得了。

  “冷静点,冷静点!”这一次轮到库里克当和事老了,他可并不知道他们三个人在搞什么鬼,一把将亚里克和费力拉开,两个人骂骂咧咧地重新坐了下去。

  “这会没法开了!”洛奇格气鼓鼓地说道,“这会******没法子开了!”

  “洛奇格,你一向稳重,怎么也闹小孩子脾气了?”现场好像也只有库里克还保持冷静了,其他三个人都是一副互不相让、势不两立的架势。

  “你看看他,看看他,说的是人话吗?”洛奇格粗声粗气地说道。

  “大家都是为了蓝达雅好,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蓝达雅不落入他人手中。最终我们一定可以达成一致的啊!何必为了这点小事而闹腾呢?像什么样!”库里克想破头也不会想到这种会开着开着会有人要打架,而且自己居然不得不调解他们。不过,他想不通的事情还多着呢。

  “灭国就灭国好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天下之大,何处不可以容身,大不了我搬到别的地方去,反正,我又不会饿死。”亚里克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亚里克,大家都是蓝达雅人,何必呢?”库里克不厌其烦。

  “库里克,别理他了,这种人连自己的国家都不要,死了算了。”费力涨红着脸。

  “不要这样说嘛!大家都是一家人。”库里克说出了这句话之后,他自己也觉得诧异非常,他真想拿块镜子照一照自己的脸是不是原来那张,这样的话会是自己说的吗?

  “哼!我看你们就是排斥我,既然如此,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看来,亚里克又想像上一次那样子,中途走人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妈的,还会吟诗呢!”费力讽刺道。

  “费力,你就少说几句嘛!亚里克,今天你可不能中途撤退了。”库里克越来越不相信说话的人就是自己了,因为这样的话实在不是自己说的,末了,他只能理解成是自己过度爱国,所以宁愿委屈自己求得大家一致对外。

  “这会没法开了。”洛奇格嘟起嘴,重复了刚才自己说过的话,“跟这种人在一起,这会没法开了,散伙吧!”

  “洛奇格,不要这样嘛!亚里克也是一时冲动而已,你又何必呢?”库里克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进入到和事佬的角色里面去了。

  “你嘴巴干净点,我******什么时候冲动了?”亚里克看来是存心找茬,怒骂道。

  “好好好,你不冲动,你不冲动,我说错了,行了吧?”库里克像哄小孩子一样说道。

  “都叫你别跟他讲道理了,这种人!”费力明显是在装腔作势。

  “大家坐下来好好谈。”库里克再次说道,“我们不要说这些事情了,还是商量商量怎么样对付埃南罗的军队吧!”

  “没得商量。”亚里克大声喝道,“你******有完没完啊,烦都烦死了!”

  “亚里克!”库里克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大声嚷道,“你不要得寸进尺,欺人太甚,我这也是为了蓝达雅好!不然的话,我才懒得理你!”

  “你口口声声说为了蓝达雅好,你倒是率兵去对抗埃南罗啊?怎么不去?要是你一早就去对抗他们,蓝达雅会落到这种程度吗?还好意思说呢!我可真为你感到脸红。”亚里克自然不甘示弱。

  “好!你不去是吧?不去你就给我滚,滚得远远的,不要再回到蓝达雅了,蓝达雅没有你这种人。”库里克大声说道。

  “走就走,还以为我希罕留在这里呢!”亚里克说着便作势欲走,但却又没有离开,假装弯下腰去系脚下的鞋带。

  “费力,洛奇格你们俩的意思如何?那只疯狗我们就不要理他了。”库里克问道。

  “库里克,我早就说过,如果不是全部都发动军队去的话,我坚决不去。”费力一副无可奈何地样子,“我怕被人背后袭击。”

  “我也是这个意思。”洛奇格说着低下了头。

  “好!好!好!你们可真是蓝达雅的好子孙!”一瞬间,库里克好像什么也明白了,“你们不去,好,不去是吧,好!我去!我自己率军去对付他们,我自己去!”

  “库里克,那祝你好运了!我们也希望你能旗开得胜,打败巴蒂率领的埃南罗人。真是对不起!”费力、洛奇格如同背诵台词般,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鞋带可真难系,真******难系。”亚里克则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还在系着鞋带,他一辈子系鞋带时间最久的恐怕就是这一次了。

  “我总算看透你们了,你们也别假惺惺的了,一群垃圾,蓝达雅培养出来的高级垃圾!”别过了头,走了几步之后,库里克还是忍不住回转过来,骂道,“我会赢的,我一定会赢的!”

  剩下的三个人看着库里克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一言不发。但等到库里克走远之后,便一起大笑道:“哈哈哈,这个傻冒。跟我们干上劲了呢!”

  ※※※

  “库里克团长,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库里克一走进自己的府内,他的副将坎克特就问道。

  “别提了!别提了!”库里克恨得牙痒痒的。

  “他们几个惹你生气了?”坎克特小心翼翼地问道,“库里克团长,你生他们气干什么?担心气坏了自己。”

  “惹我生气我倒无所谓,但他们居然不发兵,都不发兵!”库里克咬牙切齿地,“还下了一个套子等我钻进去。”

  “他们不发兵?那……那怎么办?”坎克特神色紧张,他知道其他三个魔法军团都不发兵意味着“冰雪幻梦”的处境是什么。

  “他们不去,我们去!”库里克说道,“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库里克说到做到。”

  “库里克团长,那你就不怕他们在背后捅你一刀?”坎克特不无担忧。

  “他们敢!”库里克嚷道。实际他也担心着他们会在他和埃南罗交战的时候,突然发兵攻打他,那到时就会形成夹攻之势,这样一来,第一魔法军团可就危险了!这并不是不可能的,那几个人既然能那样对待库里克的抗敌倡议,又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呢?

  “库里克团长,属下认为还是慎重考虑为好。”坎克特郑重其事地说道。

  “不,不用考虑了,我意已决,哪怕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像个人样!”库里克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库里克团长,你有什么抗敌的计划?”

  “硬拼。”库里克不假思索,“别忘记了,我们有魔法,挨南罗没有。而且,蓝达雅至今为止还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蓝达雅人民的爱国之情,调动他们抗敌的积极性,对付埃南罗人。”

  “噢!”坎克特若有所悟,却又有点忧虑,“但是,蓝达雅人现在对巴蒂可是惊若鬼神,属下担心到时会不战自乱。”

  “不管如何,我都决定这样做了。”库里克说道,“具体事宜你就看着办吧,我对你一百个放心!”

  “遵命。”坎克特崇敬地看了看库里克,他自小便和库里克生活在一起,库里克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两个人的感情也非常深厚。坎克特对库里克的命令从来都是无条件的服从。从来不会抗拒半点。

  “佛都亲王的使者求见!”正在坎克特要走出去的时候,一个亲兵跑过来禀告道。

  “佛都?埃南罗的佛都?他来干什么呢?”坎克特不禁停住了脚步,喃喃自语道。

  “叫他进来。”库里克说道,“坎克特,你也先留在这里,听听那所谓的使者会说什么。”

  “遵命。”那亲兵应声而出。

  “是。”坎克特也躬身说道。虽然他们情谊甚为笃厚,但礼节同样少不了。

  “我估计佛都派人来是想议和的。”库里克沉吟道。

  “库里克团长所言极是,属下也有相同想法。”坎克特说道。

  “埃南罗使者比利参见蓝达雅库里克团长!”埃南罗使者走进来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着库里克。

  “不必多礼,今天佛都是派你递交降书的吗?”库里克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准备先给埃南罗使者下马威。

  “库里克团长真会开玩笑,不是在下狂妄,现在埃南罗都大兵压境了,蓝达雅危在旦夕,要是递交降书也该是你们。”比利也是来者不善。

  “一天有我库里克在,蓝达雅便一天不会灭亡!”库里克昂着头说道,“不相信就尽管试试。”

  “在下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现在蓝达雅境内除了库里克团长你之外,还会有人想保卫蓝达雅吗?蓝达雅里面像库里克团长你一样爱国的人太少太少了。”比利说道,“我们佛都亲王说蓝达雅也就只有库里克团长你一人罢了,其他人都不足为虑。”

  “蓝达雅人团结无比,不劳佛都费心了。”库里克说道。埃南罗使者的话虽然是在吹捧库里克,可听在他耳朵里却十分不舒服,因为那使者的意思也有一层是在讥笑蓝达雅已经无人了。

  “库里克团长,这里有我佛都王子亲笔信一封,请过目。”比利见自己再说下去事态很可能会越发不可收拾,便转移话题说道。

  库里克接过信一看,内容不外是蓝达雅灭亡大势所趋,他一向看重库里克,让库里克要和埃南罗合作,以后互惠互利之类的话。

  “你们的佛都亲王也太小看库里克我了,我岂是那种卖国求荣之人?”库里克的口气依然很强硬,但却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他已经在佛都后面加上亲王两字,而不是像刚才那样直称佛都。看来,佛都的信还是有一点作用。

  “库里克团长可要三思而行,战争,则意味着生灵涂炭,而库里克团长你的军队也会受到损害。一旦开战,对埃南罗对你都没有好处。”比利还不死心。

  “不必多说了,总之,除非埃南罗撤兵,否则,一战难免。”

  “库里克团长,开战之后,你就不担心其他三个魔法军团趁虚而入吗?”比利笑了笑。

  “那是我们蓝达雅内部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库里克冷冷地说道,“来人,送客!”

  “既然如此,那我们只有战场上见了,可惜啊可惜!”比利说着走了下去。

  “我倒要看看埃南罗人怎样赢我!”库里克须发怒张。

  “听那埃南罗使者的语气,似乎埃南罗和其他三个魔法军团暗中有所勾结。而且,我怀疑,埃南罗军中也有魔法师。”埃南罗使者走后,坎克特忧心忡忡地说道。

  “魔法师?勾结也好,不勾结也好,我决定的事情,绝不更改!我已经让蓝达雅蒙受了重大的损失了,今天,如果我再让步的话,有何面目去见蓝达雅人民去见蓝达雅祖宗们呢?”库里克严肃地说道。

  “是。库里克团长,属下也一定跟随着你,尽心尽力,报国尽忠!”坎克特凛然说道。

  “豪无疑问,这将会是一场硬仗,而且事关蓝达雅的生死存亡,我们只许胜不许败!”库里克说道,“你下去好好准备。”

  ……

  当天,蓝达雅第二、三、四魔法军团分别在洛奇格、亚里克、费力的领导下,离开“冰雪幻梦”,而蓝达雅第一魔法军团则全军驻扎在“冰雪幻梦”,等待着与埃南罗军队一决雌雄。

  ※※※

  圣历2109年7月2日,夜,一丝风也没有。此刻,就连最微小的草叶也静止不动。“冰雪幻梦”站岗的士兵在这种反常的天气之中,忍不住哈欠连连。但他们却又不敢有丝毫懈怠,强自撑着不断要垂下去的眼皮,用手不停地拧自己大腿的肉,或用冷水冲自己的脸,以使自己保持清醒。因为,他们的团长库里克在今天中午的大会上就已经告诉他们:“埃南罗即将有大行动,而且,时间就在这几天,如果大家还想活命的话,最好把眼睛放亮点。”

  库里克在会上还说了其他诸如誓死保卫蓝达雅的话,但考虑到现在是夏天,大家精神都不好。所以,他的发言还是很简短的,三句两句就说完了。不过,发言有没有力量,能不能打动人,通常不在于长或短,而在于能否抓住士兵们的心。库里克明显是成功了,士兵们在听了他的话之后,一个个被激起了强烈的爱国之情,摩拳擦掌的,就等着和埃南罗决一死战。

  在这个时候,站岗的士兵是想睡但不允许睡觉。而在军营里睡觉的士兵们却由于营帐毫不通风透气,过于燥热,加上白天时受了库里克的煽动,一个个心情非常激动,大都翻来覆去的,无法成眠。

  护城河的水在潺潺流动着,它们是那样的宁静,假如兵营里的士兵们也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大概他们此刻也应该沉入梦中。

  一只猫发出“喵喵喵”的声音,轻脚轻手地在城墙上追逐着一只老鼠。城墙对于猫和老鼠来说,跟普通人家的墙也没有什么区别。

  1点03分,站岗的士兵们不约而同地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一阵阵轻微的马蹄声和行军的嘈杂声。他们虽然在事先已经做了必要的准备,并且也宣誓过要为蓝达雅献出自己的一切。但是,此刻他们的眼睛仍不自禁地流露出惊诧。

  很快,库里克和坎克特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他们脸上的神色无疑是传递着一个讯息:他们俩也很紧张。他们手下的士兵疏于战阵,而且本来是魔法军团,要在长老们的调控之下才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虽然士兵们之中也有一部分是战士。但是这些士兵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能否顶住埃南罗的猛烈进攻,是很让他们担心的问题。

  一会过后,士兵们都集结在城墙上,等待着对方的到来。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惊诧已经烟消雾散,现在他们只剩下想在战场上证明自己的yu望了。

  库里克站在城头上无声地巡视着,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沉默,什么时候该说话。现在,无疑是该沉默的时候。坎克特则声嘶力竭地命令着士兵站好各自的位置,守住城墙上的每一个可能被攻破的缺口。

  ※※※

  1点45分,埃南罗的军队像黑夜中的幽灵一样出现在城下。当他们看到城上一片明亮后,一个个脸上忍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而巴蒂则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本以为可以趁夜偷袭对方,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和兵力便可将“冰雪幻梦”拿下,但现在看起来是不可能了。

  “蓝达雅人有所准备,巴蒂元帅,我们是否应该考虑撤退呢?”副官说了一句。

  “攻城!”巴蒂手一挥。

  副官点了点头。埃南罗人呐喊着向着城头不停射箭,箭在空中四处飞舞,如同夏天的暴雨一样。十二轮箭过后,城头还是没有一点反攻的迹象。

  “看来库里克是留了一手,等到时机恰当的时候,便会给我们以致命的一击。”副官看着巴蒂。

  巴蒂眉头深锁,“想必是吧!蓝达雅士兵疏于训练,象我们士兵一样远程射箭的话,明显是不可能的。因此,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他们现在也只能默默地忍受着我们的轮番攻击了。”

  “只不过,巴蒂元帅,箭矢再多,也会有完的时候。”副官说道,“我们难免要冲上前去,进入他们的射程之内。”

  “那是必然的。”巴蒂点了点头。

  ※※※

  “杀啊!”酣畅淋漓的呐喊声如同山崩地裂般地响彻整个“冰雪幻梦”的周遭,埃南罗的士兵们整齐的步伐声在深夜回响着。被遗留在后方的马匹仿佛是由于没能加入战团而不耐烦地踢着土地。

  “放箭!”坎克特望了望库里克,大声命令道,“发动魔法攻击!”

  城头上的士兵等待已久,他们以稍显生涩的手法拉开弓,用尽全力射了下去。他们对自己能否射中敌人,以及士兵会不会就此撤退都没有太大的把握。他们仅仅是在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罢了,射完第一轮之后,他们怯生生地看着城下的埃南罗士兵,看着那些被宣传成神话人物般的士兵。

  与射箭相比,魔法攻击的效果显然要好得多,一团团的火焰向着埃南罗军队烧去。

  “啊!”

  前进中的埃南罗士兵发出一阵阵惨叫,在强弓硬弩和魔法面前,即使他们这些身经百战的士兵也难以逃过一动劫。

  “他们也是人,也会疼,也会叫!”看到这一幕,城头上的士兵士气大振,埃南罗的士兵原来也不过如此!

  “继续!”月光之下,坎克特的盔甲发出柔和的光芒,挥舞着手中的令旗。

  有了第一轮的经验之后,城头射箭的士兵已经放得很开了,这一次,他们的箭更加有力,像一把把尖刀一样插向埃南罗的士兵。施放魔法的士兵自然也是驾轻就熟,他们发出一团团的烈火,仿佛要把对方烧干净一样。

  “我们被骗了,被骗了!”尽管许多人手中有盾牌可以挡住箭,但还是有不少的埃南罗士兵中箭倒地,或者被对方的魔法烈焰烧到——虽然这种魔法烈焰由于蓝达雅士兵的魔法力有限而只能对他们造成不太严重的伤害,但对他们心理上的打击却是巨大的。

  但是,只要巴蒂没有下令撤退,他们便不会后撤。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他们依旧一往无前。

  “埃南罗万岁,万岁!万岁!埃南罗!”埃南罗士兵高喊着口号,奋不顾身地向着城墙冲去。

  转眼之间,城头的箭矢已经射过了十轮,而魔法也在不停地攻击着。埃南罗士兵在付出了血的代价之后,终于有人把云梯搭上墙,并开始向上攀登了。而城门处也有埃南罗士兵平举着攻城木在“砰砰砰”地撞击着城门。

  “大门!大门!保护大门!”坎克特紧张地嚷道。无论是哪个将军都知道,城门被攻破意味着什么。

  城头上浇下了各种为杀人而运来的东西:滚油、石灰、大石头,当然也少不了利用魔法催风点火。云梯上的士兵不断地惨叫着跌下护城河,而城门那边的埃南罗士兵也经受不住对方的攻击,暂时后撤。

  巴蒂的脸色越来越是阴沉,这种情况他并非没有预料到,但对方士兵的顽强抵抗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冲啊!冲啊!”受到对方猛烈反击的埃南罗士兵们大声嚷道。作为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军人,他们的自尊心不允许他们在强敌面前退缩!

  “这些亡命之徒!”一直默默关注着战局的发展的库里克突然冷冷地说道。眼光游离不定,也不知道是在想他们不过是来送死,还是在羡慕埃南罗有这样勇敢的士兵。

  “砰砰砰!”城门又连续遭受了三下重击。

  “混蛋!”坎克特亲手提了一大桶还在不停发出“咕噜”声的滚油,朝着城下浇了下去。

  埃南罗军进攻城门的行动再一次受阻,被浇中的不用说,自然是疼叫连连,幸免于难的也只能拖着受伤的同伴,暂时撤退。

  而此时,城墙上也爬满了埃南罗的士兵,他们像不要命一样冲了上去。滚油、大石头、还在发出热气的石灰水落在他们身体的各个部位,然后,火焰又烧过来,但却没有人退缩,前面的埃南罗士兵受伤跌落下去,后面的继续上,仿佛不知道害怕为何物。

  巴蒂皱着眉头观望着战局,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个从城头上跌落下来,发出一声声惨叫,他心里自然是非常不好受。此刻,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在蓝达雅四处流传的关于自己的传说是真的,他可以凭一已之力一下子把城门撞破。

  “只要把城门攻破,对方便不足为虑,论肉搏对方士兵完全不是己方士兵的对手。而且,对方的魔法看来也没有多大的威力,只是借着油才能有这样的功效。”巴蒂脑子里始终有这个念头。

  一群接着一群的埃南罗士兵奋不顾身地顺着云梯攀爬而上,而在转瞬之后,一群接着一群的埃南罗士兵又都摔了下去。他们仿佛是在完成一种循环的过程,上去,下来,上去,下来,上去,下来……直至城被攻破,或者已方撤兵。

  

第三章 你推我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