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一个时代的开始

    “如果要立纪念碑,把这些人的名字都刻上去的话,恐怕要刻很长一段时间了。”坎克特哈哈大笑道。埃南罗士兵在攻城时的表现让他产生一种埃南罗也不过如此的感觉,一时得意非常。

  “我早就说过,我们一定会赢的!”库里克眼中放射出炽热的光芒,却竭力用最冷静的语气说道,“不过得意可以,大意却是万万不能。”

  “属下知道。”坎克特敛住笑容,他当然也知道战争并没有结束,谁胜谁负还未可知。而且,他心中更是明白,己方之所以到现在还占据着绝对优势,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地利罢了。要是易地而战的话,恐怕己方的士兵连城门也接近不了。

  ……

  “预备队!上!”巴蒂冷冷地嚷道。

  “来得正好。”坎克特远远望见埃南罗又杀出了一支军队,冷冷地说道。那语气仿佛是已经将对方的生命捏在手心里了一样。

  “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之下,埃南罗士兵终于有不少人顺利地冲上城头,他们拥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一对一的话,城头的士兵自然不是对手。但是,城头的士兵根本不会跟他们以一对一,会魔法的就用魔法,能用武器杀人的便用武器,竭尽所能地攻击着对方。

  城头的士兵越杀越是信心大增,原来肉搏战就是如此!杀人是如此轻而易举的事情!

  “撤!”巴蒂咬了咬牙,终于说道。他身边现在除了几个军官和几十个贴身亲兵之外,再无其他士兵可供调用,局势又是如此,只能撤军另做打算了。

  城下号角齐鸣,埃南罗士兵一下子全都疯狂地后撤。最可怜的是那些已经爬上城头的士兵,后撤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选择杀得一个是一个,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的方式了。

  半个时辰之后,能撤退的埃南罗士兵全部撤回原地。接着,在巴蒂的带领之下,仍然保持着极为整齐的阵形,有条不紊地后退。

  “打开城门,追!”坎克特看到对方虽败不乱,暗自也是惊叹不已,但还是大声喝令道。

  “对,如果不在对方吃败仗的时候乘胜追击的话,将来我们迟早会败在他们的手下。”库里克说道。

  顷刻之后,坎克特带领着十万兵马跟在巴蒂军队的后面,追了出去。

  ※※※

  这时,天色已是一片光亮,太阳放射出万道金光,平原上草尖儿的露珠闪闪发亮。在这两群人马的蹂躏过后,大多数草都弯下了腰,紧贴着地面。

  马蹄声此起彼伏,喘息声四起,士兵们的脚步声交错响着,黎明完全被一片嘈杂声充塞着。

  巴蒂骑着马,走在前头,他对于暂时的失利并不感到气馁。因为他知道,一定会有挽回的机会,佛都的兵马一到,“冰雪幻梦”便几乎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刚才他在城边之所以把自己所有的士兵都投入进去,只不过是想试试对方的真正实力罢了。而且,他心中也奢望着能以自己手头上的那点兵力攻进“冰雪幻梦”,创造奇迹。

  ……

  坎克特带领着士兵一直追击过去。“只要追上他们,他们就完了,他们一定会完了!”马背上的坎克特被剿灭敌军的念头激励得兴奋莫名。

  而坎克特的士兵们也由于刚才进展得非常顺利而一个个精神抖擞,心里除了杀敌立功之外,几乎再无别的想法。

  “巴蒂元帅,敌军正在向我们靠拢,快要追上我们了。”听着通信营士兵穿梭不停的汇报,巴蒂脸上的神色非但没有阴沉下去,反而显得越来越喜气洋洋。通信营的士兵见状只是暗自诧异不已。

  下午二点零四分,疾行中的巴蒂勒住马匹,命令士兵们就地排阵,目的很明显,自然是要跟坎克特再决雌雄。

  下午二点二十五分,坎克特的军队也来到了。

  ※※※

  没有任何前奏,两支军队再度厮杀。平原上的马蹄声、脚步声转眼间就被惨烈的叫喊声淹没了。

  虽然坎克特的士兵在人数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他们在肉搏战的经验、技术各方面都远远落在埃南罗士兵之下。而他们那种魔法又不能对埃南罗士兵构成致命的伤害。所以,这样一来,他们并没有多大优势可言,反倒是在埃南罗士兵的集中冲击之下节节后退。

  战场上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坎克特的士兵都还并不习惯这种气味,有些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有些则甚至呕吐了起来。

  但,埃南罗的士兵却在这种气味之下,越战越勇,对身经百战的他们来说,这样的气味根本不能使他们感到一丝一毫的难受,甚至还能起着提神醒脑的作用。

  自始至终,巴蒂都带着微笑坐在马背上,“教训库里克士兵的时候到了。”

  “依维斯!”突然,巴蒂的心口好像被什么压住一样,他一生之中真正的失败也就是败给依维斯那次而已。他一直在拼命地忘记,但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再次记起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依维斯已经死了。”巴蒂也为依维斯的死感到疼惜,一方面他确实很佩服依维斯,另一方面则是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机会报仇了。

  傍晚六点二十五分,夕阳懒懒地照射着地面,战场上遍布着尸体。坎克特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有好几次,他想下令撤退,但一想到库里克那鼓励着自己要勇往直前,直至取得最后的胜利的目光,他又犹豫了。虽然,他知道,这样打下去己方很难占到任何便宜。

  而巴蒂却和坎克特完全相反,自从半个小时以前,一个士兵走过来对他耳语了一番之后,他便越来越是轻松。

  六点五十五分,一阵阵急促而宏大的马蹄声从巴蒂的身后传来,地面仿佛也被那些声音震动起来。激战中的双方士兵都感到自己的脚下在颤抖着。

  “对方有援军?”坎克特大惊失色。他不是一个不冷静的人,但在这个时候,就算是再冷静的人也难以保持冷静。

  “撤退!”坎克特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一马当先,向来路奔逸而去,他的士兵们也跟着撒开两腿,拼命逃跑。

  “追!”巴蒂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埃南罗万岁!万岁!”埃南罗的士兵高呼着,一个个高举着自己的武器,步步紧逼。

  坎克特的士兵都只恨少生了两条腿,大叫大喊着四处逃跑。他们不像埃南罗的军队一样训练有素,即使是逃跑也能保持着比较整齐的阵形。而坎克特对此只能是徒呼奈何,只好命令身边的士兵高高地举着将旗,期望他的士兵能在看到旗帜之后,变得比较有秩序一些。

  ※※※

  库里克在城头,远远看见坎克特军队溃逃回来,耳边传来一阵阵叫嚷声,不禁心头一凉。

  “打开城门!打开城门!”库里克急忙命令道。

  “开门,开门!”坎克特一路率军后退,一路和身边的士兵们高声嚷着。

  城头布满火把的“冰雪幻梦”在漆黑之中显得那么美丽夺目。奔逃中的坎克特抬头望见了那些火把,便像是望见自己的家一样,他突然发现,虽然一直身处“冰雪幻梦”,但是自己却并没有真正了解过它。一种令人心颤的感觉竟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不可思议地涌上了他的心头。

  “到了,终于到了!”马匹迈进“冰雪幻梦”城门,坎克特松了一大口气。

  在一阵阵“保持秩序,保持秩序”的喊声中,坎克特身后的士兵乱纷纷地冲了进来,一个个身上沾满了斑斑血迹,面如土色。

  而巴蒂也率领着士兵追了过来,这样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

  “放箭!放箭!魔法,魔法!”库里克用手指着紧随坎克特军队后面的巴蒂军队,命令道。

  城头的士兵现在也都惊慌未定,箭矢凌凌乱乱地射了过去,虽然也射伤了一小簇埃南罗士兵,但远远不能阻止埃南罗人的继续追击。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埃南罗士兵和正在往城门涌的坎克特士兵混合在一起,根本难以区分。

  “关上城门!快点关上城门!”等不及己方所有士兵冲进来,库里克便大声下令道。这种时候,他也只有当机立断了。

  “射!”库里克一刻也没有停留,更顾不得城外还有己方的士兵,立刻命令士兵发动了反攻。

  “停止进攻!”见一时也难以攻进“冰雪幻梦”,巴蒂无奈地下令停止进攻。

  ※※※

  圣历2109年7月4日,佛都和巴蒂会师之后,亲率大兵再次攻打“冰雪幻梦”。“冰雪幻梦”之中,军民都是心神不定,谈埃南罗色变,城里一片风声鹤唳。

  “两位大师,请!”佛都鞠了一躬,说道。

  两个魔法师打扮的人也不答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闪身而出,对视了一眼。接着,轻轻抬起双手,口中喃喃地念着复杂的咒语。

  “果然不错,对方阵中有十分高强的魔法师,怪不得如此肆无忌惮!”库里克和坎克特面面相觑,表情十分沉重。一看到对方的姿势,他们心中便都清楚对方的魔法比他们自己要强。

  那两股魔法力道急速地向城门冲过去,和空气摩擦着发出“咝咝咝”的声音,最终,它们汇合在一起,如同汹涌澎湃的海浪,夹杂着强大的风声,向城头卷去。

  城头的士兵也纷纷催动着自身的魔法力道,迎面而上,一团团火向着那两股合而为一的魔法力道飞去。而轻易不出手的库里克和坎克特也没有再犹豫,不约而同地发动自身的魔法,对抗着埃南罗阵中冲来的魔法力道。

  “砰!砰!”几百股微弱的魔法力道跟一大股强大的魔法力道一触碰,便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升腾到空中,即使是白天,看起来也十分壮丽可观。

  “啊!”城头的士兵惊叫着,他们发出的魔法力道在与对方接触之后,马上转头向他们自己烧去。城头的士兵们避之不及,有很多人被火烧得皮开肉绽,样子十分狼狈。他们一辈子都在玩魔法,想不到现在竟然反为魔法所伤,可真是绝妙的讽刺。

  库里克和坎克特见机得快,虽然救不了着火的士兵,却也还能自保。但饶是如此,他们也是脸色煞白,因为,这样一来,蓝达雅人就更加处在下风了。

  “士兵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随着佛都一声大喊,埃南罗士兵对“冰雪幻梦”发动了攻击。

  ※※※

  魔法师起到了震慑敌军的作用,但真正能解决问题的还是士兵。前进中的埃南罗士兵眼中好像要喷出火来一样,紧咬着牙关。他们握住武器的手,青筋暴凸,刀枪剑戟在阳光之下熠熠发亮。灰尘一层层被卷得老高,旗帜在大风之中猎猎作响。

  城下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埃南罗人,城头的蓝达雅士兵们不禁心神摇晃,他们在武力上明显不及对方,现在又不敢随便驱动魔法,怕反而伤了自己,恐惧在他们心中滋生并蔓延起来。

  库里克和坎克特望了彼此一眼,他们心中都觉得再次击退埃南罗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但是作为主帅,也只好竭力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

  “永不放弃!”库里克咬了咬下唇,以前所未有的坚决从口里蹦出了四个字。

  而坎克特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前一天的失利曾使他感到非常失望,但现在,他没有可供失望的时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只能认真地准备应付城下这帮人。

  “射!”

  魔法不可以用,但箭矢总不可能也会一下子烟消雾散,或者反而伤了自己吧!随着坎克特的一声命令,城上的士兵搭弓而射。如同飞蝗般的箭矢划破空气,一排排地插进埃南罗军中,一声声中箭后的痛叫也随之响起。

  “冲啊!万岁,埃南罗万岁!”埃南罗士兵在这样的攻击之下,虽然伤亡不少,但没有一个人后退半步,借着庞大的声势,他们高举盾牌,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退缩,从来就与埃南罗士兵绝缘。

  在冲锋声中很多埃南罗士兵顺利地到达了城下。护城河已经完全被前一天留下的尸体堵塞,河中腥红一片。

  埃南罗士兵踩踏在尸体上面,大部分人不用攻城车便可以顺利地通过护城河。紧接着,他们把云梯斜靠在城墙上,一个个拼命地往上爬,滚油等各种东西从城上面浇灌下来,不过,他们仍然前赴后继,丝毫也没有迟疑和停顿的迹象。

  随着轮比一轮更加凶猛的攻击,不一会,城墙上就站满了埃南罗士兵。

  不过,虽然埃南罗士兵占据人数上的优势,但是蓝达雅人却占据着地利,而且,既然蓝达雅人已经和埃南罗士兵非常接近了,他们也就不用害怕魔法反噬了,一个个发挥着自己的魔法对付埃南罗士兵。一时之间,埃南罗士兵倒也无法更进一步。

  很多埃南罗士兵掉了下去,上面的人又紧随其后掉下去,重重地压在他们身上。经受如此大的压力,许多本来只是负伤的埃南罗士兵都死于非命。就这样,一批又一批,循环不休,护城河里的尸体越积越高,直至埃南罗士兵想爬上城墙竟然需要先爬上尸堆。

  ※※※

  “库里克团长,滚油已经用完!”

  “库里克团长,箭矢宣告罄尽。”

  “库里克团长,石灰也没有了!”

  倾听着士兵们的报告,库里克眉头越皱越紧,物料一样样被消耗光了,而埃南罗士兵却越来越多,好像永远也杀不完一样,对此,库里克完全一筹莫展。

  此时,虽然库里克在事先已经告诉城里的居民不要出来,只管坐在家里等待消息。但还是有些居民挽起双袖,搬运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来到城头,拼命地往下扔,协助蓝达雅士兵保护“冰雪幻梦”。

  无人管束的小孩子们也撒开两腿,在人缝中挤来挤去。眼看着城下尸体成堆,血流成河,耳朵里听着凄厉的叫声,他们感到非常害怕。但是,另一方面,在这样的少见的场景之下穿来走去,他们又觉得非常好玩,十分刺激。

  “库里克团长,西门告急!”

  “顶住!”

  “库里克团长,东门告急!”

  “给我顶住!”

  “库里克团长,北门顶不住了!”

  “顶住,顶住!”

  四面八方都是埃南罗的士兵,而面对频频告急,库里克除了紧紧地握起双拳,在胸前挥舞着,粗着脖子嚷一句“顶住”之外,再没有其他的策略了。他所有的士兵,现在都站在城墙上对抗敌人,再没一个多余的士兵可供调遣。

  但埃南罗的攻势却丝毫也没有衰竭下去的迹象,按照佛都战前所说的话来说就是:绝不给蓝达雅人一点喘息的时间。

  进攻和防守在不停地重复着,埃南罗士兵仿佛大海里的浪涛一般,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向着“冰雪幻梦”卷过去。越来越势单力薄的蓝达雅士兵则如同浮萍般在这浪涛中无助地挣扎着,即使是在坎克特不断地打气之中,恐惧和绝望还是在持续升温。

  “埃南罗人不计其数,简直不可能杀完。”尽管没有人说,但蓝达雅士兵的眼神都在互相传递着这样的讯息。

  ……

  “下午五点之前结束战争。”佛都冷冷地看了“冰雪幻梦”一眼,对巴蒂说道。接着,自顾自策马离开了战场。

  “是!”巴蒂躬身答道。现在是中午一点,离五点还有四个小时,也就是说佛都要他在四个小时之内攻下“冰雪幻梦”。

  士兵如同野兽一样疯狂地砍杀着对方,城头上一面接着一面的旗帜倒了下去。蓝达雅士兵越来越绝望,他们颤抖的双手无疑折射出他们心中极度的紧张和畏惧之情。

  库里克不再发出一点声音,环顾四方,眼望着他的士兵一群群地受伤、死亡,然后,他又抬起头,向着远方深深地看了一眼,层峦叠嶂,河山秀丽,白云横躺在半山腰。

  “苍天啊!难道这一片壮丽景色,真的要属他人所有了吗?”库里克心头不禁浮现出浓重的惆怅。

  冲上城头的埃南罗士兵渐渐多了起来,起先是一大群一大群的蓝达雅士兵围杀着他们,但现在城头已变成了埃南罗士兵的天下。蓝达雅士兵四处奔逃,前来帮忙的居民们也哭爹喊娘,抱着头逃窜。而蹦蹦跳跳的孩子们则被吓得手足酸软,坐在地上,大哭不已。

  “埃南罗人上来了,快逃,快逃啊!”蓝达雅人喊着。

  然而,想逃就能逃得过吗?偌大一个“冰雪幻梦”已被埃南罗人占领了。好不容易才冲上城头的埃南罗肆意地追杀着蓝达雅人,血肉横飞,一个个蓝达雅人死于非命,一幕幕惨剧在各处不停地上演着,就连孩子们也未能逃过杀戮,埃南罗士兵用残酷地杀害他们来发泄对蓝达雅人反抗的不满。

  在坎克特的大声命令只下,城头上的蓝达雅士兵紧紧地围在库里克和坎克特周围,企图杀开一条血路,逃出“冰雪幻梦”。然而,在这样多的埃南罗士兵的群起攻击之下,想逃跑,谈何容易!

  ※※※

  “库里克团长,你走吧!”坎克特大声嚷道。

  “不,要走大家一起走。”库里克毅然答道。

  “保护库里克团长!”坎克特知道库里克心意已决,也不再多说,高声嚷道。见到西门方向埃南罗士兵好像比较少,便领兵向那一边杀去。

  身旁的士兵一个个地倒下去,库里克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痛苦。他并没有后悔自己一意孤行对付埃南罗,但是他却对死去的士兵们还有居民们感到内疚。尽管,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库里克也不过是为了保卫蓝达雅国土罢了。

  四个城门此时都被撞破了,大门砰然倒下,埃南罗大军蜂拥而入,遇人即杀。就连站在路边举起双手投降的蓝达雅人也难逃一死。其余的蓝达雅人见状也都醒悟了,对方是要一个不留地铲除他们,他们放弃了不实际的幻想:投降以免一死。

  双方进行了激烈的巷战,蓝达雅人虽然对地势比较熟悉,无奈人数远远少于埃南罗人,而且,在实战技巧上也远逊。所以,渐渐的他们都无处藏身。杀得兴起的埃南罗人,在城里的房间里穿梭不休,四处寻找着蓝达雅人。

  ※※※

  “给我杀!”巴蒂嘴唇颤了颤,声音沙哑地嚷道。蓝达雅人既然是全民皆兵,那么他也没有必要手下留情了。

  “冰雪幻梦”自建立到现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死了这么多人,流了这么多的血。整座城愁云惨雾,沐浴在一片血腥之气中,每条街道都浸满了血。土地承载着这些生长在这里,现在又死在这里的蓝达雅人的尸体,并吸吮着他们的血液。

  “坎克特,别浪费力气了。”库里克惨然一笑,说道,“就算逃出去又怎样?”

  “你常常对我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库里克团长,我们一定能顺利逃脱,我们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坎克特在砍死了一个埃南罗士兵的同时,喘着粗气,说道。

  “坎克特,你走吧!别理我,为我报仇!”库里克举起手中的大刀。

  “你们都休想从这里逃出去!”周围的埃南罗士兵一拨又一拨地围了上来,一边大声嚷道,“这里就是你们俩的葬身之地。”

  “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们怎样杀我。”坎克特大笑道。

  “活捉库里克!”站在城头最高处,巴蒂高声嚷道。声音一下子传遍了全城。

  “我不会给任何人活捉!”库里克抿紧嘴唇,想道,“即使是死也不会给他们捉住!”

  激战无休无止,显然,埃南罗士兵占据着明显的优势,每个角落里都有他们的人。蓝达雅人躲无可躲。

  “库里克被抓了,库里克被俘虏了!你们投降吧!投降吧!”巴蒂命令埃南罗士兵四处嚷道。

  心惊胆颤的蓝达雅人一听越发不知所措,连库里克都被抓,他们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大都斗志尽失,连武器也握不住,更不用说和对方厮杀了。

  库里克也听到了这句话,不禁暗暗叫苦,他明明没有被抓,但在这种时候,他又能怎样澄清呢?

  “我没有被抓,没有!”即使心中知道很少有人会听见自己的话,但库里克还是嚷道。

  “库里克团长并没被抓,他依旧和大家站在一起,对付敌军。”坎克特也高声嚷道。

  “库里克团长,西门看来难以通过,我们去北门看看。”坎克特扭过头,看见西门附近有着不计其数的埃南罗士兵,便说道。

  于是,蓝达雅士兵又跟着库里克冲向北门。但冲到那里的时候,他们发现北门也像西门一样站着无数埃南罗士兵。他们又冲向东门,谁知道东门也如是。而库里克的贴身侍卫却已寥寥无几了。

  “罢,罢,罢。天意如此,我们不必再浪费力气了。”库里克仰天长叹道。

  “库里克团长,我们一定能冲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坎克特说道。

  “你觉得冲出去可能吗?认命吧,坎克特。是我连累了大家。”库里克望了望黑漆漆一大堆的埃南罗士兵,叹息道。

  “库里克团长!”坎克特低声呜咽道。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可是,他的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活捉库里克!活捉库里克!活捉库里克!”城门边的埃南罗士兵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呐喊着逼上前来。

  蓝达雅士兵心胆欲裂,面色惨白,他们心中都明白,这一次是绝无幸免于难的机会了。他们的手和脚不再像刚才那样颤抖,绝望完全攫住了他们:反抗?反抗又有什么用呢?

  “我们不能放弃!杀!”坎克特情知如果再这样默默地站着不动,等待埃南罗士兵冲杀过来的话,己方士兵一定会完全丧失斗志,束手就擒,便大喊着身先士卒地冲上前去。

  蓝达雅士兵在这一声怒吼之下,一个个心头一凛。眼见着坎克特冲了过去,也握住武器杀过去。他们已经无暇去问为何而战,只知道跟着坎克特投入战团。

  但,这些余下的蓝达雅士兵冲进埃南罗军队之后,便像大海里的一叶叶扁舟,迅速被海浪淹没。顷刻过后,坎克特连同蓝达雅士兵全都阵亡。

  库里克目光涣散,须发乱糟糟的,惨然笑着。而埃南罗士兵也并没有现再冲上前攻击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死寂,几乎连一根针掉下去也可以听见声音。库里克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光芒依然耀眼,血迹斑斑。

  “哈哈哈哈哈哈!”库里克仰天大笑了几声,突然,举起刀,割断了自己的喉咙。声音回荡在“冰雪幻梦”,显得无比凄厉。

  “冰雪幻梦”成了尸体的王国,夕阳如血,仿佛也在为这些死去的人们而哭泣。埃南罗士兵整齐的步伐在尸体堆上响起。从此,“冰雪幻梦”改姓埃南罗,不再姓蓝达雅!

  ※※※

  “冰雪幻梦”上空高高地飘扬着埃南罗的旗帜,堆积成山的尸体都已经被运到城外,一把火清除得一干二净了。城墙上只有模糊的血迹,隐约飘入鼻孔中的血腥味向人们显示着,这里曾经死过很多人。

  然而,这些东西也将逐渐消失,血迹、血腥味又怎么经受得起风吹雨打呢?原来是库里克居住的地方,现在已被装潢一新,变成了佛都亲王的临时住所。物以人为贵,大概,现在这个殿堂也升了一级吧!如果殿堂会思考的话,也不知道会高兴呢还是失落?

  “恭喜佛都王子,蓝达雅亡矣!”巴蒂垂首说道。

  “巴蒂元帅功不可没,赏一万钻石币。”佛都并不显得太高兴,淡然说道。

  “臣万万不敢接受。”巴蒂断然拒绝,“这一次要不是佛都王子你力排众议,我哪会有一展所长的机会?而且,也多亏了两位魔法大师。不然的话,臣哪里可能获得胜利呢?”

  “巴蒂元帅不必多言,这是你应得的。魔法师我也自有赏赐。”佛都说道,“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佛都绝对不会亏待有功之臣。”

  “那我愿把赏银捐出,作为军费。”巴蒂说道,“佛都王子你也知道,钱对于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我只愿佛都王子能早日完成统一天下的伟业。”

  “巴蒂元帅不必再拒绝,赏银我已派人运往你的府上。”

  “佛都王子?”巴蒂倒没想到佛都行动会如此迅速,“佛都王子,我知道我们的目标是整个天下,相对于整个天下来说,蓝达雅又算得了什么呢?得到蓝达雅只不过是朝着目标迈进了一小步而已。更何况现在还有大量的蓝达雅兵力尚未清除。所以,微臣恳请佛都王子收回成命,等我彻底完成任务之事,再向佛都王子讨赏。”

  “巴蒂元帅,我佛都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不用多说了。”佛都说道,“你没有忘记我的伟业,我感到很满意。”

  “佛都王子,统一天下之事,我时刻不敢忘怀,我一定尽心尽力,报效国家。”巴蒂也不再推托,凛然答道。

  “好!”佛都踌躇满志地说道,“蓝达雅的其他兵力我自有对付的办法!”

  “根据我收到的最新消息,魔武已经后发先至,快要攻到阿尔斯山了,而坎亚也做好一切准备,要和他一决死战。不知道佛都王子对此有何看法?”

  “坎亚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就算他过得了魔武这一关,也斗不过后面那三支虎狼之师。”佛都说道。

  “属下也是这样认为。”巴蒂点了点头。

  ……

  微风吹动旗帜,一些埃南罗的士兵在城头处闲逛,或三三两两地坐在地上聊天。大战过后的宁静,对于士兵们来说,是十分可贵的。他们感叹着死在这里的士兵们,怀念着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亲人,就这样,时间无声无息地流逝着。

  

第四章 一个时代的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