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急功近利的后果

    圣历2109年7月5日下午,洛水城近郊。

  “格里高尔,有什么好建议?”魔武问道。

  “由于我们人数稀少,所以属下认为不能分散兵力。”难得魔武主动垂询于他,格里高尔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不能分散兵力?”魔武天生对战术这种东西缺少理解能力。

  “对方人数是我们的几十倍,又占据了很好的地理位置,战线越是拉长反倒越有利于守城的人发挥,魔武大人,我们可以选择攻其一点,直至实现目标。”格里高尔有板有眼地说道。

  “就照你说的办!”

  “遵命!”得到魔武的赞赏,格里高尔乐得眉开眼笑。

  ……

  风光还是无比美好,蓝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群山像一张张起起伏伏的绿色毯子。只不过,此时,城下的魔武正集结军队准备向洛水城发动攻击,因此也没有人有空去注意所谓的风景了。一切的景致,在这群似人非人的怪物的出现之后,似乎便可以忽略不计了。

  征战到这里的一路上,魔武麾下的黑暗斗士虽然在其他战役中也死伤了不少。但由于不断有其他的黑暗斗士加入,所以,军队的人数依然维持在万人左右。

  一万人,也就是相当于一支有五十万普通士兵的军队。而且行动速度快、机动性强,更容易集中。

  很多人都怀疑世界上是否有一支军队可以以一对五十。其实,就连魔武自己在刚开始时也对自己的手下是否具备这样的战斗能力感到怀疑,但是,当他带着军队打了几场仗之后,他完全确信了。而且,他甚至认为他手下的这支军队比一支五十万人的军队更强大。

  风吹着旗帜,战场上自然而然地激发起杀气,每一个人的的血液仿佛在随着这种节奏而流动着。他们的眼睛漆黑而透露出空明,在日光之下,仿佛是一颗颗黑色的明珠,透露出重重杀气。他们冷冷的脸庞正说明他们精神的高度集中和准备的充分。

  城上的士兵们丝毫都不敢大意,聚精会神,瞪大着眼睛注视着城下的这一支黑沉沉的军队,对方人数并不多,但身上却散发出一种令人恐怖并联想到地狱的气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诡异,就算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也使人不寒而栗。

  城头上的士兵们一个个连脸上的肌肉都在不停地颤动,紧张非常,他们也深知此仗将很可能决定自己的生死还有赛亚国的存亡。

  换在前几天,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还会多么炎热,但是现在,阳光突然温和下去,仿佛是为了让即将开始战斗的人们享受清凉的气温,以便更好的作战。微风吹拂着战士们的身躯,战场上所有的战士都感到十分舒畅,浑身充满了力量。

  ※※※

  “魔武必然会急于攻城!”坎亚说道。

  “是,是!”莫芒连声道。

  “因此,我们便可以利用魔武的这种心理,以不变应万变。”坎亚又道。

  “以不变应万变?”该聪明的时候就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莫芒就会变得很“蠢”。

  “也就是说,固守!”坎亚斩钉截铁道。

  “固守?”莫芒一副傻呆呆的样子。

  “不到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候,绝不轻易出城。”坎亚不耐烦地说道,“你怎么这么蠢?”

  “试问天下又有哪个人在陛下面前还能显得聪明的呢?”莫芒慷慨陈词。

  “试问天下又有谁拍马屁的功夫超过莫芒?”坎亚冷笑道。

  “属下该死。”莫芒看似诚惶诚恐地道,心中却知道坎亚一定很开心。

  ……

  城头上熙熙攘攘,非常热闹,但是,在魔武的眼中,却只有一个,这个人当然就是坎亚。

  城上城下也就只有魔武和坎亚两个人有这么好的眼力,隔着好几里路,还能将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黑暗斗士们依旧一片宁静,而城上的骚乱也静止下来,他们仿佛感觉到两种阴冷无比的气流在对抗着,暂时,谁也无法分出胜负。

  黑暗斗士们继续前进,脸上的神情无比凝重。他们都知道,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坎亚,是害死依维斯的人,是魔武念念不忘要报仇的人,也就是他们这一次行动的最终目标。而坎亚绝对比以前对阵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得多。

  “我恨死坎亚这个人了!”

  “是啊,本来我们是可以清闲无比地在龙天黑暗斗场附近整天游手好闲,这里兜兜,那里逛逛的。”

  “就因为坎亚,导致我们被迫受这行军之苦,哼!”

  黑暗斗士们眼睛里充满了恨意,轻语着。其实强迫他们的是魔武,而不是坎亚,只不过他们实在不够胆去恨魔武,只好恨起坎亚来了。

  城头的喧闹渐渐停止,渐渐的,整个战场随着黑暗斗士们的步履不停移动,而越来安静,如同一面镜子。黑暗斗士们仿佛是在刻意地制造一种慑人魂魄、一种令人丧失勇气束手就擒的气氛。

  城头上的士兵看着他们一步步地走过来,心头的阴影越来越重。就好像一层雾越来越浓地笼罩在他们身上一样,使他们连呼吸都感觉不怎么畅顺。

  坎亚脸上的神色也是十分凝重,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城墙,坚固的城墙竟被他抓得留下了指痕。

  莫芒在坎亚的身边颤抖着,连退了几步,心里想道:“要是坎亚国王突然发怒,一把抓碎了自己,可不是闹着玩的!”

  “擂鼓!擂鼓!”坎亚大声命令道。他觉得在这种时候,如果己方不打破这沉寂的气氛,而任由它继续下去,让黑暗斗士牵着己方的鼻子走,那么,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一时之间,城头上锣鼓齐鸣,军号吹得震天价响,仿佛要把人们的耳膜都给刺破一样。刚刚平静下去的战场立刻又变成闹哄哄的一片,在这种声音之下,坎亚的士兵们一个个神色慢慢舒缓了不少。看来,坎亚这个想法还是对的,打破了那种不正常的沉寂,也就打破了黑暗斗士造成的那种足以摧毁己方士兵斗志的肃杀之气。

  魔武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没有理会那些锣鼓和军号,只是向城头投去了冷冷的一瞥。

  太阳如同一个从半空中跌落的圆球一样飞快地坠落,暮色越来越沉了。夕阳的红色照射着黑暗斗士,和他们身上的黑色融合成为一种如同鲜血一样的颜色。

  黑暗斗士们来到昨天夜晚格里高尔雇佣那些农民搬来的石头和木板边。石头和木板分门别类,一堆接着一堆,垒得高高的,使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这是一条连夜筑起的防线,而不是为了片刻之后的那个用途。

  黑暗斗士们都甚至连正眼也没有朝城上望一望,足见对城上人们的轻蔑之极。

  “抬石头。”魔武的手微微一张,口中说道。每个黑暗斗士立刻便用两手抱起石头,然后举上了头顶,依旧又平又直地往洛水城走去。

  “想用石头来填陷阱,哼!浪费力气。”坎亚自我安慰道,同时命令弓箭兵:“准备!随时准备发射!”

  在一阵阵命令声中,城上的弓箭都举了起来,蓄势待发,豆大的汗珠在士兵们的鼻尖滚动着、滴落下来。城头如同一片弓箭的森林,令人望而生畏。

  “砸!”格里高尔在魔武的示意之下,张开口,大声嚷道。

  黑暗斗士们闻言便把石头往前扔,然后又拾了起来,接着又把石头往前扔,如此循环下去。石头掷地有声,灰尘四起,纷纷扬扬,像冬天的雪花。很明显,他们是在探究前方的陷阱的确切位置。

  “还很聪明嘛!”坎亚嘴角出现一丝刻毒的微笑,“但是,打仗光靠这一点点小聪明是不够的。”

  “轰隆!轰隆!”随着一声声巨响,陷阱终于暴露了。有了前面的几个位置作为基准,其他的黑暗斗士也依样画葫芦,走到了附近,几乎毫不费力地把石头一块块地扔下去。

  一个又一个的陷阱被填充了,坎亚站在城头上表情复杂地看着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陷阱逐渐被填,等于是他的希望被逐渐葬送。

  城头上的士兵只见城下灰尘滚滚,又没听到坎亚的命令,一个个面面相觑,每个人都想问一句:“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早已举起弓箭的士兵们,大部分人手臂酸麻,几乎坚持不下去,但一望见站在较高处的坎亚,还是咬着牙忍住。

  而扔掉了手中的石头之后,黑暗斗士们又往回走,搬来石头,又继续扔下去。他们都知道现在做的事情跟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有很大关系,跟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有切身的关系,所以他们都做得严肃而认真。如此一来二往,层层推进,黑暗斗士越来越接近洛水城了。

  ※※※

  “放箭!放箭!”坎亚的心几乎提到了喉咙上面,大声地吼道,“时候到了,该让他们尝尝苦头了!”

  “嗖!嗖!嗖!”得到命令的士兵们也没有犹豫,几乎连瞄准都没有,立刻发射。一排排箭乱纷纷地向着正在搬石头的黑暗斗士们射去。

  有些黑暗斗士把石头高举到头顶,挡住了来势汹汹的箭矢,箭矢落在石头上竟然火花四溅,可见用力之大。而已经扔下石头的黑暗斗士,则只能抽出刀舞出一团刀花,把射向自己的箭矢挡住。但是,也有不少黑暗斗士猝不及防,被射了个正着,惨叫声时有所闻。

  “快,快搬石头填陷阱,大家速度要快!”情形对黑暗斗士明显不利,格里高尔着急地嚷道。

  “悠着点。”魔武倒是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这种情况,他早就料到了,对方不可能一直呆站在城头一动也不动,等待己方军队填好陷阱、铺好前进的路,然后再斯斯文文地对攻。

  但是,此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刚才中箭负伤的那些黑暗斗士本来并无大碍,但突然之间,很多人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地倒了下去。一个个连声惨叫着,嘴唇发黑,脸色也渐渐黑了下去,紧接着,眼神开始涣散,不一会儿,中箭的那些人竟然大都气绝身亡。

  “那些箭有毒,那些箭有毒!大家小心。”黑暗斗士们高声呼叫道。以更快的速度忙碌起来。石头坠入陷阱的声音越来越大,灰尘也更见浓密。

  “箭有毒?”魔武脸色一变,喃喃自语道,这个他倒是想也没想过。

  “哈哈哈,魔武,今天朕要叫你有来无回。”看到城下一下子死了至少上百个黑暗斗士,坎亚在城墙上高声笑道,“放箭,放箭,给我狠狠地射!绝对不能让他们再逼近半步!”

  “黑暗斗士也不过如此!”城上的士兵受到黑暗斗士之死的激励,大都兴奋莫名,射得越来越大力,也越来越密集。不过,现在,黑暗斗士们都有所防范了,伤亡倒是较之前第一轮箭少了很多。每一轮射下去顶多也就死十来个而已。

  “你们这群猪,到底会不会射箭的?”坎亚见状,暴跳如雷地嚷道。

  “陛下息怒,士兵们也都尽力了。”莫芒连忙安慰道。

  “尽力?朕才不管他们尽力与否,朕只想他们把这群黑炭头杀个一干二净。”坎亚怒气冲冲地说道,“射,给我狠狠地射。”

  然而,不管坎亚如何声嘶力竭,半个时辰过后,石头和木板都搬完,陷阱也还是被填充完毕。坎亚的第一个心血的结晶至此宣告消亡。

  ※※※

  “上!”魔武低吼道。声音透出一种沉重无比的杀气,好像要把飘上半空的灰尘也压低下去。

  在一片“为依维斯报仇”的呐喊声中,黑暗斗士们推着攻城车、云梯,手拿着套索等等攻城必须的工具,踏着他们刚刚铺下的石块,争先恐后地冲向洛水城。

  很快的,一部接着一部的攻城车被推进河里。由于河水流势湍急,几乎一下子就能把攻城车冲走。黑暗斗士们马上七手八脚地固定,然后,立刻有人跑了过去,把云梯往城墙上一靠,把套索朝上一扔,往上爬。

  “依维斯,依维斯,朕倒要看看依维斯在地狱里能不能爬起来救你们。”坎亚呲牙咧嘴恶狠狠地嚷道,“滚油,滚油!给朕狠狠地浇,浇死他们!”

  不一会儿,城上便洒下如瀑布般的滚油,城墙附近两米之内的地方都在笼罩的范围之中,贴着城墙流下的滚油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由于非常密集,从城下往上爬的黑暗斗士们根本避无可避。以前,他们攻城,一般都不会被对方的滚油、石灰之类的东西浇到,那是因为那些城市里面这些物资都不是很足够,淋下的滚油缺少连续性。他们可以利用内力来改变滚油坠落的方向,但现在,他们的内力根本就跟不上对方滚油淋下的速度。碰到坎亚这种不计成本的浇灌方法,一向骁勇无比的黑暗斗士们也只好自认倒霉。

  “痛,痛死了,妈呀!”很多黑暗斗士被浇中之后,发出凄厉无比的叫声,然后从云梯上掉进河里。起先他们都还挣扎着从水面探出头,高举着双手,明显是在发出求救的讯号,但瞬息之后便被汹涌的河水吞没了,不见踪影。在滚油和汹涌的水流面前,再好的身手也没有用,而且这些黑暗斗士大多生长在冰寒之地,根本就不会游泳,一旦掉下去,也只好认命。

  “坎亚果真是诡计多端。”魔武脸色沉重,想道。他一向不讲究战术,以前碰到的那些将领也没有特别好的战术素养,而黑暗斗士们的作战能力又强,其他人的士兵根本不是对手,所以倒是没遇到什么障碍。但是现在,一碰到像坎亚这种人,魔武的弱点立刻就显现出来了,坐在马上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城头上的滚油一桶接着一通地浇了下来,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止一样,天才知道坎亚在洛水城里面存积了多少油呢!而黑暗斗士们的噩梦也随之一直继续着。

  “镇定,保持镇定,以最快的速度往上爬!”格里高尔见魔武一言不发,只好嚷道。他跟魔武一样,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来对付当前的局面。

  但是,就算是能保持镇定又有什么用呢?滚油连续向城下狂泼。有些黑暗斗士开始往后退了。他们也不是不想前进,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怎样前进呢?前进可就是等于送命。

  ※※※

  “魔武,现在你知道朕的厉害了吧!”坎亚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能以一当五十又如何,在朕的油阵下面还不是得乖乖地束手待毙?”

  魔武脸上的神色越发难看,从率军征战到现在,这次可谓是他遇到的最棘手遭遇也最惨痛的一次了。“怎么办?”他对自己说。

  “压上去,压上去!”格里高尔一边嚷着命令士兵们往上压,自己却一直情不自禁地在往后退。

  黑暗斗士们在格里高尔的催促声中,又鼓起勇气,爬上云梯。但是,他们的遭遇还是和刚才一模一样,城上的油实在是太多了。云梯也都被油淋得湿滑,爬起来特别不便,即使不是被滚油淋中,也很容易便会从梯子上滑倒下来,“扑通“一声掉进河里。

  时间慢慢过去,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黑暗斗士能够爬上城头与对方正式交锋。看情形,如果油不会用光的话,黑暗斗士也就永远不可能爬得上去。

  魔武和格里高尔四目交接,依旧没有任何办法。

  终于,城上的油越来越少了,到最后,只是偶尔一两桶倒了下来。城下的黑暗斗士看到了新的希望,又奋勇争先地爬上了云梯。

  “完了?!”魔武微微舒了舒眉头。

  “总算完了,总算完了!总算告一段落了!”魔武身旁的格里高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后退了十来米,便又催马走上前去。

  “陛下,滚油用完,请指示!”负责供应滚油的军官报告道。

  “石灰,石灰水,笨蛋,这还用问吗?”坎亚躁动得紧张地搓着自己的双手,嚷道。他刚才一直沉浸在看着黑暗斗士一个个掉下去的喜悦之中,不要说没注意到滚油罄尽,甚至还一直以为油永远也不会用完。

  “遵命!陛下。”

  ……

  “去死吧!”在城头一阵忙乱过后,石灰水倾倒下去。

  “石灰水!”城下的黑暗斗士正以为可以进攻了,冷不防又受到了石灰、石灰水的袭击。顿时,刚刚停顿下去的哭叫声又再次充塞了整个战场。

  在一天之内,黑暗斗士再次遭受重创,进攻再次受阻。而在城上的士兵准备石灰期间,有一些黑暗斗士已经爬上了城头,但最终都因为没有人支援而在杀死了几十个敌军之后,英勇牺牲。

  “坎亚,你不得好死!”不少黑暗斗士被石灰迷住了双眼,高叫着跌下护城河,更有很多被热气腾腾的石灰水当头一淋,身上起了无数个泡泡、皮肉模糊,哭嚷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像刚才面对滚油一样,魔武又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魔武本来就不是善于指挥作战的人,又一心急着想将所有的赛亚人都杀光,难免会被坎亚制住。如果换成风杨、杰伦、星狂这几个人,还有可能想出点对策来,就算不行,至少他们会审时度势,而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一味地坚持进攻,引起许多不必要的伤亡。

  “黑暗斗士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格里高尔一叠声地问道。

  魔武置若罔闻,他又怎么知道怎么办呢?

  “冲啊!冲啊!”格里高尔见魔武什么都没有回答,只好双手乱舞,高声嚷道。但究竟怎样冲,他自己也是茫然一片。

  “冲!”黑暗斗士们嚷着。没有一个人愿意在战争中失去生命,但是,他们更不愿意的是死在魔武的手下,也只好不计自身的生死,奋勇地爬上去。

  “杀得好!杀得太好了!”石灰、石灰水纷纷扬扬地洒落下去,坎亚听着那一声声属于别人的军队的叫声,心中无比畅快。而城头的士兵也都是眉头舒展得开开的,心情相当不错。

  ※※※

  坎亚和他的士兵们的高兴劲儿没有再维持多久,石灰、石灰水再多,也有用完的时候,更何况是城头上的士兵这样不加节制的胡乱倾洒呢?

  半个小时过后,随着城头一个接着一个的士兵的大叫:“石灰、石灰水都没有了!”坎亚的第二种对付魔武军队的物质也宣告用罄了。

  “这么快?你们这群猪,怎么用的,这么浪费!”坎亚气急败坏地嚷道。一旁的莫芒只是颤颤巍巍地望着最近一直很容易被激怒的坎亚,什么话也不敢说。

  “他们没有石灰水了!都用光了!”黑暗斗士们破天荒般露出欣喜的笑容,高声嚷道,“报仇!冲啊!”

  “上啊!上啊!”格里高尔大喜过望,魔武也是心头一动。

  报仇的时候到了!黑暗斗士们一个个又重新焕发起精神,无比凶猛地往上冲。城墙上几百架云梯都爬满了黑暗斗士,他们像是一头头饥饿已久的狼一样,眼露凶光,浑身散发出令人胆颤心惊的杀气。

  不过,城头的士兵由于刚才接连赢了两阵,现在也都克服了对黑暗斗士的恐惧感。他们纷纷用力把靠在城墙上的梯子推开,妄图把附着在上面的黑暗斗士推下去。但是,黑暗斗士们的实力此刻终于显现出来了。无论城头的士兵怎样推都推不开梯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不停地往上爬。

  “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黑暗斗士们高叫着登上了城头,和城头的士兵展开肉搏战。

  刚开始时,那些士兵都有一个错觉,以为黑暗斗士并没有传说中那么令人恐惧,但很快,他们便发现自己的确低估了对手。

  ※※※

  “杀啊!”坎亚大喊道。刚才短暂的胜利也让他有了错误的认识,以为黑暗斗士很容易对付,但现在见到一个个的黑暗斗士都爬上了城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人数上的优势并不能确保胜利的天平向己方倾斜,从此刻开始,战局又将呈现另一种模样。

  整个洛水城城头一片血肉横飞的景象。压抑已久,杀红了眼的黑暗斗士们在包围圈中总是游刃有余,把包围他们的士兵杀得连连后退。有时候,看起来,倒像是一个黑暗斗士在“包围”一群城头的士兵一样。

  洛水城的防线经受着非常严峻的考验,愤怒的黑暗斗士们发动了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越来越多的黑暗斗士冲上了城头,四处砍杀着洛水城的士兵,惨叫声此起彼伏。

  但城头的士兵毕竟占据着非常大的数量优势,黑暗斗士们虽然号称能以一对五十人。但是,黑暗斗士每杀了一个士兵,后面紧接着又会补上一个,在这样轮番的攻击之下,黑暗斗士们也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于是,不时也有黑暗斗士被几十个士兵剁成肉酱。

  ……

  “黑暗斗士果然是非同凡响,怪不得我那些将军都一下子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看着这些人,坎亚暗自抽了一口冷气,想道。

  “杀,你们给朕杀,狠狠地杀!”紧接着,坎亚又挥舞着双拳,咆哮个不休不停。

  “陛下!”莫芒两腿颤颤,冷汗涔涔,要不是坎亚在他身旁,恐怕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噢?”坎亚瞪了莫芒一眼,不耐烦地说道,“什么事?”

  “没,没什么。”莫芒舌头直打结,勉强说道。

  正在此时,一条被砍断的胳膊向着莫芒飞了过来,莫芒躲避不及,脸被打中了,黏糊糊的鲜血沾满了他的脸。“啊!”一向胆子不大的莫芒忍不住惊叫着跳了起来。

  “镇定点!”坎亚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布绢,替莫芒抹去了血迹,“没用的家伙!”

  “陛下,我自己来,自己来。”莫芒浑身颤抖。

  “都擦光了。”坎亚厌恶地说道。

  ……

  坎亚的士兵点起了火把,烛焰在凉风的吹拂之下,左右摇晃。至于黑暗斗士,他们无论在哪一种环境之下,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光反而更好,他们可以趁着对方还没看清楚自己的时候,就把对方送进地狱。

  武器在剧烈地碰撞,火星四溅,尸体渐渐累积成堆。双方踩踏在尸体上面,继续忘我的作战。断胳膊少腿的人也是不计其数,他们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哀鸣,最终,大部分这样的伤者都被不知道哪一方的人踩死,结束了他们痛苦的生命。

  空气好像也被这浓重的血气粘住了一样,一片潮湿。城头上,每个人身上都沾满了鲜血,借着火把的光线看过去,一个个面目狰狞,如同厉鬼。

  “上啊!上啊!杀啊!杀啊!”格里高尔在城下不停地嚷道。其实,虽然城头上有火光,但他还是看不清楚上面究竟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只是耳边听着一声声刺耳的痛叫声,让他憋得难受,他无法不大声叫几句,发泄一下。

  魔武看了看格里高尔,只是微微一笑,心想:格里高尔可真是一个怪人。殊不知,他自己在格里高尔眼中才更是怪人一个,格里高尔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从头至尾魔武都可以这样冷静,这样无动于衷的。

  “黑暗斗士王,现在情况如何了?”乱嚷了一通之后,格里高尔气喘吁吁地问道。

  “你不是也在看吗?”魔武不禁诧异地问道。他倒是看得明明白白的,心中便以为格里高尔也看得非常清楚呢。殊不知格里高尔的功力不及他百分之一,眼力也比他差了很多,怎么能看得那么远呢?

  “我,我看不大清楚。”格里高尔尴尬地说道。

  “你看不清楚?胜负难分。”魔武淡淡地应了一声。

  

第七章 急功近利的后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