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昔人已乘黄鹤去

    圣历2109年7月7日,洛水城。

  “恭喜陛下,初战告捷,把魔武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的,可真叫痛快,痛快啊!”莫芒高声嚷道。

  “我们并没有取胜。”话虽如此,坎亚却也是一副喜悦的样子。

  “陛下过谦了。连大名鼎鼎的魔武都给我们打跑了,足见陛下之能。”莫芒没有放弃任何一个拍马屁的机会。

  “从所谓的依维斯旧部向我们开战以来,这次我们是第一次能立于不败之地。”坎亚笑了笑,“形势从此要开始逆转了!朕要开始行好运了!”

  “这次战争,让属下们都明白了黑暗斗士并非是不可战胜的,陛下辉照万古,依维斯旧部何足道哉!”莫芒见坎亚面色喜悦,心中也非常高兴。

  坎亚最近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整天喜怒无常的,也难得有今天这样的好心情。

  “不管如何,魔武军队已从我们的眼皮底下撤退了,我们暂时可保安全。只是士兵伤亡惨重,哎!”坎亚轻轻叹息道。其实,坎亚更害怕的是因为自己在战争中启用了弓箭手射杀己方后退的士兵,因而失去军心。

  “陛下不必多虑,那魔武也是伤亡不少,接下来的战争我们并不处于下风。”莫芒说道。

  坎亚不置可否,只是默默想道:“哎!另外三路人马,我又用哪些人马来对付呢?”

  “陛下。”正在此时,一个军官走进来禀告道,“城墙破损程度非常严重,修补起来难度非常之大。”

  “哦?”坎亚紧皱着眉头,说道。

  “由于前两天的战斗非常激烈,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力,把城墙的地基也给震坏了。”那军官怯生生地解释道。

  “这么严重?”坎亚问道。

  “而且那天还下了大雨,更是使城墙不堪重负。”那军官又补充道。

  “带朕去看看!”坎亚语气急促地说道。

  不一会儿,坎亚便在那军官的带领之下,四处察看着城墙受损的地方。

  城头上有许多士兵在走来走去,他们的神情落寞,完全看不到一丝得胜的喜悦,巨大的伤亡使他们郁闷不已。有一些在战争中受伤的士兵则是忧伤地望着自己的伤口,望着蓝蓝的天空,他们的脸色让人觉得他们心中一定是无限的失落。

  坎亚仔细地巡视着各个岗哨,看着士兵们一个个颓丧的样子,为自己心痛不已——呕心沥血建立的军队就这样被毁灭了一大半,难道统一天下的理想就真的那么难以实现吗?

  虽然昨天到今天凌晨下过一场大暴雨,但城墙上还是遗留着许多血迹。城墙有很多处已经断裂了,城墙上出现了不少缺口,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塌倒下去。

  坎亚脸色越来越凝重。失去了城墙,他还能拿什么来抵挡疯狂的黑暗斗士呢?就连他最骁勇的士兵在黑暗斗士们面前也根本不堪一击,如果是在平等的条件下,怎么样也难以抵挡黑暗斗士们的进攻啊!

  莫芒一言不发,他完全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保持沉默。

  “莫芒,有什么看法?”坎亚随口问道。

  莫芒口里却忙不迭地说:“城墙受损非常严重。”

  “就算瞎子也知道。”坎亚说道,“别说废话!”

  “是,陛下。”莫芒惶然不安。当国王的好处就是自己说一,别人绝不敢说二。这段时间以来,坎亚时而和颜悦色,时而暴躁易怒。所谓伴君如伴虎,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莫芒体会得更为深刻了。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坎亚口里不说话,心里却想道。

  洛水城上碧空如洗,雨后的天气没有以往那样炎热。城下被黑暗斗士们践踏过的草地也好像已经恢复了生气,或苍翠或嫩绿,几乎看不出一丝被糟蹋过的迹象。

  “陛下,西面的城墙塌下了一大片。”又一个军官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报告道。

  “此话当真?”坎亚脸色突变。

  “是……是。”军官抬头瞥了瞥坎亚,诚惶诚恐地说道。

  “大胆,在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是一脸的笑容!”坎亚用手指着那军官,勃然大怒道。

  “小的……小的生来如此,生来就是一副笑脸,请……请陛下恕罪!”那军官面如死灰,结结巴巴地说道。

  “什么生来如此,分明是戏弄本王!现在是赛亚国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你居然还敢笑,而且还笑得这么开心?明显是幸灾乐祸,一点爱国之情都没有,我们的国家就是给你这样的人败坏的。来人哪!把他拉下去砍了。”坎亚状极癫狂,大声嚷道。

  “陛下饶命!饶命啊!莫芒大人,救我啊,向陛下帮我说几句好话啊!”那军官怎样也不会想象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一时也不顾城头的士兵们投来惊讶的目光,大声哭喊道。

  莫芒平时跟那军官也有点私交,但此时见情势不对,只是扭过头去,对军官的话置若罔闻。

  “怎么?莫芒,你和他有所勾结?”坎亚咬牙切齿地说道。

  “没,没,属下并不认识他,不认识他!属下树大招风,他故意拖我下水。”莫芒一吓之下,冷汗直冒。

  “没有就好。拉下去,别让他继续吵闹。”坎亚目露凶光,冷冷地说道。

  “莫芒,你……”那军官又怕又气,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莫芒脸上的表情一点儿也没有变化,静静地看着那个军官,仿佛跟他素不相识一样。

  “快来人!你们都******躲哪里去了?”等了好一会,仍然没有看到一个士兵走过来执行命令,坎亚大怒道。

  几个士兵忙不迭地跑了过来,把浑身软绵绵的军官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拖了下去。片刻之后,那军官的头颅便被人呈给了坎亚。

  “居然还是一副笑脸,看来他没有骗我朕。很好,很好!给朕好好地厚葬他,我们赛亚国绝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让一个好人背上莫须有的罪名。”坎亚左右上下地端详着那个头颅,摇了摇头,叹息道。

  把人砍了,然后再假惺惺地为他“平反”,那军官死得也可真是冤枉。

  “陛下英明!”莫芒低头说道。

  “以后,要是你发现朕判断错误,要记得提醒朕!”坎亚的态度转变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是,是!”莫芒连声说道。心里却想:鬼才敢冒这个险呢!动不动就要砍人家脑袋,脑袋又不是树枝,折断了还可以再生长出来。

  “罢了,事到如今,朕也只好孤注一掷了!”坎亚长叹一声,面色苍白,抬头望了望天空,仿佛是在质问苍天为何要这样折磨他。

  莫芒内心也是一阵叹息: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坎亚已经具备了精神崩溃的种种迹象,再继续这样下去,恐怕赛亚国很快就会被人灭掉了,而自己以后不知道能去哪里混了?

  “连依维斯都逃脱不了我的算计,朕还怕谁呢?”坎亚转念一想,咬了咬牙,重新鼓起了勇气。

  ※※※

  圣历2109年7月8日早晨,微风拂面,平原上的青草随之摇摆不定。附近的农田一派荒凉,之前,这些庄稼都被军队踩踏得稀巴烂。

  农田的主人们早就搬离了此地,虽然他们在搬家的时候对于放弃自己辛辛苦苦耕好种好的庄稼感到万分不舍,但是,毕竟庄稼没有了可以再种,命却只有一条,他们还没有到那种要庄稼不要命的程度。因此,现在,在这里方圆十数里之内,绝对不会见到一个农民。

  四周一片荒凉的景象,远处的村落里是一间间东倒西歪的房屋。几只乌鸦停留在屋檐上,阳光照射在上面,更加显得破落不堪。

  此刻,魔武的军队在休息了整整一天之后,正风风火火地朝着洛水城——他们的伤心之地奔去,准备再次发动攻击。

  他们人数虽然比上一次少了一大半,但是阵型却依然呈现出一片杀气腾腾的景象,丝毫没有受首仗失利所影响。这也是黑暗斗士的最大特点之一,他们并不是没有挫折感,却在战败之后,能够马上调节好情绪,认真地投入到下一次战斗当中。既然做了黑暗斗士,就注定要承受别人所不能承受的一切东西。

  马蹄在青草上踏过,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黑暗斗士们的脚步也无比轻快,脸色和眼神都一样的放松。夏天很难得才有像今天一样的好天气,和风吹拂着,阳光也格外地温柔。

  魔武则是一反常态地皱着眉头,前天的战况实在很难令他感到满意。他心中也对为依维斯报仇,并把所有赛亚人都杀光杀尽的计划感到有点不太自信。军务官格里高尔也没有说话,这种情形之下,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洛水城已经近了,黑暗斗士们都诧异地看着上面,城头上一个士兵也没有!只有几面破旧的标着赛亚国字样的旗帜在随风飞舞。

  那天晚上,黑暗斗士们逃离这里的时候,由于仓皇非常,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景象。现在一看,城墙四处塌倒,残壁断垣,跟他们前几天第一次见到的洛水城简直有天渊之别。

  “怎么回事?”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疑问。他们本来都以为一来到这里就会见到像前天一样的景观:城头上站着无数的士兵,一支支枪直指云霄,一把把刀亮晃晃地反射着阳光。最终,一场恶战又会是在所难免。谁知道,今天一见,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除了护城河依旧在奔流不息,发出阵阵水声音,洛水城城门紧闭,静悄悄的,一片死寂。黑暗斗士们站在原地,几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任凭他们是怎样的聪明绝顶,也难以想象洛水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何况,除了打仗比较厉害之外,在智力上,他们也并不比普通士兵高上多少。

  “格里高尔,派几个人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魔武吩咐道。魔武已经在战场上见识了坎亚的诡计多端,这个时候又怎么敢轻易便冲进城里呢?万一中了埋伏,那可就不得了了,现在的黑暗斗士再经受不起这样的损失。

  不一会儿,就有十个黑暗斗士扛着云梯、推着攻城车从队伍里走了出去。带着一阵阵灰尘,他们的动作非常迅捷,很快在护城河上安置好攻城车,然后,搭起云梯,一个接着一个一步步爬了上去。

  看着那十个人鱼贯而上,在不远处观看着的黑暗斗士们都感到十分紧张,心好像就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他们都知道,要是此时城头上突然出现了敌军,居高临下,发动攻击,那十个人肯定就没有什么活命的机会了。

  而那十个在攀登的人更是的心更是狂跳,他们也都明白,自己在做的事情是一件极端危险的事情,随时都可能丧失自己的生命。

  洛水城上下无比宁静,那十个黑暗斗士终于爬了上去,观看的人们心头都如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魔武脸色也舒缓了不少。

  那十个人左右观望着,然后面对着面,摇了摇头。紧接着,有人爬去打开城门,有人则开始向城下的人挥动旗帜。示意军队前进。

  “怎么?没人?真的一个人也没有?”格里高尔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低声嘀咕道。

  其他的黑暗斗士们也是大惑不解,怎么会有这等事情?

  魔武则是把眉头皱得更紧了,坎亚居然撤离了洛水城,这样的举动实在大大地出乎他意料之外。

  不管有多么不敢置信,在大门被打开,放下了吊桥之后,黑暗斗士们在魔武的带领下,还是一群群地相继走了进去。

  “搜,仔细地搜!”进城之后,魔武马上发出了一个命令。

  迷惑的黑暗斗士们四处搜查着,把本来就乱成一团的洛水城搞得更加不成样子。这群杀人能力特强的人,在破坏城内建筑物方面上也有他们的独到之处。他们走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一间房屋,都被破坏得不成样子。

  “报告黑暗斗士王,城里一个人也没有留下。”

  “没有任何发现。”

  “黑暗斗士王,城里几乎没有一个会动的生物,除了这个。”一个黑暗斗士说着举起自己手中的蚯蚓,向魔武扬了扬,说他们是挖地三尺,看来也并不为过。

  魔武的眉头越皱越紧,刚才他进城的时候看到城墙四处倒塌,心中也知道坎亚一定已经从这里撤离了。但他还是不死心,想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哪知道坎亚连一点东西都没有留下来。

  原来,坎亚在见到城墙四处坍塌之后,觉得洛水城已经再无军事上的价值了,便立刻下令所有的军队以最快的速度撤回阿尔斯山,准备在那里再和魔武决一死战。至于其他三个方向,他也派出了一定数量的援军,务求使他们能坚持到自己打败魔武之后,再让风杨、星狂、杰伦等人通过,以免到时四面夹攻,自己一支军队难以顶住。

  虽然,坎亚心中也深知就算这四支军队不同时攻击自己,而是一支支的来的话,最终他也很可能会失败。而且,现在,他经常感到烦躁非常,情绪也变化不定,他自己也难以控制得住。毕竟,大兵压境的压力简直超乎想象。不过,他还是抱着一些残存的希望,希望自己能顺利地过了这一关,然后,完成自己统一天下的美梦。

  “黑暗斗士王?”格里高尔见到魔武神色不大对劲,便问道。

  “哦!”魔武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坎亚此人城府之深,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格里高尔叹道。

  魔武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击退了我们的军队,现在却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撤离了洛水城。”格里高尔又说道。

  魔武依然黑着脸,什么也没说。

  “虽说是因为城墙已经残破不堪才撤离的,但是,做出这种抉择的人气魄实在非同小可。”格里高尔继续着他的疾。

  “行了!”魔武冷冷一哼,瞪了瞪格里高尔,“就会纸上谈兵。”

  “啊!”顿时,格里高尔吓得脸如土色。

  “全军就地休息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继续出发前往阿尔斯山!”魔武下令道。

  ※※※

  阿尔斯山。

  “赛亚国的子民们!”面对着一大片军队的海洋,坎亚高声说道,“相信大家也都知道,现在,我们赛亚国正遭遇上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考验。捱过了这一次,我们赛亚国便一定会在这个世界上屹立,但如果捱不过这一次,那么,朕不用说,大家也都应该猜到会是什么结果。我们的国家将会从此而一蹶不振,而我们,则带着耻辱去死,或者耻辱地继续活着。要是这样,我们有什么面目去见我们的先贤祖辈?我们有什么面目去面对我们的子子孙孙?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去捍卫我们的尊严,怎样才能保证赛亚国的屹立不倒呢?很简单,就是拿起我们的武器,抵抗到底。以我们的热血、用我们的生命去实现我们的梦想,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保卫赛亚国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我们没有第二个选择,没有任何退路,我们只能如此。敌人,已经把我们的生存空间压缩到如此小的地步,现在,我们要开始反击了,我们要将他们统统地赶出我们的国土,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我们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血的代价!”坎亚握着拳头,激动地喊道。

  “血的代价!血的代价!”被热血冲昏头脑的士兵们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声音。

  “然而,有些人就不这么想,他们在战场上畏畏缩缩,遇到敌人就退缩,就恐惧,完全没有一点民族自尊心。我们的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我们之中没有胆小鬼,更不需要胆小鬼!所以,当有人在战场上退缩时,我们便不再当他们是我们的战友,他们只是懦夫,懦夫罢了!而朕,作为赛亚国的国王,有责任把这些人清除,把这些不良分子统统清除,这就是朕在洛水城命令士兵向他们射箭的原因。如果,大家认为朕做的不对,那么,请大家处罚朕,国王犯法,与平民同罪,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平等的国家。

  “但是,朕坚信,大家都是有判断能力的,能够把事情分得一清二楚。朕自认为朕已为赛亚国付出了朕的一切,朕跟本来应该是朋友的人——依维斯反目成仇,因为,朕知道他会成为我们赛亚国称霸天下的最大障碍。甚至,也因为这个原因,朕失去了最挚爱的妻子——阿雅。但朕从来没有后悔,朕坚信朕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在洛水城一役之后,士兵们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私下里却有人在为坎亚下令射杀自己人而议论纷纷,为了平息军心,坎亚自然有必要说明一下。

  “赛亚国万岁,陛下万岁!”这些士兵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给坎亚随便一哄,再加上有人带头嚷,一下子就把原先的疑惑抛到了九霄云外。

  “谢谢大家的支持,看到大家的样子,朕相信我们一定能取得最终的胜利,赛亚国一定能称霸天下!另外,朕必须说明的是,这一次从洛水城撤军,并不代表我们输了。事实上,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赢了!我们这是一次战略性的撤退。

  “这里的各位,有不少人人都参加过上一次在洛水城的战争,在此,朕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朕为我们的国家有这样的勇士们而感到无比自豪。赛亚国万岁!”坎亚眼睛里充满了热泪,声嘶力竭地喊道。

  “万岁!万岁!万岁!”士兵们互相拥抱着,阿尔斯山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在坎亚的煽动之下,士兵们都完全失去了理智,更看不到自己的胜利究竟是怎样的胜利。付出了比对方多几十倍伤亡的战争竟然被称之为胜利!而且竟然几乎每个人都相信,这确实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

  “陛下,埃南罗人据说已经趁机把蓝达雅吞并了,现在剩下的只是一些善后的工作。”莫芒捧着一封封书信——这些书信是赛亚人在各个地方的间谍所书写的。今天,莫芒看了很多书信,也就这一封让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坎亚。

  “佛都这个家伙,一直蠢蠢欲动。”坎亚并不显得过分意外,“他早就想吞并蓝达雅了,何况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能够对他构成威胁的军队几乎都投入到我们这场战争之中了。哎!想起来我们所做的一切仿佛都是为了他做的一样。杀依维斯对他甚至比对朕还更有利,之后又导致了蓝达雅七大长老被杀,为他攻打蓝达雅创造了条件,而现在我们和依维斯的旧部对攻则更使他得尽渔翁之利。”

  “他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坎亚补充道。其实,坎亚与其是在说佛都运气好,倒不如说是在为自己运气如此之差感到愤愤不平。

  “是啊!要是我们有他那样的运气,早就称霸天下了。”正常状态下的坎亚,莫芒很容易就猜到了他最想听到什么话。

  “正是如此。”坎亚点了点头,他并不是不知道莫芒只是在顺着自己的口风说话,纯粹是溜须拍马,但他就是喜欢听这样的话,因为,这可让他得到一定的满足感。另一方面,阿雅死了之后,也只有莫芒才可以和他交谈。这两者就是坎亚一直把莫芒留在自己身边的主要原因。

  “陛下,属下越想越觉得你撤离洛水城这个决策实在是绝妙,太绝妙了!”现在坎亚看起来心情不错,莫芒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可以扩大“战果”的机会。

  “哦?你也懂这个吗?”坎亚故作惊讶。

  “陛下心胸博大,心思缜密,属下并不能窥其全豹,只能够见其一斑而已。”莫芒知道自己抓对了门路,兴冲冲地说道,“我们的军队之所以能在上一次抵挡住凶猛的黑暗斗士,一大原因就是因为洛水城够高,我们占据高处,消耗了黑暗斗士的很多兵力,并使他们的士气受到一定的影响。”

  “那其他原因呢?”坎亚问道。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我们兵多将广,人数上有绝对优势。而最重要的原因则是陛下你指挥有力,调度得当。”莫芒咂了咂舌头,眉飞色舞地说道。最近以来,坎亚已经很少有耐性听莫芒这样长篇大论,也难怪莫芒那么得意洋洋了。

  “继续说下去。”坎亚说道。

  “而现在,洛水城已经东塌西倒,修建起来又颇费工夫,特别是在目前这样的情形之下,我们不可能分出兵力去做这些事情。所以,干脆,陛下你就下了一个决心:放弃洛水城。”莫芒手舞足蹈地说道。

  “有长进了。”坎亚微微一笑。

  “而属下要说的是,这个决定并不是那么容易下的。试想想,一座城,很辛苦很辛苦流了很多血才保住了它,现在却又立刻放弃它,这需要太多太多的勇气了。换成属下——陛下恕我冒犯之罪,属下就算能想到,也一定不能做到。属下想,这也许就是陛下你是国王,而莫芒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员的原因了。”莫芒时而兴高采烈,时而却又脸色阴郁,表情跟他自己所说的话配合得天衣无缝。

  “你说的是有点道理。不过,朕早就对你说过了,那一仗我们并没有赢,充其量只是没有输而已。但是,我们最终从那里撤兵,其实已经是在说明我们已经输了。”坎亚脸色平和地说道。对于莫芒对他的赞美词,他倒没有反驳。但是,那些在坎亚命令之下被射死的士兵们恐怕都不会觉得坎亚指挥能力有那么突出。

  “是。不过,我们毕竟大大挫伤了黑暗斗士的士气。魔武现在大概还在奇怪我们为什么要撤离呢!还傻站在那里完全摸不着头脑呢!”莫芒眉毛往上扬了扬,完全是一副小丑的模样。

  “元气大伤,我们自己也是元气大伤!”说完之后,坎亚用牙齿咬了咬下唇。

  “属下只知道,如果没有陛下,赛亚人绝对不能取得今时今日的成就。而且,陛下的演讲极大地鼓舞起士兵们的士气,使他们树立了为国捐躯的决心。”莫芒见好就收,马上转移话题。

  “朕上台演讲也是迫不得已的。刚才那些话,朕也只对你一个人说,对别的士兵,朕一个字也没有说过,你当然知道这是出于什么原因了。”坎亚正色道。

  “属下知道,陛下对我恩重如山,信赖有加,属下一定誓死效忠陛下。”莫芒一副慷慨激昂的姿态。

  此时,一阵阵尖锐的号角声响起,刚才还一片平静的阿尔斯山顿时变得如同一锅沸腾的滚水。刚从洛水城撤回到这里,现在正在休息的士兵们从睡梦中被惊醒,揉着眼睛,嘟嘟囔囔地站起来穿上衣服。一片片纷乱的脚步声,武器、衣甲碰撞的铿锵声,还有军官的大声呵斥,战马的嘶叫交织在一起,不绝于耳。

  “魔武来了?居然这么快!”坎亚摇了摇头,“阴魂不散啊!”

  “报!”报告的人拖长着语调,急匆匆地跑了进来,“陛下,敌军来犯。”

  “知道了!就让他来吧!”坎亚平静地说道。

  ※※※

  站在山顶上,坎亚向魔武军队来的方向望去。虽然经历过上一次的挫败,人数也少了一大半,但那群黑暗斗士表面上看来并没有多大的不同。要说有不同的话,那就是他们看起来更为神采奕奕,而幽黑的眼中更射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失败根本没有在他们内心中留下任何痕迹,反而提醒了他们要以更加饱满的精神投入到战争当中,使他们警惕性更加高。现在,他们也都达成了共识:不是所有的普通士兵都毫无抵抗之力,即使自己是黑暗斗士,能以一当五十,在战场上仍然要小心,才不会丢了性命。

  长枪高高地指向天空,枪尖有一点光芒流转,刀、剑都并没有出鞘,但黑暗斗士们握着柄的双手青筋暴凸,他们的脸紧紧地绷着,每个人身体都挺得直直的,就好像一根根长枪。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在还没有看到黑暗斗士们之前,那些站岗的士兵一个个却都是皱着眉头,半敞着衣服,连诅咒天气的力气都没有。

  这些站岗的士兵都是些老弱残兵,坎亚之所以让他们而不是让那些精壮、活力充沛的士兵来站岗,当然是为了保存实力,使可以真正用来打仗的士兵得到更好的休息,以便发挥出更强的战斗力。反正,站岗这种事情并不需要太多的力气,只需要用眼睛去观察就可以了。

  如果说普通军队的行军是气势磅礴,那么,黑暗斗士的行军则是不动声色,如同无风的海面,但却随时有可能像海啸一样爆发,不可抵挡。

  坎亚不禁暗自对照了自己的士兵和黑暗斗士。一样是士兵,一样都穿戴整齐,手中的武器也差不多。甚至,他的士兵身上穿的衣甲比黑暗斗士们穿的看起来要名贵得多,但是他的士兵和黑暗斗士比较起来,就好像是一把劣剑和一把宝剑放在一起一样,高下立判。

  坎亚不敢继续比下去,这样的对比只会让他对自己的士兵失去信心,从而也对取得战争的胜利失去信心。

  “不管如何,我们已经击退过他们一次了。”末了,坎亚对自己说道。

  ※※※

  魔武抬起头,望着阿尔斯山。他离开时青翠、茂盛的树林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接着一道用土垒砌的防线。半山顶上还留下许多树桩,显然,这些树木是坎亚为了更好的防守,命令士兵砍掉了的。

  山顶上有许多士兵,但魔武视而不见,他的眼睛里有着另外一番景象:依维斯、莫问和自己正走在山顶的小路上,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不停地从他们眼前飘落,三个人并没有交谈,但在无形之中却仿佛有一种默契。他们的脚步不知不觉地保持着一致。

  而在山的另一边——现在已经被坎亚的宫殿占据了——是依维斯的房间,他们也经常聚集在那里谈论着。至于谈论什么,魔武早已记不清楚,想得起的只有依维斯忧郁的笑容,还有莫问永远不变冷漠的表情。

  “依维斯!”魔武脸上忍不住出现了一丝丝悲戚的表情,那么生动的依维斯仿佛就在眼前浮动着,低低地笑着,却难以再接近。

  队伍继续在前进着,一刻也没有停留,魔武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竟然落下来。旧地重游,却是人物全非,魔武这一辈子很难有被感动的时候,但在这个时刻,他却忍不住了,难言的悲伤笼罩着他。

  坎亚的脸越来越清晰,魔武恨不得将这张脸庞,这张丑恶的脸撕碎,让它从此由这个世界消失。

  “依维斯,这一次,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魔武一字字地对自己说道,脸上有着无尽的哀伤和仇恨。

  

第九章 昔人已乘黄鹤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