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敌友通杀

    傍晚六点,阿尔斯山周围一片灰蒙蒙的景象。此时,山顶开始燃起了火把,辉映得整个阿尔斯山像着火一样。一阵阵猛烈的擂鼓声,尖锐而冗长的号角声划破了寂静。

  “赛亚必胜!赛亚必胜!”

  无数赛亚国士兵发出翻江倒海般的呐喊,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雄壮、激越。然而,如果仔细分辨的话,却似乎能听到士兵们内心的恐惧。从黑暗斗士一踏进他们的视线,他们便都感觉到这一次的黑暗斗士比上一次似乎更厉害了,黑暗斗士们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令人绝望得简直想自行了断。

  ……

  “给陛下知道了,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军官们小声地叱骂着手里的火把被风吹灭的士兵。

  山的各个地方几乎都布满着士兵,可以说,除了把这些士兵杀死之外,黑暗斗士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通上山顶。

  山风突然一停,黑暗斗士终于发动第一波攻击了!他们的行动是那么的轻灵、迅捷。

  “杀!”

  石头、滚木、箭矢从山顶滚落下来,试图阻止黑暗斗士的进攻。

  “雕虫小技!”黑暗斗士轻叱着。用手中的武器轻松地御开了石头,削断了箭矢,用飘忽的脚步避过了滚木,一步步地往上攀登。

  “冷静!”魔武的声音传来,“就算是被杀,也要保持冷静!”

  “哇!”凄厉的惨叫声从山脚下传至山顶,也传到魔武驻足的地方。火光的明灭之中,是一张张痛苦绝伦的扭曲的脸庞,他们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栗。

  “为死去的弟兄报仇!”一群群黑暗斗士往上冲,因为随时都要面对来自各个方向的攻击,他们背靠着背,挥动着武器,把企图攻击他们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送进了地狱。

  鲜血如同瀑布一样飞泻,厮杀无休无止。

  ※※※

  阿尔斯山每隔二十米,便是一道防线,每道防线都由一个军官负责。而每道防线又分为十五个小据点,每个小据点一百人,也分别由一个低等军官负责。阿尔斯山大约高一千五百米,照这样计算的话,坎亚在山上的士兵大约有一百一十多万。而黑暗斗士却只有五千人左右,以一比五十计算,也明显处于下风。

  然而,在战场上,有时候士兵的多少并不能决定最后的胜负,士气、天气、战斗策略,甚至运气也很重要。如果是一个个黑暗斗士被坎亚分配兵力包围起来,黑暗斗士自然会输,但是在这样的战场上却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这个山再大也显得过于局促,道路虽然经过坎亚命令士兵修整,却依然崎岖不平。总之,这种地形更有利于单兵作战,而不是群而攻之。

  一层防线只能配置一千个士兵,多了就会碍手碍脚。而只要二十个黑暗斗士便能对付他们,但他们却有几千个人一起推进,虽然,魔武并没有一下子把所有的黑暗斗士全部推上前线,但仍然可想而知,结局会是怎样。

  负责督战的军官们狂嚷着:“杀!杀!给我狠狠地杀!不能让他们冲上来!”士兵们也不是不想杀死黑暗斗士,不过,他们却是有心无力。当他们举起武器想杀死黑暗斗士的时候,总会发现自己的生命在瞬间飞离了身躯。

  守卫的士兵们举起弓箭,一支、两支,通常在第三支还没有射出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失去了生命,黑暗斗士们的每一步都像通过计算一样精确。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投降,我愿意投降!”一些守卫的士兵高声嚷着。不过,没有用,那些人对这些叫喊充耳不闻。

  黑暗斗士们心中只认准一个道理,留下这些人等于在自己背后安上一把利刃,随时有可能刺伤自己。而且,接受投降对他们来说太麻烦了点,他们喜欢直接,就好像他们杀人都喜欢把刀插进对方的心脏一样。

  士兵们仿佛是通往山顶的阶梯,他们被杀死,然后被毫不留情地踩踏,黑暗斗士们一刻也没有停留,耳边的惨呼声并不能使他们心慈手软,反而成为他们前进的动力。倾听着这些叫声,他们好像是在听着一首让人迷醉的美妙乐曲。不过,黑暗斗士们却依然沉静如故,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他们就如同在惊涛骇浪中仍然能平稳航行的小舟一样。他们把手中的武器当成他们的通行证,而强大的武力则逼使别人承认这种通行证。

  ※※※

  坎亚在两种不同的情绪中摇摆着,一种是烦躁,一种却是失望——还没有绝望。他对黑暗斗士今天呈现出来的战斗力感到万分惊奇,他们比当天在洛水城好像强了很多。

  “射!射箭!”坎亚再也不顾得下层还有自己的士兵了,气急败坏地命令道。

  弓箭手们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上一次,他们已经干过相同的事情了。不过,那一次是射那些临阵脱逃的士兵,还有点道理可言。但是,这一次,坎亚也做得太绝了。弓箭手们举起了弓箭,拉了拉,但没有人射出,他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是会感到良心上的责备的人。下面那些人可是他们的兄弟,他们朝夕相处的兄弟,大家都在努力地对付着共同的敌人——黑暗斗士。这样的情形,一时之间,叫他们怎么下得了手呢?

  “射,我叫你们射,这是为了我们的赛亚国,赛亚国!他们死去也会感激我们,他们是为赛亚国捐躯!”坎亚粗着脖子,涨红着脸,连声嚷道。

  弓箭手们举了举箭,作势欲射,但又缓缓地放了下去,他们还是克服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负责管理弓箭手的军官们也虚张声势地大声叱呵着,实际上,他们也并不希望接受这样的命令,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的事情。

  有一个军官用手臂捅了捅莫芒,希望他说句好话,使下面的士兵免于遭受这样的屠杀。但莫芒移动着自己的身躯离开那军官,装作不知道,一句话也不肯说,更不敢说。他完全知道坎亚的脾气,命令一经发出,坎亚便不可能再收回,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劝说他,简直是引火*,自寻死路。莫芒之所以能跟着坎亚这么久没有被砍头,还能节节攀升,靠的就是对坎亚的了解。

  “射!再不射朕把军官们的头都砍下来。”坎亚说着拔刀把不停给莫芒暗号,请求莫芒说好话的那个军官一刀砍死了。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那个军官,不过是一念之仁,竟然就断送了自己的生命,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下。

  “作为士兵,就要服从命令,如果不服从,他,就是榜样!”坎亚冷冷的语调令所有的人身上都不寒而栗。

  “谁要是敢不尽全力,杀无赦!”坎亚补充道。

  弓箭手们此时都不再犹豫了——他们还做不到因为怜悯别人而把自己的性命丢掉。刹那之间,密密麻麻的箭矢射向黑暗斗士,也有相当一部分落在他们的自己人头上。

  就算是神仙,在这样密集的箭矢的笼罩之中,也要脱层皮,更何况是人呢?一部分躲避不及的黑暗斗士被射死——射伤也差不多等于射死,坎亚军队的箭矢都浸了毒。伤亡更为惨重的是那些不幸的赛亚人,他们背对着山顶,根本就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见射箭的命令,哪里会想到这么快,而且是朝着自己射过来的呢?

  中箭的人们无一例外地躺在地上打滚,高声地尖叫着,死亡越来越接近他们,他们也越来越痛苦。最后,他们在痛苦的最高峰死去,面目尽黑。

  “中毒死的那些恐怕到了地狱会娶不到老婆,那么丑。”莫芒身体打起了一阵阵寒战,口里却故作轻松地说道。

  然而,坎亚并没有说一句话,或者哪怕是点一下头。他只是紧紧地咬着下唇。他的眼睛透射出无穷无尽的怨毒,每看到一个黑暗斗士倒下去,他的嘴角的笑意便仿佛多了一分。

  “射死对方一个人,便等于是射死自己的士兵五十个,如此推算的话,这样射下去对我有百利无一害。”坎亚盘算道。

  弓箭手们眼中大都有泪光闪耀着,射死自己的战友,让他们觉得自己跟禽兽并无多大区别。

  “军令如山,军令如山啊!”他们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聊以自慰。

  虽然有火光照耀,但下面依旧是黑漆漆的,上面的弓箭手根本就难以看清楚,更别提什么瞄准。他们只是不停地射击,箭矢象一群群无头苍蝇一样乱冲乱撞,刺进了土堆也刺进了人的身体。

  黑暗斗士们越往上走,便越会发现难度增加了不少,现在,他们不仅要对付来自对方士兵的刀劈枪刺,还要躲避对方的箭矢。不过,也有对他们有利的一方面,对方正在和他们正面交锋的士兵比他们更加害怕被箭矢射中。

  ※※※

  魔武虽然对自己的手下的生命也并不是十分在乎,他只是利用他们来为依维斯报仇罢了。然而,像坎亚这样极端的做法,魔武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

  而一旁的格里高尔却是目瞪口呆,上一次坎亚射杀后退的士兵他看得不是很清楚。这一次,借着光线,他看得比较清楚了,他被完完全全地震惊了!

  “这还是人吗?”格里高尔暗暗想着,“比我们黑暗斗士还狠,我们再残忍也不会杀害自己人!”

  不管坎亚如何狠毒,也不管山顶上射下来的箭矢有多密,一道接着一道的防线还是被黑暗斗士们摧毁了。以前,他们就居住在龙天黑暗斗场,四周也都是山地,他们早已习惯了在山地之中攀爬,在山地之中格斗。并在不知不觉之中对怎样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地形有了一种特殊的专长。今天,正好用在这里,可说是有了用武之地。

  尸体越来越多,淋漓的鲜血顺着山坡流了下去,象一道道潺缓的山泉一般,流到山脚下的时候,竟然汇合在一起,成为一条红色的小溪。

  前后受敌的守山士兵完全找不到方向。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该看着山顶上面的箭矢,以防被射中,还是应该面对着疯魔般的黑暗斗士,和他们厮杀。

  有些守山的士兵索性倒在地上装死,要是他们遇到的不是凶残成性而且极端敏锐的黑暗斗士,也许,他们还真的能侥幸逃过一死。然而,他们很不幸,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黑暗斗士们对于死人和活人的气味分辨得很清楚,一个个诈死的士兵最终都变成了真死——黑暗斗士的武器不会放过他们。

  而黑暗斗士越往上爬,他们也越发觉对方的箭愈是密集、凶狠,而对方的士兵战斗力也越是强劲——虽然依旧不是黑暗斗士们的对手。现在,他们已经爬到半山腰了,照兵力分布来推算,他们大概已经消灭了坎亚的一半兵力。

  只不过,黑暗斗士们的感觉也没有错误,他们消灭的那一半兵力正是由坎亚最弱的那些士兵组成的,越往上士兵的战斗力就会越强,黑暗斗士们付出的代价也便会越大。

  “停止射箭!”坎亚双手高声嚷道。现在开始便是他的主力部队,是时候停止射箭了。

  弓箭手们如释重负,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弓箭,仿佛虚脱般,不约而同地吐出一口大气。在这一轮轮的射箭过程中,他们前所未有地体会着什么叫做内疚和罪恶感。

  黑暗斗士和半山腰的士兵们均是一愣,在这个时候,坎亚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大大地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但是,黑暗斗士们很快就清醒过来,没有了箭矢的阻碍,他们杀起来更是得心应手。他们举起手中的武器,把那些还在发呆的士兵们又砍杀了很多。这一瞬间,对于那些被杀的士兵自然是噩梦,但对于黑暗斗士们来说却是无比珍贵。

  “跟他们拼了!”在一声声惊叫声中,守山的士兵们也都清醒过来了,他们也握着武器,毫不犹豫地反击。他们毕竟是坎亚的主力部队,比刚才山脚下的那些士兵有组织得多。在他们坚决的反击之下,黑暗斗士也略有伤亡。激烈无比的厮杀在进行着,在此之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序幕而已。每一个角落,都有一大群守山士兵围着一个又一个黑暗斗士在厮。无数的武器在碰撞着,到处都是一片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守山士兵们咬牙切齿,而黑暗斗士却还是面无表情,冷静非常,除了不幸被杀时他们会发出一些声音之外,他们几乎没有发出别的任何声音。

  魔武不声不响,望着那一个个倒下、死去的人,听着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他的思绪却好像到了很遥远很遥远的过去。

  “依维斯,你回来了没有?你在看着这一切吗?”魔武抬头望了望天际。

  “黑暗斗士王?”格里高尔紧张得牙关直打颤,低声叫道。

  但是,魔武并没有答理他,格里高尔也便不再出声,继续非常紧张地看着厮杀的人群。

  ※※※

  守山的士兵占着巨大的数量优势,他们围着黑暗斗士,小心翼翼地攻击着,深怕自己的急功冒进会把命给丢了。有一个士兵砍死了一个黑暗斗士,他高兴得把刀扬起,举向半空,向所有的人炫耀着,大嚷着:“赛亚国万岁!万岁!”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再嚷第三个万岁,头颅便已经着地了,鲜血从他的脖子上喷涌出来,仿佛永远也不会衰竭,身体轰然倒地。刚刚被那士兵的声音吸引过来的其他人,看到了这种景象,不禁一个个噤若寒蝉。

  一排接着一排的守山士兵倒了下去,他们挣扎着,哀叫着。那些没有被杀的守山士兵在黑暗斗士这种强烈的攻势和狠毒的残杀面前,大都吓得面如土色,浑身无力。如若不是坎亚一直在大声嘶喊着,同样害怕的军官们出于责任不停地大吼着,恐怕很多人早就放下武器了。

  “把他们砍成肉酱,狗娘养的!”黑暗斗士们肆意地践踏、杀戮着守山士兵,他们杀性大发。到了现在,他们也不再顾及什么效率了,一旦心中的无尽杀气被激起,即使他们是黑暗斗士,即使他们如何冷静,也难以控制得住。

  凄厉的惨叫在阿尔斯山回响着。微凉而轻柔的风吹拂着山脚下的野草,也吹拂着一面面破烂的、东歪西倒的旗帜。风吹的声音隐约入耳,如同是奏着一首安魂曲。

  然而,黑暗斗士们的杀气如同水银泻地般铺展开来,不可竭抑。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武器,黑色的眸子里隐约透出绿光,他们便是一群觅食的狼,迷失在杀人的狂潮之中。此时,杀人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再是魔武给他们的任务,而是他们内心的需要。

  尽管惨叫声不绝于耳,但低沉的呻吟声仍能透过空气,传入人们的耳中。这两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动人心魄,仿佛能穿透所有人的灵魂。

  太阳从云层里露出了脸,阳光遍撒整个阿尔斯山,阴黑之气顿时被一扫而光,四周一片明亮。整整一个晚上的血战,坎亚损失惨重。

  ※※※

  “禀告陛下,第三十五道防线被突破。”

  “第三十八道防线被敌军摧毁,陛下。”

  “第四十三道防线无法维持。”

  士兵们语气急促的报告传进坎亚耳中。黑暗斗士攻势如潮,以致赛亚国通信营的士兵跑断了腿也不能及时汇报战况。第三十五道,然后是第三十八道,接着又变成了第四十三道,也就是说第三十六道,第三十七道完全来不及报告,只好直接汇报第三十八道。而在他们汇报的时候,又不知道被对方突破了多少道防线。

  坎亚脸上的肌肉在微微地抽搐着,两种极端而又互不相同的感觉折磨着他。一种是如坠冰窟,一种则是如同被烈火焚烧,整个人就要跳了上去。一旁的莫芒把手指放在嘴巴里不停地咬着,整个人象中风般不断抽动。

  “魔武,狗杂种,你去哪里找来这群万恶的魔鬼?魔鬼!”坎亚咒骂着。

  ※※※

  正在对阵黑暗斗士的士兵人人自危,在人数上他们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是他们的斗志却大都已经崩溃。对付这样的人,黑暗斗士即使是一对两百个也完全没有问题。士兵们颤抖着双手举着武器,也不知道往那里刺、往何处劈,他们甚至经常伤到了自己人。

  眼看,坎亚的军队将被摧毁,而魔武也将取得胜利了。格里高尔兴奋地轻踢着马腹,一向不苟言笑的魔武脸上也有了一丝微微的笑容,这个笑容既是对黑暗斗士的赞赏,也是对好友依维斯的一种祭奠。

  但是,正在这个时候,山顶上突然如同大海的怒涛般冲下了至少十万士兵!原先守在各条防线的士兵纷纷让路,正在搏杀中的守山士兵们则一个个脸上流露出喜悦的神色。

  这正是坎亚最精锐的队伍中,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坎亚把他们派了下来。

  格里高尔由极度兴奋一下子变成了无比恐惧,这个小小的阿尔斯山竟然藏着这么多士兵,赛亚人好像从地下蹦出来的一样,源源不绝。

  那群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般冲向鏖战中的黑暗斗士,仿佛是要把黑暗斗士们淹没在他们的人浪之中。坎亚冷冷地笑着。

  “报复的时候到了!赛亚的子民们!”

  ※※※

  黑暗斗士们镇定自若,他们并没有被这气势吓倒,一个又一个的士兵在他们面前倒了下去,他们用敌人的鲜血来回答对方。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自己是无敌的,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冰冷的杀气甚至比他们手中的武器更加锋利,更令人不寒而栗。

  一排接着一排的守山士兵加入了战团,他们坚决地把刀劈向黑暗斗士,武器在不断地碰撞着,火星四起,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刀斧手、盾牌队、枪戟队配合严谨,移动着脚步,步步紧逼,把黑暗斗士们一个个地逼进狭小的空间。

  “不管他们配合是何等的严密,也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黑暗斗士们咬紧牙关,舞动着手中的武器,护住全身,一边仔细地探寻着对方的破绽,耐心地等待对方出现漏洞。不过,在气势上,他们暂时完全被守山士兵压住了,毕竟,黑暗斗士的人数太少太少了。

  这群士兵的组合也非常严密,他们一样在等待着黑暗斗士出现破绽,在被围攻的时候,很少有人会永远保持着清醒、果断。只要黑暗斗士稍一不慎,他们的刀便会以最快的速度劈向那个方向。

  现在,已经不像此前进行的战斗一样,只讲求武力和凶狠,他们更多的是在拼斗志、拼毅力、拼意志,这是更高层次的战争。

  坎亚脸上浮现出一丝满意的神色,这支精英并没有让他失望。几千个黑暗斗士在一片片刀光剑影之中难觅身影,如同石沉大海。

  ……

  “时候到了!”魔武冷冷地说道,“全部,上!”

  聚集在山脚下整装待发的黑暗斗士们一听到命令,立刻像箭一般地冲了上去。看似凌乱,实际上却隐含着某种战斗中得来的最适合他们发挥的姿势。

  黑暗斗士们就好像一把把利刃般将直插入对方的心脏,他们嘴唇紧紧地抿着,脸色阴沉肃杀到了极点。他们行动的时候,一阵阵阴冷的轻风在他们身旁刮起。

  “杀!”魔武嘴角吐出一个字。

  从山脚下冲上来的黑暗斗士们迅速插入守山士兵之中,他们尽情地斩杀着敌军,本来坎亚的士兵和原来的黑暗斗士达成的均衡之势,一下子便被打破了,被他们围攻着的黑暗斗士也都找到了反击的机会,竭力地砍杀着敌军。

  各种战场上独有的杀人方式在各个角落里上演着。黑暗斗士们仿佛是一个个艺术家,而杀人便是他们的艺术,他们的身后还有脚下就是他们的成果——尸体或者是即将成为尸体的伤者。

  魔武的嘴巴在蠕动着,大概是在念着一些告慰依维斯的话。他的眉毛低垂着,眼睛微闭,现在,他已经不用再睁开眼睛,用耳朵就能听出是黑暗斗士占上方还是坎亚的军队占了上风。他能把黑暗斗士的叫声和守山士兵嘈杂的哭嚷声清楚地分辨出来。

  格里高尔一边看着山上的战况,一边瞄着魔武。有很多次他都想对魔武说些什么,但一见到魔武的脸孔,他又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黄昏又来临了,凉风吹起,一阵阵强烈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战场。

  “妈呀!”莫芒累得坐倒在地上,呆呆地看着,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麻木了,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死人,这么多残肢断尸。在这里,人的尊严被降低到最低点,就好像禽兽一样任人宰割,像禽兽一样无力地反抗着、挣扎着。

  

第十章 敌友通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