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四顾茫然

    在魔武和坎亚正在战斗的同时,蓝达雅三大魔法军团团长正在接待着他们的埃南罗客人——佛都。

  “久闻埃南罗佛都亲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第二魔法军团团长洛奇格和第三魔法军团团长亚里克齐声说道。

  “佛都亲王胆子可真大,竟然带了两个侍卫就敢直闯来见我们,在下钦佩万分!”费力不冷不热地说道。

  “多谢三位团长的厚爱,三位团长才真是器宇不凡呢!”佛都说道,“其实不是我胆子大,我来的时候我的属下也曾劝我不要来,怕我会有危险。但是,我想三位乃是当世豪杰,绝无可能加害于我,于是也就无所顾忌了。”

  “佛都亲王是稀客、贵客,我们好好招待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反而去加害于你呢?佛都亲王不必多虑。”三大魔法军团团长一齐说道。

  “佛都我也正是这样想,相信三位也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佛都说道,“上一次我派使者过来,几位团长都说要考虑清楚,不知道现在考虑得怎样了?”

  “实不相瞒,事关重大,我们还没有完全商议好呢!”洛奇格望了望其他两个团长。

  “佛都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对大家说,我们埃南罗绝对不仅仅是在口头上说说而已,我们是有诚意的。我不知道各位对我提出的意见有什么异议,或者是有什么顾虑?”

  “就我们本人来说,我们绝对不会怀疑佛都亲王的诚意。但是,我们要令我们管辖下的士兵、百姓也相信才行,否则的话,民怨载道,我们又怎么好意思把这个烂摊子交给你们去收拾呢?”亚里克说道。

  “我在这里说一句,只要我们携手合作,世界便将是我们的。三位团长都是当世英雄,自然也希望能有一番作为,而现在,就有这么一个好机会摆在大家的面前,只要我们精诚合作,我们的前程将无可限量。而且,我们会让蓝达雅所有人都过得比以前好。而几位团长也将肯定会有所获益。如果三位团长对我的话有所怀疑,大可以把我扣住,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佛都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三份协议书,分别递给了三位魔法军团团长。

  “……每一个团长将得到军费十万钻石币,及与身份相当的权力……”亚里克两眼发光,特别是读到十万钻石币的时候,脸色更是立刻红润起来。其余两位团长也都面露喜色,他们虽然贵为团长,但蓝达雅向来比较封闭,赚的钱也不多,何曾见到十万钻石币这么大的数目啊!

  “只要大家同意的话,我们立刻便可把这份和约签了,以后大家就都是一家人,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佛都察言观色。

  “可是,佛都亲王,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这么大一件事情,就用一张纸来决定,好像也太儿戏了一点。”洛奇格忧心忡忡,他很想要钱,可是,他还不想日后失去兵权、掉脑袋。

  “洛奇格团长请放心,不瞒大家说,佛都我志在天下,如果连这点诚信都做不到,又以什么来让天下人追随于我呢?”佛都说道。

  “我们也愿意相信佛都亲王是个讲信用的人,只不过军中大事,非同小可……”亚里克也是面现忧色。费力则一言不发。

  “埃南罗他日如果违背了和约,佛都当如此桌!”佛都说着猛然抽出佩刀,一刀把他身体前面的桌子劈成两半,刀声铿然回响,不绝于耳。

  “好!佛都亲王是个爽快人,既然大家都有志于天下,也不应该再互相怀疑,我们同意了!”费力望了望洛奇格、亚里克,说道。

  洛奇格和亚里克本来就心动不已,如今见到佛都如此表态,而费力也已经表示同意,也就不再诸多推搪了。就这样,佛都轻而易举地控制了整个蓝达雅。

  ※※※

  散会之后,费力将佛都送了出去。

  “费力团长,多谢了,你那额外的十万钻石币,我一定如期送到。”佛都低声对费力说道。

  “多谢佛都亲王抬举!日后如有用着费力的地方,费力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费力拍着胸膛,说道。

  “好说,好说。”佛都说道,“费力团长,这一次要不是你的鼎力相助,埃南罗要想兵不血刃地使原蓝达雅第二、第三魔法军团归顺,可以说绝无可能!”

  “佛都亲王雄才大略,费力不及您万分之一,如果费力不帮助您,也自然会有其他人帮助你。埃南罗乃是天命所归!”费力说的倒是好听,如果佛都没有给他加多了十万钻石币,他会否做这样的事情,还真难说呢。

  “费力团长过谦了。”佛都笑道,“到此为止吧!费力团长你已经送了这么长一段路程,我也不敢再劳你驾了。”

  “那好,佛都亲王,就此别过!”

  “蓝达雅,这个所谓高度文明的民主国家在长老们走的走,死的死之后,几乎和一盘散沙完全没有区别。这就是长老会一直实行愚民政策的下场。结果长老会灭亡,蓝达雅也就随之灭亡了!实在应引以为戒!”佛都暗自想道。

  ※※※

  死神之渴望。

  一望无际的沙漠上,在烈日毒辣的烤照之下,就连生命力一向异常坚韧的仙人掌也显得毫无生气。远处,有一队骆驼商队在行走着,骆驼还有骑在骆驼上面的人都耷拉着头,看得出来,他们也被这种天气折磨得完全丧失了活力。不过,愿意顶着这样的日头出门,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那些商人对金钱的yu望。也许,如果没有金钱做保证,性命在他们眼中并不太重要吧!

  不过,也幸亏有这些商人,不然的话,居住在沙漠两头的人们就无法互相交流了。

  璐娜赤着脚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但马上又退了回去,沙子实在是烫得厉害,几乎让她的脚底的皮都脱了一层。

  “鞋呢?鞋呢?”璐娜搜寻着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好像处在一种极端眩晕的状态之中,东西在她眼前掠过,但她视而不见。长期孤独、半禁闭、思念依维斯的三重煎熬已经使她有点精神恍惚了。

  “鞋呢?鞋子在哪?”璐娜气喘吁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声嘶力竭地叫着,仿佛只要这样一叫,鞋子就会自动跑出来一样。她跌跌撞撞地在屋子里行走着,各种物品纷纷被撞落在地,屋子里一片狼藉。

  “璐娜,璐娜,你怎么啦?”正在此时,杨秋跑了进来,放下手中的猎物,冲过去把情绪失控的璐娜抱在怀里。

  “傻孩子,真是一个傻孩子!”杨秋叹息不已。

  “我,我的鞋子,鞋子!”璐娜说道。

  “在这呢!”杨秋说着把鞋子套上了璐娜的脚。

  “我走了,我要出去,我要去把水晶盒挖出来。”璐娜从杨秋的怀抱里挣脱开来,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等等我。”杨秋也跟着出去。

  璐娜置若罔闻,蹒跚着脚步,向着前面走去,一边还喃喃自语道:“依维斯,依维斯,你还好吗?昨晚,昨晚,我又梦见了你。依维斯,我想你,想你!我再也不想压抑自己了,我要回到你身边,不管你怎样对我,不管你是否爱我,我都永远也不离开你,永远!”

  泪水从璐娜的脸庞滑落,珍珠一样,跌落在沙子上,转瞬便被干渴的沙吸干了。

  杨秋亦步亦趋地跟随在璐娜的身后,终于,璐娜在一株仙人掌下停下了脚步,这是附近沙漠里最为高大的仙人掌。

  璐娜扑倒在仙人掌下,疯狂地用手向下挖着,尖锐的沙子划破了她柔嫩的肌肤,一点点血渗漏出来。可她却恍然不觉。

  “你在挖什么啊?璐娜,让我来吧!”杨秋说道。

  “不!我要自己挖!”璐娜头也不回,语气坚决地说道。

  无数次,璐娜走到了这里,在四周徘徊着,但就是下不了决心去挖它出来。她怕一旦挖出来自己就会忍不住立刻离开这里,去找依维斯,她告诫自己,不能挖,不能挖!但她一晚接着一晚地梦见依维斯,她无法让自己不去想念依维斯,依维斯的身影占据了她的整个思想,她想压制,但无可奈何,她对自己的感情完全无能为力。而今天,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挖出来看一看。

  一个精致的水晶盒子显露了出来,璐娜小心翼翼地捧了起来,用手扫、用嘴吹去了上面的沙尘。然后,她迫不及待打开了它,一颗通红的水晶显露在璐娜的眼前。

  “水晶变红了,它变红了!依维斯想念我,依维斯想念我啦!”璐娜摸着那颗水晶,眼里泪水狂涌出来,欣喜若狂地高声嚷道。

  “哎!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容易冲动,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也可以搞得风风火火的!感情而已嘛,一晃就过去了。”杨秋口里不说,心里却想道。要是璐娜知道他此刻的想法,恐怕非呕血不可。

  “依维斯,我要去见你,我要马上去见你!我要去阿尔斯山见你。”璐娜语无伦次地说着,像疯子一样吻着那颗水晶。

  “我带你去吧!”杨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并不是一个勤奋的人,更不是热心肠的人,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带璐娜出去,首先,璐娜爱的是依维斯,而依维斯是故友的儿子,是自己亲手交托给达修的,又是自己得意弟子的朋友;其次,璐娜再这样在这里呆下去也不是办法,迟早会发疯的;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璐娜是自己带进来的,自己有责任把她带出去,而且送走她,自己就可以过以前那种平静的生活了。

  “谢谢,谢谢!”璐娜兴高采烈地跳了起来,对着杨秋的脸上就是一亲,“依维斯,我可以见到你了。叮当,我也可以见到你啦!”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哎!”活了一大把年纪,第一次被一个小女孩亲,杨秋不禁有点面红耳赤。

  但璐娜可不管那么多,她蹦蹦跳跳地顺着来路跑了回去,心里不停地想象着重见依维斯的景象,同时一遍接着一遍地想着:依维斯会对我说他喜欢我吗?我要怎样才能让他彻底地爱上我呢?依维斯,我终于可以重新见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吗?你在想念我,我知道的,我知道了!所以我要马上去见你,马上!

  恋爱,使每一个聪明人都变成傻子,如果璐娜知道她去阿尔斯山将面对什么样的景象,她大概宁可自己从没到过那里吧。

  ※※※

  圣历2109年7月12日。

  西龙皱了皱眉头,抬头望过去,阿尔斯山早就映入眼中了,空气中隐约飘来一股臭味,。军队在行进着,马蹄“得得嗒嗒”地踩踏着地面,风吹拂着高高举起的军旗,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调整,星狂的军队阵容鼎盛,甚至跟以前的顶峰时期相比也犹有过之。

  “我猜想,一定是我们最先抵达阿尔斯山,依维斯总统领的大仇最终要由我们来报!”维拉说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菲雅克应和道。

  星狂脸色凝重,“报仇的时候终于到了,等了这么久,为依维斯总统领报仇的时候终于到了!”

  “所有的士兵注意,打起十二分精神。”星狂高声嚷道。长久的压抑和悲痛使他一想到即将就可以报仇了,便兴奋得热血上涌。

  “阿尔斯山就在眼前了!”西龙望了过去,一种难言的悲伤攫住了他。阿尔斯还在这里,往事历历在目,依维斯却已经不见了,这叫人情何以堪!

  白木、那兰罗也都是怅然若失,坐在马背上呆呆地仰望着阿尔斯山。

  随着队伍的前进,那腐臭也越来越浓。星狂派出去的侦探兵还没有回来报告任何消息。

  “好臭啊!”维拉开腔道。

  士兵们也都屏住呼吸,默默地行进着。从星狂的脸色中还有周围的气氛,他们也都感觉到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么多天的征战就为了今天,他们将要在这个神圣的日子为依维斯报仇雪恨。

  天空瞬息万变,柔软的风吹拂着这支队伍,仿佛是在抚慰着这支因仇恨而躁动的军队。他们至今都不知道阿尔斯山已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而与此同时,杰伦和风杨也率军向着阿尔斯山方向前进,他们和星狂的军队一样都自以为是最先到达阿尔斯山的。

  ……

  “阿尔斯山已经被魔武大人占领了!坎亚业已殒命!”三支前进中的军队几乎在同时收到了消息。

  所有的士兵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欢呼一片,军队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士兵们举起武器,高声唱着歌曲,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声音,飞奔着向阿尔斯山前进。

  分别在三处地方的西龙、星狂、杰伦、风杨等人则像被雷击中一样,久久也说不出话来。他们事先都一直在考虑着怎样攻打坎亚,考虑着每一个细节,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个模样。

  “依维斯的大仇已经报了!依维斯的大仇已经报了!”那四个人脑子里都盘旋着这个念头。胯下的战马也很听话地慢慢走着,阳光照射着他们没有表情的脸庞。

  ※※※

  下午5点半,三支军队同时来到了阿尔斯山。

  “西龙。”魔武眼睛里有泪珠儿在打转。

  “魔武!没有想到却是你为依维斯报仇。”西龙激动地说道。他的视线从星狂、风杨、杰伦身上扫过,星狂、风杨和杰伦嘴唇动了动,但都没有说一句话。士兵们欢腾的笑声在他们耳际回响着,但他们不为所动,只是默默地站着,互相对视着,好像整个世界已经静止了一样。

  太阳挣扎着,挣扎着,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落下。月亮升起来了,整个阿尔斯山沐浴在它的清辉之中,一种凄凉的感觉油然而生。萤火虫四处飞着,停留在这五个人的头上、肩膀上、手背上,可他们就那样站着,一动也不动。

  依维斯死了,报仇与否在这个时刻好像也显得不太重要了。露水打湿了他们的头,他们裸露在衣衫外面的手。风轻轻地吹着,把他们眉毛上的水珠儿吹了下去,跌落在地面上。

  “哎!”站了许久之后,西龙叹了一口气,静静地望着四周。以往风景秀丽、树木浓郁的阿尔斯山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废墟及一具具赛亚人的尸体。白天时在路上闻到的浓重的臭味,无疑就是从这些尸体上发出的。

  “这么多无辜的人的死,都是坎亚一手造成的。”西龙幽幽地说道,“依维斯,他们像你一样无辜。”

  “路是他们自己挑的,他们罪有应得,我不觉得这里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可惜,可惜我不能亲自为依维斯总统领报仇!”星狂的愤怒和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他们的确无辜。”风杨也是一脸痛苦的神色。

  浮云遮住了月亮,天色暗了下去。这个夜晚,对于他们来说,仍然痛苦的,仍然是不眠的。

  ……

  圣历2109年7月13日,在西龙和风杨的指挥下,十万个士兵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才总算把原先暴晒在日光下的赛亚人尸体全部埋葬了,但阿尔斯山周围的臭气却经久不息。

  至此,“坎亚之乱”结束,原“前进军”四路大军汇聚一堂,“永久中立之地”再次落入原“前进军”的手里。然而,大仇得报的四路大军也失去了目标。阿尔斯山的每一个人头上仿佛都笼罩着层层浓雾,不知道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或许,一时的迷茫,只不过是为了等待新的变化。

  ※※※

  圣历2109年7月15日。

  连续二十多个小时,杨秋一直携着璐娜在空中飞行,他们从半空中往下望,一切景物都匆匆而过,不停往后退去。一路上看到的人大多都赤着膀子,或者干脆只穿一条裤子,戴着一顶竹笠就在路上走着。

  偶尔,还会看见几个官差四处抢掠,弄得鸡飞狗跳。看到这样的事情,璐娜有很多次忍不住想冲下去帮他们忙,但都被杨秋阻止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个世界天天都有人被抢,天天都有人抢人,我们何必管那么多呢?给大家更多自由的空间不是更好?”

  “可是,他们这么可怜。”璐娜侧过脸对着杨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是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应该做的事情吗?”

  “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杨秋淡淡说了一句。

  璐娜想想也是,现在下去帮那些被抢的人,如果杀了官差,官府肯定会找上门去,这样就会给被抢的人添麻烦,但如果不杀那些官差,他们俩一走,官差又会回来了,也许还更加变本加厉。璐娜便也只好作罢了,而且,她现在********都沉浸在即将见到依维斯的狂喜之中,这些事情一会过后也就都置诸脑后了。

  对于璐娜的想法,杨秋自然心中有数。

  “真写意啊!”过了一会,璐娜情不自禁地说道。

  “当然好了,如果有人拖着我飞,我也会觉得很写意!”杨秋一改以往冷漠的姿态,开着玩笑。他本来想说的是,快要见到依维斯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会觉得写意的了,但话到嘴边,却神差鬼遣地改了口。

  “麻烦你了。”璐娜娇笑着连连,“要是我会飞的话,我一定会拖着你飞的哦!”

  “那倒不用。”杨秋也是难得出来一次,心情大为舒畅,“我们都在半空中飞了这么长时间,你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我不累。”说完之后,璐娜望了望杨秋,见他额头上微微渗出汗水来,便又立刻改口说道:“呃……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

  “我也不累,一点都不累。”杨秋接触到了璐娜的视线,心中立刻知道璐娜是怕他太累,所以才会说要休息的,自尊心超强的他,又哪里会承认自己累了——更何况他一点都不累。

  飞了这么久,就算自己想见依维斯的心情多么迫切,也应该顾及一下他人吧!璐娜想了想便故意打了一个呵欠,“还是休息一会吧!杨秋前辈,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困了。”

  “那好吧。”杨秋点头说道。

  他们停下来,走进了一间小饭店,一进门便看见几个赤膊的农民,蹲在凳子上面,吆三喝四的,也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杨秋皱了皱眉头,他自小生长在名门望族,虽然后来吃了不少苦头,但整齐和清洁却是他一向以来的原则。就是说,可以吃得很普通,但万万不能不整齐和清洁。璐娜倒是无所谓,她当过奴婢,后来又开过酒店,还有什么苦差事没有干过,什么人没有见过呢?对这些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怎么了啊?”璐娜瞥见杨秋脸色有异。

  “没,没怎么。”杨秋回过神来,自顾自走到一个靠窗边看起来比较干净的位置,用衣袖拂了拂凳子,装作很随便地坐了下去。

  “哦。”璐娜说着便坐在杨秋的对面。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吵闹了,喝得醉醺醺的人们失去了理智,大声喊着粗言秽语,有很多人甚至睁大着眼睛贼溜溜地看着璐娜。

  “好凉爽的天气。”璐娜感叹道。

  “凉爽?不是吧?”隔壁的人听到了不禁怀疑地看了看璐娜,觉得她简直是个疯子,这么热的天气居然说凉爽。其实,璐娜刚从沙漠里出来不久,从极端炎热的地方出来之后,再闷热的天气在她感觉起来也都会是凉爽的。

  “喂,你们看到没有,隔壁那个小妞很漂亮啊!”一个醉汉大着舌头说道。

  “是啊!不如我们过去跟她一起喝喝酒,聊聊天。”第二个醉汉乜斜着眼睛。

  “哈哈,以我今天的地位,什么样的女孩不是呼之即来,直接叫她过来就行了。”第一醉汉大声说道。

  “那是,那是。”第一个醉汉明显是这群人中最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旁边的人纷纷赞同道。

  “小妞,过来陪几位大爷玩玩。”那醉汉朝着璐娜嚷道。

  杨秋脸色显得非常沉静,璐娜则当什么都没听到,继续喝她的茶。她以前当酒店老板的时候,类似的话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心中知道这些人大多也是因为吃饱了撑着,无聊罢了,不理他们也就算了。

  “小妞,听到没有,过来陪我们玩玩。”那个醉汉见到璐娜并没有听他的使唤,在那么多人面前,脸上有点挂不住,便又扯起喉咙喊道。

  但杨秋和璐娜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只不过璐娜感觉到杨秋身上好像透露出一股异乎寻常的东西,至于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璐娜一时却又说不清楚。

  “这小妞样子挺标致的,想不到还这么矜持呢,好好好,老子亲自过去抱你。”那醉汉说着便蹒跚着脚步朝着璐娜走过去。

  “玩笑归玩笑,有些事情不做可比做了要好。”杨秋看也不看那个醉汉,冷冷地说道。

  杨秋此话一出,气温好像骤然下降了几度一样,众人皆是一片沉寂。

  “妈的,你是那条道上的?也不打听老子是什么人,我是吓大的啊?”顿了一顿,那醉汉继续朝着璐娜左一下右一下走去。

  “哎!”杨秋望了望自己的手,手指修长而有力,虽然在沙漠中生长了这么多年,年纪也有了一大把了,手背上的皮肤却依然紧绷而有弹性。

  只听铿然一声,白光一闪而过。

  “能够死在我的手下也算是你前生修来的福分吧!”杨秋看也不看,定定地说道。

  “你?”那醉汉用手指指了指杨秋,这才发现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洞,鲜血汩汩流出,紧接着,便仆倒在地,气绝身亡。

  “啊?”璐娜惊叫着跳了起来,她没想到身边这个向来慈眉善目的老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就是要人性命。

  “无名小卒,我本不想杀他,他不配,可惜他得罪了你。”杨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仿佛刚才仅仅是把一根柴砍成两半,而不是杀死了一个人。

  “杨秋前辈?”璐娜张口结舌,倒不是因为她胆子小,而是杨秋的举动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她一时难以接受。

  “你是谁?竟然敢杀我们的头领?”余下的醉汉在一阵目瞪口呆之后,仗着人多,呐喊着冲了过来。

  “哎!”杨秋又叹了一口气。

  “杨秋前辈……”璐娜高声嚷道。

  璐娜想叫杨秋手下留情,但,已经太晚了,璐娜下半截话还没有说出来,那几个人就已经躺到在地上,连抽搐都没有抽搐一下,就一动也不动了。璐娜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瞪大着美丽的眼睛惊讶万分地看着这一切。

  “这把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吮吸过鲜血,接受鲜血的滋润了,想不到今天竟然在这里出了鞘!”杨秋看着茶杯中微微荡漾的茶水,像是在湖边欣赏着美丽的景色。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被吓傻了眼。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样,四周被一种令人恐怖的气氛笼罩着。

  “杨秋前辈,这些人并非大奸大恶之辈,何必下此重手呢?”璐娜叹息一声。

  “不杀他们的话,他们以后还会继续为非作歹。”杨秋辩解道,“况且,杀人需要理由吗?”

  “杨秋前辈……”璐娜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顿了顿,无奈道,“我们还是走吧。”

  璐娜心中十分害怕在这里停多一会,这里的人都会给杨秋杀光了。

  “好!”杨秋说着拖着璐娜径自从门走了出去,然后飞上天空。

  饭店里那些人等目送着杨秋和璐娜走了之后,才都醒悟过来。店主人咒骂连连,大呼倒霉,这么多人死在他店里,首先就要应付官府的盘问,而且,更重要的是,以后还有谁敢来他饭店吃饭呢?

  ……

  璐娜被杨秋拖在半空飞行着,许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完全被惊呆了,怎样也无法将刚才的杨秋跟以前自己认识的杨秋联系起来,她突然觉得,自己对杨秋很陌生,很陌生,陌生到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

  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相处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对对方的认识几乎完全是错误的,这无疑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

  他们在天空在飞着,谁都没有说一句话。璐娜需要时间来习惯这个“完全不同于以前”的杨秋,杨秋则是不想说话,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少主动说话的人,相对于高谈阔论,他更乐意于沉默。

  杨秋非常平静,每次杀人之后他都会感觉到自己进入一种极端宁静的境界,鲜血对他来说有一种抚慰灵魂的作用。他俯视着地面,所有的景色稍纵即过,他没多在意,但他还是发现越是接近阿尔斯山,就越是显得荒凉。凭着他自己的丰富阅历,杨秋隐隐觉得一定是有自己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第一章 四顾茫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