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义无反顾

    圣历2109年7月19日。“永久之谜”。

  一眨眼,莫问已经在这里待了整整一个月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莫问也越来越感到不耐烦,他总是忍不住去找青华,想让他解释个清楚。可是,每一次,青华都是笑而不答,把莫问撩拨得怒火上升。甚至有一次,莫问非常生气,也不管青华是老前辈,怒气冲冲地和青华吵了起来。

  “要不是你们让依维斯去统一什么天下,拯救什么苍生,他现在也不用躺在里面,哼!”莫问大嚷道。

  “这确实是个沉重的担子。”那时,青华不愠不火地回答道,“不过,依维斯一生下来就注定了要走这条路的,这是天意。”

  “天意?依我看是你们强加在他身上的才对。”莫问略带嘲讽地说道,“别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你们利用他的善良,把他推向无尽的深渊。对于他的死,你们要负上很大的责任,你们简直是杀人凶手!依维斯就是你们害死的。”

  “年轻人,你是带着情绪在说话,不过,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青华淡淡地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其实,这只不过是依维斯的命数罢了。”

  “哈哈哈哈,你是在推卸责任。”莫问说道,“敢问前辈,你能根据你所说的命数推断出我下一步是出那一只脚吗?右脚还是左脚?”

  “你心里有太多的魔障。”青华依旧不动声色地说道。

  “我只是想你告诉我依维斯到底有没有救,我们应该怎么救他,青华前辈,我已经等了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了,你总应该给我点提示吧!”莫问见青华一点都不受激,无可奈何地说道。

  “快了,快了。”青华若有所思。

  “你……”莫问哼了一声,冷笑着离开了青华,又跑去停放依维斯的房间里,看着木偶般的依维斯,自说自话。

  而今天,莫问一大早起床之后,隐约觉得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但他还是照着这一个月来养成的习惯,绕着整个森林慢慢地走着。“永久之谜”的生活实在单调,这是他用以消耗时间的一种方法。等待的日子实在过于漫长而无聊。

  清晨的“永久之谜”弥漫着层层白雾,树叶上、野花上都沾满了露珠,远远看起来,亦真亦幻,如同仙境一般。一身白衣的莫问穿行在里面,仿若仙人一般。不过,神仙大概不会像莫问一样有如此多的心事吧!

  “哎!”走在林间的落叶上,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莫问虽然大概也猜到青华是在等着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的出现,但对青华到底在等什么却一无所知。

  “依维斯的师父还有那些师兄们也不催催那个青华的,哎!”莫问越来越觉得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自己所不能理解的。达修、修罗、请学他们无疑也都是非常疼爱依维斯的,但他们对依维斯能否被救活这件事情却都表现得并不热衷,至少,他们不会像自己一样经常去催问青华,难道他们不该紧张一点吗?

  同时,莫问也发现有许多事情是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做到的,“即使是青华前辈,也有他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莫问想道,“当一个人把一切都看透了之后,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呢?”

  由于长期在浓密的树叶的笼罩之下,缺少光线,这里的草叶显得很纤细。即使现在是夏天,是一年之中植物最能展现勃勃生机的时节,那些草叶儿仍然看起来缺少生气。

  “一直躺在水晶棺材里,依维斯会不会也像这些小草一样,缺少养分呢?”莫问突然想道。

  此时,雾气之中幻化出一条条美丽的光线,雾气化为轻烟逐渐散了开去。

  “又回到这里了。”莫问叹息道。他对这座木屋不知不觉地产生了一种抗拒感,一方面是因为他和里面的人格格不入,另一方面则是木屋让他觉得透不过气来。

  “莫问!”

  莫问抬起了手正准备叩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半空中传下来。

  “师父!”抬眼望去,莫问惊喜交集,“璐娜,你也来了。”

  “我们从阿尔斯山过来的。”杨秋说道。

  “阿尔斯山?坎亚死了没有?”莫问迫不及待地问道。

  “死了。现在魔武他们已经率军去攻打海罗和普兰斯,继续为依维斯报仇!”杨秋答道。

  “好,好,坎亚死得好,像他这种人,早就该死了。”莫问欣喜万分地说道,“魔武他们做得对,一个人也不能放过!”

  真不愧是两师徒,连想法都一样。

  “青华在里面吗?”杨秋问道,虽然按辈分来说,杨秋和达修是同辈,至少应该称青华一声前辈,但他一向不拘小节,更从来不讲究这些世俗的繁文缛节。

  “是的。师父,跟我进来。”莫问说道。

  “好像走迷宫一样。”转了几个弯之后,杨秋突然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世外高人均是如此,喜欢卖弄玄虚。”莫问笑了笑,心想:很久不见,师父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其实,这间房子是傍着树干建造而成的,这些树是野生的,自然是毫无规律。所以,房屋里面曲曲折折根本就怪不了青华。

  “莫问,我想先去看看依维斯。”昏昏欲睡的璐娜突然睁开眼睛。

  “好,我带你去。”莫问望了杨秋一眼,见他并没有表示反对。

  ※※※

  “依维斯!”璐娜呆呆地看着好像是睡着了一般的依维斯,轻声唤道。

  莫问和杨秋看了也是倍添伤感。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璐娜在低低地饮泣,给人一种无限凄凉的感觉。

  “依维斯!”过了一会儿,璐娜突然大嚷一声,像发疯一样扑在水晶棺材上,用手拍打着棺材。

  “依维斯,你还活着,是吗?依维斯,你怎么连再见都不跟我说一声,就悄悄地走了!”璐娜语气含混不清地叫道,泪水滴落在水晶棺材上面。

  棺材里的依维斯容貌依旧,一丝凄然的笑容还若隐若现地凝固在嘴角。璐娜想起以往的种种,更是柔肠寸断。

  “依维斯,我不该离开你们,不该离开你和小叮当。”璐娜嘶哑着嗓子,这几天她终日以泪洗面,把嗓子也给哭坏了。

  “璐娜,冷静点。”一向铁石心肠的杨秋此时也几乎忍不住了,拍着璐娜的肩膀说道。

  “杨秋前辈,你能救救依维斯吗?”

  “救人?我无能为力。”杨秋摇了摇头,杀人,他倒是十分在行,跟他说救人,那简直是开玩笑。

  “那依维斯还有救吗?”璐娜抱着杨秋的手臂,抬起头充满渴望地望着杨秋。

  “有的,一定有的。青华一定会有办法。”杨秋平静地说道,但内心却是一片翻滚,对于医术,他所知不多,又怎么可能知道依维斯有没有救呢?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

  “大概是青华前辈他们。”莫问见到杨秋一脸询问的神色,便说道。

  “哦!”杨秋点了点头。看来,决定依维斯能否活命的时候到了。

  “各位,这是晚辈的师父杨秋。”莫问看着一行人鱼贯而入,便指了指杨秋。

  青华、达修、修罗、请学、罗素、天行,岛上所有的人都聚集到这里来了。看来,事情将在今天会有个结果。

  杨秋扬了扬头,向四周望了望,当是打了招呼。

  “终于来了,我等你们很久了。”青华微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除了天行之外,其他人都是大为诧异。青华一大早就把他们叫到大厅,说是今天会有重要事情宣布,等了一会之后,听见了璐娜的哭声,他们就一起走来这里,没料到青华第一句话就这样说。

  “青华前辈,你一直在等我师父?难道我师父可以把依维斯救活?”莫问疑惑地问道。

  “这位小姑娘想必是璐娜吧?”青华没有搭理莫问,反而问道。

  “见过青华前辈,小女子正是璐娜,青华前辈,求求你救救依维斯!求求你了!”璐娜向着青华行了一礼。

  “确切地说,我是在等璐娜,但是,没有你的师父杨秋,璐娜也到不了这里。”青华向璐娜点了点头,转向莫问说道。

  “难道璐娜能把依维斯给救活?”莫问现在凡事都只往救依维斯的方向去想。

  “正是如此,璐娜对于依维斯的生死有着决定性的作用。”说这话的时候,青华一脸的轻松,“我叫你们耐心等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没有璐娜,没有人可以救活依维斯,着急也没有用,这就是我所说的天意。”

  “璐娜?她怎么可能救得了依维斯?”杨秋望了望靠在自己臂弯的璐娜,虽然知道青华医术高深,但还是有些怀疑。

  “真的,我真能救依维斯,我该怎么做?”听到青华的话,璐娜迫不及待地道。

  “小姑娘,你要先养好身体,才有可能救依维斯。”青华说道,“达修,喂她吃一颗九转大还丹,助她恢复元气。”

  “是,青华师父。”达修说着走过来扶着璐娜坐在凳子上,然后把一颗黑乎乎的药丸放进璐娜的嘴巴里。

  那药丸入口即融,璐娜但觉一股暖气从自己的腹部升起,扩展到全身各个部位,浑身无比舒畅。连日的疲劳竟然一下子不见了,精神百倍。

  杨秋、莫问、罗素看着璐娜不过一会儿工夫就一洗疲态,变得容光焕发,忍不住啧啧称奇。

  “青华前辈,我能够为救依维斯出什么力呢?”璐娜一开口,众人更是惊诧不已,连她沙哑的声音也在用了这一颗药丸之后,完全得到改善。

  “好。我要问你问题了,这些问题也许有些难为情,但你要十分认真地回答,并且要照着自己心中所想的都讲出来,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隐瞒。”青华收敛起笑容,肃然说道。

  “遵命!”璐娜说道。

  “第一个问题,你是真心地爱依维斯的吗?”青华话一出嘴,其他人脸上均有点不自然的神色,哪有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这么私人的问题的。但他们毕竟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所以,这种不自然的神色也只是一晃而过。

  “这个……是!是的,青华前辈。”璐娜怎么也想不到青华会问这个问题,脸上飞起了一道红霞,望着四周,迟疑了一会,最终坚决地答道。

  “依维斯是心碎致死,想救活依维斯,便必须通过手术给他换一颗心,而这颗心必须是来自深爱他的人,所以我才有此一问。”青华解释道。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齐声说道。但紧接着,他们又都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思,换心?这可太严重了点,人的心可只有一颗,怎么换?

  “青华前辈的意思是要我把心换给依维斯?”璐娜说道,“只要能救活他,别说是颗心,就算是把我整个身体都给他我也无怨无悔。”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本来我还有点担心,因为只要你心中有一点点犹豫,一点点的不愿意,换过去的心便不能产生作用,而依维斯也不能活过来了。”青华说道。

  “青华前辈,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为了表明自己意志坚决,璐娜咬着牙一字字地说道。

  “但要是没有了心,璐娜岂不是会死?”莫问问道。尽管依维斯是他的挚友,但如果要以璐娜的生命去换依维斯的生命,无论如何,莫问也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理,这对璐娜太不公平了。而且一旦如此,依维斯活过来之后也不会开心的。

  “不会,我们可以给璐娜换上一颗玻璃心,这样她便可以继续生存下去。”青华说道。

  “原来如此。”莫问轻轻舒了一口气,“那为什么我们不干脆给依维斯换上一颗玻璃心,这样的话,璐娜就不用忍受手术的摧残了。”

  “依维斯虽然活着,但已经失去了呼吸,一定要深爱他的人才能使他恢复呼吸。而璐娜本来就有呼吸,所以可以用玻璃心维持生命。”青华说道。

  “不如用我的吧!”顿了一会,莫问突然说道,“我也深深地爱着依维斯。”

  “还有我的,我都这么老了,也不在乎什么玻璃心还是人心。”杨秋被莫问点醒了。

  “一定要是异性的心才行,以阴生阳,以阳促阴,才能够生生不息。否则的话,我们也不用等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了。”青华微微一笑,想不到这师徒俩竟然天真到连自己口中的“爱”也分不清楚是那一种爱。

  “哎!”杨秋、莫问都大失所望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不过,装上玻璃心之后,虽然可以维持生命,但却会有一个坏处。”青华说道。

  “什么?”莫问抢先问道。

  “哎!世事无完美。玻璃心可以让璐娜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下去。但是,就是不能感到幸福,一旦感到幸福,玻璃心就会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而碎,璐娜那时候就要死了!”一向不动声色的青华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会吧?那璐娜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普通人也是可以感觉到幸福的,不然怎么能叫做普通人?青华前辈,你的医术天下无双,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解救方式吗?”莫问问道。

  “很遗憾,没有。”青华答道。

  “只要依维斯能活下来,我不惜任何代价。”璐娜咬着下唇。

  “璐娜,你要考虑清楚才是。换了之后,你便不能感到幸福,也就是说你永远也不能和依维斯在一起,你愿意这样吗?你能忍受这样的折磨吗?”莫问问道,“那可是比死还要痛苦的事情啊!”

  “璐娜,你仔细想想再说吧!”杨秋在“死神之渴望”见过璐娜是如何想念依维斯的,深知要她永远不能接近依维斯她一定受不了,也说道。

  “璐娜,我希望你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手术一旦开始,便不可以中止,更没有后悔的余地。因为你在这过程中一旦心生悔意,两个人就都非常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青华说道。

  “青华前辈,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我都可以动手术。”璐娜强调着说道,“我能在依维斯身上留下一点东西,即使我得不到幸福,我的生命也已在依维斯的身上得到延续和完满,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这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哎!可惜不能用我的心。”杨秋喟然长叹道,“我一辈子都不曾感觉到何谓幸福,玻璃心放在我身上永远也不会破。”

  听了杨秋这话,众人心中都不禁一凛:一个人一辈子都没感觉到何谓幸福,那是多么巨大的悲哀啊!

  “璐娜……”莫问表情复杂地叫道。一方面他希望依维斯能活过来,一方面他也不想璐娜因为这件事情而失去终生的幸福,甚至赔上生命。内心可真是矛盾之极。

  “杨秋前辈、莫问,你们都不用再说了。”璐娜灿然一笑,打断了莫问的话,“青华前辈,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的吗?”

  “这是一个大手术,容不得出半点差错,就算是我,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我们还需要很周详地准备一番。”青华肃然说道。

  在场的人心中均是一凛,青华说得这么严重,可见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

  “首先,我们需要一个密不透风的地方,而且这个地方要够光够亮。心脏的结构异常复杂,血管四处连通,不能有丝毫出错。不过这个我已经准备好了,需要大家做的是守护在周围,绝对不能有一点风吹草动影响到我、璐娜、依维斯三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人。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不过,人力骚扰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小,就算有,凭大家的能力也应能应付。害怕的倒是天气的变幻,现在是夏天,我们又住在这个岛上,近海,容易发生台风、暴雨等等,这是很危险的。

  “其次,这次手术的时间将会很长,对每个人的精神、身体都是一种莫大的考验,尤其是璐娜,你的体质较弱,我不知道你到底能维持多久。所以,每个人事先都要充足地休息,把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

  “最后,我必须告诉大家,手术成功率虽然很高,但是失败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所以大家都要做好心理准备。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大家还有什么问题?趁早问。没有的话,从今天开始我们将连续休息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便要进入手术室为依维斯和璐娜动手术了。”

  “青华前辈,你说这次手术的时间会很长,那到底是多长?”莫问问道。

  “长则一个月,短则三、四天。”青华说道。

  “这么久!”莫问搔了搔头,他本以来换个小小的心,能花多少时间,几个小时也就可以了。

  “没有其他问题了,青华师父。”达修望了望其他人,见到每个人都不吭一声,便说道。

  “前辈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日夜守护在旁边,一秒钟也不松懈。”莫问拍着胸口保证道。

  “青华师父,请放心!”达修跟了青华这么久,今天也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严肃。

  “只是璐娜的牺牲实在太大了。”修罗不无愧疚,师弟有难,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

  “哎!”其他人也纷纷叹气道。

  大家都心情沉重,也没有再说什么了。于是,“永久之谜”里所有的人都回去自己的房间,依照青华的话,好好地准备——杨秋和璐娜也在修罗的导引之下,找到了住的房间。璐娜就住在莫问的隔壁。

  ※※※

  夜色笼罩着“永久之谜”,淡淡的光线透过浓密的树叶,稀稀疏疏地撒落在四周。风从窗户吹进屋子,萤火虫四处无声地飞舞着。璐娜躺在床上,思潮翻涌难以成眠。

  这几天的经历对璐娜来说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依维斯、叮当的影子不断她面前浮现着。

  以前,她每次想到依维斯淡淡的笑容,总会感到一种心酸,同时伴随着一阵阵蒙蒙胧胧的幸福。现在再想起却只是一阵茫然,依维斯能否活过来,还是个疑问。而即使他能活过来,对于璐娜来说,他也已经死了,她已经再也不能见他了。

  璐娜答应青华把心给依维斯的时候,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现在,她也没有感到后悔。只不过,当她安静下来,想象着和依维斯从此不能再见,实在是令她痛不欲生。

  “依维斯,只要你以后能够偶尔想到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泪水从璐娜的脸庞滑下,她喃喃自语道。

  而对于小叮当,璐娜却又是另外一种感情。他是那么调皮、富有活力,甚至当西龙对璐娜讲到小叮当被那个什么铁血佣兵团的人用枪挑起来的时候,璐娜脑子里想到的仍然是小叮当顽皮的笑脸。

  “小叮当,姐姐对不起你,我不应该把你留在那个是非之地,如果当时我把你带走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但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璐娜呼出了一口气,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虽然璐娜不停地对自己说:“不行,我要入睡,入睡!要保持最好的精神,不然的话就救不了依维斯了。”但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她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哎!”她只好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月光,一点点地撒落在树叶上,一缕月光穿过窗户,照射在她的脸上,映出一行行清泪,晶莹动人之至。

  “笃笃笃。”璐娜听见传来几声轻微的敲门声,便走过去开门。

  “璐娜,你睡不着?”来人正是住在璐娜隔壁的莫问,他也是思潮翻涌,难以入眠,又时不时地听见璐娜的叹息,便走过来询问一下。

  “莫问,你也没睡着?”璐娜点了点头,承认道。

  “呵呵,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睡不着。”莫问苦笑着,“但你这样下去可不行。”

  “我也知道这样不行,但我就是睡不着,有什么办法呢。”璐娜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哎!”莫问低头叹气。

  “莫问,你帮我一下忙,点我的睡穴吧!”璐娜提议道。

  “也只好这样了。”莫问点了点头,“你先躺在床上,明天一早我再帮你解开。”

  “莫问,谢谢你!真的!”璐娜闭上眼睛。

  莫问凌空往璐娜身上轻轻一戳,璐娜立刻陷入了沉睡之中。莫问帮她把被角拉了拉,认真地看了看璐娜的脸,她比几个月以前不知道憔悴、消瘦了多少。接着他又想到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大概也苍老了不少,忍不住又是一阵叹息。

  ※※※

  圣历2109年7月21日。星狂一路上经过一座座残破不堪的城,看到一片荒凉的景象,心里也不禁一阵阵叹惜。

  “本来,这些人都可以过得很好的,都是坎亚造的孽。要是让我来管理这个国家,管保家家户户都生活得很好。”星狂用马鞭指着佝偻着背三三两两地走在烈日下的人们。

  魔武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些人过得怎样他根本就不关心,他现在关心的仅仅是依维斯能否活过来,还有自己是否可以攻破普兰斯,然后再挥军大破埃南罗。至于大破埃南罗之后,接着应该干什么,对不起,那太遥远了,目前他只考虑到这里,太远的事情他才不会浪费心思去想呢。

  而魔武的黑暗斗士在阿尔斯山一役中伤亡惨重,损失了一大半,但是,好在他的战绩非凡,越来越多的黑暗斗士来投靠他,现在,他手下又有大约一万余名铁血佣兵级的黑暗斗士。至于没达到铁血佣兵级的少部分黑暗斗士,都给魔武编入了星狂的军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兵贵精不贵多,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穿着这套黑色的制服的。”

  星狂对那些被魔武淘汰的士兵却是照单全收,他觉得士兵这种东西多多益善,人多好办事,人一多气势也就宏大了。这样一来,光是吓就足以把对方吓个半死。现在,他手下的兵马也足足有三十万了,还都是清一色的骑兵。

  “坎亚罪有应得,魔武大人那一仗打得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令山河变色、日星闪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维拉口沫横飞,说得好像身历其境一样,跟着菲雅克一路拍马屁,他也学会了几招。

  “你亲眼看到了吗?”一路走过来,魔武不知道听了多少拍马的话了,本来他也懒得开口,但这一次,他实在无法忍受了。对维拉说完后,他皱着眉头,转向星狂,“怎么你身边尽是这样的人?”

  “魔武大人,是我管教不严。”星狂给魔武那么一望,怯意顿生,一边急忙赔礼,一边训斥维拉,“不好好想着怎样打败普兰斯,老是在卖弄口舌,还不给我赶快向魔武大人赔罪!”

  “魔武大人,属下罪该万死。”维拉吓得几乎从马背上掉下来,忙不迭地说道。要是得罪了星狂给他骂几句娘也就算了,得罪了魔武,可不是闹着玩的,随时连小命都丢了。

  魔武并不答理,侧了侧头,置若罔闻。

  维拉见魔武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便也赶快住口不说。一旁的菲雅克则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又暗叹好险,好在自己并没有和维拉一起犯错,否则的话,现在倒霉的就不止维拉一个人了。

  “魔武大人,再过几天,我们便要进入普兰斯边境了,不知道魔武大人有什么策略呢?”星狂连忙岔开了话题。

  “打仗,我从来就不需要任何策略!”魔武冷冷地说道。

  “属下认为还是需要一定的方针的。”星狂小心翼翼,“玻利亚这人狡猾得很呢!”

  “哦?那由你来制定就行了。”魔武不屑地说道,“以后不用跟我提这个。”

  “是。”星狂垂头答道。于是,在这个军队里,星狂比魔武更像个统帅,负责调度一切,而魔武则好像他手下的一个大将,随时听候命令。

  不过,虽然前几天他们还在一起喝得酩酊大醉,而魔武现在也表明自己的态度,但星狂由于以前曾落在魔武的手里,被折磨了一通,所以对魔武依然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在魔武的催促之下,再加上星狂本来也是个习惯急速行军的人物,他们的行军速度非常之快。以他们的速度推算,大概只要再过四到六天,他们便可以进入普兰斯境内了。

  

第三章 义无反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