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好事多磨

    圣历2109年7月22日,“永久之谜”。

  “青华前辈。”莫问兴冲冲地望着青华,“今天我们要开始了吧?”

  “还要先看看璐娜的身体状况。”青华看了看璐娜的脸色,说道,“你过来,我帮你把把脉。”

  璐娜急匆匆地走了过去,把手伸出来,放在桌面上。

  青华认真地把着脉,表情严肃。旁边的人都非常紧张,仿佛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见。

  “怎么样?”莫问忍不住问道。

  “恐怕不行。”青华微微叹了一口气,“璐娜的脉象紊乱不休,明显是悲哀过度,睡眠不足所致。”

  “青华前辈,我这几天可都在睡觉啊!”璐娜一脸不解,焦急不已。

  “我知道,不过是有人帮你点了昏睡穴你才得以成眠的。”青华说道,“虽然点了昏睡穴可以使人进入睡眠状态,但是,这种睡眠毕竟并非自然睡眠,睡是睡了,效率却是很低。”

  “青华前辈,都怪我!”莫问内疚万分。

  “不,怪我!我真没用,不争气!一点小事情都办不了。”璐娜咬了咬下唇,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也不能怪你们,璐娜最近受了太多变故,心情平定不下去也是人之常情。”青华淡然说道。

  “青华师父,那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璐娜安定下来?”达修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这需要璐娜以个人的意志去克服,至于我们,只能耐心等待了,好在时间并不那么紧迫。”青华说道,“璐娜,你千万不要有过重的心理包袱,总之,一天不行,我们等两天,两天不行,我们等三天,一直等到可以为止。”

  “是,青华前辈。”璐娜泪流满面,她本来以为今天就可以开始动手术了,没想到到头来却是空喜一场,而且还是由于自己的原因。

  “莫问,你先陪璐娜回去休息吧,我有话跟你的师父他们说。”青华说道。

  “好的。”莫问点了点头,陪着璐娜走回她的卧室。

  “各位,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使璐娜走出自己的心理阴影,尽快让她恢复平静,否则手术便将会遥遥无期。”青华说道。

  “那我们该做些什么?”难得说一句话的罗素问道。

  “这就需要大家去想了。”青华说道,“总之,一切能松弛她的神经,使她走出悲伤的方法都可以用。”

  “这个啊?我可不在行。”杨秋环抱起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姿态。

  “青华师父,这也太难了点。”达修也是愁眉不展,他自己尚且需要别人安慰,又怎能去抚慰别人。

  天行、罗素、请学、修罗也纷纷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这么一群名震天下的高手,在开解别人这一方面,跟白痴好像也没多大区别。

  “多陪她聊天,说些能让她高兴的话吧。”青华对此也颇感无奈,虽然青华自己可以对依维斯之死看得很开,但他对控制别人的想法却是无能为力。

  “聊天?”杨秋依旧是那副无奈的样子,不该说话的时候,他总是不说,该说话的时候他也经常不说,突然叫他去没话找话,那真比叫他去死还难。

  “你们呢?”青华的眼睛在其他人的脸上扫过。

  “试试吧!试试吧!”那几人在青华的注视之下,只好说道。

  就这样,这些随便放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会引来无数敬仰目光的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地陪着璐娜聊天,向璐娜展示着他们最为笨拙的一面,在这个方面,除了请学稍好一点之外,其他人的表现甚至比世界上最拙劣的演讲家还不如。

  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对璐娜说:“璐娜,你要开心起来啊,这样依维斯才可以活过来。”或者是说:“璐娜,平静点啦,呵呵!”

  他们这样说的时候,脸上都在拼命地装出笑容,而实际上,在这种环境之下,他们哪里高兴得起来?对于这些,璐娜只能是苦笑连连,就那么几句话,听了无数遍,她的耳朵都快长茧了。

  而莫问的劝说,起到的作用却比较大一点,因为他跟依维斯比其他人更为熟悉一点,不过他本来也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作用再大也还是有限。

  时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过着,所有的人在私底里都是忧心忡忡,对于什么时候能够动手术,每个人心中都是一片茫然。甚至就连青华也不例外,虽然他表面上一片平静,内心却也有些许的紧张,毕竟,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依维斯去做!

  ※ ※ ※

  圣历2109年7月24日,阿尔斯山。

  星狂、魔武、杰伦率兵离开了阿尔斯山之后,阿尔斯山上的士兵少了很多,不过,倒是更加有利于重建。在这几天之中,在风杨的指挥之下,士兵把本来已经成为废墟一片的阿尔斯山修整一新。

  “风杨,未来的大本营图样你叫人设计得怎样了?”西龙问道。

  所谓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虽然西龙对居住的地方并不讲究,但有些表面功夫也是不得不做的,不然的话,又怎么能使士兵们确信“前进军”是有前途的呢?

  “图样已经设计好了,请西龙大人过目。”风杨说道。

  “不错,不错。”西龙接过图样,仔细地看了看,他本来就涉猎甚广,天文地理几乎无所不晓,虽然大多没有达到精通的地步,但是从一张图上判断出设计的好坏,对他来说倒还不是难事。

  “我想星狂他们大概也快到了吧。”风杨说道,“哎,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我们已经杀了坎亚了,依维斯总统领也可含笑九泉了,何必还要去四处征讨呢?况且,现在‘永久中立之地’刚刚重新落入我们的手中,各地还很混乱,我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好好治理。”

  “他们好几天都没发信回来,到了自然会给我们消息。”西龙说道,“你也看到了,不让他们去打仗,他们迟早也会闹出别的事情来。”

  “哎!属下并不担心杰伦那边会发生什么不测,但属下却担心星狂求胜心切,再次被玻利亚挫败。而且恕属下直言,魔武大人也并非是那种有谋有计之人,两个人凑在一切,恐怕,一不小心他们便会落入玻利亚的陷阱。”风杨不无顾虑地摇了摇头。

  “依维斯遇害之后,我和星狂一路打过来,觉得他现在已经稳重了很多。而且,魔武能战胜坎亚,证明他也不是只凭匹夫之勇之人。我们大可放心。”西龙说道。

  “玻利亚毕竟不是坎亚,西龙大人。”

  “担忧也无济于事。还是尽量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吧!”西龙说道。

  “是。”

  “我突然担心佛都会趁虚而入,你们埃南罗这个亲王,可没有什么事情干不出的。”西龙有些担忧地说道。

  风杨皱了皱眉,道:“属下也有此虑。”

  ※ ※ ※

  圣历2109年7月25日,普兰斯边境城市彼洛维。

  星狂离开普兰斯国境之后,玻利亚便命令自己的亲信帕潘率领军队进驻彼洛维。而彼洛维在帕潘出色的治理之下,也慢慢恢复了原来的面貌。

  此时,帕潘正在四处巡视着,作为玻利亚一手培养起来的亲信,他十分谨慎,几乎事必躬亲。这样一来,减少了不少差错,不过,帕潘头上的白发却也因为操劳过度而多了起来。

  “帕潘将军,属下觉得您应该多点休息,这样累下去可不行。”副官比什说道。

  “玻利亚元帅对我寄予很高的期望,我哪敢有丝毫的懈怠?”帕潘说道。

  “可是,身体也同样重要。否则,又怎能很好地完成玻利亚元帅的任务呢?如果玻利亚元帅看到帕潘将军你现在这副模样,恐怕也不会赞同的。”

  “是啊,帕潘将军应该好好保重呢,你可是千金之躯,国家的栋梁,要是出了事,可不得了。”另一个瘴头鼠目的军官说道。此人名叫拉什尔,原来是大王子可约的手下,被分派来这里协助帕潘。帕潘虽然对他的为人十分不齿,但碍于对方是大王子的手下,也没有对他怎样,否则,依帕潘的性情,怕早就把他轰走了。

  “我会注意的。”帕潘定定地说道。

  正在此时,一个通信兵跑了过来,禀告道:“帕潘将军,根据我们在‘永久中立之地’的间谍得来的情报,星狂率领军队往我们这个方向前来。”

  “星狂?”帕潘一惊,但立刻又恢复了平静,吩咐道:“比什,传令下去,部队进入战备状态!”

  “是。”比什说完,马上匆匆忙忙地下去传令了。

  “帕潘将军,有什么需要属下效劳的?”拉什尔凑过来说道。

  “拉什尔……”帕潘沉吟着:给他一个什么样的任务呢?太重要的话他肯定应付不过来,而且万一出了差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那你就负责安抚城内的居民吧!”

  “帕潘将军,属下希望上战场打仗,报效国家。”拉什尔失望地说道。

  “民心是很重要的,拉什尔,你的口才不是很好吗?应该发挥你的特长,这样我们在前方才会没有后顾之忧,才能更好地打仗。从某一个方面来说,后方的工作比前方要更加重要呢!你又何必舍弃自己的长处,而去苦苦追求自己不大擅长的东西。”帕潘耐心然而也违心地说道,对于拉什尔这样的人,他没有丝毫的好感,也实在对他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可是帕潘将军,国家有难,大丈夫理当驰骋战场,真刀真枪地和敌人血拼。要我龟缩在后方,属下实在难以接受。”拉什尔有点恼怒地说道。

  “每一个岗位都是在为国家做贡献,作为你的上司,我希望你顾全大局。”帕潘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哄小孩子。

  “帕潘将军可别忘了,我也是大亲王可约手下的一名大将,曾经立下赫赫战功呢!而且,我在这里虽然是你的副官,但是,我可是代表大亲王的。”软的不行,拉什尔只好来硬的了。

  其实,拉什尔口中的所谓“赫赫战功”也就是曾经带领着十万军队,“非常漂亮地围剿”(带引号的句子引用自拉什尔给可约的书面报告)了一支“整整一百个人”的盗匪团伙。而且,为了突出“一百个人”之多,拉什尔当时还在这四个字下面加了着重号。

  而围剿的结果是杀死了五十三个盗匪,抓住了四十个,其他七个“不幸”——也就是那个盗匪团伙中最有权势的七个人,成了漏网之鱼,而自己的军队“才仅仅死了五百多个而已”。后来,那七个人逃跑了之后,又重新组织了一个盗贼团,声势比以前更为浩大,他们的宣传也正是选择从拉什尔着手的,他们是这样说的:“像拉什尔这样的人都可以统率十万人的军队,我们的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呢?我们就是要造反,要建立新的政权,这样我们的国家才能重新恢复活力。”而拉什尔也因此而名声大噪,虽然这种名声是负面的,不过毕竟是名声啊!

  “我是将军,我有劝决定一切,要是你不服从命令,我只好依照军令行事了。”帕潘忍无可忍。

  “是。帕潘将军。”拉什尔迫之无奈,涨红了脸,委屈万分地答道。心里也从此对帕潘充满了恨意,并因之而对玻利亚产生了难以化解的仇恨。不过,要是帕潘知道拉什尔日后对战局的影响有多大的话,他一定会为自己今天所说的话后悔不已。

  “再给我好好地去侦察,务必探察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马。还有,马上发信告知玻利亚元帅这里发生的一切。”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帕潘也不再理会拉什尔,转而对那士兵说道。

  “你们都退下去吧!我需要静一静,好好地想一想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帕潘挥了挥手,继续说道。

  ※ ※ ※

  暮色沉沉,彼洛维城显得阴灰无比。站岗的士兵们扛着长枪表情肃然地在城墙上走来走去,不敢有丝毫的不认真。

  “帕潘将军。”比什已经安置好一切,又跑回来这里。

  “都准备好了?”帕潘看了看这个最令他放心的手下一眼。

  “是的,帕潘将军,士兵们群情激昂,保证随时都可上阵杀敌。”比什说道,“帕潘将军,晚饭时间到了,该用膳了。”

  “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弄清楚,需要再想一想。你自己先去吃吧,忙了这大半天的,也够累的了。”帕潘眉毛扬了扬。

  比什自然不会就这样抛下帕潘自己去吃饭,问道:“帕潘将军,你有什么事情不妨说给属下听听,也许,属下能提供一点参谋呢!”。

  “星狂的军队以速度见长,很快,他们便会来到这里了,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帕潘说道,“不过,这并非问题的关键,我隐约觉得星狂这一次这么有恃无恐挥军来攻打我们普兰斯,必定是有其他杀手锏。否则的话,他们刚刚攻打完坎亚,正需要休整一番,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再次发动战争呢?”

  “属下也深有同感,就算星狂再狂妄,但被玻利亚元帅挫败之后,怎么样也会有一点心理阴影,没理由这么快就又卷土重来。”

  “还有,他们来了之后,我们究竟是要死守呢,还是应该出城迎战,这个我也没有想清楚。”帕潘说道,“上一次哥撒亚就是贸然出城迎战——当然,他还犯了其他一些战略上的错误,才导致兵败。但要是死守的话,便难以对星狂军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部队的机动性实在太强了,一输他们一定会迅速撤退,当我们打开城门,想去追赶的时候,他们已经一溜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们便只有徒呼奈何。”比什说道。

  “正是如此。”

  “帕潘将军,我们何不请示玻利亚元帅再做打算?”比什提议道。

  “我已派人发信过去了,但恐怕已经来不及了,星狂进军的速度可是非同小可。”帕潘忧虑重重。

  “属下明白。”比什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四周一片静寂,他们俩站在城墙上一动也不动。饭已经有士兵帮他们送了过来,不过他们只是草草地吃了几口。不时有士兵从他们身边走过,行了一个礼之后也都默默走开,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帕潘和比什不愿意受到任何打扰。

  ※ ※ ※

  “报告帕潘将军。据称与星狂同来的还有魔武,他带着人数大约为八千至一万名黑暗斗士,而星狂手下则有二十万到三十万骑兵。” 晚上十点二十三分,侦探营的士兵终于带来了消息。

  “黑暗斗士?”帕潘皱了皱眉头,脸色越发凝重。魔武攻打坎亚时的彪炳战绩,帕潘自然也有所风闻。

  “还有没有其他情况要汇报的?”比什问道。

  “原‘前进军’西部兵团在杰伦的带领下,正在向海罗进发,预计不日将到达海罗边境。”那士兵答道。

  “看来,他们的胃口依然不小嘛!”帕潘冷静了下来,微笑着说道。

  “帕潘将军,看来这一次我们可真是碰上强敌了。”

  “你马上连夜再给玻利亚元帅发信,报告我们刚刚收到的消息。”

  “是。”比什也不再多言,急匆匆地跑了下去。

  “战争,为什么要有战争?”站在城墙上,帕潘突然无缘无故地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而他自己也被这个念头震住了,带兵多年,现在又是大敌当前,自己居然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不管如何,我一定不能辜负玻利亚元帅对我的期望!”帕潘默默地想道。

  夜,渐渐深了,彼洛维城里的鼾声四起,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声婴儿的啼哭声。这样一座刚刚恢复人气不久的城市,在不久之后,看来又要再次受到战争的荼毒了。

  ※ ※ ※

  圣历2109年7月26日。

  “什么?守卫彼洛维的是帕潘?”星狂提高语调嚷道。离开阿尔斯山之后,虽然,他还没有摆脱依维斯死去的悲伤,但一想到即将可以报仇——不但是为依维斯也是为自己,他的情绪却是越来越高涨。

  “是的,星狂团长。”维拉答道。

  “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星狂说道,“上一次就是他诱使我中了玻利亚的计策,苍天有眼,让我再次碰到他,这一次我要杀他个片甲不留,给玻利亚一个下马威。”

  “星狂团长一定能够旗开得胜,横扫普兰斯。”看来,菲雅克早就忘记自己是普兰斯人了。

  “快找个人去向魔武大人禀报这个消息。”星狂自己可不敢去跟魔武说,一走近魔武的身边,他就觉得不寒而栗,现在他已经不大明白上一次为什么自己会和魔武一起喝个烂醉了。

  “是,属下马上就吩咐手下去办。”维拉躬身说道。换在平时,他肯定会把这种“美差”揽在自己身上,因为这样既可以讨好星狂,又可以趁机接近魔武,向他邀宠。不过,自从上一次碰了钉子之后,他也学乖了,视魔武为畏途,能避则避。

  “去吧!”星狂挥挥手,示意维拉退下办事。

  “星狂团长,你准备采用什么战略呢?是不是像上次对付哥撒亚一样,把对方引出城来,然后再由我率兵先拿下对方的城,使对方走投无路,最终只能束手待毙?”菲雅克眼巴巴地说道。时世不同了,上一次他还是普兰斯王子,手下有几十万兵马,现在,他却是寄人篱下、仰人鼻息。

  “帕潘不是哥撒亚,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哥撒亚一样的。”星狂说着突然想起了那时的自己,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可真是恍如隔世。那时的他轻狂无比,几乎谁都没有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想到今天的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学会了叹息和回忆呢!

  “是我糊涂了。”菲雅克说道。他本来希望星狂能拨给他一些兵马再当一回指挥官,如今看来,这个梦想恐怕就像当普兰斯国王一样难以实现。

  “人谁无错呢,知错能改就好了。”星狂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菲雅克听。

  “谢谢星狂团长的指点。”菲雅克睁大着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看了看星狂,这句话可不像是星狂会说的话。如果星狂是说:“你蠢得像头驴子啊!”菲雅克虽然表情会难看一点,却更容易接受。

  “魔武大人。”星狂瞥见魔武走了进来,立刻站了起来,叫道。

  “什么时候发动进攻?”魔武也不客气。

  “魔武大人,你认为明天怎么样?”星狂表面上毕恭毕敬,心里却想道:不是说好由我全权负责吗?

  “好,就明天。”魔武撇了撇嘴,走了出去。

  “这样就走了?”星狂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暗叹道,“看来,魔武真的不打算参与指挥军队了。也罢,早走早好。”

  “星狂团长。”菲雅克一边打量着星狂一边叫道。

  “什么事?”星狂明明知道菲雅克是为了要率兵打仗,却故意问道。

  “呃……到底需不需要我效劳?”菲雅克犹犹豫豫,他对星狂的态度实在没什么把握。

  “你是普兰斯王子,要是你上阵之后遇到危险,到时我怎么向普兰斯千千万万人民交代呢?”团长做久了,星狂慢慢也学会了打官腔。

  “是,星狂团长。”菲雅克一脸的沮丧,气得差点背过气去,想起当初自己有几十万士兵,结果为了争皇位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在星狂的军队里,就实际权力来说,连一个普通军官都不如,心情更是大为低沉。

  “既然你这么喜欢带兵,我就分配一支军队给你。”星狂看了看菲雅克,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有点同情心,自己当初也利用菲雅克干了很多事情,现在算是给他补偿。

  “谢谢星狂团长。”菲雅克立刻来了精神。

  “那好,从现在开始,你就负责炊事,手下大概有五百来个士兵。”星狂显得非常慷慨。

  “星狂团长,我希望上阵杀敌,夺回我失去的一切。”菲雅克面色有些发白地说…

  “为什么不尝试尝试管理后勤呢?”星狂口里这样说,心里却想,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他是那块料吗?

  “这样的话,我宁愿跟随在星狂团长左右。”菲雅克心里想:跟在星狂旁边至少还显得威风一点,要是真的去做厨房头儿,那可就真是给人笑掉大牙了!

  “不去就算了,其实主管厨房,可以吃到很多别人吃不到的东西,不是很好吗?”星狂冷冷地说道。

  “星狂团长,我并非是嘴馋之人,山珍美味于我如浮云耳!”

  星狂正想说不是嘴谗,是好色。但此时,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不是吧?不会这么巧吧?”星狂皱着眉头跑了出去。现在是傍晚时分,乌云密布,狂风骤起,士兵们忙碌地跑来跑去。

  “哎!看来,行动要改期了。”星狂犹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而菲雅克在幸灾乐祸和悲哀两种心情之间摇摆着,一方面他觉得星狂不让自己统帅兵马,突然出现这种状况是老天爷在惩罚他,罪有应得;另一方面他又想赶快把普兰斯军队打败,自己好回到普兰斯当国王,就算是傀儡皇帝也好,至少可以到民间挑选很多美女,以供娱乐,怎么也比现在强。

  电闪雷鸣,过了一会,豆大的冰雹便劈里啪啦地打下来,整个军营刹那之间便被笼罩在冰雹之中。

  “连老天爷也不肯帮我吗?”一种失落的感觉从星狂的心中涌起。

  冰雹,越下越大,可是星狂却依旧在冰雹中发呆,眼中充满了愤恨和失望之色,浑身都湿淋淋的。菲雅克几次想劝星狂回去,可星狂却都不为所动,菲雅克无可奈何,只好冲回帐篷里,拿了一把大伞,遮在星狂的头上。

  “走开!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星狂语气十分平静,但却明显让人感觉到其中包括着的愤怒。

  “星狂团长,雨伞给你。”菲雅克只好说道。

  “滚,我叫你滚开!你听见没有!”星狂咆哮起来,接过雨伞,把它撕裂了之后,狠狠地扔在地上,踩了几踩。

  “是。”菲雅克咬了咬下唇,他本来是出自好心,却没有想到星狂会这样对他。菲雅克一生之中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对待,既而又想起自己在军营里所受的种种冷眼,一时悲从中来,眼泪竟然怔怔地流了下来。

  “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星狂举起双臂,向着天空挥舞道。如果在这种天气之下,贸然去攻城的话,肯定是吃力不讨好的。但不去攻城的话,却会错失良机,玻利亚肯定会利用这下雨的时间,制定好方针,并告知帕潘的。星狂想到为依维斯报仇和为自己报被围困之仇一样都是遥遥无期,心情越来越恶劣。

  “星狂!”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魔武大人?”星狂看见了魔武正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帐篷门口,依旧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对魔武的恐惧使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明天还照原计划进行吗?”魔武问道。

  “魔武大人,你看这种天气,哎!我们也只好在原地休息两天,等天放晴了再作打算。”星狂想了想,“现在城墙湿滑,土地泥泞,对我们行军、攻城都非常不利。”

  “好。”魔武一转眼消失在门帘后面。要是让他来号令三军,他才不会去管什么天气好不好,只要他觉得士兵的状态还行,他便会压上去。但现在,既然已经说由星狂做总指挥了,他暂时也不想再说什么。

  “好冷!夏天的天气本来就变幻莫测,我又何必埋天怨地呢?”也不知道为什么,和魔武对话之后,星狂的心情立刻变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对于自己刚才那种愤愤不平的态度,他只是觉得好笑。此时,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佝偻着背,准备跑回去,又看见菲雅克还呆立在雨中,便一把把他拉了回去。

  “不知道杰伦那边怎么样了,该不会像我这里一样,也下冰雹吧?”星狂边跑边想道。

  

第四章 好事多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