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至强的死念

    天历2062年,在一个不属于任何国家管辖,也没有任何国家希望管辖的小岛上。一个人在荆棘中艰难地前行着,他已经奄奄一息,全身上下布满伤口,鲜血流遍全身。有些地方已经化脓,一些细小的毒物总是在他化脓的伤口飞来飞去。他也懒得理它们,任由它们吸取自己的脓血。

  他来到“遗弃之地”已经两百多天。这个地方果然如传说中所说,是众神所遗弃之地。

  一路上,所见的无不是最凶残的毒物与怪兽。无数次的厮杀,一次比一次凶险。每一次都将他向死神推进一步。只是,他凭借着自己一股至强的复仇信念才能活到现在。

  他,身为云梦国的四大护国武士之首,魔武双xiu,虽不敢称天下无敌,在云梦也是完全可以跻身前十位的强横之士。做了足足一年的充分准备之后来到这个地方,两百多天之后却也沦落成这个模样。看来,这遗弃大陆确实不是人类可以生存的地方。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微微一笑。这样就更加证明能够在这个地方生存十二年的那个人,正是自己所要找的人。他一定有着比传说中过之而无不及的实力。他一定可以帮自己完成复仇的愿望。想着,他仰天长笑起来。

  他趴在地上,一步步地往前爬,双脚彻底溃烂,完全无法支撑他的身体。有毒的草茎划过伤口,像锋利无比的刀在无情地切割着他。但是,对于这些,他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他感觉不到痛,也感觉不到自己微弱的生命力在被这最弱小的小草一丝丝地夺去。他只知道往前爬。只知道希望就在眼前,那是复仇的希望,为一家一百零四口复仇的希望。那座山,那座高耸入云的那烂山,就是这个希望。

  没有任何声响,一个身影,着一件红色的长袍。传说中,这件长袍十三年来从来没有与它的主人离开过。传说中,十三年前,这件长袍是白色。

  “你很幸运。”红袍的主人看着趴在地上的他,已经几乎变成一团肉泥的他,微微笑着,不带着一丝同情地微微笑着。

  “死……”他极力地想说出话来,但是他的舌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或许是上次和那个会高段魔法的力克怪战斗的时候没的,又或许是上上次和那个力可拔山的残海妖战斗的时候没的,又或许是更上一次……

  “这就是你的要求吗?”红袍的主人弯下腰,从他的背甲中拿出一张被保护得完整无缺的纸,上面写着“青阳天卫府,全府六百五十七口。”

  “嗯……”他使劲地把头磕在地上,眼中默默地流着泪。这个当年在云梦人人尊敬的四大护国武士之首现在的模样,可以让最狠心的人为他流下泪来。

  “好吧,我知道了。”红袍的主人说着,收起纸,望着他,“不过,我怀疑你现在还有没有死的能力。”

  “呜……”他拼命地摇着头,然后不知怎地,身体剧烈地膨胀起来。数秒之后,随着“蓬”的一声巨响,方圆数百米之内变成一片焦土。只有红色的长袍依然如故地飘着。

  “想不到你居然还留着这一招。”红袍的主人微微笑着抬起头,望向“神之祝福”的方向,然后脸色沉静下来。他仿佛看到数万里之外,故居的窗前有一片叶子在风中缓缓地飘落。

  ※※※

  十三年前,那个窗户见证了自己辉煌的极至。那年自己只有十八岁,那时候他有个名字叫杨秋,而不是现在的“死神之吻”。

  十八岁,对于别人来说,或许还只是在父母羽翼之下的一只小羊羔。但是这一年的杨秋,将大陆排名前十位武者中的七位打翻在地,其中最高的是号称天下仅次于“梦幻天使”的“胜利者”拓拔言律。他是柔里国第一武士,一身“天神霸劲”强横无比,不仅刀枪不入,甚至连低级一些的魔法对他也没有作用。将近四十年的武士生涯里除了曾经输给梦幻天使外,未曾一败。加上曾经帮助柔里国主天夜南征北战,创下柔里的基业,打败过他的梦幻天使又极少现身,所以他在大陆上风光无限,无人可出其右。

  天历2049年,杨秋正式约战拓拔言律。拓拔言律慨然应允。那一仗的地点选在杨秋的家门口--大陆九大门派“天剑门”的大门口。

  天下第二拓拔言律与不败少年杨秋,谁更强?这是那一年,整个大陆最关心的事情。

  正式交战的那一天,前来观战者竟达百万之众,以至比武无法进行。最后,当时大陆享有盛名的两个魔法师加兰和荷意出面为他们做了一个究级结界“神之封锁”将他们二人笼在一个方圆十米白色但不透明的大球当中。比武才能正式进行。

  一个时辰之后,结界被一道血光冲破。那是杨秋的血,但是死的是拓拔言律。没有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从结界的云烟中走出来的是杨秋。

  那一仗很苦,自己几乎要认输。杨秋想起那一仗,嘴角禁不住有些得意地翘起来。

  但是自己没有认输,因为拓拔言律不让他认输,他要杀了杨秋。理由是杨秋太年轻,他知道自己的年龄是杨秋的三倍,要是这次将他放出去,那总有一天杨秋是要超越自己的。要他做老二,他已经快要发疯了。做老三更加是不敢想象。所以,他要杀了杨秋。

  只是他没有想到,最后死的是自己。他连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即使是一个普通人,如果被死亡威胁也会在瞬间爆发出惊人的杀伤力,何况这人是杨秋?

  在将死的那一刻,杨秋领悟了天剑门第一代宗主“剑神”罗兰的终极奥义--“死之觉悟”。在面临死亡的那一刻,杨秋成为了天剑门开宗三千多年来第二个领悟“死之觉悟”的人。而拓拔言律就成为了第一个死在“死之觉悟”下的人。

  拓拔言律死的时候,眼中充满恐慌与惊诧。看来,在死的那一刻他并没有觉悟。

  杨秋走出的那一刻,百万之众注视着他--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一个左手无力地垂着,右手却拿着剑的少年。

  那一刻,注定他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人物;那一刻,注定“天剑门”要成为天下最辉煌的门派。无数的欢呼聚在一起,直达上天。这些欢呼,是献给天剑门,更是献给杨秋的。人群中,有很多是天剑门的门人,但更多是即将成为天剑门的门人。

  但是有一个人比所有的人都重要,那就是自己的父亲--杨莘,天剑门门主。看到自己的父亲在人群中微笑着望着自己的那一刻,杨秋感到了满足和骄傲。

  曾经,有人耻笑杨莘是天剑门九十四代门主中最弱最无能的一个。因为无论武功与智略都算不上佼佼。但是,随着杨秋的长大,这种声音越来越少。到现在,这个声音已经完全消失了。天剑门注定要在他杨莘的手里,成为天下最强的门派。

  天剑门一役,让天剑门与杨秋在世人面前树立了无可匹敌的威望与不败的名声。从这一天,自那一刻开始,天下姓杨。

  但是,在此同时,有另一个想法在世人的心中不可遏抑地呈现出来。战胜了天下第二是不是就意味着天下第一呢?如果只是无聊的市井之徒有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么最多只不过是街头巷尾多了一些谈资而已。因为,谁都知道,梦幻天使已经十八年没有出现了。没有人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是否活着。

  但是最重要的是八大门派也有这样一个想法。

  终于,在天剑门之役的三个月后,在八大门派的全力促成下,消失多年的梦幻天使接受了杨秋在战胜拓拔言律第二天就公开发表的挑战书。由八大门派公开梦幻天使的答信中,只有一个字“战”!

  同一年,杨秋应梦幻天使之邀来到高潭偏远的“恶浪谷”。这一次,没有观战者,因为梦幻天使不希望有观战者。这正合梦幻天使的风范。除了对手,没有人见过梦幻天使的模样。

  这次交战的结果,在史书上有记载:“天历2049年秋,‘天剑’杨秋于恶浪谷与号称天下第一的梦幻天使决战。历时一天,最后,杨秋走出山谷,远遁‘遗弃大陆’。”

  也就是说,除了极少数人以外,没有人知道,到底谁赢谁输。

  但是,众所周知的是此战后的第二个月,天剑门被八大门派围攻,四大强国置婶罔闻,从来都是正义使者的梦幻天使也没有出现。天剑门从此灭门,杨莘自刎身亡。

  ※※※

  “就到秋天了吗?”杨秋闭上眼睛,幽幽地说。

  杨秋的剑随着杨秋漂洋过海,又在地上拖了几千里,在这个秋天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终于拖到了青阳。

  “这柄剑是越来越重了。”杨秋坐在一家酒馆里捶着自己的双腿。店里的人都看着这个腰间挎着剑的人,眼里露出奇怪的神色。

  放眼青阳的街道,耀武扬威的学武之人随处可见。力气大的当骑士,骑着高头大马扮威风。力气小但吃苦耐劳的去学魔法,学那些老家伙扮深沉。力气小又不想勤奋努力的,就去当游吟诗人骗吃骗喝。但是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学剑。

  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少人懂得尊重剑了。十三年前的兵家之首,现在已经不再时髦了。如果除去十三年前就已经习剑的人的话,那么剑可以说是已经被遗弃的兵器了。

  十三年前的天剑门惨祸断绝了全天下练剑人的念头。

  恶浪谷一战后自己曾经见过父亲一面,接着按照与梦幻天使的约定隐居去了“遗弃之地”的那烂山。并誓言从今往后每年只踏足大陆一次,最长不超过三天。梦幻天使念他尚有老父,于是答应了他。但是,杨秋没有想到遵守约定隐居那烂山的第二天,他的父亲就被仇家五马分尸了。在史书上却说什么自刎。

  于是,杨秋成了整个大陆要价最高的杀手,他要的价钱是--实力、性命和运气。简单说,就是,你要有本事抢在所有人前上遗弃之地,还要有本事抢在所有人前突破无数魔兽的攻击,还要有运气抢在所有人前在三四十万平方公里的遗弃之地找到杨秋。然后,还要在他面前自杀。

  正是因为代价如此严苛,所以杨秋每次接到的任务都是极度夸张。最夸张的一次是要他干掉柔里境内的一个小部落六千多人。

  每一次,杨秋都会照办,而且都办到了。于是,他有了一个称号“死神之吻”。一年年的过去,杨秋每年出现一次,每次出现都要制造一起最大的血案。但是从来没有人想过要报仇,也没有任何国家或门派表示要将杨秋缉拿归案。在人们心中,被杨秋杀死和天谴是差不多的概念。

  对此,杨秋很高兴,他知道,只要他一年年地杀下去。总有一天,那个自负正义的梦幻天使是一定要出现的。到时候,他一定要当面质问这个正义使者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八大门派将天剑门灭门。“客官,您要什么?我们这里有上等的女儿红。今儿个您算捡着了,我们老板今儿大喜,一律半价,要不要来两斤?”店小二职业性的笑盈盈走了过来。

  “你三年前好像也是这么说的?”杨秋抚着剑上的灰说。

  “您是?”店小二的伎俩被识破了,觉得十分尴尬。但令他更尴尬的是他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这位客官。这对他是个不小的打击,他一向是自负记性好的。

  “你该改行了,三年前我就说过,我只是坐坐。”说时,他已经在门外了,“还有,我跟你说一句新鲜的。喝酒伤身,我十四岁时就戒了。”在他彻底消失前,他又丢给傻站在那儿的店小二一句话。

  杨秋在路上慢慢地走着,在路过一个角落的时候,他看见一个乞丐在那里乞讨。他走了过去,扔下一锭金子。这金子似乎不轻,把乞丐的碗都砸翻了。“让人生与死都不是罪恶,听任人活得痛苦或死得难受就罪无可恕。”这就是杨秋的人生哲学。

  他就这样悠闲地逛着。逛着,逛着,月亮出来了。“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他叹了一声,脚下却没有丝毫加快。只是磨磨蹭蹭,到处乱走。一个不小心,闯进了一户大户人家,上面赫然三个大字“天卫府”。

  “你是什么人?敢闯天卫府?”那门卫走出来拦住他。

  “我是天卫的朋友。”杨秋笑着说。

  “哦?”那门卫眉头微微一皱,虽然不是很相信。但是看着杨秋的面相也不像泛泛之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正沉思间,那杨秋已经飘了进去。

  转了七八个弯,来到一个大大的庭院。里面聚集着数十个人,看来好像就是这家的主子。当中坐着的一人,身材威武,精气内敛。众人都笑着向他讨好。杨秋知道这就是那个什么天卫。

  站在一旁的仆人看见杨秋昂首挺胸地走了进来,再看他相貌也是不凡,便以为他是老爷的贵客。忙给他搬了个椅子,又送上好酒好菜。杨秋这才想起来,原来今天就是八月十五,云梦的传统节日“中秋节”。

  “今晚的月亮又圆又美,真是漂亮,对吗?”杨秋一点都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姿势十分自然,好像天卫府上辈子欠了他的,今世注定要还他一般。

  “是啊!”主人尽管对杨秋的大声嚷嚷十分不悦,但看得出是很有涵养的人,没有同他计较。

  “可惜啊!月亮总是在秋天最美,在这伤感的秋天。”杨秋又说,左手一杯酒下肚,右手柔软地指向天上的月亮。一股隐约、夹杂着哀怨的杀气在庭院中浮动起来。

  “这位朋友贵姓?”天卫不安起来。

  “这问题很没有意思。答与不答又有什么不同呢?”杨秋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到底是谁?”薛青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话音一落,四周马上一片刀剑之声。

  “你何必这么紧张呢?”杨秋依然悠悠地端着酒杯喝着酒。

  薛青无语,脸色铁青地坐了下来。五十多年来,薛青从来不曾有这样失态的举动,从前曾经面对的厉害角色不知凡几。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态,要不然自己凭什么跻身十大高手之列?又凭什么担任云梦国主最亲近的武士--天卫?

  这是一种从来不曾体验的感觉。是什么呢?是恐惧。想到这里,薛青心中一震,就只因为他在自己数十米外微微一抬手?

  “你……是……谁?”薛青用尽全力,一个字一个字地吐了出来。

  “不久前,有个朋友托我送他一幅画。”杨秋没有理会天卫薛青的问题,自顾说道。

  “什么画?”薛青用力地望着杨秋的腰间,是剑!难道是他?难道岳信那小子真的到了那个地方?“花……前……月……下横尸遍野图。”

  “铛”的一声,酒杯掉在地上,无数刀枪已经在手。

  话已经无法再说下去了,内院上百号人一起冲了上来。当一个人认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是最可怕的。而现在正有上百个这样的人。

  杨秋仿佛没有看见他们,眼睛看着月亮,好像正在思念远方的亲人,他没有碰过剑,似乎也没有打算碰。至少上百兵器挥向他脑袋的时候,他没有。

  就在这时,杨秋有些后悔。后悔出来的时候没有多穿件衣服。因为现在,他有点冷。

  一把重五十斤的刀已经挨到他的脑袋了。尽管不敢相信,但是很多人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狂喜。他们的兵器已经可以感觉到杨秋的热血在喷涌。

  杨秋依然没有碰剑,血终于喷涌而出。他们的感觉好像对了,之所以说是好像,是因为喷涌的是他们自己的血。

  ※※※

  他们仍然站在那里,像在思考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另外的人,另外那些把武器举在半空中的人,他们也站住了,没人知道他们此时在想什么,或许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想。

  “我来。”走出来的是薛青,他看起来很冷静,和刚才截然不同。其实,人所有的痛苦都是在不敢相信或者不能接受可怕的现实中诞生的。当一个人终于肯相信自己所面对现实是残酷的话,那么他将是无所畏惧。

  “你来?”杨秋安然的脸上稍稍露出些惊诧。

  “所有的人退到外院。”薛青冷冷地说。

  杨秋的眉头微微翘起,接着嘴角也卷了起来。一个诡异的笑容。

  外院,有无数的人手忙脚乱地往外冲,但是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个个在那里着急地大声叫嚷着。杨秋完全没有理会他们。他杨秋下的禁制,就连接受了妖怪祝福的顶级怪兽都无法冲破。何况那些三流角色?

  “你有权获得尊严。”杨秋说着,伸出右手拔出了长剑。敛起杀气,薛青顿时觉得全身轻松。他知道,杨秋给了他战斗而死的权力。

  湛卢出鞘。这是天下第一名剑,这是十大神兵之首。但是对于薛青来说,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把即将夺去他生命的剑。

  薛青出手了,高手过招,耐力很重要。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要吃亏,这是一个武士最起码的常识。但是现在薛青没有遵照这个常识,率先出手了。理由很简单,他要面对的不是可以用常识来定义的敌人。

  不知何时,一条软鞭已经随着薛青向杨秋直射而来。或许,在战之前,心中确实有些恐惧、有些彷徨。但是,只要一出招,只要战斗一开始,就忘却了一切,沉浸到战斗中去。在出招之前,会思虑该何去何从,但是只要一出招,就是一往无前,要让天下惟我独尊。这就是天卫的实力。人世间没有任何成功是光靠侥幸的。

  杨秋长剑飞舞,将一条长达三丈如风一般缠绕而来的软鞭轻松绞开。虽然这一击没有中,但是总算逼得杨秋自保。薛青心中一喜,接着又是全力以赴的一鞭。

  “嘶”,长剑没有再与长鞭相遇,而是刺破薛青的护身真气,刺上了薛青的喉咙。没有高手过招都会发生的真气碰撞,没有大爆炸,没有轰轰烈烈的场面。一切,是那么灵动、轻巧。两个顶尖高手间的较量变得更像两个鲁莽的青年在斗殴,其中一个不小心割破了另一个的喉咙。

  薛青起初听到一声轻响,于是动作稍微迟缓了一下,然后他才发现发出声音的是自己的喉咙。他并不痛,但是很痛苦。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死去。他是云梦武士中地位最高的天卫,他要有自己的尊严。他一直认为自己即使要死去,也一定要死得轰轰烈烈,让整个大陆都震动。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死成这个模样,死得跟一个市井之徒毫无二致。他不甘心!

  然而没有用,他还是死了。

  杨秋看着他不甘心的模样,心里有些厌恶。他觉得这个家伙太贪心。自己挡他一招,已经给他够大的面子了。还死得这么不甘愿的。

  接着,杨秋走向外院。

  一千二百多道目光聚集在杨秋的脸上。他一脸温柔的样子,眼中的神色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显得无辜。在场的每一个人现在才明白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死神的脸未必狰狞。

  “仆”,一个人死了,杨秋没有杀他。插在他胸口的是他自己的刀。这回很多人的学习能力提高了,一大片人跟着自杀。杨秋赞赏地看着这一切,他发现自己喜欢聪明人。

  但是还是有一些人不甘愿这样。他们挥着武器冲了过来,魔法师则在背后开始吟唱从来没有用过的咒语。

  杨秋摇摇头,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然后轻轻一推,一段空气竟有如实体般飞快地向前飞去。那些冲上前的人发现他们冲到界限的时候就再也冲不过去。然后,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他们被眼前的一片空气推着往后走。

  所有绚丽的魔法也在这个空虚前面被挡住。这片空气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最后,将所有无论生还是死的人都包在了一起。

  然后,杨秋潇洒地一个响指,“神空壁”破灭,无数空气的碎片钻进每一个人的血管、骨髓。

  一眨眼间,热闹的天卫府寂静了下来。

  “出来吧。”杨秋朗声道。地上只有六百五十六具尸体。没有人回答。于是,杨秋出掌向着四十米开外的一棵大树拂去。一个女子应声而落。

  美若天仙,杨秋看到这女子的第一眼,就这样定义。

  “你为什么要杀我们?”那女子理直气壮地质问道。

  “死神爱上了你。”杨秋看着面前的美人无奈地说出这句经典台词。实际上,杨秋远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这么若无其事。虽然他已经没有再放出杀气,但是面对这样横尸遍野的场景,她居然还可以如此冷静地质问自己,着实吓了杨秋一跳。

  一个不简单的女人,这是杨秋的第二个定义。

  “我是这里的二小姐,现在他们都死了,一切都是我的了。我把一切都给你,雇你杀那个雇你来杀我们的人。这个价钱够吧!”

  杨秋被二小姐的聪明折服了,“当然可以,你要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你现在就去吧!地点随便。”二小姐也为自己的急中生智感到骄傲。

  狡诈的女人,杨秋的第三个定义。

  “不行,我只在秋天杀人。”杨秋淡淡地说。

  “那就下个秋天吧。”

  “那我答应你。”

  “呵”,二小姐呼出一口长气,总算逃过一劫。

  “但在此之前,我必须杀了你。”杨秋又笑着说。

  “为什么?你这么有名的剑客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女子惊恐地说,利用自己最后的一点理智与智慧质问道。

  “我对顾客保质保量,我想我在杀他的时候,你也不希望我半途而废吧!”杨秋依然笑着。

  “别杀我,我求求你。”二小姐跪了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杨秋这才注意到原来这女子穿的是一件薄如蝉翼的衣服。玲珑剔透的身材隐约乍现,在月光辉映下更是格外诱人。

  杨秋几乎要动心了,他定定地看着她。

  此时,杨秋的眼里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而那女子看到的确是一线生机。

  她缓缓但是熟练地用最挑逗的姿势一件件除去仅有的几件衣衫。杨秋感到眼睛一痛,她的身影在他眼前开始不停地晃动,越来越模糊。在就要失手的那一刻,他出剑朝影子挥去,影子溅出一片鲜血。二小姐死了。

  杨秋被鲜血溅得清醒过来,长出了一口气,“好厉害的‘妖狐媚影’。”

  ※※※

  “站住!”就在杨秋要出门的时候,天上一声断喝。

  杨秋保持了十三年的苍白笑脸终于打破,变得通红无比。胸中无数鲜血在翻涌,几乎要涌到喉咙里。

  天上的,正是十三年前的梦幻天使。

  “你终于来了?”杨秋有些得意地说道。

  “我们不得不来,你杀孽实在太重。”一个男声与一个女声同时说道。原来,梦幻天使是连体人,一男一女。虽然有各自独立的心脏和其他器官,但是身体连在了一起。他们虽然是连体,但是互称兄妹,男的唤作幽和,女的唤作幽雅。幽和专攻武技,幽雅专攻魔法。没有人知道梦幻天使师从何人。只是知道,梦幻天使在柔里的高山中已经修炼了将近百年,但是相貌仍然不改,青春如故。传说是因为修炼不老术的原因。

  幽和与幽雅肉体相连,心灵也是相同的。加上一修魔法,一练武技,互相弥补。即使是将他们分开,两人也敢称天下难逢敌手。一旦联手,更加是所向无敌。这也是梦幻天使可以在百余年间,在变动频频的十大高手榜上,始终保持在首位的原因。

  “呵,现在在我的面前充起正义使者来了?十三……”杨秋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愤慨之情已经溢于言表。

  “那时候我们两个身体恰巧有些不舒服,所以去晚了。”幽和说道。

  “哼!”杨秋轻哼一声,那八大门派要图谋天剑门哪是一天两天的事。从预谋到事发,起码有一到两个月的时间。难道在这期间,他们梦幻天使身体都不舒服么?说不定,这次事件,梦幻天使就是始作俑者之一。

  想到这里,杨秋耐不住了,湛卢再次出鞘,“废话多说无益,战吧!”

  “此处乃繁华之地,你我出手相争,必定殃及池鱼。”幽和伸出右手,摆出一个暂停的姿势。

  “那就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再战。”杨秋只求一战,也就不计较那么多。

  “那又不必。”幽雅说道。

  “那你们到底要怎样?”此时此刻的杨秋尽丧起先的高手风范,一副毛头小子迫切求战的模样。“我们共同张开一个结界,然后双方极尽全力对拆一招。这样既可以节省时间,也可以免得伤及无辜。”幽和说道。

  杨秋默默无语地沉思了起来。十三年来,杨秋无时无刻不渴望报仇。但是他从来没有找上八大门派去报仇。原因只有一个,他虽然有实力独自干掉目前任何一个门派,但是每个门派都有一名十大高手坐镇,而且手下也有大批高手,可以想象,要铲除任何一个门派都是要付出极大代价。决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轻而易举地干掉。

  杨秋最害怕的就是在他与八大门派激战的时候,梦幻天使出现阻挠。到时候虽然不一定会被他们干掉,但是仇就一定报不成。

  所以,十三年来,杨秋一直四处杀人,就是希望能够将梦幻天使引出来。即使不能将他们干掉,也要逼他们许下诺言,以后不再插手他和八大门派之间的事。而做到这一点,杨秋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

  现在梦幻天使出现了,杨秋本来可以不顾一切地扑上去跟他们决斗。在没有见到他们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会那样做。但是,现在他却没有那样做。因为,他看不出梦幻天使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没想到十三年过去了,在“遗弃之地”十三年的苦练,居然还是看不出他们的深浅。

  杨秋是一个自信而不狂妄的人。他所有的自信都来自于对自己和敌人的了解。他知道敌人不如他,一定会输给他,所以他自信。但是面对现在这个敌人,他没有这个把握。

  思考良久之后,杨秋说:“依你。”

  虽然只拆一招,会让自己轻灵的剑法没有太大的发挥余地。但是他们也就只有一个人出手。虽然论硬拼实力,你们两个人联手我不一定能胜,单打独斗,我还赢不了么。

  这是支撑杨秋作出这个决定的思想基础。

  幽雅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因为杨秋十八岁就离开了大陆,并没有太多江湖的历练。更因为杨秋的实力太强了,所以导致他脑子有些简单。因为,很多事情别人要用脑,而他却不用,他用实力就够了。所以这一次,杨秋上了梦幻天使一个小小的当。

  毕竟,相对这两个年纪超过百岁的老家伙来说,杨秋还太嫩了。

  “输者要无条件答应胜者一个条件。”幽雅又补充说。

  “好。”杨秋应道。

  三人开始合力做起结界来。杨秋和幽和用的是武士的真气,而幽雅用的是魔法师的魔法。按照常理来说,魔法与真气应该是不搭边的两样东西,怎么可能融合在一起呢?

  但是,这三个都是人间的怪物,又怎么能用常理来理解?

  片刻,结界完成,一个圆球刚好将三人包围了起来,杨秋离梦幻天使只有不到五步的距离。之所以做得这么小,是为了加固结界强度的关系。

  三人都觉得不管等一下产生的冲击力有多强,一招之内,结界还是完全可以保证不伤及无辜的。接下来,就是正式开战。

  高手之间,任何华丽花哨的套路就全免了,用最原始的方式解决问题吧。幽和和杨秋开始互相聚集起体内所有的真气来。这在平时的高手对战中,是几乎不可能看见的。

  因为,没有人会给对手这么充足的时间。

  还没有出手,但是双方的杀气已经在结界内厮杀得不可开交。要是一个普通的一流高手根本不等出手,就已经横尸当场了。即使是杨秋和幽和、幽雅也感到浑身难受。

  宝剑,人间最好的剑,白色的剑越变越红,直到最后变得赤红。铁鞭,人间最有威力的铁鞭,黑色的铁鞭越变越白,直到最后变得纯白。

  出手,有去无回,遇神杀神,遇佛灭佛。忘却荣与辱,忘却生与死。只是无穷的战意充满胸中。这就是真正的顶尖高手。

  杨秋“死之觉悟”的剑,幽和“梦如人间”的鞭。在空中并没有相遇,而是兀自向敌人刺去。两人都是为了胜利,不惜付出生命代价的战法。

  剑,刺进了幽和体内,鞭也打在了杨秋的胸前。结界外,没有一丝的声响。

  杨秋的剑刺入了幽和的心脏。但是他知道自己输了。

  因为虽然幽和死定了,但是自己也心脉大损,决不可能再有出手之力。如果只有幽和一个人,那么赢的无疑是自己。因为幽和死了,而自己如果马上回“遗弃之地”疗伤,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可惜的是,他战胜的是幽和,不是梦幻天使。梦幻天使有两颗心,碎了一颗还有一颗。

  杨秋有点不甘心,他觉得自己输得不明不白。但是无论别人用什么手段,输就是输。

  最令杨秋沮丧的就是,他只猜对了一半。刚才,他相信十三年后自己的剑已经可以刺穿梦幻天使的心脏。但是,他只刺穿了一颗,就被挡住,刺不过去了。

  “我输了。”杨秋颓然地低下头,嘴角悄悄地流着血。

  “我要你从今天开始搬往死亡之渴望。三十年不准踏出那里一步。等到三十年后,才可以恢复一年踏足大陆一次的自由。”幽和奄奄一息地说。

  “好。”三十年后才恢复一年踏足大陆一次的“自由”。这个“自由”真算得上是古往今来最珍贵的自由了。但是既然输了,也没有什么话好说。杨秋于是点点头黯然地应道。

  说完他就飞身而去。他实在不愿意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再多待一刻了。

  等到他的身影渐远,幽雅轻轻地叹道:“没有想到加持了我的究级魔法‘圣灵附体’你还是被他刺中心脏。”

  “不要再浪费魔力了,我天命已至了!”幽和对一边叹息一边用魔法为他疗伤的幽雅说道。

  “为什么?难道天意就真的是完全不能改变的吗?”幽雅继续用她最终极的魔法“起死回生”为幽和疗伤,一边落泪。

  “你哭什么?天行老师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天意。我们这些人都是为了三十年后一个人的诞生而生存的。”幽和说道。

  “唉--”幽雅停止了落泪,又幽幽地叹息了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要我们这样的牺牲。”“谁知道呢?天意难……”幽和说着,没有了声音。

  

第一章 至强的死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