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死神之吻

    沙漠,永远是最无情的地方。而“死神之渴望”却是最无情的沙漠。在这里,天地间只是白茫茫一片。没有爱,也没有恨,没有笑容,也没有泪水,有的只是忍耐与孤独。

  还有三十天就是杨秋的生日,他已快六十一岁了。很少有人像杨秋这样执着于纪念自己的生日。在杨秋的心里,在这片沙漠,只有自己的生日是值得纪念的。在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怪物丛生,但是三十年后的今天,在这里,只有他是活着的。所以,他需要纪念,不是纪念自己,而是纪念这片大漠惟一可以活动的生命。

  没有人相信,这个地方可以有人生存下去。这里千里之内只有黄沙,连枯草都没有一根。但是杨秋在这里已经快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了啊。

  早晨,去小溪边的时候,他除了发现自己三十年前挖出的小溪已经快要干了之外,还在小溪中看到了一样东西--自己的白发。也许很早就已经长出来了,但是杨秋是第一次看到。

  他知道,时光不再等他了。他可以战胜一切,但是面对时光,他无可奈何,因为那是一个不能用剑解决的问题。他等不下去了,虽然只剩下三十天,但是他还是等不下去了。一个等了三十年的人无法再忍耐三十天了,他决定出发。

  杨秋抚mo着手中的长剑,它似乎在呻吟,似乎一只苍老的秃鹰又看见了天空,它叫湛卢,它是十大神兵之首,它是古今第一名剑。但是它却在这只有风沙的地方待了三十年,前十年,它曾经挖过一条小溪,杀过无数的低级怪兽。但是这二十年来,它惟一的用处就是用来维护这条小溪。

  它几乎要忘了自己的名字,那无数鲜血与生命铸成的名字。如果它是人,我们可以看见它在流泪。没有等待过的人是不会知道等待有多么苦痛。

  湛卢,最强的剑,永远只和最强的人站在一起。十六岁,湛卢就开始跟着杨秋。

  然而,十八岁的时候,杨秋第一次被打败,输在一个叫梦幻天使的人手里。本来湛卢应该跟随的是那个人,因为湛卢永远和胜利者在一起,然而那人拒绝了。他以胜利者的姿态遗弃了杨秋,也遗弃了湛卢。从那一天开始,其实人间就与此同时遗弃了他们。

  为了一个诺言,苦等三十年。虽然知道很苦,但是杨秋真的打算将这个诺言遵守下去。二十九年来,杨秋一直是打算将它遵守下去。然而现在,杨秋不想等到三十年了,尽管只剩下三十天。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白发。

  杨秋带着他的剑,再次来到小溪边。他想,这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条小溪边。

  他意外地看见已经有个人也站在小溪边,望着水里的倒影出神。腰间斜挂着一把普通的剑。

  “你也练剑吗?”杨秋看了他许久,但是他却始终不看杨秋一眼,杨秋于是忍不住问道。

  “每一个路过这里的人,你都这样和他搭腔吗?”那人问道。

  “是。”杨秋答道,三十年来,除了杨秋,只有这一个路过这里的人。

  “是的。”那人回答杨秋原先的问题。

  “你要去哪里?”杨秋又问。

  “青阳。”那人答。

  “去做什么?”杨秋接着问。

  “要看情况而定。”说着,那人没有再搭理杨秋,径自走了。

  “你听过杨秋这个名字吗?”杨秋有些愠怒,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那人连头都没有回,继续慢悠悠地走着。杨秋身形一转,站在那人前面。

  “年轻人,将来你闯荡江湖,你可以告诉别人,我杨秋因你而拔剑了!”杨秋正对着那人,拔出剑来,大声说道。

  若是一般高手,恐怕现在已经全身无法动弹了,杨秋十八岁便剑挑天下,难道是儿戏不成?这时虽然只是一个拔剑,但其中蕴含的杀机却是如同这茫茫沙漠一样,无边无际。

  “我从不无故拔剑。”但是那人却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杨秋的气息,淡然道。

  “因为我叫杨秋。”杨秋说着退后几步,给那人让出一个反应空间,然后出剑。

  比原来要碎上千倍的万里黄沙淹没了即将干涸的人造小溪,太阳消逝然后又再出现。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和原先不一样了。

  只有那人还是和从前一样。

  杨秋和先前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手中的湛卢已经像风一样无声无息无形无迹飘散在这默默的黄沙之中了。

  “你的理由不足以让我拔剑。”那人仍然是一脸淡然,继续往前走。

  “你在江湖一天,我杨秋就永远不会再现江湖。”杨秋对着那人的背影道,那人无语。

  “如果你死了,你的鬼魂一定要记得回来告诉我,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杨秋继续道,那人依旧无语。

  身影渐逝,大漠又归于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一切,都只是发生在我们心里。

  ※※※

  这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在今天以前,除了杨秋,没有人会在意这个日子。今天是七月十日,杨秋的生日。

  就在今天,云梦国都青阳出奇的安静。青阳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一百八十四天了。一百八十四天来,青阳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准备这一天的到来。这一百八十四天,青阳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个,就是为了等待今天的到来。

  今天终于来了,这是人们等待已久的今天。然而人们并没有他们自己原先想象中那么害怕,他们反而松了一口气。这等待已久的今天原来和从前千千万万个今天并没有多大差别。

  等待太久的人们感到累了,一百八十四天以来,不曾知道累为何物。但是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时感到无比疲倦,真想好好地睡一觉啊。

  “其实,值得恐惧的其实只是恐惧本身罢了。要到来的终究还是要来,要失去的也终究要失去。一切又有什么值得我们那样失魂落魄呢。”

  城门之外站着一个人,腰间挂着一把剑。

  城门是精铁所制,号称万斤之重,正是这一道铁门让青阳在纷乱近百年的战国幸保不失。但是没有人想过,这一道门对眼前这个人会有什么实际的作用。但是,人们仍然还是把门关上了。

  尽管明知道没有意义,但是还是要做,不是为了挡住他,而是为了让自己没有埋怨自己的理由。数千年来,人们都是这样同样做着一件又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用的就是这一个相同的理由。“洛河,你终于来了。”城头探出一个人头,正是云梦国国主和青。

  “我只是想要回我的妻子。”洛河的声音似乎永远都是没有一点感情色彩。

  “哼!”和青闷哼一声,心想,鬼才信你!杀你全家,灭你故国,你到这里来,却说只是为了要回妻子?

  “叫和鸳和我说话。”洛河道。

  “和鸳永远不会和你说话了。”和青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稍挫,似有心事。

  “难道你一定要我进城?”洛河的话音仍然是不动声色,但是上面城楼上的人却一个个面色苍白。只见洛河缓缓昂起头,眼中渐露凶光。这不是要叫人死的目光,而是永不超生。

  “反正早晚有这一天,我也只有以国运相赌了。”和青心中也是大骇,但是仍然使尽全力敛住心神,故意朗声道。其实,现在他越大声别人就越可以看得出他是色厉内茬。

  不过,他说这话,也不是完全没有原因的。毕竟没有人会去玩一个完全没有胜算的赌局。尽管所谓的胜算在很多时候只有是当事人自己以为而已。

  这一百八十四天来,和青遍请天下高手,十大高手来了四个,还有一大批一流高手聚集于此,几乎让国库为之一空。最重要的是,和青还有一个他自认为的法宝。

  洛河不再说话,缓缓走到城门下,右手轻轻按上,城门于是大开。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只看到洛河轻轻松松就走了进来。没有一声大吼,也没有剑影,他就进来了。而大门毫发无伤。

  洛河来到城楼,站在和青面前。和青一动没动,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跑,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跑掉。

  “带我去见和鸳。”众人愕然,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洛河居然会用这等胁持人质的卑鄙手段。

  其实是他们笨而且无聊,这本来就是最直接最省事的作法。只有又笨又无聊的人才会把事情弄得复杂万分。

  众人正愕然间,和青突然脸色一青,歪倒在地,死了。众人更加愕然,完全不知道事情究竟怎么了。这不能怪他们,愚蠢是不应该被指责的,他们应该被同情才对。

  洛河没有说什么,下了城楼,往大道而去,大道两旁早已没有了人家,举目望去,偌大个青阳,除了城楼上的卫兵外,居然看不到半个人影。想必是都躲到地下去了。

  城楼上,终于有人看出破绽,撕开和青脸上贴着的东西,原来是有苗的易容术。正当城楼上的人们啧啧称赞之际,正午的太阳却突然不见了,天色陡然黑了。

  无尽的黑色中是一片寂静,这寂静只有人们在死亡之际才能听到。

  此时此刻,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也没有人做一个动作。城楼上的卫兵没有,洛河也没有。但是他们之间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小小的区别,那就是在源自死亡的黑暗与寂静中,洛河活着,而其他的人与他不同。

  看来,和青这次真算是血本用尽了!居然连“生死无极”都用了出来。

  “生死无极”相传乃蚩尤所创。当年炎黄二帝联合攻打蚩尤,把蚩尤打得大败。蚩尤深锁苗洞之中九九八十一天创出此法。此法乃是要由九九八十一个至强武者排列成阴阳八卦之型。当此阵发挥到极至的时候,阵中八十一人每个人的力量都将毫不费力地以几何数成长,而且无代价的无休无止,绵绵不绝。最致命的是,如果敌人刚好站在阵形图的正中央,那么这八十一个人的力量将以相乘,然后加在那个人身上。也就是说,站在阵中的人所要承受的力量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想当初蚩尤他自己一出洞就被黄帝把脑袋砍下来了,这阵法到底有没有真传下来都值得怀疑。但是看今天这阵势,还真有些传说中“生死无极”的模样。

  “洛河,从前都是你决定别人的命运,现在该是你的命运被别人决定的时候了。”一个人影闪现,只见他面带黑纱,这就是和青的法宝,一年前来到和青宫廷并怂恿他强抢雪雨国秘笈“雪洗天下”,并被升为********的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用什么方法让和青对他言听计从。人们只知道任何一个决定,只要是他说的,和青就一定会去做。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怀疑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家伙是不是已经控制了和青的思想。但是这种传闻是大逆不道的,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敢真说出口。

  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说这话明摆着讽刺洛河,因为洛河的称号就是“决断者”。

  “谁的命运曾经在自己的手里呢?”洛河冷冷地反问道。冷笑的同时,他感觉到自己周围的那些人终于开始慢慢在黑暗中探出头来。全是一群苟且之徒,洛河在心底冷笑。

  在这朗朗天地间,恐怕只有洛河敢这样说。

  两年前,一直图谋雪雨国无上绝学“雪洗天下”的天下第一强国云梦国国主和青用自己的亲生女儿和鸳将当时年方十九的雪雨国国主洛河诱往极北之地的难陀山。

  正当洛河在难陀山和和鸳享受人间极乐的时候,雪雨国被云梦国攻陷,寻“雪洗天下”不得,便将雪雨国给血洗了。全国一共三十余万人的雪雨国,竟无一人生还。

  后来和青还将怀孕的和鸳召回。并派云梦铁卫三百人由云梦国天地二使,四大护国高手率领前往难陀山斩草除根。不出三天,有人来报,难陀山皑皑白雪化尽,一条红色的河流绵延数里不止。也是自那一天起,“雪洗天下”变成了“血洗天下”。那一日离现在正是一百八十四天。

  这一役,出乎所有人的意外,没有人曾想一个人的力量可以达到这样的境地。当时和青虽然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但是要挽回已经没有可能。只能遍邀天下高手,务求在青阳将洛河击毙。

  本来云梦国与如此强手结上仇,三大强国应该乐见其成才对。但是不知道他们是被难陀山一役震惊得失魂落魄还是因为其他,却反而难得地同时出手相助。不但将自己一直深藏不露的一些顶尖高手拿了出来,还推荐各自境内八大门派中的顶尖高手参与。

  而这一次出使三国的使者就是这个********。

  因为难陀山一役,云梦国已经精锐丧尽,所以这次参与“屠龙计划”的人基本上都是三大强国支援的人。只有一人除外,那就是这个********。

  众人加在一起,正好是组成“生死无极”的八十一人。

  可以说,眼前的这些人是当今天下当之无愧的最强阵容。这里无论哪一个,在自己的地盘上都是呼风唤雨,打个喷嚏大地也要抖三抖的人物,在这里却被洛河在心里一句“苟且之徒”就一笔带过了。

  ※※※

  “拔剑吧。”蒙面人见多说无益,于是直接言道。

  “我不会再无故拔剑。”洛河道。

  “你不拔剑就会死。”蒙面人眼中杀气大盛,就是那些在身后的同伴也不由得暗暗一惊,心里暗自庆幸今日与他是友非敌。

  “生死于我何干?”洛河双手交到背后,傲然道。看这架势,就像在说,“哼,就凭你们?兄弟我让你两只手两只脚。”

  “知我者,谓我心忧。”蒙面人沉吟一声,身影消逝。

  这正是“生死无极”的第一式。

  霎时间,黑暗散去,阳光再次普照大地,但是那光却与平常的阳光有些不一样。那光里充满惆怅与迷惘,让人产生前途全无希望,甚至想就此了结的想法。这正是当时蚩尤被炎黄帝打败后刚进洞中的心情。看来这“生死无极”倒是有几分像真的了。

  “唉……”洛河高高昂起的头缓缓垂下,似是被那阳光刺得眼睛生疼。他的脸上第一次有了神情,是哀愁,没有一丝恨,没有一丝杂质的哀愁。仿佛这哀愁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与别人完全没有关系。

  他仍然没有拔剑!

  这里的哪一个人不是心高气傲?被洛河这样一激,哪里还站得住脚?除了蒙面人镇守阵心外,其他八十个人一同开始进攻。

  这“知我者,谓我心忧”是传说中“生死无极”的第一式。它比传说中“生死无极”后两式差的不是一点点。但是那是指天神之间的战争而言,若退到人世的争斗也算是绝世之阵了。

  “知我者,谓我心忧”的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让那八十个人的作用在阵中得到最大的发挥,互相之间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与牵制。简单的说就是那八十个人的力量在战斗中可以简单的相加。

  我们在这里说,当然是可以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但是当初那创阵之人是如何的呕心沥血则不是我们凡人可以想象的了。

  六十五个武技高手一起将功力催至最高,十五个大魔法师,向同一个人进攻,这种打法,若是真的传了出去,恐怕这些所谓的顶尖高手都要没脸活了。这简直就是流氓打烂架的招数嘛?不管多么强的人,多么强的阵法,烂架就是烂架,这是不可能改变的。恐怕这些高手之中,也不曾有人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堕落到今天这样的境地吧。在他们心中,其实也没有几个人是真心愿意这样做的。只是国主有令,都没有办法,所以,现在要全力一击,干掉洛河。然后再将城楼上那些卫兵干掉,马上拍屁股回家,省得越打越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霎时间,五颜六色的光芒一时四射,好像开了一场烟花聚会一样。所有的光芒都有着同一个方向,那就是洛河的身体、洛河的血液、洛河的骨头,最重要的是洛河的灵魂。

  洛河的双手终于开始动了,他的双手左右分开,伸直,变成一个V字型。天上怪异的阳光不见了,恢复到从前的模样。原先光中那股惆怅迷惘之意,竟全部一下不见了。

  洛河之外所有的人脸色煞白。六十五个人竟然连他的身都不能近!全都被逼在离他只有半尺远的地方。而所有的魔法也是在他的半尺外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他们终于明白什么叫咫尺天涯了。连他脸上的汗毛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还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但是,你就是不能靠近他。

  众人都是全身而退,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心中都在不约而同地想:“他是人吗?”

  最快回复平静的是蒙面人,他脸上微微一笑。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心想:“再强一些吧!”于是马上又沉吟道:“问苍天,何怒之有?”

  众人这下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他们都暗凝功力,准备做出致命一击。这个时候,“生死无极”的阵形开始发挥作用了。阵中各人开始发现自己的力量莫名其妙地增强了许多倍。人们的自信都是脆弱的,容易失去,也容易重新得到。因为人们所谓的自信并不是真的相信自己而是相信事实。现在的事实是他们比从前强了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多少倍,现在就是要他们和魔鬼战斗,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犹豫了。这自信是多么的盲目可怜!

  阳光消失,无尽黑暗再次降临,似是天神降临来惩罚人世所有的罪恶。这蚩尤也真是奇怪,他自己就是罪恶还请天神出来清除罪恶做什么?这不是明摆着要老天要他的命么?怪不得他会死掉,原来是咎由自取。

  正当所有的人都在得意洋洋的时候,有一个人受到比他们所有人都强千百倍的刺激,此人正是洛河。

  只见他一直不屑与温和的脸上不知何时现出摄人魂魄的凶光。总是笑嘻嘻的人发起怒来最可怕,一直脸色平静的洛河此时突然露出这样惊人的凶光,饶是那一群刚刚还斗志满满的人也是心虚不已。洛河的心中在叹息,“难道一定要逼我出手么?”

  蒙面人已经将阵势催动了。

  这时,八十个人再次出击。

  “你们那么喜欢‘血洗天下’吗?”洛河一声断喝,顿时衣诀飘飘,黑色长发无风自动。

  长发变成了红色,眼瞳也变成了红色。而剑,也终于出鞘。

  那是一道白光,如同天神之怒一样冲向那无垠的黑暗。黑暗被硬生生撕得粉碎。这时,那六十五个人中的五十个已经冲到了洛河面前。魔法也已经发射了出去。但是所有的武士都喷出一口鲜血,硬生生地刹住了身形,从半空掉到地上。当他们靠近洛河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感到一股气势,这气势让他们无力前进。这股气势让他们知道,在他们面前的是天意!

  而魔法,则在洛河的身边游来游去,温顺无比。十五道霸道无比的魔法到了洛河的身边居然乖得像个宠物一样,简直是咄咄怪事,但是它就是这么出现了。

  太阳重现,重又变成不久前的中午,“生死无极”被彻底破掉了,它的第三式在洛河的面前完全没有机会展示,而第三式也成了一个谜。

  六十五个武士全部全身瘫软在地,十五个魔法师也傻傻地看着洛河。他们想到刚才的情景,汗水在背上飞快地流着。

  “那一剑若划在地上,消失的是青阳还是云梦?假如那一剑划在我们身上……”天,还是不要继续想下去比较好。

  “我……要……我……的……妻……子。”洛河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吐出。所有的人相信,要是不答应眼前这个人的要求,那么这里所有的人毫无疑问都将完蛋。

  蒙面人微微一笑,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是那么镇定。因为,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中,他知道,现在是时候了。于是,他对着身后打了个手势。

  片刻之后,一个人从地下出了来,似乎是从地道里钻出来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此人似乎正是洛河所要的人。

  “和鸳……”见到她,右手持剑的洛河马上变成另外一副模样。若是平时,地上诸位一定会耻笑他胸无大志,为了一个女人堕落成这样。但是现在,他们谁都没有心情说这样的话。现在,洛河做什么他们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只有顺从加服从而已。

  那女人脸色稍微一变,然后又强作镇定地道:“我从前是骗你的。”

  “我已经知道了,但是现在我们回家吧。”洛河缓缓走到那女人身边,左手牵着她的手。

  “去哪里?”那女人问。

  “回难陀山啊。”洛河有些奇怪地回答说。

  “这是你的孩子,你和他回吧,我不会回。难陀山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青阳。”那女人冷冷地把孩子塞在洛河的手里。

  “你?”洛河的眼中充满疑问。

  “一切都只是个骗局!”那女人愈发冷酷。

  “你……你不是和鸳!”洛河突然变得很可怜,他大声叫了起来。

  “我是!我是!一切都是个骗局。两年来,我的心从来就没有和你在一起过。我的心永远在青阳,因为我的家在青阳!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国家。你醒醒吧,你只是个被骗的傻瓜!”那女人看到洛河的样子,底气好像更加足了,更加大声地叫了起来。

  “你……你……”洛河的脚步开始踉跄。

  “天!”洛河的右手的剑斜指苍天,脸色惨白,眼含绝望,“你竟然戏弄我!”

  说完,他右手的剑往天上尽力一挥。一道血红的光柱往天上冲去,一缕鲜红的血自他七窍渗出。

  “孩子,我的孩子。”洛河的身子变得佝偻,他收回右手,两手一起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孩子。

  “我的可怜的孩子!”洛河跪倒地上,“和我一样可怜的孩子。我们都被抛弃了,被抛弃了。”

  洛河痛哭起来,他的哭声凄绝,他的泪水是红的。他抱着孩子踉踉跄跄地走出城门。“孩子,我们离开青阳,离开这个鬼地方,这里是你母亲的家,不属于我们,我们回难陀山,孩子,我们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这凄惨的一幕,让在场所有人动容。就是那个狠心的和鸯也蹲在地上饮泣了起来。所有人都笼罩在一片悲哀之中。然而没有人发现,有一个人悄悄地消失了,他就是蒙面人。更没有人发现,那道冲到天边的红光,在中途被某种力量改变了方向。

  ※※※

  在所有的事情发生之前,除了杨秋,没有人会记住这个日子,天历2092年,七月十日。这一天是杨秋的六十一岁的生日,却也是另外一个人的死忌。准确的说是一个神的死忌。在他临死前,他对着围在他身旁的众神说的遗言是--“是妖怪……夹着一道威力无比的红光……突击了我……他也中了我一招……要小心准备……很快……要开战了。”这个神就是神族族长--萨迪克。

  在杨秋六十一岁后的又一个月,他在沙漠又再一次看到了当初的那个人。他腰间仍挎着剑,但是已经全没有了当初的骄傲。他衣衫褴褛,抱着一个婴孩,显然是泪水与血勾兑成的淡红色布满了他整个脸颊。

  他的死是突然的,当他看到杨秋,他把孩子交给了他,然后就死去了,没有说一句话。或许,他在很早就死了,只是他的鬼魂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他的面前。

  但是杨秋什么都明白,在他接过孩子的时候。他碰了一下那个人的手,于是他什么都明白了。那个人在那一碰之间,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洛河的尸体,没有伤痕,最高明的医生也无法判断出他的死因是什么。但是杨秋知道,这个人经历的是最惨的死法--心碎而死。

  抱着孩子,杨秋记起了他的诺言,他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

  天历2093年十月十日,又一个人来到了青阳城外,腰间挎着一把剑。

  刚刚恢复元气的青阳彻底陷入了绝望,没有人再抱一丝的侥幸。他们开始相信,上天是下定决心要毁灭这里了。“决断者”刚刚离开这里,“死神之吻”又脸色铁青地来到。

  “死神爱上了和鸳!”杨秋已经三十年没有念出他这经典台词了。今天,他站在青阳城下,又一次喊道。

  人群注视着他,三十年,人们对他的恐惧仍然挥之不去。人们怀疑,时光在他面前是不是真的像对别人那样有力。

  只见他一切依然,脸色铁青,嘴角却微笑,念着相同的词句,惟一的区别是两鬓多了几缕白发。这么多年过去之后,当一切都遗弃了他,只有死神依然对他情有独钟。三十年后,他依然是死神的使者。

  听完杨秋的话,众人松了一口气,原来死神没有选中自己。于是人群自觉地让出一条路,正是通往王宫。

  宫门外,是云梦最精锐的铁卫。他们虽然心中骇然,但是仍然克尽职守地将它团团围住。

  “死神之殿向任何人敞开大门。”杨秋的嘴角卷得更高,他玩笑般地摊开双手。

  “当你们死去的时候,我为你们送行。我不会收取任何酬劳,我任劳任怨,因为我是死神惟一的使者。”杨秋一边笑道,双手一边翻滚。

  失去了湛卢的杨秋,获得了死神之手。鲜血在他的四周散落,但是没有一滴溅在他的身上。

  片刻,宫门前就不再有阻挡者,杨秋走进宫去。这时,出来一个人,正是和青。

  “死神爱上了和鸳!”杨秋缓步走到和青面前,冷冷道。

  “我不会给你!”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和青很有骨气,而且似乎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害怕。

  “你也想让死神爱上你吗?”杨秋又笑道。

  “难道我还活着吗?”和青居然流起泪来。

  但是,死神不会怜悯,只会杀戮。杨秋的手温柔地按在和青的头颅上。“我们安静地躺在死神的怀里,飘向那无限美丽的所在。我们从此不悲伤,不哀愁,我们多么快乐!

  为了那天长地久的快乐,这一时的恐惧又算得什么!“说到最后,杨秋看到百步开外,站着一个女子。他微顿了一下,但是没有停。他的手猛地一紧,和青一声惨叫,脑浆溅得方圆三米之内到处都是。

  杨秋悠然自得地往前走,走到那女子面前。

  “你就是和鸳。”杨秋的脸色变得格外和蔼。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谁都不是,我谁都不是……”那女子看起来要疯了。

  “那谁是和鸯?”杨秋问。

  “在……在那……在那!”那女子疯狂地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往那个方向看去,是一块石头。

  那是一块墓碑,上面写着“爱女和鸳之墓”。没有人想到,居然有人将墓埋在这种地方。原来,回到青阳的和鸳,悔恨万分,日夜思念洛河,最后竟然伤心而死。和青又不敢报丧,只能将她葬在这里。

  杨秋一声冷笑,转身走了。他终于明白,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无情,比死亡更可怜的,是悔恨!

  

第二章 死神之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