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我有多强?

    “对不起,老师,我输了。”西龙羞愧地被阿雅扶下了台,红着脸对达修说。

  “你平时若是用功些,哪会有今天?”达修见他这副模样,半心痛半责怪地说道。

  “老师,行者知错了。”西龙说着就要下拜。

  “小心身体!”达修赶忙扶住他。

  “达修爷爷你看依维斯。”阿雅突然插了进来,打断两人的对话。

  顺着阿雅的手指,两人看向擂台。不知何时,依维斯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

  “我和你打可以吗?”依维斯昂首望着比他高出一个半头的巴罗,说道。

  “你?”巴罗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只及自己腰间的少年望着自己的纯真眼睛,一下子傻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

  “你等我一下。”依维斯没有理会他的惊讶,自顾说着便走下擂台,走到达修身边。

  “师父,能不能让我和他打?”依维斯看着达修问。

  “你?”达修的脸上和巴罗是一模一样的表情。这孩子眼力好是出乎自己意料。但是在台下看和真正要上场和人真刀真枪的打斗,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师父,你不是说过武者只有在战斗中才能真正地成长起来吗?”依维斯问达修。

  “是倒是,但是你没有学过武技啊。”达修为难地说。

  “自识字的五年来,徒儿已经将你书房所有的书都看了三遍了。”曾与达修对战的高手可谓数不胜数,每次战后,达修都会将双方的战斗过程及心得记下来,这是达修数十年不改的习惯。再加上达修搜集的一些武技秘笈,达修的书房中有近上千册书。

  “但是……书上的东西和现实是有差距的。”达修嘴里说道,但是心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情景。依维斯自四岁开始识字。自此以后,依维斯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达修的书房里。人人都以为他是去那里玩,也没有人留意他,没想到他竟然将里面的书,都已经看了三遍之多。这个孩子到底还有多少让自己惊讶的地方呢?

  接着,依维斯说了一句让达修终身难忘的话。“但是徒儿都看懂了。”

  “懂!”这一个字让达修身形一震,全身一股寒流窜遍全身。这个字究竟有多少分量,世界上只有达修一个人知道。这近千册书中,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超级秘笈,但是也是达修数十年来的心血。现在一个九岁的孩童居然跟自己说他懂了?但是“知徒莫若师”,达修知道这个徒弟的性格。他虽然年小,但是没有把握的话是不会乱说的。

  达修看着依维斯缓缓地举起右手。片刻,达修感到自己右耳边一阵丝丝凉意,两鬓几缕白发无风自动。此时,依维斯与达修相隔大约半尺。是“地斗气”!达修可以肯定。

  斗气分为四个层次,最低层为“武斗气”,一般武者都会有,上一层为“地斗气”,起码是中品六流位以上的人才能够用,再上一层为“天斗气”,至少要上品二流位的人才有可能练成,至于最高层次的“神斗气”就是只有传说中的强一流以上的人才可能练成。

  传说中,练成“神斗气”的人,人间的魔法对他已失去作用。

  达修修武数十年,自然知道自己这耳边几缕发丝飘起的意思。他已经不再惊讶,因为他开始知道自己这个弟子已经超出他的常识之外。

  “好吧。”达修答了一声,径自走上主席台,再次开始行使他的特权。

  “老师!”西龙伸出手拦住达修。

  “依维斯比我们更了解自己。”达修轻轻拨开他的手。

  “但是,他还只是个小孩啊。”这次好像受到了一点阻碍。按照西部大陆的说法,魔法师是一个天赋重要过勤奋的职业,而武者却是后天勤奋要重要过天赋。因为魔法师说到底是精神力和知识的比拼,天赋自然是重要,所以经常会有一些年纪不满十三岁的魔法师入流,这也不是什么怪事。但是武者却不一样,武者大都是在生与死的较量中成长起来,后天的锻炼与际遇对他们来讲甚至比本身的天赋和资质更重要。所以,西部大陆迄今为止最年轻的入流武者也是十一岁。那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了,而那个少年也被公认为古今第一天才,他就是现在排名十大高手第一位的若炎。

  “这是我数十年来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入室弟子。”达修很难得地板起脸来。

  “那好吧。”那人听了这话,知道再不答应,可就要得罪达修。这样的人物可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真是不敢相信,他们居然真的会让你上来。”休息十五分钟后,巴罗上台来看到依维斯站在那里,一脸诧异地说。

  “或许,还会有你更加不敢相信的事呢。”依维斯说道。

  “你不会笑吗?”巴罗挑逗依维斯道。

  “在对手面前不会。”依维斯说。

  “诸位,现在要跟埃南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万骑长比试的就是……”讲解员又照例卖起关子。但是这一次,没有人敢再嘘他,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这么小年纪就上台的人。每一个人都渴望知道这样一个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挑战者到底是什么来头。

  “普兰斯第一武者--达--修的惟一的入室弟子--依--维--斯!”讲解员将达修和依维斯两个名字特意拖得很长。

  “哗”的一声,马上看台上炸了锅,几乎所有的人都激动地站了起来,指着擂台上的依维斯议论了起来。原先人气极高的巴罗一下子完全没有了吸引力。

  “就是他吗?”“这就是依维斯吗?”“达修的入室弟子就是这个红头发的家伙?”“他怎么是红头发的?”“他的皮肤怎么是黄的?”

  “你的人气很高哦。”巴罗带着些醋意笑着对依维斯说。依维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或许,真是个意料之外的敌手。”看着这眼神,巴罗收起轻敌之心。在四周一片喧哗,议论声震得耳朵生疼的环境下,连自己都难免分心去看看四周,而这个小孩的视线却从来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最受不了的是,他的眼神、他的表情都是那么地静,静到麻木的境地,完全不能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看出任何东西。这一切,让巴罗小心起来。他父亲在练武的第一天,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心你看不透的东西,因为这可能意味着你被别人看透了。”

  “我到底有多强?”依维斯的内心其实并不像他的表情那样麻木。他的心也在忐忑不安,从来没有真正动过手,从前一切的战斗都只是在脑中出现。每当他看到自己的大师兄们还有自己师父的武技时,他知道自己与他们之间还有着极大的差别,所以,他从来不要求和他们战斗。虽然他相信自己有一天能胜过他们,但是他知道他现在谁都打不过。

  至于剩下的三个小师兄。在他心目中,婆兰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战斗者,而西龙也完全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只有坎亚,让他觉得在伯仲之间,可以一战,但是师父又禁止他们和自己练功,所以,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有多强。

  自己究竟有多强?这一直是依维斯很渴望知道的。但是这个渴望一直被达修压制着,他也就默默无语的,一直等待机会。今天,来到了这里,看到一个伯仲之间的敌手,又看到西龙嘴角的血。依维斯终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渴望,要知道自己有多强,这就是此时依维斯所有的战斗信念。四岁开始正式受艺,到如今已经五年之久(但是在达修眼里,没有教过依维斯一天武功)。五年的成果,今天终于可以得到验证。依维斯的心,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动了起来。

  “等一下我可不会留手哦。”巴罗依旧是笑着,敬了一个武士礼,众人赫然看见他现在手里的武器,是一柄骑士枪。

  “请给我一个答案。”依维斯也上前敬一个武士礼,说道。他的手里拿的是西龙刚才手里的那把剑。

  “不愧是达修的入室弟子。”看到依维斯一脸的镇静,完全没有新手的惊惶和犹豫,巴罗在心中暗暗赞道。

  “那么开始了!”巴罗话音未落,人已出击,枪随人影,一闪而动,速度比和西龙战斗时快上起码一倍以上。霎时间,竟分不清枪在何处,人又在何方。

  “啊!”所有的人一齐一声惊呼。

  “霸王绝?”有识货的人大声叫道。

  这个时候,全场只有两个人是安静的,一个是依维斯的师父--达修,一个是达修的徒弟--依维斯!

  ※※※

  西部大陆分为六大势力,普兰斯是最东部的国家,国人尚武,而且每年一届的入流大赛也是在普兰斯举行,所以被称为“武之王国”。同时,普兰斯也是全大陆人口最多的国家,高达六亿。

  海罗是最南边的国家,因为靠海,所以海上力量非常强大。但是这个民族温和顺从,不喜侵略(当然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会有一些人与众不同,比如达修的二行者修罗就是一例。),所以海上力量只是用来经商,是西部大陆最富有的国家。

  蓝达雅是最北边的国家,那里终年降雪,一片冰封,所以蓝达雅是五强国之中人口最少的国家,不到一亿的,但是也是最古老的国家,相传传国已有近万年之久。蓝达雅同时也是大陆上的魔法中心,全大陆入流魔法师中十个有七个是蓝达雅人。

  基欧是最西边的国家,也靠海,海上力量也是非常强大,但是基欧这个国家的人民比较喜欢侵略,所以当时在海上生活的人喊海盗都是喊“基欧人”。不过基欧的国家并不富裕,所以与海罗打了七次海上大战,只赢了两次,还赢得十分凄惨。达修的行者之一博斯就曾经参加过一次对基欧的海上大战。那一仗,虽然赢了,但是基欧付出的代价也甚为惨重,堪称“惨胜”。博斯也是这一仗后厌倦了厮杀不止的生涯,而投奔达修的。

  埃南罗是大陆上最年轻的国家,立国不足五百年。地处中部靠北。是一个游牧民为主的国家,由近百个部落联盟组成。四百多年前,埃南罗开国帝王号称“太阳王”的查理逊征服所有部落,建立埃南罗。埃南罗最值得夸耀的当然是他的骑兵。

  西部大陆的第六块势力被人们称为“永久中立之地”。这块土地位处西部大陆中部,是原先四大强国的缓冲之地。这块地方论面积有大陆三分之一强,论人口,有近八亿,占大陆百分之四十。但是这里种族混杂,文化宗教也因为交流过于频繁,比较混乱。

  而且因为四大强国也不希望这里再崛起一个国家,致力压制,以至数千年来,这里一直没有建国,成为了佣兵团、商团、强盗、逃犯的天堂。直到四百年前,这里靠近相对而言比较不理大陆形势的蓝达雅的下方才崛起了一个埃南罗。埃南罗的开国皇帝查理逊本来是想统一整个中部,但是由于另四大强国的阻挠,也由于其他民族不大接受他的统治,所以不能如愿,只能建立一个纯由游牧民组成的国家。但是虽然分出去了埃南罗,“永久中立之地”还是有着大陆五分之一强的土地,有着近六亿人口。

  埃南罗的第二军团长巴蒂本来是“永久中立之地”的人,在三十年前,以佣兵身份投奔到埃南罗军中。凭借一身“霸王绝”的强横本领,终于在埃南罗博得了四大军团长之一的地位。霸王绝招式很简单,只分三式,就是将名字拆开,“霸”、“王”、“绝”。虽然招式简单,变化不多,但是霸王枪正如其名一样,胜在威力够大,招式够猛。一招出手,鲜有无功而返。

  而现在巴罗所用的这一招就正是霸王绝中的第一式--“霸”。这一枪、简单、直接、快速,气势汹汹,摆明就是要人性命!

  就在西龙紧张得又要再吐一口血的时候,依维斯动了。右手的剑不紧不慢,稳稳当当地挥了出去。没有出奇,没有取巧,只是扎扎实实的一剑。一道耀眼的白光晃在那人枪合一的影子上。

  只听“铛”的一声,人影停止,那一剑正架在巴罗的枪上。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巴罗心里还是吃了一惊。他居然敢硬拼,难道他看出来自己这一招只是试探么?就算是虚晃一招,但是巴罗还是用了几近四成功力,居然被他这么轻轻一挡就轻而易举地晃开?他还只有九岁啊。想到这里,巴罗暗吸一口凉气,一个翻身,跃开数米外,仔细地观察起眼前这个对手来。

  达修没有忘记自己一生中曾经与六个上品一流位对手战斗的经过。这六个人,达修都一生不会忘记。因为,这每一仗达修都是从生与死的考验中走过来的。不用翻当年的战斗日志,达修也可以记得很清楚,其中有一个人曾经也用过同样的一招。他是六个人中最保守但同时也是防守最好的一个。这一招叫做“千河入海”,取的就是无论敌人是虚是实,又从哪一方来攻击,都可以防守得到的意思。这一招要是练到炉火纯青,可以堪称是西部大陆排前三的守招之一。

  这个时候,达修不得不重新品味一次刚才依维斯所说的话。“但是徒儿都懂了。”这个“懂”字到底有多深?

  这时,依维斯没有等巴罗出手,而是自己主动出剑。一道似弯似直的剑流向巴罗,虽然在数米开外,但是巴罗也感觉到了这剑气中的诡异之气。巴罗心里居然生出几分退却骇怕之意,脚步也不自觉地往后挪动了半步。

  “蛇行七步?”主席台有人站了起来。这不是十五年前被达修打败的邪恶武士“黑骑士”的成名绝技吗?

  达修在台下,已经完全不觉得一点惊讶,只是暗自苦笑。当初,自己只是当讲故事一样,将自己与六大高手过招的情形讲给他听。每次都是拿出最凶险的部分仔细讲解。

  没想到,现在这里成了这些超级武技的试验场。虽然依维斯的每一招和此招的创造者相比,威力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是第一次用出来就像模像样,有形有神,可以说得上是“超级武技迷你版”,实在是有些骇人。不过,最重要的是,这种程度的比赛,居然将这些当年震动大陆的超级武技用了出来。不知道,当初那些仗此成名的人要是地下有灵,会不会泪流三尺?

  “输技不输心!一个武者,只有在自己相信自己败了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失败。”父亲的厉言在自己耳边闪现。巴罗一下子为自己刚才的怯懦深感羞愧。于是一提气,往前一步,大喝一声,毫无保留地使出自己的最强技,“王!”

  那长达五寸的枪尖居然全部变得泛红,一道暗劲破空而来,空中居然还有少许火花出现。巴家果然个个都不是善与之辈。

  达修脸色一紧,双拳紧握,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没想到巴罗这一招居然已经有了他父亲七成的威力,看来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这一招不仅刚猛之至,而且是有来无回,要拼得你死我活的打法。达修没有想到巴罗居然会在这种赛场使出这样的招数。依维斯虽然聪明绝顶,但是输在年纪尚轻,无论如何是接不住这么威猛的一招的。

  但是招,不是一定要接的。只见剑仍然在按着直线飞,人却已经跳到了半空。只听“锵”的一声,在空中飞舞的剑被巴罗的枪划得寸断。

  巴罗抬起头,依维斯这时已经到了巴罗的头顶。“啪”,依维斯一掌击在巴罗最脆弱的天灵盖。巴罗连忙弃枪,将双手平举。但是此时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怎么可能挡得住依维斯蓄谋已久的一招?

  “地斗气”!在中招的那一刻,巴罗意识到。

  “你输了。”站在就要因窒息而晕倒的巴罗面前,依维斯用最客观的语气对巴罗说道。

  当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他反应敏捷、精力无限,但是单纯幼稚。当一个人年纪渐大的时候,他开始成熟,开始有经验,但是他少了很多锐气,少了聪颖。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人的优点和缺点总是共生的。

  但是今天这一战后,人们发现了一个特例。九岁的年龄,却有着老人的阅历和心机。

  他有年轻人的超乎寻常的敏捷与反应;更如老人一般沉得住气,有耐心,会算计。最致命的是,人们将越来越相信他永远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最后一招。

  从此以后,人们送了他一个绰号--“老少年”!

  ※※※

  在埃南罗,巴罗被誉为五十年一出的天才。但是在入流大赛的这一天,这个让整个埃南罗骄傲的天才却败在了比他年纪小上足足一倍的依维斯的手里。在埃南罗的报章上,人们不约而同地给依维斯安了这样一个外号--“天才的坟墓”。言语之中,包含酸意。

  这个世界上,往往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在今后的人生里,依维斯总是忠实地做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终结者”。在西部大陆后来流传下来的史书上,曾经这样评价说,“有依维斯,对整个人类来说绝对是最大的幸运,但是对于那些与他同时代的天才们来说,却绝对是最大的不幸。因为,有太阳的日子里,人们是看不见星星的。”

  许久以前,也曾见过一个人,他和今日的依维斯表现出来的精神几乎一模一样。但是那个人是从最沧桑的人生中领悟到至高的武道精神,才到了这样一个超凡脱俗的境界。

  但是,这个孩子还只有九岁,他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呢?

  ※※※

  这天夜里,在依维斯的房外,达修沉思了起来。他在思考等一下应该对里面这个孩子说些什么,才能让他在首次大胜之后保持最正确的心态。

  达修走近依维斯的房间,看见依维斯并没有得意洋洋,也没有喜形于色。而是坐在那里苦思,竟然没有发现达修走进房间。

  “依维斯,你在想什么?”达修温和地笑着,走上前去,轻轻地拍拍他的脑袋,问道。

  “我在想,如果今天那一招‘蛇行七步’没有得手,那我该怎么办?”依维斯抬起头对着师父说。达修一时无语,不是一个战斗三十年以上的武者是很难有这样的觉悟的。

  “对于今天的这场战斗,你有什么感觉?”达修又问道。

  “依照巴罗的实力,我最多可以再进五招,如果他撑住五招的话,输的就是我,因为我们两个都会‘地斗气’,而我的功力并没有他深。我之所以胜是胜在灵巧,而他之所以败,是败在轻敌。”依维斯侃侃而谈道。

  达修认真听完依维斯的话,慢慢站起来,走到门口,双眼望着远方,深深叹了一口气。本以为自己这样回答师父应该会很高兴,但是却没有想到达修会一脸落寞的样子。

  “师父,徒儿答得不好么?”依维斯连忙站起身来,问道。

  “依维斯,你有梦想吗?”达修没有回答他的话,径自问道。

  “我的梦想就是找到我的爸爸妈妈。”这个时候的依维斯才显出一个九岁孩童的真性情。

  “你知道师父的梦想是什么吗?”达修又问道。达修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一个九岁的小孩讨论自己这个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及的心事。

  “不知道。”依维斯答道。

  “依维斯,你知道人间最强的武道是什么吗?”达修问。

  “上品一流位。”依维斯答道。

  “不是,是超一流!”达修说。

  “那不是传说中才有的吗?”依维斯说。

  “从前我也以为是。但是自从我遇到我的师父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至高的武道。”达修的脸色变得激昂起来。

  “师父的师父?”依维斯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毕竟只是个九岁的孩子。

  “不错,我的师父和你一样是黄皮肤。”达修说道。

  “黄皮肤?”依维斯满脸疑问。

  “他说他的名字叫青华,来自东边的世界。”达修说。

  “东边的世界?最东边不就是普兰斯吗?”依维斯的疑问更加深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师父没有跟我说那么清楚。他只和我在一起待了三天。”达修说。

  “我和他都是黄皮肤,那我是不是和他一样来自那个神秘的东部世界?我的爸爸妈妈是不是也在神秘的东部世界?”一提到爸爸妈妈就失控的依维斯依然没变。

  “或许是的。”达修说。

  “那应该怎么才能去到东部世界呢?”依维斯急切地问。

  “传说中,越过蓝达雅的国境往东数千里,可以看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城市,那个城市叫‘神圣之城’。据说通过那里可以去到另一个神秘世界。”达修说。

  “哦……”依维斯高昂着头望向遥远的东方。

  “依维斯,你知道师父现在的实力是多少吗?”达修转过身,问依维斯。

  “上品一流位。”依维斯说。

  “依维斯,师父已经到达了传说中的强一流。”达修略带骄傲地说道。

  “啊,师父已经到达了传说中的强一流?”依维斯惊讶地问。

  “没错。”达修得意的头又凝重地低了下来,甚至有些痛苦,“但是师父知道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八年来,师父的武技没有一丝的进步。强一流已经是师父的极限了。”

  “啊?”依维斯也替师父遗憾了起来。

  “依维斯,可以答应师父一个请求吗?”达修突然抬起头,望着依维斯,问。

  “徒儿不敢。”依维斯赶紧跪倒在地。

  “达到我师父的境界,达到超一流的境界吧!”一阵从来不曾感觉到的霸道之气在达修的四周猛烈地膨胀了起来。

  “徒儿……遵命。”依维斯被这股霸道之气吓得有些骇然,赶紧磕头说道。

  “依维斯,没有吓坏你吧。”当达修意识到自己吓坏徒弟的时候,赶紧把依维斯扶起来,怜惜地摸着他的脑袋,关心地问道。

  “徒儿没事。”依维斯心中怯意仍在,但嘴里却说道。

  “依维斯,在你达到超一流的那一天,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穿过传说中的神圣之城,到神秘的东方去寻找你的父母。即使无法穿过神圣之城,到达超一流之后的你也一定可以有办法找到你的父母。”达修对依维斯说道。

  “是,徒儿知道了。”依维斯又拜道。

  “还有一件事,依维斯你要答应师父。”沉吟了片刻,达修又说道。

  “是,师父。”依维斯说。

  “十八岁以前不要再参加升段比赛。”达修说。

  “徒儿遵命。”依维斯说道。

  达修于是走出门去,依维斯跪送。一踏出门,达修就又回复一脸的落寞。“这个孩子恐怕只要十年就可以超越我了。”

  “超一流?”依维斯念着这三个字,满眼放着光。

  

第三章 我有多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