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营救罗撒

    依维斯与罗撒讨论完后的第六天,罗撒不知所踪。起初没有人在意,以为罗撒又像从前一样,出去云游了。达修起初也是这么认为,但是又一个月过去了,罗撒依然没有回来。达修知道事有蹊跷。罗撒出去云游一两个月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这样长时间的出去,只有可能去一个地方,那就是蓝达雅。可是罗撒每次去蓝达雅,都会和达修商量好再走,而这次达修事先却一点也不知情。

  又等了三天,达修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带着修罗前往蓝达雅查探,将山里的事教给大行者卡亚打理。

  毕竟是数十年的知交,达修完全没有猜错,罗撒果然是动身前往了蓝达雅。为了不引人耳目,罗撒一路潜行。在达修出发离开不言山的时候,罗撒刚好到达蓝达雅的都城--“冰雪幻梦”。这是大陆最神秘也最奇特的城市。这个城市没有实质的城墙,它全靠一层强大无比的魔法力量护卫,这层魔法力量幻成一堵银白色的城墙,有若实质一般,而且还有城门,门口也有卫兵。就是这样的一座城池,不要说刀枪,就是一流武者要强攻进去也是绝无可能。

  如果不是蓝达雅人,要进“冰雪幻梦”是千难万难。能够进“冰雪幻梦”的非蓝达雅人只有两种,一是攻进去的,一是被蓝达雅邀请进去的。前者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后者有史以来,不超过十人。而此时,有一个曾经的蓝达雅人,而现在却已经不再被承认为蓝达雅人的人,就站在“冰雪幻梦”的门外。

  深吸了一口气,罗撒义无反顾地走到城门边。卫兵很自然地拦住他。“请出示蓝达雅公民证。”罗撒一言不发,默默地将头上的斗笠拿了下来。“我是罗撒,最正宗的蓝达雅人,不需要什么证件证明。”

  罗撒何许人也?在蓝达雅有谁不知道。于是乎,罗撒此言一出,卫兵赶紧弹开,一声尖锐的啸声响起,城门边马上乱成一团。罗撒一听,是一级警报。他知道很快警备队和警备魔法师团就会赶来,但是他没有动。

  不到三分钟,罗撒就被赶来的警备队和魔法师团团团围住,里三重,外三重,围得水泄不通。但是双方都没有动手,只是静静的对峙着。因为警备队和魔法师团都知道,要是罗撒真的要硬闯进去,他们可以拦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与其白白增加损伤,倒不如静待援兵。而罗撒当然更不会动手,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同胞,他来这里的目的绝对不是来杀人的,他是来找人的。

  又过了三分钟,有九个人出现了,每人都是同样的一袭白衣,白须白发。罗撒不用看就知道这是九大长老。警备队和魔法师团的人见到这九个人,一个个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在“冰雪幻梦”当兵这么多年,不是说没有见过长老,但是像这样九个人同时出现,还真是头一次见哦!

  “你们都退下!”一个长老发话了,这人就是十大长老之首利格。本来就不想待在这里的警备队与魔法师团赶紧退下。

  “我们到城外去吧。”利格对着罗撒,冷冷地说。

  “好吧。”罗撒苦笑一声,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冰雪幻梦”是只有蓝达雅人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

  “现在你可以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吧。”到了城外一处冰山上,利格冷冷地问道。

  “我只是想让你们看一样东西。”尽管利格的语气颇为不客气,但是罗撒知道这已经是他最礼貌的表现了。没有马上大打出手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利格点点头。

  罗撒敛住心神,释放出精神力,只听“蓬”的一声,利格身体不远处一块长约十五米,厚约七米,宽约九米的千年冰块炸得粉碎,碎屑溅得众人全身都是。对于一个一流位的魔法师来说,这简直是小儿科了。但是除了罗撒以外,所有的人脸上都现出惊骇的模样。

  “异端魔法?”九人几乎是同时喊出来。罗撒在心里暗笑了一声,原来偷看那本禁书的不止是自己。

  “这曾经是我们认为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现在它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们眼前,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坚持我们过去的做法,将之斥之为异端呢?”罗撒淡淡说道。

  “唉--”利格神色黯然地叹息了一声,其他八人也是一脸彷徨。十人站在冰山上相对无语,任凭时间一分一秒的悄悄逝去。良久,利格终于开口了。

  “如果你忘掉这件事情的话,你可以回来。”

  “这算不算是天大的恩惠?”罗撒冷冷一笑。

  “随你怎么说?这是我们最后的忍耐,也是你最后的机会。”原本温和一些的利格的声音又冰冷了下来。

  “还记得我们在担任长老时的誓言吗?‘为维护蓝达雅,为维护真理,我愿尽我最后一滴血,尽我最后一丝灵魂!’”罗撒有些激动起来,他的声音也高了很多,“我想你们,你们九个都早就忘记了吧。功名利禄蒙蔽了的眼睛,让你们连真理都看不见了吗?”

  “我们没有!”利格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激动。

  “事实就摆在眼前,但是却要去掩盖它!难道这就是你们维护的真理?”罗撒大声说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蓝达雅!”利格终于高声叫了出来,“一切都是为了蓝达雅,明白吗?

  是蓝达雅!为了真理,我们可以放弃一切,但是不包括蓝达雅!“”就是为了维持蓝达雅的魔法垄断地位,就可以泯灭人类数万年的结晶?“罗撒脸色通红。

  “蓝达雅存在已经一万零一百一十三年,它还将永远存在下去!在历史上,人们只会记住蓝达雅!蓝达雅就是一切,蓝达雅就是真理!为了蓝达雅,就是要牺牲我的生命,甚至牺牲我的灵魂,我也在所不惜!”利格已经冲动到无以复加,双手不停地挥动着。

  罗撒默默无语。

  过了一阵,利格平静了下来,又问道:“我问你最后一次,选择蓝达雅还是选择一时的真理?”

  “我选择蓝达雅的真理。”罗撒说道。

  废话已经无须多说,利格一个高级的冰系魔法已经将罗撒冻住了。想来在他说话的时候,咒语就已经在心里默念好了。

  剩下的八人稍微犹疑了一下,也出手了。像他们这样等级的魔法高手念咒语的时间已经短得几乎可以不计。瞬间,八个高级冰冻魔法附加在利格的冰冻魔法上,饶是罗撒这样级别的魔法师,在九人的围攻之下,也是一招未出就被制住。

  九人松了一口气,罗撒可是十大长老中除利格以外魔力最强的。虽然是九人同时出手,但是能够这么顺利,也是有点出乎众人意外。

  “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抵抗。”十大长老之一的罗素说道。他是十大长老中当年与罗撒关系最好的一个。

  听到罗素的话,众人于是再次陷入沉默中。

  “在历史判定我们是错误之前,相信我们是对的吧。”最后,是利格打破了僵局。接着,他又伸出双手,念道:“大地之神,无论我身在哪个角落,都请求你张开你的胸怀吧!”顿时冰山上张开一个数百米深,方圆约五六米的深洞,刚好将被冰冻住的罗撒放了进去。

  众人离去的时候,有人问利格:“是不是要派人在这里看守?”

  “心怀不轨者才应被看守!”罗素有些不满地说道。

  “不必了。”利格听到罗素的话,眉头微微一皱,但是还是说道。他知道,九大长老中有罗素这个想法的决不止是一人。

  就这样,蓝达雅最正直的人--罗撒被封印在了“冰雪幻梦”几百米的冰山之中。

  ※※※

  蓝达雅令大陆各国羡慕的不止是魔法,还有先进的文化。但是最近蓝达雅发生的一件事证明,无论一个国家的文化多么的先进,喜欢八卦都是不可避免的。

  一个谣言,在短短三天之内传遍了整个蓝达雅。这个谣言就是某个神气的天才魔法师光明正大地硬闯“冰雪幻梦”挑战九大长老。结果九大长老将他约到城外的一座冰山上决斗,经过一番激烈的厮杀,九大长老终于将其打败,并封印于冰山之中。

  每一个人谈论这个事情的人都是悠哉游哉的,就像是平时谈论黄色笑话一样。但是这个谣言听到某两个人耳朵里,却是犹如晴天霹雳!“罗撒果然被抓了!”

  在经过了一番确认之后,达修与修罗再无犹疑,立刻赶往“冰雪幻梦”。到了“冰雪幻梦”之后,师徒两人找了间旅馆住下。修罗出门四处打听那个冰山所处的位置。结果,由于这件事实在太有名气了,每个人都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消息灵通,比别人知道得多。

  于是,修罗只要一问人,就一定会被抓住狂吹一个小时,弄得修罗狼狈不已。也算是这些人先祖积德,倘若是换在数十年前,恐怕修罗早就一招“修罗炼狱”把他们打得尸骨无存。

  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却是折腾了大半天,修罗才确定冰山的位置。于是,修罗又潜行到这座冰山附近,仔细勘察了一番。勘察的结论大出修罗的意料之外,那就是这座冰山根本无人防守。当下里,思来想去,却得不到什么有把握的结论。于是赶紧赶回旅馆和达修商量。

  “老师,我觉得事有蹊跷,罗撒这样重要的人物怎么可能连一个看守都没有呢?”修罗置疑地说。

  “我曾听罗撒说,十大长老中,还有一个人叫罗素从前与他关系很好。或许是他从中周旋也说不定。”达修说。

  “罗撒被蓝达雅人斥为异端,我想罗素就算与他私交再好,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他周旋吧。”修罗又说。

  “或许是那利格心生慈念,想故意放过罗撒呢?”达修又说。

  达修这话听起来,让人难免觉得有些幼稚。大是大非面前,哪里还会有什么一念之仁?利格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难道就连这一点都不懂么?修罗本来也想到这一点,正准备反驳达修的时候,刚开口却又闭上了。修罗何等聪明之人?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怎么可能还不明白达修的心意?达修何尝不知道罗撒这样的超级重犯无人看守过于蹊跷?但是现在达修宁愿相信冰山无人看守。因为,就算冰山真有千军万马,他达修为了营救罗撒,又何尝不是一样要往上闯?既然有人看守也要去,无人看守也要去,那倒不如相信无人看守来得好,起码心里没有那么重的负担。所以,一切的争论都是枉然。

  于是,修罗说道:“老师言之有理,那我们何时动身?”

  “现在!”达修说着急不可耐地就起身了。

  “老师,现在正是傍晚时刻,虽然日光晦暗,但是毕竟是白天。我们不如稍等片刻,等天黑再去吧。”修罗见达修这么猴急,于是赶紧阻拦。

  “数百米冰山之内,九重冰系魔法围困,晚一刻,寒毒入体的危险就高一分,如何能等?”达修跺着脚说道。

  “罗撒冰系魔法修为甚高,绝不会那么容易受害。况且要是现在前去,万一到时被人发现,在冰山上打了起来,倒反而会伤到罗撒也说不定。修罗请老师三思而后行!”修罗有条不紊地侃侃而谈。“哎,就依你吧。”达修本来就不是那种有勇无谋之辈,只是自己挚友被擒,一时间乱了方寸而已。现在听到修罗的谏言,知道修罗所言,句句有理,于是点头同意。

  于是,两人坐在客房等候天黑。修罗趁此时机,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战斗状态。而达修却是如坐针毡,每过一时半刻,就要走到走廊上,看看天黑没有。宗师风范几于沦丧殆尽。

  终于,天色黑了下来。两条黑影从“冰雪幻梦”外的一个小村庄旅馆以不被人眼捕捉的速度窜出,直扑关押着罗撒的冰山。

  “老师,这样会不会过于招摇?要是被‘冰雪幻梦’内的魔法师观测到,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啊!”飞在天上,修罗有些担忧地对达修说。

  在修罗看来,飞上天是个很不明智的选择。除了招摇得要命以外,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消耗太大。武者和魔法师不同,一个魔法师只要到了七流位的水平就可以学会“飞翔术”在天上飞。但是一个武者,却要到二流位的顶峰之后才有可能飞上天。为什么呢?因为武者飞上天靠的是斗气排斥空气所发出的推力。想想看,把自己的斗气像航天飞机烧柴油一样烧,(不是一般的柴油哦,是很贵的那种高档柴油哦!)消耗会有多大呢?

  别人修罗不是很清楚,反正他自己刚刚到达一流位的时候,曾经与人战斗的时候试过飞上天,打了不过二十多分钟,就因为体力不支而遁逃了。

  “待会要是来人,你不要管,只管救人,其他的由我来负责。蓝达雅能挡住我达修的人还没有出世。”达修一脸嚣张,看来这次他是要拼命了。

  “惨咯,惨咯,蓝达雅人真可怜!”修罗在心里暗暗地为蓝达雅悲叹道。修罗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老师的实力到底有多少。他要是全力施为起来,不要说多,方圆五里之内,不大可能还有会动的东西。

  不到三分钟,两人就落在了冰山之上。达修脚一落地,马上就双掌开始运劲。

  “老师,你干吗?老师不会是要强行劈开这座冰山吧?”修罗有些骇然地问道。

  “当然!”达修的手依然没有停。

  “老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罗撒在哪个位置,你这样贸贸然劈下去,岂不是要玉石俱焚?”修罗说道。

  “对啊。”达修赶紧收手,运转心神,开始感觉罗撒的信息。修罗傻乎乎地站在达修一旁看着心里紧张死了。不是因为害怕来人,以他们师徒二人的实力,无论是谁来,最低限度,全身而退不成问题。他现在紧张的是他的老师,达修。“搞什么啊?”达修现在的做法让修罗有点和定时炸弹站在一起的感觉,伴师如伴虎啊!

  “好了,我感觉到了,我知道罗撒在哪里了?”达修说完,又急得要死一样,开始在手中运劲。

  “老师,你要是用‘君临天下’的话,‘冰雪幻梦’的人就是睡得再死也会被吓醒的。”修罗揪着自己的头发,极力控制自己的语气,温柔地说道。

  “管不了那么多!”达修话音刚落,双掌合在一起,如刀一般劈了下去。

  “冰雪幻梦”几乎所有的人都从床上被弹了起来,纷纷跑到窗外,“怎么了?怎么了?天谴了么?”“快来帮忙!”正当修罗掩面长叹的时候,传来达修急切的声音。修罗无奈,只得窜进数百米深的冰山之中。唉,达修数十年建立的临危不乱的形象算是毁于一旦了。但是这样,倒是令修罗觉得达修亲切了很多。原来,达修也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完美无缺啊!

  但是一进到洞中之后,修罗又不得不对达修升起十分敬意。要说一掌劈开冰山,如果自己全力施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要像达修这样拿捏到位,自己恐怕还要修炼五十年才行。

  达修那看似鲁莽的一掌,掌力刚刚到达罗撒的身前三寸之处。数百米的距离,要将误差控制在三寸之内。呵,这是一种什么境界呢?

  “快走!”正当修罗又在发傻的时候,达修已经将被一层薄冰笼罩的罗撒背在了背上。

  “站住!”正当修罗要答一声“哦”的时候,一个人堵在了洞口。

  “不好!”修罗心中暗叫一声,现在他们师徒二人已经等同于被人关在了一座铁打的笼子里面。洞外那人与他们相聚远在百米之外,看起来又是个高阶魔法师,而自己的光明系魔法完全没有战斗力,要是动起手来,岂不是要吃大亏。当下里一念一闪,也不管那么多,飞身扑出洞外。

  “修罗,不要动手!”达修喝道。修罗停下身影,奇怪地回头看着达修,只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他离那洞外之人也只隔数十米了。

  “请问是不是罗素阁下?”达修朗声问道。

  “不要说那么多了,我是来告诉你们往西边去吧,只有那个方向没有长老坐镇。”那人急忙忙地说道,并且闪开身子,让开洞口。修罗这才发现,那人已经将魔杖放在地上,双手举起。尽管高阶的魔法师没有魔杖一样能释放高级魔法,而魔法师举起手来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他们又不靠手打架!)。但是他站在洞口摆出这种姿态,任凭自己接近,也完全可以证明他毫无恶意了。

  啊,修罗真是有点胡涂了。刚刚还激动得不得了的达修,怎么又一下子变得这么冷静了呢?

  “多谢了。”达修知道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赶忙带着修罗闪出洞外。

  “若是罗撒醒来,请替罗素转告一声,说古魔法的复兴,就拜托他了。”罗素对着二人的背影,大声说道。

  “知道了。”达修在空中答道。

  之后,二人一直往西边飞去,直到飞出“冰雪幻梦”的观测范围才转向普兰斯的方向飞去。一直飞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修罗终于脱力,差点从天上掉了下来,好在被达修抓住。达修左手夹着罗撒,右手夹着修罗,一路狂飞了四五个小时,进入了普兰斯的国境范围之后才着陆,开始步行。达修虽然满脸通红,气喘吁吁,但是完全没有脱力的迹象。修罗终于知道,自己和达修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了。

  ※※※

  达修营救罗撒的这一路虽然算不上轻松,但是至少也算是走运了。事实上,达修可以说基本没有遇到什么阻力。这尽管与他强横的实力有关(可以暴飞五小时,武者的飞行速度一般是魔法师飞行速度的三倍以上。)但是也与九大长老对罗撒并不想痛下杀手有关,毕竟同事那么多年,怎么都会有点感情的嘛。

  然而就在达修这紧张,但是其实没有多少挑战性的营救工作快要结束的时候。在不言山上,他的弟子依维斯却面临着他人生第一次重大的考验。

  如果达修在普兰斯的旅馆少住一个晚上,甚至在赶回不言山上的时候,走得快一些。

  那么,他很可能就会在不言山的脚下,碰到从前的一个故人。很可惜也很幸运的,他没有。

  所以,他从前所犯的一切罪过便由他的弟子依维斯替他承担了。

  “达修滚出来!”一个人在客厅气势汹汹地大声喊道。只见她一身紫色衣衫,头上带着顶斗笠,身材娇小。尽管她尽量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男人,但是她的嗓音一听就知道是个女人。

  “怎么了?”卡亚忙问负责接待这个人的西龙。

  “没看出来吗?她要找老师挑战。”西龙懒洋洋地说道。

  “可是老师不在这里啊,这可怎么办好?”卡亚有点慌了,问道。

  “唉,这个女人可难办了,你越是理会她,她就越是得意,闹不好,叫人把我们这里拆了也不一定。”西龙又说道。

  “啊?有这么严重吗?那可如何是好?老师临走时,把山上的事情都托付给我,要是她把我们这里给拆了,那我可如何跟老师交代啊?不行,我得出去跟她谈谈。”卡亚思来想去都是觉得还是亲自去见一见那女人好。他想,这世上总是有道理可讲的。

  “唉,大师兄,你怎么那么老实啊?”西龙有些无趣地说道。这个大师兄实在是太老实了,听他随便胡扯一通就信了,真是没有挑战性。

  “啊?”卡亚停住脚步,望着西龙,他知道他一定又是被这个小师弟给戏弄了。

  “唉,女人嘛,耍耍泼而已,你只要不理会她,随便她怎么喊怎么叫。过了一阵,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自然会走了。”西龙轻巧地说道。

  “她不会拆屋么?”卡亚问道。

  “拜托,老师再怎么也是普兰斯第一武者,有谁敢拆他的屋子?”西龙说到。话音刚落,只听客厅一声巨响,然后紧跟着一片“哗啦啦”的器物碎去的声音。当然,这里也包括达修最喜爱的一套蓝达雅名贵家具。

  “西……龙!”卡亚的脸突然变得阴郁了起来。

  “我……我去后山找众师兄弟来商议。”说着,西龙赶紧窜出后门,往后山奔去,一路疾呼,“有人要拆屋了!要人要拆屋了!”

  不到三分钟,七个行者加上依维斯和阿雅全都聚在了后厅。而前厅,那女人的骂声仍然不绝于耳。另外,同时也听见她用脚将本来已经碎掉的碎片踩得如粉一般碎。众人听着,就像踩在自己心上一样,后怕不已。“好可怕的女人!”

  “你们说现在怎么办吧?”卡亚苦着个脸问道。

  “我看只有找一个人出去摆平她才行。”众人瞪了他一眼,这还用说吗?问题是谁去啊?

  “西龙,你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就你去吧。”卡亚举荐道。

  “好。”“好。”“我同意!”“我赞成”……众人一片叫好。

  “不行!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和女子交手呢?我不去!”西龙找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拒不答应。“女人?”卡亚眼光一转,看到了众人当中惟一的一个女人身上。于是众人的目光也一起望在了那人身上。

  “阿雅,我们虽然不是同门,但是大家怎么说也相处了这么多年,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对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泪眼汪汪,怎么看都是一件滑稽的事。

  “我?我去会死的?”阿雅也跟着泪眼汪汪。

  “不用怕,她只在前厅发威,却不到后厅来,说明她对老师还是有几分惧意的。我敢肯定她不会痛下杀手的。最多就是被她痛打一顿而已啊!”西龙这时有神采飞扬地进来插嘴道。

  “说得这么好听,为什么你自己不去?这么多大男人,居然让我一个小女孩魔法师去面对强敌,你们好意思吗?”阿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

  “对啊,叫阿雅去实在不是太好。”这时候,婆兰插嘴说道。

  “谢谢婆兰大哥。”听到这话,阿雅马上就喜笑颜开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刚才的可怜样明明是装出来的嘛!

  “既然你说得这么好,那就你去。”攻击任何一个和阿雅有些微关系的人是西龙的本能。

  “我……”婆兰一下子语塞了。

  “你们在干吗?玩过家家吗?一个女人有什么可怕的?”依维斯看着他的师兄弟们,有些不解地问道。这个女人虽然把客厅拆了,但是只要五流位以上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一点啊,她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啊?

  “那就麻烦依维斯你去吧。”卡亚一听依维斯的话,赶忙顺着竿子往上爬。

  “好啊。”依维斯无所谓地答道。说着,就往前厅走去了。走在路上的时候,依维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嘻嘻,和女人打架可是世界上最令人苦恼的事了。要是赢了,就是欺负弱女子。要是一不小心,失手输了,那传出去,可怎么做人啊!”等到依维斯的身影一消失,西龙就对着众师兄说道。

  “对啊,就是善后也是很麻烦的事情啊。她到时要是输了不服气,哭哭啼啼地抱着你的腿,可怎么办?”坎亚也插进嘴来。

  “依维斯从来就没有吃过女人的亏,现在也要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对他这么好的啦!”一旁幸灾乐祸的还有阿雅。

  呵呵,原来是一个集体大阴谋。但是善良的天才依维斯却是全不知情地走到前厅英勇赴难。虽然是天才,但是毕竟还是太年轻。

  就是在众人幸灾乐祸的目光中,那个女人做出了一件让所有的人为之倾倒的事情。

  “哎呀,这是哪家的少爷啊,长得好帅哦!”那女人一看见依维斯出场,马上就将自己头上的斗笠扔掉,满眼痴迷地跑到依维斯的身边,踮起脚跟,摸着他的头发,赞叹地说道。

  所有人趴成一片,刚才还一脸凶神恶煞气势惊人的样子,一看见长得漂亮的依维斯就变成这副德行。

  “你干吗?”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一件事情是超出依维斯智力之外的。他怎么都想不出这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相貌清秀,颇具高贵姿态的女性到底想要干什么。

  “哇,不是说笑,红头发,黄皮肤,淡红的眼睛,又帅又酷耶!”那女人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依维斯的问话,继续赞叹道。

  “哎呀,这眉毛,弯弯的、长长的、像月牙儿一样,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眉毛,还有这耳朵……”那女人完全不照顾当事人的感受,在依维斯的脸上摸来摸去,还一边摸一边品评着。

  “夫人,请问能不能麻烦你给点尊重给我?”终于,依维斯有点受不了了,他有些气恼地说道。

  “不要叫我夫人,叫我小姐!”那女人一听到“夫人”两个字,马上停住了手,冷冷地说道。

  “哦,是的,小姐。”依维斯被她突然变冷的脸色吓了一大跳,于是忙说道。

  “达修呢?”她继续维持她的冷淡,这时候的她和三十秒钟前的她仿若两人。站在后厅的众人,都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有精神分裂吗?”

  “我师父有事去了蓝达雅。”依维斯说道。

  “少骗我了。”那女人完全不相信依维斯的话。

  “达修,你给我滚出来!”那女人又恢复起先的暴走状态。

  唉,这个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人还真是不少啊!

  

第六章 营救罗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