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突破流位

    “达修你这个无头龟,你给我滚出来。你不要小看我,你以为我现在还是打不赢你吗……有胆子你出来啊,看我怎么把你打得趴在地下!”那女人继续咬牙切齿地骂道。

  “这位小姐,达修是我师父!”依维斯一字一句地说道。他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怎么说都是我师父,你就站在我面前这么破口大骂,是不是也太不给面子了?

  “达修达修,怎么就一点也不知羞?被人这样骂你,你都不出来,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啊,我忘了,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你是个太监!还是个老太监!“那女人将依维斯的话置若罔闻,骂的话却是愈发的难听了。

  “前辈,依维斯得罪了!”依维斯说着,摆出一个战斗的架势。

  “看你这架势,是想要和我决斗么?”那女人看到依维斯摆出这个姿势,才安静了下来问道。

  “本来你是前辈,我不应该冒犯才是,但是你一再侮辱恩师,我要是再不为恩师讨回一点公道的话,那我依维斯就枉为人一场了。”依维斯正色道。

  “你就是依维斯,达修那无头龟的入室弟子。”听到依维斯的名字,女人的眼前一亮。

  “是。”依维斯简单地说道。

  “没想到达修这老乌龟也会欣赏这么漂亮的东西。好吧,娃娃,我就看在你这张漂亮脸蛋上和你打一场吧。”说着,那女人就要动手。

  “等一下,打架请出去!”西龙在这个时候突然窜出,叫了一句。然后抱着头又跑回后堂。

  “出去。”依维斯于是收起身子,说道。

  “好,就听你的,我到门口等你。”那女人说着,就一个纵身到门外去了,实在是听话得有些过分了。她这过于合作的举动,令后厅的人个个气愤不已,帅哥就这么占便宜么?

  到了门外大概离山门四五十米的样子,两人再次摆开架势。

  “小帅哥,我可真的要出手了哦。”在临动手前,那女人又笑着逗了依维斯一句。

  依维斯没有搭理她,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女人决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弱。

  “坎亚,小心看着。”在这女人出第一招的时候,博斯冷冷道。

  “知道了。”坎亚答道。

  在这个女人出第一招的时候,在场围观的所有人才知道,今天不是游戏的时候。

  那女人发出第一招的时候,脸色阴沉,有些惨白,目光如鬼魅一样,飘移不定。右手五指如钩,毫无犹豫地指向依维斯的眼睛。这速度,这神情,让人不由得不相信,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在一招之内,拿到依维斯的眼睛。

  修罗!旁观的众人的脑中几乎同时想到一个人。这样狠毒的招数,和修罗的“修罗地狱刀”几乎同出一辙!

  退,依维斯的脑中第一时间闪出这个念头,于是使尽全力往左一撇,逃过那女人的五指。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了五道血痕,天斗气!依维斯马上判断过来。

  更重要的是,在依维斯往左闪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剧痛。

  “你不错,能够躲过我的‘罗刹出壳’。但是可惜这第二招‘罗刹生翼’你没有办法挡得住。”那女人看着嘴角流着血的依维斯,笑着说道。虽然这女人是半老徐娘,但是若是平时看上去,这笑脸却也算是养眼。不过,此时在依维斯的眼里,这笑容却是与死神无异。因为,在她笑着说话的同时,她的左手又微微向前了一点。依维斯几乎可以感觉到她的左手已经将自己的胃抓在了手里。

  这时,一个身影从旁观者中,飞身直扑向那女人。“放开他!”

  “就凭你?”那女人嘴角微微往上一翘,一只血红的左手从依维斯的体内拔出,向着天上的坎亚反扑过去。

  两人在空中相遇过后,那女人转过身去,将血红的左手按在自己的胸前,似乎在努力控制着什么。如果细心观察的话,你会发现她的眼睛已经有点微微泛红了。而坎亚一个翻身落在地上之后,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他身上并没有伤痕,但是握在手里的刀,那把曾经是修罗用的修罗刀,竟然印着一个深深的掌痕。(修罗回来一定心痛死,送给坎亚才三年就被人打成这个样子。)

  如果说,刚才依维斯的失利,多少都有点大意的原因的话。那么两年前就已经晋升二流位的坎亚却是输得完全没有话说。

  “罗刹阴劲,是将所有的斗气集合于极小的范围内,强行灌进敌人的身体。不求大范围杀伤力,只求在某个人身体的某个小范围内产生最大的破坏力量。要是用来对付二流位以上高手,可是具有奇效的哦。”这时那女人又转过身,轻松地微笑着说道。说着,她还将沾满鲜血的手,放到鼻子边,遮住微微张开的小嘴巴。不过,此时她的眼睛又恢复为正常的蓝色。

  “真不是人!”将场中两人团团围住的另外的旁观者,在心里骂道。在包围圈的中央,请学正在用光明系魔法替依维斯疗伤。而坎亚虽然受伤也不轻,但是现在有个比他伤得更重的依维斯,而医生又只有一个(阿雅的修习的并不是光明系魔法),所以他只能可怜地坐在一旁休息,一边用功力强压住自己翻涌不止的血气。

  这时候,正在给依维斯治疗的请学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依维斯的伤口居然一滴血都不流?但是,这时候他也顾不得研究这么多,只是闷着头狂用光明魔法就是了。

  “现在是不是该你们伟大无比的无头龟老师出场了啊?”那女人欢快地笑着将擦去左手血迹的一张宫廷用的手纸扔在了地上。

  “想见我师父,还要我通报。”包围圈中,依维斯拨开请学,站了起来,说道。

  “你还想打?”那女人看起来好像有点惊讶。

  “只要你还敢和我打。”依维斯将西龙身上的上衣脱了下来,穿在自己身上,遮住自己右腹的伤口。

  “好小子,我小看你了。看来,你不只是有好相貌,还蛮有骨气的。”那女人脸上显出几分敬佩之色,“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敬意,就让我送你一句忠告吧,‘永远不要轻敌!’”

  “晚辈领教了。”依维斯弯腰施了一个礼。从此,这一句话在依维斯的心里深深地刻下烙印。依维斯不再犯轻敌这个错误。

  “你还没有真正领教。”趁着依维斯弯腰施礼的时候,那女人身影又扑了上来。依旧是那一式“罗刹出壳”。

  “你小看我了。”依维斯嘴角诡异地笑道。同时,左手按在右手根部,右手成拳向前猛地一突。“极度地狱?”那女人看到这招,神色大变,竟然大声叫了出来。他明明是达修的弟子,怎么会“修罗地狱刀”的终极奥义?为什么这个“极度地狱”看起来又不像完全正宗的“极度地狱”呢?

  但这些在旁观的众人眼里却已习以为常,谁都知道依维斯这家伙学武技,从来懒得学全套,都是只学别人的奥义。而且任何人的武功只要到他的手里,就是他自己的功夫了。

  “这不是别人的‘极度地狱’,而是我依维斯的‘冰封天下’!”依维斯纠正她道。

  一个错误,一旦发觉,永不再犯,这就是依维斯的成功秘诀之一。

  此时收招,已经为时已晚。于是,那女人也只能将体内斗气催到最高点,奋力一击。

  任谁都看得出这一招凶险异常,就是修罗置身其中,恐怕也要先避其锋芒,但是依维斯却不偏不倚地正面迎了上去。拳掌相交,随着一声巨响,一片五彩的光华以拳掌相遇的地方为核心,向四周散去。

  顿时,一阵彩色的狂风肆虐周围,数十米外围观的诸人只觉全身生疼,以至于不得不运功自保才行。阿雅和请学也要张开高级魔法结界,才能保证不被四处散开的斗气所伤。

  在被震飞的途中,那女人回忆刚才两人招式相遇的一刻的感受,她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一次凶狠无比的对攻,怎么我却像打在一座万年结成的冰山上一样,仿佛无论多么强大的力量,打在上面也会消弭无痕。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依维斯则淡淡笑着捂住虽然没有流血,但是隐隐作痛的伤口。虽然一直以来,依维斯都在将别人的武功变化作自己的武功。但是,这是十四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创造感到满意。

  “‘冰封天下’?是个不错的名字。”依维斯有些满意地自言自语道。这就是依维斯将来横扫西部大陆的“擒天七式”中的第一招,也是防守力最强的一招。但是这招最强的守招却是从西部大陆论攻击排名前三位的超级攻击手修罗的“修罗地狱刀”中,攻击力最强的“极度地狱”幻化而来。最强的攻击变成了最强的防守,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更匪夷所思的还在后面。

  ※※※

  等到落地的时候,那女人才觉得胸口猛地一痛,但是为了撑住面子,强行将涌到喉咙的血往下咽。“攻就是防,防就是攻。最强的防守就是最强的攻击。”这时,依维斯摆出一副一代宗师的模样缓缓说道。

  “就凭你也来教训我?”随着话音一个字一个字吐出,那女人的头也慢慢抬起。众人惊讶地看见,她的眼睛变成了红色,不是依维斯眼睛那样的淡红,而是像依维斯头发那样的血红。

  “依维斯小心,这是‘血腥天堂’,是通过消耗生命力来短时间加强战斗力的做法。”看到这情形,作战经验最丰富的凯罗大声提醒道。在此之前的许多年来,凯罗只见过一次,那是一个来自地下黑暗斗场的斗士。凯罗那时候的水平已经是上品三流位,但是和那个最多中品四流位的家伙作战的时候虽然战胜,但是自己也重伤至几乎丧生。

  “哦,知道了。”依维斯说道。看他这样子,好像一点也不害怕。真是个粗神经的家伙。

  “‘罗刹阴劲’一共只有五式,现在你已经看到两式,我现在很好奇,想知道你还可以看到我几式。”那女人仍然笑着,但是已经完全没有了起初可人的样子,这时的表情已经完全是厉鬼的表情。“但愿‘血腥天堂’没有烧坏你的脑子。”依维斯很少这么爱说话。

  “血翼遮天。”那女人喝道,双手张开,如同两只翅膀在背后张开一样。

  “花里胡哨,打架就打架嘛,还把招数喊出来,真是恶习。下一招是不是‘血翼蔽地’啊!”西龙站着不嫌腰疼地指责道。不过,必须承认,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聪明了。

  这都被他猜到,下一招的名字还真是“血翼蔽地”。

  就是在这时候,一个奇特的情形出现。那女人居然浮上了半空,把两只手张开扮作翅膀,整个人飞了起来。

  紧接着,众人便发现附近的天居然突然黑了下来。还真是“血翼遮天”啊?看来,罗刹阴劲到第三式的时候,其杀伤力和震撼力开始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同时,一道肉眼几乎无法看见的身影在黑暗中向依维斯冲去。如果是明亮的环境的话,就可以看到,那女人用来攻击依维斯的居然是自己的身体。简单来说,就是让自己的身体以炮弹的速度向着敌手冲去。

  一道金光在黑暗中撕开一片明亮,明亮中跃出一个人影,正是依维斯。他刚才用的正是达修的终极奥义“君临天下”!(他还真是彻底贯彻非奥义不用政策。)自然,在依维斯用出这个“君临天下”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君临天下”不再姓达。

  虽然从黑暗当中冲了出来,但是这时那女人炮弹一般的身体已经冲到了依维斯身前不到半尺。此时的依维斯面临数分钟前对手同样的窘境,中途变招已经来不及了。该怎么办?难道学那女人一样强催斗气,搏命一拼吗?

  所有的人在这时都离他们二人至少四十米开外,想要出手,已经来不及。这样的距离,就是魔法师早就准备好的魔法也不一定来得及。看来,这一招只能是硬拼,而硬拼的结果毫无悬念,百分百是两败俱伤。

  不过,所有人都忘了,面对的人不是他们,而是依维斯。而依维斯永远有条不变的法则--在攻击的时候保持防守,在防守的时候不忘攻击。

  这时候的依维斯面对这从所未有、损人不利己的强横招数化掌为指,直指那女人的灵台。那一道即将消逝的金光突然大放异彩,变成耀眼的白光。霎时间,依维斯的全身就被这耀眼的白光笼罩。

  而那女人的身体在碰到依维斯的两指后,就再也无法前进。两人保持一个相当古怪的战斗姿势。依维斯的手指顶住那女人的身体,而那女人的身体居然凭空飘浮在空中。

  乍一看上去,好像一个浑然一体的雕塑一样。

  在旁人看来虽是如此,但是那女人的感受却是完全不同。她感到自己像一个在黑夜中飞翔的蝙蝠,突然被阳光罩住,全身上下所有的地方都被这光亮束缚住,无论如何挣扎,一动也不能动。这就是依维斯“擒天七式”的第二招--“光照大地”!

  十秒、二十秒,这古怪的姿势一直在维持。而依维斯身上的白光渐渐地黯淡下来,那些白光并不是在流失,而是越来越集中地聚在依维斯的双指上。双指与那女人灵台相接的地方的白光已经不再是耀眼,而是刺眼。

  将近一分钟过去了,奇怪的战斗仍在继续。

  “他这算攻还是算守啊?”看着这奇怪的场面,西龙有些不解地问坎亚道。

  “算攻吧。”坎亚很没有把握地说道。

  “但是你没有看到吗?他这招只是为了制住那女人的进攻哦。”西龙又说。

  “那就算守咯。”坎亚有点糊涂地说道。

  “但是你没有看到吗?主动权现在全部在依维斯的手里哦。”西龙继续嘲弄坎亚的智商。

  “那就算是‘主动的防守’吧。”坎亚最后折中道。

  “胡说!主动的战斗怎么可能是防守呢?”西龙对临时臆造出一个名词的坎亚嗤之以鼻。

  “依维斯是不受任何定律约束的人,他是制定规则的人。”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凯罗说道,“‘主动的防守’,这个战斗方式将会让依维斯名垂千秋吧。”

  西龙听到凯罗的话,没有再说话,他想起平时依维斯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噢,是吗?

  有不可能的事吗?“

  场下悠哉游哉,场上却是突然间发生异变。那女人头发突然如剑一般竖起,通体电光流转。

  “她疯了!大家快散开!”凯罗惊叫了出来,曾与他作战的那个黑暗斗士就是用这一招将他重创。这一招没有名字,也没有什么技巧,只是简单地将自己的体内能量催到最高点,让自己的身体不能容纳而外泄。

  “为什么?”阿雅问道。虽然大家看到凯罗惊骇的眼神,知道事情一定是很严重。但是没有一个人按照他的话退开,包括凯罗自己。

  “她要‘自爆’。”凯罗言简意赅地说道。

  “啊……依维斯……”众人一听,全都慌了神,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西龙要冲上去,但是被开罗拦住。“这不是一场我们有能力干涉的战斗。”

  “难道就这么看着依维斯和那变态女人玉石俱焚吗?”西龙含着泪,大声地叫嚷道。

  “相信依维斯,相信依维斯!”凯罗使尽全力才拦住西龙。

  “依维斯……”阿雅终于受不了这样惊险的气氛,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胜利的人一定是我。”只见那女人用头顶着依维斯的手指,慢慢抬起来,看着依维斯说道。依维斯这时看见她的眼角、嘴角都已经开始渗出血丝。

  “白痴!死掉了还有什么胜利可言?”依维斯骂了一句,将体内的斗气催到极限。这次是真正地拼尽全力了,这是依维斯修炼数万场以来从不曾发生的事。因为,在依维斯看来,一个尽全力去追求胜利的人往往是很难得到胜利的。但是,现在的依维斯已经顾不得这么多。

  两人开始拼杀斗气,而战场就是那女人的身体。那女人要拼命将自己的身体鼓胀起来,而依维斯却是尽全力将她的身体压迫在一个正常的状态下。只见那女人的身体时胖时瘦,时大时小。那女人每过不到十秒钟,就要大吐一口鲜血。但是每吐一口鲜血,那女人的斗气却是不弱反强。只是,此间肉体所经历的痛苦不难想象。

  如果从正常的情况下来说,那女人与依维斯在伯仲之间,应该都是上品二流位的顶峰。但是此时那女人所用的乃是邪法,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能力强催到上品一流位的境界。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女人就开始完全占到上风。她的身体也开始膨胀到原先身体的几乎两倍大。

  ※※※

  依维斯的脸上全是汗,但是他没有旁观众人那样紧张,反而有些兴奋。因为他开始发现自己的体内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正在悄悄地升起。每一次,当自己突破流位,到达一个新境界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升起。他知道,自己再坚持一阵,就可以突破到上品一流位的顶尖境界。

  坚持、坚持、再坚持,依维斯的皮肤已经开始微微泛出一层薄薄的血雾。

  “啊!”突然依维斯痛苦地大喝一声,手指上越来越微弱的白光突然一下子变得比刚开始还要刺眼数倍。那女人的身体在一刹那间居然被打回了原型。

  “依维斯做到了!”看到这情形,凯罗开心地大声叫道。在这些人当中,他是最知道二流位和一流位差别的人。他知道,要做到这一步是多么艰难。自己在十多年前就是二流位,到现在也还是个二流位。众人也不是眼俗之人,马上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依维斯你这个变态,给我把这个变态女人干掉!”西龙兴奋地大叫道。

  依维斯在初突破的时候,心中也是兴奋无比。一年多来始终无法得到突破,终于在今天一举完成。看来,武者在生与死的战斗中才会成长这句话果然没错。源源不断,似乎永远不会枯竭的斗气拼命地灌入依维斯的躯体。依维斯不由得暗自赞叹,原来二流位和一流位之间有着这么巨大的差别。自己还居然一直愚蠢地以为自己和已经到达一流位的修罗是同一个水准。

  但是,所有人的兴奋都没有维持多久。让所有人的兴奋改变的人不是那女人,而是依维斯自己。

  当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依维斯突然感到身体内一股强大到不应该是人类拥有的力量窜了出来。这是一股令人感到怨恨、绝望的力量。开始,依维斯还想压制,但是不到一瞬间,依维斯就发现自己完全无法驾御这股力量。

  众人看见依维斯泪流满面,头上的红发居然流着鲜红的血。然后,只见依维斯轻而易举地就把那女人扔到了不知道几万米的高空。再然后,依维斯指着苍天凄凉地叫道:“天!你戏弄我!”最后,一股斗气狂扫整个不言山,飞砂走石,参天大树也被连根拔起。围观的众人马上卧倒,并将自己的斗气运转至极限。但是仓促之间,哪能做得多好。而阿雅作为一个最多四流位的魔法师更加不可能像请学那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张开结界。于是,婆兰扑了上去,遮住了阿雅。而依维斯也在众人手忙脚乱的时候,昏倒在地。

  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这股疯狂的力量过后,不言山山顶一片狼藉。什么都是东倒西歪的,人、树、房子、甚至野草。而那股力量中夹杂的怨念却在这不言山上徘徊着,似乎并不愿意离去。一直到十数天后,才渐渐散去。

  

第七章 突破流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