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痴情!无情?

    依维斯连续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后才醒来,身边也没有看见请学。出门一问才知道请学后来也撑不住,回房间睡觉去了。依维斯还以为那个家伙是不需要睡觉的呢。

  依维斯到厨房随便找了些东西填肚子之后,就去找罗撒,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进门就看见阿雅坐在罗撒旁边,其他人都不见了。而罗撒正在和阿雅说话。

  “罗撒爷爷,你这么快就醒了?”罗撒看起来蛮精神的,依维斯欣喜地说道。

  “多亏了你啊,依维斯。”阿雅对着依维斯甜甜地笑道。

  “你别这么说。”听到阿雅的话,依维斯马上不好意思起来。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大,阿雅的笑脸对依维斯越来越具杀伤力。

  “唉,依维斯,可惜你就是年纪小了一些。”罗撒揶揄地看着阿雅,说道。

  “师父你乱说什么啊?”阿雅是聪明人,马上羞得满脸通红。

  “你们在说什么啊?”依维斯有点不明所以地问道。

  “没说什么?”看着阿雅的满脸怒容,罗撒赶忙笑着说道。

  “依维斯,师父是老不羞,我们不理他。我们找婆兰去吧,看看他的伤好得怎么样了。”阿雅说着,就不由分说将依维斯拖到门外。

  “罗撒爷爷,好好保重身体哦!”在被阿雅拖出去的途中,依维斯笑着摇着手对着罗撒说道。

  “知道了,玩去吧。”罗撒轻松地笑着说。但是,等到他们两人一出门,罗撒马上就用手捂住胸口,自言自语道:“到底还能撑多久呢?”

  阿雅和依维斯两人来到婆兰房间的时候,看见婆兰正从床上走下来。看得出来,还是很费力,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下床了。

  “婆兰,你终于能下床了?”看到眼前这情景,阿雅兴奋地大叫起来,一点也不顾忌淑女形象。(虽然平时其实也没什么形象可言,但是还算是比较斯文的。)

  “是啊,多亏你这几天的细心照顾。”婆兰也很高兴地说道。

  “婆兰师兄,恭喜你啊,好得这么快。”依维斯也笑着说道,但是笑得很勉强。

  “谢谢你,依维斯。”婆兰不是一个多心的人,所以也没有注意到这么多。

  本来,刚进来的时候,依维斯看见婆兰能下床走路也是打心眼里高兴。但是看见阿雅和婆兰这么亲热,而阿雅对婆兰的称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从“婆兰师兄”或者“婆兰哥哥”变成了“婆兰”。不知道为什么,依维斯心里就有点酸酸的,所以也就没有起初那么高兴了。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怎么这么的奇怪?”依维斯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从前从来不曾有的奇特感受。

  ※※※

  依维斯差不多已经全好,罗撒的精神看上去也不错,婆兰也没有什么大碍。现在只剩下一个人让达修挂心了。那个人的伤好像也休养得差不多,可能在这两三天就可以行走自如,但是达修却仍然很是挂心。

  达修不是挂心她的伤势,而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在这一段时间里,他将那天发生的战斗的前后细节都了解清楚。他知道,她为他做了很多事,虽然自己并不知道,而且她这样做并没有带给他任何好处,甚至还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但是,达修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是,她确实为他做了很多事,很多这个世界上其他人做不到的事。

  “老师,前辈要走了。”西龙一脸欣喜地跑来找达修,但是一看到达修,他马上就将脸上的欣喜收敛殆尽。

  “哦,是吗?她行动不是还不很方便吗?”达修站了起来问道。

  “是啊,走路还是一瘸一瘸的,但是她还是坚持要走啊,我们大家怎么拦都拦不住。”西龙说。事实上,除了修罗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说一句挽留的话。

  “她人在哪里?”达修急忙问道。

  “可能已经快到山腰了吧。”西龙说道。

  “混账!那你现在才来说?”达修大声骂道,他真的生气了。西龙知道自己闯祸了,缩在一旁不敢说话。达修也不理他,身影一闪,已经追出门去。

  果然,在快到山腰的时候,他看见了梅里沙一瘸一瘸的身影。看到梅里沙这身影,达修不由得心中一痛,这就是普兰斯当年的三公主吗?

  在二十九年前,只有二十七岁的达修凭借他的惊人武技击败当时排名十大高手中的一位。从此,在普兰斯声名鹊起。甚至隐然成为西部大陆年轻一代武者的精神领袖。

  自古美女爱英雄,这是永远不会变的真理。不止是普兰斯,就是在整个西部大陆,少女们梦中情人的排名前三位中一定有达修。但是奇怪的是,达修自从十四岁成年一直到将近二十七岁,十几年间,却始终是独自一人。

  随着一个又一个名媛在达修的冷冷拒绝中败下阵来,少女们终于开始学会接受达修嗜武成痴,对男女之情并没有太多兴趣的说法。但是,这些人里不包括梅里沙,这个普兰斯娇贵的三公主。

  “我喜欢你。”在梅里沙十七岁这一年,她终于鼓起勇气对已经三十一岁的达修说道。

  “除了更高层次的武技,我对什么都没有兴趣。”达修像拒绝其他女人一样拒绝她。

  “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她,但是她已经死了,为什么你宁愿对一个死人那么痴情,也不愿意接受我?”梅里沙大声说道。

  “你还真不是一般刁蛮!”达修当时几乎出手打她,但是念在一个故人,咬牙切齿地忍住没有出手。

  “你这个傻瓜,我哪里不如姐姐?她就是死了,我也不如她吗?”梅里沙几乎要哭出来。

  “和她比?你不配!”达修恶狠狠地说道。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跟我在一起呢?”梅里沙完全不理达修的脸色,继续撒着娇问道。

  “等你可以打败我的那一天吧。”说完达修没有再理她,转身就走了。

  “达修,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话。到我能打败你的那一天,我会来找你的。”梅里沙冲着达修的背影大声说道。

  从此,每过个半年,梅里沙就会来找达修比武。达修为此四处搬迁,最后不胜其扰,于二十三年前隐入不言山,才得以安宁。

  “这二十多年,你是不是都是在地下武斗场中修炼武技?”达修问道。

  “不关你的事。”梅里沙没有回头。

  “你身为一国公主,怎么会跑到那种地方去?你不知道那里每天都在死人吗?”达修又说。

  “不关你的事。”梅里沙依然没有回头。

  “黑暗系的武者虽然成长迅速但是凶险异常,你还是放弃了吧,那样对你……不好。”达修又说。

  “不关你的事。”梅里沙的身形有些颤抖,“二十多年前怎么不见你这么关心我。”

  “我们年纪都大了,不要再像小孩子一样任性了。”达修的声音让人听起来确实显出几分老态。梅里沙没有说话。

  “你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吧,我陪你到处走走。”心里知道不能给任何承诺,这已经是自己所能做的极限了。

  “不要你可怜我,我现在终于知道,勉强的东西没有什么意思。”说着,她右手抹过脸颊,继续一瘸一瘸地往前走,“以后,我不会再来找你了。”

  达修没有去追,只是站在原地,望着那一瘸一瘸离去的背影。突然,达修别过脸去,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就是那个三公主吗?”

  但没有流下来的,也许,是愧疚吧。一个人为你付出二十九年人生最珍贵的光阴,而你却无以为报的愧疚。然而,达修知道,这是他惟一能为梅里沙所做的。他知道,梅里沙并不会知道,他达修曾经为她真正的心痛过一次,就像梅里沙从前为他付出了数十年,而他一无所知一样。

  但是,达修的心痛,并不是为了梅里沙,说穿了,只是为了自己。就像梅里沙,数十年的付出,其实不是为了达修,说穿了,也是为了自己。既然是这样,那么受伤还有谁能怨呢?

  明知是火,却偏要去扑,是飞蛾;明知是梦,却偏要去追,是世人。不知道自己将会遇到什么,也不在乎自己会遇到什么,只是盲目的追逐。追到路的尽头,突然发现原来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原来所有的坚持都只是一个无谓。所谓的爱,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到最后,达修终于完全看不到梅里沙的背影。又独自站了好一阵,才收拾起心情,步履蹒跚地回到山上。

  当达修走回房间的时候,依维斯在旁边看到,他第一次发现,达修似乎真的有点老了。他走进房间,坐到达修的身边,问道:“师父,你在为什么而伤心呢?”

  “依维斯,你知道世界上最值得伤心的事是什么吗?”达修没有回答依维斯的问题,反问道。

  “不知道。”依维斯说。

  “是有一天你突然发现,原来,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很久没有伤心了。”达修说道。

  “依维斯不懂。”依维斯说道。

  “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懂的。”达修说道。

  依维斯不再说话,静静地坐在达修身边,一直到第二天天亮,依维斯都陪着达修静静地坐着。因为,依维斯的直觉告诉他,达修这时候需要一个人坐在身边。达修不需要和他说什么,只需要他静静地坐在身边就够了。

  深秋的寒风从窗口缓缓地经过。如果有幸,它们中间会有那么几缕悄悄地钻进房间的话,那么,它们将目睹到一段悲伤。这一段悲伤并不属于普兰斯第一武者,而是属于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

  而这一段悲伤,无论坐在旁边的这个少年有多么高的智慧,他也永远不可能捉摸到,哪怕只是一丝一毫。因为,在悲伤面前,天才也是那样的无力。

  

第九章 痴情!无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