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冰雪幻梦

    圣历2106年6月12日,蓝达雅都城“冰雪幻梦”外,出现了两个少年。

  其中一个身材略高,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样子,除了总是笑眯眯的样子让人记忆深刻以外,就没有什么更多的特别之处了,属于那种一扔到人堆里,马上看不见影子的人。

  而另外一个身材就要稍矮一些,应该是十六岁左右,不过这是个你只要看他一眼就永远不会忘记的角色,因为他实在太有特点了。血红的头发,黑中带红的眼睛,淡黄色的皮肤,有些扁平的鼻子。所有这些希奇古怪的材料,凑在这个人身上,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潇洒。或者,应该说是漂亮,甚至会让人第一眼看上去以为是个女生。哎,这副长相绝对是男女老少通杀啊!

  “你们看起来不是蓝达雅人吧?”本来蓝达雅人一向自视甚高,对于外邦人都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颇为不屑。不过,那红发少年的长相让这卫兵对他大有好感,用少有的温和语气问道。

  两人没有说话,一起摇头。

  “那你们来”冰雪幻梦“做什么啊?”若是换了别人,那卫兵一定会赶紧将他们赶走。但是,事实再次证明了帅哥是多么占便宜。

  “寻仇。”那高个说道。

  “寻仇?”卫兵一听,乐了,干了这么多年,还从没听过有人用这个理由过关,“你找谁寻仇?”

  “蓝达雅九大长老!”红发少年淡淡地说道。

  “这样的玩笑可不能乱开。”那卫兵的脸沉了下来。

  “决不是开玩笑!”那红发少年发话的同时,一掌打在卫兵的长枪上,长枪应声而断。

  立刻,城门的卫兵全部围了过来,而城门自动关闭,人只能出城,不能进城,魔法门的优势立刻显示出来了。

  紧接着,城内也有士兵源源不断地往外涌,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没有动手。一直到像个当官模样的人出来,士兵才慢慢停止涌出。不过,这时城门外已经有了将近八九百名士兵。

  士兵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将这两个少年包围了起来,一个个拿着近丈长的长枪指着他们。虽然是仓促而来,但是彼此之间还是有些秩序,并不是一团糟地挤在一起。和平这么多年,连打仗什么架势都没有见过,还有这样的士兵,已经算是不错了。

  若是一般的歹徒看到这阵势,恐怕早就跪倒在地高呼投降,但是,眼前这两个少年却是完全另外一副样子。红发的那个少年对一切都熟视无睹,表情无比麻木地站在那里,对在场的这么多人完全没有因打扰而感到羞愧的意思。而高个的那个家伙则更是过分,他站在那里总是一副令人觉得无比可恨的笑脸。偶尔还冒出一两句酸溜溜的话:“拜托,你看你,你手里的那个是枪。出来混饭吃有点专业精神行不行?”

  就这样,数百士兵被这两个少年当一群猴子一样戏耍了好几分钟,有几个性情激动的,差一点冲上前去把他们两个刺成马蜂窝,但是却被小队长制止了。按说,要是在别的国家同样多的士兵可能早就一起蜂拥而上将他们两人斩成一堆肉酱。不过在蓝达雅,因为十分尊重人的生命,所以即使被他们两个这样疯狂戏弄,军队还是保持克制的状态。

  不过,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最后当西龙拿出一包葵花籽递给依维斯的时候,众士兵终于无法再忍受。就在这时候,那个当官的来了,他是“冰雪幻梦”十六个城门官之一。官虽然不大,但是这个位置油水不少。想来是花了大力气才弄到的。

  “大胆狂徒,居然胆敢擅闯‘冰雪幻梦’,可知死罪?”那个当官的鼓起体内的内劲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全场都听得很清晰。于是,马上赢得场上那些士兵的啧啧称赞。

  “靠拒绝谈判!换句新鲜的台词再说!”西龙几近无赖地大声说道,他没有用什么内劲,不过声音大得全场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你!”那城门官虽然官不大,但是何曾在众人面前被人这样揶揄,一急之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居然结巴起来。

  “各位兄弟,做为个外人,我要说句公道话。你们都看见了吧,这朋友不但完全没有一点学识,就连最起码的应对技巧都没有。你们看看他,连句话都说不好,居然还敢在这里当城门官。你们蓝达雅再怎么也是天朝上国,这样的事居然发生在你们这里,鄙人深表遗憾……”正当全场士兵被眼前这个高个少年说得呆若木鸡的时候,那个城门官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出手了,“你这小畜生,找死!”

  那城门官起初看到西龙目中无人的样子,心中就有些恼恨。现在西龙说的话简直比挖他祖坟还要让他难受。当下里,心中已经生出几分杀意。所以出手也就没有什么留手可言。

  “唔,是个四流位!”在那城门官从众士兵中跃出来的时候,依维斯马上判断道。判断完毕,该做什么?当然是扁他啦!然而,依维斯并没有动手。

  西龙一个翻身跃起来,在天上准备与他对仗的时候,但那城门官还没有等到和他对上,就已经从天上掉了下来,砸倒了一大片士兵。

  “搞什么?这种关键比赛也放水?我跟他很熟吗?”西龙回到依维斯身边,心中大感惊讶。

  那城门官摔在地上,心中也是大惊。不过,这个惊和西龙那个惊有本质的区别。因为西龙的那个惊,只是奇怪。而这个城门官的这个惊却是害怕远大于惊讶。

  “你怎么做到的?”看着那个在一群士兵呻吟声中流着鼻血的城门官,西龙转过头来问依然脸无表情的依维斯。

  “我只是用古魔法在他的脸上轻轻扇了一巴掌。”依维斯说道。

  “轻轻的?”西龙将嘴巴微微地张开,“要是重重的,那个家伙的鼻子会怎么样?”

  “那要看他跳跃的后劲和方向而定,一般来说有两个可能,第一个是飞到很远的地方,第二个是被拍成肉酱。”依维斯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你这家伙能不能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机械?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尊重语言的家伙。”西龙道。

  “语言只不过是个工具,能让你清楚我意思的工具。既然已经能让你明白我的意思,那又为什么要花心思去改变它的使用方式呢?”依维斯振振有辞。

  “和你争论会让我觉得自己的人文修养受到严重的摧残,所以……”当西龙和依维斯正在进行关于语言的使用方式这样一个可以影响人类生活方式的,具有异常深远意义的大话题的时候,那个城门官和他的士兵们再也无法忍受,齐声喝了一声,“杀!”

  虽然若论单兵作战,这些人依维斯就是小指指甲也能弹死他。但是,眼下这些人一窝蜂地往前冲,倒也颇有几分声势。何况,自从与梅里沙之战后,依维斯一再告诫自己,无论面对任何人,再也不能轻敌。所以,依维斯马上收声,全心对敌,倒是西龙兴奋得不得了,“还真不知道打群架是什么滋味。”

  却说那数百士兵,起初看见自己的长官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个个也是吓得不轻。但眼下大家这一冲,每个人都是被群体包围。一下子,刚才的恐惧感完全被这一拥而上的气势冲得干干净净。此时此刻,每一个士兵心中都是坚决相信,在三秒钟后,这两人都将被自己的长枪戳上三百五十六个窟窿!

  不可否认,在战场上,士气对胜负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在战场上,决定胜负的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实力。

  因为并不打算痛下杀手,所以两人并没有使出什么狠招,而且并没有动用什么天斗气,地斗气这样高档的东西。只是随随便便用了一点强度稍大的普通斗气而已!至于招数方面嘛,也只是一些最起码的基础招数,比如西龙也就是什么“君临天下”第一式“骑士之光”之类的。而依维斯大家都知道,这是个只会用奥义的家伙,所以便找出达修战斗日志上写的最初级敌人的奥义来用。当然,有必要提醒大家注意一点,那就是这个初级敌人是以达修的程度定义的。而且,在西部大陆,只有上品三流位以上的人才有能力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奥义。

  至于结果……唉~,在不平等的战争里,什么时候见过弱者有过侥幸?

  ※※※

  “哎哟,你们这帮以貌取人的傻瓜!”在将攻向自己的长枪全部击断,然后将除枪尖以外,全部如数奉还之后,西龙掩面长叹,“我虽然说话刺耳些,可是心肠可好了。那边那个家伙虽然样子长得好看,但是他才是真正心狠手辣的家伙啊!”

  由于依维斯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蛋,让士兵们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错觉,又因为这个巨大的错觉让他们犯了一个更加巨大的错误。如果他们在事后知道,当他们所有的人在往前冲的时候,有一个一辈子很难说几句真话的家伙,在此时此刻说出了心中的肺腑之言,然而他们因为冲得过急而没有听到的话,那么,他们势必会有一个更加巨大的后悔。

  “一将功成万骨枯”,是基欧已逝名将菲欧思威震西部大陆的骑枪术奥义。菲欧思为前基欧第一骑兵名将,基欧一直重视海上力量,是坚决的信奉海权派,所以对陆军特别是骑兵并没有对海军那么重视。当初正是因为菲欧思的存在,基欧才得以建立一支真正有战斗力的骑兵,并曾经在与骑兵王国埃南罗的冲突中,率领基欧骑兵与埃南罗骑兵作战,获得五战五捷的骄人成绩。菲欧思最傲人的不止是精通骑兵战法,而且还有一身来自疆场、强横无比的马上武功。当时甚至有人称,若是让菲欧思坐在马上,就是普兰斯第一武者达修也未必是对手。二十多年前,菲欧思果然得与达修一战,结果三招就输了。但是,后世有很多人为菲欧思抱不平,因为当时菲欧思并没有骑马。

  人们之所以这么执着于菲欧思有没有骑马,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菲欧思的武技特点。

  他的武技与埃南罗第二军团长巴蒂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都是来自战场。但是又与巴蒂不尽相同,因为巴蒂来自佣兵,步战多过马战,而且小战役占多数,所以造成他的武技气势虽足,但是场面并不恢宏,对单个敌人的战斗力比对多个敌人的战斗力要强得多。而菲欧思则不同,他是专攻马战,而且打的多是大战役。所以他的武功特点,就是能够在最大限度内杀伤最多的敌人。尤其是他的骑枪术奥义“一将功成万骨枯”,威力更是不容小觑。曾经在与埃南罗的一次大型会战中,一次杀伤杀死敌人一百六十余名。这也就是为什么虽然菲欧思从没有列入大陆十大高手的行列,但是在基欧国内,他的武技仍然是第一的原因。不过,菲欧思有一个很大的弱点,那就是他的武技的发挥,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的绝世良驹“飞雪”在跑动的过程中带来的惊人冲击力。据说,“飞雪”可以在菲欧思的长枪上刺有十六个敌人尸体的情况下仍然疾跑如飞。

  理论上说,菲欧思的这招骑枪术奥义的威力源自于战马急速奔跑带来的冲击力,加上沉重的长枪与强横的斗气混合而来的杀伤力。而现在,菲欧思这一招曾让埃南罗人魂飞魄散的马上骑枪术奥义正在被依维斯连影子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不紧不慢地用他的双手完成。这是依维斯一时的即兴创作,这一招虽然威力并不强,而且太过花哨,但是依维斯仍然很喜欢,还即兴给它取了一个与原名相去甚远的名字“万紫千红”!

  离依维斯最近的士兵们,看到依维斯的双手往上微微一提,然后他们就感到好像被什么坚硬的东西顶在前面一样,猛地整个身形都被硬生生地刹住。然后,他们就看见他们手里的长枪枪尖纷纷炸开,刚好绽放得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一样。

  接着,依维斯的双手猛地往地上一砸,站在最前排的士兵们就发现自己的虎口震得鲜血满手。长枪从中断开,前面的一截如花茎一样地飞上天,数十支聚在天空,在美丽的阳光照耀下,倒真是有点百花争艳的感觉。而站在第一排的士兵们可就没有心情欣赏了,因为在长枪的前半截飞上天空之前,长枪的后半截被折得弯得像满弓一样。而前面那一截飞上天空之后,后半截长枪自然被解放,恢复成原先笔直的原状。在回复原状的过程中,这些长枪以非常不规范的各个角度打在第一排士兵的身上、头上和脚上。

  然后,西龙就看见,那些士兵有些抱着头昏倒在地,有些抱着肚子疼倒在地,有些抱着脚痛倒在地,总而言之,就是都是见了红之后倒在了地上。然后,天上还会有前端像含苞欲放的花蕾一样的半截长枪掉在他们身上。只可怜这些士兵,由于痛苦来得太急、太猛,在事发十秒后才开始有能力呻吟出来,“哎哟,我的妈啊!痛死我了……”

  而我们可爱的肇事者,则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将双手插进裤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至于站在后排的士兵,立马就停止了攻击,看着自己前面的同僚,心中不寒而栗。只能双手微微抖着,费尽全身力量保持最后一点专业精神,让长枪斜斜地对着依维斯。

  站在最后的那个城门官看到这一幕之后,马上悄悄地打了个暗号,然后进城去了。依维斯和西龙都知道他是搬救兵去了,但是他们都没有阻止他。因为他们今天要找的,就是他的救兵。

  但是,在当场数百士兵的心里却完全是另一回事。他们一看见城门官临阵脱逃,马上心里暗骂不止,心想,“******平时作威作福,什么好处都占尽,现在一看到厉害角色就躲一旁,让我们打生打死,真不是东西……”当时,甚至有些士兵心中诞生了一哄而散的念头。但是看到周围数百个同僚,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八九百人围住两个少年,才冲一阵,就吓得一哄而散,那以后还用吃皇粮么?正是这种近乎无聊的精神支持着数百个士兵与站在前面这两个在他们看来无异于少年杀神的家伙对峙着。

  这样的僵持维持了一分钟之后,西龙说道:“我们来的目的,不是找你们。但是如果你们希望我们找你们的话,我也不会介意。”马上,前排就有人轻摇双手,没那意思,没那意思,绝对没那意思。“那你们拿着长枪指着我们算什么?”西龙又说道。马上就有几个士兵,将原本端平的枪改为朝天刺,但是在旁边类似小队长之类人的怒视下,又被迫端平。这时,依维斯不声不响地将插在裤袋里的手抽了出来。马上前面两三百人不约而同,异常一致地将长枪由端平变成朝天刺,而后面的看到也就有样学样。很快,就看见包围着依维斯两人的八九百蓝达雅士兵都将长枪朝天竖得笔直。远远看去,哪里像是包围了依维斯二人,倒更像是帮他们站岗的士兵!

  这样的情形也没有维持多久。很快,那个城门官就带着一群人开始从城内涌出,这些人都穿着统一的魔法师袍。

  “是魔法师团!”有一个小队长高叫了一声,于是士兵们马上又将朝天刺的长枪端平,虎视眈眈地看着依维斯他们。看来,他们对魔法师团抱着相当大的信心。

  “冰雪幻梦”魔法师团是“冰雪幻梦”最精锐的卫戍部队,不到紧要时刻,决不出动。“冰雪幻梦”魔法师团一共两千五百人,每次常规出动都是在五十人以内。因为魔法师团的成员的最低要求是要入流。也就是说“冰雪幻梦”魔法师团所有的成员都是九流位以上的水准。这样水准的魔法师五十个完全可以将任何常规任务完成。

  但是,这次依维斯看到出来的身着魔法师袍的人至少有两百五十个左右,看来,依维斯他们已经不再被看成是常规骚扰了。更令众士兵吃惊的是,在两百多魔法师团成员的最末尾,走出来一个着白色长袍的长髯飘飘的长者,此人正是十大长老之首--利格!

  不过,西龙和依维斯却是一连失望的样子。

  “为什么只出来一个长老?”依维斯有些不满意地问身边的西龙。

  “没有关系,打到他们,其他就会出来了!”西龙自信地说道。

  “对!”话音一落,依维斯腾空而起,直扑利格!

  “啧!每次都是这样,一点表现机会都不给我。”西龙一边抱怨着,一边也跟着腾空而起。不过,他不是直扑利格,而是跟在依维斯身旁,替他防范任何可能的暗算。

  

第一章 冰雪幻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