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堕入凡尘

    “非同小可的人?”巴蒂将他铜铃一样的眼睛眯起来,笑着看着巴罗,问道。

  “绝对!”巴罗肯定地答道。

  “他们是谁?”巴蒂收起笑脸,正色道。

  “西龙、依维斯!”巴罗提醒道。

  “依维斯?打败你的那个达修入室弟子?”巴蒂眼光一闪,说道。

  “嗯。”巴罗点头道。

  “普兰斯第一武者的入室弟子……要是能……”巴蒂的脑筋开始活动。

  “依维斯只是个单纯的武者,我真正看重的其实是西龙,那才是个真正经天纬地的人才!”巴罗深邃地说道。

  “哦?西龙?经天纬地?你这么有信心?”巴蒂疑惑地问道。

  “当然!”巴罗自信地笑道,他想起西龙五年前与他的会心一笑。英雄之间相交从来不需要太多语言也不需要太多时间,只是相视会心一笑,一切就尽在不言中。

  “那我倒要看看你的西龙究竟什么模样!”看着巴罗一脸自信的样子,巴蒂不由得说道。

  “呵……”巴罗轻轻一笑。

  “那这个那兰罗又是什么人?”巴蒂又问道。

  “嗯……不知道,可能也是高人吧。”巴罗说道。

  “那还迟疑什么?快点用最快的信鹰回信啊!”巴蒂拍了一下巴罗的肩膀,说道。

  “对啊,我这就去!”巴罗一听,拍拍自己的脑袋,又急匆匆地往门跑去。

  过了一阵,一个人从房内走出来。他身材修长、瘦削,一身军装,他是埃南罗骑兵总长(埃南罗军队只分骑兵和步兵。军队最高指挥官是国王,下面分设骑兵总长和步兵总长,再下面设四大军团长。埃南罗军队战斗方式比较单一,一般没有什么混合战术,所以,四大军团长,第一二军团为清一色骑兵,第三四军团为清一色步兵。也就是说,骑兵总长,其实就是第一二军团长的上司。)。此人名叫佛都,武功并不是很高,最多也是下品七流位,但是却在只有二十七岁的年纪就在讲究实力的军队里坐到了现在这个位子,他的智谋之高可想而知,他在埃南罗有个外号叫“军中之狐”。

  不过,能坐到这个位子,佛都的身份也是至关重要,他就是当今埃南罗国王克努杰的二王子!

  埃南罗国王一共育有三个儿女,分别是太子辛夷,今年二十九岁,性格温和善良;二王子佛都,足智多谋,也是心胸宽广的人。惟独十七岁的三公主可亲却是个刁蛮任性、性格乖张的女孩,完全不像她的名字那样讨人喜欢。

  “巴罗真的长大了,懂得招揽人才。”佛都看着巴罗匆匆而去的背影,意味深长地说道。

  “殿下过奖了!”巴蒂一直在出神,这时才发现佛都站在身后,于是赶紧作揖道。

  “虎父无犬子啊!”佛都看着巴蒂,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声。

  “殿下过奖,臣等定为殿下鞠躬尽瘁。”巴蒂更加郑重地说道。

  “好了,好了,不必如此。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没人的时候,不要跟我来这一套!”佛都笑着拍拍巴蒂的肩膀道。谈笑间,王者之气显露无遗,“好了,你忙吧,我再到处走走。”

  “我叫你忙去吧。”佛都见巴蒂要送他,伸手拦道。

  “是,殿下!”巴蒂立在原地不敢动,直到佛都消失在视线内,才敢松懈下来。

  “这才是真正的王者啊!”巴蒂感叹道。巴蒂知道,这是一个他永远无法赶上的人,他虽然年轻,但是已经站得太高。

  巴蒂曾经非常不明白为什么克努杰要立佛都为太子,而几乎全埃南罗人甚至包括辛夷在内全部都支持克努杰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却要坚决让出王位给他的哥哥辛夷。为此,巴蒂曾经斗胆问过佛都,而佛都给巴蒂的回答让巴蒂一生难忘,也坚定了巴蒂世代效忠埃南罗的决心。

  巴蒂一辈子刀口舔血,所有的成就都是用鲜血和汗水打拼出来的,没有一丝侥幸可言。所以他一直都很自信,不曾佩服过任何人,更不用提崇拜了,但是,从佛都回答他的疑问的那一天开始,他开始崇拜佛都。佛都的回答是:“说实话,我渴望一个自己的王国。但是我绝对不会从自己的兄长手里得到。埃南罗很小,世界很大,我的王国决不止在埃南罗。如果上天注定要给我一个王国的话,那么就一定会给我一个你们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王国。”从这一天开始,巴蒂知道,佛都站在他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那是一个武者所无法想象的高度。

  ※※※

  三天后,埃南罗边关。

  “让三位久等了。”埃南罗边关的临时招待处进来一个军官,“送你们去巴罗将军那里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里面有足够一个月的补给。如果不出错的话,你们应该在二十天内就可以赶到卡纳亚。”

  这军官显然是训练有素,说话飞快,像是作报告一样。

  “多谢你们这些天的款待。”西龙站起来,握着那军官的手,说道。

  “见到巴罗将军还望多替在下……美言几句。”那军官一看就是没有做惯这些逢迎拍马的事,所以说的时候脸色通红,十分腼腆。

  “那是一定,那是一定。”西龙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谢了。”那军官的脸愈发的红了,“在下叫星狂。”

  “星狂?好大气的名字!和你不是很像啊。”西龙玩笑道,“我是说笑的。”

  “哦……”星狂完全不懂这些应酬,满面只是憋得通红。

  “好了,西龙师兄,你就不要再逗他了。”依维斯看不过,站出来说道。

  “我这师兄只是喜欢开玩笑,并无恶意,还望你不要介意。”依维斯对星狂说道。

  “哪里哪里?”听到依维斯说话,星狂觉得自在了很多,脸色也不是那么红。

  “有空到卡纳亚来看我们吧。”临出门时,依维斯留话道。

  “一定!”星狂坚定地说道。本来,依维斯只是无心之语,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这却变成了事实。

  出门之后,三人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门外,车上果然装着足够三人吃一月的干粮。水就没有那么多,想来是要自己随路补给。

  “巴罗,我来了!”依维斯与那兰罗两人坐在车后。西龙坐在前面驾驭马车,只听他一甩鞭子,豪气干云地说道。

  三人星夜赶路,不到十二天,就来到了卡纳亚城外。人倒不是很累,除了那兰罗被颠得几乎把肠子吐出来以外,倒也没有什么。只是可怜那马,一到卡纳亚城外,终于再也熬不下去,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倒是那兰罗最仁慈,要西龙出钱将它埋了才继续赶路。

  “那大叔,你怎么会想到把它埋了呢?”西龙一直以为那兰罗是个超级吝啬鬼,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兰罗居然会是一个这么仁慈的人。

  “都已经为我们累死了,还不该花些钱埋了它么?要是任由它曝尸荒野,或者任由它被人拖去吃,那我们岂不是连牛马都不如?做人怎么都不要紧,最重要是要有良心。”那兰罗说道。

  “依维斯受教了。”依维斯长揖道。

  “西龙受教了。”西龙也长揖道。从前,西龙对那兰罗只是因为一种怜悯,所以才愿意和他在一起,但是从这一刻开始,西龙才开始真正把那兰罗当作同伴。因为,他发现那兰罗身上有些东西值得他学习一生。

  三人一路默默无语,各自想着自己的事,一路徒步走到卡纳亚的城门口。三人刚刚抵达城门,西龙正要跟那守门的士兵说明理由,并办手续。却听见一个人高叫:“来人可是西龙!”

  ※※※

  听到呼声,三人举目望去,看到是一个军官站在城内。他身材高大,瘦长,看起来足有一百八十五公分,浓眉大眼,英气十足。他的身边站着两个看起来很像侍卫的人。

  看来,他的官阶应该不低。“巴罗?”西龙望着那军官,不是很确定地回了一声。

  “西龙……”那军官听到西龙的回音,马上更加大声地叫了起来。

  “巴罗!”西龙听到那军官回音,也是兴奋不已,也不理会身边的守城士兵,冲进城去。不过那士兵看到这人是巴罗的好友,也不敢阻拦。就是对尚在城外的依维斯和那兰罗也不敢怠慢。

  “你们就不用检查了,请进吧。”那看起来像是小军官的带头的人对着依维斯和那兰罗恭恭敬敬地说道。那兰罗微笑着对他道了一声谢。

  “你怎么现在才来?”巴罗看着西龙,问道。

  “我也想快些来啊,可是我怕要是来得太早,输得太惨,就太丢人了。”西龙笑着说道。

  “不要站在这里说话,随我进城去再说吧。”这时,巴罗才意识到自己和西龙正站在人流汹涌的城门口说话,惹得无数路人向这边投来目光。

  “哦,对了,我来跟你介绍一下……”依维斯和那兰罗这时已经来到西龙身边,西龙准备向巴罗介绍两人。

  “这位就不用介绍了吧!这位一定就是依维斯了!”巴罗笑着打断西龙的话,伸出手想和依维斯握手。

  依维斯没有理他,这倒也不是说依维斯不喜欢巴罗。只是他从来没有和人握过手,不知道世界上人与人见面要互相握手以表敬重。倒是急得那兰罗拼命地在旁边对依维斯挤眉弄眼。

  “依维斯在不言山待太久,还不是很习惯尘世的礼仪。”西龙笑着帮依维斯解围道。

  “哦……不碍事!”巴罗多少有点扫兴地将手收了回去,接着又看着那兰罗问道,“那这位是?”“嗯……这位是海罗鼎鼎有名的富商那兰罗。”西龙一下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那兰罗。虽然巴罗并不是一个很重视地位的人,但是他担心要是把那兰罗地位说得太轻微,将来在卡纳亚城,那兰罗要受人轻视。所以,他在心里稍微思索了一下,便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那兰罗阁下,久仰久仰!”巴罗口里一边说着“久仰”,一边在心里纳闷自己怎么从来不知道海罗有一个叫那兰罗的富商。但是,转念想想,自己专注军事,民间的事情不知道也是正常,所以也就没有细想。

  “久……久……久仰!”那兰罗一看到巴罗伸过来的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的埃南罗副军团长居然和自己握手。当下里,连说话都不利落,握着巴罗的手发起抖来。

  “那兰罗阁下好像身体有点不适。”巴罗看着那兰罗发抖的样子,心里有些异样地说道。说着,赶紧将手抽了回来。

  “啊,可能是一路上赶路太急,那大叔受不了这样的颠簸之苦,以致生病了吧。”西龙忙解释道。“哦。”巴罗心不在焉地说着。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这个那兰罗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高人啊,怎么会跟西龙他们在一起呢?

  接着,一行数人就上了巴罗安排的马车,直奔元帅府。路上,西龙一边嘱咐依维斯要知道那些基本的礼仪,另一边又要嘱咐那兰罗不要那么怯场,告诉他要有自信心,看见什么人都要觉得他和自己是平等的,忙得是不亦乐乎。而依维斯和那兰罗两人则是连着诺诺称是。

  “到了,下车吧。”巴罗从前面走了出来,刚才巴罗是亲自为他们三人驾车。可想而知,他对三人已经是礼遇之至。

  “哈,几位,我已经等候多时了!”西龙等一下车,便看见巴蒂已经带着几个家人从元帅府门口迎了上来。莫说那兰罗,就是西龙也颇有点受宠若惊,只有依维斯仍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晚辈受宠若惊了!”西龙赶紧走上前去,双手握住巴蒂的手。那兰罗更是惶恐不安地作揖不止。而依维斯也难得地打了千。

  “你们可是今年卡纳亚最尊贵的客人啊。”巴蒂笑着双手握着西龙的双手,说道。

  “哪里?哪里?”西龙惶恐不已地说道。众人又是一顿寒暄之后,便走进大厅。之后的一切,就没有什么值得描述的,无非是一顿“久仰久仰”“彼此彼此”之类的客套话而已。对于这些,西龙应对得是绰绰有余,依维斯和那兰罗仿佛变成了他的跟班一样,站在他的背后,任凭他周旋。

  接着,西龙又将依维斯和那兰罗介绍给他。巴蒂又是照例一番“久仰久仰”。不过,对依维斯和那兰罗倒是一视同仁,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对依维斯特别关注。

  寒暄完之后,巴蒂便借口准备饭菜,将巴罗拉到门外。

  “你看这三人中谁对埃南罗最有用?”他问道。

  “父亲的意思是?”巴罗不解地问道。

  “我的意思是想让他们三人为我所用。”跟自己儿子说话,就没有什么必要拐弯抹角。

  “我也正有此意。”巴罗说道。

  “那你看该如何办才好呢?”巴蒂问道。

  “依我看,西龙天资聪颖,谙于世道,看起来对尘世功名颇有所向,应该是最可能留下来的。那个依维斯虽然身负绝学,但是天泯未开,恐怕难堪大任啊。”巴罗说道。

  “你所说的西龙,我完全赞同,但是你所说的依维斯,我却不是很赞同。我告诉你,依维斯绝对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巴蒂颇有深意地说道。

  “父亲何出此言?”巴罗问道。

  “这是一个武者的直觉!我看西龙,就像是看到一匹猎豹一样,机敏无比,对任何事情反应奇快,头脑聪颖之程度绝非常人可比。但是我所看依维斯却……”巴蒂说道一半,停了下来。

  “却什么?”巴罗问道。

  “却什么都看不见,只仿佛看到一片深不可测的大海一样。能带给我这样感觉的人,决不会是你所想象的天泯未开那么简单。巴罗,记住为父的一句话,永远要小心你看不透的人!”巴蒂脸色严肃地说道。

  “孩儿受教了!”巴罗也忙正色道。

  “但是那个那兰罗……”巴罗又说道。

  “放心,那不是什么大人物。”巴蒂轻松地挥挥手,说道。

  “我也觉得是,但是父亲为什么这么肯定呢?难道你知道他的底细么?”巴罗说。

  “你看他举手投足,都唯唯诺诺,受宠若惊一样,没有丝毫气势可言。如果真是豪贾巨富,何至与此?何况,海罗数得出来的富商就那么几个,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巴蒂说道。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西龙生怕我们知道他身分低微而怠慢了他,所以说他是什么豪贾巨富。”巴罗说道。

  “我想也是,”巴蒂沉吟了一下,“那以后对他也好生招待就是了。”

  “是,”巴罗说道,“那今晚是不是要给他们举办一个洗尘宴?”

  “不急,过几天再说。要办就好好办一个,办得体体面面的。一是让西龙他们知道我们是如何重视他;二是让卡纳亚的贵族们知道我们巴蒂家也不是真的就毫无强援,就是远在普兰斯的达修的入室弟子也和我们有着深厚的渊源。”巴蒂说道。

  “父亲所言极是。”巴罗在心中对父亲佩服不已。原来他只是想给西龙他们办个洗尘宴,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就完了,却没有想到可以借这次机会向埃南罗的世袭贵族们示威,让自己的地位在埃南罗更稳固,也趁机和普兰斯第一武者达修拉上关系。进而,给所有人一个假相,那就是巴蒂与普兰斯的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招一石二鸟确实是高!不愧是在宦海沉浮数十年的老将,对官场的一切,已经像对战场的一切一样了如指掌。自己这样的毛头小子跟父亲比起来实在是差太远。“如果可能,这次连太子都要请来。”巴蒂又道。

  “是,父亲。”巴罗笑着答道。

  就这样,卡纳亚本年度最尊贵的客人,在来到卡纳亚的第一天就不知不觉地卷进了权力斗争的漩涡当中。

  ※※※

  经过一天的忙碌之后,依维斯三人吃过晚饭之后,便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西龙和那兰罗来到依维斯的房间。

  “依维斯,你就要睡了吗?”西龙看到依维斯已经脱了衣服,于是问道。

  “是啊,这一路奔劳,也累了,当然要休息。”依维斯说道。

  “先不要睡了,跟我们两个一起出去一趟吧。”西龙道。

  “去做什么?”依维斯问道。

  “一起去巴蒂元帅那里聊聊天吧。”西龙说道。

  “吃饭的时候,你不是已经和他们聊过了吗?怎么才隔这么久,又要去?”依维斯不解地问道。“唉,其实就是去谢谢人家的款待。”那兰罗插言道。

  “就是啊,明知道我们得罪了蓝达雅九大长老,还敢收留我们的人可不多哦。”西龙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去吧,我要睡了。”依维斯道。

  “为什么?”西龙奇怪地问道。

  “如果他们是真心实意帮助我们,那他们就不会希望我们去感谢他们。如果他们帮助我们只是为了我们感谢他,那他们的帮助和放债有什么区别。”依维斯道。

  “啊……”依维斯一番话,把西龙那兰罗堵得无话可说。这看来强词夺理的话语,细细体味,却发现其中确有真味。

  “唉,算了,那就我们两个去吧。”西龙没有办法,只好甩手和那兰罗一起去了。而依维斯却看着挂在床头的剑,心中思绪万千。他在想:“到底,我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生?到底,我今后的路要如何去走?到底,这个世界适不适合我?到底,我要的是什么?”

  此时的依维斯陷入了人生中第一次迷惘。从前的他,从来不需要思考以后,因为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每日练功、嬉戏、看书、休息,日复一日,依维斯已经习惯了那样简单的生活,突然间来到尘世,依维斯一下子难以习惯。因为,他只是一时冲动,为了替阿雅出一口怨气,而没头没脑地闯进了这个花花世界。这里有太多东西要学,有太多事情要想,而他又不能像西龙那样八面玲珑,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周旋自如。

  依维斯,这个武技方面的天才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在某些方面几近弱智。其实,是这个世界太多污浊,最纯洁的白玉向来是不容于世,而依维斯正是这样一块白玉。他简单、善良、正直、决不妥协,他所有的智慧与天资都集中在武道之上。在他看来,武道是一个浩瀚无边的大海,就是穷极一生也无法到达尽头。但是,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浩瀚的不是武道,而是人心。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依维斯现在不明白将来也永远不会明白的东西。这一切,注定了依维斯在这表面美丽其实丑恶无比的尘世将经历无数他自己无法想象的磨难。

  ※※※

  第二天一早,依维斯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练功了。在不言山上,从来不曾有这样的情形,但是,他下山以来,已经不知道例外了多少次。

  “看来,确实有很多事情在不知不觉的改变。”依维斯想着,开始静下心来练习斗气。

  但是不到两分钟,他就发现自己体内的那股怨念在蠢蠢欲动,尽管他努力压制,但是还是没有办法。他被迫停止练功,以免自己走火入魔。

  停止练功的依维斯十分颓丧,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练功了,而且,只要这股怨念还存在,他可能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现在这个阶段,再也无法提升。

  “如果不能练功,那么我还能做什么?”

  在来到卡纳亚的第二个早晨,依维斯被迫开始思考一个他从来不曾思考的问题。近十四年来,他的人生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练功。但是,突然有一天,就是这么简单地坐在床上不到三分钟,得到这样一个结论。“嘿,依维斯,你不能再练功了。”

  依维斯把头望向窗外,他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好大、好大。他发现自己从前的生命其实只是体现了这个世界的极小极小的一部分,这个世界还有更多更多不可捉摸的东西等待着他去探索。

  但是,此时的依维斯宁愿选择回到从前极小极小的那个角落。因为,这个很大很大的世界,会令他深深的迷惘。昨天的迷惘仍在依维斯的脑内继续,只不过,这股迷惘更加强大。

  依维斯越来深刻地感到,在山下,什么事情都不在自己的控制之内。在山下,任何事情都有太多的可能,一切都太复杂。而这一些不必要的复杂,却让依维斯深陷其中。

  一切都有太多的选择。这些日子,依维斯深悟出一个真理,给一个人太多选择,其实和没有选择是一样的。

  依维斯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迷路的小孩,却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面对最庄重深刻的抉择。

  “在这个世上,我到底有什么用?”最后,依维斯禁不住自问道。依维斯觉得很悲哀,因为他发现自己找不到活着的理由,这个世上似乎并没有谁需要他。没有了他依维斯,这个世上的一切好像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啊?那他为什么要活着呢?

  从前,依维斯的心里只有阿雅、武技、父母。现在,阿雅已经离他而去,武技也已经离他而去,而他的父母也早就离他而去。其实,依维斯早就知道,他找不到自己的父母。且不说人世茫茫,他就连自己父母长得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又从哪里去找。在依维斯心里,他早就告诉自己,“或许,在我的父母离开我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不再是我的父母了吧。”

  多少年来,要寻找到父母,只是一个寄托,依维斯从来没有想到真有一天可以找到自己的父母。但是,他愿意保持这样一个童话一般的梦想。在不言山上,所有的人都愿意和他一起做这个梦。然而,在这里,没有人再愿意和他做梦,独自一个人的梦是不能做太久的。

  在依维斯来到卡纳亚的第二个早晨,他发现自己从前十数年的生命,原来都只是一个美妙的梦。但是,现在他知道梦醒了。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很多,他开始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那感觉好像是孤独。他开始对自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看法,那看法是自己原来是这么渺小。

  在依维斯来到卡纳亚的第二个早晨,他有很多感觉,所有的感觉都是从前不曾有的。

  不是他变了,而是世界变了。这一天,依维斯第一次产生了--怯懦!

  这一切,都被一个从窗前经过的人看在眼里。

  过了一阵,在依维斯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房间进来了一个人,是那兰罗,只见他手里端着一盆冒着气的东西。“依维斯,来,来,来,吃完我做的红薯热肉粥!”

  “啊?”依维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碗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依维斯问道。

  “红薯热肉粥啊!”那兰罗睁大眼睛介绍道。

  “能吃的吗?”依维斯问。

  “当然!可是美味哦!还很营养的呢!”那兰罗说道。

  “是吗?”依维斯有点怀疑地把那碗稀奇古怪的红薯热肉粥接到手里,舀起一调羹,试了一下,咋巴咋巴。

  “怎么样?”那兰罗充满期待地问道。

  “真的很好吃哦。”依维斯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说道。

  “就是说嘛!我的手艺在我们家那一带很有名的呢!”那兰罗得意地笑着说道。

  “那大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依维斯吃到一半,突然抬起头来,问道。

  “为什么?这有什么为什么啊?我们是同伴嘛,所以我当然要对你好啊。”那兰罗爽朗地说道。“是啊,我们是同伴啊。”依维斯仿佛心情好了一些。接着,吃起东西来也欢快了一些。

  看着依维斯天真地吃着他做的红薯热肉粥,那兰罗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慈爱的目光,“无论怎样,孩子终究还只是个孩子。”

  

第四章 堕入凡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