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黑暗武士

    “你这个狡猾的家伙,哪里要什么三十天?你看我们才十七天就到了。”虽然被斗笠遮住,但是星狂还是可以感觉到黑衣人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拜托,你已经累死十九匹马了!”星狂一脸无辜地说道。心想:“我说的是按照正常人的速度。但是你算是正常人吗?恐怕连人都算不上吧。”

  “不要那么多废话,继续往前走。”黑衣人催促着星狂继续前进。还有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他们就要到卡纳亚城,现在他们已经看到城内袅袅的炊烟。

  “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我实在是不行了。”星狂再也不管那么多,一屁股坐在地上。

  管他呢?被人打死也好过累死。

  “你想死吗?”黑衣人威胁道。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就是死了,也要看看你这个样子怎么到城里去问路。”星狂满不在乎地说道。这十几天的相处下来,星狂已经完全摸熟了这黑衣人的脾性。没错,他的武功完全和自己不是一个档次,而且他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但是说句良心话,如果论智慧,那他可就差远!

  “你……”黑衣人怒道。

  “唉--我不管那么多了,你先去吧,等一下我再来追你也不迟。”星狂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

  “哼!”黑衣人冷哼一声,再也不说话。

  躺在地上的星狂却总是觉得他的眼光在自己的身上阴冷地扫视着。尽管强作镇定,但是星狂还是禁不住打着冷战。“这家伙不会是在想找到依维斯以后怎么把我大卸八块吧?不行,现在就要好好计划一下,怎么从这个黑乎乎的变态手里脱身。”

  于是,两人就各怀鬼胎地坐在原地休息了起来。

  才休息了一阵,黑衣人就隐约听见不远处有人说话。出于本能,他缩起耳朵,细心偷听起来。

  “你有想过回家吗?”是一个男声。

  “你是指‘永久中立之地’吗?”是一个女声。

  “是啊。”男声道。

  “我想啊,但是世界上的事情不是说你想就可以去做的啊。我现在在埃南罗还有个小酒馆,但是回家以后,我有什么呢?我什么也没有。那我的生活怎么办?从头再来吗?

  太难了!我没有信心我能够办到。“女声道。

  “你们都要考虑那么多的吗?”男声问道。

  “当然!寻常百姓和你们想的可不一样。你们这些大人物可以大谈什么理想啊,希望的,但是我们小老百姓就不同了,只求能够有顿饱饭吃就行了。”女声说道。

  “对了,那你的酒馆是怎么开的呢?”男声又问道。

  “是特依公爵留给我的,就是从前的第一军团长。我十岁的时候带着弟弟被卖到公爵家,公爵对我很好,让我做他的贴身婢女。去年的时候他病逝了,临死前,他知道他死后他的后人是不会好好对我的。所以,就将这间小酒馆买了下来留给了我,供我生计。”女声道。

  “为什么?他的后人为什么要对你不好?”男声好像有点奇怪。

  “因为在埃南罗人的惯例中,贴身婢女在十三岁之后就要侍寝的。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的后人都很仇视我。认为是我诱惑公爵,还到处说我的坏话。弄得现在整个卡纳亚人对我都……”女生道。

  “侍寝?”男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和惊诧。

  “不,不,不,那是别人。公爵是个好人,他从来没有对我这样要求过,他当我是干女儿一样。”女声赶紧解释道。

  “哦……”男声听起来又平复了很多。

  “彻头彻尾的变态,居然还有偷听人家说话的习惯。”看着黑衣人竖耳倾听的猥琐样子,星狂不屑地在心里骂道。但是他自己却也止不住好奇,不自觉地伸长耳朵听了起来。

  听了才一会,星狂就瞠目结舌地对着黑衣人说道:“不会这么巧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黑衣人看出其中定有蹊跷,于是赶紧问道。

  “依……维……斯?”星狂有些不自信地念出来这个名字。

  “依维斯!”黑衣人一听这个名字立刻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猛冲过去。

  “果然是匹夫之勇。”星狂在他矫健的英姿后赞叹道。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接着,星狂就开始冲着那黑衣人相反的方向狂奔。但是走了没有几步,星狂又转念一想:“现在还能去哪里?军部恐怕已经发文了吧。我走到哪里都是个逃兵,要是不能洗脱罪名,我终究逃不过一死。”

  “不如,回去看看,或许能从依维斯身上找回一线生机。”就是在这种心理支持下,星狂又走了回去。

  十几天来,无事可做的依维斯几乎天天去找璐娜,因为除了找璐娜以外,依维斯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更有意思的事情来做。而璐娜自不多说,当然是乐见其成,每天喜笑颜开的等着依维斯的到来,连叮当每天在她耳边笑她“花痴”也不在乎。

  今天两人见天气很好,就第一次一起出来散步。本来叮当也想要跟来当电灯泡,但是当他想提出来要跟着去的时候,看见璐娜对着他温柔的一笑,说道:“你不是今天不是不舒服吗?”一边说,一边将手轻轻地捏成拳头状。“啊,是啊,头好疼。”于是,可怜的叮当就捂着额头,躲到一旁去了。

  本来,一切都是近乎完美的。清风徐徐,艳阳高照,初秋最适合散走的天气。两人也是正好说得投机,却在这时,突然杀出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你要干什么?”依维斯马上挡在璐娜面前,对着黑衣人喝道。璐娜这一下可幸福死了,天,完美的白马王子形象呵,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为公主抵挡一切危险。简直是迷死人了!

  “我要挑战你!”黑衣人说道。

  “改天吧,今天我没空。”依维斯冷冷道。

  “我不是一个习惯被人拒绝的人。”黑衣人用同样冰冷的语调说道。

  “我今天偏要拒绝你,你又要如何?”依维斯听了他的话,知道今日一战已是不可避免,于是刻意刺激道。但是心下里却是已经暗暗开始调整好体内的状态,以达到最佳的竞技状态。

  “我就要逼你。”说着,黑衣人从背后缓缓抽出一把像剑又像杖一样东西。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突然从黑衣人背后蹿出来一个人。

  “星狂?”依维斯一看,一眼就认出他来。

  “是我啊,依维斯。”星狂笑着挥手道。

  “你怎么在这里?”依维斯大声问道,就在他问话时,黑衣人已然出手。他想趁着依维斯分神之际占便宜。但是他错了,因为他的对手是依维斯。

  就在那黑衣人腾空而起的时候,依维斯几乎也是同时起身。在空中,他还不忘对星狂叫道:“拜托你把璐娜带走。”

  星狂定睛一看,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心想这个应该就是那个什么璐娜吧。于是就冲了过去,拉过璐娜,往卡纳亚城内奔去。

  “你不要拖着我,我要跟依维斯在一起。”璐娜大叫道,一边还努力地挣脱星狂的手。

  “你有病!你在这里只能让依维斯分心而已。这种级数的战斗,就是我都只有光瞪眼的分,何况是你?”星狂一边说,一边依然拖着璐娜狂奔。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就这么扔下依维斯,一个人跑了。”璐娜道。

  “谁说我们是就这么跑了,我们是去搬救兵,为今之际,只有到城内搬来巴蒂元帅父子才可以挽回局势。”这时候的星狂还不知道巴罗已经去了普兰斯。

  “哦,那就要快一点才好。”璐娜听了这话,才不再反抗,而是和星狂一起狂奔了起来。

  “废话,我现在还不够快吗?”星狂说道。他一边在跑,一边又在心里算计。“这下要是能救下依维斯,或许巴罗将军会看在我报信的分上救我一命才是。”心里这么想着,脚下跑得愈发的快。

  ※※※

  两人在空中相遇,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大家都没有使出真正实力。但是落地时,黑衣人往后连退三步才刹住身形,而依维斯则稳稳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如果略去所有技巧性的因素,那么两人实力高下立判,但是,这是废话。如果不考虑技巧因素,那么武者之间就不会有精彩的战斗了,大家互斗一掌不就行了么?

  “二流位的武技,一流位的战斗力,魔武双xiu者。”依维斯满面寒霜地在心里判断道。

  刚才黑衣人的那一拳里不是纯粹的武技力量,里面含有魔力,那股魔力是属于雷电系的。尽管有古魔法力量自然保护,但是双掌还是微微的有些麻。魔武双xiu者果然不可小觑!

  “我低估了他!看来是个一流位,还不是一个普通的一流位。真是奇怪,在蓝达雅怎么没看出他有这么强的战斗力?”黑衣人在心里暗暗的奇怪。自己身兼二流位武者和二流位黑暗魔法师的能力,就是十大高手也没有几个放在眼里。刻苦钻研的武技与魔法的混合战技,虽不敢称独步天下,也敢说傲视群雄。但是刚才含着五成功力的一记“暗黑狂雷拳”居然对他完全不起作用,而自己却被震得双手发麻。更奇怪的是,电劲居然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一样,无法侵入他的身体。自己从前也不是没有和一流位的武者战斗过,但是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其实,依维斯之所以出乎黑衣人的意料之外。是因为在蓝达雅一役中依维斯由于各种因素,并没有将全部的实力展现出来,而现在的依维斯心无旁骛,全力以赴,当然不可同日而语。而且,依维斯的古魔法力量也是黑衣人所无法想到的因素。

  而黑衣人的战斗水平显然不能简单的用一个二流位武者加上一个二流位魔法师这样简单的计算方法来计算,因为,黑衣人已经做到将武技与魔法真正地融合在一起。简单地说,就是别人是用嘴巴或者心来念咒语,而黑衣人却用一种特殊的练习方法让自己可以用拳头来念咒语,这就是他自称的“拳之语”。连拳头都能说话,可见魔法奥秘之深实在是浩瀚无边。一个二流位的武者出拳的时候同时夹杂着二流位的魔法力量,这样的战斗力决不是一般的一流位武者所可以抵挡的。这也就怪不得黑衣人心高气傲,连十大高手也不全放在眼里。

  能将两种力量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这是黑衣人目前最大的优势,同时也是依维斯最大的劣势。其实,可以说两人都是魔武双xiu,如果从定义上来说,古魔法才是正宗的魔法,那么黑衣人就可以说是伪魔武双xiu。但是,如果从使用的角度上来说,依维斯却算不上是真正的魔武双xiu。因为他只是将两种力量集中在身上,并不能融合运用。

  “你的实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为了表示我的尊重,我会全力以赴!”黑衣人道。

  “我也一样!”依维斯道,这是依维斯的真心话。从前的依维斯从不畏战,但是也从不求战,不过现在的情形和从前不同了。太久没有战斗的依维斯突然遇到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整个身心禁不住地兴奋起来。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这么渴望战斗,原来自己在这么热爱战斗!

  “那么……来吧!”黑衣人说着行了一个武士礼。

  “来吧!”依维斯也行了一个武士礼,然后大喝一声,纵身而起,发出一波凌厉的攻击。依维斯短短的这些日子里,心里不知道窝着多少怨气,这一次遇到这么一个人,终于可以尽吐胸中怨气,故而有此一招,这就是擒天七式的第三招--“守得云开见月明”!这是擒天七式中,少有的一招专注攻击的招数。

  从前的依维斯决不会轻易主动出手。因为,主动出手就意味着在你率先出手的时间里,敌人又多了一刻认真观察你的时间,但是,现在的依维斯根本就没有想这些。他少有的热血沸腾,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痛痛快快地战一场吧。”

  “来得好!”黑衣人一个转身,一拳“暗黑狂雷拳”催到最高点跟依维斯硬撼。黑暗斗士武技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有什么太多复杂的招式,他们追求的并不是武学的美感,而是杀人的技巧。所以在他们看来,与其一招招的升级,倒不如一招到位来得实用,而黑衣人显然是典型的暗黑武者的做法。他的“暗黑狂雷拳”只有一招,那就是“暗黑狂雷拳”!但是这简单的一招,却是凝聚着最疯狂的毁灭。

  一股狂乱不堪的电劲夹杂在一团暴虐无比的霸道力劲中冲向正在半空中的依维斯。这一拳固然霸道无比,但是以依维斯的实力何尝怕他?只听“蓬”的一声,黑衣人半截身子都埋进土里,而依维斯则在空中一个翻身,在不远处稳稳落地。

  照场面上看起来,是依维斯占了赢面,但是其实不然,那黑衣人虽然场面难看,但是看他身形镇定,隐藏在斗笠下的脸庞也微微露出笑意。虽然被依维斯一拳打得半截身子埋进土里,但是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因为他巧妙地将依维斯大部分的打击力量都卸给了大地。

  而看起来占了赢面的依维斯则恰好相反。

  “原来他的两股力量可以操纵自如,刚才是判断错误了。”依维斯在心里暗道,他的右手现在已经几乎完全麻木,看来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完全恢复。原来,在那黑衣人和依维斯对撼的时候,先是用力劲与依维斯对冲,并将依维斯大部分的攻击力都卸给大地,尔后在依维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而古魔法力量又来不急填补防守空白的时候,急速地将电劲释放出来。尽管依维斯反应敏捷,及时而退,但是右手还是被这一击打得几乎失去知觉。

  由于刚才的计谋得逞,依维斯现在怎么算都是战力大损,此时不上,更待何时?只见黑衣人从土里硬生生将整个身子跃出,与此同时身后的一把似剑似杖一样的东西已经向依维斯飞去,而他本人就紧随其后。看来,他那把奇怪的武器还真是全能型的武器,能当剑砍人,能当魔杖使魔法,还能当回旋镖!

  就是在这样激烈的环境下,依维斯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身边原本散发的斗气也收敛无遗。此时此刻的依维斯和一个普通的入定的老和尚没有任何区别。

  依维斯的这个举动让黑衣人有些犹疑:“这太不正常。他要干什么?故弄玄虚吗?”无论是谁看到眼前这一幕,都会对依维斯的做法有不同的解释,但是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猜到正确的答案,那就是依维斯此时此刻正在思考。

  人或许会犹疑,但是武器绝对不会。就在黑衣人犹疑的时候,他的武器已经冲到了依维斯的面门。这时,只见依维斯眼睛突然睁开,随即大喝一声,而那回旋镖竟像被吓到了一样,掉在了地上。“怎么回事?”黑人赶紧将身子硬生生后退十几步。

  “让你再领教一次我的‘守得云开见月明’,这次你可要看清楚了。”依维斯脸上微带笑意,对黑衣人说道。

  黑衣人凝视着依维斯,不敢妄动,只感暗自凝聚功力。只见依维斯仍然是刚才一样的招式,整个身子一跃而起,只是刚才的右拳已经变成了左拳。果然又是一招“守得云开见月明”,但是气势和刚才却是截然不同。“怎么了?一个人的实力怎么可能突然间增强这么多?”

  但是,这时候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思考,依维斯与他之间的距离使他除了出招对抗以外,别无他法。他只好又是一招“暗黑狂雷拳”,但是这一次出招和上一次不一样,这一招他完全没有信心。他现在打出的一招,仿佛并不是为了击倒敌人,只是为了安慰自己而已。

  又是一声巨响后,依维斯在原地落下之后,负手傲立。而黑衣人却已经除了头以外,整个身子都埋在了土里。

  “你刚才那一招留手了?”黑衣人在土里问道。

  “我从来只使用可以达到目的的力量。”依维斯淡淡道。

  “那你刚才的同一招为什么差那么多?”黑衣人又问道。

  “因为前一招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战斗的,而后一招我知道你是怎么战斗的。”依维斯道。

  “一招之间,你就掌握了我的法门?”黑衣人锁眉问道。将魔法与武技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黑衣人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标,练习了数十年,但是眼前这个少年却是在转眼间做到。

  “算是你教会我的报酬吧。我送给你一个忠告,练武不是靠脑,是靠心。”依维斯道。

  “靠心?”黑衣人愈发双眉紧锁。

  “你慢慢思考吧,我要走了。”依维斯说着,转身就走。

  “慢着。”黑衣人叫道。

  “做什么?你不服么?”依维斯转过脸来,问道。

  “服!”黑衣人道。

  “那你又要怎样?”依维斯有些感到奇怪。

  “虽然服,但是还是要求一战。”黑衣人说道。

  “为什么?”依维斯问。

  “因为刚才虽然输,但是输得不明白。我现在知道我赢不了你,但是我至少要输个明白。”黑衣人道。

  “虽然明知道要输,但是也要输得明明白白。”依维斯将这话在心里默念一遍,然后抬起头对着黑衣人道:“好,依你。”

  黑衣人听到依维斯轻轻地吐露这三个字之后,整个身子悄无声息地像泥鳅一样从土里钻了出来。仿佛一株长得奇快的幼苗,转眼间长成一株小树一样。倘若是一般的武者,定会大喝一声,将围困自己的土壤炸开,但是身为一个无数次从死神身边将生命夺回的黑暗武者,是不会那么愚蠢的。因为,在战争中,每一丝力量的保存都意味着胜利可能性的增加。

  黑衣人慢慢走近依维斯。依维斯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只是若有若无地注视着黑衣人。

  看来,他似乎并没有丝毫防范黑衣人的意思。距离越来越近,十米,五米,十步,九步,这时候依维斯说话了,“再走两步我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了。”

  黑衣人藏在黑色斗笠下的脸禁不住地笑了起来。此前,有一个人也是好像面前这个少年一样,自信高傲地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他也曾经说一句差不多的话,只不过那一次他说的是九步。

  黑衣人不得不承认那个人比他强,但是最后那个人输了,虽然他身为十大高手第七位,但是他输了。因为最后他死了,而黑衣人还活着。胜负的判断有千万种方法,但是生死之别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为什么是七步?”黑衣人饶有兴趣地问道。

  “七步之内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依维斯道。

  “哦……你……很有勇气。”黑衣人心中猛地一震,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很自信,但是他没有想到他是这么自信。这就好像他知道自己和眼前这个少年有差距,但是他不可能知道他和眼前这个少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

  “这不是勇气,是信心。”依维斯道。

  “不知道你的力量是不是也像你的信心增长得一样快。”黑衣人有道。

  “战力不止是力量的高低,还有使用力量的技巧。”依维斯回道。

  “你在教我?”黑衣人越来越觉得眼前进行的谈话,更应该发生在战术学院的师生之间,这种感觉令他觉得很羞辱。他对武技的理解从千百次生死交加的战斗中得来,现在却要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来指手画脚?

  “我只是报答你刚才所教给我的。”依维斯平淡地说道。

  黑衣人厌烦了这种学究研讨式的对话,身形一纵,已经出招,毫无花巧,直刺面门。

  在这样一个距离,任何花巧都是没有意义的,在这种距离,最需要的是速度!

  在两个人正谈话的时候,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贸然出招,无论如何,都会让人觉得有点不礼貌。但是其实黑衣人的做法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终究,说得多么冠冕堂皇都没有用,最后,武技的问题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真正解决。

  九步,是一个什么概念?一个人在九步的距离内能够有多大的反应空间?可以想象,当一个一流高手在九步之外,手持利械,全力以赴地向你攻来,你能够做些什么?

  就在黑衣人往前进攻的同时,依维斯举起他那只本应麻痹的右手,像握剑一样,对着飞扑而来的黑衣人一挥。

  真是一个奇怪的动作!但是黑衣人却与此同时发现了一件更加奇怪的事情,他的身体仍然在向前,但是他握着剑的手却在空中停住。以至于到后来,自己不再像是个舞剑向前的武者,而更像是一个挂在剑上晃荡的猕猴。

  多么可笑的场面,一次杀气横溢的冲刺,却演变成一个闹剧的场面。又好像一把出鞘的剑,剑锋在半途刹住,却将剑把送到了前线。但是黑衣人并不觉得可笑,而是觉得可怕,他感到自己的剑锋,整个冲锋的攻击点正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牢牢地握住。

  “我说过,七步之内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依维斯看着这一幕,淡然地说道。

  这是黑衣人才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原来自己只是前进了两步!人很多时候都是这样,以为自己前进了很多,但是定睛一看,原来才刚踏出两步。

  “我输了。”黑衣人将剑扔在地上,道。

  “你还没有发挥出你真正的实力。”依维斯有点奇怪,这么容易认输并不是黑暗武者的习惯。

  “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我输了。”黑衣人怅然若失地说道。

  “你不像个真正的黑暗武者!”联想到死缠烂打的梅里沙,依维斯感叹地说道。这个黑衣人这么好对付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是吗?”黑衣人将头缓缓地低下。“只是一个巧合么?每一个打败我的人都会这么说。”他在心里自嘲地笑了一声。

  “你说得没错,我不是个真正的黑暗武者,因为,我做不到为了胜利而放弃一切。不知道为什么,我太怕死。”黑衣人说着,将斗笠取了下来。这是一张看不清面目的脸,太多的疤痕让人不能确定那真是一张人类的脸。从这张脸上,看不见他的相貌也看不出他的年龄,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堆堆的疤痕。原本只是一条条的疤痕,后来在旧的疤痕上又添上新的疤痕,到最后终于变成了一堆堆的疤痕。事实上,远不止是脸上,在他的身上也是一样。如果他除去衣衫,他的身体除了疤痕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的东西。

  “珍惜生命有什么错?”依维斯不屑地说道,“所有的战斗都是为了求生。若连生命也失去,那么所谓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虽然活着不一定能够胜利,但是死了却一定是失败!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这些所谓的黑暗武者都不明白么?”

  黑衣人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睁开眼睛看着天上的太阳。眼睛,这是他整个身体惟一一处没有疤痕的地方。事实上,他那双眼睛很大,很好看。这真是一个奇妙的状况,一张无比丑陋的脸上,却嵌着一双明亮的眼睛。

  “为什么?我会这样留恋这生命?”黑衣人默默无语地站在原地,看着天上的太阳,似乎想从那里寻找到一个理由。自出生以来,自己的一生就是在黑暗斗场中开始。五岁就开始杀第一个人,自己的双手至今已经不知道沾上了多少人的鲜血。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学过,他的一生最擅长的就是杀人,这也是他惟一学过的东西。而身上的伤疤也会证明他曾经多少次差点被人夺去生命。每一次,他都能够侥幸逃生,使他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不想死,但是这个使他千百次死里逃生的信念,却也使他在最关键的战役中丧失斗志。

  “你不像个真正的黑暗武者!”就在他低头认输,从那个人的胯下爬出擂台的时候,那个人这样跟他说。

  “你要去哪里?”依维斯看见黑衣人又戴上斗笠,转过身,向远方走去。他的身影是那么落寞,仿若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依维斯觉得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个孤独的影子。

  “我不知道。”黑衣人没有回头。

  “那……不如和我一起走吧。”依维斯对着黑衣人的背影,大声喊道。

  黑衣人没有说话,却转过身来。依维斯感到他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但是……你要知道,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哦!”

  

第八章 黑暗武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