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兵圣出征

    杰伦兵营。

  虽然昼行夜宿,行进速度缓慢,但由于进军路线甚为合理,他们的进程倒也不算十分之慢。不久之后,他们已经来到了海罗和“永久中立之地”的交界处。上一次,风杨和萨德在这里留下的战斗痕迹还依稀可辨。

  “世事如白云苍狗,转瞬即逝,说得真是太对了!”杰伦抚着胸口说道。

  野草在风中扭摆着腰肢,安扎好营地的士兵们开始升火做饭,一边说说笑笑,气氛是如此的祥和,让人简直想象不到这支队伍要去进行的是一场残酷的战争。

  “杰伦将军,我们又抓到一群盗贼。”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到杰伦面前禀告道。

  “带上来!”杰伦招了招手,说道。一路上,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地碰到这样的自称是盗贼团伙的军队,杰伦猜想,这些一定是海罗人雇佣来骚扰自己的军队。道理再简单不过,普通的盗贼团碰到这样的大军,跑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敢来惹他们?

  “他们已全都咬舌自尽。”那军官说道。

  “又是咬舌!一点新意都没有。下一次如果再象这次一样,那些人全部自杀,不用禀告我。”杰伦轻轻叹了一口气,以前的那些盗贼在被抓到之后,也都无一例外地咬舌自尽,如果没有预谋的话,又怎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是!杰伦将军。”那军官红了红脸,退下。

  “海罗人真会如此天真?以为这样就能扰乱我军步调?还是他们有什么阴谋。”杰伦皱眉思考着。

  “禀告杰伦将军,有一个自称是海罗使者名叫奇拉特的人求见。”没一会儿,又有人来禀告道。

  “哦?”杰伦诧异道,“请他进来!”

  片刻过后,那个自称叫奇拉特的人走了过来。他抬眼望了望杰伦,只觉得眼前这个将军样子实在有些委琐,毫无一代名将应有的气魄,一时竟然有些犹豫,也不敢断定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杰伦。

  “不知奇拉特使者前来,所为何事?”杰伦打量了奇拉特一眼,只见他衣着华丽。杰伦不禁暗叹海罗人果真是非常有钱,就连一个小小的使者衣着也是如此光鲜,比他这个当大将军的还要气派呢!

  “失礼了,但阁下果真是名闻四海的杰伦将军?”奇拉特问道。

  “杰伦何等人也?如果连这个也作假,岂是大丈夫所为。”

  “杰伦将军,恕罪,恕罪!”奇拉特也是个明眼人,见到杰伦虽样貌普通,但气度不凡,心中已是信了八九分。

  “奇拉特使者何罪之有?”杰伦微微一哂,“奇拉特使者今日前来,想必是有要事吧,还请告知。”

  “杰伦将军?”奇拉特犹疑地望了望杰伦身边的侍卫。

  “莫非有所不便?”杰伦依旧笑容满面,“你们都退下吧!”

  “杰伦将军,恐怕……”侍卫有些犹豫,自然是害怕对方要对杰伦不利。

  “下去吧!”杰伦拂了拂手。

  “是!”无可奈何,一众侍卫只好退出大帐。

  “现在可以说了吧?”杰伦和颜悦色。

  “实不相瞒,在下虽是海罗人,却非国王亲派的使者,而是乌瑞罗右丞相派来的。”奇拉特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哦?”杰伦暗自称奇,当了这么久的将军,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越过了国王而派使者来这里,莫不是要窝里反了?

  “杰伦将军是爽快之人,在下就开门见山吧!乌瑞罗丞相深知杰伦将军神勇,手下士兵一个个骁勇善战,天下罕逢敌手,而海罗人则只善水战,实在不是将军的对手。因此,特派在下前来议和。”

  “议和?如奇拉特使者刚才所言,你并非是海罗国王亲自派来的,又怎么能议和呢?莫非乌瑞罗丞相可以决定此事?”杰伦问道。

  “我们丞相的意思是请杰伦将军宽限几天,待丞相在国王面前尽力周旋,打点好一切,到时双方便不用交战,而杰伦将军仍有利可图,岂不快哉?”奇拉特口中的“利益”自然是指钱财。

  “乌瑞罗丞相太看得起我了,不过,杰伦岂是那种贪图蝇头小利的人呢?奇拉特使者所说,恕杰伦难以答允。”

  “在下知道杰伦将军并非贪财的人,不过,” 奇拉特说道,“杰伦将军把进攻押后一两天也没有什么大碍,如果苍天有眼的话,更可使海罗百姓免遭战火荼毒,对杰伦将军的声誉也大有好处,在下斗胆请将军三思。”

  “愿闻其详?”

  “如今,海罗国内主要分为两大阵营,一派主战,左丞相毕达即是领军人物;另一派主和,敝上右丞相乌瑞罗执其牛耳。两派争执不休,不过,目前是主战派占了上风,此次杰伦将军如果向海罗开战,负责调度的正是毕达丞相。而乌瑞罗大人则自始至终都坚持着不战言和的策略。”使者说道。

  “原来表面上风平浪静的海罗,内里也是如此纷乱不已啊!”杰伦感叹不休。

  “因此,乌瑞罗丞相衷心希望杰伦将军能宽限两日,让他有时间处理一切。到时,如若事成,杰伦将军即可凯旋而回;如若事败,那么无可奈何,只有在战场上见了。”使者说道。

  “容我再细细考虑。”杰伦说道。尽管奇拉特开出来的条件足很具诱惑力,但杰伦心中还是有所顾忌,毕竟,依维斯之死海罗人也脱不了干系。

  “杰伦将军,海罗与‘前进军’并无深仇大恨。当初,海罗人只不过是在埃南罗、蓝达雅、赛亚人的三重胁迫之下,由于国力微弱,才逼之无奈要参与那件事的。对于这件事情,海罗国王深感无奈,乌瑞尔丞相也是夙夜悔叹。” 奇拉特仿佛知道杰伦在想什么一样。

  “奇拉特使者果真是快人快语啊!”杰伦脸色释然道,“但我仍有一事请教,在我进军的过程中,沿途不时遇到自称是‘盗贼’的一些游兵散勇,但这些人一抓到又全都自尽,分明不是普通盗贼。不知道使者对这件事情是否有所风闻呢?”

  “杰伦将军所说,在下实在一点也不知情。” 奇拉特说道。

  “这就怪了!”

  “据在下所知,国王、右丞相乌瑞罗都没有做这样的事情,至于左丞相毕达,虽然政见与右丞相有所不同,但为人行事光明磊落,恢弘大气,也决非是做这等事情之人。” 奇拉特正色道,“况且,这也并无什么益处。”

  “既然如此,我就再等两天。”杰伦看那使者也不像是在说谎,便说道。心中暗想:那究竟是谁呢?但就算乌瑞罗、毕达两人不会这样做,难保他们的手下不会干这样的事情!目前除了海罗人,又有谁会来招惹我们呢?

  “多谢杰伦将军,另外,右丞相大人有薄礼奉上。” 奇拉特说道。

  一大箱一大箱的东西被抬了进来,沉甸甸的。

  “十万钻石币?”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杰伦接过礼单一看,还是吓了一跳,海罗人就是不同,出手如此阔绰,随随便便就是十万钻石币。

  至于这些钱,杰伦一个铁币也没有留给自己,全部用来充公,钱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用。由此,士兵们自然是越发崇敬他了。

  ※※※

  在海罗使者走后,杰伦帐中有了一场小小的争论。

  “杰伦将军,为何答应对方的条件呢?”知道杰伦和那使者达成协议的人只有极少数几个,此时发问的正是其中之一。

  “有钱收,何乐而不为?”杰伦淡淡一笑。

  “只要把海罗攻下来,我们要什么就有什么,谁敢说个不字?而且,这样会不会延误战机呢?”那人问道。

  “不会!就算延误了又如何?海罗陆军跟我们对阵无异以卵击石。”杰伦狂态顿生,“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

  面对自信满满的杰伦,发问的人也只好点头称是了。

  ※※※

  圣历2109年8月2日,“冰雪幻梦”。

  蓝达雅已经成了过去式,“冰雪幻梦”的一切正在埃南罗化,原来很多重要的建筑物被摧毁,取而代之的是埃南罗风格的建筑。就连生活习惯也在慢慢地向埃南罗靠拢,原先的节日庆典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蓝达雅的节日。埃南罗的旗帜高高地飘荡在“冰雪幻梦”上空。蓝达雅消失了,就连它曾经存在的痕迹也在被人一步步的抹去。以后的蓝达雅年轻一代又凭什么去认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呢?他们也许将把自己视为埃南罗人,至死也不会更改了。

  这个时候,佛都仍然居住在这里,很明显,他是打算把蓝达雅作为他称霸天下一个跳板。

  “佛都王子,依维斯的余孽气焰逼人,不可轻视。”巴蒂忧色忡忡说道。

  “帕潘之败是意料中事。”佛都神态自若。

  “他们恐怕也不会放过我们埃南罗。”巴蒂低声叹道。

  “这就是我为何对原‘蓝达雅’的军队招降的原因之一。”佛都说道,“以后,我们还要利用蓝达雅人来对付所谓的‘前进军’呢!”

  “佛都王子高见!”巴蒂说道,“但是海罗人方面不知会怎样?”

  “海罗?”佛都笑了一笑,“这个你大可放心,我有八成的把握他们会以最激烈的方式打起来,最后,双方不管谁胜谁负,都会两败俱伤。”

  “王子的意思是?”

  “海罗和‘永久中立之地’也有一些我们的势力。”佛都说道。

  “莫非最近在杰伦那边闹得风风火火的‘盗贼团’就是我们的势力?但杰伦是一个聪明人,岂会那么容易上当?”巴蒂心中有所怀疑。

  “此事做得极隐秘,杰伦就算是再聪明,也一定会认定是海罗人干的!到时,海罗人就算是想议和,杰伦恐怕也不会答应啊!”佛都说道。

  “原来如此!”巴蒂若有所悟。

  “而且,就算杰伦不上当,我自然还有‘撒手锏’。”佛都的莫测高深地笑道。

  巴蒂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他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佛都既然说有办法,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

  ※※※

  圣历2109年8月3日,“永久之谜”。

  “师父。”莫问叫道。

  杨秋点了点头。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莫问又说道。

  “那也没办法。”杨秋叹道。

  “既然青华前辈医术如此了得,应该可以想个办法让璐娜心情立刻平复,然后马上动手术吧?”

  “谈何容易。”杨秋苦笑了一下。

  “你们师徒俩在这儿啊!”原蓝达雅的长老罗素跑过来,搭讪道,“在谈什么呢?”

  “还能谈什么。”莫问没好气地说道。依维斯的死,蓝达雅人也要负上一部分责任,也难怪莫问不喜欢罗素了,虽然罗素并没有参与其中。

  “依维斯换心之事?”罗素问道。

  杨秋也没有搭理罗素,只顾抬头看着一只蚂蚁缓缓爬过一片绿色的树叶。

  “哎!我知道你们对蓝达雅人很不满。”罗素说道,“不过,关于依维斯换心之事,我倒有个新想法,不知道两位想不想听?”

  “说!”莫问一听到依维斯的名字,就来了兴趣。杨秋也侧过了头。

  “青华前辈要求璐娜姑娘心情非常平静之事,我有些疑问。”罗素说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心情如何能保持平静呢?就算是以杨秋前辈你的修为,恐怕也未必能做到心静如水,更何况是璐娜姑娘呢?”

  “怎么说?”莫问追问。

  “在下倒是认为动手术心情并不需要过度平静。”罗素说道,“青华前辈可能是出于另外一种心态而屡次推迟动手术的时间的。”

  “有话就快说。”杨秋很不耐烦。

  “两位试想想,璐娜姑娘换心给依维斯之后,她自己便只能用玻璃心了,而这玻璃心又是据说一感到幸福就会破碎的。换心之后璐娜姑娘一看到依维斯活过来了,一句话也不用说,她也会立刻感到很幸福,世界上有什么比救活了最心爱的人更幸福的呢?这样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因此,虽然依维斯肩负着拯救世界的重任,但青华前辈出于仁义之心的考虑,还是想璐娜姑娘能够保持平静,使她手术之后能心平气和地面对依维斯的复活,不会猝死。”罗素条条有理地说道。

  “是说得通!”莫问不禁动容道。杨秋也默认,罗素说的的确是在情在理。

  “我也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达修师徒,他们也同意我的意见。”罗素说道。

  “可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呢?”顿了顿,莫问叹气道,“总不能这样告诉璐娜或者强要青华前辈动手术吧?”

  的确,姑且不论罗素的推论是否正确,但作为依维斯长辈的杨秋、达修,还有作为依维斯师兄弟、朋友的请学、修罗、莫问,即使再爱依维斯,也不可能自私到要把一个无限地爱着依维斯的女人推上绝路。

  “这也正是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罗素说道,“若以大义而计,似乎璐娜姑娘死有所值,但一想到她那为依维斯付出一切一无所求的态度,又有谁忍心那样做呢?更何况,如果这样做青华前辈也未必会同意。”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杨秋突然感叹道。他一辈子也不知道情为何物,而今,却在璐娜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做真情,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三个人均是一阵默然,世界上的确有些事情,是怎么样也无法解决的。

  ※※※

  边境频频告急,一个又一个城市被魔武、星狂的大军如同狂风扫落叶般攻下,普兰斯国内一片哗然,尤其是地处边境之地的国民,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人民纷纷呼吁玻利亚元帅尽快出征,把侵略军队赶出普兰斯。

  普兰斯国都,开兰。

  “启禀陛下,魔武、星狂一路突进,边境屡屡告急。”

  “白竹城、劳斯特城、干斯城……切莱特城,他们已经到了切莱特城了!”波拉密斯一口气念了下去,面色越来越沉重。“玻利亚元帅,你有何看法,我们是否可以与对方议和?”

  “绝无可能!星狂嗜杀成性,除非他死了,否则我们普兰斯将永无宁日,要怪就只能怪微臣当初过于大意,放过了他。”玻利亚说道。

  “看到人民遭殃,朕心甚是不忍,哎!”波拉密斯叹气道。

  “为今之计只有让微臣率军前往御敌,微臣一定可以将星狂的军队再次打败,而且,这一次我一定会斩草不除根。”

  “陛下,玻利亚元帅所言甚是。”另一位大臣附合道。

  其实比起战争来,议和更符合波拉密斯的想法,他并不在乎自己的王位,他所希望的是能避免民众的伤亡,但玻利亚德高望重,又对他有恩,他也实在不能拂逆玻利亚的意思。

  “陛下,向星狂开战是上应天意,下顺民心,望陛下不要再犹豫了。”玻利亚知道波拉密斯心中有难解之结。

  “玻利亚元帅,朕年纪尚轻,一切事宜都由你来处理吧,只是苦了百姓。”波拉密斯无奈地说道。

  “是。”玻利亚应道,心中却在暗叹波拉密斯实在太过心慈手软。

  “我出征之后,陛下万事都要多加小心,日常政务如有问题可以向百官询问,他们的意见也许会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玻利亚元帅尽管放心。”波拉密斯强颜欢笑道。

  ※※※

  开兰城外广场。

  剑戟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军旗高高地飘扬在上方。士兵们凝神待命,盔甲发出耀眼的光芒。当然,此时,最大的主角还是他们的“兵圣”玻利亚元帅,他的光芒甚至盖过了国王波拉密斯。

  “普兰斯的士兵们!从现在开始,普兰斯的安危,普兰斯千千万万人民的幸福就维系在你们身上了,希望你们在玻利亚元帅的领导之下,把敌人赶出国境,还我太平河山!”波拉密斯对着广场上的士兵无比威严地道。但,他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却隐约有着忧虑,战争,这种伤人无数的东西,实在并非他所喜爱的。

  士兵们发出雷鸣般掌声,还有一阵阵高亢的吼声,震得开兰城都似乎在颤动着。

  “士兵们,你们都是普兰斯的好子民,精英之中的精英,来日,朕在这里等待着你们的凯旋归来。”

  就连这番话,也是在玻利亚的授意之下,由一个大臣代拟的。因为玻利亚深怕波拉密斯在军队出征之前说些要有慈爱之心,非到万不得已不得滥杀之类的话,更怕拉密斯说出些消沉之语,影响士气。

  “玻利亚元帅,请饮此酒。”波拉密斯转过头对玻利亚说道。

  “遵旨!”玻利亚仰起脖子,一干而尽,然后把杯子摔在地上,热得火烫的土地立刻起了一阵青烟。

  “出征!”

  玻利亚一声断喝之后,翻身上马,指挥军队向着魔武和星狂军队前进的方向开去。

  ※※※

  亚比什城位于普兰斯边陲,原来普兰斯的大王子可约和九王子提兰——现在是大亲王和九亲王就驻扎在那里。由于兵力相对薄弱,他们也只能安于现状,在其中忧愁度日,郁郁不得志。

  “玻利亚来信要求我们出兵共同抗击敌军。”可约扬了扬手中的信。

  “据说,星狂卷土重来,风头更胜往日,连玻利亚那个老家伙最信赖的帕潘也很快就被他击退,现在下落不明,这次有得他受的。”提兰说道。

  “话虽如此,普兰斯毕竟是我们的祖先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我们有责任去保卫它。”

  “你觉得现在的普兰斯还是我们的普兰斯吗?”提兰鼻子里哼出了一口气,一副不屑的样子。

  “江山虽然不是我和你的,但至少也还是十弟的。”

  “十弟?有名无份,他不过是玻利亚的傀儡罢了。”

  “那倒也不是,玻利亚对十弟对整个普兰斯都算得上是忠心耿耿。”可约说道,“虽然玻利亚对我们俩确实不大好。”

  “忠心耿耿?十弟周围的官员那一个不是玻利亚的羽翼?”提兰撇了撇嘴。

  “但这并不能代表玻利亚就对十弟不好啊!十弟为人单纯善良,假如不是玻利亚,恐怕不用等我们俩去把他踢下来,他早就倒台了。现在怎么说也还是我们家族的天下,好过落入别人的手中。”可约笑了笑。

  “你今天怎么了?尽为玻利亚说好话。”提兰耻笑道。

  “即使不是作为亲王,而是普通百姓,我们也应该为国做点事情。”可约微微一笑,表现出一副并不介怀的样子。

  “亲王?你还真当自己一辈子就是亲王了?保不住那一天玻利亚不开心,我们全都得人头落地。”

  “那倒还不至于,玻利亚应该不会如此。”可约说道,“他要是想杀我们俩,上一次我们在开兰的时候就跑不掉了。”

  “那是他找不到杀我们的理由。”提兰冷笑连连。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呢?九弟,他还是念在我们死去的父亲的面子上,放了我们一马。”

  “他是玻利亚元帅,是‘兵圣’嘛!下三滥的手段他顾及身份,还不会去使呢!所以,他是找不到我们犯错的证据,一旦给他找到,我不说大哥你心里也应该非常明白。”提兰用一种冷嘲热讽的语气。

  “哼!他放过我,我还不放过他呢!走着瞧!”顿了一顿,提兰又说道。

  “九弟,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可约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样子。

  “嘿嘿,你也不用瞒着我,其实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清楚得很,而我在想什么,你心里也明明白白。等到玻利亚死后,十弟性情又软弱,到时江山还不是我们的。”提兰又是冷冷一笑。

  “九弟,我只问你一句,出征还是不出征?”提兰如此坦白,可约只好无奈地说道。

  “出征,为什么不出征呢?”提兰说道,“不出征将来又怎么跟人民交代?怎么说得过去?”

  “噢!得民心者得天下,你明白就好了。”

  “禀告两位亲王……”一个士兵跑进来。

  “什么两位亲王?”提兰打断了士兵的话,“以后要有规矩,大亲王和九亲王分开来说,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是,是,小的下次不敢了。”那士兵吓得面如死灰,磕头不迭。

  “九弟,何必如此呢?”可约说着转向那士兵,“九亲王今天心情不好,你也不用害怕,到底有何事禀报呢?”

  “大亲王,九亲王,拉什尔大人带着一帮老弱病残之人进城来了。”那士兵也学聪明了,立刻说道。

  “拉什尔?看来他是被星狂逐过来的。”可约笑容可掬。

  “带这帮废物来干什么?浪费粮食。”提兰气鼓鼓地说道。

  “九弟,你看看你,又来了!”可约责怪道。

  “既然这样你去安顿他们好了,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来养这帮人。”提兰嘴里虽然仍然刻薄非常,神色却是缓和了不少。

  “行行行,养这么几个人,小意思了。”可约和颜悦色。

  “那现在拉什尔大人去哪里了?”可约对士兵说道。

  “他让小的跟大亲王、九亲王说,沐浴更衣之后便会来拜见。”那士兵望了望可约。

  “哦!拉什尔还是那么乖巧!”可约若有所思道,“带我们去见见那些难民。”

  “你要去你自己去好了,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那帮人一个个又脏又臭,也不知道几天几夜没有洗澡了。”提兰厌恶地说道。

  “好,那你留在这里。”可约说着跟着那士兵出去了。

  ※※※

  难民被赶到一个角落里,由于长途跋涉,缺衣少食的,一个个像乞丐一样。可约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终于表现得非常镇定地走近他们。

  “大亲王驾到。”那士兵张腔作势地嚷道。

  那群难民一个个脸上一片愕然,接着,便都跪在地上高声嚷起来,语气和神情都无比崇敬,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大人物呢?

  “大家起来吧。”可约微笑着说道,“各位千里迢迢而来,辛苦了!待会,我便让有关官员帮你们安排住宿,既然你们来到这里,我就有责任好好地对待你们。”可约说道。

  难民们闻言感动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又说了几句场面话,可约满面笑容地道:“实在不好意思,还有些要做待办,我先走了,大家好好休息,有事尽管找我解决。”

  回去之后,可约立刻把身上的衣服脱掉,用肥皂把身体刷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不停地往身上洒香水,以洗去自己身上的异味。但这并不影响可约的得意劲儿。他对自己这招揽人心的一招实在是得意到极点。

  “大亲王,九亲王。”拉什尔恭敬地道。

  “拉什尔,跟帕潘混得不好吗?”可约说道。

  “哎,别提了,大亲王,九亲王,那帕潘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拉什尔垂头丧气地说道。

  “他怎么不把你放在眼里啊?”可约依旧笑着说道。

  “帕潘仗着自己是玻利亚的亲信,眼高于顶,才致有当日之败。要是当时他肯听我的话,星狂、魔武又岂能得逞呢?”拉什尔说道。

  “胡说!”提兰说道,“星狂是何等人物,我尚且栽在他手上,何况是你呢?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

  “是,是,属下胡说八道,该死,该死!”意识到自己牛皮吹大了,拉什尔忙不迭地道,“不过,虽然星狂确实厉害,但他是个卑鄙小人,而属下比他的卑鄙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属下可以打赢他,也就不奇怪了。而大亲王和九亲王都是光明磊落的君子,不善于算计别人,所以才会让他小人得志。”

  拉什尔的话马上就收到了效果,提兰脸色立刻缓和了不少。

  “刚才你说帕潘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可约问道。

  “是的。大敌当前,居然让我去安抚什么人民,这不是浪费人才吗?”拉什尔说道。

  “他叫你去做这个倒也算是人尽其才。”可约微微一笑。

  “这些还不算可恨,他不把我拉什尔放在眼里不要紧,最可恨的是他居然对大亲王、九亲王口出不逊之词。”拉什尔说着抬头看了看可约和提兰。

  “他敢!他说什么了?”提兰怒道。

  “当属下说我是大亲王和九亲王派来的,不应该去做那种琐碎的事情的时候,帕潘居然对我说……”拉什尔欲言又止。

  “快说!别吞吞吐吐的。”提兰催促道。

  “他说……大亲王、九亲王,那帕潘桀骜不逊,说的话不堪入耳,属下万万不敢转述,怕亵du了大亲王和九亲王。”

  “九亲王叫你说你就说,恕你无罪就是。”可约语气很随便,眉头却微微一皱。

  “他说大亲王和九亲王算什么东西,不都是窝在玻利亚背后一动也不敢动的两条狗吗。”拉什尔说道。

  “玻利亚,你欺人太甚!”提兰勃然大怒,转身一拍长凳,“来日定当寝你皮,拆你骨。”

  “你说的是不是确有其事?”可约脸色变了几变,强自镇定道。

  “属下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万万不敢有半句虚言。”拉什尔说道。

  “帕潘也不过是个奴才罢了,他的话我们不必过分在意,九弟,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可约脸色又是一片平静。

  “大亲王,难道我们就这样忍下去?”拉什尔说道。

  “不必多言。”可约说道。

  “哼!你可以忍我可忍不了。连一个奴才都敢骑到我们头上撒尿,这还得了的!”提兰盯了可约一眼,恨声连连。

  “大亲王、九亲王,属下听说玻利亚和我们约定出兵抗敌,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此事?”拉什尔问道。

  “你从哪里听来的?是有这样的事情。”可约说道。

  “属下认为我们正好隔山观虎斗,待他们斗个你死我活的,然后再来个渔翁得利。”拉什尔说道。

  “头脑简单!”提兰直斥道。

  “星狂一个已经很难应付,更何况加上如狼似虎的魔武?如果我们不去帮他的话,恐怕他支持不了多久,到时我们也很难偏安一隅。”可约说道。

  “属下糊涂了。”拉什尔说道。

  “也怪不了你的,你也是全心全意为了我们啊!”可约望了望拉什尔,心想:这头蠢驴。

  ※※※

  阿尔斯山。

  现在,山上又移栽来许多树木,阿尔斯山慢慢恢复了以前的面貌,只不过,睹物思人,西龙和风杨看着这些和以前类似的风景,心情委实郁闷。

  “星狂、杰伦都是连连告捷!”虽然说着好消息,但风杨语气中却没有一丝高兴。

  “哦!”西龙也并不显得特别开心,无论哪一场胜利对他来说都是意料中事。玻利亚不出,普兰斯必定无人可挡星狂,更何况还有个魔武;而海罗人又怎可能是杰伦的对手?

  “‘永久之谜’那边却毫无消息,也不知道是祸是福。”顿了一顿,风杨又说道。

  “哎!”西龙叹了一口气,他开始害怕自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两个人不知不觉地沉默下去,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几只鸟在发出婉转的叫声,互相应和着。在这种寂静之中,西龙和风杨似乎有某种共同的东西在心中波动不已。

  “哎!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为此丧命?”良久,风杨叹气道。

  西龙依然无语,最近他常常在想着依维斯如果碰到这样的事,会怎样做?虽然大多时候,只会让他更加迷茫。

  大殿之外,微风吹得树叶不停地摇摆着。风杨和西龙对望了一眼,笑了一笑,又各自低下头去,继续保持着沉默,时间,也便在他们的沉默之中一分一秒地过去。

  

第七章 兵圣出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