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女中豪杰

    圣历2109年8月4日,杰伦兵营。

  “杰伦将军,海罗人已向我军推进。”一大早,杰伦便被侦察兵从睡梦中叫醒。

  “来就来呗!”杰伦翻了一个身,面朝内部,继续睡觉。杰伦对海罗和谈称臣之事本就不持乐观态度,现在,海罗人主动进攻,对他来说更好,免得主动去进攻反而会觉得欠海罗右丞相乌瑞罗一个人情。

  中午十二点正,整装待发的士兵正在等候着杰伦的命令。

  中午一点三十分,肃立一个小时的士兵们都感觉到喉干舌噪,不远处传来的马匹低嘶声告诉他们,战争就要开始了!

  顷刻之后,一个侦察兵冲了进来,高声嚷着:“杰伦将军”,跑进杰伦的营帐。大约半分钟过后,浑身披挂,比往常任何时候都显得更英姿勃发的杰伦举步走了出来。

  士兵们心头提到了嗓子眼上,他们知道杰伦出来意味着军队即将出发迎战。果然,随着杰伦的一声令下,全军开始向前进发。

  坐在马上,杰伦一脸平静,软弱无能的海罗陆军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的。

  两支队伍越来越接近了,富裕的海罗军装备优良,战马也可以看得出都是百里挑一的上品。但他们的队形却十分之松散,行进之中还不时有士兵交头接耳。

  “准备应战!”出乎意料之外的,这时一个锐利的女声响起。海罗的统帅竟然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有意思!”杰伦屏住呼吸看了那女人一阵,在他心目中,对女人做军队的主帅是不以为然的。

  “第一、二、三团听令,冲啊!”杰伦大手一挥,下令道。

  一队骑兵窜了出去,马蹄声在战场上显得分外清晰,刀剑在阳光之下铿锵作响。但是,气势虽然浩大,冲出去的士兵总数令人意外的少。

  大部分人都非常愕然,不知道杰伦此举的意义何在。这点人对战局又有多大的影响呢?

  “第三团出列迎战!”海罗军主帅艾丽丝的声音响起。

  正在此时,前进中的海罗军队突然起了一阵骚乱,两支数量庞大的骑兵从两侧涌现出来,狠狠地插入海罗人军队。显然,这是杰伦早就埋好的伏兵。而同时,从前面冲过去的军队也加快步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进去。

  海罗军队猝不及防,一阵混乱。本来排在最前面的海罗弓箭兵在杰伦军队凶猛的冲击之下,节节败退,四周响起一阵阵凄厉的叫声。

  “杀!杀!杀!”喊杀声如同*,气势十分吓人,“前进军”还没有加入战团的士兵高声嚷道。

  “保持阵型!”艾丽丝竭力保持着镇静,朗声命令道。

  “顶住!顶住!”军官们努力地维持着秩序。

  然而,在杰伦士兵狠命的冲击之下,他们的努力显然都是徒劳。

  疯狂的“前进军”高呼着“为依维斯总统领报仇”的口号,挥动着手中的武器,拼命地斩杀着对手。

  过了许久,海罗人终于慢慢把局势控制住了。作为一个女人,艾丽丝能够成为一个统帅,至少也说明她的确有其过人之处。尽管她的内心虽然一阵阵波动,但是表现出来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大有一股山崩地裂,我自岿然不动的气概。

  “第五、六、七、八团往前压。”杰伦朗声命令道。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刚刚稳定下来的海罗人再一次失去了秩序。“前进军”以风卷残云般的气势杀戮着对方的士兵。在对方强劲的攻势下,海罗军迅速地溃败了下来。

  “保持阵形!”艾丽丝厉声喝道。

  然而,她的话又能对军心已乱的海罗人起什么作用呢?此时的海罗士兵再也不顾其他了,丢下武器,四散而逃。

  无力感笼罩着艾丽丝,虽然她以前也听说过传闻,但总以为那都是人们的夸大其辞,而现在,她终于认识到“前进军”的可怕之处。但令她彻底失望的却是自己的士兵,“我海罗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所建立的军队,到底有什么用呢?”她想道。

  ※※※

  海罗士兵越来越慌张,六神无主的他们除了逃跑之外,再无别的任何念头。武器战甲都被他们当做逃命的障碍抛到了一边。

  “前进军”士兵们一边追杀一边还不忘记捡拾地上七零八落的东西,对他们来说,这是令人兴奋的意外收获。

  原野上的风吹着,把哭叫声传得很远很远,闻者无不凄然落泪。杰伦抬头看了看天空,胜利来得太轻易了,让他甚至有点不满。

  突然,一面大旗从海罗阵后出现,山呼海啸般的声音震动了整个战场,战场中双方的士兵都愕然不已。但随之,海罗人发出一阵阵欢呼,他们的援军来了!刚才还四散逃跑的海罗人纷纷掉头与“前进军”拼杀,在援军前来的情况下,他们的斗志被激发出来,勇气更是倍增。一时之间,局势竟然有所扭转。

  “前进军”的士兵们并没有被吓倒,他们立刻作出反应,他们丰富的经验再一次显示出了价值。

  战争,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重新开始了!

  杰伦脸色微微一变,大声命令全军压上,假如这样下去的话,可不大妙。双方的士兵再次激烈地厮杀起来。

  “想不到海罗人也有伏军呢!”杰伦暗想道。

  夜深了,事到如今,双方将领都只能倚靠己方士兵不断的报告来判断当前的形势。

  艾丽丝借着火光,一边快意地看着目前稍占优势的己方,一边也不禁有所担忧,对方的军队只是暂时处于下风,一旦被他扭转过来,岂不是仍然……

  “加西亚将军,天色已晚,不如我们退兵吧!”艾丽丝咬了咬牙,提议道。

  “退兵?为什么?”加西亚诧异地道。

  “目前的环境不适合作战,能见度太差。”艾丽丝说道。

  “环境对我们不利,对手也一样,而且现在我们还zhan有优势。总之,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不可能撤退。”加西亚断然道。

  没想到对方的态度如此坚决,艾丽丝一时无言。

  “艾丽丝将军,其实我仰慕你已经很久了。”沉默了好一会,加西亚突然说出一句完全不合时宜的话。

  “加西亚将军,我也很佩服你。”艾丽丝一愣,半响才严肃地说道,在男人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军队中,她碰到的这种事也实在不能算少了。这样说,自然是希望加西亚不要做出太出格的事。

  “在下荣幸之至,改天我再到你帐中畅叙。”加西亚以为艾丽丝也对自己有意,一边狎昵地低笑,一边还把战马拉了拉意图靠近艾丽丝。

  “加西亚将军,战争仍然在继续着呢!”艾丽丝愠怒道。

  “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加西亚不知道是在装傻,还是真的听不懂艾丽丝的意思 “请你放尊重点!”艾丽丝沉下脸,忍无可忍地说道。

  “别这样嘛!”加西亚尴尬地说道,再蠢的人现在也知道艾丽丝的立场了。

  艾丽丝别过头去,再也没有理会加西亚。

  ※※※

  刚才还有几丝微风,现在则干脆是沉闷一片,汗水让每一个活着的士兵全身都湿透了,但正在拼杀之中的他们又哪敢有丝毫的懈怠?

  凌晨两点二十五分,海罗人也在此同时再次败下阵来,四散奔逃。

  “这群懦夫!”杰伦鄙夷地望着那群逃兵。

  加西亚张皇四顾,大声地喝止着败退的士兵,但是,失去了斗志和勇气的士兵们已经不再是他所能控制的。恐惧就想瘟疫一样在海罗士兵中传播开来,海罗人疯狂地溃退着。

  面对此情景,加西亚也放弃了继续努力的打算。

  “艾丽丝将军,快逃吧!”即便在此时,加西亚仍没忘记占艾丽丝的便宜,猛地伸出手去抱艾丽丝,艾丽丝猝不及防,竟被他抱了个正着。

  “放开我!”艾丽丝怒道。

  “别出声,我是为你好。”加西亚催赶着马,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好,那你放开我,我听你的。”顿了一顿,艾丽丝放柔了声音道。

  “遵命,美人儿。”加西亚一乐,加之正在逃跑之中,也没多想,便松开了抱着艾丽丝的双臂。

  “去死吧!”艾丽丝用最快的速度抽出一把短剑,回过头,刺向加西亚的喉咙,得意忘形的加西亚还来不及反对,便应声倒地。顿时,鲜血喷得艾丽丝满面都是。

  “像你这种人也配当将军!”艾丽丝厌恶地把加西亚踢下马去,指挥着的海罗人扬长而去。

  ※※※

  天色微明,呐喊声如同天雷轰隆,越来越大,“前进军”以浊浪淘天之势把海罗人赶进了一个峡谷之中。峡谷三面高山耸立,而且密集如麻的“前进军”已经把整个山谷都包围住了,海罗人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了。

  海罗士兵一个个脸上呈现出丧魂落魄的神色,被困在这样一个地方,对方又是以凶狠著称的“前进军”,还有什么希望呢?

  “弟兄们!现在我们已毫无退路,到了以死以谢祖国的时候了!”艾丽丝高声嚷道。

  士兵们表情麻木地朝着她看了看,除了一小撮人还举刀响应了一下之外,大部分人心中都抱着投降或者逃跑的念头,压根儿就没想着再战。“我们斗不过杰伦的。”甚至有人小声嘀咕道。

  “即使是死,我们也要死得轰轰烈烈的。”只见艾丽丝柳眉倒竖,举起剑朝天喊道,声音虽然娇弱,却自有一种让人荡气回肠的气概,奈何那群勇气尽丧海罗士兵像是拒绝融化的冰一样,依旧没多大的反应。

  而在此时,“前进军”却停了下来,他们驻守在峡谷外面,不停地嚷着海罗必败,赶快出来投降的口号。一边等待着海罗军队冲出去自投罗网。

  “冲啊!”艾丽丝知道多说无益,举着剑,身先士卒地冲了出去,也不理会到底有没有士兵跟在她后面。

  看着艾丽丝孤独的身影,还有背后显得非常零落的士兵,其余的海罗士兵们呆了一呆:一个女人尚且如此,我们又怎能独善其身?既然迟早都是一死,也不能死得过分窝囊。

  终于,一股热血涌上心头,海罗士兵们齐声喊了一句:“杀!”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勇气向“前进军”冲杀过去。

  事后,关于这次战争,一个“前进军”的士兵在他的日记里这样写道:刚开始时,我们也没多大留意,心中都以为对方不过是困兽犹斗,能有多少斤两呢?谁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除了关口那一小队士兵之外,其他人都有些懒懒散散。但很快,我们便发现事情大大地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迎战的我方军队竟然在对方不要命的冲锋之下,被击得节节后退,而且几乎给打出了一个缺口。

  此时,我们才知道情况不妙,在杰伦将军的命令之下——我记得他当时还闭着眼睛,打了一个呵欠,全力应战。但是,抢了先机的敌军像发了疯一样的进攻我们,不论攻击力还是勇猛程度都跟原先的那支海罗军队截然不同。一时之间,我们竟然处于下风。

  但是,毕竟实力决定一切,我们军队在各个方面都要比对方强出很多,最后还是把他们赶回了山谷中,虽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缩回山谷中的海罗军队,在片刻之后,又发动了第二轮突击。但是,见惯大风大浪的“前进军”在有所准备之后,又岂会被这种仅仅凭一腔热血,几乎毫无战术的冲锋吓倒呢?海罗军的努力最终成了徒劳。

  而海罗人屡次冲锋未果,士气更加低沉了,他们无可奈何地退到了峡谷边上一个山洞里。

  “活捉他们!”杰伦眼见对方已经全无退路,便命令道。换在以往,杰伦可不会有这么仁慈的举动,不把那些人碎尸万断都算他好人了。

  “这就是有个美女做主帅的好处。”杰伦阵中一些自认为比较聪明的人悄声说道。

  “弟兄们!我们的敌人已将我们团团围住,我们是没有办法脱身了。”艾丽丝脸色悲怆地说道。

  海罗的士兵们全都低下了头,他们一个个身上都是伤痕累累,此时,大部分士兵别说去冲锋,就连是否能够行走都很成问题。

  “我们的敌人渴望生擒我们,但是我们,作为海罗人,作为骄傲的士兵!我们绝对不能受到这样的污辱。他们可以阻止我们逃出去,但是他们绝对不能阻止我们光荣地死去,他们绝对不能剥夺我们死权利。”艾丽丝慷慨激昂地说道。

  士兵们对视了几眼,又垂下头去,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在出战之前,他们虽然知道“前进军”很厉害,但都抱着打不过就逃跑的心理,但是,就连逃跑也成了妄想。

  “就算我们心中渴望能够英勇地跟敌人决战,但是,我们也得承认,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我们已无法继续战斗。但弟兄们,我们宁死也不要做敌人的俘虏!”艾丽丝声泪俱下地说道。

  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士兵们呆立在原地,一片愕然,大部分人想也没想到艾丽丝居然会要求他们自杀。

  “面临危险自杀是比害怕、投降更懦弱的行为。上天赋予我们生命,就是要我们好好地去珍惜它,爱护它。我们怎能对上天、怎能对自己犯罪呢?”

  “自杀并非是一种英勇的行为,艾丽丝将军,我这样说并不表示对你的不敬,实际上,我相当崇拜你,但我不能赞同你的想法。”

  “我死了我的家人会很伤心的。”

  “醒醒吧!所有的人,最后都不可避免地要走向死亡。与其苟且偷生,不如轰轰烈烈地去死!”

  “支持艾丽丝将军!”

  ……

  听了这些话,艾丽丝露出一丝苦笑,“弟兄们,你们都是热血男儿,我相信你们会明白自己要做的是什么!生命是美好的,但是世界上还有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那就是气节。而我,艾丽丝,为了我的信仰,我的祖国,将不惜一切!”说完之后,没等士兵们作出反应,她便拔出自己的长剑,在脖子上用力划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艾丽丝将军?”惊叫声四起,海罗士兵们面面相觑,一时惶然非常,有些学着艾丽丝,自杀身亡;更多的人弃械投降。不到半个时辰,洞里的海罗人便都降的降,死的死了。

  ……

  “哎!想不到她一个女子竟然如此有气节!”杰伦看着艾丽丝的尸体,发出了感概。

  “杰伦将军,怎么处置他们?”一个军官指着俘虏问杰伦道。

  “全部给我杀了。”杰伦看了看那群人,说道,“这群懦夫没有活着的意义!”

  几乎是立刻,所有的海罗俘虏便都成了“前进军”士兵的刀下亡魂。

  “来人,给我好好地厚葬艾丽丝将军。”杰伦叹了一口气,神色黯然地说道。

  ……

  圣历2109年8月4日,魔武、星狂联军攻破劳斯特城,敌军望风而逃。

  圣历2109年8月6日,魔武、星狂联军又攻下两座城池,普兰斯人更加惊惶,不过,普兰斯人对玻利亚元帅抱有很大的希望,因此,局势虽然混乱,倒还不至于完全失去控制。

  ※※※

  海罗王宫大殿。

  “什么?三十万士兵无一幸免?”海罗国王拍案而起,大声喝道。

  “是的。”禀告的官员说道,“艾丽丝将军、加西亚将军都已阵亡。”

  海罗国王一言不发,跌坐在宝座上,好久也没有说半句话。

  “国王陛下,事虽已至此,当仍有挽救之法。”右丞相乌瑞罗轻声说道。在他印象中的海罗国王还从未如此失态过,他知道现在正是促使海罗国王改变初衷,和杰伦议和的好机会。

  “挽救之法?”海罗国王喃喃道。三十万士兵,相当于海罗陆军总数的三分之一,遭受如此重创,海罗国王所受的打击又岂是言语可以表达。

  “国王陛下,臣认为此次是毕达之罪,理应重重地惩罚他,以儆效尤。”乌瑞罗倒是聪明,先替国王把责任推卸给毕达,这样国王也好下台。

  “然后向杰伦求和?”海罗国王说道。

  “是议和。”乌瑞罗纠正道。一字之差,意义却是重大,求和是卑躬屈膝的姿态,议和却是双方站在平等的地位上的。

  “议和跟求和又有什么区别?”海罗国王苦笑道,“反正结果都是一样。”

  “现在我们尚未一败涂地,而且我们还有他们所没有的强悍的海军作为后盾,议和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乌瑞罗说道,“当然,作为暂时落败的一方,我们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什么代价?”

  “赔款。依微臣愚见,‘前进军’的主要目标并非是海罗国,而是想通过攻打我们攫取钱财,积储军粮,然后好去攻打他们现在最大的敌人——埃南罗。我们一向在埃南罗的强权之下忍气吞声,饱受剥削,何不趁这个机会向‘前进军’示好,让他们去自相残杀?”乌瑞罗说道。

  “只怕到时损失更重啊!”海罗国王说道,“我们要赔款给‘前进军’,他们把埃南罗打败固然好,但要是输了呢?那样一来,我们就要防止埃南罗人的报复啊!”

  “国王陛下所虑极是,但是,钱对我们来说从来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埃南罗人野心勃勃,他们吞并了蓝达雅就是明证,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海罗就很可能会成为第二个蓝达雅啊!”乌瑞罗苦口婆心劝说道。

  “禀告国王陛下,左丞相毕达有来信。”正在此时,一位信使飞跑着进来,说道。

  “呈上来!”海罗国王有气无力地扬了扬手,说道。

  “是!”

  “毕达仍想再战。”海罗国王语气平淡,分不清楚是怒是喜,说着示意把信递给乌瑞罗。

  乌瑞罗接过信一看,只见里面写着:国王陛下:首战兵败,虽是属下贪功冒进,但臣作为总指挥,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臣本当一死以谢天下,但心念国家,情系复仇,故此暂且苟延残喘。待来日再向陛下、向海罗千千万万子民谢罪!

  臣料定此次兵败,朝廷中主和之声必定更加甚嚣尘上,但士可杀不可辱,海罗堂堂大国,又怎能屈服于所谓的“前进军”之下呢?臣恳请国王陛下,准臣再战。而臣当竭尽所能,如若再败,臣愿一死!

  “国王陛下,左丞相一片忠肝义骨,臣真是深感敬佩!”乌瑞罗讽刺着说道,“但是,臣斗胆说一句,事实证明,我军实远非‘前进军’的对手,既然如此,我们又何苦在一条道上走到黑呢?”

  “毕达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此时议和,海罗国脸面何存?”海罗国王顾虑重重。

  “国王陛下,臣再斗胆问一句,海罗苍生的存亡跟脸面哪个更重要一点?望陛下三思而后行。”乌瑞罗说道。

  海罗国王默然不语。

  “国王陛下,毕达丞相又有来信。”正在此时,又有人跑进来说道。

  海罗国王接过信,展开信,只见里面赫然写着四个字:臣愿血战!字是用血书写的,看起来是真的愿意以死相抗,海罗国王不禁怦然一动。

  “国王陛下,敢情又是请战之书?”乌瑞罗见到海罗国王似有犹疑不定的神色,便问道。

  海罗国王点了点头,并不言语,看来毕达的血书的确让海罗国王十分犹豫。战还是和,仅仅是一念之间,但在此时,却是让海罗国王难以猝下决定。

  “国王陛下,毕达丞相又有来信。”不一会儿,又一个信使跌跌撞撞地冲进来说道。

  海罗国王打开一看,只有一张血红的纸,上面什么也没写,但可以看出纸是用血染就的。

  “好!准毕达再战。其他人不必再多言,退朝!” 海罗国王站起身来,高声嚷道。接着,便拂袖而去。

  乌瑞罗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眼见国王走出大殿,也只好躬身相送,心中唏嘘不已。乌瑞罗隐约有不祥的感觉,毕达接二连三的来信让他觉得似乎海罗国和“前进军”之间的争斗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但是里面到底有什么,他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

  “冰雪幻梦”,佛都临时办公大殿。

  “佛都王子,海罗兵败!”巴蒂肃然说道。

  “此乃意料中事。”佛都微微一笑。

  “臣担心……”巴蒂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巴蒂元帅不必多虑,一个杰伦还不足以对我们埃南罗构成威胁。”佛都自是明白巴蒂话中的意思,胸有成竹地说道。

  “依佛都王子所见,海罗人会不会因此与其议和?”巴蒂眉头深锁,问道。

  “当然不会。”佛都摇头说道,“一旦开始战争,海罗国就无法抽身。”

  “佛都王子为何如此有把握?莫非除了那些敢死队之外,海罗国还有我方……”巴蒂若有所悟。

  “毕竟还是巴蒂元帅了解我。”佛都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也没有再加以解释。

  “佛都王子真是英明至极,不过,星狂和魔武军队也已深入普兰斯腹地,情势仍然堪忧。”巴蒂说道。

  “星狂?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佛都冷冷道。

  “玻利亚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星狂和魔武想战胜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佛都接着道,“我惟一担心的是,普兰斯表面团结,内部其实也是矛盾众多,到时,可就难以和‘前进军’对抗了。”

  “但愿普兰斯能够将星狂和魔武收拾掉,埃南罗才可免于战火。”巴蒂有点无奈地说道。他虽是一代名将,但对“前进军”也很是头疼。

  “事到如今,担忧也无济于事,惟有认真备战,才是正事。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这就是我们想称霸天下的代价。”佛都淡然一笑,眼睛里闪现出一丝炽热的光芒,说道。

  “臣明白了。”巴蒂说着看了看佛都,心中又是感慨万千。

  “依维斯,依维斯!”沉默了好一会儿,佛都突然说道,“一个人死去之后依然能对世界有这样大的影响,你可算是绝无仅有。”

  ※※※

  阿尔斯山。

  “西龙大人,发生了什么事?”风杨看着西龙一副兴冲冲的样子,这么些日子以来,倒是第一次见到,便问道。

  “到底还是请学师兄考虑比较周到,从‘永久之谜’给我们发来了信函。”西龙微笑着说道。

  “信中都说了些什么?”一向沉稳的风杨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依维斯有救了。”西龙笑着说道。

  “总统领真的还能活过来?”风杨也展开了紧锁的双眉。

  “是的,目前只是在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西龙说道。

  “什么时机?”

  “救活依维斯需要用到璐娜的心,目前在等待璐娜心情平复,然后便可进行手术。”

  “璐娜小姐没了心不是也得死吗?”

  “可以给她装个玻璃心,但就是不能感到幸福,否则就会破碎。”西龙有些伤感地道。

  “璐娜小姐对依维斯总统领真可算是一片痴心。”风杨长叹道。

  “可惜啊可惜,依维斯所爱的偏偏是阿雅,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阴差阳错吧!”

  “感情的事太复杂了。”风杨苍然说道,仿佛他已经经历过无数次感情挫伤一样。

  “但是,璐娜又那有哪么容易平定下来呢?而在没平复之前,我的太师父又不肯动手术,据请学师兄说,贸然动手术很可能会要了璐娜的命。”西龙叹了一口气。

  “那真的是进退维谷。”

  “星狂、杰伦进展还顺利吧!”西龙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目前为止,还好。杰伦打了一个大胜仗,而魔武、星狂则一路高歌猛进。”风杨答道,“粮草方面则在那兰罗大叔的掌管之下,正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他们绝对不会碰到粮草不足的情况。”

  “这样我就放心了。”西龙说道。

  两个人都沉默不语,他们俩都沉浸在即将见到依维斯复活的快乐之中,虽然依维斯复活的日子看来似乎还是遥遥无期,但现在至少有了希望。

  

第八章 女中豪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